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呂‧格涅沙崇拜

House of Charles and Magda Mathys, Troinex (Switzerland)


Send Feedback
Share

錫呂‧格涅沙崇拜
1982年8月22日
瑞士 日內瓦

叫他們來,叫他們來,請你們移向前,讓一些人可以坐在後面。這裡有誰能當翻譯?你能,還有誰?我們需要兩個人,你可以坐在這裡。)

(瑜伽士︰我能翻成意大利文。)

(還有,她還沒來?她有沒有來崇拜?每個人都要進來,全部人來了,我才開始。上前來,這裡還有空位,能坐地上的人可以坐在前面,請來吧,很好!你喜歡它?顏色還可以吧?還有誰能當翻譯?好吧,來吧。你翻成法文而她翻成意大利文…已經來了?你在這裡,還有誰?孩子可以坐在前面,讓孩子坐在前面,這四個孩子遲一點,崇拜開始才來,所有人都來了嗎?啊!電動機械車,很棒。願神祝福你們,對,就是這樣,還有誰在外面?)

好吧,我想先告訴你們崇拜的意義。崇拜有兩方面,其一是你們取得自己內在的神祇,喚醒你內在所有神祇。諸神祇(Deities)是同一位「神」的不同模樣。因此,一方面你擁有神祇,即每時每刻都有意識的神不同模樣;另一方面,你擁有自己的神祇,祂們有時清醒、有時半清醒、有時睡了、有時病了。

為此你要運用兩種方法,其一是取悅諸神祇,請求祂們祝福你的神祇,或請求祂們喚醒你內在的神祇,因此透過崇拜,意思是無論你們奉獻什麽,你們獻上的任何物品,比如說花朵,若你想獻花給神,你毋須說什麼,只要奉獻就可以了。「這是獻給祢的」。任何人都能明白什麽是「奉獻」,即你甚至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即使是盲人,若他想給你什麽,他只要像這樣給你便可以了。對任何人而言,這種表達方式已經足夠,你不用說什麽。當你向神獻上花朵,即使你沒有唸誦任何口訣,你已把花獻上了,就這樣,你已經獻上花。神會否接受則是另一回事。因為你是個覺醒的靈,無論你獻上什麽,神都會接受,即使你什麼話也沒說。

那麽,奉獻後你又能獲得什麽回報呢?在你有自覺後,無論你獻上什麽,神都會接受,祂接受是因為那是來自有自覺的靈。我們如何藉由向神奉獻鮮花而得到祝福呢?如果你什麼也沒說,只獻上花朵,你也許在人生中不經意地就會獲得許多花兒作為回報。或者無論你獻上甚麽物質上的物品,你可能同樣會獲得物質上的祝福。就精微的層面而言,若你說了某些話,例如,你給別人東西時謙卑地說:「如果你接受它,我會很高興。」你或許會獲得更精微的成果,那成果會是更廣闊,更深層的。

你現在做著一些很精粹,原則性,富象徵性意義的事情,像鮮花是…象徵大地之母的本源。我們獻給神的一切物品的象徵性意義,都是人們在靜坐中發現的。因此他們使用五種物品,稱為「五大元素(Panchamruta)」,就如我們這裡準備的。你要到達本源,才是真正到達整體。因為靈性的幸福安康才是整體的幸福安康,它不只是你們物質上、生理上、情緒上,心智上的安康幸福,而是整體的安康幸福,完全平衡融入整體。

當你獻上一些物品,好比說,我們稱它為akshadas,你叫它作甚麽?薑黃、薑黃米,你也知道,這黃色的東西。當你獻上薑黃米,你知道黃色是腹輪的顏色,米是諸神所珍愛重視的。

獻上薑黃米是有個小把戲,是人類的小把戲,諸神都很喜歡。因此他們獻上薑黃米,意謂「我們把黃色的米獻給你」,也蘊含深意「請你賜予我們創造力」。當你們吃下它(薑黃米),更多的創造力會流通於你,我們因而獲得這神祇的祝福,這是個小把戲。崇拜只是人類聖者的把戲,你要明白,是去哄騙神,讓祂賜予我們更多的祝福。凡神喜歡的,都必須是既祥瑞又神聖的。因而,最終為著聖者的聖潔與他們單純的心而能成就到。

未得自覺的靈不可作崇拜,宣道者必須是個覺醒的靈,禮敬者(namaz)也必須是個覺醒的靈,祈禱者必須是個覺醒的靈。所有使用的器物,均應當作聖物,受尊重的物品來敬拜。你不能使用任何……好比說,你拿浴室正使用的用具來作崇拜,便是很荒謬。

有三樣東西很重要,是ghatah,即器皿,容納靈量的器皿,容納我們內在原初願望要到達神的器皿,這些器皿都是我們先要敬拜的,我們的欲望,是ghatah,就是在這裡。在它之上是叫作Shripala。Shripala是指這個內裡也有水。你明白,意思是這椰子是,這代表,椰子代表同樣的東西。它的精微形態是全世界河流的水,河流。椰子是所有海洋的水。海洋的水透過椰子的樹幹上升,變成椰子裡甜蜜的水。這是象徵性的東西。所以這器皿叫作ghatah-puja,它是ghatah-puja。

今天我不想談細節,因為我要談格涅沙。相同的是,那是水,好吧。接下來我們要敬拜口訣與shankar,它們代表聲音,貝殼。實際上,shankar代表以太。然後我們有deepa,什麼意思?是光,代表光元素,叫作tejas。他們通常都給女神獻上扇子,扇子代表空元素。

這就是怎樣事先取悅五大元素,並且運用它們。所以它們,這時候要取悅五大元素的本質或因果本質,用它們來支持崇拜。

還有其他各種事宜,像你們家裡的神明,你們可能在家中敬拜某些神明。祂們此時不該來擾亂崇拜,或是已去世的祖先。他們全都要保持安靜,因此應該跟他們說:「這是崇拜,請你們此刻不要來打擾我們。」這意謂著即使思緒也不能來,不應該有任何思緒或干擾。一切都要先安靜平和下來。

以上是我簡短的說明崇拜的一個面向,因為這課題很長,若我真要談論它,至少要講三次,每次花三小時,可能仍未能講完。

現在說到崇拜的第二方面,我要問你們:「你如何能從崇拜中得益?」除了上述禮儀,為了能獲得最美好的祝福,或神的恩典更能在我們內裡流通,我們唸誦口訣。唸誦口訣的聲音,這聲音與神的存在體產生共鳴,再在我們的輪穴上迴盪,令輪穴打開得更多,因此我們更能接收到神的恩典。只有自覺的靈才應該唸誦口訣,因為若沒有與上天連上,又怎能傳達到神呢?這是個惡性循環。

有人可能會說:「母親,除非是蒙神恩典,你是無法獲得自覺;沒得自覺的人無法打開輪穴;輪穴沒打開,就無法獲得自覺。」這就是為何有母親的戲劇上演,還有像你們這樣的聖人。我要說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打破這惡性循環。你必須自己提昇靈量,一旦靈量昇起,便會打開輪穴少許,因為你把生命能量給予了輪穴。一旦靈量知道有位霎哈嘉瑜伽士就站在求道者背後,她便會昇起。她知道你是她的兄弟姊妹,她與你是屬於同一個家庭。她知道自己該在哪片土壤生長,你看,她能感應到,然後她尊貴地昇起,她就是這樣打破這個惡性循環(輪迴)。

這是我們一開始不告訴他們口訣的原因。因為要唸誦口訣,你們必須接受我是神祇。在我降世期間,你們一定要認出我,因為人類正危在旦夕,你可以稱此時刻為復活的時代,或者最後審判的時代。首先,自覺是在人們還沒有認出我時給予他們,但不是給否定我,侮辱我的人。在任何情況下,無論你怎樣嘗試,他們都無法獲得自覺。即使是自覺之後,若人們開始反對我,生命能量也會停止流通,這是因為頂輪的緣故。你們的心必須與我完全一致,否則頂輪會關閉。

那些單純、心扉完全敞開的人會十分瞭解我,他們心中有我。在自覺後,在透過思維去瞭解霎哈嘉瑜伽後,知識份子也會以很迂迴間接的方式瞭解我,把我認出。在崇拜後,當他們在極樂中接受到福佑,他們就能理解崇拜的價值,這是在之後。

現今在印度,崇拜制度是歷年來的傳統,一直相當盛行。他們不是以思維來理解崇拜。當他們遇到某種人,一些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的知識份子,你會發現,他們搞不懂這些人。他們不想聽腦袋裡冗長的節奏和律動,然而有些印度人試著…你明白,變得有點西化,他們試著,他們逐漸產生一種自卑情結,而偏向左脈。

沒有必要透過思維去理解,我的意思是你不停以思考分析來理解萬事萬物,然後才能敞開心胸成為霎哈嘉瑜伽士,這簡直就是在繞遠路。但是該怎麼辦?他們習以此方式,所以也必須以這種方式來。即使他們成了霎哈嘉瑜伽士,仍會質疑、思考,為此憂心。假導師就藉機催眠他們,並從中取利。

所以我們不應感到糟糕,如果你想分析,你就分析吧!因為我不能停止你的速度,我不會催眠你。在霎哈嘉瑜伽,自由是受尊重的。但我們不容許對霎哈嘉瑜伽未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來崇拜,這是對西方人而言,不是對印度人,在這裡是有限制的。因為若在印度,我不會向他們解釋,因為他們不會想知道。他們知道自己會獲得生命能量,他們早就知道生命能量,我不用告訴他們:「你們會獲得更多生命能量。」如果他們獲得更多生命能量,他們自會知道我是太初之母,就是這樣。我不用解釋。就像你們可以辨認出哪一種酒最好,他們也能辨認出誰是真心的。他們知道箇中滋味。

有一次崇拜,約有六千人要觸摸我的腳,因此我說:「現在是崇拜,請不要……你們無須觸摸我的腳。」這些話是我說的,但他們以為是杜馬的提議,所以他們都責怪他。他們說:「你只想從母親的蓮足得到所有的祝福,你不想我們也能得到。」他們怪責他。

另一件事是,你要明白,我…在西方,我從不用腳做五大元素(panchamruta),而是用手,因為這裡的人認為腳是骯髒的,我們不應用腳,你要明白。事實上雙腳是很有力量,它們並不骯髒。就像恆河有生命能量,如果你有恆河的水,你會發現不能把水弄髒,反而是無論河裡有什麼,因為它不怎樣保持清潔,不管甚麼髒東西掉進河裡,都會沉澱,不會汙濁河水。河水仍是非常清澈,充滿生命能量。

因此你們必須明白,不論什麼是純潔的,都是要對純潔負責,是純淨的源頭,能淨化所有不潔。那麽,它又怎會不純潔呢?如果你用腦袋去想,你就受侷限了,使你想不起有什麼是純潔的化身體現。

我們現在談到重點,我想我該談談「絕對」,就是錫呂‧格涅沙。今天是祂的崇拜,在瑞士日內瓦作這個崇拜是件大事。日內瓦代表右心輪。在我看來,這裡的生活方式都是違反右心輪的。每個人的生活就像《羅摩衍那》(ramayana)一樣的悲劇。這是為何在這裡敬拜格涅沙是很重要的。

如你所知,格涅沙是純真的化身,祂的顏色是紅色或橘黃色,因為當胎兒還是胚胎時,他最先看到的顏色是母親子宮的紅色內壁的橘黃色,那是血。在霎哈嘉瑜伽,你必定知道每個動作都有回應,都起作用。原本的顏色,我們可以說原初格涅沙只是泥土,因為是用大地之母的泥土創造祂出來的。哥維,格涅沙的母親創造祂來保護自己的貞潔,當她要沐浴,她將祂塗成紅色,因為如此每個人都能看到有人坐那兒保護她。因此當你還是胚胎時,看到圍繞著你的紅色,你便吸收了這顏色,而你的格涅沙也是以同樣美麗的方式以紅色著色。它只對變成紅色作出回應,它起作用,意指紅色的格涅沙,任何擁有紅色的格涅沙的人都令別人震懾。他們知道格涅沙坐在那兒,那位純真、滿有貞潔的格涅沙就在那兒。

當格涅沙還是孩童時,你也知道,當孩子出生後,他們都是極有防衛心或很激烈的,尤其當有人觸犯他們的純真的時候。當他們還很小時,不會察覺到自己是這樣的,但漸漸地,當他們開始長大,就會變得很有意識,不喜歡在別人面前脫衣。他們對純真感到害羞。我是說,不是個性害羞,害羞不是因為裸體,不是羞於裸體,因此他們的純真不應受到侵襲。如果他們的純真沒有受侵襲而他們又是純潔的,當看見裸女時,他們就會閉上眼睛,他們不喜歡看裸女或裸男。這是種與生俱來,直覺的理解,重要的是他們必須維護自己的純真。

現在,我們內在的純真是什麼呢?它對我們有什麽作用?我告訴過你們,它賦予我們智慧。出於自我,我們會做出種種愚蠢的行徑,如我提過的(雷根)總統,以及許多其他在那把年紀、位居高位的人。因為他們的格涅沙已經蕩然無存了。我們到布萊頓,他們有個天體海灘,而我的女僕是個純真的人,你要明白,我們去了那兒,她無法理解,她問我:「他們為何要這樣?」

但是你發現在西方,很難找到真正有智慧的人。你可以說他們都是受過度教育,就物質生活而言,他們很有本事;但就智慧而言,我是說你會對他們的行為感到很震驚。我真是無法明白,背後有何智慧?因為他們所有的智慧都變成只有性,滿腦子都只想著性,常常都只想去明白理解一切有關性的荒唐事。若你開始有性幻想,你的純真自然會被摧毀,因為對性,你是沒法運用你的聰明才智。

我不知道你如何能用智慧去把性合理化,性是如此自然而然的事情。藉由幻想,你真的能享受性嗎?你要如何享受?好比說,我們可以憑想像將花朵變成果實嗎?更嚴重的是這樣的,假設你說︰「我可以」,當然,你從不會這樣想,我希望你不會以為自己能將花朵變成果實,但願如此。但有些人可能想︰「我能轉移…」,例如說,「隔空移物,只用意念,就可以把物件轉移。」又或是憑空變出某些東西。你認為自己能做到,相信自己能做到,只因有人曾這麼做過。但身為霎哈嘉瑜伽士的你該知道,是邪靈、亡靈做的,它們為你們而做,因為他們愛管閒事的想幫你忙。

對性而言,同樣的事情在發生,當你用智力去追求性,你只是讓邪靈為你做。因為當你的思維投射得太多,就會進入逮住亡靈的地帶。他們有時非常狡猾,有時道德敗壞,有時好侵略,你積累各式各樣這些品質,最終性變成荒誕愚蠢的行為舉動。很多道德敗壞的人,一旦他們襲擊你便感到滿足。一是你追求性興奮,即使強暴了一百個女人也無法滿足;一是你是最糟糕的性無能。我是說你的慾望永遠無法滿足。所有這類人一旦死後,都變成同樣的亡靈,等待好色之徒走近,好附在他們身上。

純真的人即使在婚後,可能多年未有性生活,因為他們是如此的純真。這也可能發生在單純的人身上。但在這裡,性卻是從小就當作一種學科來教授,想想看,有這個必要嗎?動物需要從小學習性嗎?牠們照樣能繁衍後代。

(你說甚麽?)

因此,我不是要教你們禁慾。首先,純真既有保護性又是紅色的,直至,最多到五十歲,慢慢地,如果身心發育成熟的人,不是愚蠢的人,而是適當地發育成熟的人。在五十歲後,它的顏色會開始轉變成橘色,它變成橘色。意謂著在你婚後,變紅的過程就結束,它變成,開始變成橘色。意思是保護結束了;意思是在婚前,必須好好保護貞操。直到你遇到結婚對象,紅色保護童貞。當你結婚後,這種保護不再需要了,你只能與一個人有性關係,就是你的丈夫或妻子。正常的發育成熟便會發生,當你到約五十歲時,它變成橘色,意思是無所執著。你不再感到需要性生活,沒有這個需要了。之後你發展出一種稱為正常成熟的純真,它可以與燒製精美的陶器相比。

因此老年真的是人生的黃金時期,老人的言行完全閃耀著智慧。但為什麼?再一次,為何要有這種成熟?這種純真?再次,因為你們是理性的人,因此你可以問「為什麼」?純真是你能帶給別人真正的樂趣,能從中產生樂趣。樂趣只能從純真而來,純真也是能令你們真正散發樂趣的唯一途徑。試想像若世界沒有樂趣,什麽會發生?但人們常將「樂趣」(fun)與「歡愉」(pleasures)混淆了。歡愉開始時很美好,卻以可怕終結。樂趣卻是寶藏。任何充滿樂趣的事情,你一輩子都會記著,你告訴他人的,是那種創造樂趣的體現。

(瑜伽士︰法文沒有樂趣這字彚。)

你能想像嗎,法文是很圓滑得體,沒有樂趣這字彙。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這些孩子如何創造樂趣,他們令每件事都充滿樂趣,現在你看,他們甚至連說話或講述事情的時候,也能創造出很多樂趣。幾天前我最小的孫女安娜在玩遊戲,她還不到六歲,她跑到屋頂上,我們聽到一聲巨響,你也知道,我的女兒是個很緊張的母親,總是牽掛著她孩子的安康。(樂趣,噢!)她甚至走不動,她的腿因憂心孩子而變得很重,她跑去找什麽跌下來,叫喊她的孩子,孩子聽到後跑下來,整個人好端端地。

她向孩子吼叫:「怎麼啦?你去了哪兒?你為何要走上去?」她就只是對著孩子吼叫。

孩子相當不解地看著她,等著她停止咆哮。孩子非常平靜地說:「我可不是專程從雷多來這兒找死呀。」

有那麽多事情你紀下,全都充滿樂趣,他們從各種事物中很自然的找到樂趣。你看,這裡所有的孩子,有這麼多的趣事可以寫下,他們在做著多麽可愛美好的事情,他們的雙眼是怎樣閃耀著淘氣的光芒,想從一切創造樂趣。
樂趣帶來喜悅的,它給你喜樂,不僅不會有任何的哄騙,或傷害,也沒有一丁點的殘酷成分,它只是像花朵一般盛放。

(瑜伽士︰母親,你認為我們能否不再翻譯,因為要花很多時間…英文,我們可以在最後才向他們解釋,只有小數人不懂,我們可以在最後才向他們解釋。)

(你沒問題吧?因為快要結束了,葛雷瓜,我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只在今天這樣做吧,下次還是遲一點才翻,只要翻多一會兒,因為快要完了,因此要花太多時間,否則,只用三分一時間就行,只翻這部分吧。)

樂趣只是像花兒盛放,它不會取笑任何人,不會傷害任何人,不會找任何人麻煩,只像花朵一般盛放,散發香氣。是上天的把戲,也隱含著更高的意涵,若你是純真的,你真能感受到那份喜樂。純真的人能感受到既嚴肅又理性的人無法領略到的喜樂。純真的人可能對某事開懷大笑,對其他人來說,這事可能並不有趣。因此創造樂趣,不是模稜兩可的事,而是非常直接、簡單,像花兒盛開那樣自然而然的。

現在的日內瓦人,對每件事都很嚴肅認真,瑞士更甚,引致他們常常以自殺告終。因為你們都是金錢取向,也是有點—想擔起幫助全世界的角色。你們想幫助全世界,這代表你們都是非常自我中心。你們想幫助誰?其三,你們這兒擁有一枝愚蠢的軍隊,根本沒有此必要。

(女瑜珈士:母親,很抱歉,您也知道昨天報章上有報導,在瑞士,又發生了戰機墜毀而造成二死的意外。)

(瑜伽士︰你的照片在它旁邊)

這樣也要來責怪我是太過份了。

(瑜伽士︰他說,是發生在他們想炫耀軍事實力的表演裡。)

這便是樂趣,這是樂趣,你明白嗎?每個人都會為此而開心,你看,這便是有趣的地方。

現在增添樂趣,我們有哈奴曼。祂對格涅沙樂趣的部分有所幫助,就如格涅沙向偏左脈的人玩樂趣的把戲,哈奴曼則向偏右脈的人玩把戲。就像有人哭得太多,她的丈夫死了,「現在該怎麽辦,我完蛋了。」這樣那樣,你看…她忽然看到丈夫在房間裡走動。祂只會對純真的人這樣做,但對狡猾的人,祂懲罰他們,向他們傾瀉各式各樣的不幸,一件比一件嚴重,祂會說︰「現在哭多點,哭多點,你想哭嗎?好吧,哭吧,哭多點吧。」

哈奴曼支持祂,例如,當拉斯曼(lakshmana)病倒,祂要到一座大山拿藥,祂把整座山帶來,因為祂說︰「我沒時間去找,你要明白,還是現在找吧。」祂把整座山帶來,祂也擁有同樣的品格個性,對自我中心的人,祂可以很富毀滅力,像拉伐那(Ravana)—燒毀了整個蘭卡城。

若把格涅沙塗上紅色,塗上哈奴曼的顏色就是橘色,當格涅沙長期安頓在同一地方,祂運用聖人米高在左面走上走下,而哈奴曼則可以隨意的走上走下,祂不用安頓在同一地方,雖然祂是位安定下來的神祇—-祂是會安定下來。當祂安頓下來,祂散發的生命能量能到達每一處,祂是純真的源頭,生命能量的源頭,某程度上,祂是一切。當祂以你內在的摩訶格涅沙昇進到這裡,在神之內祂降格為格涅沙—-從這裡,在背後。

當你過分想及性,便會損壞你的眼睛,因為你在運用摩訶格涅沙,你糟蹋了你的摩訶格涅沙,你的雙眼開始閃爍不定,眼睛失去了純真潔淨,開始吸收所有不潔污衊。純潔純真的眼睛能給予別人純真,不單如此,它們是那雙讓靈能透過它去看外面世界的眼睛。它們有很多組合,我沒時間告訴你。人們有這樣不潔、亡靈般的眼睛是件很壞的事。任何人擁有這種亡靈的眼睛都會看著這個人,因為這是撒旦的戲劇,現在正在上演,負面的。若我們不把格涅沙放在正確的位置上,這就是我們做著的事情。若我們想格涅沙在這一點反映我們的摩訶格涅沙狀態,便要保持眼睛非常純潔,這樣你才能保持摩訶格涅沙的寶座純潔。

在格涅沙崇拜,你必須帶些柔軟的青草來,因為durvah,祂喜歡青草,這是叫作durvah,因為柔軟的青草能舒緩眼睛,不單如此,你給予你腹輪的綠色部分,因為當你還未開始思考,未開始思考過程,祂已經存在,這表示部分腹輪,當你沒有思考,綠色部分,腹輪的下半部是綠色的。

所以綠色,在這階段,我們還未成為人類,在這階段,它代表腹輪的綠色,哪裡創造整個宇宙,創造一切。直至這裡,它是綠的,當它開始創造自我,它變成黃色,它運用太陽,行動的部分,不是運用,而是太陽變得活躍,代表太陽這一面。

所以綠色實際上是代表格涅沙,某程度上格涅沙的一部分,因為直至哪裡,你仍未思考,你處於接近大地之母的層次,你要明白,大地之母不停的付出,當綠色還在時,太陽的部分仍未開展,因為大地之母給予這青綠。當然是太陽令它變得青綠,這是另一點,但你仍未開始做任何事,當你開始以人類的層次做點事,整個便變成黃色。因此腹輪有兩方面,肉身和思維。肉身是綠色,思維則是黃色。

我們今天在這裡敬拜格涅沙,我希望你們能從草地裡拿些青草來,一些柔軟的青草,因為它是很重要的。

你要雙眼看著綠色植物以改善你的格涅沙,當天氣暖和,你可以早上赤腳在草地上走動,在仍有露珠時。過度活躍的人應吃素,這樣能幫助他處於平衡狀態,不會太狂熱,多吃點素,吃小的動物,那便會妥當。

今天我沒有說祂的坐騎(vahana),因為我在另一些講座已經說了。祂的vahana,祂的坐騎,我沒有談及它,因為我在別的格涅沙講座有談及它。

最好你能找到這樣的,像這樣的,很薄…這種,這個很好,這個也好…你可以有更多,只要…這樣水會從我雙腳潑出來。

沒有為我洗腳的人今天可以為我洗。噢,很好,就是這東西。他拿到我正正想要的,正正就是這東西,這個很好,對,噢,仍有一些太硬,不要緊。是這種圓的,圓的葉片,你可以摘下它,摘一些?這些圓的葉片,圓的葉片,這是圓的,不是平的而是圓的,不要有邊的,而是圓的。現在讓他來做,它們是圓的,是嗎?圓的?是,就是它,就是它,這樣可以了。它們也不是圓的,圓的,好嗎?它們全是平的,這裡有圓的,不,這也是平的,我想這個國家會有這些東西,我想你應拿一些…這也可以,你只要把它們用細繩繫上,就這樣。這就足夠了,只要用這把它繫上,一些枝條,只要用小枝條把它繫上,用它來灑水,它們被稱為durvan gulah,即幼苗,這個的幼苗。

(瑜伽士︰母親…他們把在復活節給孩子的蛋,放在這種草上。)

你看,(噢,對…很好,謝謝,把它繫上,這個也是,好,你可以把它用細繩繫上嗎?很好,很好,還有沒有?大一點比較好,好吧?因為我們選擇不多。

現在,要為我洗腳的人,不曾為我洗腳的人請都上前,讓她來,讓她來,我很高興你能來,很高興見到你!好吧,現在,來這裡,一個為我清洗,另一個開始做這個,你可以問他,對,來吧,好,好,好,現在,這會是在崇拜後,好嗎?那四個小孩,他們在哪裡?安納在哪裡?先清洗我,現在,讓我看看,那四件我給你的東西,給小孩的?。好吧,孩子去了哪裡,他們四個?…不,一個…好吧,我們有這四個,來吧,好吧,現在來吧,孩子先來為我洗腳,來吧,首先,所有孩子,來吧,來吧,等一等,清洗我的腳,來吧,拿點水來,我想…她在哪裡?瑪利安曼妮,瑪利安曼妮?還有你從哪裡帶來黃色的…黃色的…用力點擦,用力點擦。

08:45
…願神祝福你,好,現在,維臣比她年輕,是嗎?巴巴拉最年輕,好吧,現在,嘿…這是你的…好嗎?巴巴拉,該給予,dakshina,你明白嗎?

10:03
好吧,我已經按尺碼給了他們每個人,好吧…完成了,完成了…現在,把它拿出來,這些應該放在頭上,一些領袖,問孩子們,他們知道該怎樣做,怎樣放在頭上,叫羅蘭士做吧,一些應放在我腳下,一條毛巾,有人應這樣做。我想懂怎樣做的人該在這裡,有人要揩乾我的腳,你能嗎?沒拿照相機那位?來吧,毛巾放在這裡,用來揩乾我的腳…這裡,把它放在這裡,告訴他們不要掉下,只要放在這裡。

12:20
他們不可能是…而該是Chaturthi,這是按印度人的說法。你看,Chaturthi,它必須是…也會是…也是…甚麽時候?十六天前,這是在…之後…新月之後的二天。它是,它應是Chatur Dashi,印度的曆法是第四天,因為他是在Chaturthi那天確立的,因為印度人,你要明白,是有點不同,必須現在開始,12時,你要翻譯,它是Chaturthi,你看它是怎樣成就到。

13:46
現在,還沒有清洗我的雙腳的人來,現在,你要做的是拿這個…現在先,用這個盛水…

14:25
還沒有,還沒有為我洗腳的人請來吧…給他們冷水為我洗腳,你必須清洗我的雙腳,你要擦,大力擦我的雙腳,用力點,擦它,擦它,你擦我的右腳…下半部,下半部,擦它,對,擦它,大力擦它,大力點,大力點,擦這裡,用力,用力,用力,這裡…

16:20
這些水是用來喝的,不要…把它放在另一處,一瓶或甚麽。

好,現在,你沒事,好吧?好吧,現在,你意識到在為我擦腳,你取得更多生命能量,你理性的明白,願神祝福你,你現在取得更多嗎?願神祝福你。現在其他人來,不是握住它,而是要擦它,不要握住它而是要擦它。

18:17
你有到過Hare Rama哪裡嗎?

(瑜伽士︰沒有,他沒有。)

但他唸誦口訣時…

(瑜伽士︰對,他曾到羅馬,之前也到過,他是從西西里島來的。)

為何他的右喉輪有阻塞?右喉輪?

(瑜伽士︰啊,對,他以前曾吸煙,母親,他現在沒有再吸了…)

19:38
現在好一點吧?…好。

20:14
現在他要唸誦格涅沙頌。

20:40
要擦你的手指,像這樣擦你的手指,你的手指這樣做,不是我,擦你的手指,那麽它們會更敏銳,對嗎?

21:12
(來吧,來…現在,聽聽他說甚麽,好嗎?…現在他在唸誦,聽他說。)

23:16
意思是喚醒你內在的基督,喚醒你內在的格涅沙。

23:43
享受自己吧。

23:52
這裡有很多黃色的花朵,這是甚麽—花朵?

24:54
放這個先,我想會較易吸收,沒有毛巾了,上面放一條,這很好,這是甚麽?加文?

25:20
清洗要先做,最好現在做,再pushpam…所有清洗要先做,再這樣,你想他們為我洗腳或手?

(瑜伽士︰他們請求清洗你的蓮足。)

好吧,你來這裡,讓一些人可以空閒一會兒,你來吧,你可以做,對…你也來吧,這兩個也能…你兩個在這裡,我們能做的就是我們能成就到,因為必須是瑞士人,把它放下,好吧,她是德國人,那麽…你來這一邊,好嗎?現在你倒水吧,你管水,好吧,他們做其餘的事情,告訴他們無論在甚麽崇拜…無論加文說甚麽。

28.40
倒點水在我的手上,看看,這裡有個匙,一個匙,做吧,你要倒在這裡,倒多點水,這是…那麽你的母親不會感到口喝,對嗎?現在,這是甚麽?…同樣有關amrut的東西。

30:26
(瑜伽士︰現在我們用五種甘露來沐浴,它們叫作panchamrut,五大甘露,先是酥油。

首先是酥油,要多點奶,小小熱奶,熱奶,要熱的。

31:39
(瑜伽士︰第二是奶。)

奶應是最後,會好點,你要明白,因為正在把它加熱,跟著是甚麽?

33:43
…現在有沒有奶?…用一點水。

34:00
(瑜伽士︰母親,我已經叫他們拿來。)

34:09
(瑜伽士︰母親,跟著是糖嗎?)

最後,應是,因為它…
34:18
他們拿來了…

34:43
(女瑜伽士︰母親,太熱了。)

加點水,放點水…還好,但願如此。

35:25
也不錯,加點冷水,好了,它現在可以了,不太熱,若它太熱,我再告訴你,我想加點糖,在這之間,這會好一點,這樣溫度會降一點。

36:10
現在加水在上面,水。

37:22
加多點水,一點點,把它清潔,在腳趾上,謝謝,生命能量很好。

38:04
現在,拿毛巾來,給她一條,給她一條毛巾。

39:10
完成了,這裡有生命能量,雙手在震動,放下它…雙手因為生命能量而震動,把它放下,有生命能量,巨大的生命能量,是嗎?

40:34
願神祝福你,這個也有生命能量,把它放在你臉上,你會看到生命能量,願神祝福你。

40:50
你可以把他們推下,讓他們看到,在臉上,他們能看到生命能量,願神祝福你們。

41:06
你必須在這裡與我們一起,你要放花朵,你要明白,現在,已婚女士,好吧,現,你要放…我想未婚的先放紅粉,未婚女士。在霎哈嘉瑜伽,你很難找到他們。…我們有七位,我想,三、四、五、六,七,好。安娜,來吧,你還未婚,又或你已結婚?你可以試試,就是這樣,你看現在,你要放的是所有這些…先放線,最好放直線,像這樣,先放在線上,不,前面的線,對,最好放最前的線,這樣較好,現在…今天很紅,啊?你哪裡拿到這些?很紅,是嗎?這紅粉很紅,這是很特別的,格涅沙就在這裡。

(瑜伽士︰母親,我們現在要唸誦這些名號嗎?)

對 – 不,格涅沙?我還要遲一點做火祭,你可以唸誦女神的108個名號,你可唸誦女神的名號,葛雷瓜給了你甚麽,這個很好,歌維的名號,哎,她是歌維,你看,她是處女,處女是格涅沙的母親,所以可以唸誦她的名號。

44:50
把雙手放在與…與左手一起…擦它,擦它吧。

47:20
你可以唸誦處女的名號,葛雷瓜已給了你,你可以用法文來唸,另一個人唸英文,葛雷瓜可以唸,葛雷瓜會唸。

(瑜伽士︰我讀拉丁文,再翻成英文?)

54:00
現在是已婚女士,有多少人…在這裡?你們有多少人來?未婚女士,有多少人在這裡?七個,你們可以帶這些植物來嗎,七棵給未婚的,七棵在外面…植物,我們購買的植物,七棵,咿,你有?好吧,我會給他們,來吧,我想你照顧它們,未婚的…願神祝福你們,多一個來,現在,發自內心…這是樂趣…多一個,我們要多一個,多一個,多一個,對,她在這裡,有兩個在這裡?多兩個?多兩個,兩個,帶多兩個,兩個其他的,開始時兩個處女在這裡,巴巴拉和其他女孩,就是這樣,你們兩個,對,今天是處女和孩子特別的日子…願神祝福你們。巴巴拉去了哪裡?

葉納維從未結過婚?葉納維和麥德娜,她們都是處女,從未結過婚,葉納維曾經結婚?你曾經結婚?…另個處女…你能—葛雷瓜,還有多少個?四個?好吧,多三個,好吧,等等,我們看看。

(女瑜伽士︰母親,我是從…?

你仍是處子,處子是處子,必須尊重她,無論她是甚麽年紀,對嗎?

她想一個,現在這裡有兩個男孩,三個男孩,是嗎?讓他們給,讓他們有,三個男孩。你看,不應丟下他們,這樣就能解決,你看,不要令他們不開心,來吧,剛好三個,三個男孩,孩子來吧,他們在哪裡?今天是他們的日子,好吧,願神祝福你們。照顧這植物,好嗎?其他人在哪裡?其他兩個男孩,這裡有馬太,馬太從未來過崇拜?這裡…他並未在清洗時來,他該來的,他在做甚麽?馬太,你哪時在哪裡?你為甚麽不來?你是個男孩,小男孩,好吧?我們到偉臣,你叫它作偉臣,他還好嗎,因為…不能照顧植物,你要馬上照顧它們,我想,他去了哪裡?叫偉臣來,就這樣吧。

(瑜伽士︰他像小天使,這個有最好的觸摸…)

1:01:45
他很認真的提升靈量,你看到他怎樣提昇,怎樣把它繫好,很奇妙,你看,他是怎樣做的,最奇妙的。他又怎樣,他糟透了,一些花?一朵玫瑰花?,或一些花?好吧,好吧,他忘了,這就是年青人可愛之處,甚麽是正確的東西?樟腦?不嚴重,一點也不嚴重,讓他吃點東西,我已吃過了,現在你可以給大家,特別要給孩子,把它給孩子,靈食(prasad),我拿了靈食,還有甚麽?

現在已婚女士,已婚女士?給孩子,給孩子,只給孩子,其他已婚女士在哪裡?葉納維,來吧,全部已婚的,兩組人,你們全坐下,有多少人?好吧,我們可以處理,還有誰?好。

所有已婚女士上前來,好吧,讓我們有它,現在先用這些手鐲,這裡有些手鐲,好吧,手鐲,你看,把它一個接一個傳給所有女士,這些手鐲在這裡,另一個綠的也是,這是要…不,這是給你的,不是給我,好吧,這裡有另一套,還有多一個,她會拿到它,現在完成了,現在看看,你把它放在我的手上,紅的,綠的,現在紅的,再綠的,謝謝,現在紅的,綠的,紅的,綠的,紅的,完了?紅的,紅,綠,再紅,現在,啊,它們噹噹聲,對吧?它們製造樂趣。

這是甚麽?這是甚麽?你開這個一點,現在,這是…你放在我的腳上,這就是…就是這樣,完結了,完成了。現在到我的手,你像這樣先畫線,其餘你再填滿它,你明白,畫線,做吧,再只有這…這裡,線畫到這裡,再塡滿它,好吧?用這根手指,額輪的手指,其餘的,我們可以現在塡滿它。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