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辰崇拜 澳州雪梨 1983年3月21日 克服六个敌人

Sydney (Australia)

1983-03-21 Birthday Puja Talk: Overcoming The Six Enemies, Sydney, Australia, DP, 55' Download subtitles: EN,FI,IT,JA,LT,PL,PT,RO,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壽辰崇拜

澳州雪梨 1983321

 

今天能在這個吉祥的日子與你們一起,能與證明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靈性上進展極之快速的澳州人一起是極之棒。我能與我的孩子相聚在這裡,令我極之歡愉喜樂。你也知道,除了我親生的孩子,全世界都遍佈我的孩子。我們要想到今天遠離我們,千里之外的人,為他們靈性上的昇進向大能的神禱告。我們只需要禱告祈求我們靈性上的昇進,因為一旦你昇進,就能得到其餘的一切;沒有昇進,就得不到你需要的。這就是為何出問題,即使是今天,來崇拜前,我也要解決一些問題。若你們都決定要有靈性上的昇進,就只要接受一切,一切神灑在你身上的祝福,令你成為祂偉大天國的子民,在那裡,你不再受判斷,不再受指責,亦不再受測試,你只會在神永恆的愛和榮耀中。

 

十年前,我不會相信,十年間,我能有這樣的成就。我們不應以其他虛假的導師來判斷霎哈嘉瑜伽的進展。即使要創造一位聖人,他也要經歷上千的生命,很多人已經成為先知,對你這是件大事。讓我們忘記我們內在有什麽凹痕,我們要知道自己是先知,這個假設要確立 — 就是你們都是先知。若你能承擔你是誰,會變成什麽,就能散發神的榮耀。就如盛放中的花朵,香氣自動的散發流動。只有人類有自由甚至不去承擔,不把事情戲劇化,又或不承擔他們做的事情。即使他們變成先知,仍然留戀他們並不是這樣,仍然處於想像中,仍然懼怕,仍然自我取向,這全是虛假的,不是你真正的本質。就像在演戲,扮成演員。有人扮演濕婆神,他就變成濕婆神,他整個生活的風格,一切都改變了,他變成濕婆神;同一個人,若他扮演希特勒,他就變成希特勒。兩者都是虛構的人物,他們都是虛構的。

 

一旦你是真正的先知,你發覺自己很難成為真實的你,而是虛假的,他已經回去,不再存在,全都完結了。罪人已死,自大亦不存在,那個懼怕的人已經永遠離去。你是先知,在這個品格的榮耀裡昇起。不是先知,不虔敬,做著一些反神活動的人,就以為自己是先知;但真正的先知卻不想認定自己身處的境況,一旦你肯確認擔起責任,就能變成先知。

 

我們今天必須克服在我們腦海裡這種思維的戲法,所有虛假謬誤也必須抛掉。當然就如我所說,我從未夢想過這十年間,那麽多魔鬼圍繞我,誘惑我,我仍能有這樣的成就。我恐怕這種情況也必會發生在你們身上,雖然你們有很多障礙,很多問題,你們已經昇進,昇進到一定的程度,已經變成漂亮的先知,已經轉化,只要再進一小步 — 只要認定你就是這樣,就能令你感覺良好。我與我的孫女談話,最大的那個,她只是小女孩,十一歲,她告訴她媽媽︰「我現在不能和婆婆(祖母)說話,因為她是女神,我怎能與她談話?我感到害羞。」這個年紀!而她的人生,就如他們說︰「她是班中的第一,她是校刊的編輯,她棒極了。」而她很謙虛的告訴她的母親︰「我與祖母說話會感到害羞,她是女神,我怎能與她說話?」屈告訴我,她散發著生命能量,你就是要這樣成長。

 

首先,你要知道自己是先知,你必定知道我是聖靈,我是太初之母,我第一次以這個形相降世,來做這份巨大的任務。你越明白就越好,你會有極大的改變。

 

我知道我總有一天會公開的說這些話,這些話我們已經說了。現在,你們要證明我就是這樣。基督的門徒甚至不是有自覺的靈,他們傳揚基督教 — 不管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基督被人釘上十字架,他們孤立無援,只有十二人在掙扎奮鬥,卻仍奮勇抵抗。他們都是很謙卑,極之謙卑的人,他們知道他們與基督,與母親的分別,也知道他們與別人的分別,他們過著純潔,以基督之名照亮著的人生,他們不是有自覺的靈,他們潔淨自己,讓自己的生命保持美麗。

 

霎哈嘉瑜伽士承擔不起有這六大敵人。首先是本應是慈悲而不是脾氣,要以慈悲取代脾氣。今天是我六十歲的生日,我們要對抗我們內在的六大敵人;其二,你們大部分人都已經做到,就是把注意力從墜落歪曲收回,你們大部分人都能做到,你們的眼睛現在好多了,穩定了,但你們仍自我中心,仍有虛榮心,仍嫉妒,仍好勝,仍有一些潛伏的物質主義;還有一種新事在浮現,就是你們依戀著家庭。

 

我們現在要轉變,轉成不同的用途,同樣的事物可以用來做神的工作,成為幫助霎哈嘉瑜伽士的六隻手。首先是憤怒,做錯事時,你要生自己的氣,不要內疚,而是為做錯事而對自己發怒。內疚則是最佳不要擺脫它的途徑。就像貨倉,儲存個人的舊檔案,鎖起它。因為你們的內疚,我已經受很多苦。而他們一個接一個來。當你感到內疚,要生自己氣︰「我怎能感到內疚?我為何要做這種事?我不要再做這種事了。」要對自己生氣而不是對別人。憤怒可以留作戰爭時才用,不然,當戰爭爆發,所有阿周那都會放下武器。有人說︰「阿周那是偉大的戰士 —  除了當戰爭爆發。」因此我們不要浪費精力對抗像影子般的事物,不要對影子作戰。

性,性變態,要轉向你的家庭,你的妻子,你現在要尊重你的貞操。什麽也不是,只是貞潔,過純潔正派的生活,不要活得像狗兒,要像人類。所有注意力要變成貞潔。那是你的力量,你的保護,你與上天的聯繫。不是勉強而來的貞潔,而是平衡、體諒的貞潔。與你的家庭,你的妻子,你要活得純潔正派。婦女也一樣,我要說對婦女更重要,她們不應與其他男人聯手說她們丈夫的壞話,或與教你對抗丈夫的人聯手。那些對女人說她們丈夫壞話的男人,要趕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這是神聖中最神聖的地方,在哪裡,你不應騷擾丈夫,沒有人有這份權利。若有任何問題,讓我知道。這是愚蠢的徵兆。

 

接著,必須把虛榮變成自豪,你應因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而自豪,真正的自豪。自豪的抬起頭,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自豪永遠不會令人難受,這是值得自豪榮耀的事情。但虛榮是…實際上,自豪只是自尊的表達。乞求,借貸,模仿,這些全是源自對自己不大了解,所以虛榮應是自豪,而自豪應是自尊的表現。

 

自尊與自我有很大的分別。一是真實的,一是絶對的虛假人為。男人要有男人的行為,不要像女人般溫馴,像繫上繩索的牛,只到女人想他們到的地方,他們要帶領社會。在印度,就權益而言,女人從不抗爭,抗爭的是男人,她們從不抗爭,是男人抗爭。因為男人也是父親、兄弟,他們關心女人的福祉。女人很少抗爭,因為她們知道,一旦她們開展這種權術與男人競爭,就沒完沒了。基本上,她們知道要與男人一起生活,就不能與他們抗爭。男人卻互相爭鬥。即使在美國,是林肯為解放女人而抗爭,不是女人。

所以你要擁有的不是自我中心,而是自豪。以作為霎哈嘉瑜伽士而自豪,自豪你能出生在這個要執行神的工作的時刻。神揀選了你,所以你要到達這個層次。就像我發現,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忽然變得孤癖避世,不會原諒他們,因為神已經給了你很多。就如有人給你一顆鑽石,你很自豪,你把它戴上來炫耀。當你已被賜予你的靈,你要感到自豪,不要有循世的行為。有些人感到︰「我現在不做什麽工作,我不要外出,只坐在家中靜坐。」這類人在霎哈嘉瑜伽是沒有位置的。「我不能做這事。」在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裡,要刪除「不能」這個字,你就是不能說︰「我不能做這事情。」

 

自尊會給你那份霎哈嘉瑜伽需要的活力,一份謹慎,有智慧的活力,我不用再為你解決問題了。要從另一角度看待競爭和嫉妒,要與自己競爭。你是什麽,你是誰,誰獲勝?不管過去還是現在,你現在要走得很快,越走越快,離開過去越遠越好。霎哈嘉瑜伽士之間不應有競爭。有時我看到叫喊,尖叫,對別人苛刻的競爭  — 巨大的競爭持續。讓我們在慈悲、溫和、甜美、漂亮的行為裡競爭。誰更有修養?誰更有紳士風度?誰更有深度?以某人作為你的理想典範,你認為他很有紳士風度或她很閒雅。相反,若你視為典範的女士的行為像男人,也是不妥當的;又或男人的行為像女人,亦是不妥當;又或相反︰女人想顯示男女是有分別的,而女人必須擁有這…在霎哈嘉瑜伽,沒有什麽是女人或男人,沒什麽是女人必須這樣,男人必須那樣 — 因為你是靈。但遮蓋著你的東西,你的身軀,你的光,你的燈卻是另一回事,要保持發光,女人要像女人,男人要像男人。就如我昨天告訴你,蘋果不應想成為芒果,芒果亦不應想成為蘋果,做最好的蘋果是美好的,或做最好的芒果是也美好的。

循世者,那些說「你要逃避」的人,他們的行為真的不像人類,我想是像…我不知道什麽動物會有這種行為。就如當你拿救濟金,你不能變得好逸惡勞,你不能。盡可能,我不喜歡人拿救濟金,這不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徵兆。你們全都要辛勤工作,必須有學歷,必須是在一切之上的好人,好學生,好廚師,好母親,好父親,好管理人 — 我們能從哪裡找到這些人,我們不能是洗碟的,能嗎?

 

男女間的競爭必須停止。女人要有她們的位置,男人也要有他們的位置。女人必須知道,男人是她們的雙手,若你是力量(Shakti),他們就是機器。不要透過向他們呼喊叫罵,看低他們,令他們膽怯而殺掉機器,你會失掉你應處的位置。我們要鼓勵他們做神的工作,要支持他們,照顧他們,因為他們是機器,是雙手,而你是力量。當然,若雙手與力量背道而馳,他們會受苦。所以孩子和你之間應該沒有競爭 — 我的孩子和他的孩子,不應有這種競爭,要從這種想法抽離出來。必須與人分享,競爭應在分享中結束。我們與人分享多少?我們能與人分享多少?你看,酒鬼不能坐著獨自喝酒,他們必須有人與他們分享;盜賊必須有十個人一起去偷東西。一旦說到神愛的蜜液,我們怎能獨自享用?這是不能享受的,完全沒有樂趣可言,所以讓我們對待大家要溫柔和仁慈。想享受神愛的蜜液,應透過競爭分享而令他們取得更多的蜜液︰誰分享更多?誰更慷慨?

 

我們應該沈醉於物質主義漂亮的一面,你可以用手造一件物品,這比追逐錢,數算錢漂亮得多。不然你真的變得有點失常。那些從早到晚都在數算金錢的人真的是瘋子,他們常常會丟失錢,他們腦袋出了點毛病。數算你的福佑,看看生命,看看物質的漂亮,生命是怎樣運作,看看木頭,我看到木頭上創造出的圖案,這是生命,不是沈悶孤癖的,不是死的,不是枯燥的,而是像泡沫,你看到藝術,你看到一切都很漂亮,是神創造力量的反映,是神為了令你快樂而向你散發的喜樂,當你成為物質的奴隸,祂卻從不需要什麽,你才是主人。

 

最後是你對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你的,你的…的執著依戀。不管我擁有什麽,都不是「我」的。我的房子,不是「我」的。我的、我、我,「我」全都要放棄,要摧毀,取而代之,你應說「我們」。 「我們」是一個好名詞,我多次說「我們」。人們開始奇怪他們怎樣…有人問我︰「母親,當你說「我們」,是什麽意思?從你說「我們」時的態度,你怎能讓我們感到我們是一體?」我說︰「為何不能?」你們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我們不是「我們」嗎?我的手指會否與我的手分開?若你們是我身體的一部分,那麽我就要說「我們」,因為我意識到這個集體存在體就坐在這裡。所以我們說話要說「我們」而不是「我」、「我的」。當你說自己,要以第三者身分來說。例如你可以說︰「這個Nirmala (涅瑪拉)要去倫敦。」這是事實,因為這個身體要去倫敦,但我的心卻仍然留在這裡,所以說我要走不是真的,若我是太初之母,我要往哪裡去?我哪裡也不去,我是無處不在的,我能到哪裡?沒有任何地方我不能住,只有地獄我不想去。所以我說的是︰「這個Nirmala(涅瑪拉)現在要走,離開澳州,我明天要走。」什麽發生了?只是這個身軀在移動,就這樣,就像這樣。你開始說你的身體,我的思維,某先生的思維,諸如此類。最好是稱呼自己為先生,或太太或小姐。「小姐,現在可以站起來嗎?」最好稱呼自己。孩子就是這樣說話,像在說第三者。你會很驚訝,你會看到整件事情背後的把戲,也會知道怎樣取笑自己。「噢!所以,先生,來吧,現在他有這樣的行為。」你真的變成自己的導師,因為你知道怎樣處理這個軀體,它會給你成熟的感覺。

 

說這是我的孩子,這是我的妻子,當然你要好好照顧你的妻子和孩子,因為這是你的責任,但要為別人的孩子比為自己的孩子做得更多。這種完全認同你的孩子,過分保護他們,會帶給你麻煩。你要相信你的家庭是你父親的家庭,而你的母親在照顧它。若你認為你能照顧好家庭,照辦吧!因此對家庭,不要過份保護,不要太擔憂,也不要太失望,要保持喜歡與人交往的品性,那麽你的孩子就不會變成這樣。告訴他們怎樣與人分享,若孩子跌倒,叫其他孩子來幫忙。你要從遊戲中向孩子展示,一個孩子不懂正常的行走,其他孩子怎樣找方法來幫助他,透過戲劇、說故事,不同的事物來教導他們什麽是美善。即使完全沒想過要幫忙,你也要幫忙,這是樂趣,是特權,是極大的榮耀,你能做到。你要完全改變想法。很多人慣於先照顧自己的孩子,這是荒謬,絶對庸俗,只能顯示壞的教養。必須先照顧別人,才到你的家庭。把一些物品留給你的孩子,為你的孩子藏起一些食物,這全是井底之蛙的徵兆,擺脫這些吧。試試看,男人組成男子組,女人組成女子組,那麽女人就不會有太多來自男人的指示,這是不恰當的。我曾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我不明白這些事情怎樣成就。一方面,你感到你對家庭力有不及,你的丈夫也力有不及,因此,你必須完全隔離其他事情;另一方面,你完全放棄丈夫,他不好,婚姻不成功,卻忠於某些應該是更高會摧毀你的目標。兩者都是不好的。應該是當這是對的,你才支持丈夫或妻子或孩子。很明顯,你不應這樣做,顯然你不應這樣做。若你告訴你的孩子︰「好吧,我明白,但我不想公開這樣做。」人們也不應知道他是你的孩子。他要與其他孩子混合,與其他孩子共處,與其他孩子分享 — 霎哈嘉瑜伽士就是要這樣。

 

你們也知道,對我而言,到目前為止,我連自己的孩子也未有給自覺,你相信嗎?更何況靈量的知識,你可以教導他們。我知道我可以隨時給他們自覺,但我完全沒有給時間他們,沒有時間給他們。你看看,我花了多小時間在我的女兒身上?很少,一整年,今年我只有三天在這裡與她們一起。這個時刻最重要的是關係,是霎哈嘉瑜伽與霎哈嘉瑜伽士的關係。我見過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寫信給他們的父母,他們的母親,他們的兄弟比寫給霎哈嘉瑜伽士多,這是很令人驚訝 — 寫給他們的父親而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開始寫信給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住在倫敦的人,你們有多少人寫過信給倫敦的人?你們有否交朋友或什麽?沒有這種事,他們忙於應付自己的問題,沒有費心去創造愛的聯繫,就像他們對霎哈嘉瑜伽不感興趣。他們留在倫敦的靜室,你們有多少人寫過信給他們,給倫敦人?你們寫了多少封信?現在你與他們在這個活動相遇,你們有多少人有寫信給他們,保持聯絡?寫一封信要花多少時間?不多。

 

我希望你們今天回家後,都要寫有關今天的壽辰,怎樣漂亮的慶祝的信,不是給你的家人,不是給你的人,而是給其他人,他們全都完結了,你知道他們是怎麽樣,你寫信給他們因為你知道他們是事情的主持。就如你寫信給葛萊瓜,又或你寫信給意大利的魯,你可以寫信給日內瓦的Genevieve ,你見過他們,你應寫信給他們!女士寫信給女士,男士寫信給男士,Arneau 是在洛桑市(瑞士)。為何不寫信給他?他在哪裡。你知否他妻子要到美國生孩子?我們要很親密的知道大家的事情,我知道很多人的事情,連細節也知道。就是這樣︰你要讓自己淹沒在愛中。明天你到美國或到其中一個剛說過的地方,哪裡你兄弟姊妹的關係已經建立好,寫信告訴他們有關你的母親,你想著什麽。你只寫信給我而從不互相通信,不要寫太長的信,特別是給我的信,只寫美好甜美的,富詩意的信,他們會感到快樂,這就像贈送鮮花,從送花取得靈感,這會是個好主意。

 

因此,我們會克服這六大敵人,讓它們成為你的奴隸,還要利用它們來達至你的目標,那麽它們就變得了不起,會成為你的助手,成為你的軍隊的指揮官,它們會是你的裝飾,全都在你掌握之中。透過智慧,你要這樣做。在這個時刻,這個年紀,我已經到達 — 我常常在這裡,同一年紀,我常常像這樣成熟,也像孩子,亦像年青的女孩,像年老的女人,全部年記的結合,每一年,每一時刻。我肯定對理解人類很成熟老練,就對人類的知識而言,我肯定有更好的理解和成熟度,因為他們 — 當我出生時,對我,他們是陌生人 ,只是陌生人。試想像,太初之母這樣說,這卻是事實!雖然我創造你們,我絶對是陌生人,但現在我已經成長,已經對你們有很好的認識,我知道你是我的孩子,知道你們有多愛我,多接近我。

 

「誰哭得那麽厲害?」「母親,他要上厠所。」「帶他走吧。」「他想我與他一起走,我想告訴他,他要自己去,但…。」「讓他走,我認為這個孩子很固執。」「他想我與他一起走,就這樣。」「這是亡靈附體,對嗎?」「啊!」「你不能叫他走,他不會聽,最好走吧,看,好吧,把他放下來,該怎麽辨,你要明白,他們是很固執,他們是亡靈,這樣一個大男孩不能獨自上厠所,只去干擾他,就這樣。」

 

你真的要打他兩巴掌,若你打他兩巴掌,附在他身上的亡靈會走,必須打他兩巴掌。下次他就不會再這樣,你要明白,這一次,你要打他,不要太大力,只要讓他知道你不喜歡他這樣,有時亡靈只會在被打下才離開,我曾見過這種情況,特別是孩子。在他面上打兩巴掌,他們就會妥當,因為他們有亡靈,亡靈要走。

 

不管我昨天告訴你有關孩子什麽,要小心,你要讓孩子在霎哈嘉瑜伽成為資產而不是負債,所以要好好的訓練他們,養育他們,他們值得好好管教,好好處理應付。開始時,你要很嚴格,若他們犯錯,要懲罰他們,那麽他們就知道什麽是對,什麽是錯。一旦他們長大成人,你會很驚訝於他們是何等的有用。他們一些人是很好的孩子,但若有太多壞孩子,也可能影響好的孩子,所以最好鼓勵好的、甜美的孩子。

 

我想起我年青時,孩童時和我的夢想,它們是怎樣成真,不管我有什麽夢想都是超越我的想像,都已經過去了。我關心的是你不再需要我,我已經告訴你該怎樣輔導別人,我已經教導了你的方法,怎樣救贖別人,安慰他們,你知道一切。現在只要成為這種藝術的導師,忘記過去,你們全是了不起的人,全部人。所以明年,我應看到你們是坐在座位上,不是坐在我的大腿上,教導你的孩子,讓第二代開展吧,第一代已經準備好,現在第二代要來,你要照顧第二代。我想成為了不起孫兒的真正祖母,這是份特權,真正的提昇和成熟。看看這場雨(雨在傾瀉而下),它要令帕拉馬塔河(雪梨的河流)氾濫,因為我現在說︰「我是聖靈。」每個人看來都極之快樂,極之喜樂。

 

很感謝你們邀請我來這裡,想想遍佈全世界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全部人。今天我想我們應發一些電報,可以的話,發十二份電報到所有中心,說︰「我們很喜樂的慶祝母親的六十歲大壽,她祝福你們。」或類似的賀詞,他們會很高興。根據印度的曆法,應是六十一歲壽辰,因為我出生那天也是生日,真正的生日,所以他們稱這為六十一歲,在印度,我們會有很大的慶祝活動。

 

你們是特別受人喜愛的人,我希望你們也特別喜歡我。今天,我希望你們都會肩負新的角色,新的生活方式,變得溫和,不是溫順的男人而是溫和的人,溫順的女人,女人要更加溫順,喜歡持家,他們看來很美好,他們會變得溫和,會笑得更好,他們創造了這份喜樂,我們在這裡創造喜樂,不是享受虛假的權利,而是創造喜樂。我們創造了多少喜樂?給了人多少喜樂?

 

所以今天在這偉大的場合,我們要感覺內心的喜樂,我們內在深層有這份喜樂的源頭,所以我們要深入內在,感覺你六十歲的母親內在擁有的喜樂,深入內在,就在那裡,享受它,把它給別人,你要給予的是像噴泉般的喜樂。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向所有國家宣布︰「我是聖靈,我為這個特別的時刻來臨 — 救贖的時刻。」

 

香港集體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