摩诃迦利崇拜 Ambleside ashram in West Vancouver, Vancouver (Canada)

摩诃迦利崇拜
温哥华
1989年6月17日
今天在温哥华这个城市,我们聚集在这里为这国家加拿大和加拿大人民祈祷。我们要知道,有许多负面力量在运作,必须要举行些崇拜,针对摩诃迦利的力量。所以我想今天:我们做摩诃迦利的崇拜。摩诃迦利的崇拜如同你做女神崇拜一样,而首先摩诃迦利的力量来到这个地球。太初之母以摩诃迦利力量创造了锡吕﹒格涅沙。然后,祂上升到了摩诃莎娃斯娃蒂Mahasaraswati,以这力量祂创造了整个宇宙。以此祂创造了这个世界,以一种非常美丽的方式,伴着伟大的安排和组织,人类因而诞生,因为对人类来说气候和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
因此,气候也在人们的性情上有很大程度的影响,在人们的追寻上。就像在印度,我们可以说,气候非常适合冥想。从很早的时期它就是一个传统的国家,而从一开始我们有先知们在丛林中追求真理。原因是,在印度,它的气候非常好,你可以住在丛林里,没问题。所以他们很容易摆脱生活中所有的肤浅并且严肃地去到丛林,致力于他们自己,寻找真理。因此他们发现了真理,那就是昆达里尼,它是我们内在的力量,祂使我们得到自觉。
但这形成,然后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并且他们形成的学校,被称作,或大学,称作同一宗系gotras,从孩子五岁起就送他们到这些学校。到五岁前,他们和父母住在一起,然后这些孩子被送到了那里,接受了所有关于日常生活的教育。他们的教育制度很不一样。通过他们的教育他们使孩子觉知所有的一切,专注,和一个完全的独身禁欲,因为所有在同一宗系里的都不能结婚。即使在今天,假如我属于这一宗系,我不能嫁娶同一宗系里的人。所以即使今天,它更是如此维持。就像在大学里你不能彼此结婚。所以孩子们维持像兄弟姐妹一般,他们总是这样感觉着,兄弟姐妹们的感觉。 Gotra=lineage
以同样的方式,你看,在许多方面,在印度建立了很强的根轮,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们有许多其他的国家像中国,我们有古老中国和埃及,然后我们有希腊和罗马。所有这些国家不重视他们的根轮,那是摩诃迦利的力量创造了根轮。摩诃迦利创造锡吕﹒格涅沙散发出圣洁、吉祥、智慧、神圣的智慧;并且祂建立了锡吕﹒格涅沙在我们的根轮。但是,如果我们不重视我们的根轮,那么我们的力量就会变得很弱,我们开始感染负面得多。那些有良好的根轮不会那么快被感染。而我们被感染,我们更会被那些负面的人伤害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有不好的根轮,他们可以影响我们。
现在所有的导师和所有那些假导师都来到西方国家,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这里会比在印度有更多的影响。像Rajneesh一样,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一个人。佛洛伊德,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人。但在这里,佛洛伊德已经对人们造成了无法避免的伤害,他们准备来伤害这些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些人来到这里开始行动,他们非常成功。所有这些都被发现是非常松散的性格,他们正暴露出来,这是很好的,无论是负面,无论是虚假都被暴露出。
但仍然我们必须记住,如果我们有一个强大的根轮那么我们内在的摩诃迦利力量是最强的,因为我告诉你,首先祂创造了锡吕﹒格涅沙因此祂所有的力量实际上表现在\ Omkara,那就是锡吕﹒格涅沙;而这个在我们内里锡吕﹒格涅沙的力量,代表着摩诃迦利完整的爱和祂所有摧毁邪恶的力量。他们连手,我们应该说,每一个光有它的光辉围绕它,或周围有辉光;以同样的方式,摩诃迦利Mahakali光有辉光,如同生命能量,那不是别的 就是\ Omkara和锡吕﹒格涅沙。现在锡吕﹒格涅沙面向,我已告诉过他们,如果你从左边看那是碳,从右边看那是Omkara, Aum,像这样写\。如果你从右到左看,你会看到它就像swastika卐。如果你从下面往上看,你就会看到它像是一个十字架ȅ。现在他们已经证实过了,他们已实验了,科学家们已经发现并且宣称它是这样的。
所以,Omkara\这个面向在我们内里的右边。而左边是swastika卐。swastika卐是一个非常,非常敏感的工具,如果你使用它右边的面向 那么当然是好的,它作用于建设;但如果你使用它的左面,我是指的反时钟的方向,那么它是破坏的 毁灭的。所以swastika卐,当它以正确的方向移动时,顺时针在前面,和逆时针在后面,如果是在正确的方向上移动前进,所有的负面被抛出到周围去,绝对不能进入。但是如果它往左手边移动,那么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因此,即使你移动swastika卐,现在看看,创造了一种开口。如果你做一个swastika卐并去看,它是打开的。但是如果你移动它这个方向,就没有开口了。它持续关闭,一个接着另一个。因此,往左边移动,它开始向这些负面力量开放。这正是在西方发生,他们的根轮向左边移动,逆时针方向。他们违背他们自己的道德原理,完全地违背基督,让所有这些亡灵进入他们自己。
现在霎哈嘉瑜伽有一个问题,在西方,人们不想听到你应该道德。他们发现这很困难。如果你告诉他们你必须有道德,他们认为我们是原教旨主义者或类似的东西。但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事,我们必须成为有道德的人,现在他们看到了结果,他们得了艾滋病,他们得到了所有的疾病,所有这些麻烦;从那他们已学到我们的根轮应该要良好,否则,所有这些问题都会来到。但是他们仍然不愿意接受,他们犯了错误。所以这是另一个自我的问题他们认为的:“哦,他们是很荣耀的,他们应该被荣耀的,他们做了一些新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去割鼻子,你就不会去颂扬这些人。但是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种的荒谬仍然是稳固的,人们不怎么反对它。
但是苦难太多了,无论你怎样尝试,苦难都存在,他们必须承认自己做错了,他们做错了,这是他们应得的。但无论是什么,尽管他们–可以说鲁莽或愚蠢的举动,不管你怎么称呼它,他们得救,而必须为他们做的,毕竟他们都是求道者,他们值得被救。但他们却不了解自己的仁慈。对他们来说,仁慈就是他们的自我应该得到满足。
霎哈嘉瑜伽不是这样的,你只是把灵注入某人然后这人感到绝对兴高采烈一段时间,随后就结束,它是要成长,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它在我们内里成长,它需要时间,有时会让人感到沮丧。但我们不应该。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是基础,我们是在灵性史上做最重要的工作。到目前为止,这样的工作还没有做过。因此,我们正在做一件大事,我们应该对我们自己非常满意,并且应该有信心,因为这需要有质量的人。你不一定要受过良好的教育,你应位居高位;尽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许是有帮助的,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很有深度的人,你可以成就,假以时日。如果土壤不好,那么树就得深入地向下。同样的,当环境不好的时候,我们必须深入。
但是不要感到沮丧;不应该感到不安,因为即使你一个人你是一个圣人,而圣人为那国家带来所有的好运,所有的吉祥,所以不须感到任何的绝望或不愉快。而是试着建立你的深度透过冥想和在集体中稳定下来并且互相交谈。我相信这会成就,摩诃迦利的力量将会彰显出。在这崇拜之后我相信会有些重大的事情发生。正如你所知道的,所有这些假导师已暴露出来,现在他们多数露出台面。他们当中的一些已经死了,其中一些已经暴露出——已经发生了。渐渐地,他们都会消失。我们不必去担心他们。我们应该担心我们自己那些负面不应该落在我们身上,负面落在霎哈嘉瑜伽士上令人沮丧。他们觉得:“我们很少,别人那么多,为什么我们这么少?”’
我的意思是这没有关系。必定是如此,没关系。有更多的人不是那么重要,我们应该有的是质量。我们应该有很好质量人的那是很深入的,那是明白霎哈嘉瑜伽,那是非常了解的,因为即使是你有许多的人而他们不知道任何霎哈嘉瑜伽,他们是无用的。所以你不仅要有这份对上天神性本质的爱并且也要有霎哈嘉瑜伽知识。这两件事都是一样的,事实上,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知道那个人的一切。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世界各地,许多国家将接受霎哈嘉瑜伽,许多将会开始公开地谈论它,在一个很高的水平,那么即使是些国家没有能取得许多成果的,或者我们可以说些城市,都会突然跃进。
我对多伦多有很大的期望。我认为多伦多会发展得很好,我相信今晚也是,我们会有很多人坚持下去。因为有上千的人没有用,最终出现两个,像那样的事,一般经验。所以这会是个很好的主意。今天的祷告应该是,发自我们内心,让我们得到非常强大的格涅沙力量,让我们获得。其次这个力量应该是要摧毁所有那些负面。即使不集体那也是负面。所有集体的问题,或是所有这些负面问题都必须透过我们展现出的摩诃迦利的力量摧毁。
愿神祝福你们 […]

摩诃迦利崇拜 Lonavala (India)

摩诃迦利崇拜

1982年12月19日 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罗纳瓦拉

(从孟买到浦那途中的一个山上车站)

所以,欢迎大家,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来到这个伟大的瑜伽国家。今天,我们首先必须在内在建立起愿望,我们是求道者,我们必须达成全面的成长和成熟。今天的崇拜是为整个宇宙而做的。

整个宇宙应该受到你的愿望 (desires)的启发。你的愿望应该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祂们散发出摩诃迦利力量 ( Mahakali
Shakti ) 的纯粹生命能量。摩诃迦利的力量就是成为灵 (the Spirit) 的纯粹愿望。这才是真正的愿望。所有其它欲望都如梦幻泡影。
你是被上帝选中的人。特别是,首先表达你的愿望,然后实现它。藉由你对纯洁的强烈渴望,你必须净化整个世界。不仅洁净求道者,甚至洁净那些非求道者。 你必须创造一层环绕宇宙的愿望的光环,去达到终极,成为灵。

没有愿望,这个宇宙就不会被创造出来。这上天的愿望就是圣灵 (the Holy Ghost),就是这无所不在的力量,就是你内在的昆达里尼。昆达利尼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成为灵(The Spirit),。如果你愿望任何其它东西,昆达利尼不会升起。只有当祂知道,这个愿望将被某个正面临求道的人实现时,祂才会被唤醒。如果你没有这种愿望,没有人能强迫你。霎哈嘉瑜伽士绝不应该试图把这种愿望强加于别人。一旦你获得「自觉」,我们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你开始考虑你的家庭。你开始想,“我的母亲还没有得到它,我的父亲还没有得到它,我的妻子还没有得到它,我的孩子也还没有得到它。” 

你必须知道这些亲属关系是世俗的,梵语是“laukik”。他们不是“aloukik” [神圣的],他们并没有超越世俗的关系。这些是世俗的关系,这类依恋都是世俗的。所以,假如你陷入其中,当然,正如你所知,摩诃摩耶力量会允许你周旋。你继续吧,只要你喜欢。人们把他们所有的亲戚,父母,这个那个带来见我,最终他们发现他们做的都是非常错误的事情。他们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时刻,许多时间,许多岁月,他们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那些根本不值得母亲放注意力的人身上。你越早认识到这一点就越好,,你内心可能有这种愿望,但是你所谓的世俗关系中的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没有这种愿望。不起作用。当基督被告知他的兄弟姐妹在外面等候时,他说:“谁是我的兄弟,谁是我的姐妹?” 

因此,人们必须意识到那些一直卷入家庭问题,并常常想吸引我注意力的人,你必须知道我只是在周旋。这对你没有价值。

对于你的升进而言,首先要做的是不要有在你亲朋好友心中建立纯粹愿望的欲望。这是建立摩诃迦利力量的第一个原则。特别是在印度,人们过份依附家庭,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你给一个人带来了自觉,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所有亲属都带着一大堆亡魂(bhoots),一旦你给一个人带来自觉,你就会遇到麻烦。然后所有的亡魂都走进来,慢慢地,折磨我的生命,浪费我的能量,绝对令人讨厌!

你应该明白这并不吉祥。如果你想浪费你的时间,我允许。但是如果你想要快速升进,那么首先必须记住,这些亲属关系是绝对世俗的关系,这不是你的纯粹愿望。因此,试着将你的纯粹愿望与世俗的欲望分开。这绝不是要建议你放弃你的家人,放弃你的母亲或放弃你的妹妹 – 没有。但是你只要静观他们,自己看看,正如你会看着任何其他人,看看他们是否真的有渴望。如果他们真的有 – 那好。他们不应该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被取消资格。。应从两个方面来对待。他们不应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获得资格,他们也不应该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被取消资格。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中,为了让你的愿望成为一种纯粹的愿望,你必须摆脱许多的事情。但对于那些依恋家庭,受家庭束缚的人,他们必须确保他们不会把霎哈嘉瑜伽强行加诸任何亲属身上,至少不要把这些人强行加诸我这里来。

[锡吕玛塔吉咳嗽]:我每天都在讲话…… 
[锡吕玛塔吉用印地语发言] 

我要讲讲锡吕‧克里希纳(Shri Krishna)了,否则祂认为我只是在谈摩诃迦利 [锡吕玛塔吉笑]

现在我们内里的这种欲望,即显现中的摩诃迦利力量(Mahakali Power),以很多不同方式来到我们内在。正如我告诉你的那样,首先,它是在得到自觉之后来到我们当中的,因为你们都是霎哈嘉瑜伽士,要为我们的亲属做点什么。然后是我们的第二个欲望来到 – 就是让我们尝试治愈那些与我们有亲属关系的人。这是第二个欲望,你应该面对自己,并且看到,这已经发生在你们很多人身上。所以,从麻风病到任何小事,如感冒或打喷嚏,无论他们有什么,你认为你应该带给母亲处理。你家人的所有担忧都应该交给母亲。简单的事情,如怀孕或打喷嚏,非常简单的事情 – 这么自然的事情,竟然也引起了你的注意。因此,当你注意到它们时,我会说:「好吧,继续吧。如果可能,尽量解决它吧。」但是,如果你没有把它们放在注意力之中,它们就在我的注意力之中了。你把他们交到我的注意力中来, 我自会处理。

但那是一个恶性循环。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思维投射。思维这样会想:“好吧,母亲,我们没有放注意到这一点,那么请你最好照顾它。” 这不是那样的。你应该只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有没有成为灵 (The Spirit)? 我达到终极 [目标] 了吗? 我是否升进到已超越了世俗的欲望?“净化它。一旦你开始净化任何脱落的东西,我就会照顾它。这只是一种承诺,但不是担保。如果这真的配得上我的注意力,我一定会照顾你。

你必须重视你的注意力,如同我重视我的注意力一样。我认为你必须比我更重视自己的注意力,因为我可以在内部管理更多的事情,因为一切都在我的注意力中。但是你要试着从你面对的世俗问题中净化你的欲望。如此,你进一步扩展它,然后你开始思考:“母亲,我们国家的问题什么样呢?”好吧,给我你们国家的地图 – 完成了。这绰绰有余。然后净化自己。你拥有的那些欲望,忘掉他们吧。一旦你被净化,那个区域将被你的注意力覆盖,这非常有趣。只要当你克服它,你才能投射光芒。但如果你是在里面,你就是被那些欲望隐藏起来了。你的光被隐藏了,没有光可以照射出来。你们都要超越那些欲望。

每当你有个欲望,你就超越它吧。由此,你的光照射在更广泛的问题上,这个你正面对的问题,你认为应该是由我来解决的。这些都本来是我头疼的事,你却自己担起来。你必须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成为灵 (The Spirit)。就此而已。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剩下的就是我头痛的事。

现在,那些需要你把愿望带至整体层面的问题应该非常不同。为了要把你的纯洁实践出来,展现纯洁的芬芳,你的注意力就应该放在另外一边。现在你不是面对我,你正和我一同面对整个世界。看,整个态度都会改变。态度应该是:“我能够给予什么? 怎样给予? 我给予时有什么错误? 我必须更加警惕。我的注意力在哪里? 我必须对自己更加警惕我在做什么? 我的责任是什么?“ 你必须祈望你应该是纯洁的。你应该是纯粹的愿望。这意味着你应该成为灵 (The Spirit)。

那么, – 你对自己的责任是什么? 你应该祈望你对自己的责任得到体现,应该是完整的。

然后是你对这个霎哈嘉瑜伽的责任。你对霎哈嘉瑜伽有什么责任?这是上帝的工作,已经开始了,你们是我的双手。你必须做上帝的工作,你必须与一切反神的元素,撒旦的元素作斗争。你不再对你的家庭负责了,那些还是老样子的,就是我所说的半生不熟的霎哈嘉瑜伽士,是无用的,绝对一无是处。所有这些人都将会脱离,他们的家人将受苦,我知道这将会发生,因为现在这些力量正聚集在一起,筛选即将开始。

你对自己的责任,就是成为圣灵,你对霎哈嘉瑜伽的责任,你的责任是去更好、更深、更全面的理解我。您有责任了解你内部的这种机制,您有责任了解此机制如何解决所有问题。责任在于你自己如何成为导师。你有责任成为一个有尊严和荣耀的人;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而不是低贱人的责任。你们每个人的价值等同整个宇宙。如果你想升到那个高度。一个又一个宇宙都可以被抛弃在你的脚下。如果你想要达到那个高度,那就是你内在成功的幅度。但那些仍然想活在很低水平的人将无法升起来。
例如,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的问题是对母亲犯的罪,而东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的问题则有对天父的罪。对你们来说,摆脱这些罪并不困难。

注意力要保持纯洁。在霎哈嘉瑜伽中,你知道所有使注意力保持纯洁的方法。如果注意力不是那么纯粹,那么这种欲望将永远受到所有琐碎的荒谬事情的攻击,这些事情对你的升进毫无意义。现在,一个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并不会在意穿什么衣服,或别人对他说的话,或其他人正在和他说什么话,如何对待他等等,他的注意力不放在批判上,这人这样、那人那样,也没有对其他人的攻击性,因为没有人是另一个人。但问题是,当我这样说时,没有人认为我说的是你,每个人。那些攻击性的人扮演另一个角色,那些非攻击性的人又以反方向来思考。就好像当我说了些关于有攻击性人的话,非攻击性的人会立即想到那些有攻击性的人,而不是他自己。你立即开始将你的思想转移给其他人,找其他人错误。

因此,由于施加在其上的负荷,这种愿望逐渐变得越来越低。所以警觉性是非常重要的,完全的警觉 – ‘satarkata’。我们应该把注意力纯然的放在维持纯粹愿望上。愿望来自你的心,你的梵穴(brahmarandra)也是心,你的构造就是如此。如果你没有一颗洁净的心,梵穴也不能保持洁净。有些人认为如果他们大吹特吹霎哈嘉瑜伽,那么他们就没事了。他们在欺骗自己。如果心未打开,梵穴就是关闭了。所以试着通过投射来打开你的心。投射它。

我希望今天当你做这个普祭 (puja),崇拜摩诃迦利,通过这个特殊的祭典仪式 [yAgnya],我们一定会建立这个光环,并启迪宇宙。但你展望的应该是 – ‘我为此做出了多少贡献? 我还在想其他人吗? 我还在想我的小问题,还是我在想我的灵呢?

因此,左侧是以锡吕‧格涅沙(Shri Ganesha)开始和结束。锡吕‧格涅沙只有一个基本的品质,祂完全向他的母亲臣服,祂不认识任何其他的神祇,祂甚至不认识祂的父亲。祂只认识祂的母亲并完全向祂臣服。但是这种纯粹的愿望必须要有行动,我将在稍后告诉你们,因为我们将有更多、更多的普祭 (puja)。

但今天让我们把纯粹的愿望好好建立起来,成为灵。现在,按照西方的思维,我们会说:“怎么做?” 接着总是,“如何做呢?” 我应该告诉你们吗? 这很简单。商羯罗大师 ( Adi Shankaracharya)写了《分辨宝鬘》(Viveka Chudamani)和许多其它条约,然后所有这些大知识分子都来纠缠他。他们说:“如何这样如何那样,如何如何?” 他说:“忘了这些人吧。” 然后他写了《美之流波》(Saundarya Lahari),这只是他对母亲的描述及他对母亲的奉献,他所写的每一对句(couplet)都是口诀。

这个不是通过你的思维来把你的思维来降服,而是你的心要臣服。绝对是你心中的臣服。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非常清楚负性力量如何对他们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特别是当像弗洛伊德这样可怕的人物来破坏他们的根本、根基时。西方世界如何蒙住眼睛接受它,并将自己置于通往地狱的道路上。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提出来。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是错的,绝对反神的,这是反神的活动。然后你会意识到你将全力战斗,说:“这是对我们的基础,我们的根基的破坏,我们的母亲是万物中崇高、高尚、带来滋养的、令人提升的、带来解放的源头。你正在切断我们的根源。”当他处理牲畜般的生物时,他希望你们所有人都降到那样的低等人类,作为病理案例活在世上。我不明白。因此,了解所有向您而来的攻击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要警惕,也不要认同任何这些人。

最后我会说,当你来到这个国家就要看根部,而不是枝叶。改变你西方风格的态度吧。这里电话不好。你在这里打不了任何电话。邮政太可怕。铁路是最糟糕的。我不应该这么说,因为我们现在在铁路上。但是,人民非常出色。他们知道什么是正法。他们没有受到攻击,以某种方式避免了,因为这里就是昆达里尼。格涅沙在这里坐镇,谁敢对任何人进行攻击? 这个伟大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有八个格涅沙保护着他们。我不知道这些马哈拉施特拉邦人是否知道这个事实。还有那么多Marutis [注:哈奴曼的别名],谁可以攻击这个国家? 没有负面攻击,只可惜他们自己是相当金钱取向的。这是他们唯一的诅咒,如果他们能摆脱这点,他们就是伟大的民族。

所以,我们来到这个国家不是为了享受西方的舒适,而是为了灵 (the Spirit)的安慰。所以改变你对印度的态度。我绝不是指印度航空。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以为你乘印度航空而来,因为你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一点也不。印度航空与霎哈嘉瑜伽无关。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有的铁路,所有的一切,都与霎哈嘉瑜伽毫无关系。因此,看在老天爷份上,你要爱国就使用自己的航空公司吧。但是当你到达这里时,你会看到人们太纯真,他们无法理解弗洛伊德,你无法与他们交谈,这超出了他们的思维。如今,从这方面来看,他们是更高等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受到攻击。而你在某种程度上更高,虽然你受到了攻击,但你已经摆脱了它。你刚刚转过身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这太好了。所以你也将有信心,这里有许多人跟你有同样的信念,在这个大国,庞大的人口支持着你。所以你不应该感到迷茫。

因此,今天,我们必须在摩诃迦利日来开始这个普祭。我们可以说是歌维(Gauri)的日子,今天是格涅沙-歌维日,虽然根据预定时间可能不是这样。但是按照我的意思,让我们在更精微层面上建立起保持纯洁和得到洁净的愿望。我们所有障碍和不洁净的东西都是内在的,渴望成为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渴望成为负责任的霎哈嘉瑜伽士,并渴望向你的母亲交托。这并不困难。这是最简单的,最后一个是最简单的,因为你交托什么呢,我不想要你任何东西,除了要你接受我的爱。交托只是意味着你敞开心扉接受我的爱。放弃这个「自我」(ego)。仅此而已,这会成功。我相信这会成功。我想把自己推到你的心里,我肯定会在那儿安顿下来。[锡吕玛塔吉微笑]

[母亲用马拉地语谈话25分钟]

摩诃迦利有特殊的哭泣能力,[锡吕玛塔吉微笑],因为她是左脉的。当她无助而她无法行动时,她会哭泣。这是摩诃迦利唯一显现的方式就是她的愿望,如果她有愿望但不能得以实施,那么她只有哭泣,这是她在无助中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不是吗? 有时当她充满爱的时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