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0211 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濕婆神崇拜 1983-0211
(印度 德里)
我很高興你們全都能適應 這狹小的空間,當有愛和體諒,小小的空間能容得下很多心,不過,沒有寬宏的心,不管你拿到什麼,都是不足夠的 。今天,我們要敬拜我們內在的 ShivTattva,即濕婆神原理 。對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濕婆神是我們 最終要到達的目標 。濕婆神是我們靈的代表,所以成為濕婆神是一切的最終目標 。
其餘的都已被創造,就如毗濕奴原理(Vishnu tattva) 和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只為創造人類,令人類進化,最終帶領他們到達濕婆神,這是最終 。但人類卻過分牽扯入 梵天婆羅摩原理,因此即使要進入 毗濕奴原理也有困難。 他們牽涉入創造我們的五大元素,即我們內在最週邊的存在體 。所有輪穴都有最週邊,我們可以說這只是運送工具 。在霎哈嘉瑜伽,最根本,最重要的欲望是要成為靈,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要內觀自己,我們是否有這份欲望 ?又或我們仍在很多其他欲望間徘徊 。
最大問題出在臍輪,不管是東方或西方,有些人仍渴望追尋基本的食物,這是很令人詫異,即使在霎哈嘉瑜伽,臍輪 。接著,仍有一些人對財產 和金錢很有意識,他們成長得越來越精微,但不執著不依戀 仍未能在他們內在發展 。它變得精微,當你長得越精微,執著就變得越精微,很難走出來,特別是那些在霎哈嘉瑜伽成為領袖 或很接近霎哈嘉瑜伽的人,他們常常受到襲擊,襲擊或許來自 他們的丈夫,妻子,兄弟,姊妹,兒子,孩子 — 類似的人 。
情況變得更壞,因為這類受襲擊的領袖,他們想用微細瑣碎的事物 令神祇不高興。 我們要理解,有這些言行是因為 你已經變得更精微,升進得更高,那麼很自然,負面力量就來襲擊你,前線常常受到襲擊,不是在後面的人 。在前線的人常常受襲擊,因此,他們對自己的言行 要非常小心 。若有狡猾的人,他會變得狡猾,精微地狡猾,他的行為不謹變得相反,他的狡猾會變得更精微 ;若他是吝嗇的傢伙,會變得精微地吝嗇 ;若他是自我中心的傢伙,會變得精微地自我中心 。
要擺脫你內在這些事物,你要走向另一面 。例如,若你是吝嗇的,就要非常慷慨,放棄你擁有的一切,不要計算,不要談錢,不要擔憂錢 ;若你是很浪費的花錢,過份沉迷,就要走向另一面。除非你能與這些行為並列,不然你是不能擺脫這些事物 。就如若你脾氣差,就要變得溫和,若有人打你,沒問題,不管如何,你也說沒問題,你就是這樣擺脫你 那些越來越精微的習慣。
還有另一方法處理,要保持警覺。 當你有警覺性,開始把自己 與你的習慣分隔開,你就能明白為何有這樣的行為 。噢 !我明白,我認識你,十年前,在我有自覺前,我知道先生你是這樣的,與這些行為並列比較,並拋掉它 。
就如負面的,偏左脈的人,不管你為他做什麼,他都會變得越來越精微,忽然,若是女孩,她會毫無原因下哭泣,感到悲傷 ;若是男孩,他會想 分析,精微地,變成霎哈嘉瑜伽的分析師 。
他們要做的是站在相片前,看看反映,這是另一個已死的人,為此開開玩笑,或向它叫喊,按情況而定。 若它是富挑釁性,最好是開它玩笑,因為它是愚蠢的; 若是專橫的傢伙,就向他叫喊,你想怎樣,為何要這樣專橫 。
所有這些事情,你要明白,都令你離開實相,你的存在體要得到潔淨 。只有得到你的幫助,我才能做到 。很多人說:「 母親,你是全能的 。」對,我的確是全能的,我能成就萬事萬物,唯一我做不了的是我不能 壓制你的自由,這是事實,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當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你要自己跨越 。若你自由的進入內在,我就會賜予你所有福佑,若你想留在外面,我不能用槍指著你,要你走進內在 。
不,這不是成就事情的途徑 。霎哈嘉瑜伽士面對一個障礙,就是他們必須知道,每時每刻你是自由的,很自由 。就面對負面力量而言,你越自由,你的情況就越差 。就如有四個人圍繞著你,他們會先受到襲擊,很自然,你能明白前線是最先受襲擊,不是站在背後的人。 雖然根據法規,襲擊是來自背後,因為所有可怕的 負面力量應來自背後,但他們很聰明,他們知道背後的人 有時會離隊,不用襲擊後面的人,他們嘗試襲擊前線 。那些以為自己掌管負責的人 要非常小心,小心自己的言行,小心他們該怎樣負責,怎樣把事情做好,若他們在精微層次 仍保持舊習慣,或他們只是與它對抗,小心是很重要的,你就是要這樣明智的管好自己。 一旦你變得不執著,在思維層面,從這些事物中抽身而出,我就會在靈性層面照顧你。 在思維層面,你要有邏輯的結論 :「我要對抗這些荒唐的事物,我要對我內在的荒唐保持警覺。 」
濕婆神原理是純真,絕對的純真,它很有力量,極之純真 。要達致它唯一的秘訣是取悅,只是取悅 。若你取悅濕婆神,想取悅祂的可能是惡魔或是什麼,祂會賜予各種本願 。對惡魔,祂只會 賜予長壽; 但對聖人 祂能賜予Satchananda的狀態。 即使祂賜予什麼給惡魔,我們都不應有任何質疑 。祂能給你長壽 — 那有什麼關係,即使他活上千年,亦不能得到什麼,他永遠都不能得自覺。 對聖人,祂賜予從靈而來的 永恆長壽,這是濕婆神原理的福佑 。
而毗濕奴原理,祂給聖人升進,給聖人智慧之光,讓他能看到,能明白集體意識的一切 ;而對惡魔,祂賜予死亡,祂殺戳 。對不大有深度的人,他們只是表面看到,為何濕婆神把長壽 賜予惡魔 。這就是這兩位神祇不同的性格 。例如,若惡魔想長壽,他找濕婆神,以讚美祂來取悅祂,向祂唱歌,請求祂賜予福佑,為祂行苦行,談濕婆神的純真,他因此得到長壽。 有時 這些惡魔在地球上比在潛意識裡好,他們可以很可怕,他們能聚集一些亡靈 來折磨人類,所以最好還是把 他們放在毗濕奴的注視下,祂更能在這裡管好他們,比把他們送進潛意識好。
濕婆神與毗濕奴的風格截然不同 。你必須有各種風格,因為你也知道,人類有很多排列組合,若你只有一種風格,又怎能應對另一風格的人類 ?毗濕奴的風格是 若你想玩把戲,祂會使計謀,糾正你 。例如,霎哈嘉瑜伽士 — 祂不感興趣 — 毗濕奴 — 除霎哈嘉瑜伽士外,祂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 。若有霎哈嘉瑜伽士想耍花樣,例如他想喝酒,好吧,祂說 :「喝吧 !」他喝酒後就生病了,他的車子故障或他被人侮辱,有些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重重的受罰,他說: 「噢 !天啊 !我做了些什麼?」 這是毗濕奴原理 。
濕婆神則相反。 你看看,濕婆神的風格是這樣的,若你喝酒,祂只會從你的心消失,那麼你就有心臟病,死掉。 祂也殺戳,正面直接的殺戳,祂肯定會殺戳,另一種方式是後退。 若濕婆神消失,你怎能存在,此其一; 其二,生來已經擁有濕婆神原理的人 — 就如我們的 Sainath — ShirdiSaina th或類似的人,甚至Devis(天人)有時也會這樣做。 他們喝掉全世界的酒,全世界的毒藥,就像濕婆神這樣做。
當Saina th 發現很多人吸煙草,他吸光全世界的煙草,他想吸光在馬哈拉斯特拉邦 所有的煙草,那麼就沒人能拿到煙草 。這是濕婆神的風格,祂吃掉全部的毒藥,吸收所有毒藥 。祂能應付最困難的事情 。處理應對事情是透過腦袋,因為宇宙大我(Virata)在我們 腦袋裡,透過我們的腦袋行動 。所以祂向你使計謀,這樣做對我們很有感染力,因為我們能看到祂殺掉某人,我們因此想:「 母親,你很好,已經懲罰這個人 。」
濕婆神原理帶給你通常 你不會看到的問題,卻能像這樣短時間內把問題解決。 就如心臟出毛病,濕婆神原理薄弱的人能 患上全世界所有不治之症。 沒有人在殺戳,但每分每秒,他卻在受苦,濕婆神就是這樣糾正人 。一旦喚醒我們內在的濕婆神原理,我們的先後次序就會改變 。我現在看到來的人,例如 從西方到印度的人,他們的優先次序改變了很多,但他們仍未有應有的改變,他們當然比未有自覺的靈 好上千倍,但他們仍然頗依戀物質,依戀金錢,必須要破除依戀執著 。人們仍不對勁,仍未有警覺性 。
給你一個很粗淺的例子,我告訴你,有個男士來,有人告訴他,要為崇拜付十一盧比,他說 :「原則上 我們不應付錢。」 我是說,你只是付…即使按情理,你應支付食物和住宿的費用,不是為崇拜而付費。 另一方面,他們看不到 母親為我們額外付出很多,我們因此才不用付什麼,就是沒有發現 。就像數天前,我說 人們現在要求我為這個付錢,接著明天他們要我為他們付房租,就是這樣。
就是這種境況,從前在倫敦,當我建立集體靜室,他們要求靜室有各種器具,我支付房租,支付一切費用。 最後,他們說: 我們沒有熨衣板,請送給我們 。從這個例子看,現在並不太壞,我是說,當然,仍然,若他們要付五盧比的士(計程車)錢,他們會想:「 噢 !我們要付的士錢,應是母親付的,」若我為你要到Haridwar(印度城市) 而付七至八千盧比 。那就沒問題,很好,沒有人想知道,母親是怎樣為我們付出 。
這很令人驚訝,你對這種情況抱 怎樣的態度很困擾我 。取悅應出自真心。 例如,若你想買禮物給你的朋友,你不會介意花點錢,但為崇拜而付出,你卻反對。 因為要洗衣服,你要付費,我是說 我見過洗衣服的帳單,我很驚訝要花那麼多錢 。一說到二十一盧比,就牽涉原則,試想像,看看,若你看看這種情況,你會對自己很震驚。 這顯示儘管如此,你已有自覺,看看這份慷慨,這是非常,非常 — 你看,很粗淺,這是很粗淺 。必須擺脫對這個 粗淺生命的依戀執著 。
普通的村民更能理解,因為他純真,他純真,因為你不純真,這就是為何你從思維層面 看一切事物,你以為,我們已經付了多少錢,付這個多少,付那個多少 。但純真的村民,即使他只有四毛錢,也想出一分力,「母親,我只有這一點錢。」 聖經裡有個寓言故事,就是這樣 。我們要看到我們的不執著 從最基本層次的金錢開始,你不需要有很多朋友,有什麼需要給錢任何朋友 ?為何要有這些朋友 ?除了濕婆神原理,你還需要什麼朋友 ?試想想,沒有神 你的生活會怎樣 ?
所以要開始不依戀執著,先後次序要改變,你要知道神是你的朋友,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要敬拜神,沒其他了。 Ta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