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公开讲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英国伦敦公开讲座

1994年6月5日 皇家艾伯特演奏厅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开首之先,我们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不能改变它,不能描述它,你不能说你知道真理,除非你真的知道真理。最大问题是人们以为自己知道真理。他们是以自己思维能力了解所谓的真理。若真理人人皆知便不再有争论、纠纷。我们要知道绝对的真理。若我们真的知道真理,便毋须讨论或持甚么见解。我坐在你面前,你知道我坐在你面前,没有人说我不是坐在你们面前,因为你们亲眼看见,但绝对的真理是要透过你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去感知的,这个知识在我的国家,你们的国家,甚至其他国家都已存在,但知道的人十分少。真正的知识是你们进化过程的知识,当你们进化成为人类,你们还未完全完成整个进化。人人都可以看见人类互相争斗、冲突。

甚么是真理?真理就是:你们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想、这个情绪、这个头脑、这个超我、这个自我,你们都是纯洁的灵,这就是事实。所有宗教都不断说明有关个人的转化,你们要透过宗教而得到转化,没有一个宗教说你们跟从宗教的目的就是要跟从宗教。但我们要透过宗教去转化自己。除非我们真的得到转化,除非你的知觉在进化过程中得到突破,否则你便不能以中枢神经系统知道真理。例如,我们可以感知那些地方凉,那些地方热,这事实是不能被否认的。透过这样,我们要知道创造者在我们身上做了何等多的工作。在我们人类体内有这些能量中心,正如你们在能量系统图中所见。

还有另一个真理你们要知道的,你们看见周围美丽的花朵,我们视为理所当然,我们甚至从不去想这些不同的花朵怎样从种子里生出来,大地母亲做了甚么工作,任何有生命的东西,我们都视为理所当然。谁令我们的心脏跳动?若我们去问医生,他们会说这是自动神经系统,但这自动者是谁?谁发动这一切?你们不能回答,例如为何你们会在这地上,为何我会在这地上。我们没有认同,没有目的,这些问题都很容易解答,若你们知道另一个真理,就是知道有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这是我们以前不能感知的,祂可被称为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或称为鲁哈(Ruh伊斯兰教的称呼),有很多不同的名字去称呼,都是指那无所不在的能力,造就一切有生命工作的力量。那无所不在的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但我们不知道,故我们要真的感觉到。透过灵量(Kundalini)的提升,我们便能感到。这力量是你所有的,灵量是你所有的,就如一颗种子,有生长发芽的时候,你们的灵量也有生长发芽的时候。如一颗种子在大地母亲处生出来,你们的灵量也同样提升穿越六个能量中心,再穿过头盖骨,与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联合,就是这样简单,这是自然而然的。我们把种子播在母亲大地上,我们做了甚么呢?我们甚么也没有做,只有大地母亲有力量去孕育种子,种子有力量去发芽生长。故此这是你所拥有的力量,就是藏在你们的圣骨处,故这骨被称为圣骨,灵量从圣骨处提升,不会伤害你们,有些书籍描述灵量提升是恐怖的经验,我以前从未看过;这不是真理,因为灵量是你们的母亲,这可称为上天力量的母性表现,要知道她是你个人的母亲,她知道你所有的一切,她就像一盒录像带,纪录了你所做的一切,所想的一切,这是我们的礼物。我们要与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联合,就如这个麦克风,若不是接驳到总机,便没有甚么用,同样,我们要接驳到那伟大的力量,这样我们便知道自己,也知道别人,更知道上天的浩爱是甚么。

若我们得到接驳,会怎样呢?首先你得到真我的知识,所有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启发,你开始感到你有甚么问题,之后,你也感到别人有甚么问题。你同上天有联系,你能感觉他人,并知他人是谁,他人的能量中心。假如你知道如何改善自己及别人的能量中心,你便能解决问题。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都是出自人类,人类大部分的问题都出自那些能量中心,无论是身体、心理、思维、情绪,或灵性,所有问题,甚至是政治、经济或社会的问题,所有问题皆出自你们的能量中心,你们是可以改善的。要医治这些能量中心,你要经过转化,这转化过程称为自我醒觉(Self-realization),或称为得到进化的灵。任何宗教都有得到觉醒的灵,但这统统被忽视,从没得到尊重。有一天我看有关真知派的书(Gnostic)及他们的经验。里面所说的全是霎哈嘉瑜伽,「霎哈」(Saha)指一起,「嘉」(ja)指出生,你们一出生便带有这力量、这权利,成为进化的人,这是简单、自然而然的过程,因为所有有生命的都是自然发生的。这是十分奇妙的。在人类恶劣的世代里,即所谓的斗争期(Kali Yuga)或现代,有很多虚幻、错误,因为这样,人们才要去追求。正如威廉‧布莱克说:「众人子去寻求上天终会得到,会得到自觉,变得似神,也可令他人变得似神。」这就是今天要发生的,而且要在全世界发生,若你想解决世界的一切问题及苦难,便要尝试成为真我。

我们经常说这是我的房屋,我的子女,我的丈夫,我的妻子,我们经常说我,究竟这个「我」是谁?这个「我」是在心中的「真我」,是永恒的灵的所在,是神的反映。在现代科学昌明的社会,很难对人说神,上天的爱,因为人人都失去信诚,但霎哈嘉瑜伽是完全可经验的,你可在手指头上感觉到你自己及别人的能量中心,没有人需要说服你,或说出你有甚么错。即使是小孩子,把十个小孩蒙上眼睛,问他们某男士有甚么问题,他们看不见那男士,他们只伸出一只手指,并问那男士他的心脏是否有问题。那男士说「是」,并问他们怎样知道。我们是从手指头上知道这一切。我们从手指头上知道,并知道如何改正自己及别人的能量中心。

我现在说的是爱与怜悯,爱是真理,真理就是爱,若不是这样,这就不是真理。这怜悯是如何美妙地感知。若你们得到自觉,首先你会变得非常有活力,非常富同情心,自动地变成这样,因为这些特质都在你们里面。那些特质被压迫、被挑战、被否认,但它们仍在里面,当你们得到自觉,你们便会奇怪为何你突然变得精力充沛。看那些刚才唱歌的,我的父亲对我说不要教英国人唱印度歌曲,因为他们不能准确发音。但且看,自然间,他们晓唱梵文、印地语及马拉塔语的歌曲,这是十分难学会的,任何语言的歌曲他们都会唱,这真奇妙。这不算甚么。但要发生的是你得到力量给他人自觉,像一支燃点的蜡烛可燃点很多蜡烛。同样,我不能到达每一个国家,但每一处,即使是西伯利亚,都有很多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其散播就如风吹播种一样。每一处我也惊奇人们如何接受霎哈嘉瑜伽,因为它解决你身体上的问题,改善你的身体,在印度有三位医生得了博士学位,第四位正在研究癫痫症。癌病也可彻底医治,很多疾病都能医治。但不要来这里求医治,却要来这里求得你的自觉。

第二样要发生的是你的注意力得到启发。若你的注意力得到启发,你的注意力放在哪里,都能产生作用,你可以用你的注意力了解他人,无论那个人是在生还是死去,或是在遥远的地方,就如建立了沟通,你就好像一部计算机,开始工作,解答一切想知的问题。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真我,若我这样说,人们都不接受。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我如何说服这些人呢?他们都不相信任何美好的事物,但那些真正的真理追求者,那些不是只懂批评的,便得到这福报;他们明白这些,而且他们会得到自觉。当他们得到自觉后,便成为十分美丽的人,是完全令人难以置信的,他们以往吸毒、酗酒、入住精神病院,但他们都得到改变。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你们不用归功于我,要归功那创造者。这项工作在印度由来已久,但这成为秘密,我们有这传统:就是只有一人能得到自觉。在以往,人要得到自觉是十分困难,但现代是开花的日子,因为这是集体地运作的,如果我有做过甚么的话,我就是发现如何实现人类集体得到自觉的方法。有一点是十分重要的:你们不用任何努力,它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第二是你们不可用钱去买这些。人们要知这神不懂得金钱,不懂得银行的。你不能付钱去买,若可以用钱买的话,这便不是来自上天。上天是不能用钱买的,当然你可用钱租这个礼堂,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这次用钱租这个礼堂,但你不能用钱去得到自觉。这是自然而然,活生生的,就如我们不用付钱给大地母亲,去得到美丽的花朵,我们不能向大地母亲付钱、购买。当然你们可能遇过很多所谓的导师去破坏上天的名誉。他们对金钱有兴趣,你怎样想象一个来自上天的人对金钱会有兴趣,若他对钱有兴趣,他便不是从上天而来。有一件事我要说给你们听的,就是你们要把注意力从物质转到灵性上。你会成为属灵的人,事情便会自然解决,你不用担忧,因为若上天的力量在你里面,你便是属于上天的国度的,事情便能解决,任何事情都能顺利,由小至大的事情,你会稀奇事情是如何的顺利。你会惊奇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所做的事情是如何的顺利。我没有秘书,甚么也没有,我不懂得银行事务,但事情却自然而然地顺利成就,这只是因为有上天浩爱的力量去造就了一切。

我们要忘记以往,我知道很多人有不愉快的过往,我们不知道爱,不知道爱心,也不能在心中将其发展出来。但现在我们心中都有慈爱,那不是指言语或行动,而是指令事情顺利发生的力量,你们的注意力充满慈爱。第二件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是,你们进入了无思虑的知觉状态。好像说在以前我叫你们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你们不能做到。又或者叫你们停留在现在此刻,你们不能做到。他们不是活在过去,便是活在将来。你们常在思潮的起伏当中,不能停留在现在此刻,如在现在此刻,你们没有思想,在那状态中,你们便能生长。这令你们得到平安。平安不是靠组织一些大团体便可实现的。平安在我们之中。如果我们实现了内在的平安,便毋须那些团体。你们变成是平安的泉源。但首先你们要通过进入无思虑的入静来实现那种平安。在梵文,我们称之为Nirvichara Samadi。第二阶段是无疑惑的知觉状态,你们就再没有任何疑惑,像节目介绍人史派罗医生一样。他没有任何疑惑,他是个医生,我们有七八位医生纪录通过霎哈嘉瑜伽得到治疗的病例。他们都没有任何疑惑,这时你们的力量便显现出来,你们能给予他人自觉。你还可以做很多事情,你会惊奇自己的能力,这些能力现在还在潜伏的状态。最后是你跳进喜乐的海洋。喜乐之中没有快乐不快乐两面。在平时,有人讨好你们的自我,你们便觉得快乐,有人打击你们的自我,你们便不快乐。但在喜乐之中,你进入静观的状态,给你极大的喜乐。到目前为止,你们还未经验到这种喜乐。这种喜乐是不会被破坏的,你给他人自觉的时候,也同时给予他们这种喜乐。你们令事情顺利成就,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你们以第三身说话。「母亲,事情顺利成就」,或「母亲,事情不顺利成就」,你们可以设想一个人做事的时候不感觉自己正在做任何事情的吗?因为对他来说,行为变成非行为。你在做事,但同时不做任何事,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你们都知道我年纪很大,在座之中可能我的年纪最大,但我经常出门远行,做很多事情。人家问我为何能做这样多事情,我说因为我并不做任何工作。好像在旅途的时候,我不是在旅行,我好像坐在自己家中一样。如果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便不会感到疲累,这样你便变得很有活力。

我们有许多人是这样,我不知史派罗医生告诉你们没有。有许多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成为世界知名的艺术家、音乐家。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练习霎哈嘉瑜伽之后获益良多。但这不是电视上那些访问,麦克风式的宣传,而是一种实际的体现。你们不必请教任何人,你们可以感应到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好像是一阵凉风一样。商揭罗大师(Shankara[charya])称之为清凉的风。你们可以在指掌上和头顶上感到这些凉风,这是你们第一次感到上天浩爱无所不在的力量。这世界不是为战争、敌视、杀戮和暴力而创造的,也不是为庸俗的生活而创造的,而是为了美丽和道德的生活,也为了平安和喜乐,这是我们要达到的。这是你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你们要好好利用这个权利。

在过去,只有个别的人能够得到自觉,但在现代,群体的工作才可顺利成就。我们不收任何费用,那些不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人甚至不能捐钱给我们租用这个礼堂。但你们要谦卑地来到集体之中。当我来到时,数以千计的人在座,我离开后,他们便不来到集体之中。然后他们说:「母亲,我患了癌症」,或其他病症。因此你们要谦卑地来到集体之中,我们并没有甚么宽敞的地方。如果你在心中谦卑下来,来到集体的静坐地方,他们便会教会你一切,关于你的一切知识。你会惊奇你得到甚么能力,惊叹上天的能力,并且惊叹这种能力如何帮助你。现在已到了开花结果时代,但亦是最后审判的时代。如果你希望落入地狱,那是很容易的。如果你希望进入天国,现在也是很容易的。因此为甚么不试试。我知道在英国有许多真理的追求者,有些误入歧途,那并不重要。已发生的已经发生,但现在,你要决定要得到自觉。没有人可以勉强你,因为你们要自己决定愿意得到自觉与否。

你们的纯洁愿望会使事情成就,因为灵量是纯洁愿望的力量,是神的愿望的力量,是母性的力量,我们可称她为太初之母,祂反映在你们的灵量之中。当然人们不相信,因为圣经没有这样说,也许是保罗删掉的。许多经典都没有描述神的母性力量。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我们说三位一体:圣父、圣子、然后说有圣灵。只有父和子,那是多荒谬!那圣灵便是太初之母。我读真知派的经典时感到很惊奇,书中不断有描述太初之母,以及她如何在我们之中,我说的都在书上有纪录。他们是真知派(Gnostics),Gno在梵文的意思是「知道」,他们有真正的知识,但却受到执掌宗教的人士迫害。因此你们不要只是追随祖父辈,像参加会社那样相信宗教。你们要成为真我,才能进入集体,因为真我是神在我们体内的反映。神将我们创造得这般美丽,我们不应破坏这个身体,那是由于无知而造成的。

就好像周围完全黑暗,你会踏在他人的脚上,但如果有一点光,你便会看见错误。我常常举手中拿着一条蛇为例,比方说周围一片黑暗,你看不见手中拿的是一条蛇,你以为是一条绳,除非蛇咬了你,否则你会继续拿着它。但如果有一点光,我们便会抛掉它。你自己会这样做。在得到自觉以后,你不必别人告诉你,应该怎样做,我从不说这类的话。因为如果我说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你们一半人便会离去。在你们自身的光之中,你们成为自己的导师。你会知道自己的错误,甚么是会毁灭你的。你便不希望继续这样做,你希望建立自己,并建立他人。这样你便能尊重人类,尊重自己作为一个人。他们变成一个光辉的人格。那个人格早在你们之中,很容易便可达到。

有些人胡乱批评霎哈嘉瑜伽,有些人说我将子女与父母分离,那是荒谬的。有许多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觉得西方的环境不利于儿童,因为许多儿童都染上毒瘾等等。他们要求我们在印度设立一间学校,此学校位于喜玛拉雅山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于是有人开始说我们将子女与父母分离,事实是那些父母把子女送到学校的。他们都很满意子女在学校中成长。如果印度有学童被送到英国读书,天公地道,如果英国有学童到印度,就像犯了罪一样,我真的不明所以。科学从西方来到印度,我们接受它,但如果那「后设科学」(meta-science)从印度来到西方,是不是就有过错呢?我们要接受对自己及他人有好处的事物。我们要成为世界性的人,宗教应该是世界性的,是在我们之内唤醒的,不只是种信心,而是我们的内在被唤醒。好像现在的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他们可以作出任何罪恶,但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却不能够。因为他的内在宗教已被唤醒,他就是不能作出任何罪恶。这是我们要达到的。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绝对的真理。许多人不相信有神,我说:「好,你试问一个问题。『有神没有?』他们立即感觉手上的凉风。因此你们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答案。无论你相信甚么,仍然是在思维的层面。你相信这些,别人相信那些,但你知道真实吗?你要知道真实,那是很容易的。但你要有谦卑的愿望去知道它,这所有都是属于你的,我没有做任何事情,你们不欠我些甚么,这是属于你们的,你们要去得到。一旦你们得到,并且生长,你们能给予他人。

愿神祝福你们。

现在我们要有些经验,史派罗医生说要给你们一些经验,那是很简单的,只须十至十五分钟。但那些狂妄自大,只是来批评的人却不能得到。当然白痴也不能够。开始前,我要告诉你们三个先决条件。第一,你们要有完全的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得到自觉。你们不要怀疑自己,最终来说,你们都是人,你们都在进化最高点,你们并不知道。第二,你不要感到罪疚。内疚有甚么用?如果你们做错些甚么,改正它便没事,为甚么要带着这个包袱。如果你们觉得内疚,左边喉部的能量中心便会严重阻塞,他们会生脊椎病、心绞痛,同时器官会变得疲弱。如果你追随假导师,念诵一些错误的咒语,你也会有阻塞。已发生的已经发生,但在此刻,我告诉你们,你们没有做错甚么事是值得内疚的,请相信我。如果你们犯过甚么罪恶,早已在监狱之中,不会在这里。第二个条件是你们要宽恕别人。许多人说宽恕别人很难。这其实也是似是而非的,无论你宽恕不宽恕,你能做些甚么呢?如果你不宽恕,便落入错误之中。那些伤害你的人反而相当高兴,而你则落入他们的圈套,伤害你自己,因此你们要宽恕,只要说︰「我宽恕所有人」。你们不必想着那些人,因为如果你老是去想,便会产生问题。你只需要一般地说︰「我宽恕所有人」。在此刻你们要宽恕,这是很容易说的,只要你决定去宽恕别人。以上是三个先决的条件,都是很简单的,希望你们能够做到。然后我们进入得到自觉的过程,那是很简单的。

首先我希望大家不介意脱下鞋子。起初我要求参加者脱下鞋子的时候,他们便离场,因此如果你感觉这样不好,请你不要这样想。你们要在一个「当下」的状态,要对自己感到满意,你在此已很足够。不要贬低自己,如果我说了甚么话令你不舒服,请忘记它,那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感到平安祥和才能发生。

现在请将两脚分开,我不知道史派罗医生告诉了你们多少关于左右两脉的知识,那是代表两个力量的。左脉是代表情绪和过去,右脉代表身体、思维和知性。这两个力量分别在左右两边。中脉是让你们得到升进的。现在要把代表两个力量的脚分开。在左边的第一个力量是欲望的力量。如果你希望得到自觉。我已告诉你们,我不能勉强你们,请将左手朝向我,表示你希望得到自觉。这是很重要的。现在我用右手滋养我在左边的能量中心。闭上眼睛之前,我会示范给大家看,如何按着这些能量中心。

医生请过来。我们有许多医生在座,我引以为荣。

首先将右手放在心脏位置,如果你成为纯洁的灵,你便成为自己的导师。将手放在上腹位置,这是你导师原理的中心,掌管上天的律法。现在将手放在左边下腹位置,这是上天律法的中心,很奇怪它的位置很低,关于上天律法的知识是纯洁的知识,其他所有知识都是不纯洁的,纯洁的知识是上天律法的知识。然后将手按在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后按着心脏,然后按在左边肩膊和颈项相交的位置,头向右转,这是你们最糟糕的中心,那是由于你们感到内疚所致的,于是产生我说过的所有问题。感到内疚有甚么用?跟着将手横放在前额,把头垂下。这是宽恕别人的中心。然后把右手按着后枕,头向后仰,这是让自己放心,要求上天宽恕的中心。最后你们要张开手掌,然后放在头顶最高的位置。请把头垂下,用力按紧头皮顺时针方向转七次,请慢慢做。请把头向下垂,手指向上翘,这样会增加压力。这是全部你们需要做的。

现在请闭上眼睛,不要闭得太紧或太松,正常的闭上便可以。请记着将左手朝向我,两脚分开,将右手放在心脏部位。在心中是我们永恒的灵。现在你们要问一个很基本的问题,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母亲或锡吕‧玛塔吉女士,在心中问这问题三次﹕「母亲,我是永恒的灵吗?」问这问题三次。我已告诉你们,你们成为永恒的灵之后,便是自己的导师。现在将右手放在左边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后问另一个很基本的问题︰「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吗?」问这问题三次。现在请把手放在下腹位置,用力按住。我不能勉强你们得到纯洁的知识,你们要自己提出要求。这个能量中心有六块花瓣。你们要问六次:「母亲,请给我纯洁的知识」。我不能勉强你们,请你们要求六次。你们问这问题的时候,灵量便开始升起,跟着我们要用自己的信心支持我们的能量中心。现在将右手放在左边上腹位置。这里你们要充满信心地说:「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这个能量中心是由那些伟大导师创造的,好使我们能得到醒觉。我一开始便告诉过你们,你们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维,这个自我或超我,也不是这个情绪或头脑,你是个纯洁的灵。现在将右手放在心脏位置,充满信心地说:「母亲,我是个纯洁的灵。」请说十二次。然后将右手放在左边肩膀与颈项交界的位置,头向右转。这里你们要充满信心地说:「母亲,我毫不感到罪疚。」说十六次。那无所不在的上天浩爱的力量是知识、喜乐、慈爱的海洋,更重要的是它是宽恕的海洋。无论你们犯过甚么错误,都会溶解在这宽恕的海洋之中。现在将右手横放在前额上,把头垂下,那是很重要的,这里你们要充满信心地说,次数多少无所谓,「母亲,我一般地宽恕所有人」。我已告诉过你们,无论你们宽恕不宽恕,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如果你不宽恕,自己反倒会陷入错误之中。此外,在现在此刻,你还不宽恕的话,这个能量中心便不能打开。这是一个很狭窄的能量中心。你们不宽恕别人,常常折磨自己。在现在这个重要时刻,如果你不宽恕,灵量便不能穿过,因此请宽恕所有人,不要想他们,只要去宽恕他们,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将右手放在后枕位置,头向上仰。这里为了使你们放心,不要感到内疚,不要数算自己的错误,你们须要求得到宽恕,请说:「上天啊,如果我有意或无意的做错了事,请宽恕我」。你们可说三次,但次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发自内心,发自内心,一次也足够。发自内心的要求会很快的成就事情。最后的一个能量中心在你们头顶,在孩童时那处是一块软骨,即脑囟的位置。请完全张开手掌,将手心放在这脑囟的位置。手指向上翘,这样才有压力,把头垂下。在此我重复说,我不能勉强你们得到自觉,你们要自己作出要求。请将头皮慢慢转动七次,并说:「母亲,请让我得到自觉。」这是不能勉强你的,请稍微低头,并说七次。

现在慢慢张开眼睛,可以戴上眼镜了。双手朝向我,不要思想,望着我。现在右手朝向我,稍微低头,左手放在头顶上方,看看有没有凉风或热气从头上升起来。不要把手放在头上,要离远一些,有些人近些,有些人远些,因人而异,请调整一下距离,看看有没有凉风升起。现在请将左手朝向我,头稍低,你们的灵量已升起,现在试试看有没有凉风从头顶升起。如果你不宽恕别人,升上来的便是热气,请现在将双手像这样朝向我,请现在就宽恕所有人。没关系,过一段时间热气便变成凉风,不要感到难受。现在将右手朝向我,用左手试试,看有没有凉风升起,或者是有热气升起,现在两手朝天,头向后仰,问以下任何一个问题三次:「母亲,这是圣灵的凉风吗?」在心中问三次,或者问:「母亲这是鲁哈(Ruh)吗?」又或者:「母亲,这是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吗?」问以上任何一个问题三次。现在请放下手。

将双手像这样的向着我,你们可以在指掌上感到有凉风或热气的,或在头顶上感到有凉风或热气的,请举高你们双手。

我向你们致敬,愿神祝福你们。现在你们圣人般的生命已经开始,请相信我。但你还要在里面生长。要生长,你们要来到集体。没有人会向你们收取费用,但你们要悉心照顾你们的自觉。了解它以后,在一个月内你便能掌握霎哈嘉瑜伽的知识。但你们要来到集体的静坐聚会,史医生会告诉你们有关的详情。跟着会有音乐表演,我希望大家一起鼓掌,那能令你们手上的能量中心打开多一些。我很高兴,差不多每个人都能得到自觉,那些得不到的人不要担心,他们应该来到我们的中心,他们会取得所有的数据,以及关于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同时你们会感到惊奇,那些困扰你们的迷惑已经过去,你们现在已在真实当中。这是要发生在这个世界的,好使我们通过人类内在的解放,能结束所有困扰和问题。愿神祝福你们。

他们会唱一首马拉塔语的歌,我想是在十六世纪,由Namadeva 写的。他是位伟大的诗人,以裁缝为业。有一次他去采访一位陶匠,那陶匠也是一位圣人。他看见陶匠模塑陶泥的时候,灵感突然而来,写出了美丽的诗句。诗中说:「我来此探望圣人的能量,但你却亲身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有圣人才能对另一位圣人说出这样的话。这样互相欣赏,只有圣人才能做到。此外,Namadeva 到旁遮普,看见那纳克(Nanaka)。那纳克很能明白他。Namadeva 用旁遮普文写了一部大书,收在锡克教经典之内。那是由那纳克写的。他们都是圣人。这首歌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每个村落都有人唱,但他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歌词说:「母亲啊,请给我瑜伽,请让我得到自觉」。这些英国人曾到印度村落中跟当地的人学习,用原来的风格唱出。这是能够提升能量的。

[Sahaja Yogis sings “Jog.Wa”- ] – Marathi song

[Mother stands up and Bows and leaves]

[Announcement by Dr David Spiro about where follow-up meetings are held and centres where they are held in London and around the country]

[Sahaja Yogis sings “Ap.Ne Dil Me”] – Hindi song […]

公开讲座——关于右脉的建议,你必须成为灵 Brighton (England)

公开讲座——关于右脉的建议
英国布莱顿,1982年5月14日
我提议今天让他们先发问, 我会留下… 若你们有任何问题, 请先向我提出。这样你们的思绪便可以静下来。我不介意站着,这样更容易看到大家。我站在这里还是坐在地上?
现在首先最好是问问题。昨天当答问时段开始,大家都有点分心,所以还是现在提问比较好,你们有什么问题?因为你们全都是求道者,你们全都是求道者,你们都在追寻,所以最好现在提问,那么我便可以在讲座中回答。
没有问题?这代表霎哈嘉瑜伽士已经变得更有能力去解释霎哈嘉瑜伽。当我到达澳洲,报纸的记者问我:「母亲,你的门徒是否都是学者?」我说︰「不是,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必须是非常普通的正常人。」记者却说︰「他们懂得的事物,令我很惊讶,感到他们全是学者。」我说︰「所有学识都在你内里。」所有知识都在你内里,你只要内在有光,便可以看到。所有知识都是在你内里,你不需要四处去找寻。全都在你内里,一切都是内置的。
你被创造得那么漂亮去成为灵,为此我不需要做太多,它自会成就。唯一是我们必须知道,自己期望些什么。要成为灵,我们该期望些什么。这也是理论上你必须明白的。这必须是合理的结论,不单只是因为我说了某些话,或因为你已经变成某些团体的组员,又或因为你付了费,不是这样。事实是如其所如,逻辑上它必须是真实的。
几天前我告诉你关于左脉,关于过去,关于潜意识,关于集体潜意识,潜意识的问题以及,我们从物质而来的制约。物质常常想控制灵,物质在控制我们。因为我们最先是从物质而来,但灵可以怎样从中走出来?当我们变成灵什么会发生?人们谈论自觉,很多人谈论重生,每一个人都说你已经再次出生。很多人说︰「我已经第二次出生。」自我确认。 在这个世界,你可以找到各种类型的人,他们知道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某些突破必须出现,我们必须有某些追寻。试想像在基督的年代,没有太多人在追寻,没有人可以向门徒说太多话。 他们只是普通的渔夫,非常简单的人。但今天你却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很多求道者。追寻什么?你在追寻什么?就是追寻你的灵。说追寻你的灵也是一句很含糊的句字。你在追寻你的灵,这个灵又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追寻这个灵?在进化中,我们是人类,我们的知觉是人类。这个人类的知觉并不是最终的,若是,我们便不用追寻。它并不是最终的,我们必须到达某一点,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我们可以怎样合理地处理这课题?
在我们的进化,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动物,从动物我们进化成人类。与动物相比,人类有何特别之处?人类的知觉状态,有一个新的向度,就如马匹可以走过一条肮脏的小巷而没有任何感觉,无论是肮脏、污秽、漂亮、有色彩,牠都没有任何感觉。对牠是没有任何分别。 但若人类走过一条肮脏的小巷,或一所肮脏的房子,他立即知道他不喜欢。 我们的知觉有一个新的向度, 当与动物相比,以科学的方式来说,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发展了新的知觉。 无论什么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我们都是它的主人。例如我感到这是热的,每一个人都会感到这是热的。又或我说这是某种特别的鸟儿的颜色,每一个人都会说同样的话,所以无论一个人的知觉(awareness)是怎样,我是说知觉,不是虚构,不是幻觉,是真实的,以他的器官来说,以他的感官来说,大家都是一样的。一个人若感到热,他不会说他感到冷,另一个人也不会说这是冷的,他们全都会说这是热的。
有一件事情,就是真相只有一个,不会有两个。我们的进化,无论什么必须发生的,必定是我们的知觉。就如一条鱼变成一只龟,若鱼变成龟,什么发生在牠身上?就是龟的知觉,牠开始感觉母亲大地。牠失去了某些鱼有的,但却有某些新的感觉。 同样,我们的进化,若某些事情必须发生,我们必定变得更加有知觉,更加有动力。为此,我们可以从很多人的作品中得到帮助。例如,我们可以视容格为其中一位。他有谈及它。容格曾经说,当突破发生,人类会变成,会变成集体意识。他没有说你们会开始做着同样的事情,或你们的行为会一致。不,他说你会变成,你会意识到它,不是没有意识。所以当你追寻灵,若灵要开悟你,在你的知觉中,你会知道某些你之前不曾知道的事情。你今天可能感到热或冷,或许在这新的知觉状态下,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觉。他很清楚的说,你必须变成集体意识。所以「要变成」是我们进化的一点,不是其它。我们变成某些梵文中,例如他们说,一个已得自觉的灵,对印度人这是很普通的知识 ,并不难理解,他被称为dwijaha。某人已经重生,一只鸟儿也被称为dwijaha。因为鸟儿首先以蛋出生,跟着牠生长、成熟,忽然变成一只鸟。这也是等同自觉,你们都知道,在复活节我们给予蛋,有着相同的象征。我们是蛋,我们必须变成鸟。所以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是人类。我们就如蛋一样,必须生长至某一点,才能变成鸟儿。
人们谈论的各式各样的事情,都不是自觉。就如我可能说:「好吧,若我把你催眠,我可以把一个瓶子给你」,你可能像小孩那样开始吸吮那瓶子。就算你知道自己做着一些古怪的行径你仍会继续做。你被迫这样做因为你被催眠。这种行为并不是自觉,因为作为人类,无论什么发生在你身上,你是不会作出任何行动。我们不会如猴子般把尾巴剪掉而,成为人类。这是发生得那么的自然,这是发生得像花朵变成果实那么自然,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无论什么必须发生在我们身上,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不是一个死的过程。我们能做的都是死的,例如我们可以倒立,我们可以跳跃,我们可以奔跑,我们可以做各式各样的事情,但这些都不是活的过程。活生生的生命过程是当你变成某些,这种改变必须由老实的求道者所提出,若你不老实,那么便很困难了。就算你是老实的,你也会被误导,被一些你阅读而来的念头所误导。因为那本书是你付钱买的,又或你付钱给某个组织,或你付钱给某人,这些都帮不了你。我们必须看清楚,我们必须变成什么。这就是我昨天告诉你的,你变成导师。你变成先知,就如威廉布莱克所说「神之人」会变成先知。他们有能力令别人变成先知。」 要对自己绝对忠诚,你必须要说︰我是否已经变成先知,我是否可以令别人成为先知? 就是这样简单的去看待我们的自觉。这也是你有能力做到。就是你变成先知。因为一切都在你内里,整个机器都在你内里,你就像一部计算机只要与总机接驳,它自会运作。
你就是要变成这样,若你不能变成这样,一切其它的,例如组织一个机构或类似的事情,都是毫无用处,完全没有价值。我可以说,所有都是被误导。你可以得到什么?例如,我的意思是,若雷伊必须要说︰ 「啊!母亲看到光,这些事情发生,那些事情发生。她拥有这些力量,那些力量」这些全是一无是处!对你有什么用呢? 我或许是一个国王,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要变成什么才是最重要,为着这个改变。若我说你内在已经拥有一切,我要做的只是去证明全都是在内里。我们对这种知识并不是一无所知,实际上自摩西时代已经有被描述,就像他说︰「火之树。」什么是火之树?没有人知道,他们只是说有火之树。但若你看到灵量被完全开悟,你便看到它真的像火之树。圣经也有这样说︰我会如火舌一样在你面前出现。这是什么?没有人可以解释,没有人知道。这些火舌就是那些得到开悟的能量中心。你看它们就像火舌一样。你不需要看到它们,因为当你是在外面,你只看到帐篷,若你是在里面,你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会堂。我们必须明白,不是我们认为什么,什么必须发生,而是实际上什么将会发生,我们都要接受。所以首先我们要摆脱这些错误的认同,以为这样会发生,那样会发生,以为这样会发生,我必须看到光,我必须在天空中飞,很多人付钱令自己可以在空中飞。我的意思这真是荒谬,你为什么想在空中飞?我真的不明白,还要因此付比环游世界更多的钱。我告诉你,坐飞机出门并不需要付太昂贵的价钱,你在付这飞行生意,这个快速特警队生意,这是什么,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什么?当我们要在空中飞,我们想进入怎样的境地?这种催眠的手法是那么精微,你是不会明白,你只是继续下去,就像同样的快速特警队生意。有位男士, 他是研究院的主管,他患上癫痫症,他的妻子也患上癫痫症,他的孩子也患上癫痫症,他们来找我。他们失去了房子,失去了一切,身无分文。这就是整个学飞玩笑会发生的。现在,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不能付款,不能为我们的进化付款。要明白这是非常简单。就如我昨天告诉你,若你付钱给这朵花,它能否变成果实?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为此你不能付钱,它不明白金钱,生命过程不明白金钱。我不知道有任何人可以。例如他消化不良,他拿出一点钱说︰「我的胃,现在我付钱给你,你能否消化我吃下的食物?」我们是不是要这样? 同样,这是最高的生命过程中的最高, 因此你不能付钱。要明白这些是非常精微的,因为人类相信一切都是要付钱的,否则它不会运作 。你走到一部机器前,你想得到一件货品。例如机器,你必须付钱这是可以成事的,若你得不到你要的货品,你就不用付钱。所以可以成事的都要付钱。任何汽车,若它是免费的,代表它是垃圾,你不会要它。我们必须付钱把它拿到垃圾站。所以在人类的脑海中,一切都要付钱。这是非常错的,你不能付钱。我在说这个生命过程,这是超越人类。人类是做不了的,就如我们不能把花朵转化成果实。生命过程是超越人类可以到达。当你变成,当你变成超人类,你便可以处理它。这必须在你身上发生,若这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其它的一切都是错的 。我以极大的关注告诉你。因为那些在市场的人,那些售买货品的人做得很好,他们知道怎样诱惑你,他们知道怎样把念头强加在你身上,怎样给予你错误的认同,你只是认同于他们,直至他们完全的离开。跟着你便陷入困境,你说︰「天啊!发生什么事?」有一点仍然存在,就是你的灵还未失去,它仍然存在。尽管有怎样的错误,怎样的追寻,灵仍然住在你内里。尽管这些,若你仍然活着,这个灵被带到你有意识的头脑,意思是进入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你应该在你的存有感到灵的力量。这是霎哈嘉瑜伽所说的霎哈嘉(sahaja),他必定有告诉你,意思是与生俱来。
昨天我告诉你关于左脉,那是愿望的力量,藉由这力量 我们有所有的思想制约和来自物质,唯物质主义的东西,你也可以说我们收集了所有我们的过去,过去藉由集体潜意识延伸。我昨天也告诉你,癌症是因左脉的极端行为所引起。那些左脉的极端行为 令人患上癌症。若你能把这些极端行为带回中脉,癌症便得到痊愈。它可以被治好,毫无疑问。
第二部分是右脉,我已经告诉你 我今天会告诉你有关右脉。那位男士不在这里?问很多问题的那个男士,他在吗? 他昨天忙于提问,就是这样。我想他对追寻并不感兴趣。好吧,第二面是右面。是我们作出行动的力量。我们首先有欲望,跟着行动。这力量,右面的力量,以右交感神经在我们内里显现。科学也是一样,科学的层面很粗糙。这些都是我们内在精微的东西,这个存在于我们内里的右面的力量。给予我们思维和肉身的力量去作出行动 当我们有任何欲望,便应作出行动。我们想实行这个欲望,所以我们作出行动。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什么类型的力量。梵文称这力量为prana shakti而另一个力量,左脉是 mana shakti 是情绪的力量,或可以说是思维的力量。用英文来描述它们并不怎样清晰,所以我会说mana shakti 和prana shakti。这是存在于我们内在的两个力量。我们开始以左和右来运用它们,它们可以说是像煞车制和加速器,我们变成驾驶的能手。但在这过程,我们会犯错人类的头脑的独特之处,就是会走向极端。就如我告诉某人︰「现在你必须静坐。」他们便静坐五小时。没有需要静坐五小时。又或若你告诉他们你必须倒立,他们便会倒立十小时。没有需要这样极端,我们只须处于中脉,对我们的身体仁慈点,对自己仁慈点。没有什么需要狂热, 没有什么需要令自己恼怒。这只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必须在你身上发生。例如,试想想,一颗种子被播放在一处有嘈杂音乐的地方,或一处每一个人都奔跑叫喊,尖叫的地方,种子会有什么发生?就是它不会发芽。若那是一处平和的地方,一处正当的地方,而不是播放在一个倾斜的花盆里,它肯定会生长成漂亮的树木或漂亮的灌木。自由地生长!
同样,若我们过于极端我们便会偏向右或偏向左,若偏向左,我昨天已经告诉你们有什么会发生。所有那些催眠术,ESP和大部分灵性导师,都想玩把戏,你要明白,就像他只会催眠你,人们变得因为这些导师,人们变得完全疯癫︰「他是我们的导师。」他们的行为却像完全没有脑的人一样「啊!我现在感觉到,我感到极好。」我看原因是因为你感到这个男士内在有安全感「若我跟随他」,你明白「他将要到天堂,我将会与他一起上天堂。」事情是不会像这样发生的。你必须独自上天堂,你必须变成自己的导师。你必须认识一切,不是某人把拖车放在背后,再把人放在拖车里说,来吧,我将要上天堂。实际上,这些人大都是走向地狱。你会很快的跟着他们。所以事情从不是这样,相信我,任何人说追随某位灵性导师便可以上天堂,都是绝对错的。你必须遵守原则。任何一位真正的导师都会常常告诉你,你必须变成某些……他永远也不会只说︰「好吧,你给我钱,好吧,你是成员,你现在是我的孩子,你现在是我的门徒,我给你爱,让我们有爱吧。」爱在哪里?「给我更多的钱,给我名车,给我这些,给我那些。」像疯子一样,我们以为,这些东西是可以交换的。我们都是求道者,我们有权去找寻我们的灵,我们不要被这些把戏,这些人的,我可以说这些恶作剧所欺骗。不单要你的钱,我不介意,他们是走私者,让他们拿到钱拿到他们想要的,但你却不知道他们破坏了你得到自觉的机会,当你的得到自觉的机会被破坏,就很难再给予你自觉。若你不认真的,正面的去解决,你将会处于一个无可救药的处境。我曾经看到人们为此而受苦。
这种我们内在的行动,提供我们的思维和肉身的能量而在右边运作,就像我们想着未来,开始计划计划这些︰「我们必须明天做这些,后天做这些。」我们开始坐下想,「现在,我要到哪里去找这些?跟着拿一张票,我便会到哪里。」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脑袋为未来而运作,很大程度,我们变得完全的未来取向,到达某个程度。我有时遇见一些未来取向的人,他们甚至忘记自己的名字,你相信吗?我的意思是他们甚至忘记他们父亲的名字。这还可以,但连自己的名字也忘记,像疯子一样。因为他们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们在做着些什么。我曾经遇见这样的人,他们真的是病人,因为他们已经变得那么未来取向,他们不知道任何他们的过往,这种未来取向的行为开始在那些常常想着未来的人的社会开展。我要做什么,我明天要做什么,我明天将有什么成就?」所有这些事情,当他们这样,他们的注意力便会走向极端右。在这里,我们处于非常危险的位置,非常危险的位置。当我们开始望向未来, 望向未来是一种幻像,完全是来自想象。因为你认为的未来并不存在,存在的是现在,你须处于现在而不是未来。
人们会说你必须处于现在,但怎样才能处于现在?我们不能。你一是处于过去,一是处于未来。因为当思绪的波浪升起,它上上落落,另一个思绪波浪升起,上升跟着下跌。当这个思绪的波浪升起,我们跟着它升起,但却看不到它下跌,跟着这个思绪的波浪升起,我们看到它,但却看不到它走往哪里。我们就在这思绪的尖端跳动。我们不知道我们或许在过去,或许在未来。在这两个思绪之间是现在,我们不知道把注意力放在哪里,这是非常困难做到。只说你必须处于中脉是不能做到。所有这些︰「你必须这样做,必须那样做。」不能令你做到。除非有光,就如这房间没有光,你说︰「一直行。」你不能,因为你看不到,看不到哪里是通道,可以怎样走。就算你下命令,做你喜欢的,就是不能走直路而没有碰到任何这些椅子,因为没有光,你看不到。所以我们要明白,我们对未来有太多的计划,我们实际上做的是,我们活在一个想象的世界。已经有很多人们活在想象的世界的故事。他们怎样发现一切都被摧毁。有些人藉由他们的身体的努力而成就到,当他们运用他们身体的力量,他们为自己制造了另一些问题,因为他们变得肉身取向。
若你只是肉身取向,灵便会生你的气。所以右边的移动是为那些小心翼翼的人而设,你可以称呼那些对时间很挑剔的人,那些对事情很坚定的人,那些干巴巴的人,那些非常率直的人,他们不能容忍任何荒谬。另一种人是,你发觉这种人通常都是令人头痛的,他们令人烦厌,你不能容忍与他们为伴。他们可以是非常令人厌烦的人,他们教训你怎样可以,直截了当,怎样可以绝对走直路。大自然没有什么是直的,它是那样 漂亮的移动,因为大自然被创造成多元化,多元化带来漂亮美好。他们不会想及漂亮,他们不会想到爱,想到慈悲,没有这些。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谨慎的世界,这就是他们的生活。这类人内在发展了很大的自我,就如你看到这里一样,是一个在头脑里被称为自我的黄色的东西。藉由左脉的行动,情感的那一边,我们发展了超我,藉由右脉的行动,我们发展了自我。
这个自我并不容易被看到,因为若你有超我,你的身体便感到痛楚。身体上,你是一个可怜的人,你面上有皱纹,你看来很憔悴。若你有自我,你便看来很活跃,我们可以说希特勒是极之自我的代表,他脑海中以为自己是某位降世神祇,他必须拯救人类,他知道有关种族和一切,他理应拯救某些种族。这种念头来自偏右脉的人,他们很有野心,与他们谈话或许感觉非常好,他们或许看来很谦虚,也或许是非常好的生意人,什么也可以是,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这个自我先生 在他们的脑袋中出现,就像一个大气球把他浮在天空中。自我的终结是愚蠢,你会感到惊讶,自我的尽头是愚蠢,这些人沉醉在各式各样愚蠢的事情里。 他们会说︰「有什么错呢?」 例如,我知道有些老人的行为是非常愚蠢,他们说︰「有什么错呢?」 一个老人家,例如九十岁,他甚至不能没有手杖行走,却跳你们的舞,跟着他跌倒。你明白吗?他想︰「有什么错呢?」就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士, 她大约八十五岁,她死于从马上跌下来,很自然,我的意思是你对一个八十五岁的人期望什么,那是很明显,一位八十五岁的女士她应该安居于家中,照顾孙子她或许还有曾孙,你明白吗?她不这样,为什么她想象一个二十五岁的女士一样爬上马背上?他们做着这些愚蠢的行为,却说︰「有什么错呢?愚蠢是没有错的,有什么错呢?」 这种人对社会,对其他人都是一种骚扰。那些拥有超我的人会麻烦自己,而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却会找别人麻烦。他们常常都纠正别人,折磨别人,把自己的念头强加在别人身上。 这类人可以非常,非常成功。因为没有什么是胜过成功,他们继续把东西锤打在别人头上,说︰「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当你持续这样说,你忽然相信︰「是,事情必定是这样的。」这类人是最危险的。我可以说,超我类型的人,对那些不知道超我类型的人的把戏的人来说 超我类型的人,他们可以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险,因为他们很精微,你看不到他们,他们会催眠,他们可以附在你身上,他们可以是非常害羞,他们亦可以对你作出各种你意识不到的事情。所以要选择那种比较好,那种不好是不容易的,走向极端都是错误的,无论是偏向右或偏向左。
现在让我们看看身体有什么发生? 就如我说有关癌病,在左边肉身上,有什么发生在未来取向的人?我们有一个能量中心特别为未来取向的行为而设,被称为腹轮,以组糙层面,在我们内里彰显,被称为大动脉神经丛的神经丛。腹轮对人类很重要,特别是已经发展的人。实际上,这个轮穴把我们腹部的脂肪转化,以供脑袋之用,这是太阳神苏利耶的能量中心。当我们开始思想这些细胞这样被转化,它们对脑很有用。若你不停的思考,常常都在思考,常常都在思考,什么会发生?我的意思是头上不会长角,你在消耗着它,你在消耗着所有这些细胞,你必须有其它补充。因为要补充,腹轮必须很幸勤地把细胞转化,以提供脑的需要。因为要做这工作,其它腹轮要照顾的器官,例如你的肝脏你的胰脏,你的脾脏,你的肾脏,全都是这个能量中心所照顾,还有是女士的子宫。现在,若腹轮只做一个工作,它不能做其它工作,其它工作便会被疏忽,那么你便发展了称为肝脏疾病的可怕疾病。
肝脏的毛病是我们感觉不到,别人知道你有肝病,因为你的脾气很坏,因为你很挑剔,因为你常常向人咆哮,因为你对一切都不满,因为你批评人。所有这些都是肝脏出毛病的征兆,有肝病的人对自己永远不满,因为肝脏照顾我们的注意力,肝脏有问题的人,他们的注意力很可怕。像这样走,你不能保持你的注意力向前。在街上你会直往车辆走,因为你在看着一些你不应看的事物,你一直都这样看着别的事物,你不能行走,我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任何动物,像这样走路,只有人类才会这样。若你看到他们在街上,你会感到很惊讶。 他们都走到哪里?他们不走直路,他们不向前看,他们的双眼像这样,那样。因为注意力摇摆不定。注意力摇摆不定是因为肝脏有毛病,所以肝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肝脏有特别的能力,从身体抽出毒素,显现为热。这种在身体的热必须被转化,或必须转变成血液,或变成血液里的水,它必须从你身体里排出来,或许以汗水或其它形式排出。当肝脏的齿轮松脱,什么会发生?就是它没有能力做这工作,它不能把这些热传到血液里,热仍然停留在身体里,你真的被加热了,这些热令你产生各种问题。在霎哈嘉瑜伽,当灵量升起,什么会发生?它改变血液的形态。因为这热,氢气和氧气被安置在很古怪的位置,就像这样,那样。他们开始接收他们内在的热,这就是为什么有肝脏毛病的人在灵量升起时感到有点热。但我们可以藉由令肝脏平和和舒适而把它治好,你肯定可以,肯定可以把你的肝脏治好,这是无庸置疑的。
第二样发生在你身上是胰脏,它令你有糖尿病。只有思考太多的人才有糖尿病。就如一个印度的农夫不知什么是糖尿病,你因此停止吃糖。但这不能治好糖尿病。糖尿病是因为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太多。医生不明白,所以他们说糖尿病是不治之症,因为他们不知道思考与这疾病的关系。这是当你不停的思考便会发生,像疯子一样,你便得到糖尿病。若你得到开悟,糖尿病是可以被治好。你也可以医治别人的糖尿病,因为这个充满活力的力量,它把流通于你的三个力量整合,你得到补充。你可以给予已经消耗尽的人。因为你可以藉由这个力量去补充他们,你也可以去医治。
第三是发生在人身上最差劲的就是因为脾脏而来的血癌。脾脏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们内在的平和中心。一个没有妥当脾脏的人不是一个平和的人,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但医生却不懂,所有科学取向的人也不懂把它联系到某些非常,非常简单的道理上。简单的是当你进食,若我们吃得怱忙,我们的脾脏便有麻烦。我们可以患上血癌。若母亲是急躁,或父亲是急躁的,孩子可能出生便会患上血癌。我们很高兴告诉你,在纽约, 有一个血癌的个案,当我在印度的一条村庄, 有人来告诉我,这样这样的男孩病了 他只有十六岁,有血癌,医生已经 宣布他两星期内便会死亡 他们常常都是这样宣布,他们只善于宣布 当这个个案来到我面前,我告诉他们︰ 我做不了什么,我现在在村庄里,但你可以打电话给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曾经在英国现在在纽约, 她可以照顾这个案。 你感到很惊讶,这男孩完全被治好。他出院后来看我,现在他回到学校。我的意思是我们治好很多血癌的病人,但在这里我们不是去从事医治… 或治好任何人,这不是我的任务,这是发生得很自然的,是灵量升起的副产品。主要是我们要令你成为医生,我们要令你成为博学的人,我们要令你成为有集体意识的人,我们必须进入神的国度,住在祂的平和、祝福和喜乐里。还有肾脏的问题,高血压,所有都是因为这引起,人们担忧,他们急躁,你明白,这种急躁只是习惯。我知道有些人,当你一说︰「啊!你到某处必须乘坐飞机。」 飞机这个字忽然引发这种急躁。「啊!他们变得疯癫,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忘记他们的护照,忘记他们的行李。忘记这些,他们发狂似的。若你走到机场,你会发现,这个被称为左脐轮的能量中心,脾脏变得狂热。当你进食,或做任何工作时便会产生某种紧急状况,需要更多血液去消化食物。所以这个脾脏,可怜的家伙辛勤的工作,去制造额外的血细胞。当你进食时,例如你也看报纸,这是最差劲的事。很可怕,我们在早上阅读报纸,同时也在进食,你的脾脏便出毛病。因为另一种紧急情况出现,更甚的是你骑着单车,手上拿着三文治赶紧回去工作。你忽然发现路上塞车,令你处于更坏的境况,令你很急躁,你不明白为什么。在你前面的人不停的说︰这个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为什么不能把车驾快一点?这个人也对前面的人说着同样的话。这种疯狂的情况持续着,这种无意义的竞争继续。若你在进食时这样怱忙,这样急躁, 你便会有这种麻烦。这是非常危险的,被称为血癌,这病在年青人中是非常普遍的。
最后,是心脏的毛病。当你放太多注意力在外在的物质的东西,你的物质上的进展身体上的进展,以及把你的脑袋过度计算机化,你便疏忽了住在你心脏,必须得到你的关注的灵。灵便会退去,当灵后退,你便得心脏病。只有偏右脉的人会有心脏病,不会是偏左脉的人。我把这些告诉一个医生,他说,很惊讶。在精神病院,你不需要心电图 你不需要它,他们永远不会心脏病发作。一个疯子不会有心脏病,这是很令人惊讶。一个疯子用他的心更多,他的左脉,他的情感,他的心应该跨掉,但却不是,是他的头脑崩溃了!你可以想象吗?而那些用脑的人,心却崩溃了。 这是大自然在我们内里创造的平衡。你看大自然是怎样聪明地指引我们到中脉,不走向极端,保持在中央保持在中脉。当你完全处于中央你便进化得很快。
这是我们拥有的右面,未来取向的那一面。 你们都知道我们的品性都是非常未来取向 这种未来取向不能只说︰「啊!现在,不要思考。」你做不到,你就是做不到。若我命令你︰「现在,停止你所有的计划。」你只是做不到,你就是不能做到,你必须计划。 你发现所有这些计划都失败,因为这些计划与上天的计划没有关系,上天有一些计划而你又有另一些计划,它们永远也不会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你的计划怎么会失败。你只是感到很灰心,感到孤立无援,你不明白这是怎样发生。
我们要明白,我们要知道有一个上天的力量,无论你喜欢与否,所有这些生命的工作,成千上万的花朵变成果实,一颗种子变成大树,一颗特别的种子变成特别的大树,各种的选择都是井然有序的,整个化学作用被组织起来的途径,所有化学的周期定律,所有在这个世界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必定有某人做着这工作。所以有一个上天的力量围绕着我们,毫无疑问,但我们仍未能感觉到它,就是这样。若我们还未感到它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它的确存在和运作着。我们亲眼看到那么多活生生的事情在发生,我们视这为理所当然,我们不受困扰。你看,人类生命的本身,孩子将要出生身体里有一个胎儿。医学的定律是,若任何外来的对象进入身体,会立即被抛走,一切力量都是被建立成把它抛走。但我们发现,当一个胎儿开始生长,整个系统滋润它,照顾它,真的对它很费心很小心地,水被创造围绕它,令它不受骚扰,作出各种关怀。身体会对胎儿作出各种关怀,去照顾它。当胎儿成熟,便会被抛出。谁做这些?谁在做着这些?我们有时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无论如何,我们为什么要变成人类?有什么需要这样?有什么需要这样?若我们得不到答案,这表示我们仍然在过渡期,我们必须到达哪里,才能得到答案。我们被创造成人类,去感觉这个上天的力量,去处理这上天的力量,去享受上天的恩赐。这上天的力量是集体的存有,它赐予你集体,在我们心里的灵就是在我们内在的集体存有,它彰显流通的上天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联系到总机,我们便会变成我们应该变成的模样。就像一部机器,当它连系到总机,它便有了意义。这部机器(母亲手指麦克风),虽然与总机连系,却意识不到电力,感觉不到我的声音。但一个人,当他联系到总机,你变得有意识,这是你必须明白的。当你得到自觉,你可以提升别人的灵量,你也可以给予别人自觉。雷伊就做了很多,甚至在利雅德(沙地亚拉伯之首都),他也有这样做。在每一处他到过的地方也有做。 他就像你,一个工程师,他就像你,你会对他怎样认识自己和认识别人感到很惊讶,你会完全改变,因为当你得到你的灵,当你得到最高,所有世俗的事物便会退掉。你变成自己的导师,不再被任何习惯或其它一切所束缚,它只是漂亮地成就。我们必须给自己机会,必须有耐性。所谓的聪明智慧最差的,是你能对一切开玩笑,这是最容易的。开一切事物玩笑,把它解决。 在古老的时代,当他们想面对真实,像基督来到,他们没有对祂开玩笑,但在祂被钉十字架时却开他玩笑,他们只是否认。现在这基本上都不是问题,问题不再存在是因为否认是需要更多力气,所以还是开玩笑比较好。这是愚蠢。我再次说,开某些事情玩笑是愚蠢的,因为你就是这样,你是灵,是你必须得到它,若你只知道怎样开玩笑,请与它一起玩吧。那么你的人生继续,你的生活继续,对你这有什么用呢?若你没有得到自觉,你对自己的评价是你是失败的,你已经失败了。这里在给你机会,你可以很舒适,你可以得到忠告,你可以得到救赎,但没有人能令你感受到你存有的漂亮,你必须亲自去体验,若你不想体验,没有问题 完全没有问题,你有自由这样做,做你喜欢做的事,但若你想去做,请你停止你的导师搜购 不要再摇摆不定,停下来,看清楚你需要什么。这是认真的事,必然会发生。
除非人类已经进化,这个世界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任何问题,要听信我。无论什么他们从思考而来的,例如他们创造民主,他们创造共产主义,这样那样。在真实中,所有这些荒谬都是毫无意义,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例如你可能说我是非常有力量,所以我是一个资本家,但我不能不为给予而活,所以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绝对是一个资本主义者和绝对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一切都存在于我们内里,这些念头都是人为的,令一些人是民主派一些人是另一类型。因为当他们执着于自私和所有这些事物,他们不能从中创造出任何好东西。不执着是因为你与灵合一,灵是不执着,它给予你光。这种不执着令你看到整体,像一出戏剧一样持续着,你可以好好的成就到,你变得充满活力,你会对自己那么有活力而惊叹不已。除此之外,我们必须意识到,若这里有一个力量,它是全能的,这力量可以自己思考、组织和照顾你,很多事发生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若我告诉你们一切,你必定会很惊叹。令人惊讶的事情在发生。克里希纳曾经非常清楚的说︰「yogakshema vahamyaham」 意思是若你得到瑜伽,你便万事安好。瑜伽之后,祂说先有瑜伽,合一必然首先发生,那么你便万事安好。我曾经见到人们走到所谓导师哪里,他们染病,你看到他们的面容苍白,完全的完蛋,一无是处,绝对是痛苦的人。这种人怎可能达到瑜伽?
不单肉身方面,思维上他们也是处于平和,他们充满慈悲和爱心。这种慈悲不用说话,只在流通,流通着散发着,你甚至可以把你的慈悲给予花朵,若花朵将要凋谢,你可以给予它,它们可以多活一会。例如,树木将要死亡,若你给予它们,它们便会昌盛,若你把它给予动物,牠们会变得不同。因为是你首次得到这力量后,把它回赠,回赠大自然。到目前为止,你通常都是从大自然拿取的,现在是第一次你向大自然给予某些东西。因为慈悲只在流通,它不接受任何东西,它只流向其它人。这必须发生在你身上,不要只满足于那些低下的东西,那些无意义的,那些虚拟的或大规模的念头。我在说每个人都意识到的集体,这不是大规模的活动,这是集体。愿神祝福你们!
我希望今天很多人都可以得到自觉与灵合一,感觉到他们的集体。我唯一的愿望是,在英国,我把布頼顿放在很高的位置,我常常说英国是宇宙的心脏,它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心脏,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布莱克曾经说,它必须变成耶路撒冷。祂所说的都是真相,他说了很多有关霎哈嘉瑜伽的话,是完全可以验证的。心脏却很懒散,心脏在睡觉,这是令人伤感的事。就如我说欧洲是肝脏,它在喝酒,你可否想象事情的境况是怎样更加差劲。若一切都是违反我们的本质,英国的本质是它是心脏,意思是它可以连接起来,它在传播,无论什么发生在英国,都被认真对待。例如你变成,你们全部人,都变成愚蠢的人,整个世界也会变得愚蠢。你们的责任是那么重,连你们也意识不到,我们在做着非常重要的事情,对这个国家看来是很微小的事。因为很少人真的来到霎哈嘉瑜伽,安顿下来,非常少人,我想只有很少这种才干的人,小孩子在这里, 很多在大约十岁时来到,我可以肯定一定会有很高质素的求道者会来。他们都有点紧张,因为他们想向来自美国和来自欧洲的人学习,没有什么可以向他们学习,是你要去传播,是你要传达这信息。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无论如何,我的丈夫会在英国被选。在过往的八年我们都在这里,你相信吗?我或许会在这里多四年,所以我希望某些事情会发生。在布頼顿这是一处好地方,我肯定很多人会在这里得到自觉,在解放人类里作出帮忙。很感谢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若你们有任何问题,请必须向我提出。老实说,我是你们的母亲,我从不因你提问而感到被冒犯,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实际上,我没有任何问题,你必须向我提问,我们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