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輪、腹輪、臍輪、幻海

Guildhall Theatre, Derby (England)

1982-07-10 Kundalini from Mooladhara to Void, Public Program, DP, 76'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FI,FR,HU,HY,LT,NL,PL,PT,TR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1982-07-10 Q&A after Public Program, Derby, UK, 6' Download subtitles: EN,TR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根輪、腹輪、臍輪、幻海

英國德比  1982年7月10日

很感謝德比郡和伯明罕的霎哈嘉瑜伽士給我這個機會,向這裡的求道者講話。現代的求道者是很特別的。我們以前從未有過求道者,即使有也不太多。一直以來都有人追求金錢,追求金錢的人現在仍然很多;有人不斷的追求權力,卻很少人追求這種像珍珠般珍貴的神的祝福。原因是人類的意識,集體的意識並未認為他們有能力或需要去追尋。

但在今天卻有一個美麗的組合,一些高素質的求道者在這個地球出生,有很多人正在追尋;不單只有一兩個人坐在山頂上、洞穴裡或其他地方嘗試入靜,而是很多人在追尋。有些人對自己,對自己所擁有的都不滿意,他們認為必定有某些超越他們的事物;有些人仍未找到生命的意義;有些人要找尋生命的目的;有些人感到必定有某些比他們更高的東西,所有這些人都是求道者,不單是現世,而是數千年來已是求道者。

在基督的年代,我可以說是沒有求道者。因為即使是基督的門徒,都是被迫成為門徒,基督要把他們找出來,並向他們講述真理。所以我們必須要說,現在是人類創造史上十分重要的時刻,因為有很多求道者。

今天求道者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要追尋什麼,完全不知道自己追尋什麼,怎樣去尋找,期待些什麼。他們正要進入一個不認識的領域,這領域對他們是完全陌生的。這個陌生的領域,很多人都曾經描述過。每個人都說:「我能把你想要的東西帶給你。」另一個人說:「我能做到。」很自然的混亂便會產生。現代是混亂的時代,極大的混亂。當混亂出現,我們只能找出答案,確定的答案,一次解決所有問題。人類的腦袋從未有像今天那麼混亂,是非對錯,從未試過這麼混亂。任何錯事他們都去做,明知自己在做著錯事。如果他們是好人,會說︰「好吧,這是好的,我們只做好事。」雖然每個人都能分辨對錯,他們或許仍會做錯事。可是今天卻沒有人知道什麼是錯,什麼是對。

除了對和錯,還有些東西是遠遠超越對錯的。你必須認識自己,因為這個知覺狀態是內在的,我們不認識自己,不知道什麼是絕對。我們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每個人好像都能意識到,也許在潛意識裡,或在無意識裡,但肯定的是每個人都感到我們是不知道的。這是一種誠實的,崇高的感覺,就是我們必須認識多一點。

當我們說「認識」,我們以為就像我說:「我不認識德比郡,我從未到過那裡。」什麼意思呢?「我不認識德比郡。」我不認識德比郡些什麼?我可以從書本中讀到它,我可以找出,我可以瞭解德比郡的全部歷史,我可以找出那裡誰能製造漂亮的瓷器,我可以找出他們全部的歷史;所有有關德比郡的我都可以從書本中讀來。然而,為什麼我還說:「我完全不認識德比郡。」因為我從未到過德比郡。我未到過那裡;未有到過這一帶;未有見過這個地方;未有到訪過它;未有任何在這個地方的經驗,所以,我不認識它。我們現在的處境正就是這樣。

我們的處境是我們不認識上天。我們讀過它,聽過它,很多人寫過它。當他們知道有人想認識上天,有關的書籍便會出現,一本接一本,他們寫了數千本書籍。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這是沒法知道的,因為我們根本不是真正的認識。假設有人說:「貝德福公爵生於德比郡。」我怎麼知道?我不會知道,除非我遇到來自貝德福而又知道貝德福公爵的人。同樣,我們對上天的知識是很混亂。這不是知識,從來不是知識。

我們對知識的概念是知識能為我們的疑問提供理性的答案,我們能透過聰明才智理解知識。可是這個領域卻是超越智慧、超越理性的。超越一切有限的就是無限。這個無限的領域只能靠你們的感知能力去體驗出來。我們要認識的是非常微妙的東西。該怎樣去認識事物,是透過我們感知的體驗吧?不是一種體驗,像他們突然見到光,這是體驗¾我的意思是你經常看到光,這是多麼偉大的啊!人們突然見到光在閃動就感覺到它,這並不怎樣偉大。光必定從某處而來;或者它對你沒有任何用處,你只是體驗了。所以你要知道,看見並不等同體驗。就如一條狗看見這儀器,它能對這儀器有什麼認識?它只是看見它。

知覺,人類的知覺遠比動物的知覺包含更多偉大的東西。例如,動物沒有對美的感知能力,也沒有對清潔的感知能力。這些感知能力人類天生已經擁有,他們可以感覺到它,可以在中樞神經系統感覺到它。因此,你的所有知覺都是透過中樞神經系統感覺到。這不是想像而來,也不是理性推論而來。「噢!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不是這樣。知識應該是透過你的感覺而來。就像我可以感覺熱和冷,可是一塊石頭卻不會有任何感覺。

同樣,你應該是透過中樞神經系統去感覺。即是你的感知能力要掌管一切;你的感知要到達一個新面向;你的知覺要到達一個新面向。一切其他的經驗對你的進化並沒有意義。如果你看看進化的過程,是感知能力在改善,接收更多更好的面向。當你成為人類,當你的知覺狀態準備好接收宇宙存在體的感知,集體存在體的感知時,這些面向便發揮至極點,你便成為集體的存在體。

現在我想告訴你們這個在你們內在的東西,我們處於什麼位置。實際上,你們不應視我的話為理所當然,也不應否定我所說的。就像進一所新大學,我們要聆聽和嘗試瞭解教授的講話。假如他提出一個假設,你便要判斷這個假設,看看它是否可行。如果它是真的,你便稱它為定律。同樣,我們進入這個新的認知前先要瞭解它,而不是否定它。如果它是真的,我們便要相信。不應盲目的相信霎哈嘉瑜伽,盲目的相信是於事無補,但亦不應該否定它,要採取正面的態度,把我的話當作是假設,無論我告訴你什麼,你不需要馬上接受它為真理。

是時候我要向你們證明真理,真理是可以驗證的。驗證有神的時候到了。要去證明,不是我長篇大論地演講或帶你們到法庭或類似的事情去證明。我能怎樣證明它呢?就在你們的知覺中。感應全能的神是你們的知覺的絕對體驗。是時候去驗證經典、所有經文,是時候去驗證你與神連上,你與祂的關係,你與太初存在體的關係。無論你稱呼祂是「神」或是什麼,對神是毫無分別的。無論你稱呼祂什麼名字,神就是存在。神不是你想像那樣,也不是你瞭解或知道的那樣,神就是神。除非你感覺到祂,你不會相信有祂。就算你在某些情況下相信祂,這只是盲目的相信。對任何理性的人是毫無意義的,這些人遲早也會譴責自己這種盲目的相信。

正如我所說,感知能力透過不同階段的升進,在我們內在已經建立了一個系統,它就像寫在我們內裡的歷史:我們怎樣成為人類,怎樣分為不同的階段。首先,在碳原子的階段,我們變成活生生的,死的變成活生生的,它是安置在這位置,潛藏在三角骨內,我們稱為靈量的大能。這個大能正是聖經裡被描述為生命之樹的力量:「我會以火舌在你的面前出現。」可是聖經是很精微的,它沒法解釋這種富象徵性意義的東西。除非你有新的感知能力,或有生命能量的知覺,否則這是沒法解釋的。

這個力量是我們內裡欲望的力量,是最終的、唯一的、真正的欲望。其他欲望變得一無事處。你看看富裕的國家,人們得到財富;他們很富有,卻不快樂。在十分富裕的國家如瑞典和瑞士,人們互相競爭。有多少年青人自殺?我最近知道瑞士人比較富裕,但相比瑞典的年輕人,更多瑞士人自殺。

我們應該意識到,如果富足是我們的欲望,那不是真正的欲望,因為當我們得到財富,我們應該是很快樂和喜悅才對,但卻不是。經濟學的基本原則是個別的需求或許得到滿足,可是一般來說,需求是永遠得不到滿足。即是說物質是不能滿足你們的需求。我們需要些什麼,我們追尋的是隱藏在這個力量裡,就是追尋與神合一、瑜伽、與神連上。我們稱之為洗禮。在可蘭經叫作“pir”,你要成為“pir”¾即重生。不同的語言都有描述它,一切經典裡描述的都是同樣的東西。如果你嘗試瞭解它的意思,你會很驚訝它們說的都是相同的東西。

有人可能說︰「母親,或許有其他方法,其他成就它的方法。」不會有其他方法,因為自你成為碳原子開始,它已在你內裡運作了數千年,是大自然安排它在你內裡。就像有人說,種子要以別的方法發芽生長,種子是沒法以別的方法發芽生長;種子有胚芽而胚芽必須得到喚醒,這是唯一令種子發芽的方法。同樣,它會在你們身上成就。這個力量必須在你們內裡受震動,在你們內裡被喚醒。如果它在你們內裡被喚醒,它會升起。這個力量是什麼?它是要與靈合一,它知道必須與上天合一。

我們有很多其他的欲望,我們應說,其他欲望與這欲望有何關連?是這樣的,我們必須說:「我來德比郡是要與你們見面。」我老遠而來,來到倫敦市政廳,來到這裡,卻見不到你們。因為見不到你們,我這個旅程是白費的,不管如何,這個旅程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同樣,所有其他欲望只是為了實現這個欲望¾這個最終的欲望¾就是與上天連上。

很多關於靈量的事情可以說,我已經講述靈量數百次。若要對它有多一點瞭解,你要來霎哈嘉瑜伽,那麼你便會對靈量有更多的認識。我剛才只簡單地告訴你們什麼是靈量,它怎樣被安置在這裡。

在此之上,是第二個……其實我們把第二個能量中心當作第三個能量中心,它是力量……我可以說這個能量中心令我們有追尋。這個稱為臍輪的能量中心是掌管我們的追尋。當我們還在動物的階段,我們憑腹部的感覺去追求食物。當我們成為人類,我們會很驚訝我們也是通過腹部去追求金錢。我們或許有點分心,但最終我們甚至通過腹部去追尋神。

我們要跨越包圍腹部的領域,這個領域代表導師。所有原始宗師像摩西和蘇格拉底都是在這個領域出生。有十位原始宗師降世,祂們讓我們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該做些什麼。基本上他們是來教導我們如何平衡自己,好使我們能升進。

所有偉大的先知或原始的存在體,他們都是導師,他們來是要告訴我們,假如你太偏向左邊,或太偏向右邊,你的持守(sustenance),你作為人類的品質便會下降。作為人類,你必須持守某些法則。這個能量中心漸漸顯露你從動物發展到高等動物,然後到人類應該持守的品質,它令我們意識到我們內在擁有這些持守,我們內在的律法就是這樣來的。聖經的十誡正是我們內在的十個持守。有十位降世的靈性導師,令人類不會偏離中道,既不偏向左邊也不偏向右邊。

左脈代表情感,也是願望的力量。情感令我們有潛意識,超越潛意識的是集體潛意識。在右邊的是行動的力量。我們的願望是以行動來實現,這個行動的力量讓我們有未來,還維持我們的身體和思維的活動。因此,我們的頭部發展出一個叫「自我」的東西。每個人都有自我,不用害怕。當我們做任何事情時,我們感到這是「我」做的,這其實是幻象,儘管如此,我們仍繼續這幻象,因為我們還未看到實相。

另一個在我們內裡左邊的力量令我們受別人的宰製,亦使我們有過去,還有是它是我們的情感活動的副產品,這東西像氣球,稱為「超我」。自我和超我在頭部匯合。當你成長,你頭頂近腦囟的地方會鈣化,你小時侯頭頂柔軟會跳動的位置因此被完全遮蓋。你會發展出「我」這個觀念;你成為甲先生、乙先生、丙先生等等。你擁有自由,你有自由成為甲先生、乙先生或丙先生。

之後,你開始運用第二個能量中心。這是創造力和行動的能量中心。動物是沒有自我的。當然,如果它們與人類一起生活,可能發展出自我。否則,它們是完全沒有自我的。如果你犯錯,你會感到難受,感到內疚。動物卻從不內疚,因為它們天生是以殺害其他動物作為糧食。所以它們從不內疚。只有人類會說:「啊,我不應這樣說,不應這樣做。」只有人類會感到內疚,亦只有人類才會支配別人。

當我們思考,想及未來,開始計畫,第二個能量中心便會運作。你的身體……﹝燈太多了,能否關掉它,最好把燈關掉,太多了,我在忍受,太多了。﹞當你思考,思考需要能量。你把腹部的脂肪細胞轉化成能量,提供腦袋使用。當脂肪細胞轉化時,這個可憐的能量中心要很努力的工作。當你思考,這能量中心便要運作;它要非常非常辛勞地只做一項工作,就是向腦袋提供脂肪細胞。

(這兒有太多燈了,可以把它們關掉嗎?這盞燈,不、不、不、不、這三盞燈……謝謝……這裡仍然,請關掉這三盞燈,這樣好一點。不,是這三盞,三盞太多了,不需要它們,這三盞,這是什麼?他們能看到我,你們看到我嗎?它好像向我發射。)

這個稱為腹輪的能量中心是負責給你將來,給你能量思考將來,計畫將來,也給你能量做體力勞動和運動。這可憐的能量中心只能做一項工作,就是轉化脂肪供應腦袋使用。如果一個需要負責多項工作的能量中心只能做一項工作,它便會忽略其他工作。結果問題便會產生;它其實還需要照顧肝臟、胰臟、腎臟和脾臟,一旦它只能做一項工作,只安排一項工作而不能做其他的工作,你們的肝臟便會出毛病,會有糖尿病、腎病和血壓的問題。而且還會患上血癌這種嚴重的疾病。

霎哈嘉瑜伽可以醫治所有這些毛病。這只是肉身的毛病,它可以治好身體的毛病,當這能量中心回復正常的狀態,假如能量中心能正常地運作,你們可以輕而易舉治癒所有因為過度活動、過多思考和過多想像而產生的疾病。經常想及將來是非常危險的。

舉一個例子,現在我們坐在這裡,很舒服地談天說地,可是如果我想:「我明天要到那裡,回家後要做些什麼,要弄些什麼菜,要吃些什麼或怎樣去乘火車。」這些未來取向的行為使你變得可笑,變得未來取向,甚至忘記過去。

我遇過一個男士,他甚至忘記自己的名字,忘記父親的名字,母親的名字。更甚的是他忘記了妻子的名字,令他的妻子很沮喪,她因此哭訴:「該怎麼辦?他什麼都忘記了。」他正處身于未來的地帶,只知道未來。需要把他帶回中道,那麼他便會慢慢回復記憶。他告訴我他是印度一個很大區域的議會主席。他說他就是這樣,他說︰「不,我是。」我說︰「很好,你好轉了。現在你已懂說「我是」﹝I am﹞。」

這正是未來取向的社會正在發生和將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來減低它的影響。例如你可展示從前的照片和類似的東西,但這樣做不能把過去帶回來,過去已經飛逝。

唯有喚醒靈量才能把問題解決。當靈量被喚醒,她開悟了能量中心,使它回復正常,回復正常的狀態、正常的狀況。除此之外,它還取得充足的活力,彰顯出它的品質。照顧我們的注意力的能量中心得到開悟,我們的注意力也得到開悟。被開悟的注意力變得活力充沛。只要坐在這裡,你便可以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人身上,只需運用注意力,什麼也不需要做。只要放注意力在那個人身上,你便能在指尖上知道這人出了什麼問題,即使他在千里之外。當尼信遇上麻煩,突然間,我也不知道怎樣,我說:「尼信現在怎麼樣?」他們說:「媽媽,他正一團糟。」

基督曾說:「你的雙手會說話。」時候來了,簡單的一雙手,卻是那麼精密,它的神經末稍是那麼的細微,我們都不能瞭解它們能告訴我們多少事情,可以到怎樣的程度。當靈量被喚醒,你開始感覺到四周的生命能量,感覺到你從未感到的無所不在的能量,這都是透過你的指尖。這些指尖是你以前忽略的、誤用的,或是用作錯誤的事情。這些指尖得到啟發,你開始感覺到它們。那就是我所說的︰你要取得受啟發的感知能力,要彰顯你的感知能力。那就是你如何開始感覺你的手指:這兒出問題,那兒出問題,你知道哪裡出問題。所有這些都是與你的能量中心有關。這是第五,第六和第七能量中心。七個在左邊,七個在右邊。這是與你的情緒有關;而這是與你的右邊、你的身體、你的理性或我們稱為精神有關。

因此你只憑感覺那個人的熱力,他有沒有發燙,你的手指有沒有感到麻痹,感到沉重而知道這個人的狀態。你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交流,它告訴你訊息。這些訊息是那麼的準確,即使你有十個有自覺的兒女¾現在很多孩子是天生有自覺的¾我們並不瞭解孩子,但確有很多偉大的孩子在現在出生,因為時候到了。這是審判的時候;復活的時候;是所有經典曾經描述的時候。因此偉大的人出生。如果你蒙著這些孩子的眼睛,再問他們坐在他們面前的人有什麼問題,他們會豎起同一根手指,即使他們的眼睛是蒙著的,背向那個人,他們全部會豎起同一根手指。他們會收起雙手說,他們是那麼好,孩子是那麼好。

你要明白,當他們把手指放進嘴巴裡,我們有時候會想……佛洛依德,他是個很膚淺的人;他並不怎樣認識神,並不認識關乎生命的,他什麼也不知道,他知道得很少。他說這全是關乎性,他只有性的論點(sex point),他想每個人都是一個性的論點,而不是人。這個人無論在說什麼……真理是與性毫不相干。就是這樣孩子感到手指頭發熱,他們真的感覺到,因此他們把手指放進嘴巴裡。我見過很小的孩子,我們這兒有一個來自英國……來自倫敦,另一個來自另一個地方……如果你問他們,他們會馬上告訴你哪裡有阻塞,那個輪穴有阻塞。你不能愚弄孩子。他們會告訴你同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都在發生。

你的感知能力受到開悟,有交感神經末梢的雙手會告訴你。現在我們透過中樞神經系統既能感應別人又能感應自己。

假設你坐在這裡,我問你:「你出了什麼問題?」你會說︰「不知道,究竟我出了什麼問題? 我真的不知道。」我卻或許能告訴你你那裡出問題。如果你去見醫生,他會說︰「是,這就是你的問題。你怎會知道?」你不用做任何身體檢查,那些病理上的檢查,把你的牙齒,你的眼睛徹底的檢查。檢查完後,他們會告訴你,你是最健康的人。你不用經歷這些可怕的檢查,不用浪費任何金錢去做這些令人沮喪的檢查。只要攤開雙手,自會知道自己的問題。霎哈嘉瑜伽士亦會告訴你:這是你的問題,你可以這樣把毛病治好。

現在時候到了,這是非常奇妙的時刻。透過霎哈嘉瑜伽,我們已經治癒許多癌症的病人,很多血癌的病人。最近有個在紐約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治癒了一個血癌病人。這個男孩快要死了,醫生們都宣佈他快死了。他們宣佈男孩只剩下十五天壽命,他要死了。除了這個宣告,他們沒有什麼可以做了。這個可憐的男孩,經歷種種治療,他來自印度,耗盡所有金錢,最後只得到一張證書,證明他只能活十五天。

有人找我,我告訴他們去找一個在紐約的女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告訴我關於這男孩的事,他的名字叫華夫,還未到十六歲,得了血癌。這個男孩不單痊癒了,還到過倫敦探望我,他現在已經回家。

這看來是很奇妙,一個不是醫生,沒有醫科背景的人也可以醫治別人?在醫學和所有這些之外,是精微的力量,是一切事物的源頭,這就是上天的力量。如果你成為這力量的主人,或你懂得怎樣處理它,你便可以醫治任何人。這些日子不是我在治療人,而是我的信徒。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華倫醫生透過霎哈嘉瑜伽醫治他們,這並不是醫學。就連他自己也無法估計究竟治療過多少病人。

所以整個系統將會改變。你要成為自己的導師,自己力量的導師,你會把所有力量釋放出來。當我們說有些靈性導師有治病的能力,有些靈性導師能停止可怕的疾病擴散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時,我們都認為是不可能的。我們總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怎會是這樣?我們怎能相信?我們以為是荒誕無稽的故事。但當你親眼看見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你會感到很驚訝。

有一次我乘船,遇上船長,我給了他自覺。剛巧一個船員被困冷藏庫,快窒息了,他同時患上肺炎。當然,我有些地位,因為我丈夫是這船公司的主席,所以船長沒有叫我到現場,他覺得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我跟他說:「好吧,你不想我到現場,那麼你最好自己走一趟。不要發任何求救信號或叫任何醫生來。只要將你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五分鐘就可以了。」

結果船員的肺炎馬上痊癒,連船長都不相信。他說:「怎麼可能呢?」,我說:「就是這樣。」事情就是這樣發生在你身上。

現在你已經成為這樣,接受它吧!你要取得這個力量,不論賦予你的是什麼:梵文說︰「viraj」,是取用的意思。就算你……有人把王權給你,如果你不懂如何運用,也不相信自己已擁有王權,就像一個乞丐,如果你把王座給他,他仍會向人索取金錢,向別人伸手說:「給我五個盧比,給我五個盧比。」除非你運用這個力量,你仍不能肯定你已經取得它。這點對西方人來說特別難明白,因為他們不能相信自己已經擁有這力量,他們就是不相信。你告訴他們,他們卻說:「怎麼可能?」但這卻是事實。

打個比喻,這件儀器,如果你帶它到村莊告訴村民:「這東西能把你的聲音傳播四周。」又或你給他們帶來一部電視機,告訴他們能從電視裡欣賞各種電影,能看到話劇、戲劇或音樂之類等,他們是不會相信的。他們會說:「這個箱子?只是個普通的木箱!」當你將它駁上電源,它就能啟動。

同樣,你覺得人類是很普通、很平凡的,我們只視這為理所當然的,其實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多光輝、多偉大,我們亦不知道神創造我們有多困難,花了多少關懷、多少愛。祂只為一個特別的目的,就是想把祂所有的力量賜予我們,祂想我們進入神的國度,享受祂的祝福、祂的愛。我們就是無法相信,我們對自己,對社會,對我們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洩氣,感到厭惡。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有些事情是必須發生。你只要連上電源,它自會運作,它已令成千上萬的事情發生,也能在你身上發生。

有些人有些荒謬的想法,認為一切都能用錢買來的。但你怎能付錢購買生命力?你曾否付錢購買過生命?例如,你能否付錢令花朵變成果實?你能否付錢給花朵:「好吧!我給你一英鎊,結個果實給我吧!」能這樣嗎?這是十分荒唐無稽,你不能付錢購買神,不能付錢購買活生生的經驗,更不能付錢購買進化。它是自自然然的,就在我們的內裡,它自會成就。

我們對金錢很瞭解,但卻不明白什麼是免費的,雖然我們得到許多免費的東西。我們得到很多免費的東西,卻仍不明白它們的重要,因為我們視任何免費的東西都不會是好東西。其實所有重要的東西都是免費的,不然我們就沒法生存,活不成了。如果我們呼吸的空氣不是免費,我們便不能生存。如果飛機上或某些地方沒有了空氣,你便看到,人們才意識到這些免費的東西是何等重要,但我們卻一直視它為理所當然。

我們要明白,我們對神,對怎樣到達神,對怎樣明白自己的觀念都是錯的。我們以為若我們倒立,便能得到;我的意思是假如我們倒立便能到達神,那麼在進化過程中,他們都應該倒立。或者我們認為用競賽的方式就能到達神,又或吃這種那種食物,這樣那樣做就能到達神,這全都是錯的。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所有宗教都告訴人:「你們不應犯這種事,不應做那種事。」他們這樣說是這些事情是用來持守我們,令我們達至平衡。假若我們不這樣做便會失去平衡。我們必須保持平衡。所以他們為什麼會說:「不要這樣做。」

人類很容易便會走向極端。我的意思是當你告訴他們一些事情…我遇過一些人,當你告訴他們要清理這個能量中心,你需要做這個式子(asana)或你要這樣做,他們會每天做上百次,上千次,我卻從沒有要求他們這樣做,我只是說間中?或每星期做一次,他們卻做上百次。我們走向極端。所以為了讓你們能保持平衡,這些人告訴我們︰「不要做這些事,不要做那些事。」但我們的自我卻說:「為什麼不可以?有什麼問題?」好的,儘管去做吧!當我們告訴孩子:「不要吸煙!」「為什麼?我所有朋友都吸煙,我一定要吸。」好的,儘管吸吧。吸煙會生癌,你的肺會出現一個洞,吸一段時間後,肺不行了,連鼻子也不行了,你的動作會像機器一樣,看著每一個人,你不能說話,不能再過正常人的生活。這時人們才會醒悟:「天啊!我希望我從未吸過煙。」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不會說:「不要吸煙。」若這樣說會有一半的人離開。我們從不會說:「不要喝酒。」不會說:「不可以。」我們會說:「好吧,你就這樣做吧,好的,就這樣吧。」當這樣發生了,你才會放棄,因為當你找到最高的,你便不再關心一切小事。你自自然然的拋棄全部的習慣,我不需要強迫你去放棄。你內在已經擁有一切:這個力量把你提升,像蓮花從幻相(maya)中冒起,你迎上前,你的芳香填滿這個幻相,你對自己感到很驚訝。首先你認同於幻相,你以為實相是這樣的,但實際卻不是。當這個力量冒起,蓮花便能伸展張開它漂亮的花瓣,它的芬芳帶給我們美好的人格並能傳遍四周,這就是要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你們全都會像這朵蓮花,看似隱藏的,在我們內裡完全察覺不到,它會開放,你神性的芬芳會散播開去。

今天我不能講及所有的能量中心,要講解所有能量中心會很長篇。我已經講解了三個能量中心……根輪、腹輪和臍輪。明天我才說其他能量中心。我必須先說說靈;我們已經說我們要成為靈很多年了。

你們都知道”Spirit”這個英文字有很多不同的解釋。這是一個很含糊的字。即使是酒精(alcohol),我們叫作”Spirit”;即使是亡靈,我們也稱它為”Spirits”;就算是靈,即純粹的存在體,梵文稱為”Atma”,我們則用”Spirit”。當我說「靈」(spirit),它是我們內在純粹的存在體,內在不執著的存在體,內在的見證者,它每時每刻都看顧你,觀察你,它以喜樂和快樂住在你內裡,住進你的心。「靈」並不存在於我們有意識的腦袋內;亦不存在於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也並不受我們控制。

打個比方:你內在的左邊像汽車的煞車器,右邊像油門(加速器)。我們坐在汽車的前座,學習駕車,而導師就在後座觀看整出戲劇。你要做的就是走向左邊,即有時你要踏煞車器;有時要踏油門,你也會犯錯,這樣你才能學懂駕車。平衡我們的生活就像學習駕車那樣,是需要智慧。平衡是最重要的。儘管你不平衡,我在霎哈嘉瑜伽見過不平衡的人回復平衡。

平衡左右脈,或說平衡煞車器和油門,你也可以說你已經掌握駕駛。但是仍有一位導師在你背後,你才能成為導師,這位導師就是你內在的靈。當你成為靈,你開始視自己為司機。事情就像一場表演,一場戲劇,你抽離自己,看著眼前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切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像看戲一樣,並沒有參與其中。

當你進入你的軸心,周遭的事物對你已失去影響力。你變得寧靜、喜悅、平和;你看見周遭的事物,周圍的活動,卻並不身處其中。你就是這樣成為導師,成為先知。今天霎哈嘉瑜伽有能力令有神性的人(men of god)成為先知,這些先知亦有能力令其他人成為先知。英國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說過,這正正就是霎哈嘉瑜伽。他百多年前已經這樣預言,今天如果你來到霎哈嘉瑜伽,你會很驚訝的知道你是誰。他曾經預言英國會成為明天的耶路撒冷,他說的明天就是今天。

你們的國家—英國,到目前為止,我不知道人們對這個國家有什麼想法;它是宇宙的心臟,是宇宙最重要的部分,它必須成為耶路撒冷。為此英國人要擺脫惰性,看清楚他們的潛能,能升進到這一點,事情便能成就到。倫敦已經做得很好。當然我們不能有太多人,因為機器可以生產成千上萬的贗品,但要做一些有生命的東西,還需要花點時間。若肯花時間,當時候來了,我肯定英國這個偉大的國家,會成為耶路撒冷,即大家來朝聖的地方。

真是很令人驚訝,很多事情都是以霎哈嘉方式發生。雛菊原本是沒有香氣的,如果你現在去看看,它有香氣了。大部份英國的花朵都是沒有香氣,這是大家都知道的。現在大多數的花朵都散發無比的芬芳。你可以自己看看,這些都是大自然成就的,都已經成就到,都在出現。人類又怎樣,他們在哪裡?他們做了些什麼?他們在哪裡迷失了?這是很令人傷感的。

我剛好來到倫敦,或許這是預先安排的。他們選派我的丈夫來擔任這個任務,要來英國。聯合國只有在英國設立代辦處。聯合國只在英國有代辦處,因為他們選派我丈夫來,所以我也在這兒。否則,我不認為我會以導師的身分來到這裡,我沒有什麼理由會來這裡。若沒人邀請我,我是不會到其他國家,是有人邀請我來的。

事情就是這樣成就到。是你們去成就,去明白的,不單那活力、那生命力,最重要的是你們是處於一是被毀滅一是被建設的邊緣。英國人處於特別的位置,他們要升上來,因為他們就是心臟的細胞。

明天這個講座會繼續。我希望你們都會來,並令自己舒適點。抱歉我的聲線。我每天不停在說話。十分感謝你們。

如果你們有任何疑問,我很樂意解答。

請你們發問吧,我會回答。

問題︰你說在得到自覺後,你可以醫治人。他的問題是……他的母親聾了……你可否治療她的聽覺毛病?

你要明白,這個問題令人以為我是來醫治人。你們誤會了。喚醒靈量後的副產品是你得到醫治。很抱歉你們誤會了我來是為了醫治人,要安頓在醫院裡。重點是若你要得到醫治,先要喚醒你的靈量。明白嗎?如果你的母親在這兒,我們是可成就到的。

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神像我們一樣很有常識的。祂只會對能成就祂的工作的人感興趣。那些病人,病得很重的人可以瞬間被治癒。你會很驚訝,我告訴你。

印度總統曾到美國治病,他的病卻沒有被治好。他回到印度,我以某夫人的身份去見他。一個高級官員告訴他我的身分,他在印度也聽過我。他的妻子說:「為什麼你不醫治我丈夫的病?」他已經臨終了,他們為他安排了葬禮。我只把手放在他的背部十分鐘。你不會相信,他已多天不能入睡,他說:「我的痛楚舒緩了,我想睡覺。」他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毛病,走出外面,有人為他帶來擔架,他卻能自己走路,他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神需要用上他。

若房子裡已經有光,就不需要給予光,也不用為光費心,再多的光也沒有用。同樣,上天不是來醫治人,所有人,祂卻會醫治人,成千上萬的人。有些人病得很厲害,祂說:「好吧,你再轉世,好嗎?在潔淨和休息後,再回來吧,一切都能解決。」所以並非所有人都會被治好,並無此需要。很多人卻被治好,它成就了。

我們主要的工作不是醫治人,不是,我們是要給人自覺。就如你所說,作為副產品,當她獲得自覺後,她的耳聾自會痊癒。很多聾人都被治好,不單聾人,即使光頭的人也能再長頭髮。他來見我時是沒有頭髮的。但我並沒有說在得到自覺前和得到自覺後會有很大的分別,最好你在得自覺前拍一張照片,在得到自覺後再看看自己。有些人丟掉自覺前的照片。這是不同的,重點是霎哈嘉瑜伽不是用來治療,而是給你自覺,這是最重要的。

年齡並不是問題。昨日我在伯明罕給了一個很老的人自覺。年齡、健康狀況並非考慮的因素,沒有這回事。每個人都可以獲得自覺,大家應該去嘗試,明白嗎?如果你得到它,我們便能夠成就。可是我不會作出任何承諾,明白嗎?願神祝福你們。

當然我承諾給你們自覺,這是我承諾!如果你能像我對你那樣對自己有耐性。你一定要有耐性。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他的肺部有毛病已四、五年了。你有沒有方法幫助他?

當然有,我可以幫助他。是呼吸困難還是什麼?呼吸的毛病?他是印度人嗎?哮喘,你是印度人嗎?啊!是印度人。印度人洗澡太多了。他們仍然以為自己在印度!在印度,他們每天早上在外出前都會洗澡,對嗎?在這裡不應這樣做,這是英國,應該在晚上才洗澡。我們應該像英國人般生活。他們很喜歡洗澡,印度人真的很熱愛洗澡!他們每天都要洗澡,無論是零度或負十二度,他們都要洗澡。你看,他們已經養成了習慣。不洗澡他們會感到不自在,他們就是這樣得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把他的哮喘治好,好嗎?治好哮喘並不困難,但在英國不要洗太多澡。我建議若你要洗澡,要像英國人那樣在晚上才洗澡,因為英國的氣候是變幻莫測,如果你洗完澡後外出,你的肺肯定會染病。除此之外,也會有關節炎和其他毛病出現。這國家的溫差很大,這種氣候,你們要非常小心。

我不是說你永遠不洗澡,你們要明白,當我說了某些話,我必須告訴他們另一個極端。我們熱愛洗澡,這是毋庸置疑。印度人過分注重個人衛生。但是整體的衛生,集體的衛生是更重要。像修剪草地,保持道路的清潔,都是更重要。我們要結合所有這些,它們都重要。

這樣做問題就能解決。明白嗎?哮喘不是什麼問題。

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它是怎樣做到的?

我們內裡有一個能量中心,就是在右邊的鍚呂羅摩,我們稱它為右心輪。如果你治好這個能量中心,便沒有不妥了,好吧?。我們會把你治好,我們會告訴你該怎樣做。

問題︰請問瑜伽有多久歷史?

你是說哪種瑜伽?瑜伽一直都存在,自然的瑜伽一直都存在。你要明白,自然而然就是活生生的,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一直都存在,因此我們也說不準它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可以說它何時分裂出來。當神與祂的力量分裂後,神開始以靜觀者觀看整件事;全能的神,祂的力量開始把它成就。它創造一切宇宙,創造我們的宇宙。之後它創造人類,現在它要再次回復一體,受造者要知道誰是創造者。

一、二、三、四,只有很少人與它連上。但是今天是大規模進化的時候。生命生長是沒有時限,你不能說它何時開始,在多少年前,今天是開花結果的時候,很多人會獲得瑜伽的祝福。明白嗎?謝謝。

那是什麼?

問題︰你談及靈量,對普通人來說,喚醒靈量是很困難的。

啊!誰告訴你喚醒靈量很困難?並非如此。你看這些反常的人,當他們談論靈量,他們稱它為不正常,因為他們不知道怎樣提升靈量。要提升靈量卻是輕而易舉,如果你已是覺醒的人,那是最容易不過的事。即使是小朋友也能做到。那些說喚醒靈量是很難的人,他們對靈量完全沒有任何概念,他們不是導師。對導師來說,有什麼困難呢?即使普通人也可以成為導師,又有何困難呢?他們不是導師,他們是很幼稚,只知道賺錢,一事無成。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卻寫書談論靈量,他們只是在誤導人。

這是最容易的事。它在你雙手移動,你能感到它往上升,在你頭頂跳動,一點也不困難。我告訴你這是要發生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是既免費又容易做到,很霎哈嘉的。為什麼?印度的那納克(Nanaka)說︰”Sahaja samaadhi laago,Sahaja Samaadhi laago 。”沒有人說這是困難的。卡比爾(kabira)從未說過這是困難的。他說︰”paacho pachiso pakar bulau ek hi dor bandhahu。”我召集了二十五個人,像線一樣把他們縛在一起。

那些有權勢的人都這樣說,沒有人說這是困難的。只有不認識這個工作,沒有權勢的人才會這樣說。不要相信他們。這是最容易的事,你自己可以去瞭解。假設這是最容易的,為什麼我們要否定它?假設我免費得到一顆鑽石,你不是看到它嗎?你會接受嗎?又或我們會認為︰「啊,這是很困難的,我該怎樣做?」我說這是容易的,你不用付費,好吧?

什麼?(聽不到的問題。)

對,這是正確的,請坐下,好嗎,坐下我再告訴你。

有人嘗試這個方法,不是這樣成就的。若你的車子,若你的車子出了點毛病,你坐在裡面可以清潔它嗎?可以令它妥當嗎?你必須先下車。所以先要喚醒靈量。有些人把事情混淆。即使是哈達瑜伽,它們有ashtangas。首先是ishwar pranidhana,即與神建立關係,你先要與神連上。

即使在基督教,你也要先領洗,當然這是人為的,忘記它吧。你必須先受洗禮。即使你是印度教徒,你某程度也要像基督徒,在八歲的時做的,稱為yagnopavita,自覺就是這樣。穆罕默德或所有這些人用的則是Sumta(擺脫思維和良心),都是相同的東西。首先要得到自覺,不是要你成為導師。透過喚醒靈量,當靈量成長後,你才能成為導師。這是實實在在的過程,他們卻把先後次序倒轉了。除非你能抽身,你怎能潔淨自己?假設我弄髒了紗麗,我要把紗麗脫下才能清潔它,對嗎?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覺得這是困難的。是他們把事情混淆了,不要相信這些故事。如果你壓抑自我,它會坐在你頭上,永遠不離開。如果你壓抑超我,對你也沒有任何幫助。它是自動地發生,我明天再告訴你它是怎樣發生。透過喚醒你內在的神祇,這些東西會被吸入。靈量會被喚醒,就是這樣。

最後,如果你想我承認自己是特別的,若你不把我釘上十字架,我可以承認我是有某些特別之處。我不能再多講了,最好你自己找出答案。否則,你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把我釘上十字架,我不想再這樣了。好吧?

願神祝福你們。

是,孩子?

問題︰母親,我們怎樣可以幫助自己,互相幫助開啟我們的心,變得更合群?

不用為此動手術,有霎哈嘉瑜伽的技巧,上天的技巧把我們的心開啟。混亂是在另方面,混亂為我們帶來問題。你要明白,這混亂是關乎我們與自己、與其他人和與社會的關係。很久以前已有這個大混亂。在經典有寫到,或我們說當宗教出現,正反位置改變了,我們開始做所有事情,我們就是這樣失去了這能力。

我們對自己採取的態度應是要令自己完美,這是絕對專橫的。我的意思是當我嘗試令霎哈嘉瑜伽完美,我會對自己專橫。我的工作量極大,我要費盡力氣,要有極大的耐性,才能把它完成。自我的人通常會咬緊牙關說:「啊 母親,太過分了,我們受不了。」你自己看到。但是你們真的要專制地令自己變得完美。這正是,成就它的方式,我們對自己,對他人該有理想的關係。例如你有個兄弟,他是你的兄弟,他該是個理想的兄弟。如果他是你的父親,他該是個理想的父親。可是現在卻是那麼的混亂!當你越覺醒¾所謂的覺醒,你越升進,混亂便是:「誰是你的姊妹?誰是你的母親?誰是你的父親?」

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混亂。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是先知,你們要彼此尊重。你們全是先知,說著同一種語言,你們必須彼此相愛,這不是出於理性,而是必然發生的。你們就是要建立這種關係,這種完美的關係。

你們都知道很多人埋怨我︰「母親,你對霎哈嘉瑜伽士太有耐性了。」他們是我的兒女,我要令自己完美,我要與他們有理想的關係,我要原諒他們,他們才能成長。大家的關係應是完美的。你是否是一個完美的父親?完美的母親?完美的兄弟姊妹?對別人來說我是否是理想的公民?但是社會應是務實的,要務實的去成就,透過改變才能務實的去成就。

今天,我可以說印度不需要素食,英國卻需要素食。這全是很務實的。社會要變得務實。在這裡,我們要對自己務實,不是對社會。當我們對自己務實,一切都能解決,有什麼問題?有小孩的女人會與另一男人私奔,有什麼問題?又或者有小孩的女人為她的孩子出賣國家,有什麼問題?

是我們內在的混亂令這些問題產生,我們因此不知道怎樣開放自己。如果我們能擺脫混亂,事情就會妥當。這可以藉由霎哈嘉瑜伽做到。我可以說,這些混亂都是膚淺的人製造出來。我可以說,降世神祇、先知並沒有錯,祂們很有深度,並沒有錯,錯在我們的態度。如果我們能辨明我們對自己、對別人和對社會的態度,一切都會成就,這會是十分美好的。

混亂令我們的心封閉,我們害怕人。如果大家的關係是完美的,有什麼需要害怕?他們能對我做些什麼?他們關注的是你們之間的關係,你們的心是完美的……重點不在他們做了些什麼,我為他們做的必須是完美的。我要繼續愛他們,欣賞他們,鼓勵他們,支持他們,給予他們以我與他們的關係能給予的東西。

例如,在大地之母下的水源,它會不會想:「這是什麼樹?它在做什麼?」水源仍會向樹提供水,一視同仁。由於你是源頭,所以彼此的關係必須是完美的。這些混亂卻滲入,使我們理性地接受這些混亂,使我們跌入陷阱裡,令我們的心封閉。明白嗎?

Yogi explains the question of a seeker: Can you explai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ahaja Yoga and Kriya Yoga?

Shri Mataji: Oh! In a way it is just the same or in a way it is juxtaposition.

Like I would say with you real Realization or real baptism through Kundalini awakening while there are priests who give baptism, too. This baptism and that baptism is in juxtaposition.

In the same way when Kundalini rises, Kriya Yog takes place within ourselves. Something goes into Kriya, into action. The action is that when Kundalini rises, it’s a tremendous force that is rising and it’s a very unique happening and the whole body is prepared for that.

And when it rises, a kind of a wave of action takes place in the body. Like peristaltic movement we have when we digest our food, in the same way.

When Kundalini rises a some sort of a muscular contraction takes place which keeps the risen Kundalini upward and then it dilates, it opens out and then it contracts. All these things take place automatically within ourselves. As we start the car, every machinery starts working.

In the same way the Kriya takes place actually within ourselves. So the Kriya takes place within us in Sahaja Yoga. All are subsidiary to Sahaja Yoga, means the Yoga itself. But all these things take place inside ourselves.

But on the contrary we can do one thing: without starting the car we can start moving the wheel. That is Kriya Yoga, so-called. So that is at juxtaposition with the real Kriya Yoga which is spontaneous, built-in within us.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you are meant for it. I have seen people. Their tongues are cut. They are wagging their tongues. Very old people in India have got this from somebody from America. Horrible fellow. They cut their tongues and their tongues are wagging like this. They are useless people. One doctor was like that, one doctor. A seeker, imagine a seeker being ruined like that. I said, “Why? Why did you do that?” He said, “We are supposed to do Khechari.”

Khechari is a thing where you cut the tongue, put it back and try to touch this back side with the tongue tip. Can you imagine? As it call as dawedi raveni pranayams – these are of no use.

These things have ruined the path of Kundalini. I have seen the Kundalini being hurt, wounded. She just tosses Her head all sides. This is the ego of man, he thinks, “I can do it and I’ll go to any extent to do it.” Forget it. It’s so simple. Just like an enlightened light, enlightened candle can enlighten another candle. It works out that simple ways. Don’t do all these things to yourself. If you are a real seeker, just forget it. Don’t ruin yourself.

There’s nothing you did to ruin yourself. This is done because they are earnest seekers. Their ego is pampered that you can do it, they do it.

In Sahaja Yoga,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till you are Realized. Like the people who don’t know how to swim are told, You keep silent. We’ll try to bring you to the shore.” So they are brought to the shore, they are taught how to swim, how to save people and then they save the people.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till you get your real Realization and the mastery over it. Unless and until you become the master you are not to do anything. You have to become the master first. It takes hardly any time to become the master. It’s too good to believe, but it is true. Everything that is perfect looks like that. Isn’t it?

[Someone in the audience says something that is inaudible.]

Shri Mataji: Yes, now for shoes. I mean, even there people have an argument with Me, “Why shoes?” So I better give explanation otherwise again they will stand up and say, “Why shoes?” Because shoes, we are so identified with them.

You see, shoes these days, in modern times especially, they make, you see, the soles with not leather but something else and they insulate you. As it is, shoes do insulate you from the Mother Earth. And to take the help of Mother Earth, we have to take out the shoes, but even that upsets people, you know. Can you imagine? But if you ask them to cut their tongues they don’t mind.

They want it to be absolutely Sahaja. When it is Sahaja, it has to be extremely Sahaja, that why take out the shoe. Isn’t it interesting the way we are? It is such a play, such a beauty. All right, let’s take out our shoes and be in cheerful mood. There’s nothing serious going on here.

Just take out your shoes, that’s all. Now put your hands towards Me please, just like this. Both the hands and close your eyes. Please don’t keep your eyes open. That’s important. Again, the same Kriya Yoga as you were saying, when the Kundalini rises, first time when She touches this center here. This center is placed on the optic chiasma. There’s a dilation of the pupil and that’s why if your eyes are not closed, it won’t rise. It’s just other way round in hypnosis. So please keep your eyes shut, please. And, be kind to yourself, be kind. Don’t judge yourself by thinking you are guilty. This is the first mantra we tell people, in the West especially where everybody seems to be guilty about something – I don’t know what, something unknown. It’s catching on this finger as they say. Please, before starting anything, just say in your heart, “Mother, I am not guilty.”

There’s nothing to feel guilty. After all, what guilt can you have? What wrong can you do which cannot be engulfed by love of God? So just don’t feel guilty for anything.

Maybe in My lecture I might have said that this doing is not good and that – doesn’t matter. It makes no difference to Me. Whatever style it is, I know how to do the job. So just don’t feel guilty at all. Just say, “Mother, I am not guilty.” That is very important because it blocks this horrible Vishuddhi. With this guilt you develop all this spondylitis on the left side and all kinds of problem. So better say, “Mother, I am not guilty.” One simple thing, “Mother, I am not guilty.”

Now close your eyes.

Please do not feel guilty, please. Say again and again that, “Mother, I am not guilty.”

Please don’t open your eyes, just don’t open your eyes, please.

Please put your right hand, don’t open your eyes and put your right hand on your heart. Then ask a question in your heart, “Mother, am I the Spirit?” Ask the question. It’s very simple question but this question will establish itself. Just ask the question in a humble way, “Mother, am I the Spirit?” Please say it twelve times.

This answer itself will give you a cool breeze in the hand flowing.

[Shri Mataji blows thrice in the microphone]

Now you put your hand on top of your head where the fontanel bone area is, where you had a very soft bone which is called as Taloo.

Just see if there’s a cool breeze coming out of it. You may ask one question to Me, because I cannot force it onto you, you have to ask for it. You have to ask for your Realization saying, “Mother, please give me my Realization.” I cannot force it to you. Your freedom is to be respected. If you want to go to hell, you can go. Or, if you want to go to heaven, it can be worked out also. So, please ask Me for Realization. Actually, I don’t give it, but this works out that way.

Recording ends here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