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導師崇拜 (England)

導師崇拜–建立導師原則
1982年7月4日
英國倫敦
誰當翻譯?葛萊瓜,為甚麽不拿其中一個?
(練習者︰母親,這是公眾擴音器,他們聽不到你的話,它只是用作錄音。)
那麽他們怎能聽到我的話?…對,你怎樣翻譯?
(練習者︰法文…)
大聲點,你為何不站起來,你可以站在這裡,對,這裡,你可以說大聲點,這樣最好,但小心這個…
願神祝福你,喂,對,對,謝謝,謝謝,阿漢那已經來了,看看他們,那裡,那裡!
在最祥瑞被稱為過渡期(Krita Yuga)的時刻,我們聚集在這裡,去明白了解怎樣建立鞏固我們的導師原則。Krita Yuga代表是時候你要做點事,”Krita”是事情已經完成。
你是「做」這些事情的渠道,做神的工作,你是大能的神和祂的力量的渠道。一方面,你要有尊嚴,有榮耀,設想自己是位導師。另一方面,你要完全順服委身於大能的神。你全部的尊嚴,全部的權柄都是來自祂。其三,祂以戲劇的手法,創造這個宇宙,創造你。你要看到祂的戲劇上演,所以一種開心喜樂的氛圍要透過你像泡沬般冒起。
到目前為止,導師給人的印象是他不拘言笑,常常發脾氣。這種態度對不用接觸群眾,只把自己安置在喜瑪拉雅山某處的導師是不要緊的。但在這裡,我們要面對接受你川流不息的愛的整個宇宙,這並不代表你要無聊輕挑,因為你不能。上天的戲劇不單不無聊輕挑,還充滿喜樂。這種喜樂不是二元性。所以要建立你的導師原則,我們先要知道它是怎樣被摧毀。就是這樣,任何沒有被照顧或被保育的事物都會被摧毀。若我們不留心,例如這些美麗的植物,它們會被摧毀,即使那些沒有受照顧的物件也會被摧毀。
首先,我們要知道,要留心和警覺到,若我們沒有保育照顧自己,便會被摧毀。保育並不是為著保育的原因,而是為了停止你的導師原則受破壞。若我們對它疏忽疏懶,便要對自己的導師原則受破壞負上責任。所以我們要放注意力在保育這個導師原則上。導師有能耐去保育自己,保育別人。開始時,當導師想建立鞏固這保育原則時,他們制定很多嚴格的規則條例。若你閱讀聖經的「利未記」,你會發覺所有它描述的shariats,現在在利雅德(Riyadh)或亞拉伯國家都有遵從。要維持保育你內在的原則,就是要用這種強烈的言詞︰「任何人若不這樣做便要死;任何人若犯這種錯便要被石頭砸死。」這是最初期,所以現在人們在這進化階段要有這種恐懼。
這並表示要侮辱或傷害人,又或拿走人類的自由,而是向人展示他們內在的導師原則是很重要的。在那個階段,他們用恐嚇的手段,我應說—可怕危險的時代。但那時的人卻遵從。接著另一個進化階段,在那階段,人們認為他們要禁慾,開始以極之禁慾的方式來保育自己。這是自我投射,不是投射向別人,而是投射向自己。
我們可以說第一波開始是當導師、太初導師說︰「若你不這樣做,便會被殺。」第二個階段是信徒接受這樣,開始告訴自己︰「若我們不這樣,便要自殺。」禁慾的基礎是智慧,而不是頑固。但它卻變得狂熱,走向極端。禁慾是為著保育而開展,為著保育而開展,但保育卻變得行不通,又或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保育,他們感到混亂。對他們而言,規則條例變得比保育更重要,因此你發現他們在摧毀自己。
導師原則(Guru tattwa)的智慧或精粹是平衡。就如你要保育植物,你不給它水,它會死;你給它太多水,它也會死。所以智慧就是你懂得給恰當的水給植物,令它生長得最好。智慧要以你的生命能量的感知力去達成。你是被安置在最幸運的境況,在你的導師原則完全建立鞏固前,你已是個有自覺的靈;在導師原則還未建立鞏固前,你已擁有所有導師渴求的力量,特別是你被母親愛的祥雲完全包裹覆蓋。母親的愛絕不容許你毀滅摧毀你的導師原則。就如我告訴你,導師原則是很易受傷害的,若你不保育它,它便會被毀滅。首先,毀滅源自你的存在體,我是說我們的存在體是由五大原素所構成,這五大原素很容易被毀滅。若你不好好照顧任何一種原素,它們便會被毀滅。這是這些原素或物質內在的品質能耐,我們也可以說,保育它們是很重要的。
有些人以為一旦你變成導師,便不用保育維持一切,它自會自動保育自己,不是這樣。我同意靈是絕對能增添這些原素的美麗,令它們健康。可是在人類的層次,常常都有一個更大的力量想去摧毀它。所以除非我們完全變成靈,否則這個毀滅力量仍有機會起作用。有人或許會說,為甚麽需要平衡?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要懂回答。沒有平衡,你不能昇進,若你不能昇進,成為人類又有甚麽用呢?
例如,神是一切,卻沒有人意識到。但在人類的層次,你意識到︰意思是一切都存在,一切都在這裡,只是你仍未意識到。就如這裡有一塊石頭,它也是神,沒有人意識到它。就如這個地方完全黑暗,而我們全是瞎子,在這種情況下,你甚麽也看不到,感覺不到,也體驗不到。實際上,有人認為黑暗是真理,無明是真理。當太陽升起,陽光射進來,你只要張開眼睛,便看到一切,你開始變得有意識。所以在人類的層次,你的知覺是在最高點。
這個意識要變成靈的意識。這已經發生在你身上,你已能感覺靈。但你仍未平衡,你的母親把你拉出來,令你成為這樣,但你內在仍不平衡。你只要輕微偏向左邊,便會被摧毀;即使偏向右邊,也會被摧毀。所以你要嘗試用我告訴你的方法,我會解釋這些方法。首先你要簡樸禁慾,只要把自己與自己分隔,把自己分隔為靈,再看看自己的自我和超我。現在你開始靜觀,靜觀自我和超我。不要保育它們,它們都是毀滅的力量。
當你如旁觀者般觀看整齣毀滅力量的戲劇,你便會知道怎能更好的保育自己。當你禁慾,分隔自己便更容易。這些元素對你最差勁的影響是你養成習慣,令你有各種苦惱困擾。有些人喜歡沐浴,有些人不喜歡沐浴,有些人喜歡早起,在早上四時唱歌,吵醒所有人;有些人睡至十時,有些人喜歡淺色的衣服,有些人喜歡鮮艷的衣服。若你是英國人,你想一切都是英式的,可怕無味的食物!若你是法國人,你想喝酒,喝一點點;若你是意大利人,要求碳水化合物,太過了;若你是西班牙人,便要求過多的脂肪;若你是印度人,則要求太多的香料。所以要改變這些習慣,你要放棄你喜歡的極端。若你說︰「我喜歡清淡的食物。」—清淡的食物—那麽你便應說︰「我要吃很多辣椒。」若你說︰「我喜歡淡色。」那麽你便要穿鮮艷的顏色。首先,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我曾經看到人們,當他們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他們貼附著這個極端。因此我們要在中央,不要偏向極端。
一個avadhuta的人,他是個偉大的導師,從不受任何苦惱所困擾,他不會被「我喜歡這個」這種想法控制。他在蒼翠繁戊的綠色植物中看到美麗,也能在秃樹中看到美麗。現在的西方,苦行禁慾的趨向潮流以很有趣的方式開展。就如你梳頭,你便是不好;若你身體沒有體味,你便是不好;若你不像一頭豬,你便是不好。各式各樣有趣可笑的想法爬進你的腦袋,他們在走向另一個極端。
我們要從大自然學習,大自然把自己裝扮好來迎接春天。當冬天來臨,它完全脫去外衣,我說的是所有葉子都掉入大地之母,因為太陽要照射到大地之母,它不會貼附依戀任何事物。很驚嘆,大自然比我們更原始,儘管我們本應毫無執著,因為我們是屬靈的。但這個想法也是來自思維,那是最差勁的執著。這個很滑稽有趣的想法,令我發笑,也是我見過最大的笑話,就是人們貼附著思維的概念想法。就像你相信你所想的會發生在你身上。例如,一個很多思緒的人想去野餐,他在腦海中會想拿這個拿那個,甚至開一個檔案寫下︰「我要帶這個,帶那個。」當他真的去野餐,他發現自己身處困境,因為他甚麽也沒有帶,全都寫在檔案裡。
你的母親很懂說話,她說給你聽,但她的話不應成為你思維的執著。就像︰「是,母親是這樣說的。」每個人都很熱烈的討論,是這樣的。它不是你存有的一部分,現在卻普遍的成為你的執著依戀,所有人知道一切,卻一無所有。真的要責難這種思維的執著依戀。要成為的是要去看,去體驗,去看,它是種體驗。就像若我要來這個地方,我一定親身來看,若我只是思維上想及它,思維的概念,思維的圖畫,那就不好。我可以…這不是我的,不是真實的。所以當你意識到,真正發生的是你親自看到它,所以讓我們看看,你要從對它的思維概念抽身而出。你不知道,因為你知道的只是思維上的它,這應是你存有的一部分。
現在該怎麽辦?有人會說︰「我們只要為此繼續禁慾苦行。」這樣會變成另一種著迷著魔。有人會說︰「好吧,母親說我們要享受,所以我們只去享受。」怎樣達至平衡是個大問題,這不應是對有生命能量感知的人而言。這樣你也會著迷。我曾經見過有人說話的方式,彷彿他們都是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事實是他們沒有生命能量,卻說他們取得生命能量,這是騙人的。
我們要想我們必須成長,看更多更多,去認識它。若你接著問法國人︰「你好嗎?」在這種影響下,他們會這樣說︰「這表示他們常常處於不平衡。」你問英國人,他會說︰「不知道。」或說︰「我知道」,他們的回應不會是兩者之間。我們要明白,我們手中拿著光,這光不應抖動,我們要緊緊拿著光,要專注的保持維持光,再告訴自己,我們要去看,不只是思維上的理解,而是實在的意識到,因為你是完全的,你是整體的一部分,你是。但有一事,你還未看到它,你已經思維上接受了它,你還未變成它,因為思維的投射來自思緒,即是說你仍停留在思緒的層次,你要變得無思無慮。若你仍然活在思緒中,那麽你仍是在額輪之下,所以首先一切思緒都要停止,還要說︰「好吧,讓我們現在看吧。」
你從臍輪來到額輪,接著來到毀滅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感情,感情是很精微的。就像有些人,霎哈嘉瑜伽士坐下拿著結他開始唱歌,彷彿他們是相思鳥,你明白!(這是甚麽?這是甚麽?來吧,來,來,來,來,來,來,有甚麽發生了?為甚麽,你為甚麽哭?來我這裡,來這裡,好吧,把她帶走,她受感染。)最纖弱的要算是情感,情感是集體的偽裝。例如,當霎哈嘉瑜伽士會面,他們會互相擁抱,互相親吻,互相非常友善友好,再坐下像嬉皮士般唱歌,手拿結他,在愛的旋律中搖擺。實際上,這是喉輪在集體的層面,當然,這是很難擺脫的,因為它給你很舒服的感覺。人們對情感有混淆,他們以為這是喜樂。喜樂只能透過完全的不執著依戀才能到達,這種不執著依戀是沒有自我和超我的。
現在,人類要面對的問題是他們假定自己是導師,他們開始談論霎哈嘉瑜伽,說及霎哈嘉瑜伽,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錫呂‧克里希納。他們的自我甚至比不知道霎哈嘉瑜伽的人更大,他們開始以極大的自我說話,連我也害怕他們。我有時會想,他們對霎哈嘉瑜伽有多認識?卻那麽斷言霎哈嘉瑜伽,這是很令人懼怕的。這種情況也可以說是他們感到禮儀並不妥當,這必定有恰當的禮儀,所以我們要看顧禮儀,我們是禮儀的守護者,所有這些事情都在這裡。情緒化的人看到別人的自我,而自大的人則看到別人的情緒。這個人批評那個人,他們卻看不到自己正在跌進極端的陷阱。除非你不執著依戀,你是看不到這些。
我不會說我的確犯了錯,可是這真的是錯的。在霎哈嘉瑜伽的頭三年,我從不談亡靈(bhoot),我以為我有能力不談亡靈也能應付。但有一個被亡靈附著的女士來霎哈嘉瑜伽,她嘗試各式各樣巫術的把戲,我因此才要向他們提及亡靈。現在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都是一大堆亡靈!你問任何霎哈嘉瑜伽士︰「為甚麽要這樣做?」「必定是亡靈做的。」若你問︰「你為甚麽會做這種事?」他們便會說︰「我不知道,是亡靈做的。」在這裡的,不是他們,而是亡靈。即使身為導師,我也不懂怎樣應付,因為若這裡的是我的門徒,我可以告訴他們,但若這裡是亡靈,我該告訴誰?我只能與霎哈嘉瑜伽士交談,而不是亡靈,他們不會聽我的話。到現在為止,這是霎哈嘉瑜伽士找到最大的藉口,也是最差勁的,過往從不會這樣。所以有時我感到我介紹「亡靈」這字句是個錯誤。他們為自己找藉口說︰「母親,這是一些負面能量。」
除非你內在擁有某些負面的力量,不然你又怎會負面?若你不依戀執著,就如石頭,不能容納盛載任何負面的水,你不會變得更負面,只會變得更像導師。現在,當我說你不應負面—-就如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應是個亡靈,你應是你自己—他們便感到內疚。各式各樣反導師的把戲在運作,我是你的導師,對自己玩這些把戲是違反你的導師。現在你會向我玩這些把戲,有甚麽用呢?你必須取得某些益處,若你玩這些把戲反對我,你便是反對你自己。你要更有警覺性,不要被摧毀。除此之外,你還要拯救別人。若你不接受這是你的特權,你的命運,你是被挑選作為神的工作的媒介,你又怎能做到?有時,我感到所有亡靈都來找我給他們自覺,我現在要變成亡靈!”bhoot”的意思也是”bhootnath”,這是商揭羅大師、濕婆神的名號,因為祂常常責備亡靈。你要活在當下而不是”bhoot”—“bhoot”解作過去。
你要知道甚麽?你變成,你是在「現在」,你只是開始變成,進化,興旺。嘗試活在當下,不要逃避現在,面對它。既不要感到內疚亦不要責備亡靈,兩者都會把你帶離「現在」。現在,只要看著整個大自然,整個上天力量,你熱烈渴望多年的欲望,一切都在支持你。時候到了,你就在這裡,我們該怎辦?只要處於中央,在軸心,把自己保持在軸心,你只是看著周圍在轉動,你不介意。當你看到自己行為不當,懲罰自己,你懲罰自己比上天懲罰你好得多,因為上天的懲罰會是很嚴厲。但不要感到內疚,因為你沒有犯任何錯,犯錯的是亡靈。
我們要意識到,我們既然是導師,便不可能是亡靈,我們也要改變外表,變成好導師。例如,我們要學習好的言行舉止。這些言行成為你的品質。有時,人們很喜歡食物,我常常告訴他們要斷食,無論你喜歡甚麽,都要嘗試放棄,嘗試克服你的執著依戀、你的習慣這些弊病缺點。一旦你建立鞏固你的導師原則(Guru Tattwa),你便會被接受為導師。你再不需要說你是導師,人們便知道你是。我們也不用在額頭上寫著你是導師,人們便知道有位導師活著,你能看到神聖活著,你能看到尊貴活著,榮耀在冒起。
你要從內在作出改變,那麽內在開悟的光便會顯現在外。但這不應是思維的想法或情緒的想法,而是一件事件,變成,意識到。你要去體驗,透過你親身去體驗。即使是我做的,但某方面我不能到達你,因為你是亡靈,我從另一面到達你。若某人說他是亡靈,我看到他受一點苦,面對它,面對他內在的亡靈。例如有人,我告訴某人︰「這樣做吧。」他卻完全忘記了,他說是亡靈做的,接著他失去錢包,我便說︰「必定是亡靈拿走你的錢包。」
我以自己作實驗,我先看自己該怎樣接近你,若不行,我嘗試採用我內在的其他方法,因為我們正處於很微妙的時刻。若按照「利未記」中的shariat行事,所有亡靈都不會在這裡,或許連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也沒法剩下。這種思維的投射是很普遍,所以要令人不執著依戀是很困難的,我向你玩唯一的把戲就是我親身體驗你。同樣,你也要向自己玩把戲,把自己放在實驗箱裡。
今天是導師崇拜的日子,是你要崇拜導師的日子。你真的非常幸運,有母親作為你的導師。我的母親和導師都是大地之母,她教導我怎樣處理人類,她也是每當我面對困難時幫助我糾正我純潔知識(nirmala vidya)的方法。她對我既是位仁慈的母親亦是位仁慈的導師,她擁有那麽令人平靜的品格個性。這些,所有這些青綠,雖然就如他們所說,是太陽賜予她的,只為撫慰我們。她穿上青綠,綠色是導師原則,她的個性毫不執著,她就是磁石,富吸引力。當人踏在她之上,她照顧他們,她從swayambus(天然聖石)創造自身(self),自身—我們該對swayambhu說些甚麽?呀,對,自我顯現的石頭,看,她的吸引力,她的關注是那麽了不起,沒有她,我們只能浮游在空氣中。她把我們帶到實質,就如他們所說,帶到實相中。若我想,我可以只是靈,不用理會任何人。她背負我們的罪,常常照顧我們,滋潤我們,雖然我們有很多缺點,這同樣是導師該做的。她極之能寛恕人,也能爆發如地震,有時熱的鈣和鉀會從她而來,為著醫治你,她製造硫磺。若英國的泥土變得有能量,這些泥土便能用作藥物。在印度,人們用黏土來做藥物,用作各種治療。我們能從大地之母理解導師原則,所以讓我們觸摸大地之母,向她鞠躬致敬。
願神祝福你們。
她是精微!
在 Kundalini Shastra(描述靈量的聖典)中,大地之母是靈量,根輪是…根輪是大地之母。因此靈量對我們是最重要的。我們不用擔心在「利未記」所說的:「不可偷竊,不可說謊。」我們只要專注保持靈量升起。導師必須是完全務實,他必須既有常識又完全務實,不可不切實際。不切實際的人不能當導師。但以一般人的理解,務實的人是狡猾的,他們懂得怎樣偏離正軌— 但是這樣才是最不切實際。導師不應做一些荒謬,出人意表,古怪奇異的事情。常識足以引導指引導師如何應付處理人,常識絕不狡猾,靈是常識的源頭。
導師的表達方式是非常非常似是而非的—似是而非。例如︰導師可以十分務實,就如他要為自己建房子,建一所房子、靈舍或類似的東西—他會是非常務實,會以很經濟,出人意表的方式把房子建好;人們會驚訝他怎能如此踏實地做到。如果靈舍是要捐贈給人,他亦毫不執着,馬上就捐贈出去。就購物而言— 例如購買一盞燈,導師會很務實,他能購得最好,最便宜也最漂亮的燈。他對此十分認真。但一說到送贈,他會是更認真;當他送贈物品,會以同樣認真的態度。他會找出所有最務實捐贈和送贈的方法。因此,他是為了送贈而購買,購買是為了送贈,這就是為何他是最務實的。
你也知道我們不能帶走甚麽,只有導師能帶走一些東西,無人能這樣。只有導師擁有門徒,一世接一世的門徒,歷世讚頌他的門徒。沒有任何關係能如此恆久。這種關係歷世不斷重覆︰像波浪降下再消失;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會像波浪一樣消失,除了從導師所取得的知識,它甚至高於上天的原則,因為它能解釋。上天的原則是不能解釋 —是導師才會解釋它。他並非彰顯它,而是解釋它,讓它能成就。所以他掌握上天的力量。某程度上,上天的力量是指導師。就如每一個字都有它的意思,字—很抱歉,字有它的意思,字是為意思服務。導師原則卻是上天為導師服務。一切都任由你處置,一切都任由你處置。當你是導師,你的輪穴全都任由你處置,整個宇宙也任由你處置,因為你是導師。就像節目的導演—舞台監督,燈光師,音響師, 每一個人都為導演服務,因為他在訓練演員。
導師原則是要不受挑戰,它要有無人能挑戰的能耐,要有幹練的人格,以致無人能挑戰這位導師,這樣事情才能成就到。因此,你們要努力做到完全不受指責挑戰。你們特別幸運能靜觀自己,糾正自己,從前沒有人能這樣做 – 你是自己的導師。這種境況過往從未,從未發生。你是自己的導師 – 讓我成為你們的母親。那對我會是最好的。
今天對你而言,其一是你要決定你要成為那個層次的導師。其二,你要承諾會建立導師原則。其三,你要承諾你會建立別人的導師原則。其四,你要知道有一種意料不到的障礙 ,你的導師是一位母親,作為導師,她是太慈祥,太溫和,極之寛容。所以,你最好對自己嚴格一點,好好照顧自己。
願神祝福你們,好使你們能成為自己的導師。
在每一個導師的日子,我都有一個問題—葛雷瓜,你可以翻譯,還有一點點,如果你不介意—在每一個崇拜導師的日子,我想我應只是當導師,至少這天我不當母親。但每次當我嘗試這樣,我都違反自己的意願! 去年在印度,我告訴他們︰「這次我只是個導師,你只給我披肩,我不要紗麗,不像母親。」我對他們很嚴厲,我說: 「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要紗麗, 無論你們做些甚麽。」
他們因此很不樂意,因為他們為我買了一件紗麗,他們說:「我們也為你縫了短上衣和襯裙,母親,你一定要接受。你也是我們的母親。」
因此我說: 「我要像導師一般嚴厲,今天沒有甚麽可以說服我。」因為若你再次成為母親,整件事又會再次變得輕柔 !
[瑜伽士: 母親, 我不能翻譯那些話!]
你最好告訴他們!我去開水龍頭 – 因為在印度我們不相信洗手盆,你要明白,清洗我的雙手。一如以往,印度的水龍頭不靈光,把我完全濺濕。我出來說: 「請給我穿上那件紗麗吧!」
今天我決定成為真正的導師,很嚴格的導師。接著華倫來說:「母親,有人買了一件紗麗,這樣那樣。」他拿出很多理據。魯斯特姆和華倫嘗試為我設想。接著他們用了最重要的理據以機智勝過我。首先他們說:「這件紗麗很漂亮。」這樣那樣 – 我不為所動。然後他們說: 「能量太好了,即使還未打開那件紗麗,已能感到能量了。」因此我的功夫又白費了。
這是上天甜美的戲法,被稱為madhurya。“Madhurya”即是甜蜜,甜蜜,與喜樂捉迷藏的人生,我已經接受了。因此我們先做母親的崇拜。
1:25:35
[印地語]
1:26:30
格湼沙崇拜。今天先是格湼沙,然後是哥維(Gauri)崇拜。 因為是導師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