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證明神的存在

London (England)

Feedback
Share

怎樣證明神的存在

英國倫敦 1980年6月29日

我們怎樣說服人神是什麽?就神而言,我們要有某些成就。我們怎樣說服他們,我們內在有這些能量中心,你要得到自覺。你又怎樣向人證明你已經有自覺?這些問題是每一個仍未是霎哈嘉瑜伽士的人會問的問題,你要能全部回答。

最先的問題是我們怎樣證明有神?因為有人說︰「有神存在。」因此你假設有神。有什麽方法證明有神?我們要處理這個問題。首先從理性觀點來說,我們應該能透過合理的推論而不是體驗來告訴人有神,因為他們要作好準備。很多人真的不相信有神,但出於追上潮流,他們會說︰「好吧,我們接受。」因為他們想保持和平和妥協。你怎樣理性的說服他們?或許在我的其中一個講座有提到,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講座的錄音。我們能證明,神的確存在。從很多不同的角度,你或許稱呼它為神或大自然,怎樣稱呼也可以。例如,簡而言之,我們可以說︰「很多科學上的事物我們都不能解釋。」

我們不能解釋,在沒有人的情況下,週期律(periodiclaws)是怎樣確立。在地球上,元素的化學物質的週期律是很有規律,很恰當的建構,這必定是有人策劃建構,不然是不可能做到。我是說若你想迴避這個問題,你能避過它,但必定是有某個人構想策劃。就如我們走進這房間,發現一切都井然有序,燈火通明,我們就知道必定是有人執拾過。

有一個很有說服力的法國生物學家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說,可能性定律(lawofchance)是︰若你把五十顆紅色的小圓石和五十顆白色的小圓石放進瓶子裡,再搖動瓶子,瓶子裡的狀況會是一片混亂,小圓石的分佈也是處於混亂的狀態,把它們回復原來的狀態,紅色和白色的小圓石各佔瓶子的兩邊,你要不停的搖動瓶子很多很多次,那麽你會發現,你至少要搖動很多次,不然是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這全是偶然才會出現。你明白只有偶然才能令小圓石回復原來的狀況,這種情況有多少機會率?有一個程式,某些提昇至’n’力量,稱它為’n’。

作為生物學家,他想嘗試計算,若物質要變得有生命,要到達這個密度,根據可能性定律,要花多少年才能產生有生命的細胞?—一個細胞。他發現若可能性定律要生效,就要用上億萬年才能創造一個單細胞。地球從太陽退去,冷卻下來,再有生命出現這個短時間,卻有複雜的人類被創造出來。與可能性定律要產生效用的時間相比,這是極之短的時間。他以數學的原理證明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就是這麽奇妙有趣,亦是生物學上很好的證明有某個人,變戲法的人,在做這份工作。你或許稱他為「神」,或稱他為「大自然」,稱他什麽也可以,但大自然能思考。像容格這樣的人已經證明有集體意識存在。

無意識的存在令我們有夢,透過夢我們取得宇宙的標記。全世界不管我們在印度,在英國或在任何地方,這個標記都是一樣的。他在上千人身上實驗過。在醫學上,有關…(聽不清楚)的爭論,有兩種化學物質在人體裡,它們任意的運作,意思是他們在增大,即收縮或放鬆。要放鬆就放鬆,要收縮就收縮。但應收縮的卻在放鬆,而應放鬆的卻在收縮,他們不能解釋為何會這樣,所有醫生的記錄都顯示,這些化學物質在人體裡的行為模式是說不準的。

另一個很重要的爭論是一個外來物進入人體,通常很快就會被抛走。就如有東西進了你的咽喉,你會把它咳出來;若有東西進了你的血液,這東西會被趕走,系統就是這樣運作。但當胚胎在身體形成,不但能保留在身體裡,還會受養育,受照顧,只有在合適的時間,它才會被抛出。怎樣解釋這種情況?有上千個解釋但沒有一個是令人滿意的。

而地球以這樣的速度轉動,我們卻能像膠水般黏貼著地球,我們甚至不感到地球在轉動。人們能說了很多這樣的事情,很多科學家也能感受到。有某種超越我們的力量,它是很有活力,以我們不能解釋的動力在運作。所以我們告訴人,有些力量我們仍要去發現。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可以說這是種追尋的渴求。在進化到某個程度後,因為有些人沒有尋道的渴求,你也知道,他們只追尋食物,只像動物般進食;有些人追尋權勢;有些人追尋金錢,但卻有很多人追尋某些超越的。這份尋道之心臨到我們身上,帶領我們到達一些路徑,讓我們找到要追尋的道。

現在你已經能用肉眼看到,靈量從我雙腳昇起,看到靈量的跳動,這肯定沒有人能做到。沒有催眠,沒有這些。當靈量昇起,透過聽診器,你能感受到靈量的昇起;透過靈量昇起,你已經知道我們已經治好很多不同的疾病。即使是垂死的人,他的醫生也確認他必死無疑,快要下葬,卻能痊癒。它是那麽有活力,我告訴你這份活力,它是那麽有活力—就以愛迪為例?他的弟弟。他病得很重,他們說︰「他得了血癌,活不過八天。」我是說他只告訴我這些,但他的病卻治好了。接著蓮達告訴我,她的母親常常生彼得的氣。她告訴我她的母親從來不會與彼得說話,她常常都生他氣,不會與他說話,她告訴我這些事情,但忽然,她發現母親變得很好,很令人愉快,說話親切甜美。你也曾見過很多人有這種轉化。人們怎樣在改變,在轉化,這是絶對充滿動力,很多病人忽然只透過注意力就能被治好,事出必有因,你就是要這樣說服人關於霎哈嘉瑜伽。在得到自覺後,你只看到靈量,看到靈量昇起,你也能感覺靈量的生命能量,亦看到自己怎樣得到醫治,怎樣解決自己的問題,怎樣曾處於麻煩裡,曾有怎樣的問題。你能看到所有這些事情,這些事情也發生在你身上。

你們一些人曾經吸食毒品,一些人受精神問題的困擾,一些人肉身出毛病,所有這些問題,全都得到解決,你們現在變得更好。不用花太多力氣,這些轉變很容易發生在你們身上,要很容易擺脫這些問題是不可能的,你們肯定能提昇靈量,能感受靈量,你們都能做到,你肯定的知道,當你說他左腹輪受感染,每個人都有同一說法,你可以肯定。要每個人說同樣的話是不可能的,即使孩子也說著同樣的話,他說這也能驗證。這些事情的發生都在證明它是有些了不起。

其二是就證據而言,因為現在你知道有生命能量流通於你,這不是玩把戲。你能清楚的感覺到它,你已經提昇很多人的靈量,給他們自覺,即使只是相片也能給人自覺,你肯定知道就是這樣。你也知道若你想問任何基本的問題,得到的答案就是很強的生命能量在流通。當你問︰「有沒有神?」你立即能感到極強的生命能量在流通,這就是證據。你問一些肯定知道答案的問題︰「是不是這樣?」若你知道不是這樣,你肯定感覺不到能量。相對的,你知道什麽時候感到生命能量,什麽時候感覺不到。若你問一個很大的基本問題,你會感到很強的生命能量,但若只是一些普通的事情,生命能量可能很少,這就證明生命能量以生命能量的形式與你對話,這應能證明有神,因為你詢問生命能量,發現有生命能量,這就證明有神。

什麽發生在佛陀身上,他就如你一樣得到自覺,他卻沒法知道有沒有神,因此他說︰「沒有神,只有真我。」你們已經超越它。若你透過親身體驗和靈量的提昇而發現百分之七十的證據,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不管如何,都是透過生命能量來確定。當你透過生命能量確定—例如我說︰「這很熱。」我怎樣知道?憑藉我的感覺,這是熱的。任何令我熱的東西就是熱,相對地,我知道這是熱的,那是熱的,這是冷的,同樣,你可以問生命能量不同的問題,找到「是」或「不是」,那麽你才會相信它—相信有全能的神,相信有無所不在的力量存在,不單存在,還在運作,其餘的全是誤解。

當你在霎哈嘉瑜伽裡昇進,你視為理所當然,就如我們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樹木在生長,芒果樹長出芒果,番石榴樹長出番石榴,我們從來不會找出,為何一顆小小的種子內能有這樣大的裝置,那麽大的生長程式。我們視世界這些了不起的奇蹟為理所當然。同樣,我們視這個奇蹟為理所當然。這就是「幻象」(maya),令一切看來那麽簡單直接,你卻視它為理所當然。你要明白,不要視這為理所當然,而是要很尊重它,敬拜它,接受它。你有多少準備,有多少力量,就能取得多少真理。不管你能否得到真理,它也清楚的衡量你,沒任何交際手段能成就到,沒有欺騙,沒有這些。真理知道你的程度,你越強壯,越多真理透過你彰顯,你接受真理。

就在此刻,你們一些人仍是三個月,四個月的嬰孩,你有時仍理所當然的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傷害自己,問題是你只會傷到自己,不會傷到我或霎哈嘉瑜伽,我或霎哈嘉瑜伽不會受到傷害,你只會傷害自己。所以你們要非常小心,亦要明白,就如嘉雲上次讀出的規則條例,神的律法。你要明白它是怎樣運作,你不能把律法玩弄在指掌間,視為理所當然。律法運作,它知道一切,這是愛的律法,這就是為何它容許你犯一點小錯,從中學習。當你想自己來做,它就不會保護你,它會說︰「好吧,照做吧。」所以我們要知道,這律法不是盲目的,它是充滿愛心,想教導你不要犯任何錯。

當說到真正的懲罰,律法的懲罰是留下你獨自一人,它只讓你走,注意力消退,這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最差勁的事情。神不再注意你是最差勁的事情。即使你犯錯,不要緊,禱告神的注意,因為神的注意力就是律法—愛的律法。你不能欺騙它,它知道一切。它知道你說的每一個字,亦知道你沒說的每一個字,也知道你每一個思緒。所以用愛,用理解來淨化自己。嘗試淨化自己,告訴自己,我要盡量潔淨自己。透過淨化自己,你才會有恰當的力量;若你沒有潔淨自己,就沒有力量去承受真理。一旦你承受真理,你的生命就會說服人你是上天,你的面容會說服人,你做的一切都會說服人你是上天,不管你說什麽,人們會知道是來自上天的力量。

願神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