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讓自覺得到成長 Caxton Hall, London (England)

怎樣讓自覺得到成長
英國倫敦 1979年10月15日
現在,那些已經得到自覺的人們,那些已經感受到生命能量的人們一定知道,他們現在正發展成為另一種存有。這種萌芽已經開始,你們必須允許這萌芽以其自身的方式運作。但是當我們得到自覺,通常的,我們沒有意識到這是發生在我們內在的一件大事。這種不可能的觸動,已經在我們內在發生了,而且它必須慢慢地成就出來。它必然發展並把我們進化成那個樣子。因為我們感覺不到它,我們就沒有象我們應該的那樣重視它和接受它,我們的自覺不能成長。此外,我們被不能感受生命能量的人包圍。他們不知道這個領域,他們從未見過。
就像導師Nanaka說過的:他們沒有見過那,他們不懂,他們不知道存在有一個神的力量,這個力量明白、協調、配合你們,這個力量在集體存有中運作,讓你們意識到集體存有和其他的存有。這個Alaka或者我們稱之為Aparoksha,祂不曾被任何人看見過,沒有人知道。他們談論祂,他們談論上帝的國。他們談論上帝的力量,神聖的力量。所有的都是談論、談論、談論。但一旦你被引發進入那領域,你必須在其中成長。除非你成長進入到此領域,否則你會被放棄,特別是那些來自假導師和追隨過虛假事物的人。
他們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多麼可怕!就像你站在一隻鱷魚上,突然你發現那是一隻鱷魚,你會如何快速逃離它呢?但即使只是認識到:那是一隻鱷魚,它要吃掉你,也不容易。因此這個人不能意識到,如同不能意識到那個內在觸發機制一樣——這是最困難的事情,已經發生在你身上,那是困難的,但那已經發生在你們身上。嘗試理解為什麼那會發生。你理所當然地接受那,你也理所當然地接受惡魔。至少不要理所當然地接受惡魔。逃離它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靜坐冥想,靜坐冥想,並嘗試在神的愛的境界裡建立自己。
我說那是神的愛。你們不能理解什麼是神的愛。你們不能理解任何人愛你只是因為愛的緣故,只是因為那個人愛你們。祂持續不斷地愛,因為祂享受愛。在梵文中那被稱為“avraja”……,沒有利益,只是流動。即使當祂要糾正你們,祂也是在愛之中糾正。神之愛的保護是你們的自覺發芽生長的唯一道路。這愛給予你所需的溫暖,給予你所需的力量,給予你所需的自信。一切都由神之愛賜予你們。
因此,人們必須意識到,那是愛,愛是一切創造的基礎。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只是因為祂愛你們,祂想要賜你們祂的祝福,是因為祂愛你們。但你有多愛你自己則是個問題,你有多瞭解你自己是個問題。你評估不了你自己,這就是原因所在,雖然昆達裡尼已經升起,你已經得到了覺醒,你的生命能量在流動,成長還是非常慢。因為注意力還在外面,即使在覺醒後還是在外面。有時它被吸引,再次走向外面。然後,我們根本沒有改變我們的舊習慣。我們繼續粘著於這些舊習慣。我們的生命結構、思考的方式仍然同從前一樣。再次,我們發現自己迷失在同樣的混亂裡。
現在,霎哈嘉瑜伽給予你覺醒,好吧,但它也給了你一條長長的繩索去綁住你自己。如果你不留意自己和你的存有,如果你不愛自己,不明白你是上帝的工具——這是第一次,你們將給予人們自覺;這是第一次你被造成那樣,你要去拯救溺水的人們。你們今天所獲得的這種能力,你之前從不曾擁有,也沒有人類擁有。非常少、非常非常少的人獲得了這能力。
而現在你已經擁有那能力,你不願意去評價你自己!那是如此重要!如果你能意識到這一點,那麼你會把它成就出來。允許將要到來的綻放!相反,我發現,現在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可以這樣子向你們講話,通常是關於昆達裡尼和所有那些,但我發現你們沒有看見自己昆達裡尼的運轉。
如果試著去理解,祂是最愛你的那位,因為祂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如果你試著跟隨祂,你會明白祂正在提示:你內在的問題在哪裡?你必須要改正些什麼?你必須做什麼?因為祂想要讓你更完善,祂想幫助你。因此,如果你開始以愛和理解來注意祂,祂很幽默,極其甜美,像個小孩子一樣美麗地遊戲。祂到處撓癢癢,請你注意,祂不是麻煩你。你只是必須對祂警覺,祂真正地讓你成熟。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已經看見人們是怎樣的成熟!但是你必須把注意力放在祂和你的真我那裡,否則,沒有覺醒,你的價值是什麼呢?沒有開悟,一個人有什麼價值呢?
如果人類沒有被開悟,有什麼用呢?這個工具,如果不把它接入電源有什麼用呢,閒置的都是無用的,難道不是嗎?是你們必須去提升人們,你必須去啟蒙人們,如同我們有一些煤氣燈。一個人跑到煤氣燈那裡,點燃他們。唯有他有能力和本事去做那,於是他跑到街上,燃亮所有的煤氣燈。是他,必須去做那個工作,他就是為那個目的而被揀選和約定的。
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意識到他們的價值是什麼。你在霎哈嘉瑜伽成就了什麼?你已經拯救了多少人,你已經幫助了多少人?你自己的問題這麼多,你們正通過說話、討論和爭論為他人製造問題,你們討論不出什麼。你們必須知道,你們通過辯論成就不了什麼。那必須依靠祂自身來成就。通過爭論、討論、發牢騷、評判,混淆你自己,你給自己的昆達裡尼成就工作製造了問題。你不是在追求自己的靈嗎?你不擔心自己靈的救贖嗎?如果是這樣,你正在對靈做什麼?那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想每個人都意識到:只得到自覺並不是終點。因為自覺僅僅是萌芽的開始。你必須走的更遠,你必須對那些至今未得自覺的人慈悲。你必須想到他們,你必須把自覺給予他們,成就出來,把你所有的意識放在這裡。但我發現人們仍然忙於別的事情。他們回到同樣的圈子。你是應該忙,我不是說你不應該為你的生活做些事情。你必須去做。這是一件我們要認識到的、要去成就出來的,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必須允許在我們之內的覺醒成長起來。
但如果你們說:母親,我們對你有所有的信心。那是不夠的,你們有什麼信心?對你們來說信心是什麼?它是一個如此模糊的術語。信心究竟是什麼?你們有分析過“信心”這個單詞嗎?有些人認為假如我們頌贊母親的榮耀便是對母親有完全的信心,然後結束了。為此,一個人必定已經達到了像Adi Shankaracharya已達到的境界。你對自己是否有信心是要點,那對我有信心的人就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你必須對你自己有信心,對你的同伴有信心,對所有其他霎哈嘉瑜伽士有信心。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霎哈嘉瑜伽不會個別的成就。任何認為自己是比其他人更偉大的人是一個不可救藥的人。沒有人應該以那種方式讓霎哈嘉瑜伽為其自身而工作。你們必須以集體的方式運作,為他們每個人。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認為他比其他人更高,那麼他就大錯特錯了。
那就像一隻眼睛說我比其他的高,或者鼻子說我比眼睛高。在宇宙大我(Virata)的身體裡,每樣事物都有自己的位置,每個人是如此的重要,不可或缺。你們知道在霎哈嘉瑜伽裡發生了什麼,這在印度是非常普通的,不是像這裡有那麼多思想,印度人是這樣做的。他們有非常好的優點,就像無論什麼時候我去那裡,我發現他們都非常的成熟,非常的進化,因為他們不是像你們那樣的思想家,你們是大思想家、幻想家和知識份子。我在想所有知識份子在這裡長出了犄角,就像這樣,當你看到他們,你能知道他們是知識份子,他們譴責上帝和所有祂的做法。
他們不是知識份子,不是到達那種程度的知識份子。雖然你們在某些事情裡失敗,但是他們卻在其他某些事情裡失敗。他們總是有這種事情:重要人物來了,就比如一個人說:不,我是偉大的,我是這樣,我是那樣。他持續這樣子的重複,他貶低其他人。然後突然的,這樣子的人掉了下去,人們感到震驚。母親,發生什麼了?你不能這樣,如果你必須像那樣子拉住一張展開的地毯,你不能只拉住它的一個邊,你必須承載整體。只有一個人並不能在整場遊戲中演出,現在你站在我的立場。是的,我知道我擁有所有的力量,當然每樣事物都在那裡,我被認為是更高的,我是說假設如此。但是,面對你們,我必須下來,我要和你們一起開闢登山的道路。每一步我們必須手牽手。你知道的,某人的某些輪穴正在被感染。對吧。
所以,我把我的輪穴放到遊戲中,以那樣的方式去實現,但是你們知道我必須經歷多少奮鬥?我必須要多麼努力的工作?給予覺悟是一項任務。我的昆達裡尼並不需要任何事物,你們是知道的,但是祂仍然必須攜帶你沉重的昆達利尼並提升它。那是一件非常沉重的事情,只有一個真愛的人能那樣做。那是唯一的條件。沒有愛的人不能做到。做的事情是那樣多。如果我強行進入整個身體,每個能量中心振動,那不容易。但那只是在你們與我之間的愛與憐憫——隨我自己的意願、包含了所有的任務、勞動,和我必須投入的東西。有時我感到對於某些人,這是一件很浪費的事情,對於他們是如此浪費,但仍然,愛把我們帶到一起——給予撫慰,你們感到如此快樂。每個清晨你醒來,帶著你內在清新的芬芳,且對此感到非常幸福。
所以要小心,與人相處時,你們必須以愛的方式來處理,不是用批評、苛求或是其他任意方式顯出他們的低下。無論如何你不應該高於其他人,必須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正朝著更高的方向成長,那麼你是在幫助集體存有,但無論如何,如果你覺得自己比他人更高,你又會再次跌下來了,因為你正在拉低集體。如果你貶低任何人,或像那樣去譴責任何人,那麼你就是在貶低那個人。同樣,你們也不應該去糾正,因為我在這裡糾正。糾正他人不容易。
你可能會傷害他們。你們實際上不知道糾正人們的方法。除非並且直到你擁有那些從你自身存有處散發出來的愛的強大生命能量,然後你才可以那樣做。因為在一個自我導向的社會,你們非常精於傷害他人。你們控制他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控制他人。我已經在這個國家,學到我們如此多的控制方式,我們以一種非常精微的方式進行控制。我們以控制人們的方式對他們說話。我們是否曾經想過:要怎樣坐下來對別人說話,要怎樣向他們表明我們的愛?
我會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你們——即霎哈嘉瑜伽不是什麼,只是愛,愛,愛。你有多愛別人,是關鍵點。鄙視、批評是不好的。昨天你們是一樣的,今天你們更好些,你們將會更好。假如有些人非常的沉重,或者讓人非常的煩惱,你應當清楚地告訴他們:對不起,先生,你擁有太多負面的東西,我們不能接受你。或許也有某些狡猾的人進來了,要麻煩你,麻煩到一定程度沒有問題,超過某個程度之後,你必須告訴他們:我們很抱歉,你們得離開。但是,就連判斷一個人是否負面、他正在做什麼樣的事情,你也只是通過思考,通過理性化的思考來進行。不要通過理性思考,而是要通過生命能量來判斷。 如果通過理性思考,一個人可能看起來是一個很好的人,比如一位女士來到,她其實是一個可怕的事物。所以,你有多少的靜坐,意味著你有多少的愛。當你想起別人,想想你是多麼愛他們,那是多麼美麗,只是試著去想一想!如果那不是愛,是仇恨,它像灼熱的高溫,你知道,那將會帶走所有的美麗、所有你心中的溫柔。
只有通過愛,霎哈嘉瑜伽才會傳播。這些年來你們已經看到了仇恨的力量。你們已經看到人們是怎樣仇恨的。他們彼此是怎樣相處的,他們彼此是怎樣談論對方的?沒有親切、友善和仁慈。他們彼此的相處非常地尖銳。
現在,你們必須要改變那一切。你必須創造人們彼此相愛的世界,不為別的任何事情。不為金錢,不為地位,不為美,不為性。只為愛的目的。只因為你們已經被愛所祝福。
從下次開始,我們將做宣傳,許多新人會進入霎哈嘉瑜伽。但你們所有人必須知道有多少人你可以帶動和成就。把你的心思放在那樣的事情上。所有的時間,我們都在考慮工作,這個,那個。這是一段非常寶貴的時間,不應該失去的時間。我們所有的生命,都在工作、賺錢、結婚、生子和死亡。這一生,讓我們做一些特別的事情,為此整個宇宙被創造。為其餘的人打開天堂之門,你們必須要勤勉。你們很清楚地知道,在霎哈嘉瑜伽裡沒有強制。在霎哈嘉瑜伽裡沒有時間的安排,沒有強制。因為我說的是愛。如果你不想做,沒有人會強迫你。但正如我所說,霎哈嘉瑜伽給出了一條很長的繩索捆住你自己。直到你完全進入幻象,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生命能量,而且到達那種程度了。
如果我們已經進入某些前所未有的階段,那麼我們所採取的方式也必須是前所未有的。你不能再使用你之前所使用的方法。你必須改變你的方法,通過愛來判斷你的每一個行動。你可以為別人付出多少呢?你能為別人提供什麼服務呢?霎哈嘉瑜伽士們,我正在說的這些之中並沒有犧牲。如果你明白,那裡沒有犧牲,那只是愛。
如果你愛某人,比如說,你想為那個人帶一支玫瑰。你去到市場,費了很大勁你得到了玫瑰。當你得到它時你感到幸福快樂。但是突然你的手指被刺到了,你依然不介意,流血了,沒有關係。你只是期待著看見他,當你看到那個人,你忘掉過去的一切,你送出的玫瑰只是象徵性地表達你自己。你感到能夠送給那個人玫瑰,是多麼幸福啊!這樣的事情,在我們的生命中,每一天都在做。
但在霎哈嘉瑜伽裡,你們甚至是在沒有覺察的情況下在這樣做。你們是發射機。你知道嗎?在每一處,當你們進入靜坐冥想狀態,你們就是在發放生命能量。在那個時候,如果你在想著你的工作和之前你思考的其他事情,那麼生命能量的發放就會很貧乏。在那個時候,想著愛,想著整個國家,想著整個世界,你就是愛的波浪的發射機,愛會從你處流淌出來。
我曾經告訴你們,你們是按照格涅沙的形相被造出的。那就是你們要去做的。你們知道,生命能量從你們處冒出來。你們發放出生命能量。這意味著你們就象從大地之母子宮出生的神祇,象一座大的寺廟凸現起來,成千上萬的人去敬拜。他們說,這是一個Jagrut Devta的寺廟,意思是開悟的,覺醒的,其實那只是一塊石頭,一塊冒出來的石頭,人們在那上面建起一座寺廟,且去到那裡敬拜它。現在,很多很多的Jagrut,覺醒的靈,已經坐在這裡了,都是活生生的,他們有理解力,他們會學習。
石頭只發出生命能量去潔淨大氣,但你們可以提升昆達裡尼。石頭不能提升昆達裡尼,你們可以。而你們在為此做什麼?你們得到了如此寶貴的東西,你們在為此做什麼?是不是因為那裡面沒有生意所以我們那麼慢地去從事它?假如它是一項企業,那麼每個人會起身從事,不是嗎?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理解的方式方法。上帝的獎賞千倍於任何企業可以給你的。當祂祝福你,你甚至沒有語言去感謝祂。我們是依靠祂,還是我們自己的老路數?我們必須大大地改變自己,我們必須轉化自己,進入一種新的思維方式。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希望你們會思考我今天對你們所說的。不要接受一種不帶給你們任何幸福的生活。你們有你們的朋友,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改變你們的朋友。改變你們的生活方式。你們會享受更多。這是為了你們,去理解自己和霎哈嘉瑜伽的重要性。
除非和直到它成為一項企業,沒有人會認真對待那件事。這是西式的思維方式,它必須——無論是假的還是真正的企業,無所謂,只要金錢交易,大家都會起身參與。但是,當說到霎哈嘉瑜伽,他們沒有時間,甚至靜坐也沒有時間。因為我們還沒有愛,我們的內在沒有感受到愛。我希望你們能感受到那愛的深度。然後,你們就會為了自己、為了他人,全力以赴去成就。
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