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崇拜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1981-12-25 Christmas Puja Talk: You Have To Be Peaceful, London, UK, DP-RAW, 63' Download subtitles: EN,IT,TR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聖誕崇拜

倫敦Chelsham路靜室 1981年12月25日

(瑜伽士們為Shri Mataji 唱聖誕頌歌——個小孩過去坐在她的膝上。)

我想跟你們在一起過耶誕節,但之前沒有機會,碰巧今天和新年第一天,我會在這兒和你們在一起。我希望來年會有好事發生,好運來到。

基督的使命是很獨特的,關於祂的整件事都安排得很特別。祂出生在一處非常卑微、非常卑微的地方,因為祂來教導我們謙卑。“teaching”在英文中意思是講述某事、談論某事,但是當我說“teach”,我的意思是你們創造或者喚醒內在的謙卑。

實際上,祂來到世上首先要在我們內在額輪的地方,通過消除“自我”這個障礙,來創造一個空間。那個時候祂必須談及謙卑,因為羅馬人是統治者,他們非常傲慢、粗魯、野蠻、不開化,我們可以說,完全沒有進化。正如一些動物誕生了,但後來在生命進化的過程中又被淘汰,因為太有侵略性或體形太過龐大或某些類似的動物沒有用。羅馬人也是如此。如果你看羅馬人的身體,甚至現在偶爾也有被描繪,你會發現他們看起來不像人的身體,而是像某些動物的身體,他們的肌肉等等都非常古怪,他們的臉沒有絲毫柔和、圓潤可言。所以羅馬人的自我影響了他們統治的每一個人,因為民眾通常觀察統治者並把他們當做典範,並且開始在內在吸收那種特質。

當你看到有些人很謙遜,你也會突然變得謙遜。當你看到有些人很自我中心並且喜歡炫耀,你也會態度傲慢。每天你都會看到類似這樣的事發生,一個極其輕浮的老闆上任後,整個辦公室的人也都像他那樣。在那個時代羅馬人就是這樣通過創造他們自己的典範來影響民眾,民眾認為他們是典範,他們是最好的,根據他們的說法他們產生了好的成果。民眾認為他們很強大,認為這就是力量。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甚至不是羅馬人,也效仿他們的做法。

另一方面,謙虛的人們因為自我受到傷害也被影響了,他們變得同樣暴力,因為他們太敏感以至於你不能對他們說任何事,他們會過來朝你咆哮,恐嚇人們。這種性格也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會帶給你某種非常糟糕的病,會令你患上麻風病。如果有些人性情暴躁、向人亂發脾氣,他會因為這種性格患上麻風病,神經系統在某種程度上被完全地破壞了,因為麻風病是神經系統的疾病。這些人總是使自己處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對身邊每一個人亂發脾氣,他們的神經系統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因為他們的中樞神經很脆弱,一種能產生麻風病的恐怖病毒會攻擊他們的神經系統。這就是為什麼在那麼小的地方會有這麼多的麻風病,有那麼多的麻風病人是因為他們的神經系統被破壞了。

在那樣的情況下,基督誕生了。祂不只是為羅馬人或任何人出生,而是為整個世界出生。因為當時人類的自我已經開始發展,就羅馬人而言,自我已經發展了不少,而那也標示了人類發展自我的趨勢。首先他們必須得到控制,所以基督在需要建立平衡的時刻降臨……

因此你們目前聽到的關於基督的所有音樂和歌曲,首要的是“地球上的寧靜”,祂就是來在地球上創造寧靜的。首先只有當你是平衡的,地球上的寧靜才有可能。其次,你要得到自覺。兩者必須兼備。如果你只得到自覺,但是內在沒有平衡,就不可能有寧靜。但是寧靜絕不意味著妥協的個性,不想面對現實的逃避者,絕對不意味著那些。

對基督的描述與真實的祂大相徑庭。祂具有最堅強的人格……,是最健全的人……,祂絕不會支持任何荒謬的事物,沒有人能夠對祂無禮放肆。當然祂也不會對他人無禮輕浮,毫無疑問,祂是極其慈悲,極其友善卻極有力量。這便是平衡。

所以祂來到這個地球在我們的頭腦中創造寧靜。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寧靜。為什麼?哪裡有問題?只有人類缺乏寧靜。寧靜何時才會安住在你的內在?誰是粗暴的?人類彼此之間都以粗暴相待。自我發展得越來越精微,之後挑釁的方式也從超我中發展出來,陰險詭計從超我中發展出來。衝突出現了。那時為了超越衝突,最好就是在額輪中創造一個空間,在無思慮的覺醒中處在中央。這就是基督必須來此地球的原因。

祂的出生極具象徵性。因為祂不是別的,只是生命能量, 祂不是別的,只是你們所稱之為的聖子(Logos),我不知道你們語言中所有相應的詞彙。如人們所稱的聲音(Shabda), Omkara 要以這樣的方式誕生,因為祂沒有身體。祂必是精微中的至精微者。因為這項工作非常精微,sukshma,所以祂那樣降世,看看這天國的王為人們躺在馬廄中……真是極富詩意。

祂出生的故事是個很有意思的傳說。祂降生在很簡陋的地方,這是一個象徵,因為那時人們極其以擁有的金錢為傲,極其以他們的權力為傲,甚至如今所有基督教國家也如此。奇怪的是,基督教國家會如此傲慢,如此醉心權勢,因他們的富裕而無休止地為自己著想。假設基督教國家非常窮困,你認為他們會有種族問題嗎?他們和阿拉伯人沒有種族問題,根本沒有,如此簡單。阿拉伯人沒有種族問題。他們沒有種族,阿拉伯人沒有種族,他們有金錢,金錢的種族。那些追逐金錢的人只會向金錢拜倒。他們對任何事都毫不在意,除了金錢。那些有錢人和追逐金錢的人是另一批將脫離進化的人,他們已經在脫離進化。

第二批人是像羅馬人那樣的。他們中有一個叫保羅的,他們因為權迷心竅而全被毀滅。他們陶醉於此,他們的文明徹底毀了,他們完了。你們到過葡萄牙,你們會驚訝,這些事在那裡發生,葡萄牙人的自我如此大,你無法相信那是個荒涼的國家,現在那裡一無所有,巨型龐大的建築物讓你看了便知道他們曾富極一時。但現在除了從不開張的古玩店,什麼都沒留給他們。以基督的名義這種自我再次死灰復燃,再度復活,想想看。想想吧。他們收買人心,讓他們成為基督徒。他們給他們錢,全都是金錢,金錢的主張、金錢的事業還在繼續。猶太教徒是如此,後來基督教徒也是如此。

祂是在馬槽中出生的。對一個小孩來說,被摩訶拉希什米(Mahalakshimi)放在馬槽中,是有些太過了。看這多具象徵性,是摩訶拉希什米(Mahalakshimi),不是拉希什米(Lakshimi),把孩子放在馬槽裡,這個地方位址不詳。至少,我們還有切爾舍姆(Chelsham)路,華維克(warick)路,布拉默姆(Bramham)花園, 布朗普頓(Brompton) 廣場等地方。但這孩子出生在馬槽中,被放在馬槽裡。這世界上最簡陋之處便是馬槽,最簡陋之處作為嬰兒床。這至高的被放在馬槽中。那麼我們該怎樣做?我們想我們也應該睡在馬槽,我們就會變得像基督,有人相信這種荒謬的事,他們竟那樣想。你看,如果他們有足夠的錢,他們會飲酒做各種事。有一天我遇到一個男人,醉倒在一所教堂邊,叫著:“我是基督,我是基督。”他一定認為他是因為謙卑而躺在那裡。對於這個完全美好的象徵,這類行為真是可笑、令人諷刺,卻隨處被效仿。

因此,傲慢和自我的人會說:“為什麼,如果祂是國王,祂為何出生在馬槽?祂為何被放在馬槽?”每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的觀念。甚至在印度也有些愚蠢的人,沒有智慧,說祂一定是做了許多惡業所以才那樣出生。因為對他們而言,業力(karma)給你更多金錢,意思是說神不是如此,真是無知。如果你做了善事,因你的善業被上帝賜福你成為上帝的子民,成為求道者。你成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那些會去酒吧浪費他們生命的金錢導向的人。這是他們的觀念:通過做善業,你變得富有,但下一世你變得更慘。有些人可能會有那樣的觀念。但祂從未做過任何業。祂本身就是akarma。所以根本不存在祂被懲罰和所有那些事,因為這只是一場戲劇,但卻極富象徵意義。

現在你看,一個小嬰兒被放在馬槽中,毫無舒適可言,在馬槽中能有什麼舒適嗎?試想一下。所有基督教的國家都在追求舒適。我們不是嗎?我們覺得不舒適的事物都應當是舒適的。基督徒永遠都不應追尋舒適,這是基督誕生給我們帶來的一個訊息。如果他們追求舒適,他們就在遠離基督。因為祂出生在馬槽中。祂未獲得任何舒適。但那並不意味著你要有某種可笑的習慣,也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必須講出這件事的另一面,你看。模仿基督是不正確的。你要變成基督,通過模仿祂是不成的,而是要在你的內在去吸收祂的特質。

我知道有人住在豬圈一樣的地方,但一旦生活得好些後,他們就想擁有一切。因此要吸收謙卑和適應的品質。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把你放在哪兒,都能謙卑和適應。有些人非常挑剔時間。例如某人必須在10點來,如果他不得不做某項工作,延誤了5分鐘,他就會失去平和,陷入自責中無法忍受,無法忍受必須等5分鐘。如果必須等10分鐘,他就會去酒吧,完了,除非他喝上一杯酒,否則他無法安定他自己。這便是人類如火山般頭腦的情形。

所以,必須達到寧靜。如何做?如果你追求舒適,你會成為懶惰的人。你會瞌睡,你會成為貪圖安逸者,但是如果你不再追求舒適,寧靜就會來到。因為,為達到自身的舒適,達到身體自私的舒適,我們折磨其他所有人。有一天我講到只有在西方國家是那樣,在印度不會。如果有人一直睡到十二點,你不能去叫醒那人,這是違反宗教的行為,我是說在印度,任何人睡過六點鐘,他會為自己睡到那個時間感到羞恥,他會愧疚一整天,然後他會說:“啊,上帝,我很抱歉我睡那麼久。”早晨睡到六點鐘這麼晚被視作一種罪過。我是指像那樣的國家。

所以舒適沒有止境。沒有止境。舒適爬上你的身,什麼是舒適?讓我們看看,非常簡單。在基督象徵性的生命中具有非常深刻象徵意義的是:舒適不是別的,是物質對靈的奴役。你們意識到這點嗎?如果你坐在椅子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地上。如果你坐在沙發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凳子上。如果你坐在天鵝絨上,那麼你便無法坐在普通東西上。物質總是奴役著靈。而祂是靈,稻草或是別的什麼對祂又有什麼關係?

它是不可超越的,沒有什麼可以通過這些物質的東西讓靈不開心,否則,物質會成為主導。你們必須瞭解的就是祂是靈,如果你要成為靈,首要的便是試著放棄你的舒適,稍稍鞭笞你的身體,我很抱歉在耶誕節我不得不說這些,因為祂也是那樣被鞭笞。如果你看到祂出生的那天,對一位母親來說將孩子放在一個馬槽的小床中,真是非常大的犧牲。你想為你的孩子做多少事,你看,將他們穿戴妥當,做這,做那。這孩子被放在馬槽中,放在馬槽中只是為了讓人們能夠明白舒適匍匐於靈之下。我們常常追求舒適。這件事是給我們所有人的訊息。如果你想在房間沐浴,“我必須要有一間帶浴室的”,還是舒適。“我妻子怎麼辦,她在哪裡睡覺?”她會和其他人一樣睡覺。而你也會和其他人一樣睡覺。沒人會死,肯定的,我可以跟你保證。

 霎哈嘉瑜伽在這方面是非常嚴格的,你看。當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幾乎沒人會死掉。他們有些人本應死掉,但他們沒有,他們繼續活著,他們繼續給予自覺,他們繼續做每件事,他們仍然活著。他們遠離所有意外,所有問題,他們繼續生活。

但這是必須把握的短暫時期。我今天想告訴你們的是非常具體的事情。談論基督的誕辰很好,很開心,唱頌歌,進入那樣的心境。但是,我告訴你們,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真的是一件非常象徵性的事,祂睡在馬槽中。而另一個象徵性就是:我們給予了祂什麼?這個世界在那時給予了祂什麼?另一個象徵意義是,他們給了祂一個馬槽。我們會對我們的母親做同樣的事嗎?這是我們必須要知道的。馬槽畢竟也還可以。它不會有任何感染,沒有左臍輪、右臍輪,什麼都沒有。它沒有所有這些問題。沒有刺,沒有額輪,沒有人爬進你的胃,突然感到,“噢,上帝,別讓我看到。”所以你是馬槽中的薊,必須溫柔,為基督提供舒適。

你必須變得如此柔和,如此甜美,如此潔淨和純粹,因為一個新生的嬰兒就要放在馬槽中。你是拘莎草,是薊。對一位瑜伽士而言,kushasana是只坐在拘莎草上的人,所以他才稱得上是瑜伽士,祂出生在拘莎草上,沒問題,但是現在你呢?在馬槽中迎接祂,這是馬槽。母親準備了馬槽令孩子感到非常快樂和舒適。薊代表堅硬、執拗、僵硬、醜陋——所有這些都必須脫落。這是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的,我不得不說祂的出生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為什麼,為什麼,人們應當思考祂為何是那樣出生的?人們可能給出種種解釋,但是我知道原因,因為是我安排的。我試著使你們柔順,我試著塑造你們,有時候我不得不對你們嚴曆,有時我必須對你們發火,有時我必須叫你們離開。剛才有些幻海堵塞很嚴重的人,我的胃已經開始痙攣。這對我來說沒有關係,因為我本應如此,我很幸運我必須面對所有這些。

我們內在的基督怎樣了?除非你創造一個馬槽,用非常柔軟的薊,否則你不會為你自己、為你的存在、你的靈感到快樂。你自己無法去享受。你們以為通過證明你們的自我,證明你們的傲慢,證明你們相互之間所做的一切,便是享受。有些人在忙著從霎哈嘉瑜伽賺錢,有些人忙著欺騙他人,有些人忙著說謊,有些人則製造問題,有些人毆打妻子,有些妻子挑釁丈夫,這都是些什麼事?我們正為基督創造一個美麗的馬槽,創造地球上的寧靜。我們必須變得寧靜。要達到寧靜,必須要謙卑,這是基督的訊息:謙卑。如果你變得謙卑,寧靜會到來。謙卑是個好詞,我不知道它是否如其所指。謙卑意味著不求自身的舒適,而是他人的舒適。將他人考慮在前,那是謙卑。不是說“非常感謝”。你殺了某人然後告訴這個人,“我很抱歉殺了你。”完了。在英語中表示結束了, 一旦你說“我很抱歉”,完了。“是的,我知道。”還有一個是“我知道”。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知道”完了。如果他知道,那麼就沒事了,然後就沒有懲罰。你們不知道,你們都是靈,如此的美麗,你們會被雕琢出來。不錯,那是我的工作。你們要被清清乾淨,那是我的工作,沒問題。喚醒昆達裡尼(Kundalini)是我的工作,不錯,但保持它則是你們的工作。相反有時候我覺得,因為我做所有這些,這保持的工作,變得非常非常的糟糕。好像在印度,我看到有些人試著要幫助我們,給我們金錢,你看。我們自己並不賺錢,你看有些人捐錢,然後他們修建了一些水井,全都荒廢了,廢棄了。沒有人想要珍惜免費的禮物。這是人類的天性。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保持它,只是把它交托給母親,“哦,祂會治療我們,讓我們繼續做想做的事。祂還是要來的。祂要來照顧我們,我們就落後吧。”這就是為何我的出現有時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是那麼富有成效。我在英國停留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之後就應離開一段時間。

我非常愛你們,你們很瞭解。英國是我的心臟,你們必須在這,這個耶誕節我想和你們一同慶祝,還有新年也和你們一起,這完全出於我自己的願望,但我必須要讓你們明白,你們必須努力再努力,以確保你們自身的清潔,去除你們的問題,跟上來,不要說:“對,是這樣的,母親。”每次你們都跟我報告說,“母親,我仍是感染了。看,現在這發生了。”好像這樣說是自吹自擂:“我會沒問題,我會很好,現在母親已經走了,當母親回來的時候,我會展現給祂看看。”

有一次我去孟買, 七天過去了,Raulbai沒有來見我,她就在孟買,後來才來見我。所以我問他們, “怎麼回事,她還好嗎?她好嗎?那麼她為何不來見我?”我想“她出了什麼問題?”

七天后她來見我,她說:“母親,我很抱歉我沒有來見您,因為我這段時間感染了,我想把自己清潔乾淨後再來見您。”

所以,必須要清潔。必須要保持,提升昆達裡尼。集體性的,集體性地相互照顧,你必須只支持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其他人。外部的人,他們都是外部的人。他們不是我們,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試圖支持其他人的人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可能會對我們更好。無論我們怎樣,我們都是自己人。外邊的人只是外邊的人。我們必須彼此相親相愛。我們必須如聖人般尊重彼此。任何人都不得對其他人說刻薄的話。不允許,要友善,要有愛心,要慈悲,管住你的舌頭。謙卑下來,謙卑,謙卑是必須要做到的。用大字寫下來,“謙卑 ,謙卑,謙卑。”當你變得謙卑的時候,寧靜便會籠罩著你,你會感到如此美妙。要謙卑,是沒有錯的。

基督甚至達到這種程度,祂說有人煽你的左臉,你把另一側轉向他。要謙卑。對羅馬人,沒有其他的辦法,沒有其他辦法。祂也教導謙卑。自始至終,祂都在教導謙卑。你們應當謙卑對待彼此,就是這樣。你們無需對其他人謙卑,因為現在沒有人可以折磨聖人,這已經結束了,那種狀況已經結束。但你們彼此之間要謙卑,在生活的需求上保持謙卑。那並不是說你應當成為那種……嗯……成為那種奇怪個性的人,你看,不是那個意思。應當是高貴得體,正如基督誕生時那樣。但你應當謙卑。試著訓練你的身體,讓它們更輕盈,以至於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你可以走在任何地方,你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你們都是年輕人,要調整你們自己。

如果有人只有一間房你應當說,“很好,沒關係,我可以住在過道裡,別擔心。”但我曾見過他們會第一個沖到帶有浴室的房間。你們多少人有帶浴室的房間?舉起手來,讓我看看。住在靜室中吧。最好放棄。最好放棄。看現在,最好放棄。你們所有的人都應放棄單間,住在共用的大房間中。因為你們是夫妻,現在你們不去住大房間也行 ,但是無需要求有浴室的房間。

應為他人放棄舒適,而不是為你自己。你應當令他人舒適,而不是你自己。有時,我很驚訝人類怎樣迫使其他人吃任何東西。那種自我中心,有時令人吃驚。但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改變了。你享受給予他人舒適,享受對他人說寬心的話,為他人做一些美好的事,你享受這些。基督被給予一張馬槽的嬰兒床,而祂寬慰你,給你寧靜,祂以救世主身份到來,你能想像這個差距嗎?現在你們是整個宇宙的拯救者,就像祂是救世主。但是,你不能自私,你不能享受舒適,你必須像基督,祂曾生活在任何祂喜歡的地方,住在叢林中,祂住在任何地方。只是為人們辛勤地工作,祂甚至有時都沒有食物,沒有。祂生活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條件下。祂從未要求任何舒適,沒有任何要求。祂是個木匠,甚至從未戴過手套。現在你們一定都有手套。你們一定都有襪子穿,你們一定有鞋穿,你們一定有剪鬍子,他甚至從未剪過,那不是說你要留著你的鬍子,但祂是個非常乾淨的人。祂生活極其極其簡陋,那是我們必須要做的,要節儉。

你知道,我擁有人們可以想到的一切,但是我可以生活在最低限度,我可以只有兩件紗麗,有時甚至只有一件。你們應當能夠生活在最低限度,那才是關鍵。我們要從祂的生活中學到的就是我們是當今的救世主,而救世主的生活正如一個謙卑的人,精粹的言行,非常尊貴。他不會言行舉止好像一個乞丐,“呵,呵,呵”像那樣。你們也像他們中一些人,你像這樣走路,當你們這樣說話,你們像(Shri Mataji做了一個乞討的姿勢)。那是不好的,帶著尊貴,帶著你的端莊,帶著你的莊重,你在行走,實際上那些真正偉大的人,那些真正的國王,不需要任何東西。哈!什麼可以主宰他們?告訴我?如果你是整個世界的君王,如果你知道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皇后,還有什麼更重要?有什麼舒適可以主宰?有什麼物質可以誘惑這樣的人?因為那人已經超越其上了。那就是badshah,那是王,那是真正國王的標誌,天國的王,不是英國,或任何地方,是天國的。那便是你們。你們是天國的子民,對你們來說,這些事應當絕對的一無是處。

應當看到物質的美麗,而不是去佔有物質。美麗就是舒適,不是那種你在身體中感受到的好像擁有舒適的東西。美麗是如此讓人舒適,人們不知道美麗是多麼令人舒適。我肯定當你們今天慶祝祂的生日同時,我們榮耀祂,借著接受一種殉道的精神,在這種精神中我們奉獻,在這種精神中我們不索求任何東西,但我們會給予。你毫無所求,但你給予。甚至今天我收到有人來信說:“我想有份工作,您能幫助我嗎,請祝福我?”各種那樣的事。這可以是任何無意義的事。當然,我是說,一個人可以擁有所有那些東西,但是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靈,一旦你請求,那就是你所做的最高的請求。然後你不想要任何其他的東西,得到完全的享受。

所以,慶祝祂的誕辰,歡慶祂的誕辰,就是歡慶我們的滿足,如果你是滿足的,你不會追逐你所不足的,不是嗎?如果你是完整的,如果你是完全的,如果你是滿足的,你不會去追尋,是吧?所以享受你的滿足,你的完滿,你的完全,你的完全的滿足,享受它。最終,所有這些事物都帶來某種滿足,當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從中得到任何滿足,但真正的滿足源於你的內在,是靈,你享受它。這是對你自身而言,對於他人,你令他們感到舒適。不會像這樣,任何人跟你說話後,會過來向我抱怨:“母親,他咬了我,我遇到另一個惡毒的人,他咬了我。我碰到某人,他打了我。”舒適,你對他人而言是一種舒適,相信我,你是的。舒適。所以那些令他人感到舒適的人不會擔心自己的舒適,牧羊人,簡單的人。在這麼冷的天,想像一下,他們在外面,他們看到天使,這只能被謙卑的人、謙卑生活的人所看到。祂向他們展現,也向智者展現。

所以只有謙卑的人和智慧的人,智慧——常識和智慧。沒有智慧的人永遠無法理解我,永遠無法理解我。那些聰明的人——所謂的有知識的人根本不是智者,他們很愚蠢。你們知道他們是愚蠢的人。智慧。所以這三個智者和牧羊人是另一個偉大的象徵,他們將理解霎哈嘉瑜伽。簡單的人,牧羊人。另一個是智者。一定有那麼多人看過那星星,只有智者能理解那星象。從東方來的智者。是真的,東方人比其他人要智慧得多,毫無疑問。但是為什麼?讓我們看看他們為什麼更有智慧。在一定程度上東方人是更有智慧。

你們看,在你們的身體內,有東和西。東是左邊,西是右邊。東方人偏左側,更接近心臟。但並不是東方的日本人,可怕的人,可怕的日本人,然後…….這些售賣毒藥的人、諸如此類的人,他們是最糟糕的。但那些知識淵博並且偏左的人,是知識和愛的結合,知識和慈悲的結合。如果沒有愛,如果沒有慈悲,我是說你都無法跟那個人說話。他像一根木棍。我是說,一根幹木棍,我能給你什麼生命能量?要有些青草在上面,不是嗎,最少要有一點?如果有太多的水,它會壞掉,腐爛,但如果是個筆直的幹樹枝,你知道我的意思,像幹樹枝,你如何把生命能量給這樣的人?你做不到。你無法提升這樣的人。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愛,智慧來源於愛。智慧不是來自聰明,它來自愛。當你愛某人,你得到智慧的光。通過思考你永遠都無法變得智慧,你可以變得愚蠢,絕對的愚蠢。但是通過愛,你可以變得非常有智慧。當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突然說出一些極其智慧、一些偉大的話,突然,他們說出一些如此甜美,如此美好的話,正中心意。就是這樣!心是打開的,智慧的芬芳來自心輪,那是種象徵,祂們三人來了,祂們是誰?梵天婆羅摩(Brahma), 毗濕奴(Vishnu), 濕婆神(Mahesha)。祂們來看基督——梵天婆羅摩, 毗濕奴,濕婆神,看這生命能量。

因為只有祂們能辨認出,普通人不能。羅馬人?不能。所以祂們來了。所以我們要變得謙卑,我們要變得有智慧。智慧是這樣的、有這麼多的面相的鑽石,我無法在短時間內向你們描述。哪一天我會談談智慧。但是都是常識,那麼甜美,那麼美麗:何時該說什麼,如何轉換主題,什麼時候要堅定,什麼時候要用強硬的方式處理問題,這是何時成為一位紳士,何時要變得粗野,何時要對人叫喊,何時要變得安靜,謙卑和甜美。所有這些判斷,你看,所有這些都是智慧,它是重力的中心,要達成它你們必須放棄你們極端的行為。固執是首要被放棄的,所有智慧的人應該放棄頑固。

有個像基督這樣的兒子真是莫大的恩賜,我是說,如此自信,你感到adhara,完全的護持,沒有任何問題。有個像祂這樣的兒子,完全的順從,完全的百分百的順服和謙卑,完全理解你。沒有問題,你們也都是我的兒子,是仿照祂創造的,仿照我創造基督的模式創造的。我為你們感到自豪,孩子們,跟上來!你們已經有一個為你們而造的榜樣。在你們之前是基督。看看祂,是多麼好的支持。我從未有任何的抱怨,任何的沮喪。祂從不會沮喪,毫無疑問,祂不會告訴我說,“我很沮喪”,絕不會。這個詞不會出現在智者的字典中。你們……當你們完全被安置好後,你們怎會沮喪?這個詞必須從那些使用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中刪除,問題和不安這兩個詞。你們解決問題,提供解決方法。沒有問題,只有解決方法。

這就是一個兒子應當對待母親的方式,她可以依靠他,絕對的,沒有任何問題,沒有。我意思是你有個兒子,一個像基督一樣的兒子,還有什麼需要擔憂的呢?甚至祂說的一句話:“注視著母親。(Behold the Mother)”就是一個口訣,這是我用過的最偉大的口訣。當你的注意力在這兒在那兒時,我只需對你說出這個口訣,就像是一個命令,並且如此謙卑,如此謙卑。注視(behold)與看(see)不同,不,這是非常謙卑的表達。注視(Behold)是針對某個莊重的,偉大的對象,注視它,接受它,理解它。正是這樣對支持和愛的互相理解,應當存在於我們之中。沒有隱匿,沒有拘束,沒有排外。沒有排外,必須在一起享受所有。現在你們所有獨自享受的想法必須就此放棄。

假期就是當你陪伴你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再有假期。所有這些事都必須放棄。這都是違反基督行為的。祂從未有過假期。從未有過。今天是假期。假期(holiday)來自神聖日(holy day)這個詞。在基督的陪伴中度過的每一天,每一分鐘,是神聖日。所以他們一定是將它降低,從基督到靈,靈到幽靈,幽靈到其他事情。我確定,我是說人類擅長對你們看到的進行派生,直接跳進深溝。所以他們一定做得非常甜美,美妙。那就是智慧,都是智慧。智慧的人從不狡猾,從不尖刻。這是我也無法描述的。而最具智慧者就是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 祂是智慧的化身。向祂祈求智慧。祂賜予你智慧去做任何事,向祂祈求智慧。

今天我只是想到,過了多少個耶誕節,我都從未這麼多地談論耶穌,以那樣親密的態度。這種關係,這種關係,如此近又如此遠,因為祂知道我是誰。那種威嚴,那種崇敬,那種謙卑,在任何信徒,甚至在你自己的兒子中都極難尋覓,是如此親近,但卻完全地理解。那種合一必須發展起來。漸漸地,我們都發展出來,我知道,但這是加速的日子,我們必須在正確的方向上稍稍加快速度。

所以現在,正如你們所期望的,我們外面有個白色的耶誕節,如你們所期望的那樣“請給我洗禮,我會比白雪更清白”已經得到神的祝福。想想所有我們曾一同做過的美好事情,我們今後還將一起做下去。你就是那樣解決你過去和將來的問題。基督來到這個地球要拓展你的當下。所以基督,現在的基督,今天的,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應得到照顧,不是聖經中的那個基督,而是你們心中的基督,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

聖經是如此具有象徵性,所以人們要花上許多年才能理解它的意思,聖經對你們太具象徵性。但是至少你們能夠理解它,而其他人則無法理解。所以一個人通過自己的靈才能理解,那是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需要被照料。把祂放在非常柔軟的心裡,如果你有薊。祂是一個集體的存有,如果你影響了集體,那麼祂便受到影響,照料好祂。

所以他們說“聖誕快樂”是為享受喜樂。在和平中產生了喜樂,喜樂之光,歡樂,我希望整個世界,整個民族獲得和平,希望他們可以理解,放棄所有的鬥爭,所有為金錢和權力而進行的錯誤的戰爭,所有認為他們與眾不同的錯誤思想,希望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幟下,帶著尊敬和愛被邀請進入上帝的國度。

我希望他們所有人都能得到和平,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類,在他們的家中,在他們的心中,包括他們的孩子。讓和平和他們所有人同在。讓他們的心中散發和平,他們的語言講述和平,他們的眼睛只看到和平。所有這些都必須改變,必須出現巨大的改變,整個宇宙必須發生不同的轉變,所有的仇恨、憎恨、醜惡必須消失,和平寧靜必須充滿各處,不是死寂般的寧靜而是從智慧而來的鮮活的寧靜。我祝福你們所有人成為那寧靜的管道,成為那寧靜的美麗管道,成為那寧靜的榮耀管道,成為你們母親的偉大子女,祂也會為你們感到自豪!

願神祝福你!

有個女神的口訣。Yah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噢,遍在的女神,一切的創造者,給所有的一切賦予了寧靜。所以你必須尋找寧靜,那是你的母親。我們都念那個口訣。加文你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astasai, namo namaha.你念一遍然後他們念三遍,這是一個祈禱。

【瑜伽士念口訣三次】【SHRI MATAJI雙手做合十狀。】

然後另一個是 kshama rupena samstitah。這是口訣,因為寧靜只會來自於謙卑和寬恕,kshama。這是為何基督就是kshama。你們向基督祈禱。

【瑜伽士念口訣三次】

錫呂•瑪塔吉將祂的右額輪對應的手指放在祂的吉祥痣上。

儘管那樣,額輪還在堵塞。現在你可以抽出你的額輪嗎?那些感到受傷的,請現在放棄你的額輪。你能夠把手指放在這裡對著額輪嗎?【錫呂•瑪塔吉指著祂的BINDI】。這兒。對基督有益。【一個瑜伽士把一個手指放在錫呂•瑪塔吉的額輪處,祂握著那手指好一會兒】嗯……好些嗎?所以現在所有這些都對基督太過了。最多你們只能清洗我的雙手還有這裡,那裡。讓我們唱歌,你可以繼續普祭。 [錫呂•瑪塔吉的聲音漸消失]。所以puja 結束了,你們只要清洗我的雙手。[錫呂•瑪塔吉解下手錶。]

所有這些禮物應在樹的附近或其他地方打開,不是嗎?這就是樹,生命之樹,不是嗎?它是萬物的賜予者,所有禮物的賜予者。它是生命之樹,是kundalini,你們看這麼有象徵意義。復活節的蛋,樹……我是說如此有象徵意義。我希望你們的靈量就像那樹一樣美麗。所有禮物的賜予者,梵文中稱之為Kalpa ad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