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前夕講話 Pune (India)

聖誕前夕講話
印度浦內 1982年12月24日
 
在慶祝基督誕辰開始前,我們先要簡短回顧祂出生後我們所做的事,以便瞭解自己所在的位置與祂之間有何關聯。基督是童貞女的兒子,所以即使最輕微的污點也不應存在於祂身上,祂降世是為了完成一項最偉大的工作——創造我們額輪的意識,這個工作會幫助吸去我們所有的罪,所有的制約和所有的自我。這項偉大的工作讓我們的內在建立起偉大的人格。然而不幸的是,我們已經破壞了內在這些機制,致使讓基督徒得到自覺成為最困難的事。
 
一方面,我們有太多的制約。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透過天主教和基督教相關的其他思想,我們在超我中創造出可怕的制約,我常常想,它們就像堅硬的岩石。但那些天主教堂中的人卻都自高自大,甚至在面對我時,他們的眼神閃爍不定,他們的額輪並不坦誠。
 
如果你真的希望在霎哈嘉瑜伽裡升進,就必須完全放棄所有那些制約。我們進化到這個階段,一直企圖創建各種機構——當然,我們集資,毫無疑問,很多錢——各式各樣的戲劇,羅馬教皇的戲劇和大主教的戲劇,還有所有這些大主教們以及所有的蠢事,所有那些無聊蠢驢般的人也被創造出來。他們完全與基督無關,與上帝無關,沒有上天生命的意識。對他們來說禁止人做某事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地宗教化。這將西方帶入如此黑暗的境地,以致于霎哈嘉瑜伽必須通過極其廣泛的形式非常快速地成就出來,否則,你便無法克服大主教、主教以及教皇們的可怕想法。
 
另一方面是自我部分。像弗洛依德這樣的人到來,他們把絕對反上帝的思想帶給人類,絕對地違反上帝,絕對地違反聖母和聖子,是荒謬的。這些反上帝的邪惡想法滲入人們大腦,於是人們開始說:“有什麼錯?這些都是制約,我們要清除所有制約。”於是他們走向了另一面即自我導向的一面,這便是基督必須解決的問題。因此,我的意思是,基督在西方被確立後,他們必須看到自己製造了所有障礙,而這只能是在陽光下,打開後額輪才有可能。
 
儘管如此,我發現所有來自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仍然更執著於基督教而不是基督。在你之內仍然有揮之不去的基督教情結,這個基督教情結必須要去掉。而印度人更善於脫離所有荒謬的想法。因為在這個國家每件事我們都有無數的挑戰。對於制約,我們有很多挑戰,對於自我導向,我們有很多挑戰。所以人們已習慣了放棄。但在西方,我們仍然非常執著于毫無意義的基督教。
 
這與基督毫無關係,相信我,這種在你腦中揮之不去的狂熱必須放棄,否則,你對基督便沒有任何公正可言。那就意味著你接受了另一種宗教,像印度教,或者任何荒謬的耆那教,其他之類的什麼宗教。基督教的本質、原理是基督。這個本質現在被所有荒謬之事好像烏雲般層層地包圍,你們真的必須把“基督教”這個詞從你們的詞彙表和思想中刪除,否則,你們永遠無法抓住它的本質。相信我,這是事實。
 
現在即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基督所說的或者聖母瑪利亞所說的話上,也都是通過這些可怕的人傳達給我們。所以不妨學習其他的神祗和其他偉大的降世神祗,我們便可以得到中和。你必須通過學習其他神祗,比如,錫呂•格涅沙,來努力中和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你談論錫呂. 格涅沙,那麼要明白祂是基督的本質。格涅沙是基督的精髓,基督是錫呂. 格涅沙力量的顯現。因此,如果你深入大多事情的精髓,那當然更好,那麼,基督就在那,但我們必須看到祂如其所如的本質,這本質以前很少人能看到,但現在在霎哈嘉瑜伽中,你應該看到祂的本來面目。祂首先是神聖中最神聖的。你接受那個位置。跟這個弗洛依德的胡言亂語沒有任何關係。那些稱自己為基督徒的人,一周之內他們用五天時間去做弗洛依德所有荒謬的事,第六天他們談論基督教,第七天他們上教堂。他們怎能上教堂?我是說,他們怎麼能稱自己為基督徒——用什麼標準衡量的?告訴我。我是說,只是想想看。印度人已經讓他們滾蛋因為他們不明白那是怎麼回事。那樣荒謬至極,污穢下流。神聖中最神聖的,我們卻用荒謬的想法把祂拉到如此低俗的層次。
 
所以你們要明白天主教的制約讓我們如此厭惡自己,導致我們走向另一端,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制約更甚。你卻與這些人聯繫不斷,從早到晚,他們不是弗洛依德派就是所謂的基督徒,即使在獲得自覺後依然如此。但是你們必須明白,你們是特殊的人群。你在他們之上,你們已經升到他們之上。基督已被喚醒。
 
所以要公正地對待基督,你必須去除所有制約,從基督教開始,如果你有任何的制約,或者你曾屬於弗洛依德一派,你要脫離那個可怕的傢伙,他絕對的反基督。噁心,噁心,噁心!我們與弗洛依德的理論沒有任何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相信我,我們無需就任何事在任何觀點上去維護他。他充分利用人們的反感發展出許多制約,然後他編造出所有這些故事,因為他將自己放在一個很低的水準上,以任何標準來衡量都算不上是人。你看,基督為人而來,但不是為那些低水準的人來,即使麻風病人也好過他,我想。真可怕!甚至想想都令我作嘔。這是極不聖潔的事,因此,為了一切實際目的,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和弗洛依德沒有任何關係。他是蠢人、是污垢,絕對是低層次的人,我們從他那裡或從他的思想中,不會學到任何東西。
 
現在另一方面就是教堂的制約。還是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仍然對此困惑。當然,如果你要拯救所謂的基督徒,你必須去除他們的制約。幸運的是,我們有人寫過這方面的文章,談論這些事情對社會有怎樣的危害。
 
但是仍沒有人意識到這是反基督的活動。它就是反基督的活動。基督來到這個地球上,在這裡摩西已經建立了正法。在基督之後,有那麼多。祂想人們應處於平衡中,祂必須傳遞出祂復活和升進的資訊。這就是祂來到這個地球的目的。但是他們之後做了比伊斯蘭教更糟的事,伊斯蘭教就在聖經中。所有這些法律都在聖經中,聖經說任何人做了這樣的事都應被殺死,任何人像那樣做都應該被砍頭。所有這些都包含在聖經中。你看,不管是穆斯林做著什麼都包含在聖經中,都來自於聖經。所以為了中和這些,弗洛依德先生開啟了另外一種風格。
 
 
對於我們來說,上天的律法在約束著我們,因為我們知道那是升進的唯一道路。這不是強制性的,而是自願的接受,我們要升進,我們要完全妥當,霎哈嘉瑜伽裡沒有制約,只有我們如何提高,如何走得更遠。所以,我們能接受現狀,並不斷前進。這就是為何自覺會給你力量去戰勝你頭腦中反基督的活動。你們必須面對自己,這是主要的。我說,你們不但必須面對自己,還必須面對周遭所謂的社會,為了自己看清楚這些你們還沉浸其中的、完全有害你們成長和升進的思想制約和反基督的活動。由於你們現在已是得到自覺的特殊人類,你們要和自己辯一辯,然後得出正確的結論。與他人爭論則毫無益處。
 
正如你們瞭解的那樣,因為制約,人們沉默不語,但制約卻在內在不停增長。因為自我,人們太過健談,他們用語言侵犯他人,自我也增長過甚。所以,人必須處於靜觀的狀態,也就是該說話時,你會說話,該沉默時,你會保持沉默。這是在喉輪的層面。在額輪層面上,你會憎惡一切醜惡的、不聖潔的和污穢的事物。因為現在你的內在已經發展出一種新的感知力,產生了一種新的對神聖和吉祥的感知力。試著增強你內在的這個吉祥的感知能力。我發現人們很容易粘住負面的人。他們認同負面的人,非常普遍。他們認為自己有同情心,正在做的是憐憫同情之類的事。
 
這個人可能是你姐妹,可能是你的兄弟、母親或可能是你的妻子、孩子,可以是任何人。但由於你執著於這樣的人,你實際上是在害他,因為那個人可能要下地獄,那麼你也會下地獄。所以,如果你想對這個人做點有益的事,最好是不要執著那人,告訴他這些都是反基督的活動,去追隨那些從事神聖事業的組織,讓他明白力量只存在於追隨那種組織而不是執著于某個單一的負面人格的人。
 
現在,你們每個人都有些經驗,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某人的妻子,她不在這,他也不在這,但是瞭解下她的事會比較好。他非常執著於她。他和她結婚了,他來問我。我很吃驚他居然那麼遲鈍,他為何不能看明白她?他為何不瞭解她?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果我說不要結婚,他會認為母親是想要強迫他或什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真的感到震驚,大約有兩分鐘,我什麼話也沒說。我肯定她玩得一手好牌。我說,“好的,你們可以結婚。你們會很快樂,如果你們有這個願望,你們會得到快樂,就這些。”我沒有說“喜樂”這個詞。如果你認為你能獲得快樂,那麼就結婚。現在她嫁給他了,然後他說她必須要跟他去英國。他帶著她。我嘗試阻止這件事,我告誡他:“要小心。”結果他們丟了護照。他找到他的護照,她沒找到。但他緊抓住我不放。他說請求瓦斯塔瓦先生,無論如何讓她找到護照,護照應該在那。我說好吧。然後他們造了一份她的護照。然後她跟著我,現在還一直跟著。
 
我說:“請帶走這位女士,我不想她一直跟我在一起。這令人頭疼,整個24小時都跟著我。我必須得有時間和這些可怕的附體分開。請讓她離開,她糟透了。”但是他不能理解我,仍然站在她那邊。然後有一天,她攻擊了我的心臟。心臟仿佛遭到了重拳的襲擊。我說,現在你把手放在我的心上看看,它悸動的像什麼似地。他無法把手放過來,甚至無法把手靠近我的心臟。我說,現在讓她離開。當她離開時,心悸就停止了。然後他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他還是沒有放棄她,沒放棄她。
 
我去洛杉磯,她到處跟著我。真讓人同情,你看,她早應離開了,她是精力相當充沛的婦女。但是在洛杉磯,她漸漸地開始對他呲牙咧嘴。最後,他陷入麻煩,他開始出現疼痛,但當我一離開洛杉磯,她就得了癲癇。這時他才意識到把她時刻帶在我身邊是件多麼危險的事。現在他不能讓她離開,因為她得了癲癇。他沒把她帶回去。她不停跟他們講訴她可憐的故事,以此來攪亂所有的靈舍——“哦,你知道我丈夫,他想離開我”,這個,那個,無稽之談,所有的人都被她迷惑。
現在,她是一個附體,又一個附體,再一個附體。附體逐漸增多。多一個附體對另一個表示同情,就又多了一個附體。一旦你施予同情,就又多一個附體。她還不停製造問題——“你看,這個不好,他不好,他反對我,這個家庭反對我,那個反對我。”然後一些人心輪感染,心輪被感染。因此後來他讓她離開。
 
現在你不要再重複所有這些無聊的事。不要容忍負面,不要總帶著它,審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無需恐懼,但審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明白嗎?如果你有負面,最好去除它。如果有人是很負面的,最好不要和他有什麼關係。無論是什麼血緣關係,也不要和他有什麼關係。因為降低自己毫無用處,如果你是個求道者,一個有責任心的求道者,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必須要小心。
今天是耶誕節,我得說,因為戰爭只是從額輪爆發。因為如果偏離了基督的原理,你就開始爭論不休,反過來支持了負面。常常都是這樣,走在相反的方向上,對嗎?然後你們進行所有反對基督的言論。同樣的額輪,當它變得可笑,你開始把絕對虛假和錯誤的事看得非常合理。所以我們必須保持警覺。我們要和基督在一起。現在,他們也會說一些得到生命能量:“母親,很好。我在那也滿是能量,真的,我們看到生命能量。”什麼都沒做,我感覺很尷尬,有時我不說,我感覺很尷尬。
 
人們也會跟我玩一些把戲來控制我,因此我十分擔心,有時,怎麼跟這些人說呢。因為我看到自我傾向的人極其敏感。現在他們並非傲慢,但卻極其敏感,如果你告訴他們任何事,他們都不會接受。就像昨天,我批評了普納所有的人,他們說那是為了我們好。沒人說:“母親,為什麼說這些,這些事?”沒有,沒人這樣。每個人都說是為我們好。但是在西方,如果你批評他們,那麼你也會被批評。沒人會那樣來接受那些。
 
所以我要告訴你一件事:要解決你的自我問題,首先,知道嗎?不要跟你的自我玩遊戲,而且,還要看清你的制約,即附在你身上的亡靈,所有這些制約已經變成你體內的亡靈。所有教堂的亡靈都跑到你們腦中。他們都在那,所以你必須明白不能有任何亡靈,因為我們一定要是神聖的,我們一定要是潔淨的。我們要獲得重生。我們是重生之人。基督已經拯救了我們。但是你們必須想到祂為我們做了那麼多工作。你越是站在負面那邊,我們傷害基督就越多,折磨祂越多,麻煩祂越多。基督出生在最艱難的環境——馬廄裡,出生之地人人都要求舒適,而祂在生命的最初就經歷了艱險的生活直至死去。你們可以看到,祂本身就是出生在馬廄裡,你們沒有一個人出生在馬廄裡。而基督徒對舒適卻是那麼在意,最令人驚訝的是,為什麼基督出生在馬廄裡?在一個非常非常寒冷的夜裡,基督出生了,衣不蔽體,卻閃耀著祂的美麗。
 
現在我們要把基督非常舒適地安置在我們的內在。我們不要在額輪把“馬廄”給祂,思想的馬廄或冠冕——我們不要給祂這些。我們要令祂舒適,不再以憐憫來接受負面。你要好好地朝向你們的吉祥、神聖,以便基督能享受安住在你的額輪。我們不要用無用的想法、不舒服的行為、不吉祥的外表以及接受不神聖的錯誤思想來折磨祂。
 
試著去尊敬祂,祂站在那,努力讓祂感到舒適。我希望我能做到,但是祂駐於每個人的額輪處。如果祂只是在我的額輪,我早就令祂得到最大的舒適,但是祂要在每個人的額輪處顯現。
 
所以作為母親,我要求你們照看好祂,給祂好的住處,一個舒適的時間,因為祂出生是為了讓你重生。祂被賦予了一項如此偉大的責任去吸入你們所有制約和自我,但不是說你要把石頭放在它上面。
 
有時我發現一些西方人的制約是如此之大,像大山壓在小孩身上。有時,我發現一種巨大的難聞的呼氣。自我的可怕呼氣,發出惡臭,像一陣大風吹向額輪,從這種糟糕的自我發出的可怕難聞的氣味。
 
絕對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對待誕生於你內在的王中之王。你受到如此敬重——基督在你的額輪誕生。但你要尊重你的額輪。
 
你應把注意力保持在中央,這樣才不會搖擺不定——想像下,把一個孩子,正如他們說的,把一個孩子放到翅膀上。所以額輪一定要保持非常潔淨、健康和神聖。注意力要聖潔。外在的注意力仍不夠聖潔,應當是無執著的注意力。如果你開始透過你的額輪來看,它會展現一種聖潔的力量,以致於任何人,看到你的眼睛都會瞭解安寧從這雙眼中流出,沒有色欲、貪婪和攻擊。所有的這些我們都能達到,因為有基督在我們的額輪中。在那接受祂。祂已經出生,還需要繼續成長。我肯定霎哈嘉瑜伽士會明白額輪有多麼重要。
 
在東方,沒問題,因為對他們來說基督就是格涅沙。格涅沙是個孩童,他們肯定知道孩童是沒有任何污染的,沒有問題,什麼都沒有。所以談及罪,他們仍然是孩子。有個故事:有位牧師去一個村莊做大型講座,村民們得致謝。所以村民站起來說:“非常感謝您告訴我們所有人這些事,我們曾不知道何為罪,感謝上帝您告訴我們罪的存在!”。所以他們腦中本沒有這些意識。他們並不理解。你會吃驚,你不能去問印度人,要知道,他們不會明白它的含義。他們可能會說弗洛依德先生,這個,那個,但是他們不明白,這是反上帝的。實際上,我不知道,直到有一天,當拉斯托姆很猶豫地告訴我它真正的含義時。所以那就是本來的意思,我們要明白。
 
今天是聖潔偉大的一天。讓我們在額輪處慶祝基督的誕生,讓我們頌贊祂,讓祂在純潔的本質中,在祂聖潔的身體中,祂應該在那,不是基督教也不是那些無聊的弗洛依德派。基督教和佛洛德派都是一樣地糟,二者之間沒什麼區別。無論你用山壓在孩子身上殺掉他,或是用可怕的惡臭,骯髒的氣味吹向他,那都是一回事。
 
所以請千萬去除這兩種思想。只有在純潔之中你才可以敬拜祂,絕對的純潔,因為祂就是純潔。現在你可能會說:母親,如果祂是純潔的——有些愚蠢的人問我:“如果祂是純潔的,那麼我們怎會令祂不純潔?”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尊敬祂,祂為何要在那兒?祂會消失。祂喜愛純潔。祂會從那消失——這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所以最好是準備一個搖籃,美麗的搖籃,愛和誠實的搖籃,如同祂母親為祂準備的那般。用所有的甜蜜、善良和信心,你將令基督的美麗和吉祥得到滋養。
 
願神祝福你們!                 
You can sing. After food we will have a bonfire here and then we can sing a nice some carols, till twelve o’clock and then our great friend who is here, Mehrotra, he has decided to give you some cakes and tea – we’ll have some cakes and tea and then you can sleep of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