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Feedback
Share

濕婆神崇拜

濕婆神崇拜 印度德里 1983年2月11日 我很高興你們全都能適應 這狹小的空間 當有愛和體諒 小小的空間能容得下很多心 不過 沒有寛宏的心 不管你拿到什麽 都是不足夠的 今天 我們要敬拜我們內在的 ShivTattva principle Shiva 即濕婆神原理 對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這是很重要的 因為濕婆神是我們 最終要到達的目標 濕婆神是我們靈的代表 所以成為濕婆神是一切的最終目標 其餘的都已被創造 就如毗濕奴原理(Vishnu tattva) 和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 只為創造人類 令人類進化 最終帶領他們到達濕婆神 這是最終 但人類卻過分牽扯入 梵天婆羅摩原理 因此即使要進入 毗濕奴原理也有困難 他們牽涉入創造我們的五大元素 即我們內在最外圍的存在體 所有輪穴都有最外圍 我們可以說這只是運送工具 在霎哈嘉瑜伽 最根本 最重要的欲望是要成為靈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 我們要內觀自己 我們是否有這份欲望 又或我們仍在很多其他欲望間徘徊 最大問題出在臍輪 不管是東方或西方 有些人仍渴望追尋基本的食物 這是很令人詫異 即使在霎哈嘉瑜伽 臍輪 接著 仍有一些人對財產 和金錢很有意識 當他們成長得越來越精微 但不執著不依戀 仍未能在他們內在發展 它變得精微 當你長得越精微 執著就變得越精微 很難走出來 特別是那些在霎哈嘉瑜伽成為領袖 或很接近霎哈嘉瑜伽的人 他們常常受到襲擊 襲擊或許來自 他們的丈夫 妻子 兄弟 姊妹 兒子 孩子 類似的人 情況變得更壞 因為這類受襲擊的領袖 他們想用微細瑣碎的事物 令神祇不高興 我們要理解 有這些言行是因為 你已經變得更精微 昇進得更高 那麽很自然 負面力量就來襲擊你 前線常常受到襲擊 不是在後面的人 在前線的人常常受襲擊 因此 他們對自己的言行 要非常小心 若有狡猾的人 他會變得狡猾 精微地狡猾 他的行為不謹變得相反 他的狡猾會變得更精微 若他是吝嗇的傢伙 會變得精微地吝嗇 若他是自我中心的傢伙 會變得精微地自我中心 要擺脫你內在這些事物 你要走向另一面 例如 若你是吝嗇的 就要非常慷慨 放棄你擁有的一切 不要計算 不要談錢 不要擔憂錢 若你是很浪費的花錢 過份沈迷 就要有相反的行為 除非你能與這些行為並列 不然你是不能擺脫這些事物 就如若你脾氣差 就要變得溫和 若有人打你 沒問題 不管如何 你也說沒問題 你就是這樣擺脫你 那些越來越精微的習慣 還有另一方法處理 要保持警覺 當你有警覺性 開始把自己 與你的習慣分隔開 你就能明白為何有這樣的行為 噢 我明白 我認識你 十年前 在我有自覺前 我知道先生你是這樣的 與這些行為並列比較 並抛掉它 就如負面的 偏左脈的人 不管你為他做什麽 他都會變得越來越精微 忽然 若是女孩 她會毫無原因下哭泣 感到悲傷 若是男孩 他會想 分析 精微地 變成霎哈嘉瑜伽的分析師 他們要做的是站在相片前 看看反映 這是另一個已死的人 為此開開玩笑 或向它叫喊 按情況而定 若它是富挑釁性 最好是開它玩笑 因為它是愚蠢的 若是專橫的傢伙 就向他叫喊 你想怎樣 為何要這樣專橫 所有這些事情 你要明白 都令你離開實相 你的存在體要得到潔淨 只有得到你的幫助 我才能做到 很多人說 母親 你是全能的 對 我的確是全能的 我能成就萬事萬物 唯一我做不了的是我不能 壓制你的自由 這是事實 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當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你要自己跨越 若你自由的進入內在 我就會賜予你所有福佑 若你想留在外面 我不能用槍指著你 要你走進內在 不 這不是成就事情的途徑 霎哈嘉瑜伽士面對一個障礙 就是他們必須知道 每時每刻你是自由的 很自由 就面對負面力量而言 你越自由 你的情況就越差 就如有四個人圍繞著你 他們會先受到襲擊 很自然 你能明白前線是最先受襲擊 不是站在背後的人 雖然根據法規 襲擊是來自背後 因為所有可怕的 負面力量應來自背後 但他們很聰明 他們知道背後的人 有時會離隊 不用襲擊後面的人 他們嘗試襲擊前線 那些以為自己掌管負責的人 要非常小心 小心自己的言行 小心他們該怎樣負責 怎樣把事情做好 若他們在精微層次 仍保持舊習慣 或他們只是與它對抗 小心是很重要的 你就是要這樣明智的管好自己 一旦你變得不執著 在思維層面 從這些事物中抽身而出 我就會在靈性層面照顧你 在思維層面 你要有邏輯的結論 我要對抗這些荒唐的事物 我要對我內在的荒唐保持警覺 濕婆神原理是純真 絶對的純真 它很有力量 極之純真 要達致它唯一的秘訣是取悅 只是取悅 若你取悅濕婆神 想取悅祂的可能是惡魔或是什麽 祂會賜予各種本願 對惡魔 祂只會 賜予長壽 但對聖人 祂能賜予Satchananda的狀態 即使祂賜予什麽給惡魔 我們都不應有任何質疑 祂能給你長壽 那有什麽關係 即使他活上千年 亦不能得到什麽 他永遠都不能得自覺 對聖人 祂賜予從靈而來的 永恆長壽 這是濕婆神原理的福佑 而毗濕奴原理 祂給聖人昇進 給聖人智慧之光 讓他能看到 能明白集體意識的一切 而對惡魔 祂賜予死亡 祂殺戳 對不大有深度的人 他們只是看到表面 為何濕婆神把長壽 賜予惡魔 這就是這兩位神祇不同的性格 例如 若惡魔想長壽 他找濕婆神 以讚美祂來取悅祂 向祂唱歌 請求祂賜予福佑 為祂行苦行 談濕婆神的純真 他因此得到長壽 有時 這些惡魔在地球上比在潛意識裡好 他們可以很可怕 他們能聚集一些亡靈 來折磨人類 所以最好還是把 他們放在毗濕奴的注視下 祂更能在這裡管好他們 比把他們送進潛意識好 濕婆神與毗濕奴的風格截然不同 你必須有各種風格 因為你也知道 人類有很多排列組合 若你只有一種風格 又怎能應對另一風格的人類 毗濕奴的風格是 若你想玩把戲 祂會使計謀 糾正你 例如 霎哈嘉瑜伽士 祂不感興趣 毗濕奴 除霎哈嘉瑜伽士外 祂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 若有霎哈嘉瑜伽士想耍花樣 例如他想喝酒 好吧 祂說 喝吧 他喝酒後就生病了 他的車子故障或他被人侮辱 有些事情發生在他身上 他重重的受罰 他說 噢 天啊 我做了些什麽 這是毗濕奴原理 濕婆神則相反 你看看 濕婆神的風格是這樣的 若你喝酒 祂只會從你的心消失 那麽你就有心臟病 死掉 祂也殺戳 正面直接的殺戳 祂肯定會殺戳 另一種方式是後退 若濕婆神消失 你怎能存在 此其一 其二 生來已經擁有濕婆神原理的人 就如我們的 Saina — ShirdSaina 或類似的人 甚至Devis(天人)有時也會這樣做 他們喝掉全世界的酒 全世界的毒藥 就像濕婆神這樣做 當Saina 發現很多人 抽煙草 他抽光全世界的煙草 他想抽光在馬哈拉斯特拉邦 所有的煙草 那麽就沒人能拿到煙草 這是濕婆神的風格 祂吃掉全部的毒藥 吸收所有毒藥 祂能應付最困難的事情 處理應對事情是透過腦袋 因為宇宙大我(Virata)在我們 腦袋裡 透過我們的腦袋行動 所以祂向你使計謀 這樣做對我們很有感染力 因為我們能看到祂殺掉某人 我們因此想 母親 你很好 已經懲罰這個人 濕婆神原理帶給你通常 你不會看到的問題 卻能像這樣短時間內把問題解決 就如心臟出毛病 濕婆神原理薄弱的人能 患上全世界所有不治之症 沒有人在殺戳 但每分每秒 他卻在受苦 濕婆神就是這樣糾正人 一旦喚醒我們內在的濕婆神原理 我們的先後次序就會改變 我現在看到來的人 例如 從西方到印度的人 他們的優先次序改變了很多 但他們仍未有應有的改變 他們當然比未有自覺的靈 好上千倍 但他們仍然頗依戀物質 依戀金錢 必須要破除依戀執著 人們仍不對勁 仍未有警覺性 給你一個很粗淺的例子 我告訴你 有個男士來 有人告訴他 要為崇拜付十一盧比 他說 原則上 我們不應付錢 我是說 你只是付…即使按情理 你應支付食物和住宿的費用 不是為崇拜而付費 另一方面 他們看不到 母親為我們額外付出很多 我們因此才不用付什麽 就是沒有發現 就像數天前 我說 人們現在要求我為這個付錢 接著明天他們要我為他們付房租 就是這樣 就是這種境況 從前在倫敦 當我建立集體靜室 他們要求靜室有各種器具 我支付房租 支付一切費用 最後 他們說 我們沒有熨衣板 請送給我們 從這個例子看 現在並不太壞 我是說 當然 仍然 若他們要付五盧比計程車錢 他們會想 噢 我們要付的士錢 應是母親付的 若我為你要到Haridwar(印度城市) 而付七至八千盧比 那就沒問題 很好 沒有人想知道 母親是怎樣為我們付出 這很令人驚訝 你對這種情況抱 怎樣的態度很困擾我 取悅應出自真心 例如 若你想買禮物給你的朋友 你不會介意花點錢 但為崇拜而付出 你卻反對 因為要洗衣服 你要付費 我是說 我見過洗衣服的帳單 我很驚訝要花那麽多錢 一說到二十一盧比 就牽涉原則 試想像 看看 若你看看這種情況 你會對自己很震驚 這顯示盡管如此 你已有自覺 看看這份慷慨 這是非常 非常 你看 很粗淺 這是很粗淺 必須擺脫對這個 粗淺生命的依戀執著 普通的村民更能理解 因為他純真 他純真 因為你不純真 這就是為何你從思維層面 看一切事物 你以為 我們已經付了多少錢 付這個多少 付那個多少 但純真的村民 即使他只有四毛錢 也想出一分力 母親 我只有這一點錢 聖經裡有個寓言故事 就是這樣 我們要看到我們的不執著 從最基本層次的金錢開始 你不需要有很多朋友 有什麽需要給錢任何朋友 為何要有這些朋友 除了濕婆神原理 你還需要什麽朋友 試想想 沒有神 你的生活會怎樣 所以要開始不依戀執著 先後次序要改變 你要知道神是你的朋友 你的父親 你的母親 你要敬拜神 沒其他了 Tana, mana, dhan(身體 思維 財富) 一切都是為神而設 當然 我不要你給我什麽 你是知道的 我們就是要有這種態度 所以首先 我們要有這種態度 當然 在霎哈嘉瑜伽 你有極大的優勢 以這種態度行事的人在物質上 得到很大的幫助 你立即能找到證據 證據就在這裡 沒有這樣做的人在受苦 證據就在於此 我必須給你一個例子 一個金匠 我要他為崇拜鑄造一點器皿 我給他很多黄金 給他一切 但他仍然很愚蠢的想從中取利 他患上癌症 後來死了 我什麽也沒做 但我知道他謀利 我全都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 我沒有對他說什麽 什麽也沒說 甚至提也沒有提 他卻因生癌而死 他不再存在 因為濕婆神原理消失 這是為崇拜而打造的器皿 聖人們的錢 要打造一些器皿 他不應這樣做 證據就在於此 那些認識他的人也嚇了一驚 噢 天啊 至少現在我們不會再這樣做了 那些已經把金錢交托的人 不是我拿取他們什麽 或我要求你們給我什麽 我是說他們的態度不一樣 他們走出去賺錢 很富有 他們這樣做很好 全都妥當 得到那麽多福佑 — 得到一切 這是第一個臍輪 我們要開始把濕婆神放進去 每一種執著都可以 用濕婆神原理來責難 因為濕婆神原理像鑽石般光亮璀璨 僅僅是透過喚醒靈量 透過我們的警覺性 每一個琢面都能清潔乾淨 之後 我們能看到 自己還有其他執著 這是友情 同情心 友情 我們往往同情 有需要的人 同情類似遭遇人 你沒有同情心 曾經折磨很多人 另一種情況可能是你恨某人 你愛某人 諸如此類 不執著是你既不恨人亦不愛人 你把它交給神 就是這種不執著 你交給神 神啊 請你決定吧 我不會論斷 我唯一用來論斷評價 他們的就是靈量 我喚醒他們的靈量 若它成就得很好 那就好 若不 也沒問題 我們把自己分隔開 從論斷別人的責任分隔開 你只用靈量來論斷 若它成就到 好 你像晴雨表 或像能治病的機器 並不牽涉其中 那種個人生活和個人關係的牽扯 像與母親 姊妹 兄弟的關係 你涉入 每種荒唐的關係 例如 若你的母親不妥當 你必須看顧她 看到她妥當 這很重要 母親必須妥當 若她不妥當 你就要告訴她 我不會吃你給我的食物 就這樣 你取得生命能量 好吧 你告訴她 你最好得到自覺 不然我就與你毫不相干 我只會來看你 與你說話 再走開 向她展示你這份不依戀 你要堅定 你必須治好你的母親 這很重要 因為母親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 這很重要 我見過很多人 就是不懂怎樣抗拒 你要反抗 一個接一個的反抗 因為這是你能為你的母親 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 你還能給她什麽 除了糾正你的母親 你給全世界什麽都是沒有意義 你要讓她能有更好的生命 更永恆的生命 屬神的生命 接著你的妻子 你的妻子是很危險的境況 若你的妻子是負面的人 她不停把一些偶爾能影響 你的事物放進你的腦袋裡 你會很驚訝你怎樣 從這些事物悄悄溜走 你怎樣說這些事物 你為何應該這樣做 為何要這樣做 你要告訴妻子 你要檢點 要令自己妥當 不要做什麽 這是沒有妥協 你在這間房間 我會在另一間房間 你要好起來 我不會幫你 因為這樣是更危險 因為你也知道 若女人受感染 根輪就會染上很嚴重的疾病 所以你要對妻子嚴厲 要改造她 要告訴她 我不會吃你給我的食物 我什麽都不會做 我不會與你談話 我會睡在另一個房間 你最好不要碰我的衣服 若你不聽我的話 我就與你毫不相干 我是你的丈夫 不管我跟隨怎樣的dharma (丈夫的本份) 你都要跟隨我 若你不想聽我的話 我就與你毫不相干 妻子也能以同樣的態度對待丈夫 大家的分歧逐漸浮現 某程度上令他明白這樣不能帶來愛 很久以前女人就是這樣糾正丈夫 現在 當然 若你給女士什麽 她們都會很高興 即使丈夫有情婦 只要他給妻子鑽石 她就不會在乎情婦 但印度仍不接受這種情況 我見過 西方卻沒人介意 若丈夫有十個情婦 不要緊 只要他仍給你錢 好吧 沒有人會介意 這是很有趣可笑的境況 妻子的親人 母親的親人 丈夫的親人 很親近的親人必須要改正 孩子必須受監管 你不應容許孩子走向錯誤的事物 若他們做錯事 不來霎哈嘉瑜伽 你就有責任 你應說 若你不接受霎哈嘉瑜伽 我不會給你錢 不會為你做什麽 我不想見到你的臉 除了神外 你還能給孩子什麽 你能這樣做 你們全都能這樣做 但你們要知道 我卻不需要這樣做 很多人說 母親 你丈夫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這還可以 我知道在什麽情況下帶他來 我知道什麽時候帶我的孩子來 因為若他們都來 每個人都會說 他們已經建立一個家庭企業 只要他們不在霎哈嘉瑜伽 這樣很好 特別在印度 最好是若他們反對我 我就讓他們在外 我的兄弟 試想想我的親兄弟 我的…我是說 他們極之尊重我 這是毋庸置疑 即使是我的兄弟也說 感謝天 你現在留在我的房間裡 那麽我就有很好的生命能量 你覺得我的生命能量怎樣 他就是這樣說 但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我已給他們全部人自覺 萬事俱備 除了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不然他們會掌管金錢 你要明白 你拿到什麽錢 現在出現的是 這是我們的錢 全是問題 這些親人在四周 你不知道 有人會來說 錫呂‧瑪塔吉這樣說 噢 是錫呂‧瑪塔吉的女兒這樣說 就會變成這樣 我不想有這種壓力壓在頭上 這是最佳途徑 我希望我們的政治家明白 永遠不要有親人在四周 這是最佳的管治之道 若你讓你的親人在四周 就永遠不能做正確的事情 即使你做了正確的事情 也會被你的親人弄糟 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知道 你不應因為要幫助你的親人 而讓他們某程度上利用霎哈嘉瑜伽 就如你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帶你的母親來 讓她坐在我面前 你要先改正她的生命能量 令她妥當 才帶她來 改正你的父親 改正你的母親不是母親的責任 是你的責任 當他們妥當 就如你帶花朵給我 帶你的親人來 他們是代表 你的家庭給我最好的禮物 這樣做比我 要潔淨好得多 若他是霎哈嘉瑜伽士 他上下三代人 各方面都會得到醫治 就如瑪讓我這樣做 他們要明白 要擺脫家庭的束縛 情緒的不平衡 情緒的問題 唯一的方法就是 接受霎哈嘉瑜伽 就如我所說 有些人不應來 霎哈嘉瑜伽 我的丈夫 我的女兒 我的親人 我不會讓他們來 若有這類人 你也不要讓他們走近霎哈嘉瑜伽 你要有這份明辨能力 雖然我的親人都是正派的人 極之正派 很好 自尊自重 很有品德的人 但他們不在霎哈嘉瑜伽 因此你們沒人能說某某人這樣說 必須是母親這樣說 必須要不執著依戀 但要花點時間 特別是印度人 他們每時每刻都擔憂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母親 自己的父親 不停的擔憂 看看多年來 我的兒子 我的女兒 我的父親 每時每刻 現在 透過神的恩典 不知何故或不管是什麽原因 透過霎哈嘉瑜伽 很多人已經擺脫了他們的責任 他們現在已經安頓下來 因為你有自己的責任 要把這份不執著帶給來 霎哈嘉瑜伽的人 就是我們來這裡是 要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福佑 以這份自豪 我們會得到祝福 你要在家庭裡 好吧 你想得到霎哈嘉瑜伽 就得到了 但不要勉強他們接受霎哈嘉瑜伽 但你能勉強霎哈嘉瑜伽接受他們 這個階段已經到來 你要向他們談霎哈嘉瑜伽 開始時 我常常說 不要與他們談 但沒用的人 若不能把他們帶到霎哈嘉瑜伽 就告訴他們 你對霎哈嘉瑜伽不好 最好不要問 接著他們會來 有些人你要以 完全不同的態度來應對 你沒有能力 你不好 你太物質主義 這個人就會說 我會證明給你看 這些不執著 全都在臍輪 它會提昇到你心輪的情緒方面 接著你要不再有執著 即使是某種我們以為是集體的集體 我稱呼的亡靈兄弟會 不是集體 所有無用的霎哈嘉瑜伽士 常常都會組成一個群體 他們對任何合情理的事情 都強烈反對 他們亦會什麽都有意見 本應完全沒有意見 沒有二擇其一 因為濕婆神是絶對的 祂說什麽就是什麽 你只要照做 靜觀就可以了 這是最好的應對方法 替代方案會是次好的或次次好的 或許一無用處 濕婆神原理是沒有替代方案的 我給你一個例子 我告訴德里人 你要與外面的人 一起統籌一個七天的戶外活動 這很合理 因為我知道要下雨 雨可以停 雨是為其他村民而下 我們不能只為霎哈嘉瑜伽 而要雨停下來 當然 霎哈嘉瑜伽是重要的 所以我說 讓他們與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一起 現在他們開展替代方案 只在想 他們不會感到舒服 我是說這很好 但在另一層次 他們與 霎哈嘉瑜伽士一起不會感到舒服 另一層次 我們要理解 若母親這樣說 就必須要照做 不管說的是什麽 即使她說 你要殺死某人 你也要照辦 就是要這樣 到這種程度 保持在最高 若她說 你要死 你就要死 若她說 好 你說謊吧 來吧 我會說謊 就如羅蒂說 什麽是我的punyas(美德) 什麽是我的papas(缺點) 我是他的妻子 不管他告訴我什麽 我可以怎麽辦 這是濕婆神原理 當它得到喚醒 你看到它 至少在我身上確認濕婆神 它看到這是濕婆神原理 它明白 因為當你在濕婆神原理 你不會犯任何罪孽 你是無罪的接受霎哈嘉瑜伽 當你是靈 你是無罪的 你沒有任何罪孽 例如 人類的理解是 若濕婆神讓人死 那是罪孽 為何要離開任何人 這是罪孽 是嗎 一般的理解 會認為濕婆神離開人 令人死是種罪孽 例如 有個女士死了 她留下她的孩子 我們就會為此責怪濕婆神 看看現在 你離開 這些孩子就 沒有母親或沒有父親 或有類似的責難 因為濕婆神是沒有罪的 不管祂做什麽都是無罪的 所以不管你做什麽都是沒罪的 再沒有罪孽這個概念 因為犯罪的是你的自我 自我犯罪 若你沒有自我 就沒有罪孽 因為你什麽也沒做 你在Akarma 就如太陽照耀大地 照得很猛烈 人站在太陽下 就會被曬傷 這不是太陽的錯 太陽照耀大地 這是太陽的工作 不管什麽是濕婆神的工作 祂就要去做 祂並沒有罪 是我們思維令我們想 這是罪孽 這不是罪孽 當我們有自我 我們就在犯罪 若你問老虎 當你吃掉牛時 你在犯罪嗎 牠會說 我從來不知什麽是罪孽 不知道什麽是罪 這是一些傳教士從村莊走出來後 說的故事 你要明白 可憐純真的村民 他們起來感謝他們 他們說 感謝神 當你來 你告訴我們有罪孽 我們以前不知道什麽是罪孽 純真的人 他們不知道什麽是罪 因為靈是純真的 它沒有罪 它遵循其他純真的源頭 純真的人沒有罪 對濕婆神而言 不管祂賜祝福予 惡魔或聖人 祂都沒罪 祂沒有罪 因為祂是Bholena 祂是超越罪孽 不管祂做什麽 祂是超越罪孽 因為自我不能包裹祂 沒有自我 因為我們有自我 我們犯罪 一旦沒有自我 我們已不再在那裡 那麽誰在犯罪 當我們不在那裡 誰在犯罪 濕婆神不能犯罪 我們就是濕婆神 所以我們不能犯罪 所有思維層面的替代方案 都是錯的 我給 — 不管我說什麽 立即會有十個建議提出來 我試過向你玩這些把戲 因為你慣於開會 我因此說 好吧 阿森 你有什麽意見 因為不管如何 主阿森在這裡 必須詢問他 接著我問阿華 再問阿木 問所有人 你們現在要說什麽 他們都說出自己的見解 若你看到上天神祇的會議 沒有提議 不用二擇其一 祂們對你母親的意見沒有異議 沒意見 絶對的 是絶對的 沒有人向我提意見 從不提意見 沒有問題 他們不聽你的話 不聽任何人的話 沒有問題 這種和諧 完全順服聽話 他們的品質不單是固定的 有人告訴他們 你要這樣做 他們就照做 這就是分別 他們嘗試 有時它看來 你要明白 若我說妥當 你往這方向走 就能找到那個地方 但你卻找不到 那麽你就會說 母親 你說往這裡走 所以我們往這裡走 卻找不到教堂 我沒有說你會找到教堂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什麽想法 我在告訴你我的把戲 好吧 要小心 我會告訴你們 往這邊走 你們找不到教堂 很抱歉 我不應告訴你 或你原本不該往這裡走 但這不是事實 我必須告訴你 不是真的 我想看看你怎樣說 現在 若你聰明點 你會說 我到過哪裡 找不到那地方 但我看到其他 母親 你就是為此派我們到哪裡 我現在知道你為何要我到哪裡 就是這樣 我知道他是 霎哈嘉瑜伽士 但若你說 噢 我到哪裡是因為 我以為我會找到這個東西 但它卻不在哪裡 你派我去 是你派我去的 就這樣 若你這樣說 它就發生 或我的確有這樣說 毫無疑問 我想說我只是向你玩了個小把戲 因為你的母親其中一個本質 是Mahamaya(大幻相) 所以要小心 你怎樣作出反應 對我很重要 我因此能看到你的程度 這是評價判斷你的其中一種方法 對村民而言 卻是另一回事 若我告訴他 現在 若你想我到村莊 坐牛車去 我會照辦 但途中有溝渠 我會掉進溝渠裡 他因此會說 母親 很抱歉 你跌進溝渠 我本可以避免這樣 他承擔起責任 承擔起一切 因為你要求 所以我要以這種方式來 但若我小心點 本可以避免這樣 你知道 這就是分別 不要責怪任何人 人性是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 最好是推在母親身上 但若你這樣做 就會失去所有的美德(punyas) 責任在於我 我必定是犯了一點錯 我必定是在某處犯了一點錯 或許母親想我從中學習 每一次你做了什麽 我就告訴你什麽 只為讓你從中學習 我不需要學什麽 若你以為我要學什麽 你現在知道 你要學習 若你明白 就能建立一種不執著 順服委身 你會很驚訝自己怎能免除很多 荒謬的頭痛事 卸下身上的重擔 若你明白整個玩笑 整個工作 整個戲劇是母親創造的 我只是玩耍於其中 就是這樣簡單 我們就是要理解 享受就在於此 不是在判斷或找尋另一些選擇 你試試吧 試過的人都很享受 很多事情 每一刻 我都會給你例子 以葛雷瓜為例 上次我到他的家 因為他的妻子 他折磨我 她什麽時候生產 她會生怎樣的孩子 誰會與她一起 從早到晚 他只有這個話題 好吧 我說 要做一點事 你可以與這個女士一起 接著 我怎樣到印度 我是說 我 很重要 那時候 他並未意識到 他以為這樣做很重要 最後在我離開前 我告訴他 葛雷瓜 這次你很煩擾我 但還可以 他說 很抱歉 之後有天 他打電話給我 我的妻子要做人工流產 她在醫院 有沒有機會保住孩子 我說 不用在意 你回到醫院 她會沒事 他到醫院 說 這是奇蹟 她完全沒事 沒有任何問題 她完全妥當 就如他告訴我 這進了他的腦袋 噢 母親會照顧我 我為何要擔憂 為何要擔憂 此其一 孩子早產 他來找我 我再次說服他 我說過什麽 做過什麽 你們都知道 就是我照顧你 但當你把責任擔起 開始想著這些責任 我就幫不上忙 所以你只要知道 把它交給神 全都是為你好 為你的hitha 一切都是為你的hitha 不管是什麽 有時我要向你叫喊 有時我要 糾正你 有時我要告訴你 不要來這裡 有些人觸摸我 令我感到極糟 我因此說 你不要來這裡 不要站在我面前 離開這裡 這樣才能幫助他們 若他們站在這裡 亡靈就不會走 因亡靈想找我麻煩 若你明白 就會完全不執著 會知道這是為我們好 為我們的福祉 我們要取悅母親 若我們令她不悅 我們就會完蛋 要明白這一點 你需要的是 不是年齡 不是位置 不是學歷 什麽都不是 只要有智慧的腦袋 有深度的個性 我見過很年青的人很敏銳 他們的父母卻很愚笨 絶對是愚笨的人 你只要用有智慧 有深度的個性來做 這是你要發展的個性 只有黏貼著濕婆神原理 才能發展這種個性 濕婆神原理 是實質的東西 是濕婆神 Achara 它不會轉移 絶對的 不是相對的 完全不是相對的 它不與什麽有關連 絶對的 它給你深度 這份深度要安頓下來 走進更深 濕婆神是你的導師 導師給你吸力 直走至更深的吸力 這很重要 我希望 透過今天的崇拜 能令你安頓在 這偉大的濕婆神原理裡 讓你的注意力 你的注意力每一個粒子都 填滿閃亮和喜悅 透過濕婆神原理的祝福 我祝福你們 願神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