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價值

Dollis Hill Ashram, London (England)

1980-03-08 The value of marriage, Opt, transcribed, 28' Download subtitles: EN,PL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婚姻的價值

1980年3月8日 英國倫敦

霎哈嘉瑜伽首先會啟發你萌芽,然後令你成長。在那成長的過程中,你的人格必須變得更寬巨集,越來越寬巨集。藉由婚姻,你會進一步成為更好的人,發展出更好的人格。

為什麼霎哈嘉瑜伽士需要婚姻?

首先和最重要的,結婚是最正常不過的事。神為了某些目的,賦予你有婚姻的願望,但如果你不按照神的原意去運用這願望,事情可以變得顛倒墮落,險惡難纏,也會嚴重損害你的成長,所以我們要瞭解這內在想擁有婚姻的願望。

婚姻意味著妻子是你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妻子是你可以依靠的人;她是你的母親,你的姐妹,你的孩子,她是一切。你跟妻子分享你所有的感覺,所以重要的是,妻子應該瞭解這點是婚姻必需的。

現在在霎哈嘉瑜伽,你們看到所有的人都有或左脈或右脈的問題。當在霎哈嘉結婚,大部分自然而然的依據大自然本體的計畫。你會和與你有互補性格的人結婚。因為假定你是個偏左的人,如果有一個左脈很強的人,會彌補不足,你也可依此成就美好的婚姻。但要那樣成就,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你必須分享,分享生活,每一時刻,每一片段。如果你不懂如何分享生活,事情就會變得非常非常困難

對於愛,我們是如何去表達呢?——通過分享我們所有的喜悅,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問題。但是在霎哈嘉瑜伽,還需要更多一些,我想還需要做得更多更多。這裡你必須與社群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婚姻不是為個人的,絕對不是,如果認為是霎哈嘉瑜伽裡面的兩人間的事就錯了。那是兩個社群,也可以是兩個國家,甚至完全是兩個宇宙的事。所以不能僅是你倆在享受婚姻,縱使你倆已彼此成為好夫妻,但在霎哈嘉瑜伽,這仍然是不夠的。

你們的愛,也應該讓社群裡和社會上每一個人都能享受。如做不到這點,那你還未能達成霎哈嘉的婚姻。這只是一般人的普通婚姻,沒有任何特別之處。(我們要的)這樣的婚姻應該能讓非常偉大的靈有機會來到這個世上。

只有當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裡達成婚姻,並且能和各瑜伽士及社會平等分享他們的愛,偉大的靈才會誕生。我想說,博東(人名)已經做到了,博東和曼蒂,他們都已經做到了。這是令人驚訝的事,他們在來到霎哈嘉之前訂婚,得到自覺後結為夫妻。我也不知道什麼在生活中啟發了他們能真正的和其他瑜伽士共處分享。每次博東寫信給我,總會談及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問候每個人,關心每個人的狀況,每個人的問題。除非能做到這樣,否則這婚姻在霎哈嘉瑜伽沒有任何意義。所以,霎哈嘉婚姻的首要考驗是在這婚姻中你們有多大程度能和別人分享。

舉例說,在一般婚姻中,如你們所說,男性是家庭‘首腦’的那個人,那男性,他因各種原因,要成為“首腦”。男性變成首腦沒什麼不妥。沒問題,你變成心臟,心臟比首腦更重要。或許我們還不瞭解,心臟是多麼的重要。你看,就算大腦沒了功能,心臟還能繼續下去,只要心臟能繼續工作,我們還能存活。但如果心臟沒功能了,大腦也隨之失效。

因此,作為女性你是心臟,而他則是家庭的“首腦”。就讓他感覺自己是首腦;那是種感覺,僅僅是感覺,就像大腦總是感覺到是它在做決定。但大腦也知道心臟才是必須被滿足的,心臟遍及所有,心臟才是所有事物的真正來源。

所以如果女性瞭解她的位置是何等重要,她將永不會感覺被辜負或被操控,如果她理解她就是“心臟”。我想,這一點正是西方的人,尤其是女性所缺失、遺忘,或者沒有意識到的,如果他們意識到這一點,將會減少許多問題。

現在看,情況並不是人們想像的“大腦”在控制、操縱或壓制,不是這樣的。真正掌管一切的是心臟,除了心臟,別無他選。是心臟才能以力量注滿大腦,並令大腦舒緩。大腦會令人頭痛,你是知道的;它工作、工作,像瘋了一樣。但是心臟則充滿著愛來照顧整個身體,令身體舒暢,並帶來喜悅和快樂。心臟是靈體的居所,所以心臟非常重要,是身體的力量所在,正如你們最終必須成為靈,而靈就居於心臟之內。

通過大腦你們能夠覺察,這就是為什麼男性要成為首腦,他要外出,要去工作,要和其他人打交道,他的生活要像你們所說的那個負責對外的人。如果有困難或障礙,有時候女性也要工作。但女性不應感到被操控,如果男性說:"好吧,你不要工作了。"如果是出於愛他這樣要求!

現在假如大腦開始過度的操控心臟,會帶來什麼呢?那會是乾枯。你看,有許多男性非常注重細節、非常嚴格,他們就是“頭痛症”,無論對己對人,甚至對整個社會,他們都是絕對的“頭痛症”。這樣的人會變得極度乾枯,他們會一直如此,好像他們永遠不懂享受妻子的愛,不懂享受和欣賞他們的孩子,無論任何事情都不能享受。因為他們是如此的嚴格挑剔,比如他們說:“你5點10分到。”假如你在5點9分或11分到達,那就夠你受了!他們只顧不停盯著看時間,只顧找錯處。當妻子一進來,他們立刻大吼:“什麼?你這麼遲才到!”遲了多久?45秒!真迷失!

你看,妻子來了,她是你期待的人,你的約會物件,你的喜悅,你即將與自己的心臟會面!這是幸運!你錯過了你的幸運!

現在,這大腦會擺脫所有的管制,它會擺脫開來。它變得負荷很重,也產生極大問題,所以,心臟必須獲得尊重與遵從,這才是關鍵,心臟必須被遵從。但這不代表女性可以去操控男性,不是這個意思。遵從,意味著你必須明白自己內在愛的聲音。

要帶著愛去做事情,如果帶著愛就很棒了。比如,我從早到晚演講教導你們,你們都不會厭倦我的演說。通常人們會的,他們會想…這是什麼訓話?這位女士整天不停地向我們說? 但你們不會介意。為什麼? 因為你們知道,我非常愛你們。

同樣的,女性必須建立自己能去愛的角色。男性可能會變得有些滑稽,但是他會清醒過來,他可能會走些彎路,但會調整過來。不要單看表面就判斷他在操控你…比如他說,“這個顏色不好看。”“好的, 你喜歡什麼顏色, 我就穿什麼顏色吧。” 跟著他會說:“噢,我想你現在穿的這個顏色也很好看,你知道我剛才真傻!” 他會這樣說的。你知道,你只需要贊同他們。我在自己生活中也驗證過,之前這樣做過。

舉例,我的先生不怎麼認路。有次我們要到某處,他說:“我想你應該走這條路。” 我說:“噢,好的,你就往前走吧。我會和你一起走。” 不過我說:“我感覺這條路不對,我們還得再走回來,我挺肯定的。但是沒問題,如果你想,我就跟著你走這條路。我在走啊,也很享受,我或許要去這個方向。” 隨後他開始懷疑"真是這樣嗎?這是對的嗎?”…他開始想“這…真的像她說的那樣?或許對吧?”因為她有這個本能,她的直覺很敏銳,憑直覺能知道很多事情,她有這個能力,你們所說的直覺… 她們有這直覺,就是這樣。一旦開始相信妻子的直覺,他們就會跟隨妻子的建議。

但是令丈夫‘跟隨’自己有什麼偉大之處呢?我認為沒有必要令丈夫跟隨自己。“你走這條路!”有什麼需要這樣做呢? 我們走同一條路,但是必須知道有人在左邊,另一個在右邊。走在左邊的必須保持在左邊,倘若左輪子開始跑到右邊去,那就只剩下一個輪子了。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我們都走在同一條路上,根本就沒有兩條路,只是需要有兩個輪子來保持平衡。我們是走在同一條路上,人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認為一個輪子要往右走,而另外一個要往左拐。想像這樣的家庭會是什麼情況?我們走在同一條路上。

我們只需要瞭解這點,就是一個人必須靠心臟的力量而生存, 另一個人必須靠理性和理解的力量而生存。說到理性,它最終還是要求助於心臟。當理性臨到無法知道或理解的那一點,就會向心臟求助。一旦女性認識到自己內在的這個特質,就必須好好的滋養發展心臟的力量。但是你們卻處處和男性競爭:“假如他騎馬,我為什麼不能?” “假如他能做這個,我為什麼不能?”“假如他能開車,我也能。”

看,有許多事情,做事的智慧在於以‘無為而為’去達成。舉例說,我不開車,所以很多人開車讓我到處去。我不打字-—很好,每個人都替我打字。但是有些事情我會做得比誰都好,好像我的廚藝非常棒,所以有關烹飪的事情他們都會來找我。情況就是這樣。

但是妳們別做男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而你們也別做女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假如男性煮飯而女性開車,那是錯誤的事。

男性應該懂得所有男性的事,而女性也應該懂得所有女性的事。大家必須學習,全心投入的學習,我意思是說,女性和男性都可以擁有相等的聰明才智。女性能夠走向右邊,男性也能夠走向左邊,這是毫無疑問的。但這樣做,你們會令整個宇宙不平衡,這是關鍵。

並不是說這樣做會令自己變得更重要或次要,必須摒棄這錯誤想法。男性認為:“我們是男性,應該穿褲子。”“好啊,你們穿褲子;但我們穿漂亮的裙子。” 這才是對事情的正確看法。

一旦這錯誤想法不復存在,霎哈嘉瑜伽將會成就得更好。

只當缺乏愛,人們才會感到被操控。有時候你喜歡有人來操控你,對嗎?例如,有人對你說,“過來吧,吃東西,你一定要吃,要吃掉它!”你喜歡這樣,因為你知道對方在照顧你,關心你,愛護你,希望你吃下這個或者做那個。你喜歡這樣的人,希望有人這樣對你,而不是被棄之不顧,隨便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這樣不好。一旦你感到“哦,這個人關心我,他愛我。” 那麼你就會開始關心對方的感覺,也開始理解對方。

現在內疚感又作祟了。請你們立刻停止這種內疚感吧。我不是要令你們內疚才說起這些,而是希望你們理解必須保持非常輕鬆的心情。

這種平衡很早之前就已存在,很早很早之前。即便是當羅陀和克裡希那在這世上的時候,羅陀是力量,而克裡希那就是這力量的表現者,也就是你們說的潛力與動力。人們只知道克裡希那,但實際上羅陀才是力量。當克裡希那要除掉剛沙(Kamsa),祂必須向羅陀尋求力量。是羅陀完成了一切,祂必須跳舞,克裡希那按住祂的腳,說你肯定很累了。為什麼羅陀跳舞?如果沒有羅陀的舞蹈,事情就不能成就。

所以事情都是如此互相依存的,是如此互相依存,正如你不能只有燈芯或只有光,你無法分開這兩樣東西。如果能瞭解這點,那麼這種平衡是完全和諧的,就像神和祂的力量是絕對的合一。你無法想像這種合一如何達成!——神和祂的力量。祂的力量,祂的願望和神是一致的,絕無任何分別。

但人類是沒有整合的,你們的願望不同,你的思維不同,你的祈求也不同,所有一切都彼此分裂。這就是為什麼你們不能理解,你們的婚姻也因此是分裂的。完全的合一是要彼此融合。如果妻子必須工作,不用擔心;如果男性必須工作,也無需擔心。只要你們在內心能完全瞭解那合一和平衡。

當然,女性要擔負起家庭的禮儀風範。她要表現得美好優雅;如果言行舉止像男性那樣就不美好了,而男性則不必像女性那樣特別注重優雅,畢竟他是男性。他的行為是可以接受的——他不必窮凶極惡。但有時候男性稍有一兩句咒駡,對男性來說沒有太大關係,但對女性來說就有問題,因為她是美好風範的展現。

但有些事情男性是不能做的,比如,對女性保持莫名的興趣。有些男性非常瘋狂,你知道,非常可怕。絕對的,我不能理解他們這樣地對女性感興趣,女性穿什麼衣服,諸如此類,這些老鼠般的行為很可怕,不是男性應該做的。這樣做就意味著他們是女性的奴隸。他們也許會把自己稱為什麼人,這個那個的。我曾聽說,有人拍賣甘迺迪夫人的內衣,有人從澳大利亞專門坐飛機前去購買。我意思說,這些人,應該怎麼形容呢?我不知道英文怎麼表達,但他們簡直比蚯蚓還令人厭惡,我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人。

所以,男性必須像個男性,男性應該成為像羅摩那樣的人。你們都聽說過他的生平,他是怎樣的人,如何愛他的妻子,如何尊重自己的貞潔。不尊重自身貞潔的男性不是真正的男人,而絕對是蚯蚓一樣的角色。

就是這樣,男性應該有自己的個性,騎士一樣的風度,要有勇氣,能夠給予保護。假如賊人闖進家裡,他對妻子說,“哦,你去開門,我要躲起來。”但當賊人走後他卻說:“我要開始操控了!” 這是不對的。男性必須履行保護的職責,他必須能夠照顧別人。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候男性有點粗魯也無關大礙,沒有關係。他必須面對很多事情,就像花莖上的刺,而女性則像花朵。花刺和花朵,你們會選擇做花朵,對吧?但是在夫妻關係當中,你們卻願意做花刺。這是錯誤的。

他必須去保護,去對付在家庭生活中的侵入者以及其他各類事情。相反的,也是這些男性允許錯誤的人侵入他們的家庭。就是這些男性,他們帶來可怕的女人和可怕的人,通過操控,“哦,她是我的朋友,你怎麼能反對?” 但是她究竟是怎樣的朋友? 他必須說,“我不喜歡這樣的人來到我們家,他們來這裡不合適,應該離開。” 是他應當說這些。妻子必須理解這點。但如果他是出於操控說這些,則完全是廢話。

任何事情都有雙面性,所以你們也看的很清楚。如果帶著愛去做,事情會很完美;但如果用操控去處理,則完全是愚蠢的行為。為什麼要操控呢?我意思是我不明白“操控”這個詞語。車的兩個輪子會彼此操控嗎?他們能這樣嗎?如果一個輪子開始操控,認為自己比另一個大,這車就不能前行而只能不停打轉了,是這樣嗎?婚姻裡不存在操控的問題,而是互相聯合、理解與完全合作的問題在他們內在——這個意識必須滲透到社會上,滲透到每個家庭。

對社會無益的婚姻是沒有意義的,它只是浪費,就是個浪費。我們有很多這樣的婚姻;他們結婚,生活愉快,彼此快樂,就此而已。我們(霎哈嘉)的婚姻將改變社會,它充滿喜樂和幸福,他們的家會歡迎每個人的到來,他們會照顧別人,為別人做事。有很多人都認為沒有人能為他們做任何事,你們為別人做了什麼呢?做過嗎?做了什麼呢?一旦你開始理解和決定這樣去做,事情就會非常好。

如果沒有正確的成長教養,通常一個女性會很自負、自私和自我中心。男性也可能會這樣。但我在說,如果女性沒有正確的成長教養,她們可能不樂意為別人花錢,也不樂意客人到家裡來分享這樣分享那樣。但是我們必須再次判斷,是不是帶著愛去做這些呢?

比如丈夫邀朋友到家,她們可能不喜歡朋友到訪,這意味著必須要為此有所花費。她們寧願為自己多買些飾品,也不願為到訪的朋友花錢。情況可能會這樣,有些男性也可能會這樣,但這都是錯誤的。這些都要分享出去,你們要明白。整個事情的精要在於你們要把滿滿的愛傳遞給別人,你不一定需要為這花錢,可能只需要仁愛待人,親切和善,再加上一點小錢而已。為別人花一點兒小錢沒什麼損害,也能表達你的愛。

我們在霎哈嘉瑜伽裡還是太計較了,談到錢、談到愛,我們就變得非常的謹慎。我們的內心裡有太多的恐懼。操控從來都不應該存在于霎哈嘉瑜伽中,比如我不斷的對你們說很多,外人可能認為我在操控。因為假如你能清晰瞭解,我確實在觸動你們內在的痛處。

現在你們的注意力偏左了,你們全都感覺內疚。這樣不好,要拉回來。所以,這也是一種逃避—你們開始感到內疚,實際上意味著不去修正自己。不要為任何事情而內疚,我這樣說,因為我必須告訴你們真相!

人們會認為這是操控,如果看不到在這背後的愛,在這背後的美與慈憫。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永遠不要認為別人在操控你。你們怎麼會被操控呢?你是一個靈!你的自我可能受挫,你是靈,靈是無法被操控的。你是靈嗎?感受到你的靈了嗎?如果感受到你的靈,你永遠不會被操控,沒有人能操控你。但如果你一直感覺到被操控、被操控,你會變成一個很緊張很可怕的人,無法面對別人。

現在是時候,你們必須感知到自己是靈,你的丈夫是個靈。如果作為丈夫,你必須認識你的妻子也是個靈。在此層面上,彼此之間必須加強尊重,因為你們倆都是聖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們必須尊重對方,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沒有得到自覺的人也尊重你,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啊,他們是得到自覺的靈!” 想想吧,在你得自覺之前,當別人說他自己是自覺的靈的時候,你會對那人有什麼感覺?對這一點,你還沒有特別的意識,但是你應該有此意識。有了自覺後,你們不應傲慢,你們必須尊重別人,那些自覺的靈,他們都是你母親的孩子。當你們彼此談話時,務必要瞭解這點,特別是作為丈夫和妻子,更要瞭解這點。

你們必須改變之前對妻子和丈夫關係的認識,我認為那是一種“合約化” 的婚姻。在那些婚姻中,你們看到的是他有多操控,他有哪些權利,我有哪些權利,我得到多少錢,他得到多少錢,那些錢如何保存,等等等等。只有當互相不再信任,這種情況才會發生。但是你們必須更加的信任對方;你們應該爭相看自己付出多少愛,多少信任,爭相看自己有多誠實,多麼溫和待人,多麼肯為人做事,應該在諸如這些好的方面爭相付出,婚姻才能成功。婚姻中的競爭應該是在這些方面,而不是在操控、恐懼或無聊的事上競爭。

另外,我必須指出,在已婚人士中存在的、非常錯誤的現象就是:夫婦彼此扮演著十分悲慘的角色,像“悲慘世界”。他們會坐下來,為了莫名的事情,嗚嗚嗚的痛哭一番,仿佛整個世界要倒塌下了。現在有些所謂偉大的詩人,比如拜倫(Lord Byron)或者其他一些可怕的人,寫下很多悲慘可怕的詩句。他們都會背誦下來,像“哦,那最甜美的歌是…” 等種種無聊作品。現在,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們不能陷入這個圈子,天天沉溺於悲歎地享受彼此的不幸。

現在你們沒有不幸,一切都過去並結束了。你們現在是新的人類,擁有新的知覺,新的事物,你們沒有不幸。忘記所有不幸的一切,嘗試享受彼此相處。如果你也坐下來開始“享受”這些不幸,你要立即走出來並且提醒自己,“哦,我們中了拜倫先生同樣的圈套了!” 我不想在霎哈嘉瑜伽中創造另一個拜倫先生,所以務必記住,不要討論和分析你的不幸。你沒有任何不幸,你是靈,是自己和別人喜悅的源泉。沒有時間坐下來掉淚哭泣。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明白你為什麼不認識自己的靈。你知道你是個靈嗎?知道嗎?那為什麼不知道呢

你擁有能量上的知覺,為什麼還說自己不知道呢?你必須瞭解所有的事情。必須採取積極的行動讓自己快樂,散發出喜悅的芬芳,並把喜悅帶給別人。你必須做到這些,否則一切都沒意義。

你看,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促成偉大、美好的婚姻,但最後卻發現,兩個垮掉的人坐在那裡生悶氣!再想像那些即將出生的孩子,他們會想,“這些悶悶不樂的父母!神啊,求求你救我們離開這哭泣的娃娃吧!” 所以,你們別讓這種態度,粉碎我所有的希望。

如果你們有任何問題,儘管問,因為我不知道要向你們說得多深入和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