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精微的枷鎖

Doctor Johnson House, Birmingham (England)

1982-07-09 Confusion: the Subtle Slavery, Birmingham, England, DP, 53' Chapters: Talk, Q&A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IT,IW,LT,NL,PL,PT,RU,TR,UK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Watch on Youtube: Watch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Upload subtitles

Feedback
Share

混亂-精微的枷鎖

英國伯明罕  1982年07月09日

我們必須意識到現代是一個混亂的時代。你不知道想要什麼,想求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正確。混亂是需要的,沒有混亂,我們就沒有絕望,沒有絕望,我們就不會去找尋。然而只有達到某種知覺狀態,或我們可以說,知覺到達一定的程度時,我們才能看出混亂。

在摩西降世的時代,絕望是不同的,他們想擺脫受奴役,他們理解事物的方式不同,就是怎樣遵從特定的模式去治理社會,從而令社會達到最大的效益。這曾經是一個緊急狀況。當時的形勢對猶太人是非常危險的。

這種情況在很多國家,很多世代都曾發生,他們到達某一境況,令他們感到極度的絕望,對人的奴役在那時候是顯而易見。在此之前,人們對奴役並沒有感到不安,他們接受,並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到某一時刻,他們感到:「這是奴役,我們不想再這樣了。」接著一個領袖出現,把他們解放。

在現代,一種十分微妙的奴役,每天都在蠶食我們,它是那樣的自我毀滅,我們甚至意識不到它,我們就這樣被摧毀。這種毀滅以很多方式運作,如果我們對真理毫不醒覺,創造的一切就可能所剩無幾了。

有些人為此大發言論。我遇見過來自聯合國,來自大機構的很多大人物,他們談論即將來臨的毀滅,未來的衝擊,這將要發生。他們著書,大本大本的書。他們還談論,坐在街上談論,在酒吧裡談論,在聚會裡談論,卻不明白它的意思。這種毀滅是以往從未發生過的,因為這種毀滅是來自內在,而不是外在的。我們的知覺已經到達一定的深度,若我們不聯繫上養育我們的源頭,這毀滅就會發生。

對很多人它是:「噢,忘記它,忘記它,我們走著瞧吧。」有些人是這樣認為的,「好吧,忘記它,什麼毀滅?好吧,不要緊,明天我們等著看吧。」我看到有些人坐下來等,「噢,天啊,感謝神,有這個毀滅,這樣所有都會結束。哈!我們不用傷腦筋,感謝神,應允有這毀滅。」

不管人們採取什麼態度,都意識到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創造已經成長到最大限度,成長彰顯為人類,人類是舞臺上的演員。整個自然界一起來成就這件新事件。現在只有一件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就是你必須與上天連上,與整體連上,你必須明白自己的意義、自己的目的。若這能發生在你身上,你就在另一個世界了。

創造你是為了這個原因,你生而為人是有目的。我們必須想想,所有科學家必定至少問過一次這個問題:「為什麼?為什麼要創造人類?從動物的階段,為什麼我們要到達這階段,原因何在?」這個問題在每個求道者的無意識中在起作用,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有如此多的求道者,所有求道者都在找尋為什麼要在這裡。有時,有些人在豐盛的物質中找到答案。就如現在的鐵路罷工,無論如何,這是對整體狹隘的見解,目光非常短淺。你們想要加薪,好,就加薪吧,然後又怎樣?

有些人談論共產主義,我到過莫斯科,我會再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問他們,他們會說:「我仍未有喜樂」。我不反對共產主義或民主主義。兩者對我來說都是笑話。你既不是共產主義者,也不是民主主義者。只有在得到自覺後,你自然兩者兼備,因為你無權成為資本主義者或民主主義者,你沒有投票權。你對自己一無所知,你要選什麼?你看不見。除非有光,除非你能看見,不然你又如何投票?

例如,我們投票選某人,為什麼要選他?「啊!他人很好。」好吧,他好在哪裡?你如何知道他是個好人?你又怎樣知道他不會是個壞人?你能否說今天某人看來是一個好人,很好的人,不會向他周圍發放蠍子和毒蛇呢?表面看來有美麗品格的人,可能是可怕的人。沒有絕對的方法可以評價人。所以我們該投誰人一票?若你認為自己知道如何評價人,我就認為你仍要學習。因為除非你犯了很多錯,你不會承認「我不知道」,這是重點。一旦你說︰「我不知道,當我說他是好人,我不能肯定,我不能肯定這個人」。這就是你到達的一點,當你不能肯定時,你就想知道某些事情是否是真實和誠實的。

我們對誠實,對每事每物的感覺是那麼表面,非常的表面。對我們來說,誠實是若你給我五英鎊,我還你五英鎊,就這樣,結束了。這就是誠實。一切都是如此表面,因此我們永遠得不到滿足,就算你多得十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工資,你也不會快樂。向我這裡拿取吧,物質不能為我們帶來快樂,永遠不能。我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物質,我們需要物質。物質就像裝有甘露的杯子。如果你渴了,空的杯子解不了你的渴。它也許盛滿黃金,對你又有什麼關係,什麼不同呢?你要一些解渴的東西,除非你的渴解了,你不會快樂。這渴代表什麼?就是你仍然不瞭解自己。這是一種無意識的渴。它來了,你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快樂,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是無意識在運作。

是時候你要知道自己是誰,有何值得自豪,有何偉大,擁有什麼力量。它們全都內置在你內裡。當你在進化中成長,所有這些都在你內裡好好的建立,都顯現在這裡,它們全都在這裡。

實際上,你可以說我只是催化劑,像一支點亮的蠟燭。當這支蠟燭接觸到另一支已經準備好的蠟燭,便點亮了另一支蠟燭。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冠以一個科學大名,這個,那個,充上電的人格等等。我就是不明白,對我這是非常簡單,你們全都準備就緒。我只要接觸你們,便能點亮你們,你們便得到光,當你接觸別人,別人也被點亮。

現在你可能會說:「母親,怎會這樣簡單?」我的意思是很多人這樣說:「母親,這是太簡單了,怎麼能這樣呢?」我就是不明白,我該怎麼樣?生出兩個角或是什麼令它變得複雜?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是最簡單的,這是生命的特徵。你有否見過花朵?種植花朵是多麼簡單,它自會生長,你只需一顆種子,跟著播種,它自會長成植物,就是這樣簡單。我們曾否想過它如何生長,看來是很複雜的。若你開始想它,開始分析,你會變得瘋狂。但它卻是如此簡單。.

同樣,這種發生也是非常、非常簡單,它被稱為霎哈嘉。霎哈嘉有雙重意思。霎哈嘉是指既簡單又與生俱來。霎哈嘉是簡單的東西,因為你生下來已經具有它。我的意思是你生來已有鼻子,好吧,這是很簡單。用鼻子呼吸,你不需要做什麼,不需要按它,也不需要做任何事,它自會呼吸。同樣,你內在已有這程式,它就在那裡。對我,它是絕對簡單,對你們,一旦你得到了,也會是很簡單的。

所以,我不明白「它是很簡單的」這種爭論,為什麼還要爭論?假如你是這樣吃東西(錫呂‧瑪塔吉把手放到嘴上),為什麼還要問「為何可以如此簡單的去吃?」它是很簡單,因為它是維持生命的,它是那麼重要,所有必不可少的事物都是很簡單、容易運作的,就像呼吸一樣。為此,若你想做些特別的事情,就不可能呼吸了,有多少人能活下來呢?

這簡單的事情,簡單的方法,是來自無所不在神聖的力量,聖靈。這無所不在的神聖力量是Shakti(力量),太初力量在成就它。我們有否意識到太初力量是如何運作,若沒有,我們有否看過花朵結成果實?誰在做這工作?不單一朵花,我們必定看過成千上萬花朵結成果實,是誰做的?我們從未想過,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

所有活生生的事物都是神聖的力量所做的。人類不能做任何有生命的事情。他們做的都是已經死了或失去活力的事。像罷工是沒有生命的事情。我們能做的只是用已死的樹木來做桌椅。你只會做死的事物,但沒有生命的事物卻控制我們,因為我們習慣了。我們養成了習慣,因為這些習慣,我們受死物控制,我們的靈,它是充滿能量,是源頭,是主宰,因此變得靜止。

這靜止的力量,若因某種原因被喚醒,我們的注意力得到開悟,我們的注意力變得醒覺,我們變得不同,成為瑜伽士,與神連合的人。為此,你不必奇裝異服,你穿什麼沒有任何關係,梳什麼髮型,吃什麼都沒有關係。這是內在的,與外在的事物毫無關係。

我們一切的想法,就算是慈善的,對別人友善,所有這些都是很表面的。當你變成這樣,當你變得慈悲,變得有愛心,你完全不需要告訴自己,也不需要爭論。你只是變成這樣,它只是在流動。慈悲在流動,在起作用。你不必爭論,不必告訴自己:「我必須慈悲,必須仁慈。」你就是變成這樣。

我到過義大利,遇上三四個對霎哈嘉瑜伽士感興趣的人,但他們卻說「我們不想參加霎哈嘉瑜伽。」

我說:「為什麼?」

「因為他們不抽煙。」

我說:「我從未告訴他們不要抽煙,從來沒有。你可以問他們,我有沒有說過?我從未有說「不要抽煙」。你可以問問他們︰「你吸煙嗎,或你已經戒煙了,或是你的母親強迫你們不抽煙嗎?」

他們說:「都不是。我們過去常常抽幾包煙,常常喝酒,吸毒上癮,但某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戒掉了,我們不知道怎會這樣,就是這樣簡單。母親從未告訴我們,我們就是變得這樣,還要說什麼嗎?」

我是說一旦你找到了,一旦你看見光,你就不會介意。假如你看見這裡有一根繩子,你也許會害怕,也許認為它是一條蛇,因為沒有光,你看不到。你也許狼狽地跑掉,整個屋子也許一片混亂,但是一旦有光,你會說:「哦,原來是根繩子。」好吧。

所有的恐懼都消失,因為你看見了。所有的壓力都消失,所有的障礙都跨越了。一切的不正常都消失了,你變成絕對正常、完全正常。這就是你需要成為的。比這個還要多得多,還不止此,你身體健康了,很多人的病被治好了,他們一定告訴過你,癌症得到治癒。是真的,癌症得到治癒。很多疾病都得到治癒,心理疾病也得到治癒,即使你到過恐怖的導師那裡,也能把你治癒。

所有這些事情,並不是終結,只是救贖的一部分。你生理上、心理上和情緒上的一切問題都得到救贖。還有,你取得力量,變成先知。「具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這是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曾經說過的。具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他們有力量使別人也成為先知。這就是徵兆,他已給了你這個徵兆。你成為先知—代表你有力量做所有這些。每個人都能做到,小孩也能做到,甚至一個小奧林匹克選手都能做到。當你變成先知,你知道一切:你在做什麼,你應怎樣做,如何提升靈量,如何跨越受感染的能量中心,如何保持它。你絕對能成為導師。

我們所說的先知,像威廉布萊克,他是個預言家,他能預測未來,他提到的一切事情都會在霎哈嘉瑜伽發生,不容置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意識到它。大部分人都認為他是瘋子,他們不相信他,當他談及所有這些事情,耶路撒冷將會在英國牧草地建立時,沒有人相信他。他們說:「一定是瘋了」。時間到了,耶路撒冷即將建立。英國的特別之處,他在幾百年前已經看到,清晰的看到,看到整幅畫面。但沒有人能夠明白他。他是先知,沒有人明白他說甚麼。明白他的人也只是在學術上對他感興趣,有些人真的感到他所說的、所描述的或許是某種真理。

你們超越先知,對預測未來不感興趣,卻在當下。他們對他們描述的未來不享受,是現在此刻,你們成為自己的導師。所以這些偉大的先知都有一個大問題。我最近與一位來自印度,很有學問的大使討論,他告訴我最大的問題是,透過理性思維和解釋,我們能走多遠?

假如你說有無所不在的力量,他們說:「怎麼樣?我們如何能相信?這全是無稽之談,證明給我們看吧。」透過爭辯,你當然證明不了什麼,但透過體驗,你也證明不了什麼,所以他們都放棄。像商羯羅,在他到達某一點後,他寫了Vivekananda Choudhurani和所有這些契約,跟著他放棄,他開始描述母親。他說:「我放棄。」就是這樣,他們說他頭腦愚蠢瘋狂,因為他不再研究哲學,卻開始歌頌母親,說︰「出了什麼問題?」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聖經、古蘭經和一切人們的思維中。你要麼相信他們,盲目的相信,不要質疑,只接受他們說的一切,變得狂熱,互相殘殺而死,這就可以了;要麼你放棄,成為共產主義者,不相信神。如果你還想頭腦清醒,最好還是放棄所有這些宗教,你必須說︰「全是荒唐的。」

由於這些教堂,基督教是無望的;由於狂熱主義,伊斯蘭教是一無事處;由於這個和那個原因,這是毫無用處的,印度教是另一種荒唐。因為在這個水準,它看來像這樣,在這一點上,它像這樣,它是沒有意義、荒謬的。人不會接受這種盲目的信仰。科學家說︰「盲目的信仰是什麼?我們登陸月亮,所有的都是一樣,哪裡有什麼?我們到了月球,從未見過有神,你在談論神的什麼?我們怎能相信有神?」

我們現在要證明確實有神,我們要證明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確實存在,我們要證明在你內裡的靈確實存在,這些都會得到證實,都會實現,爭論因此會停止。通過爭論,人們不能成就到它,通過盲目的信仰,人們不能達到它,理性思維也不能帶你到達它,這種情緒上的依附也不能帶你達到它,只有真實的體驗才能帶你到達那裡。

實際上,實相是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裡顯現,是它才能令人信服,它卻不是為信服而來。就算你不信服,神也不會在意。

就像有人說:「母親,我們張貼廣告,人們便知道你,知道你在這裡。」

我說:「好了,好了。你已經告訴他們,訊息已經傳遞了,若他們來就很好。」

我們的工作,是通知大家。若他們來,若他們得到自覺,就很好了。若他們進一步鞏固自己,那就更好。我們為此都付出努力,但我們不能勉強別人,我們不能勉強別人,我們不能用任何人為的方法令你留下印象。就像我們不能用馬戲來宣傳一樣。你必須有敏銳度來明白其重要性,你純粹的智慧必須告訴自己這正是你要的。不然,我們不能伏在你的腳下說:「噢!請要吧。」我們不能懇求。我們也不能超越給你的自由。是你的自由,你必須在你的榮光中升進,因為你是縮影,創造的縮影。

沒有人能強迫你這樣做,若你想進地獄,好吧,跑跳兩步,便可以下去了。若你想進天堂,也是有可能的。

我們處身於這個時代,卻意識不到他們是多麼危險,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最關鍵、最重要的時刻。當人們在追尋,當霎哈嘉瑜伽正大規模地彰顯,生命的創造最重要的時刻就是今天。這是如此幸運的事情,就是你們是曆世的求道者,全都聚集在這裡,上天的祝福以霎哈嘉瑜伽降臨在你身上,因為上天也渴望顯現。來到我面前的人有不同的層次,一些是很普通的,一些則是絕對初淺,那些初淺的人會說:「母親,我的工作怎麼樣?我已經申請了,或許這一次會好一點。」又或一些人會說:「母親,我沒有病,好吧,這樣,那樣。」好吧,這樣都可以成事。對那些高層次的人,無論他們有什麼問題,無論他們做了些什麼,相信我,都完全得到寬恕,完全不用感到內疚。在霎哈嘉瑜伽,第一個要說的口訣就是︰「母親,我不感到內疚。」至少說三遍。

你們必須明白,你已經準備就緒,你會因它而得到榮耀,你必須得到它。你不必說︰「我做過什麼?我曾經犯了很多錯。」不用這樣。我在這裡就像銀行家,我會兌現你的支票,你會得到它,毋庸置疑。你不知道你有多少錢在銀行裡,是吧?我卻知道,所以你不用評價自己,留給我來評價吧,這是我的判斷。當事情發生,若你有純粹的智慧,你會明白這是什麼,你只需安頓下來接受它。

當然,你不用為此付錢,我的意思是這是很荒唐的念頭:「我們可以為此付錢,我們還要坐多久?應該有個組織。」你清楚的知道我們沒有組織,我們不能組織神,我們不能組織這些事情。我們甚至沒有會員制,沒有這些。當然,我們會保留你的名單,因為若有任何活動,我們可以通知你,那是另一回事。

此外,在霎哈嘉瑜伽,每個人都不會接觸到全貌,不會接觸到。他們首先得到自覺,然後會衡量他們到達怎樣的程度,漸漸地,當他們成長,會收到更高的真理。因為有時他們會感到震驚,要承受真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時這是相當困難的。就像有次我告訴他們,基督的教導和克裡希納說的話是沒有分別的。恰恰相反,克裡希納說你不會被毀滅,靈不會被任何東西摧毀,基督已經證實了這一點。因此,所有印度教徒都想殺我,他們承受不了。但若我說了些關於克裡希納的事情,所有基督教徒都會批評我,所以這是個大問題。你要明白,若你向他們談論克裡希納,基督教徒就不喜歡;若你談論基督,印度教徒就不喜歡;若你談論錫克教,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就不喜歡,若你談論穆罕默德,錫克教徒就不喜歡。

我來不是要取悅任何人,我來是為了告訴你們他們的真理:他們都是一體的,你們卻像傻子和蠢人一樣,互相爭吵。他們之間沒有分別,他們全是一體的,絕對是一體的。他們之間存在著和諧和諒解,你是無法把他們分開。他們互相是那麼的一體,就像月光與月亮,或陽光與太陽。只是我們的無知才有這種對他們的批評,你在霎哈嘉瑜伽就會明白。

透過靈量而取得的知覺提升會證實這一點。無論我說什麼,都能以科學來證明,因為當靈量升起,它便會停止,你必須祛除虛幻的想法,不然,它不會升起。你漸漸認識到我說的都是真理。我說有關穆罕默德的都是真理,你會瞭解到。我們已經有夠多的爭吵,夠多的荒唐事情。看看現在什麼在發生,以色列在屠殺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以及所有這些。你認為藉由殺害他們,能否到達神呢?

所有這些錯誤的想法都要去除,我們必須成為宇宙的存在體,要成為,你要成為這樣。不管他是穆斯林、印度教徒、基督徒,還是什麼,當你成為宇宙存在體時,你就能在指掌上感知他的狀況。基督說過︰「你的手會講話,你的手會講話。」我們不必質疑任何經典,我們要著眼於它描述的內在的光,這個把我們分離,實際上卻是令我們連合的因素。多樣化在我們內裡得到美麗的整合,只有藉由提升靈量才能看到,沒有其他的途徑,因為當靈量升起,整合發生,你才能真實體驗到它。

我希望你明白我說的話。爭論是不會給你自覺的—它必須要發生。沒有關係,你也許是皇太子,也許是國王,也許是任何身份,都沒有任何分別。這是你個人必須經歷體驗的,是你內在的母親,是我談論的魯哈(Ruh)。只透過儀式你是不能到達神,你必須與神連上。對那些明白和知道其重要的人,一定有一種真理我們可以實現,是所有宗教和經典中曾經應許的,它必定會發生。

願神祝福你們!

若可以的話,我想回答一些問題,我會儘量回答,請提問。我要再次說,很抱歉來晚了,你們也知道交通很堵塞。是的,請問吧。

問題:可否比較一下霎哈嘉瑜伽與哈達瑜伽(Hatha yoga)和王瑜伽(Raja yoga)的分別?

錫呂‧瑪塔吉回答:「哦,我告訴你,謝謝你,這是個好問題。關於哈達瑜伽和王瑜伽,我不太明白現代的哈達瑜伽。但是帕坦迦利(Patanjali Shastras)寫了「Ha Tha」。「Ha」和「Tha」正是你們的兩條經脈,一定跟你們說過。還有Ashtangas,根據作者帕坦迦利,是指哈達瑜伽的八個不同面向。最重要的是太初,第一個是Ishwara Prahnidhana,意思是在你內裡建立神性。現在我們做的,卻是這種像雜技的東西,我們對神沒有概念,從不談論神,忘記有神,你們只是坐下,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只想成為演員而不想成為瑜伽士,這是不同類的。Ishwhara prahnidhana指出你首先要得到自覺。這八部其中之一就是Yama Niyama。在Niyama中,只有一項是身體鍛練,當然,要看靈量的位置。

我們在某些情況下也可運用哈達瑜伽。假如靈量因身體出問題停在某個能量中心,我們可以做某些姿勢(asanas)或某些練習動作,這又是另一回事。現代的哈達瑜伽就像這樣:假設我要從倫敦到伯明罕,好吧,我沒有開動我的車,沒有,只把它向左或右轉,靜止的,我以為已經到了伯明罕。我只有地圖,就轉右轉左。更甚的是,就像我們不知道得了什麼病,卻吞下所有藥。這是毫無辨別能力。這些老師沒有一個有自覺,他們怎能明白哈達瑜伽的重要?我就是不明白。

在印度,靈性導師是有自覺的靈。他可以是穆斯林,可以是印度教徒,也可以是任何人。但首先,他必須是有自覺的靈。婆羅門是有自覺的靈。這些日子婆羅門可以是燒飯的人,今天的哈達瑜伽是非常表面。

王瑜伽就是……現在你們明白哈達瑜伽是什麼。哈達瑜伽源于霎哈嘉瑜伽,它得到鞏固,但哈達瑜伽只是輔助的,我們需要時才用它,需要它那一部分才用那一部。第二部分是王瑜伽。人們對王瑜伽是另一個誤解。當靈量升起,你一定看到很驚人的事情在發生,靈量向上升。地心吸力不起作用,它向上移動。

要這樣發生,一定有某種事情發生。就如當它上升,忽然你看到,當它通過第二個能量中心,它在增大,靈量因此不會下跌,這是被稱為bhandas。這bhandas,當你看到增長,你可以說它在關閉,跟著它升得更高,開始關閉這些。它穿過喉輪,在這裡所有的能量都在起作用。

當Kachari起作用,舌頭微微舔這裡。你不會感到什麼,因為它發生得太快,快得你感覺不到它。我的意思是我不能給你另一個類似的例子,即使你說:「協和式超音速噴射客機(Concorde)」,我的意思是你的確有點感覺。假設你坐飛機,你剛登機,你就在那裡。一瞬間,靈量沖上去,所以你感覺不到。就像地球是那麼大,你看不見它是圓的,你能看到的周長是如此的小,因此你看不出它是圓的。

同樣,霎哈嘉瑜伽是一種快捷提升靈量的方法,我是說沒有其他方法能這樣。我應該說,霎哈嘉瑜伽是如此的快,你感覺不到什麼,它的確發生了,你的瞳孔擴大。我曾經見過被稱為王瑜伽士的瘋狂的人,他們甚至在眼睛裡放阿托品(藥物)以放大瞳孔,因為有人說瞳孔必須擴大。他們還把舌頭割下來並往後推。以往有一個在美國的人,常常割去人的舌頭並且搖擺他們的舌頭,就算是現在,還有人受這個大導師的影響,仍然這樣擺動他們的舌頭,並且常常把他們的舌頭往後推。

你難道認為我們能藉由這些伎倆來提升靈量?有些人堅持己見。什麼也不需要做,一切都是自然的發生,毫不費力,是在神愛的關懷中。為什麼你要毫無理由下折斷自己的脖子?有什麼需要這樣做?我首先會想︰「像孩子那樣,你要明白,當他們想他們的母親對他們留下印象,他們就會發脾氣,你明白嗎,只為吸引母親的注意。」我想現在他們會很嚴肅的對待它,這是很令人驚訝的,你會到達這程度,你明白嗎,它破壞你的輪穴,它破壞你成為好的霎嘉哈嘉瑜伽士或壞的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很快的得到自覺而且穩定下來,並能掌握它,成長得很快。輪穴受損的人卻需要很多關注,要花很大力氣去改善,去照顧他們。

當你得到自覺後,所有的這些想法都會得到澄清,好嗎?

願神祝福你們。

問題:《薄伽梵歌》和帕坦迦利的《瑜伽八部》對我們有幫助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八部?沒有幫助,除非你得到自覺,我是在說,就像在你開動車子前,你只向右或向左移動,跟著才開動你的車,這是否有助你到達伯明罕?這是浪費。首先,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已經損壞了車輪,沒有什麼需要擔心,我必須說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好嗎?

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看,我沒有責備任何人,也沒有壞感覺。因為畢竟你們都是求道者,你們都知道,你們是求道者。你們怎麼知道呢?你們全是求道者。你們怎麼知道的呢?這些人寫了很多書。寫書是很容易的,是嗎?這些日子,這是什麼?假如你有錢,就能寫任何的書,出版任何書,無論你想寫什麼也可以。寫書需要什麼?到目前為止,只有我沒寫過任何東西。有些人寫關於我和關於霎哈嘉瑜伽,這是另一回事。到目前為止,我沒寫過什麼。基督沒有寫過什麼,克裡希納從未寫過什麼,羅摩也從未寫過什麼。

我想我必須要寫,寫一點東西,人們就會說:「母親,這超出我們的理解,母親,因為只要閱讀它,我們就會變得無思慮,那麼該怎麼辦呢?」好吧,下一個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下一個問題是什麼?還有五分鐘,就是那樣。是的?

問題:當我們連上了,我們能否向神提問?

錫呂‧瑪塔吉回答:可以,當然可以!當然可以!現在我明白,因為你連上了。你把雙手朝向神,說:「有神存在嗎?」如果你問這個問題,巨大的生命能量就會流動起來,不僅如此,你還想問……例如,關於你自己的父親,他怎麼了?假如他不在這裡,你這裡會有點灼熱的感覺,這是他的能量中心,馬上你就會知道他那個能量中心受感染,如果你知道解碼方法,你馬上知道他那裡出問題。同樣,你也能知道每個人的問題,不單有關神,有關你自己,還有關其他人。這就是「成為集體意識」,你成為宇宙的存在體。

問題:我們能否看見神……[音訊丟失]

錫呂‧瑪塔吉回答:不是看見神,這不是今天的要點。因為看見並不是存有。你明白兩者的分別嗎?現在你是,你叫什麼名字?

回答:畢。

錫呂‧瑪塔吉︰你是畢先生。畢先生,你能看見你自己嗎?當你是畢先生時,你看不到自己。當你成為神的一部分時,你什麼也看不見。但你可以作出行動。看見是被分隔了。

問題:你是說變得與神合一?

錫呂‧瑪塔吉回答:是的,這就是重點,你變得與神合一、與太初存在體合一。你成為,你成為祂的力量,或成為祂的工具。你沒有陷入教條中,因為你明白,或許已經有「你是否成為祂的工具或祂成為你的工具」這些爭論,所以我不想掉進這個陷阱裡,我要說的是你開始感到這能量,可以這樣說,你成為靈。這就是為什麼,你是知道的,佛陀從來不談論神。他說︰「最好不要談論神,不然很多問題會出現,最好說你會成為靈,就這樣吧。先讓他們成為靈,然後再說。」

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在這個地方,你看見靈魂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靈魂?你為什麼想看見靈魂?他們存在,毫無疑問,但我們與它們毫無關係。它們是過去,已經完結了,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還對他們費心?當然,我是說他們仍在那裡,可以怎樣做?他們是非常麻煩的人,他們給我們帶來很多問題。所有這些導師都在利用他們,已經過去了,就在這裡。

問題:有沒有你稱為……。

錫呂‧瑪塔吉回答:好的靈魂?不!不!我們不應該與他們有任何聯繫,因為你是活在現在。不管他們是好是壞,都與我們毫無關連。你如何知道誰是好,誰是壞?一旦你容許好人進來,瘋子也會進來,你又如何知道?所以最好不要讓他們進來。你最好還是獨自一個人。你會慢慢知道他們,並且驚訝於你怎會知道避開這些人。

問題:[同一個聽眾提的聽不清的問題]靈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對著瑜伽練習者說]。他們沒有告訴你是什麼嗎?你沒有說嗎?

瑜伽練習者回答︰我們有提到,我們的解釋與你的解釋不同,是什麼?

問題:[問題聽不清……某種能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是的,是能量。是我們欲望的能量,還未彰顯的能量。是還未在我們內裡彰顯的欲望?是要成為上天的欲望。這個能量一旦彰顯,這是為什麼它被稱為剩餘的意思,然後這個欲望便會彰顯出來。

問題︰這能量是你創造和想像出來的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不,不,不,不!它已存在。它就在這裡,不是想像,你沒有做任何事。它就在這裡,就像種子發芽一樣,它存在著。你不必,你什麼也不知道,想像的事情!不是。它確實在這裡,你可以看到跳動,你可以看到它在跳動,看到它在升起。你可以感覺到你頭頂上的跳動,你可以看到它打破這……你可以看到涼風從你的頭頂走出來,真正的洗禮在發生,都在這裡,全都在這裡。完全不需要想像,不是思維的。透過思維,你做不到。若你思考,就如一顆種子,若你只是想像種子發芽,它能發芽嗎?不能,它總會發芽的。同樣,它總會發生,這是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

問題:當我們意識到我們有欲望,它會否漸漸來到?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

問題:若我們有這欲望卻意識不到,這欲望會否無論如何也會漸漸來到我們身上?

錫呂‧瑪塔吉回答:會,好。這個欲望只能藉由喚醒靈量才會顯現。當然,這欲望本已存在,在無意識中,它存在著。漸漸它變成一個很有意識的欲望。然後你追尋它,追逐它,但它卻只有在靈量升起,穿過你的腦囟時,才會彰顯。

問題:如何激發這個能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激發?它就是得到激發,我想我有些特殊,你也變成同樣特殊的人,你能做到。就像我告訴你︰一盞燈點亮另一盞燈一樣。

問題:他說你說過哈達瑜伽是肢體瑜伽,王瑜伽是心理瑜伽,你能否介紹這瑜伽的過程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啊。不、不,我不是說那是運動,我們用它來鍛煉身體。王瑜伽既不是運動瑜伽也不是心理瑜伽。所有這些都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是自自然然的發生。這靈量是我們體內的殘餘力量、欲望的力量,它自動解開,少部分的幾絲線開始跳動升起,你也可以看到它升起。她漸漸向上移動,喚醒這些能量中心,打開最後的能量中心,這裡的第七個能量中心,住在心輪的靈就得到喚醒,因為靈的寶座是在你的頭頂。好嗎?

沒有問題?好吧,我想我們應該先得到它。你說什麼?最好還是得到它。好吧。只要這樣張開你的雙手,非常簡單因為手會說話。這些手指,指尖是交感神經系統中敏感的感覺器官。如果你這樣張開雙手朝向我,就像這樣並且雙腳踏在地上,完全接觸大地,把雙腳分開不合在一起,不要距離太遠,舒服的坐著。現在閉上你們的眼睛。

現在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問:「母親,我是靈嗎?」閉上眼睛。閉上眼睛,你必須閉好眼睛。只問這個問題:「母親,我是靈嗎?」單單問這個問題,要真誠地問,你們有人會感到雙手有清涼的微風冒出。意思是現在你的注意力在你的身體、精神和情緒上,突然靈來扮演一切。

首先你要知道你是沒有罪的,請在思想上完全不要有內疚。反之你要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感,母親,我沒有內疚感,母親,我沒有內疚感。」你絕對不要為任何事情感到內疚。他們也許告訴你,你犯了罪,忘記它吧,忘記所有這些。貶低人是經常發生的。告訴你這些的人自己一定是有罪的,不相信任何人。現在把右手橫放在左邊脖子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感。」

現在同一只手橫放在前額說︰「母親,我寬恕所有的人。」一遍一遍重複說,只要說,「我寬恕所有的人。」不寬恕就有很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