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講座–關於右脈的建議,你必须成为灵 Brighton (England)

公開講座——關於右脈的建議
英國布萊頓,1982年5月14日
我提議今天讓他們先發問, 我會留下… 若你們有任何問題, 請先向我提出。這樣你們的思緒便可以靜下來。我不介意站著,這樣更容易看到大家。我站在這裡還是坐在地上?
現在首先最好是問問題。昨天當答問時段開始,大家都有點分心,所以還是現在提問比較好,你們有什麼問題?因為你們全都是求道者,你們全都是求道者,你們都在追尋,所以最好現在提問,那麼我便可以在講座中回答。
沒有問題?這代表霎哈嘉瑜伽士已經變得更有能力去解釋霎哈嘉瑜伽。當我到達澳洲,報紙的記者問我:「母親,你的門徒是否都是學者?」我說︰「不是,他們都是普通人,他們必須是非常普通的正常人。」記者卻說︰「他們懂得的事物,令我很驚訝,感到他們全是學者。」我說︰「所有學識都在你內裡。」所有知識都在你內裡,你只要內在有光,便可以看到。所有知識都是在你內裡,你不需要四處去找尋。全都在你內裡,一切都是內置的。
你被創造得那麼漂亮去成為靈,為此我不需要做太多,它自會成就。唯一是我們必須知道,自己期望些什麼。要成為靈,我們該期望些什麼。這也是理論上你必須明白的。這必須是合理的結論,不單只是因為我說了某些話,或因為你已經變成某些團體的組員,又或因為你付了費,不是這樣。事實是如其所如,邏輯上它必須是真實的。
幾天前我告訴你關於左脈,關於過去,關於潛意識,關於集體潛意識,潛意識的問題以及,我們從物質而來的制約。物質常常想控制靈,物質在控制我們。因為我們最先是從物質而來,但靈可以怎樣從中走出來?當我們變成靈什麼會發生?人們談論自覺,很多人談論重生,每一個人都說你已經再次出生。很多人說︰「我已經第二次出生。」自我確認。 在這個世界,你可以找到各種類型的人,他們知道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某些突破必須出現,我們必須有某些追尋。試想像在基督的年代,沒有太多人在追尋,沒有人可以向門徒說太多話。 他們只是普通的漁夫,非常簡單的人。但今天你卻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很多求道者。追尋什麼?你在追尋什麼?就是追尋你的靈。說追尋你的靈也是一句很含糊的句字。你在追尋你的靈,這個靈又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追尋這個靈?在進化中,我們是人類,我們的知覺是人類。這個人類的知覺並不是最終的,若是,我們便不用追尋。它並不是最終的,我們必須到達某一點,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可以怎樣合理地處理這課題?
在我們的進化,什麼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是動物,從動物我們進化成人類。與動物相比,人類有何特別之處?人類的知覺狀態,有一個新的向度,就如馬匹可以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而沒有任何感覺,無論是骯髒、污穢、漂亮、有色彩,牠都沒有任何感覺。對牠是沒有任何分別。 但若人類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或一所骯髒的房子,他立即知道他不喜歡。 我們的知覺有一個新的向度, 當與動物相比,以科學的方式來說,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發展了新的知覺。 無論什麼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我們都是它的主人。例如我感到這是熱的,每一個人都會感到這是熱的。又或我說這是某種特別的鳥兒的顏色,每一個人都會說同樣的話,所以無論一個人的知覺(awareness)是怎樣,我是說知覺,不是虛構,不是幻覺,是真實的,以他的器官來說,以他的感官來說,大家都是一樣的。一個人若感到熱,他不會說他感到冷,另一個人也不會說這是冷的,他們全都會說這是熱的。
有一件事情,就是真相只有一個,不會有兩個。我們的進化,無論什麼必須發生的,必定是我們的知覺。就如一條魚變成一隻龜,若魚變成龜,什麼發生在牠身上?就是龜的知覺,牠開始感覺母親大地。牠失去了某些魚有的,但卻有某些新的感覺。 同樣,我們的進化,若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必定變得更加有知覺,更加有動力。為此,我們可以從很多人的作品中得到説明。例如,我們可以視容格為其中一位。他有談及它。容格曾經說,當突破發生,人類會變成,會變成集體意識。他沒有說你們會開始做著同樣的事情,或你們的行為會一致。不,他說你會變成,你會意識到它,不是沒有意識。所以當你追尋靈,若靈要開悟你,在你的知覺中,你會知道某些你之前不曾知道的事情。你今天可能感到熱或冷,或許在這新的知覺狀態下,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覺。他很清楚的說,你必須變成集體意識。所以「要變成」是我們進化的一點,不是其它。我們變成某些梵文中,例如他們說,一個已得自覺的靈,對印度人這是很普通的知識 ,並不難理解,他被稱為dwijaha。某人已經重生,一隻鳥兒也被稱為dwijaha。因為鳥兒首先以蛋出生,跟著牠生長、成熟,忽然變成一隻鳥。這也是等同自覺,你們都知道,在復活節我們給予蛋,有著相同的象徵。我們是蛋,我們必須變成鳥。所以現在這個階段,我們是人類。我們就如蛋一樣,必須生長至某一點,才能變成鳥兒。
人們談論的各式各樣的事情,都不是自覺。就如我可能說:「好吧,若我把你催眠,我可以把一個瓶子給你」,你可能像小孩那樣開始吸吮那瓶子。就算你知道自己做著一些古怪的行徑你仍會繼續做。你被迫這樣做因為你被催眠。這種行為並不是自覺,因為作為人類,無論什麼發生在你身上,你是不會作出任何行動。我們不會如猴子般把尾巴剪掉而,成為人類。這是發生得那麼的自然,這是發生得像花朵變成果實那麼自然,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我們並沒有意識到,無論什麼必須發生在我們身上,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不是一個死的過程。我們能做的都是死的,例如我們可以倒立,我們可以跳躍,我們可以奔跑,我們可以做各式各樣的事情,但這些都不是活的過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是當你變成某些,這種改變必須由老實的求道者所提出,若你不老實,那麼便很困難了。就算你是老實的,你也會被誤導,被一些你閱讀而來的念頭所誤導。因為那本書是你付錢買的,又或你付錢給某個組織,或你付錢給某人,這些都幫不了你。我們必須看清楚,我們必須變成什麼。這就是我昨天告訴你的,你變成導師。你變成先知,就如威廉布萊克所說「神之人」會變成先知。他們有能力令別人變成先知。」 要對自己絕對忠誠,你必須要說︰我是否已經變成先知,我是否可以令別人成為先知? 就是這樣簡單的去看待我們的自覺。這也是你有能力做到。就是你變成先知。因為一切都在你內裡,整個機器都在你內裡,你就像一部電腦只要與總機接駁,它自會運作。
你就是要變成這樣,若你不能變成這樣,一切其它的,例如組織一個機構或類似的事情,都是毫無用處,完全沒有價值。我可以說,所有都是被誤導。你可以得到什麼?例如,我的意思是,若雷伊必須要說︰ 「啊!母親看到光,這些事情發生,那些事情發生。她擁有這些力量,那些力量」這些全是一無是處!對你有什麼用呢? 我或許是一個國王,這與你有什麼關係呢?你要變成什麼才是最重要,為著這個改變。若我說你內在已經擁有一切,我要做的只是去證明全都是在內裡。我們對這種知識並不是一無所知,實際上自摩西時代已經有被描述,就像他說︰「火之樹。」什麼是火之樹?沒有人知道,他們只是說有火之樹。但若你看到靈量被完全開悟,你便看到它真的像火之樹。聖經也有這樣說︰我會如火舌一樣在你面前出現。這是什麼?沒有人可以解釋,沒有人知道。這些火舌就是那些得到開悟的能量中心。你看它們就像火舌一樣。你不需要看到它們,因為當你是在外面,你只看到帳篷,若你是在裡面,你什麼也看不到,只看到會堂。我們必須明白,不是我們認為什麼,什麼必須發生,而是實際上什麼將會發生,我們都要接受。所以首先我們要擺脫這些錯誤的認同,以為這樣會發生,那樣會發生,以為這樣會發生,我必須看到光,我必須在天空中飛,很多人付錢令自己可以在空中飛。我的意思這真是荒謬,你為什麼想在空中飛?我真的不明白,還要因此付比環遊世界更多的錢。我告訴你,坐飛機出門並不需要付太昂貴的價錢,你在付這飛行生意,這個快速特警隊生意,這是什麼,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什麼?當我們要在空中飛,我們想進入怎樣的境地?這種催眠的手法是那麼精微,你是不會明白,你只是繼續下去,就像同樣的快速特警隊生意。有位男士, 他是研究院的主管,他患上癲癇症,他的妻子也患上癲癇症,他的孩子也患上癲癇症,他們來找我。他們失去了房子,失去了一切,身無分文。這就是整個學飛玩笑會發生的。現在,我們必須知道我們不能付款,不能為我們的進化付款。要明白這是非常簡單。就如我昨天告訴你,若你付錢給這朵花,它能否變成果實?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為此你不能付錢,它不明白金錢,生命過程不明白金錢。我不知道有任何人可以。例如他消化不良,他拿出一點錢說︰「我的胃,現在我付錢給你,你能否消化我吃下的食物?」我們是不是要這樣? 同樣,這是最高的生命過程中的最高, 因此你不能付錢。要明白這些是非常精微的,因為人類相信一切都是要付錢的,否則它不會運作 。你走到一部機器前,你想得到一件貨品。例如機器,你必須付錢這是可以成事的,若你得不到你要的貨品,你就不用付錢。所以可以成事的都要付錢。任何汽車,若它是免費的,代表它是垃圾,你不會要它。我們必須付錢把它拿到垃圾站。所以在人類的腦海中,一切都要付錢。這是非常錯的,你不能付錢。我在說這個生命過程,這是超越人類。人類是做不了的,就如我們不能把花朵轉化成果實。生命過程是超越人類可以到達。當你變成,當你變成超人類,你便可以處理它。這必須在你身上發生,若這沒有發生在你身上,其它的一切都是錯的 。我以極大的關注告訴你。因為那些在市場的人,那些售買貨品的人做得很好,他們知道怎樣誘惑你,他們知道怎樣把念頭強加在你身上,怎樣給予你錯誤的認同,你只是認同於他們,直至他們完全的離開。跟著你便陷入困境,你說︰「天啊!發生什麼事?」有一點仍然存在,就是你的靈還未失去,它仍然存在。儘管有怎樣的錯誤,怎樣的追尋,靈仍然住在你內裡。儘管這些,若你仍然活著,這個靈被帶到你有意識的頭腦,意思是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應該在你的存有感到靈的力量。這是霎哈嘉瑜伽所說的霎哈嘉(sahaja),他必定有告訴你,意思是與生俱來。
昨天我告訴你關於左脈,那是願望的力量,藉由這力量 我們有所有的思想制約和來自物質,唯物質主義的東西,你也可以說我們收集了所有我們的過去,過去藉由集體潛意識延伸。我昨天也告訴你,癌症是因左脈的極端行為所引起。那些左脈的極端行為 令人患上癌症。若你能把這些極端行為帶回中脈,癌症便得到痊癒。它可以被治好,毫無疑問。
第二部分是右脈,我已經告訴你 我今天會告訴你有關右脈。那位男士不在這裡?問很多問題的那個男士,他在嗎? 他昨天忙於提問,就是這樣。我想他對追尋並不感興趣。好吧,第二面是右面。是我們作出行動的力量。我們首先有欲望,跟著行動。這力量,右面的力量,以右交感神經在我們內裡顯現。科學也是一樣,科學的層面很粗糙。這些都是我們內在精微的東西,這個存在於我們內裡的右面的力量。給予我們思維和肉身的力量去作出行動 當我們有任何欲望,便應作出行動。我們想實行這個欲望,所以我們作出行動。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什麼類型的力量。梵文稱這力量為prana shakti而另一個力量,左脈是 mana shakti 是情緒的力量,或可以說是思維的力量。用英文來描述它們並不怎樣清晰,所以我會說mana shakti 和prana shakti。這是存在於我們內在的兩個力量。我們開始以左和右來運用它們,它們可以說是像煞車制和加速器,我們變成駕駛的能手。但在這過程,我們會犯錯人類的頭腦的獨特之處,就是會走向極端。就如我告訴某人︰「現在你必須靜坐。」他們便靜坐五小時。沒有需要靜坐五小時。又或若你告訴他們你必須倒立,他們便會倒立十小時。沒有需要這樣極端,我們只須處於中脈,對我們的身體仁慈點,對自己仁慈點。沒有什麼需要狂熱, 沒有什麼需要令自己惱怒。這只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必須在你身上發生。例如,試想想,一顆種子被播放在一處有嘈雜音樂的地方,或一處每一個人都奔跑叫喊,尖叫的地方,種子會有什麼發生?就是它不會發芽。若那是一處平和的地方,一處正當的地方,而不是播放在一個傾斜的花盆裡,它肯定會生長成漂亮的樹木或漂亮的灌木。自由地生長!
同樣,若我們過於極端我們便會偏向右或偏向左,若偏向左,我昨天已經告訴你們有什麼會發生。所有那些催眠術,ESP和大部分靈性導師,都想玩把戲,你要明白,就像他只會催眠你,人們變得因為這些導師,人們變得完全瘋癲︰「他是我們的導師。」他們的行為卻像完全沒有腦的人一樣「啊!我現在感覺到,我感到極好。」我看原因是因為你感到這個男士內在有安全感「若我跟隨他」,你明白「他將要到天堂,我將會與他一起上天堂。」事情是不會像這樣發生的。你必須獨自上天堂,你必須變成自己的導師。你必須認識一切,不是某人把拖車放在背後,再把人放在拖車裡說,來吧,我將要上天堂。實際上,這些人大都是走向地獄。你會很快的跟著他們。所以事情從不是這樣,相信我,任何人說追隨某位靈性導師便可以上天堂,都是絕對錯的。你必須遵守原則。任何一位元真正的導師都會常常告訴你,你必須變成某些……他永遠也不會只說︰「好吧,你給我錢,好吧,你是成員,你現在是我的孩子,你現在是我的門徒,我給你愛,讓我們有愛吧。」愛在哪裡?「給我更多的錢,給我名車,給我這些,給我那些。」像瘋子一樣,我們以為,這些東西是可以交換的。我們都是求道者,我們有權去找尋我們的靈,我們不要被這些把戲,這些人的,我可以說這些惡作劇所欺騙。不單要你的錢,我不介意,他們是走私者,讓他們拿到錢拿到他們想要的,但你卻不知道他們破壞了你得到自覺的機會,當你的得到自覺的機會被破壞,就很難再給予你自覺。若你不認真的,正面的去解決,你將會處於一個無可救藥的處境。我曾經看到人們為此而受苦。
這種我們內在的行動,提供我們的思維和肉身的能量而在右邊運作,就像我們想著未來,開始計畫計畫這些︰「我們必須明天做這些,後天做這些。」我們開始坐下想,「現在,我要到哪裡去找這些?跟著拿一張票,我便會到哪裡。」我的意思是我們的腦袋為未來而運作,很大程度,我們變得完全的未來取向,到達某個程度。我有時遇見一些未來取向的人,他們甚至忘記自己的名字,你相信嗎?我的意思是他們甚至忘記他們父親的名字。這還可以,但連自己的名字也忘記,像瘋子一樣。因為他們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他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他們在做著些什麼。我曾經遇見這樣的人,他們真的是病人,因為他們已經變得那麼未來取向,他們不知道任何他們的過往,這種未來取向的行為開始在那些常常想著未來的人的社會開展。我要做什麼,我明天要做什麼,我明天將有什麼成就?」所有這些事情,當他們這樣,他們的注意力便會走向極端右。在這裡,我們處於非常危險的位置,非常危險的位置。當我們開始望向未來, 望向未來是一種幻像,完全是來自想像。因為你認為的未來並不存在,存在的是現在,你須處於現在而不是未來。
人們會說你必須處於現在,但怎樣才能處於現在?我們不能。你一是處於過去,一是處於未來。因為當思緒的波浪升起,它上上落落,另一個思緒波浪升起,上升跟著下跌。當這個思緒的波浪升起,我們跟著它升起,但卻看不到它下跌,跟著這個思緒的波浪升起,我們看到它,但卻看不到它走往哪裡。我們就在這思緒的尖端跳動。我們不知道我們或許在過去,或許在未來。在這兩個思緒之間是現在,我們不知道把注意力放在哪裡,這是非常困難做到。只說你必須處於中脈是不能做到。所有這些︰「你必須這樣做,必須那樣做。」不能令你做到。除非有光,就如這房間沒有光,你說︰「一直行。」你不能,因為你看不到,看不到哪裡是通道,可以怎樣走。就算你下命令,做你喜歡的,就是不能走直路而沒有碰到任何這些椅子,因為沒有光,你看不到。所以我們要明白,我們對未來有太多的計畫,我們實際上做的是,我們活在一個想像的世界。已經有很多人們活在想像的世界的故事。他們怎樣發現一切都被摧毀。有些人藉由他們的身體的努力而成就到,當他們運用他們身體的力量,他們為自己製造了另一些問題,因為他們變得肉身取向。
若你只是肉身取向,靈便會生你的氣。所以右邊的移動是為那些小心翼翼的人而設,你可以稱呼那些對時間很挑剔的人,那些對事情很堅定的人,那些乾巴巴的人,那些非常率直的人,他們不能容忍任何荒謬。另一種人是,你發覺這種人通常都是令人頭痛的,他們令人煩厭,你不能容忍與他們為伴。他們可以是非常令人厭煩的人,他們教訓你怎樣可以,直截了當,怎樣可以絕對走直路。大自然沒有什麼是直的,它是那樣 漂亮的移動,因為大自然被創造成多元化,多元化帶來漂亮美好。他們不會想及漂亮,他們不會想到愛,想到慈悲,沒有這些。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謹慎的世界,這就是他們的生活。這類人內在發展了很大的自我,就如你看到這裡一樣,是一個在頭腦裡被稱為自我的黃色的東西。藉由左脈的行動,情感的那一邊,我們發展了超我,藉由右脈的行動,我們發展了自我。
這個自我並不容易被看到,因為若你有超我,你的身體便感到痛楚。身體上,你是一個可憐的人,你面上有皺紋,你看來很憔悴。若你有自我,你便看來很活躍,我們可以說希特勒是極之自我的代表,他腦海中以為自己是某位降世神祇,他必須拯救人類,他知道有關種族和一切,他理應拯救某些種族。這種念頭來自偏右脈的人,他們很有野心,與他們談話或許感覺非常好,他們或許看來很謙虛,也或許是非常好的生意人,什麼也可以是,但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這個自我先生 在他們的腦袋中出現,就像一個大氣球把他浮在天空中。自我的終結是愚蠢,你會感到驚訝,自我的盡頭是愚蠢,這些人沉醉在各式各樣愚蠢的事情裡。 他們會說︰「有什麼錯呢?」 例如,我知道有些老人的行為是非常愚蠢,他們說︰「有什麼錯呢?」 一個老人家,例如九十歲,他甚至不能沒有手杖行走,卻跳你們的舞,跟著他跌倒。你明白嗎?他想︰「有什麼錯呢?」就像我認識的一個女士, 她大約八十五歲,她死於從馬上跌下來,很自然,我的意思是你對一個八十五歲的人期望什麼,那是很明顯,一位八十五歲的女士她應該安居於家中,照顧孫子她或許還有曾孫,你明白嗎?她不這樣,為什麼她想像一個二十五歲的女士一樣爬上馬背上?他們做著這些愚蠢的行為,卻說︰「有什麼錯呢?愚蠢是沒有錯的,有什麼錯呢?」 這種人對社會,對其他人都是一種騷擾。那些擁有超我的人會麻煩自己,而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卻會找別人麻煩。他們常常都糾正別人,折磨別人,把自己的念頭強加在別人身上。 這類人可以非常,非常成功。因為沒有什麼是勝過成功,他們繼續把東西錘打在別人頭上,說︰「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當你持續這樣說,你忽然相信︰「是,事情必定是這樣的。」這類人是最危險的。我可以說,超我類型的人,對那些不知道超我類型的人的把戲的人來說 超我類型的人,他們可以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險,因為他們很精微,你看不到他們,他們會催眠,他們可以附在你身上,他們可以是非常害羞,他們亦可以對你作出各種你意識不到的事情。所以要選擇那種比較好,那種不好是不容易的,走向極端都是錯誤的,無論是偏向右或偏向左。
現在讓我們看看身體有什麼發生? 就如我說有關癌病,在左邊肉身上,有什麼發生在未來取向的人?我們有一個能量中心特別為未來取向的行為而設,被稱為腹輪,以組糙層面,在我們內裡彰顯,被稱為大動脈神經叢的神經叢。腹輪對人類很重要,特別是已經發展的人。實際上,這個輪穴把我們腹部的脂肪轉化,以供腦袋之用,這是太陽神蘇利耶的能量中心。當我們開始思想這些細胞這樣被轉化,它們對腦很有用。若你不停的思考,常常都在思考,常常都在思考,什麼會發生?我的意思是頭上不會長角,你在消耗著它,你在消耗著所有這些細胞,你必須有其它補充。因為要補充,腹輪必須很幸勤地把細胞轉化,以提供腦的需要。因為要做這工作,其它腹輪要照顧的器官,例如你的肝臟你的胰臟,你的脾臟,你的腎臟,全都是這個能量中心所照顧,還有是女士的子宮。現在,若腹輪只做一個工作,它不能做其它工作,其它工作便會被疏忽,那麼你便發展了稱為肝臟疾病的可怕疾病。
肝臟的毛病是我們感覺不到,別人知道你有肝病,因為你的脾氣很壞,因為你很挑剔,因為你常常向人咆哮,因為你對一切都不滿,因為你批評人。所有這些都是肝臟出毛病的徵兆,有肝病的人對自己永遠不滿,因為肝臟照顧我們的注意力,肝臟有問題的人,他們的注意力很可怕。像這樣走,你不能保持你的注意力向前。在街上你會直往車輛走,因為你在看著一些你不應看的事物,你一直都這樣看著別的事物,你不能行走,我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任何動物,像這樣走路,只有人類才會這樣。若你看到他們在街上,你會感到很驚訝。 他們都走到哪裡?他們不走直路,他們不向前看,他們的雙眼像這樣,那樣。因為注意力搖擺不定。注意力搖擺不定是因為肝臟有毛病,所以肝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肝臟有特別的能力,從身體抽出毒素,顯現為熱。這種在身體的熱必須被轉化,或必須轉變成血液,或變成血液裡的水,它必須從你身體裡排出來,或許以汗水或其它形式排出。當肝臟的齒輪松脫,什麼會發生?就是它沒有能力做這工作,它不能把這些熱傳到血液裡,熱仍然停留在身體裡,你真的被加熱了,這些熱令你產生各種問題。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升起,什麼會發生?它改變血液的形態。因為這熱,氫氣和氧氣被安置在很古怪的位置,就像這樣,那樣。他們開始接收他們內在的熱,這就是為什麼有肝臟毛病的人在靈量升起時感到有點熱。但我們可以藉由令肝臟平和和舒適而把它治好,你肯定可以,肯定可以把你的肝臟治好,這是無庸置疑的。
第二樣發生在你身上是胰臟,它令你有糖尿病。只有思考太多的人才有糖尿病。就如一個印度的農夫不知什麼是糖尿病,你因此停止吃糖。但這不能治好糖尿病。糖尿病是因為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太多。醫生不明白,所以他們說糖尿病是不治之症,因為他們不知道思考與這疾病的關係。這是當你不停的思考便會發生,像瘋子一樣,你便得到糖尿病。若你得到開悟,糖尿病是可以被治好。你也可以醫治別人的糖尿病,因為這個充滿活力的力量,它把流通於你的三個力量整合,你得到補充。你可以給予已經消耗盡的人。因為你可以藉由這個力量去補充他們,你也可以去醫治。
第三是發生在人身上最差勁的就是因為脾臟而來的血癌。脾臟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內在的平和中心。一個沒有妥當脾臟的人不是一個平和的人,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但醫生卻不懂,所有科學取向的人也不懂把它聯繫到某些非常,非常簡單的道理上。簡單的是當你進食,若我們吃得怱忙,我們的脾臟便有麻煩。我們可以患上血癌。若母親是急躁,或父親是急躁的,孩子可能出生便會患上血癌。我們很高興告訴你,在紐約, 有一個血癌的個案,當我在印度的一條村莊, 有人來告訴我,這樣這樣的男孩病了 他只有十六歲,有血癌,醫生已經 宣佈他兩星期內便會死亡 他們常常都是這樣宣佈,他們只善於宣佈 當這個個案來到我面前,我告訴他們︰ 我做不了什麼,我現在在村莊裡,但你可以打電話給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曾經在英國現在在紐約, 她可以照顧這個案。 你感到很驚訝,這男孩完全被治好。他出院後來看我,現在他回到學校。我的意思是我們治好很多血癌的病人,但在這裡我們不是去從事醫治… 或治好任何人,這不是我的任務,這是發生得很自然的,是靈量升起的副產品。主要是我們要令你成為醫生,我們要令你成為博學的人,我們要令你成為有集體意識的人,我們必須進入神的國度,住在祂的平和、祝福和喜樂裡。還有腎臟的問題,高血壓,所有都是因為這引起,人們擔憂,他們急躁,你明白,這種急躁只是習慣。我知道有些人,當你一說︰「啊!你到某處必須乘坐飛機。」 飛機這個字忽然引發這種急躁。「啊!他們變得瘋癲,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忘記他們的護照,忘記他們的行李。忘記這些,他們發狂似的。若你走到機場,你會發現,這個被稱為左臍輪的能量中心,脾臟變得狂熱。當你進食,或做任何工作時便會產生某種緊急狀況,需要更多血液去消化食物。所以這個脾臟,可憐的傢伙辛勤的工作,去製造額外的血細胞。當你進食時,例如你也看報紙,這是最差勁的事。很可怕,我們在早上閱讀報紙,同時也在進食,你的脾臟便出毛病。因為另一種緊急情況出現,更甚的是你騎著單車,手上拿著三文治趕緊回去工作。你忽然發現路上塞車,令你處於更壞的境況,令你很急躁,你不明白為什麼。在你前面的人不停的說︰這個人出了什麼問題,他為什麼不能把車駕快一點?這個人也對前面的人說著同樣的話。這種瘋狂的情況持續著,這種無意義的競爭繼續。若你在進食時這樣怱忙,這樣急躁, 你便會有這種麻煩。這是非常危險的,被稱為血癌,這病在年青人中是非常普遍的。
最後,是心臟的毛病。當你放太多注意力在外在的物質的東西,你的物質上的進展身體上的進展,以及把你的腦袋過度電腦化,你便疏忽了住在你心臟,必須得到你的關注的靈。靈便會退去,當靈後退,你便得心臟病。只有偏右脈的人會有心臟病,不會是偏左脈的人。我把這些告訴一個醫生,他說,很驚訝。在精神病院,你不需要心電圖 你不需要它,他們永遠不會心臟病發作。一個瘋子不會有心臟病,這是很令人驚訝。一個瘋子用他的心更多,他的左脈,他的情感,他的心應該跨掉,但卻不是,是他的頭腦崩潰了!你可以想像嗎?而那些用腦的人,心卻崩潰了。 這是大自然在我們內裡創造的平衡。你看大自然是怎樣聰明地指引我們到中脈,不走向極端,保持在中央保持在中脈。當你完全處於中央你便進化得很快。
這是我們擁有的右面,未來取向的那一面。 你們都知道我們的品性都是非常未來取向 這種未來取向不能只說︰「啊!現在,不要思考。」你做不到,你就是做不到。若我命令你︰「現在,停止你所有的計畫。」你只是做不到,你就是不能做到,你必須計畫。 你發現所有這些計畫都失敗,因為這些計畫與上天的計畫沒有關係,上天有一些計畫而你又有另一些計畫,它們永遠也不會結合在一起,這就是你的計畫怎麼會失敗。你只是感到很灰心,感到孤立無援,你不明白這是怎樣發生。
我們要明白,我們要知道有一個上天的力量,無論你喜歡與否,所有這些生命的工作,成千上萬的花朵變成果實,一顆種子變成大樹,一顆特別的種子變成特別的大樹,各種的選擇都是井然有序的,整個化學作用被組織起來的途徑,所有化學的週期定律,所有在這個世界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必定有某人做著這工作。所以有一個上天的力量圍繞著我們,毫無疑問,但我們仍未能感覺到它,就是這樣。若我們還未感到它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它的確存在和運作著。我們親眼看到那麼多活生生的事情在發生,我們視這為理所當然,我們不受困擾。你看,人類生命的本身,孩子將要出生身體裡有一個胎兒。醫學的定律是,若任何外來的物件進入身體,會立即被拋走,一切力量都是被建立成把它拋走。但我們發現,當一個胎兒開始生長,整個系統滋潤它,照顧它,真的對它很費心很小心地,水被創造圍繞它,令它不受騷擾,作出各種關懷。身體會對胎兒作出各種關懷,去照顧它。當胎兒成熟,便會被拋出。誰做這些?誰在做著這些?我們有時也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我們為什麼要變成人類?有什麼需要這樣?有什麼需要這樣?若我們得不到答案,這表示我們仍然在過渡期,我們必須到達哪裡,才能得到答案。我們被創造成人類,去感覺這個上天的力量,去處理這上天的力量,去享受上天的恩賜。這上天的力量是集體的存有,它賜予你集體,在我們心裡的靈就是在我們內在的集體存有,它彰顯流通的上天力量,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聯繫到總機,我們便會變成我們應該變成的模樣。就像一部機器,當它連系到總機,它便有了意義。這部機器(母親手指麥克風),雖然與總機連系,卻意識不到電力,感覺不到我的聲音。但一個人,當他聯繫到總機,你變得有意識,這是你必須明白的。當你得到自覺,你可以提升別人的靈量,你也可以給予別人自覺。雷伊就做了很多,甚至在利雅德(沙地亞拉伯之首都),他也有這樣做。在每一處他到過的地方也有做。 他就像你,一個工程師,他就像你,你會對他怎樣認識自己和認識別人感到很驚訝,你會完全改變,因為當你得到你的靈,當你得到最高,所有世俗的事物便會退掉。你變成自己的導師,不再被任何習慣或其它一切所束縛,它只是漂亮地成就。我們必須給自己機會,必須有耐性。所謂的聰明智慧最差的,是你能對一切開玩笑,這是最容易的。開一切事物玩笑,把它解決。 在古老的時代,當他們想面對真實,像基督來到,他們沒有對祂開玩笑,但在祂被釘十字架時卻開他玩笑,他們只是否認。現在這基本上都不是問題,問題不再存在是因為否認是需要更多力氣,所以還是開玩笑比較好。這是愚蠢。我再次說,開某些事情玩笑是愚蠢的,因為你就是這樣,你是靈,是你必須得到它,若你只知道怎樣開玩笑,請與它一起玩吧。那麼你的人生繼續,你的生活繼續,對你這有什麼用呢?若你沒有得到自覺,你對自己的評價是你是失敗的,你已經失敗了。這裡在給你機會,你可以很舒適,你可以得到忠告,你可以得到救贖,但沒有人能令你感受到你存有的漂亮,你必須親自去體驗,若你不想體驗,沒有問題 完全沒有問題,你有自由這樣做,做你喜歡做的事,但若你想去做,請你停止你的導師搜購 不要再搖擺不定,停下來,看清楚你需要什麼。這是認真的事,必然會發生。
除非人類已經進化,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問題可以得到解決。任何問題,要聽信我。無論什麼他們從思考而來的,例如他們創造民主,他們創造共產主義,這樣那樣。在真實中,所有這些荒謬都是毫無意義,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例如你可能說我是非常有力量,所以我是一個資本家,但我不能不為給予而活,所以我是一個共產主義者,我絕對是一個資本主義者和絕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 一切都存在於我們內裡,這些念頭都是人為的,令一些人是民主派一些人是另一類型。因為當他們執著於自私和所有這些事物,他們不能從中創造出任何好東西。不執著是因為你與靈合一,靈是不執著,它給予你光。這種不執著令你看到整體,像一齣戲劇一樣持續著,你可以好好的成就到,你變得充滿活力,你會對自己那麼有活力而驚歎不已。除此之外,我們必須意識到,若這裡有一個力量,它是全能的,這力量可以自己思考、組織和照顧你,很多事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若我告訴你們一切,你必定會很驚歎。令人驚訝的事情在發生。克裡希納曾經非常清楚的說︰「yogakshema vahamyaham」 意思是若你得到瑜伽,你便萬事安好。瑜伽之後,祂說先有瑜伽,合一必然首先發生,那麼你便萬事安好。我曾經見到人們走到所謂導師哪裡,他們染病,你看到他們的面容蒼白,完全的完蛋,一無是處,絕對是痛苦的人。這種人怎可能達到瑜伽?
不單肉身方面,思維上他們也是處於平和,他們充滿慈悲和愛心。這種慈悲不用說話,只在流通,流通著散發著,你甚至可以把你的慈悲給予花朵,若花朵將要凋謝,你可以給予它,它們可以多活一會。例如,樹木將要死亡,若你給予它們,它們便會昌盛,若你把它給予動物,牠們會變得不同。因為是你首次得到這力量後,把它回贈,回贈大自然。到目前為止,你通常都是從大自然拿取的,現在是第一次你向大自然給予某些東西。因為慈悲只在流通,它不接受任何東西,它只流向其它人。這必須發生在你身上,不要只滿足於那些低下的東西,那些無意義的,那些虛擬的或大規模的念頭。我在說每個人都意識到的集體,這不是大規模的活動,這是集體。願神祝福你們!
我希望今天很多人都可以得到自覺與靈合一,感覺到他們的集體。我唯一的願望是,在英國,我把布頼頓放在很高的位置,我常常說英國是宇宙的心臟,它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心臟,毫無疑問。這就是為什麼布萊克曾經說,它必須變成耶路撒冷。祂所說的都是真相,他說了很多有關霎哈嘉瑜伽的話,是完全可以驗證的。心臟卻很懶散,心臟在睡覺,這是令人傷感的事。就如我說歐洲是肝臟,它在喝酒,你可否想像事情的境況是怎樣更加差勁。若一切都是違反我們的本質,英國的本質是它是心臟,意思是它可以連接起來,它在傳播,無論什麼發生在英國,都被認真對待。例如你變成,你們全部人,都變成愚蠢的人,整個世界也會變得愚蠢。你們的責任是那麼重,連你們也意識不到,我們在做著非常重要的事情,對這個國家看來是很微小的事。因為很少人真的來到霎哈嘉瑜伽,安頓下來,非常少人,我想只有很少這種才幹的人,小孩子在這裡, 很多在大約十歲時來到,我可以肯定一定會有很高質素的求道者會來。他們都有點緊張,因為他們想向來自美國和來自歐洲的人學習,沒有什麼可以向他們學習,是你要去傳播,是你要傳達這資訊。我知道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國家,無論如何,我的丈夫會在英國被選。在過往的八年我們都在這裡,你相信嗎?我或許會在這裡多四年,所以我希望某些事情會發生。在布頼頓這是一處好地方,我肯定很多人會在這裡得到自覺,在解放人類裡作出幫忙。很感謝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若你們有任何問題,請必須向我提出。老實說,我是你們的母親,我從不因你提問而感到被冒犯,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實際上,我沒有任何問題,你必須向我提問,我們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