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講座:梵天的力量

New Delhi (India)

Feedback
Share

公開講座:梵天的力量

1981年3月11日 印度 德里

   以前我曾經告訴過你們,這些能量就是Brahma Shakti,梵天的力量。梵天的力量能創造、能願望、能轉變,並給予活生生的力量。它給予我們活生生的力量。要理解什麼是無生命的力量,什麼是活生生的力量,並不是很容易。活生生的力量非常容易理解,一隻動物,比如一條小昆蟲,就是活生生的力量。它能自如的轉動,它能躲避危險。它可能是很小的東西,但因為它是活的,它便能保存自己。但有些無生命的東西就不能自己移動,因此就這觀點來說,那「自我」的部分並不存在其中。


      要成為活生生的力量,我們就應當努力弄清:「我們將成為活生生的力量,還是無生命的力量?」當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開始思考著舒適安逸:我們要在哪裡居住?我們要做些什麼事情?當我們思考這些事情,你們知道的,我們就是在思考死的事物。但當我們由「從事富生命力的工作」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擁有一個處所、一所房屋,或一間靈舍時,那麼你就給予了那個地方生命。那種氛圍應當從所有死物中去創造,以此得到活生生的力量。
 
    很少有人能理解這是非常微妙的事。例如,有人拿來一張錫呂‧格涅沙照片說:「我是否要崇拜這張錫呂‧格涅沙的照片?」首先我們應當看它有沒有散發出能量。假設你想買一棟房子,你必須觀察這房子是否散發良好的能量。我們會看它是否舒適,會看其它東西,我們甚至可能看它是否適合其他人進入,但我們就是不從能量的角度去看這房子。

現在,對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我們都要從能量知覺的角度去考慮,意思是這知覺是在活生生的事物上作用著。比如,樹根尖上的一個細胞是有生命的東西。當然,它不會思考,它由自身活生生的力量所引導,因此它知道怎樣用生的力量去移動、去生存,怎樣理解活生生的力量的計畫並與之共存,以及怎樣與之融合。

而我們人類有決定的自由。現在,一旦獲得自覺,你就擁有了活生生的力量。這是你能感覺到的活生生的力量。於是,你必須瞭解怎樣使用這種活生生的力量,通過理解活生生的力量的規劃,來使你的身體、思維、自我、超我和一切保持在覺醒的狀態。它給予你有關大多數問題的主意。比如,在印度,特別是德里,我發現你們左臍輪受阻,還有右腹輪,心輪,以及額輪,這些是處理我們存有的輪穴。

所以讓我們從左邊開始。發生了什麼?在左邊,問題源于左腹輪,因為這是第一個開始釋放我們體內負面能量的輪穴。左腹輪實際上只受錫呂‧格涅沙控制,因為錫呂‧格涅沙是生命的起源,同時也聯繫著生與死。格涅沙是給予平衡者,即「Vivek」,這是讓你瞭解事物如何發展的知識。當左腹輪阻塞,你就開始去找其它人,他們承諾一些事情,比如「我會給你這個和那個,這或那會在你身上發生。」

但這種左脈的事也可能來自你自己對錯誤事情的渴望。比如,我們可能渴望獲得一些非常錯誤的東西,我們可能想要獲得這種或那種無生命的事物,或某些特別的事。假如某人想要一個冰箱,一直在想。他想他必須要有一個冰箱。他必須得到冰箱因為他想要冰箱,他必須獲得它。為什麼他想要冰箱?因為他覺得冰箱會給他帶來更多的舒適。但是當他拿得冰箱時,他才知道並非如此。

所以看待死物的最佳方法是不要過度追求。如果你擁有,很好。如果你沒有,也很好。你可以最低限度,也可以最高限度生活。但當我們開始擴張擁有死的物產時,就非常不好。我們的注意力轉向死的事物,於是我們轉向潛意識,接著到集體潛意識,然後上升越過左臍輪。在左臍輪,我們開始為這些死的事物瘋狂。比如,手錶和時間。

時間是死的事物,它沒有生命。它與生的事物無關。比如,你不能確切的指出花朵何時會結果。因此手錶和時間與活生生的力量無關。像手錶就是人類的或人造的東西,時間也是人造的。例如,今天,這裡是這個時間,而在英國是另一個時間。如果假設在印度是四點鐘,在英國卻不是。因此,時間不重要,你何時來何時走,做了幾次都不重要。

因為活生生的力量是無限的,沒有時空限制,你不能計算它運動和發展的路線。一旦我們理解這是活生生的力量,是自然發生的,不受我們死的理念所干擾。我們由死物而來,我們最初是石頭,接著成為阿米巴原蟲,然後逐步成為人類。因此,我們的注意力一直朝向死物。我們應當獲得什麼,擁有什麼,需要什麼?我們有的是終會死亡的身體。我們看不見靈性的需求。藉由正視靈性的需求,你能超越左脈,你開始照顧你的靈性,由此你知道你能獲得能量。如果你的靈愉快,你會獲得你的能量;如果靈不愉快,就不會獲得能量。多麼簡單的事!

如果你在左邊有任何疾病或問題,為了給予它平衡,你便要把注意力放在將來。但是如果我說讓你看將來,有的人就卡在將來了。正如死的事物是死的,是「Mithya」(幻相),同樣的,未來也是幻相,也不存在。它們是一樣的,無論你去左邊或右邊,無論你去了潛意識或超意識,它們都是一樣的。因此,回到過去是無用的,但如果你太停留在過去,最好是想一想將來,這樣你會稍微往中脈靠一點。不過,這對你們人類來說很困難。

當我們開始感到內疚時,會產生別的問題,當左喉輪堵塞時,我們開始感到內疚:「我不應該做這或那。」然後你開始說:「我很可憐,我很內疚……等」,你開始咒駡自己。這是另一種愚蠢的話。當你開始這樣做時,你又變成死物。因為活生生的力量從來不會譴責。不,它不斷前進,關注需要移動到哪一邊。它不會自責,不會攻擊任何事,它擁有智慧能停在中脈。

這就是人們應當怎樣讓注意力脫離死物,以超越左脈。當你在左脈時,你應當從中脈來看事物。你想看的事看不到,為了最終逃離所有這些事,你開始自責,感到悲慘。這樣,你就把左脈變成非常悲慘的境地,這是左脈所有執著的集合。最終,你開始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沒有用處,你應當做這做那。

現在為了超越這種狀況,你必須數算一下你的福分。逐一數算你的福分。你獲得了自覺,在數千年中,有多少人獲得了自覺?你獲得了能量,在這麼多世紀中,有多少人獲得了能量?在禪宗的卷宗中寫道,在八個世紀中,只有二十六個獲得自覺的靈(Kashyaps)。即使在佛陀之後,又有多少人獲得自覺?你還必須想一下,有這麼多獲得自覺的人們說著同樣的語言,你還必須感謝自己,可以瞭解所有的事情。

但是當你左脈受阻,你進入過去並開始說:「神啊!我是多麼沒用,我一無是處,我多麼沒用,我仍有阻塞。」你們知道,那些左脈受阻的人往往愛抱怨,因為窮極無聊的事而鬱悶,他們在受苦。現在與之相對的是右脈。如果我告訴你們應當到右邊,這是非常危險的遊戲。舉例來說,我們生活中有很多思維限制。首先,是我們的欲望,我們渴望成為優秀的霎哈嘉練習者,想成為導師,偉大的人物等等。我們應當有很多的門徒來摸我們的腳,我們應當被稱為偉大的導師等等。

因此,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事是被禁止的,比如不應當摸別人的腳,也不允許被別人摸腳。這是所有霎哈嘉瑜伽修行者重要的班丹之一。無論你具備什麼特性,都不可以摸別人的腳,也不可以叫別人來摸腳。那些摸腳的人將失去能量,被人致禮的人也將心輪受阻。因此我們對於霎哈嘉瑜伽的這個思維限制也應當去除。我們都在一起共同成長,我們是一種人格的各部分。沒有誰更高或更低,誰如此認為即便是輕微的,也會下降得更快。這是左脈的思維限制,於此人們總是踉蹌跌步。因此這種欲望在霎哈嘉瑜伽中必須被放棄。

你們在霎哈嘉瑜伽中一定有很廣大的欲望,所有人都必須獲得自覺,盡可能的多。我們應當去拯救盡可能多的人。我們應當努力盡可能地改善自己。我們還一無是處,但我們能改善並擁有很多福分。

這些思想也可以來自你的左邊。比如,如果你頭上有些亡魂,它們會讓你想,你是沒用的、一無是處。現在請提升右脈,下降左脈。用你的左手。為什麼我們做這個?你從右脈獲得恩典,並放到左脈。那些左脈受阻的人應該試一下。另外,如果你有「自己一無是處」的念頭時,最好用鞋敲打自己。唱讚美神的歌,並說「我是快樂的,我擁有一切。」

第二件事是關於右脈。在右脈,你們大多數是腹輪受阻。因為你在思考。這是另一種思考使你的右腹輪阻塞。思考無論是來自右邊還是左邊,首先會給你的肝帶來問題。最糟糕的是當兩邊都受影響時,有些亡魂讓你覺得你一無是處。另外一種情況是當你開始想自己是如何偉大,搖擺和疑惑就開始產生。

因此,你們必須明白在霎哈嘉瑜珈,你是在發展清晰的邊緣,中央位置,在那裡你既不會偏右也不會偏左。這非常微妙,你現在在左脈,但你不會一直停留在左脈,明天你可能到了右脈。確實,你又會碰到右脈的問題。因此你必須學會平衡,就像你開始學習騎車一樣。你可能一會兒倒向這邊、一會兒倒向那邊。

你什麼時候學會騎車?如果你問我,我會說「當你在學的時候」。我的意思是當你摔倒的時候就是在學習的時候。因此在霎哈嘉瑜珈,要得到平衡,你就要認真觀察自己。它要去哪裡?到左邊去了,那就趕緊往右拐。它要往右去,趕緊往左拐。現在到了中脈,你是將自己分離,你總是不執著於己。不要責備自己,不要攻擊任何人或批評別人。利用這一點去靜觀自己,只是靜觀並指導自己。

指導和迷失是非常不一樣的。現在假設有死物在這裡,假設有個死物,當我把它扔出去,它肯定會倒下來。而有生命的事物扔出去決不會倒下來。活生生的事物知道怎樣指引自己。同樣,你將學會指導自己。如果你學會了這點,你就掌握了霎哈嘉瑜珈。

自責是沒有用的,無論是哪種方式,想著你自己多偉大或多渺小也沒有用。現在觀察這匹馬要到哪裡去。你現在騎在馬上,你現在已不是一匹馬。在得到自覺之前,你是一匹馬。牠要去哪裡你就去哪裡。牠看到草就可能站在這裡吃草。這匹馬想踢人就踢。但現在你要從這匹馬中脫離,騎在馬上做一個騎手。現在你是一個騎手,你必須瞭解你怎樣被這些事情所愚弄。這些欲望都是在你體內所有遠古時代的東西。你在做的侵略和業報也是遠古時代的東西。你這麼做會得到這或那。很多人會說:「母親,我們為霎哈嘉瑜珈做了這麼多,但我們仍沒有獲得什麼。」現在做什麼都是無用的,現在你必須弄清楚你有什麼問題。

如果心輪阻塞,這些人就永遠不會進步。心是光的源泉,是梵天力量的源頭。心是真我(Atma)的位置。如果在心中沒有生的力量,那麼你如何進步?

你必須知道選擇什麼。這是霎哈嘉瑜珈應當讓你學到的。你應當變得成熟,好知道該選擇什麼。這就是成長。這樣你就不用問母親,你不用問任何人。

你應當獲得這種發展,「我應當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應當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我應當知道怎樣去修正。我應當知道‘我’,這個我是指靈,而不是自我」。自我不再存在,超我也不存在,是靈在指導你。

你看那些獲得自覺的小孩。他們不問這樣的問題。他們知道誰愚蠢,誰笨。他們知道誰阻塞了。他們知道要誰閉嘴,要和誰爭論。他們不會憐憫阻塞的人。他們只是觀察。如果有人來了,他們會告訴我:「母親,這個人阻塞了。」就這麼多。別的人來了。他們立刻告訴我:「他很好。」就這樣。他們只是證實。他們不恨任何人,不為任何事憂慮。有人帶著很不好的邪靈來了,他們說:「請最好離開。」不會對那個人有惡意。

一旦你在高山之顛,你就不用為交通擔心。但是你現在還沒到最高處,這就是你為什麼會擔心:「我爬上去又掉下來,爬上去又掉下來。」這只是一個幻象,只是精神在思維上的投影。你站在高山之顛是一個事實,但你尚未確立,還缺乏堅持。

神是享受者。你不能享受。你只能享受神,這是最偉大的享受,去感受神為你創造了什麼,祂給予你在人類知覺中多麼美麗的生命,在其中你能瞭解祂多麼愛你,祂為你做了多少工作。祂把你帶到目前的境界。祂所給予你的,你可以給予其它人並使其它人快樂。如果你能這麼想,你的左右兩邊立刻得到安妥,你自己也將充滿了神聖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