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第四次公開講座

(Austria)


Send Feedback
Share

奧地利維也納第四次公開講座
1982年9月30日

我向所有追求真理的人致敬。在之前的講座,我告訴了你們位於下半身的能量中心。今天我想講述其餘三個在這兒、這兒和這兒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對人類都很重要。

當人類抬起頭,這個被稱為喉輪的能量中心建立了一個新的空間向度。它有十六塊花瓣,彰顯在我們的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系統。十六個神經叢照顧我們的眼睛、鼻子、喉嚨和舌頭,我們的眼睛、部分眼睛和整個面部的表情。當人是自我取向,他會像這樣仰起頭。當他是超我取向,他就會像這樣垂下頭。這個能量中心對人類,對霎哈嘉瑜伽都是極之重要,因為雙手在霎哈嘉瑜伽扮演著重大的角色。

用手來表達是宇宙的語言,這種表達方法是最好的。就如盲人、聾啞的人,對他們來說,最好用雙手。雖然我們移動手指和用手勢來表達自己,但我們的雙手卻仍未得到啟發。當這個能量中心獲得啟發,我們的雙手也受到啟發。這個能量中心有兩邊,一是在右,一是在左。當人感到內疚,左邊的能量中心便會有阻塞,阻礙靈量的上昇。因此我經常要求西方的求道者先在心裡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我們這些思想制約,是來自所謂的宗教,所謂心理學家和一些我們年幼時照顧我們的人。

當父母對物質性的東西很着緊,時常向孩子大叫或糾正他們,說:「別弄髒毯子,別弄髒這個,別弄髒那個。」內疚感就是這樣在我們心裡形成。當我們在學校,在大學成長,這種內疚感可以很牢固地在我們內裡形成。

要以極大的愛心和諒解去教育孩子,一般人都有這種想法,特別是那些奉行要用洗腦的方法去管教孩子的人。但這種洗腦的方法卻會令孩子有內疚這種滑稽可笑的毛病。同樣,討論內疚這個題目的心理學家,並不了解這種討論的後果。當這些心理學家談內疚,他們不知道這些是病理性的個案。這是不正常的,這是不正常的個案。當你開始概括地談論這些不正常的個案,它便變成一般的疾病。他們與被邪靈附體的病人一起工作,卻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措施。這就是他們染病的原因。一旦他們染上這種疾病,藉着說︰人發展內疚感,這是源自內疚感,那是源自內疚感;他們便以更大的範圍去擴散這種疾病。

神以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人類。人類是不用無緣無故感到內疚。若俗世人類的法官不能判你有罪,那位充滿慈悲的法官又怎會判你有罪?你由亞米巴原蟲進化到這個階段,神創造你為整個創造的縮影,你竟然在這個階段感到內疚。當祂想你在這偉大的時刻,裝飾你的靈的寶座,你卻變得內疚 – 這是非常令人失望,整件事都極之令人失望。你內在的進化,不是要令你內疚。

就如王子將要被加冕成為國王,王子卻突然停下來說:「噢,我有罪,我不能成為國王。」自憐比自殺更差勁。右脈的問題與左脈的剛剛相反,這類人說話充滿侵略性,他的個性品格是既用說話來打動人又用說話來奚落人。因此這類人形成很刻薄和枯燥乏味的個性。

有一個牙醫來見我。他是牙醫,他告訴我:「母親,我失去笑的能力。我現在不能笑。我的肌肉根本沒有心情笑。我變得毫無情感,我不能笑亦不能哭。」他因此去見一些聖人,所謂的聖人,聖人說:「噢,你現在已經超越一切。」我們對靈性上很偉大的人就是有這種誤解。這些偉大的人理應是慈悲的海洋,愛的海洋和寬恕的海洋。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他應該能帶給人喜樂,而非悲傷。

通常我看到的聖人畫像或雕像,他們看來都是十分悲傷不快。一些藝術家、建築師為教宗和主教這些人物雕刻建造雕像,雕造出來的樣子都是很悲傷,因此沒有人想接替這些人物的位置。有時候,這些具侵略性的人,因為他們的侵略性,亦變得左脈。即使是他們與別人說話所採取的態度,他們也感到內疚。這樣你兩邊的能量中心都會出問題。若能量中心不平衡,你會患上脊椎炎。內疚感或富侵略性都能產生這種情況。特別是若你感到內疚,便會患上心絞痛這種心臟毛病,你的左手亦會變得僵硬。

我已簡短地向你們介紹了喉輪。今天我要講解三個輪穴,亦想告訴你有關靈。

喉輪之上是額輪。額輪是位於腦垂體和松果體的區域,也正正處於視覺神經叢。我額頭這個記號顯示額輪的其中一扇窗,另一扇是在頭的後部。這個能量中心是極之重要,因為它控制你的自我和超我。耶穌基督,我們的主耶穌就是住在這能量中心。很多牧師聽到我這麼說都很震驚。基督的十字架是象徵自我和超我在這兒交錯的十字架,它們極之接近。這就是耶穌基督被安置,被賜予的位置。這是要透過祂被釘十字架來成就,藉此祂精微的身體進入我們的意識。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說:「現在它已經建立鞏固。」祂說的成就是建立鞏固耶穌基督在這個非常精微,非常難進入的能量中心。

祂是,祂的身體,祂的身體是由你們感受到的生命能量所構成。這些生命能量在梵文被稱為Om或Chaitanya。因為祂是生命能量所構成,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某天有人告訴我說基督在某處誕生,現在祂要上電視。我說:「最好叫祂在水上行走,你便能找到祂。」這個建立鞏固是很重要的。在釘上十字架的一刻,當祂在那狀態,祂只說了一句話,這表示某件事情要通過祂被釘上十字架來成就完成。「它」。「祂沒有說一切都成就了 – 祂只說:「它已經成就了。」

祂談及聖靈的未來,祂會寛恕因為無知而對祂所做的一切。可是,祂不會寛恕違抗反對聖靈的人。祂說:「我會派一位顧問,向你們解釋一切;我會派一位拯救者,來拯救你們;還會派一位安慰者,給你們安慰。」第三件祂說的是:「你們要重生。」在整本聖經中,只有祂這樣說。摩西和這些人,是祂說:「你們會重生。」像我那天告訴過你,因為摩西和亞佰拉罕忙於建立身體這個綠色部分的平衡。

只有基督說,喚醒你內在的基督,喚醒你的力量就是重生。我們開始為人們施洗,你委派某人為牧師,找點水來放在某人頭上說:「你已經受洗了。」這樣做是那麼人為做作,因為什麼也沒發生。你只放點水,任何人都能做到。真正的洗禮是你要提昇靈量,要突破。基督沒有說:「你拿點水放在人們的頭上」,祂有這樣說過嗎?第二次出生要發生。第二次的出生,出生即是進化的過程,或你可說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要發生。梵文鳥兒被叫作Dvijaha,覺醒的靈也被叫作Dvijaha,即重生。像鳥兒首先是蛋,它在蛋殼裡生長,成熟,最後破殼而出。鳥兒出生時個性已經轉化,變成另一種東西,絕對與蛋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東西。

在復活節我們送蛋給人來提醒他們,你們現在是蛋,你們要變成鳥兒。我不認為人們了解這一點,因為復活是基督的訊息。釘十字架是完成實現,而復活則是祂的訊息。

我就是不能了解,為何人們令基督看來那麼悲慘哀傷。他們顯示基督皮包骨的掛在十字架上,一副骨頭怎能背負那麼大的十字架?米高安哲羅是繪畫基督如其人的覺醒的靈,基督是個巨人,健康、充滿活力和喜樂,並非悲哀可憐的漫畫角色。

我想只有虐待狂才喜愛見到別人悲傷。或許這就是原因,因為我在下面見到一副被視作是基督,可憐兮兮的骨頭放在桌上。靈性生活絕不悲慘,基督來到世上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因為當祂在我們內裡被喚醒,祂吸掉自我和超我。即是祂帶走我們一切思想制約、我們的行動和業(karmas)。用基督徒的說法,祂吸掉我們的罪。祂為我們而死。祂經歷一切苦難,沒有留下任何苦難讓我們來經歷。

現在沒有人需要悲傷。例如,猶太人說:「噢!我們… 他們否定基督,因此他們說:「噢!我們要有苦難,我們要受苦。」所以他們好好地受苦。因此希特勒出現,讓他們能受苦。他們以為這是宗教虔敬的生活,對嗎?今天,這一群曾受苦的人走向另一端。他們做盡一切跟他們的宗教沒有關係的事情。因為最重要的誡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殺人。」

你如何解釋這基督徒部隊,以基督的名義殺掉那麼多無助的人?小孩子、天真的小孩子、婦女,他們並無犯任何罪。以神之名,以基督之名,以穆罕默德之名,這些人只是施展他們的虐待狂。那些愛心和神的憐憫的字眼在哪裡?穆罕默德談及Rahamat,常常談及Rahamat,他稱神為Rahim 。Rahamat即是慈悲,Rahim是慈悲的化身。人們難以理解這些國家,他們對神,對降世神祇做了些什麼,沒有人能解釋。佛陀的追隨者,像日本人和中國人,他們做著什麼?

摩訶維瓦(Mahavira)的追隨者,變成極端的素食者。他們甚至連街上的蚊子和小蟲也想拯救。他們愚蠢到讓一些蟲子吸食覺醒的靈的血,只為讓蟲子能得到自覺。我們要知道,這種荒謬的素食主義 ,我們是否要給雞自覺?我們對動物,對桌椅比對自己的孩子更仁慈。人類走錯了方向,正確的方向是在中央,等待最後的昇進。當靈量上昇,它帶你通過這道基督之門,通過祂是唯一的途徑。

因此我說人人都要通過祂進入神的國度,那是你內在的邊緣系統。自我和超我代表你的過去和未來。一個思緒出現,離去,另一個思緒出現,再離去。一是過去,一是將來。我們的思維遊走於思緒之間。我們要在這兩個思緒中央,即現在。

單單只在演講時說:「你們要在中央」,是不能達到的。藉着演講、派襟章、成立組織或張貼某些明信片在頭上,是不能達到的。所有誠實的求道者要知道,這全是外在的,與內裡毫不相干。

若你是真正的求道者,你便知道這些都是縱容自我,也是十分誤導的。我們要以正確的觀點,以人類恰當的智慧去了解。當你穿越你的額輪,便會變得無思無慮。因為你把你的注意力建立鞏固在現在。

我要重申一點,這並非人為虛構的,而是實現實踐要發生,它要在你們內裡發生。你的意識知覺要被啟發開悟。不是只說:「我是個覺醒的存在體」,給自己發假證書。

當靈量通過頂輪這個最後的輪穴,千塊花瓣,開啟進入神的精微力量,進入祂的愛和慈悲之中。此時,你變得無思無慮,處於完全喜悅,完全放鬆的狀態。透過涼風,你首次感受到全能的力量。這是可蘭經中被描述為“Ruh”,在印度經典叫作”Chaitanya Lahari”的聖靈的涼風,即知覺的波浪。亦可說是開悟了的知覺的波浪。很多很多用梵文寫的書籍有相關的記載,但它們並沒有翻譯出來。有些人到印度學習梵文,他們卻只對文化的漏洞感興趣。就像盜賊只對銀行的漏洞感興趣,他們去那裡學習了解,以印證他們取得的銀行弱點漏洞。

在印度六世紀後期,一場稱為性力派(tantrism)反神的大型起義發生。侮辱神祇,不神聖的行為被視為性力派的象徵。他們的行為令神祇感到嫌惡,因而消失。他們在周圍製造了一個地帶,把一切邪惡負面的力量集合以供他們使用。梵文稱這為bhoota vidya(魔鬼的知識)、preta vidya(邪惡的知識)等等,簡單地說即是墳墓的知識。請不要騷擾他人。那些想誘騙催眠別人,想賺錢的人學習運用這些知識,這些科學。

到那裡的人只學習色情和骯髒的東西,這些污穢不堪的東西,對那裡的哲學是毫無意義。我與女兒到過尼泊爾兩次;我們沒見過有什麼不對勁。但有個霎哈嘉瑜伽士告訴我,尼泊爾是充滿這些…色情的雕像。我問:「它們在哪裡?我看不到。」他說:「看看那兒,在廟宇的屋頂。」這些日本人都把對焦鏡頭向着屋頂觀看。他們帶來專用的梯子,用來爬高專用的梯子,去拍攝特別的腦袋特別的照片。尼泊爾人告訴我,這些蠢人在做着不神聖,神聖不可侵犯的事情。他們不知何謂神聖。我說:「並非如此。他們本來有的,但現在卻失去了。他們可以從中賺錢。」他們感到驚訝,說:「誰會購買這些不吉祥的東西回家?它們會把邪靈帶回家。」這些性力術士說服了可憐的藝術家,告訴他們把這些雕像放在廟宇的屋頂,好使是處女的雷神…不會走近這兒,因為它是那麼骯髒,明白嗎。

我們要明白,神是純潔,祂既聖潔又神聖。祂是神聖。有了這個概念,我要告訴你們神聖,你們內在的聖潔,內在的美,內在的喜悅,看顧着你的光,就是你的靈,它是全能的神在你內心的反映。聖靈是全能的神的力量。

神是靜觀聖靈這齣戲劇的旁觀者,基督的母親正是聖靈的化身。聖經卻沒有提及這些,因為若羅馬人和猶太人知道她就是聖靈,他們會把她碎屍萬段,攻擊她。沒有提及是因為基督要上演釘十字架這齣戲劇。在你獲得自覺後,可以通過感知能力發現我說的都是絕對的真理。因為你的靈是絕對的,所以能給你絕對的答案。它不會給你相對的答案。它把你帶離相對的世界。通過你的新感知力,即是生命能量的感知,你知道絕對。我們可說是聖化的感知,神聖的感知。當靈量衝上這一點,她開悟了靈,因為靈的寶座就在這裡。

我們的腦袋裡,所有七個能量中心是這樣排列的。所有能量中心的寶座都在腦袋裡。所以當靈量在這個能量中心走出來,所有能量中心都得到整合,因為靈把你們整合。

就像若這房間沒有燈,你便要四處摸黑,當有了燈,你便知道自己身處何方。因此相對性消失了。當你成為靈,你的注意力被啟發為集體意識:它成為,因為你內裡的靈是集體的存在體。每個人的靈都互相聯繫。它發放的訊息是集體訊息。

現在,當你把手向着自己,為自己的能量場做保護,你便能找出自己的毛病。若是肉身和心理的不平衡,便會顯現在右手手指的不同能量中心。若是情緒出問題,便顯現在左手。你能解讀接收到的生命能量的感應,亦能驗證一切。坐在這兒,你能感應任何人的生命能量。某天我說莫札特是天生有自覺的人。他們說:「我們怎能知道?」我說:「只是張開雙手,想着莫札特」,立即有很強的能量在流動。當這些覺醒的靈彈奏音樂或繪畫圖畫,對覺醒了的人來說,這是喜樂最大的來源 – 因為你不用思考。喜樂的創造者的精華與你融合合一。你感到極樂在你內裡流動。只因為喜樂所以你享受,因為靈是你內裡的喜樂。靈是喜樂,意思是它既不是快樂也不是不快樂,它單純是喜樂。

當自我被縱容,你便快樂,當超我受傷,你便不快樂。你擺脫這種二元性而成為喜樂,喜樂是單一的,因為你成為戲劇的靜觀者,不再牽涉其中。就如你在水中,因為你看到四周的波浪,所以害怕會被水淹死。但若你上了船,穩定了;你安坐在船上,便會享受相同的波浪。你們就是要到達這種掌握能力。

我給你另一個粗淺的比喻,但你不要想得太多。汽車有制動器和油門,我們同樣有制動器和油門。駕駛者儘量平衡兩者,便會成為專業的司機。他自動地駕駛。現在師傅坐在後面 – 即是靈。這專業的司機成為師傅,看著內裡的司機在駕駛。當你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自己,你便不會牽涉在這笑話中。

你一定見過有些小孩像這樣以第三者身份來說話。例如他們會說:「約翰不會去那裡。」今天有很多覺醒的靈在歐洲、英國和美國出生,所以我們要獲得自覺去照顧他們。有偉大的聖人在這地球出生,他們說的是能量感知這種另類語言。若他們遇上問題,會以吸吮相關的手指來表示。很多聖者想出生,但他們會避開那些不了解、不尊重,不愛護孩子的國家。所有已婚的霎哈嘉瑜伽士都會生下偉大的聖者,了不起的人。我請你們所有人知道,復活的時候到了,審判你們的時候到了。

很多人時常問我同一個問題:「進食前先清潔自己好嗎 – 我們還未準備好。」你不用審判自己。這些事情你在前世已經做過,現在不用再做了。另外,我們要知道,這個宇宙的創造者更着緊拯救祂的創造。祂的每一個向度特點都忙於幫助你們。若祂要拯救祂的創造物,祂就要拯救人類。開花結果的時候到了,很多花朵會成為果實。

霎哈嘉瑜伽遠古已經存在。那些獲得自覺的人都是自然地得到的,沒有其他途徑 – 就如每一顆種子都是靠這活生生的力量發芽。生命之樹開始時只有一兩朵花朵,但今天卻有很多很多花朵。所以這是大規模的事件。你們很多人曾與我一起到印度,見過數千人獲得自覺。因為鄉村的人沒有那麼複雜。這也會在這個地球上很多人身上發生。

一名女訪問員問我:「沒有見過你的人怎樣得到自覺?」很簡單,我在香港時,電視台的女老闆叫我站起來給人們生命能量。在這個可怕繁忙的城市,很多人通過電視得到自覺。科學有很多發明,如照相機,它能拍下有能量的照片。在今天,有很多方法讓我們能以比基督或任何人更快的途徑傳揚散播它。儘管如此,要傳揚它仍是很困難,因為它變得…人們喜歡方便型的瑜伽。若你叫他們倒立,他們很樂意。但若你只告訴他們:「你要把手放好」,他們就是不明白。

世上一切重要的事情卻都是很簡單,以很簡單的方法。除了你的進化,你的呼吸、你看東西之外,一切都是那麼簡單。因為它很重要,所以它要簡單。那些要霎哈嘉瑜伽能與他們的思維有很多共通之處的人很難接受霎哈嘉瑜伽。我不是說你要關閉腦袋,又或相反,完全開放。要邏輯地得出結論,並非盲目的、不是盲目的相信。一旦你得出邏輯的結論,你便不能依賴這有限的腦袋,因為你已經進入無限。

為此我們要放棄這種有限。一旦你得到開悟,一切都變得合情合理。你能驗證一切。它是很簡單,就像我們不能與失明人談各種顏色。我們只需說:「好吧,張開眼睛,你就能看見。」獲得自覺就是那麼簡單,不危險,也不會出問題。

願神祝福你們!今天是最後一天,非常感謝你們給我機會與你們一起;那麼偉大的求道者。我明年必定會再來。即使你今天未獲得自覺,你們全都會得到它。我們會在這裡開設一個中心,已有跟進的聚會。因為是免費的,你們在維也納和奧地利要自己組織統籌。你們自己要小心。你們可以寫下你們的問題寄到倫敦給我。願神祝福你們!今天是最後一天,若有需要,你們可以花五分鐘時間發問。但最好還是取得自覺。

你們可以來樓梯前。我想一些人可以過來,因為還有人進來。請來這邊,不要站在門前,來這邊。我說過這是你自己的,是你們的資產。

就像燃點了的燈能點亮另一盞燈。沒有任何責任。像我的手指痛,我擦擦它。我的手指沒有責任。正如你們不是其他,沒有其他人能代替我。若我按摩手指,使它舒適一點,是沒有任何責任,就做吧。現在,無論我告訴你們什麽,請聆聽我,與我合作,就是如此。首先你要知道,你要有愉快的性格。沒什麼值得認真嚴肅或無聊輕挑的去對待。只要興高采烈,因為你們現在要獲得最後的昇進。

現在,雙手很放鬆地向着我,放在大腿上。但首先要脫下鞋子。因為它們很緊,令你不能與大地之母有任何接觸聯繫。若你的頸或腰有東西束得緊,若有很緊的東西,就要把它放鬆。即是說你要感到舒適。又或若有很重的頸鏈之類的,一些壓在輪穴上的東西 – 因為它是精微的東西。你甚至可以摘下眼鏡 – 會沒問題。現在每個人都要做。不想做的人要離開。大家都閉上眼睛。若有人保持眼睛張開,會影響生命能量,因此為各人的利益着想,我要求你離開。你要對自己好些。現在請閉上眼睛。不要放注意力在任何地方,只管放鬆。完全不用把注意力放在任何地方。只管把注意力完全放鬆。讓它想,讓它做它喜愛的。

不要有任何壓力 – 現在此刻。你應該知道你的左手是代表願望的力量;右手是行動的力量。我們要用右手來行動,左手向着我,輕微伸展手指。手十分放鬆。現在右手,像我說過,我們首先要由腦袋拿走這所謂內疚的東西。所以手要放在頸前方的左邊。

但不要張開眼睛,左手保持張開向着我 – 在大腿上。放好後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請重覆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這是十分重要,因為這是西方國家其中一個大問題。

把右手放在心上,全心全意說:「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在心上 – 高一點。心是高一點的,對了。問三次。因為你正是靈,只問問題。

請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邊。問:「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請說十次。問:「我是否自己的導師?」若你有跟隨靈性導師之類,有思想制約,他們會馬上消失。因為你是自己的導師。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導師。當你成為導師,你完全不需要任何導師。所有要充滿信心地問。她叫什麼名字?看,這就是負面能量,為什麼需要這樣?在這裡,妻子不會被殺。他們就是這樣作出攻擊,明白嗎?走吧。叫你的丈夫要檢點。你不能打擾,明白嗎。讓她走吧。就是這樣,他們甚至不文明。他們不是文明人,怎能獲得自覺?十分不文明。好了,沒關係。寬恕、寬恕、寬恕。再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邊。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請再說:「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成為靈。我的純粹願望就是成為靈,成為自己的存在體,成為真我,成為絕對。讓它彰顯吧。」

把右手再放在心上說:「母親,我是一個靈。」充滿信心地說你是,相信我。腳垂直放在大地之母上,垂直接觸着大地。你看,不要把腳向前伸。坐在地上的人沒問題,他們不用担心。現在把手放在心上說:「母親,我是一個靈。」說十二次。不要感到內疚。這是你們唯一的障礙。你們說時全都感到內疚。要有信心,我是說你們是一個靈。

為什麼要審判自己?讓上天審判你。只管說 – 沒有內疚感。好了,沒有內疚的說:「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你可以對神這樣說。「神啊,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沒有內疚感,我這樣說是為了帶走你的罪疚感。好了點。好了點。仍有一點。現在請再把右手放在左邊肩膀接近頸的地方。再說,請再說十六次:「母親,我並無內疚感。」請這樣說。不要自憐,而是充滿信心。

好了。現在把右手橫放在前額按着它。用手按着 – 橫向。說:「母親,我寬恕所有人。」好多了。

把手放在頭頂,在腦囟,即你小時軟骨的位置。感覺頭的中部的厚度,向後,向前,按着它。你可以用手的底部按着它,你可以用手的底部按着它。嘗試按着它,你可以自己做。用手的底部,用手的底部,很好。現在把手放在頭頂,看看有沒有涼風出來。你要說:「母親,我想得到自覺」,因為我不能干涉你們的自由,你們要自己要求。你可以換另一隻手。

把手放在大腿上向着我,左手在頭上。上下移動看看有沒有涼風。你可以換另一隻手去試試。若這裡有記者,我請他們先獲得自覺,否則他們不應發表任何文章,因為沒有自覺,你是不能明白理解霎哈嘉瑜伽。

這並非表面的東西。你們要得到自覺。否則你會擾亂或阻礙…或你可以說,誤導其他求道者。現在好一點。很多人都獲得了。(錫呂瑪塔吉吹擴音器)

現在雙手向着我,看看有沒有涼風,從你的手出來,別張開眼睛,頸保持直。若你感到涼風,很好,感覺不到也不要緊,眼睛請…我會告訴你們怎樣提升靈量。要沒有思維地看着我,手向着我。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