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的奉獻是唯一的途徑/藉由入靜而順服

Cowley Manor, Cheltenham (England)

Feedback
Share

完全的奉獻是唯一的途徑/藉由入靜而順服

1982年7月31日  英國切爾滕納姆鎮       

今天,第一次我要冒險說出早該跟你們說的事。

今天我要告訴你們,你們必須認出我,這個認出是確定的,這條件是確定的,我不能改變它,就如基督曾經說:“任何對我的冒犯將被容忍,會被寬恕,但任何對聖靈的冒犯將不被寬恕。”這是個非常重大的警告,非常重大的警告,或許人們還未意識到這是什麼意思。當然,你們之中沒有人冒犯我,這我知道,而且你們也沒有做任何冒犯我的事,這是真的。畢竟你們都是我的孩子。我很愛你們,而且你們也愛我!這只是基督給你們的警告。但是我們必須反思,為什麼我們沒有應有的快速進展。

當人們受到催眠時,他們會徹底完全地拜倒在他們導師的面前,他們放棄自己的錢財,放棄一切–家庭,房子,孩子,只俯伏在導師面前–當他們受到催眠時,(他們)沒有任何質疑,不去瞭解任何詳細情況,不去找出他們的導師是怎樣的人。所有這些人很快走進黑暗,走進巨大的黑暗,走入完全的毀滅。

但你們是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你們必須建立好自己。之前我不想粉碎你們的自我,從未告訴你們這些話。或許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對你們說:“你們必須對我完全地奉獻你們自己。”不是對霎哈嘉瑜伽,而是對我。霎哈嘉瑜伽只是我眾多面相之一。放下一切,你們必須奉獻、完全的奉獻。否則你們不能更進一步地升進。沒有質疑,沒有爭論,完全奉獻是唯一能讓你們升進的方法。人們仍然受到感染,仍然受問題困擾,是什麼原因呢?很多人這樣問我“母親,當我們得到自覺,為什麼我們還會往下降?”

唯一的原因是你們還不夠完全的奉獻,沒有建立好完全的崇敬與完全的奉獻。你們仍未知道我就是神聖,仍未達到你們應有的深度。我不是說你們所有人。但是若你們仍然觀察你們自己的內心,自己的思維,就會發現,你們對基督、對克裡希納或者對任何一位曾經的(導師)那種完全的虔誠奉獻,在這裡(霎哈嘉裡)卻沒有。克裡希納說:“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am vraja”忘卻世間所有的宗教,祂不是指像印度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這樣的宗教,祂指的是所有世間的寄託( sustenances)。“忘卻所有世間的寄託,完全奉獻於我。”那是在六千年前。有很多人仍然在說:“我們完全奉獻給克裡希納。”祂現在在哪裡?即使那些我給予自覺的人也這樣說。當然,祂與我是毫無分別的。但是今天,我是那位,我就是那位給你們自覺的人。但我們先考慮的卻是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家庭問題、財務問題,最後才是奉獻。我是幻相,這是真的,我的名字是摩訶摩耶( Mahamaya)。我是幻相,毋庸置疑,我是幻相只是為了評價你們。

現在奉獻是升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為什麼?因為當你身處險境,當你的生命有即刻的危險。在這時候,當整個世界處在即將被完全摧毀的危險狀態。很重要的是,你要緊緊抓住可以救你性命的東西,以所有的力量與完全的信心。就像你被平常的水浸濕,不要緊,但若是你沉入大海中,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在這時刻,若有一隻手伸過來拉你出去,沒有時間讓你多想而是緊緊抓住它,以你完全的氣力、以你完全的信心。

當我們有阻塞,當我們被負面能量圍繞著,我們意識到這些,並且感到有點困惑,這時候我們要緊緊抓著那只手的時刻。但這種阻塞卻讓你產生有害的念頭,導致你內在產生很大的掙扎,這時候,最好的方式是什麼?最好是忘記一切,忘記亡靈附著你,忘記你有任何阻塞或其他。用盡你的力氣,無論如何,你必須緊緊抓著我。

但我們奉獻的方式是非常流俗現代,霎哈嘉瑜伽是順便的,(奉獻)母親那更是順便的了。很抱歉這是不會成就的。我不需要告訴印度人這些,因為若你讀過“女神頌”( Devi Mahatmavam),就足以讓你明白。哪怕只是讀了女神一千個名號,也足以讓你明白,女神只能藉由虔敬(bhakti)而達至,只能藉由奉獻而達至,祂只喜愛奉獻者(bhaktas)……沒有任何記錄顯示祂喜歡那些更加能言善辯的人,更加衣著華麗的人,更為生活優越,身居良好環境的人;祂只喜歡祂的奉獻者。這種奉獻和虔敬不是狂熱的,而應該是持續不斷,連綿不絕,川流不息,不斷增長的。這是更進一步成長的唯一方式。

對我們來說,很多微小的問題都是重要的。有人要有房子,有人要申請大學,有人有一些工作要完成,所有這關注的這些正法,都如克裡希納描述的那樣:“放棄一切正法,向我順服”。放棄一切正法—-這些所謂的正法。像“patni dharma”是妻子的責任,而“pati dharma”是丈夫的責任,“putra dharma”則是兒子的責任,“pita dharma”是父親的責任,以及市民的責任,世界公民的責任。所有這些正法都必須完全放棄,你必須發自內心的完全臣服。

我就是我,過去是,將來也是。我不再消長,這是永恆的人格。現在你要盡可能從我這裡汲取所有的一切,充分利用你在這個世代的出生,去成長到你完全成熟,去做上天希望借著你達成的計畫。一旦開始奉獻時,你會變得充滿活力,並全心專注於此。

為此,我會說入靜是唯一的方法。當然,理智上你可以做很多事,你可以理智上接受我。情感上,你可能在內心感到與我更接近。但是透過入靜,交托,入靜就只是交托順服,完全的交托順服。對西方國家的現代人來說,這是很困難的。他只會順服於催眠他的人,把他完全催眠的人,變成這個人的奴隸。在他們的自由意志下,他們的自我比他們的靈更強大…在他們的自由意志下。這就是為什麼所有自由的國家都已墮落,因為是自我在主導不是靈。當他們自由的時候,他們不能控制他們的自我。只有當有人纏住他們的自我並催眠他們時,他們才安份,他們才消停,才完全順服。很明顯地看到,這些虛偽的人掌握怎樣令你變成奴隸的技巧。

在你絕對的自由下,完全的自由下,你必須順服交托,我們應該明白自由不代表自我,自我扼殺自由,自由不僅被扼殺,還受到扭曲,蒙受羞辱,變得醜陋。自由,其最精微的形態是完全沒有自我,沒有棱角,完全虛空的。就像笛子一樣,從而神的樂章才能順暢地演奏出來,這才是完整的自由,沒有中斷。

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身處泥潭:無知的泥潭,罪惡的泥潭。無知帶來罪惡。我們怎麼才能走出泥潭?任何想把我們拉出來的人也都會陷入泥潭。任何想接近泥潭的人,都會陷入泥潭。他變成了泥潭的一部分。我們越想得到別人的幫助,我們越拉他,他就陷得越深,我們自己也越陷越深。所以靈量之樹必須生長,藉由這棵樹,至高的靈(parabrahma)祂自己,必須親自把你們拉出來,因為這棵樹從泥潭中生髮長大,由此至高的靈必須把你們拉出來,ー個接一個,抓著你們的手,把你們往外甩出去。當你們被拉出,你們抓得不夠緊,再次滑落,你們的身體只露出一部分,再次陷下去。走出泥潭的感覺是很享受的 但你們的雙腳仍未完全地走出來,仍未完全清潔。除非你們已潔淨,否則你們怎麼能得到完全的祝福呢?你們必須要得到上天完全的祝福,你們必須被神的愛籠罩。

很驚訝的看到,人們是怎樣去到假導師,並依附於他或她,如此驚人的奉獻,你會很驚歎他們變得像傻瓜,直到他們被徹底毀滅,他們還是不斷放棄他們所擁有的一切。

但是在霎哈嘉瑜伽,當人們來到,他們沒有放棄(任何東西),可是他們仍會得到滋養,得到照顧,他們的健康改善了,他們的財富增長了,他們的精神改善了,他們的人際關係改善了、他們在各個方面都獲得改善、他們的環境也改善了。他們時刻都得到好處。我們擁有漂亮的集體靜室,價錢還是最便宜的,食物也是,所有有利的條件都在最好的狀況下提供,萬事俱備,我們卻意識不到為何要有這些滋養?為何要有這些祝福?是為了你們更高的升進,為了令你們能完全離開泥潭。

現在你們必須追隨,你們必須奉獻,必須虔誠。我們卻仍有所保留,我們隱藏些事情,我們想耍小聰明,這是危險的處境。你們全部人必須在內心,試著去看看,哪部分這麼狡猾?什麼制約令你們不能奉獻?什麼令你們仍有保留?有什麼恐懼?哪個自我?哪個棱角依然伸在泥潭中?還有什麼執著?還有什麼人際關係?你們必須要從中擺脫出來,除非你們能完全擺脫,否則事情是成就不了。這裡沒有餘地容你半信半疑,要麼現在成就,要麼再無機會。基督曾經說:“你只要虔誠和奉獻,其他的(事)都交給我吧。”

我知道誰在奉獻與虔誠中成長,我看到人們改善了很多,你們不需要面對我,不需要看見我,我不需要親身在場,一切都在無所不在的力量之中,這全是我的光,它知道你們的一切,只有透過你們的虔誠奉獻(bhakti),透過你們的虔敬和奉獻,你們才能達至我。我的成就是要完全彰顯你們神聖的力量,這非常簡單,就是這樣簡單。只有簡單,純真,不狡猾,有愛心,相親相愛的人才能取悅我。要取悅我是很容易的,當我看到你們彼此敬愛,相互讚賞,相互幫助,相互尊重,一起大聲地歡笑,享受一起相互的陪伴,我便得到最大的祝福和最深的喜悅。在對我的奉獻中,試著去彼此敬愛,因為你們都是我的子女,從我的愛之中誕生。

你們都孕育於我愛的子宮之中。我真心的賜給你們這些祝福。我感到擔憂,我的雙手在顫抖,你們再次跌進泥潭裡。當我看到你們之間的爭吵,嫉妒與微不足道的瑣事都屬於你們過往的生命。這份賜予你們兄弟姐妹的幫助,不是像感受到的那麼粗淺表面,而是一份非常深層的安全感。應該存在一種深層的愛,自私不存在于霎哈嘉瑜伽。吝嗇也不存在。都不存在。吝嗇是心胸狹窄的象徵。我當然不是說你們要給我金錢,但是我們怎樣看待金錢,怎樣執著於金錢,依附著物質的東西,物質的財富,物質的東西,財產。你們擁有的最大資產是你們的母親。經由祂,你們才能擁有兄弟姊妹。

你們要從往世中走出來,那過往就是泥潭,這些都已結束了,你們應該十分瞭解我是如何用愛的力量去保護你們所有人的。你們都知道,每時每刻,我都在幫助你們,你的每一個願望,我都來滿足你,這是我所說的滋養。但現在,你的升進必須來自於你自己,你的成長必須來自於你自己,這必須由你自己,你獨自來成就,不是藉由其他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或藉由我, 我只能給你建議,不僅建議,還有忠告。萬事皆準備齊全,所有一切完美的運作。如今,我有形有相,我以有形相的狀態出現在你面前,你不用到任何地方,一切都在你的內裡,你不需要付錢,不需要任何付出,但只要你內在發展出那樣的奉獻。你看,有位訪問我的先生說政治家操縱著失業的人們。讓神操縱你吧,但要怎麼做呢?就如我手拿著畫筆,我想畫一些東西,但我控制不了畫筆,這畫筆是有角的,它很麻煩,它不便使用,又或你可以說它令人不舒服,它難操縱,它笨拙,你要怎麼用呢?

奉獻是最簡易的方法,去除你所有的棱角,你所有的問題,你所有的阻塞。現在看看你自己,你有沒有奉獻?那些狂熱地執著於我的人也不對,不應該有狂熱,整件事變成一個完全合乎邏輯的事,不要對此狂熱,就像有人必須去看醫生,狂熱的人會說:“啊!我不看醫生,我不去,因為母親告訴我祂會照顧我。”當她生病,她會來到母親面前爭論:“母親,你告訴我你會照顧我,那為何我會生病?”這就是狂熱。

什麼是臣服?在內心深處你應想:“是母親,祂在這裡,祂是我的醫生,無論祂是否治療我,無論祂是否治好我,我都沒有什麼意見,我只認識祂,我不認識其他人。”這很合理,邏輯上是,母親是你知道的最有力量的人,邏輯上來說這是真的。“如果祂確實如此,祂會治好我。但如果祂沒有治好我,這也是祂的力量、祂的奇想(意願)。若祂想為我醫治,祂會把我治好;若祂不想為我醫治,我又怎能把我的意願強加在祂的身上?”

就像錫呂·格涅沙的奉獻,當祂的母親說:“好吧,你們兩兄弟,卡提凱亞和格涅沙,哪一個最先繞大地之母一圈,便能得到獎品。”可憐的格涅沙只有一隻小老鼠為坐騎,但祂擁有智慧,而卡提凱亞有一隻飛得很快的孔雀。祂看著孔雀說:“有誰比我的母親偉大?祂是太初之母,地球又算什麼?誰創造地球?是我的母親創造的,誰創造太陽?是母親創造的,有誰比我的母親更偉大?沒有人,為什麼不只繞著我的母親走,有什麼必要繞著整個地球轉?”於是早在卡迪凱亞抵達前,祂已坐那拿到獎品了。

祂的純真讓祂有智慧去瞭解,這是合乎邏輯的。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母親比我更深切地感受到我的苦痛。”也是合乎情理的。當基督為了祂的母親被釘十字架上,你們怎麼想?她是摩訶拉希什米,那麼有力量,她讓兒子犧牲性命,像人類一般受苦。太難以承受!去讓你的兒子犧牲受苦,而你手中卻擁有毀滅每一個人的所有力量。

但創造額輪是一項非常精密的工作。這代表什麼?這是否意味著祂缺乏奉獻精神?相反,母親對祂的奉獻很確定,所以母親可以要求祂這樣做。當我們期待母親為我們做某些事情時,人們說“好吧,母親。我要發表這篇論文。我必須通過。”好吧,劃個班丹,你的論文過了,“母親,我想要發現這個。”好吧,你成功了。“母親,我想得到這份工作。”你得到了。

現在卻是相反,有多少人能像基督那樣奉獻?一個也沒有,這是事實。為什麼祂是長兄?因為沒有人能像祂。祂經歷所有這些,這些可怕的磨難,因為祂是母親的一部分,母親比祂受了更多的磨難。祂經歷那些磨難也是為了一個偉大的目標,為了更深的幸福,為了更好的生活,為了健全的生命。這是真正的奉獻。但虛假的人卻趁機利用此。

當他們令人們受苦,他們會說:“不管怎樣,你們也要受苦。”你看他們是怎樣捏造事實,“你必須受苦,因為無論如何,你必須受苦,否則你便不能升進。”這是一種非常精微的理解,非常精微。你會明白,在霎哈嘉瑜伽,首先你得到滋養,得到成長,得到訓練,令你妥當。在這之後,磨難對你已經不再是磨難,因為你已變成靈。

靈不能被任何工具殺死,不能被任何風吹走,不能被任何火燒毀。沒有任何方式你能摧毀它。這就是你的靈。所以現在已得到滋養,你已經成長,你被滋養著。

當人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時,會說:“哦,他們就像朵花!看看他們的臉,容光煥發。多麼自信,多麼莊嚴,多麼美麗。”但為什麼?要成為神的戰車的車輪,你必須忍受衝擊,至於犧牲,對你來說已不再是犧牲,因為靈是給予,從不犧牲,它的特質是給予,所以你不用犧牲,你只是去給予。首先母親有陣痛,好吧,她承受所有的問題,好吧。當孩子長大了,他站在母親身邊,他是個令人驕傲的兒子。母親以他為榮,他以母親為榮。他們站在一起,他們一同戰鬥。只有當你接受:自己作為一名霎哈嘉瑜伽士,未來的生命將全然奉獻並準備就緒時,這一切才可能發生。這樣的人生,從外在看艱苦困難,但從內在看,最是充實滿足。

從前,當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來到我面前,對他們來說,即使坐在地上也是一種犧牲,脫掉鞋子是個大犧牲。昨天的講座,有三個人離開,因為他們被要求脫鞋,好像有人要讓他們剃光頭那樣,他們就是這樣走了。為什麼要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長?要成長,像偉大母親的了不起的孩子一樣挺身而出。這項工作非常艱巨。這工作不適合資質普通、平庸的人做。他們不能害怕,恐懼,傲慢、無恥,他們沒有毅力。所以,在入靜中奉獻,在入靜中的完全奉獻,必須去練習。現在你在做的不是為了你的好處,所謂的“你的”。一開始,你是個小嬰兒,小傢伙,現在你是集體的存有,你不是為了你自己做事,而是為集體的存有而工作。你越來越意識到你將成為一個整體。你的工作,你的金錢,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的父母,親戚,這些考慮現在都結束了。你們都必須承擔起霎哈嘉瑜伽的責任。你們每一個人都很有能力,養育你們成長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以你喜歡的方式做事,無論你有什麼樣的能力。以完全的奉獻,你能做到。奉獻是必須的。完全的奉獻是你唯一可以更進一步的方式。不成熟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們必須放棄他們。我們也幫不了他們。你不用對他們有任何憐憫,這樣不好。如果他們證明了他們沒有不妥,我會再把他們帶回來。但你把這工作留給我。你不要花精力和注意力在他們身上。你必須迎上前,你們都是求道者,你已找到,現在你已茁壯成長,你已成長,為了什麼?是為了要挺身而出。

如同我今天面對你,你必須面對其他人,你必須面對人們。奉獻並不意味著你不談論霎哈嘉瑜伽。很多人認為保持沉默是你奉獻的方式。只有在入靜中你才應該這樣。而是你必須大膽跟人交談,不要畏手畏腳,告訴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遍及全球,這偉大的訊息,復活的時候到了,在這裡,現在,就在這個時候。你們全部都有能力做到。若有人恥笑你,要以諒解和智慧試著去說明事情。

個人的好惡必須犧牲。“我喜歡這個”和“我喜歡那個”必須放棄,這不代表你們全都變得像機器,不是這樣,但必須放棄對這個“我”的奴役。必須放棄受到習慣的奴役。你會很驚訝,一旦你奉獻,你吃得不多,有時甚至完全不吃,你連食物都記不起來了,你甚至不記得你吃了什麼。你甚至不記得你在哪裡睡覺,如何入睡。生命就像望遠鏡一般擴展延伸。你將創造你自己的願景,並且完成它們,實現它們。你看起來很簡單,是個普通人,但你不是。

在奉獻中,在完全奉獻中,你必須現在就這樣做,不是為了你自己的利益,為了你自己的成就,這些都已結束了。這是為了完全走出泥潭,站在大地上,高唱對天父的讚歌。那些深陷泥潭的人,他們能奏出什麼樣的音樂?他們能唱出什麼樣的歌?他們能給出什麼樣的安全感?他們能給予別人怎樣的幫助?你必須完全抽離出來。堅定不移,為此你需要擁有智慧-每時每刻,堅定不移!你不必為此責怪你的左脈和右脈,不用,你只要從中抽離出來。緊緊抓住祂。至高的靈會來照顧你。緊緊抓住祂。連死亡都要退縮,況且這些小事呢?

你們母親的名號是非常有力量的,你知道相較於其他名號,這個名號是最有力量的,是最有力量的口訣。但你必須知道怎樣念誦它,要以完全的奉獻來念誦這名號,不像其他名號。你知道在印度,當他們念誦導師的名號,他們拉自己的耳朵,意思是 “當我在念誦名號時,若犯下了任何過錯,請原諒我。”就是這個意思。這口訣是非常有力量的口訣。唯一你所需要的是奉獻, 非同凡響(dynamite)的奉獻。今天,我告訴麗塔,現在英國所有的雛菊都有香味了,她不敢相信,她說:“我從來都不知道,我反而總覺得英國的雛菊是沒有香味的,它們聞起來怪怪的。”

我說:“好吧,你手上的這些雛菊,去聞聞它們。”當她聞著這些雛菊時,她感到驚訝。這名號,它是那麼精微,今天它們是英國最芬芳的花朵。只是這名號,也就是意思是 Nishkalanka代表 Nirmala(純潔無瑕),即完全沒有任何 Mala。Mala是什麼?就是這個泥潭,沒有任何泥潭,絕對的。長久以來在頂輪的喜樂叫作純粹的喜樂Nirananda。自古已被稱為Nirananda或 Nirmalananda。很多人稱呼它為 Nirmalananda或Nirananda。即使在被釘十字架之際,你仍享受這喜樂。即使你被下毒,你仍享受這喜樂。即使在你臨終時,你仍享受這喜樂。這喜樂就是純粹的喜樂 Nirananda。

所以要為第二階段作好準備,你是在前線。我只需很少的時間,但我需要真正具有堅定不移的智慧和奉獻的人。堅定不移。即使一秒鐘,也不應偏向這邊和那邊。那麼,我們便能進展得更快,我們可以上前迎戰。或許你現在已經意識到負面能量的陰險,它們是如何運作。如何運用它們的力量一當然它們的力量是有限的-去摧毀神的工作。而你們應該如何保持警醒 裝備妥當並虔誠奉獻。這些我只能向你們說,我不能對那些來到凱斯頓講堂的人說。他們有些還半生不熟,有些完全是新人,毫無經驗,有些絕對是三流的人。但在這裡,今天你在我面前,我想坦白的告訴你,就如克裡希納只告訴阿周那:“放棄一切正法,向我順服”。

沒有其他方式,Vraja的意思是重生的人,像一個穩固,穩固的人格。當你穩固了,那麼你必須奉獻。當你完美了,你必須奉獻。這會幫助你脫離泥潭,然後説明這偉大目標的實現。沒有人瞭解“為何母親要幫助我們?”他們認為祂過於慷慨了。我不是。我擁有很多普遍的感知力。因為你們就是那,有能力在這世上彰顯神的喜樂的人。

你是那能吹奏神的樂章的笛子,你將為神所用,並為神所操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使你完美,成為神最美麗的工具。成為神的恰當工具。我不知道你能否明白這樣的生命將會多麼甜蜜美麗。奉獻的生命,以理解和符合邏輯的方式 完全地奉獻,萃取出所有的養份,並將其奉獻給更高的目標。就像樹葉吸收陽光並呈現出色彩,在它們身上展現斑斕色彩,只是為了更高的目標,為了日後可以被人類所用。世上沒有任何事是反其道而行的。萬事萬物都為同一目的而運作,如此無私、如此寬廣、如此偉大、充滿生命力的目的。

你變成海洋,你變成月亮,你變成太陽,你變成地球,你變成乙太,蒼穹。你變成靈。你為它們工作。你變成所有星星和宇宙,擔負起它們的工作。就是這樣。因為你已經躍進你的原理,躍進你的原理(tattwa)。這就是你如何躍進每一個人的原理(tattwa),但要對此原理 (tattwa)奉獻。因為我是所有這些事物的原理。我是原理( tattwa)- Tattvamasi我是原理。堅守你的原理,我是靈量,我是本質。

我們只能理解那些粗糙層面看似較大事物的奉獻,那是在粗糙層面顯現較大的。但我們不能把自己奉獻給如此精微的事物,那些事物是如此微小,如此深入,如此有效,如此充滿活力,如此普遍,如此永恆。我們從未想過奉獻自己於此。我們可以把自己順服於一個像山一樣的人,一個像山一樣來壓迫我們的人,一個像希特勒的人,一個像假導師的人。但是向你的精微存有順服,那是你眼睛看不見、那是你聽不見。但實際上,是如此強大。就像原子彈,當原子分裂時。當它還未分裂時,它無處不在。但在最精微的一點上,它是如此的充滿活力。當你分裂它時,它就變成了一種毀滅的動力。

現在當你的注意力已滲透到這個宇宙的精微層面,你便越來越深入它。那種帶領根的頂端找到水源的驅動力,是同一個源頭,你的靈量與太初靈量和它的力量,至高的靈(Parabrahma),是相同的 。

所有這些事情都要在得到自覺後和成熟之後才能理解。在此之前是不可能明白的。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的八年裡,我沒有對你說這些話。我總是以一個非常愛護和甜美的方式對待你。一直以來,我都讓你覺得你在幫助我。這不是義務。但是超越所有這些概念,你必須變成真我。現在準備好承擔起責任,去成為你被造就的樣子。就像船建造好了,被帶到海裡,經過測試,看看是否經得起航行——現在要出航,進入海洋。所以這是第二階段,你必須出航,當你知道一切關於這艘船,一切關於海洋的時候。以完全的自由和智慧,你現在必須揚帆啟航——不要畏懼任何風暴、任何冰雹或任何颱風,因為現在你知道了——你的工作就是穿越。

願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