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日崇拜

Gorai Creek, Mumbai (India)

頂輪日崇拜

1983年5月5日印度 孟買

我在此代表所有人向在孟買負責主辦的霎哈嘉瑜伽士們,感謝他們盡心的安排。我自己也深深感謝他們。他們為我們選擇這美麗的地方。這也是神的恩賜,此刻,坐在同樣的樹下,我將再度講述頂輪。14年前(或者我們也可以說已經度過了13年,現在正邁入第14個年頭開啟頂輪這偉大任務已在世間完成。在每個頂輪日,我反復地告訴你們很多次,關於它如何發生,如何成就,以及它的重要性。

但這第14個生日非常重要,因為人們活在這14個階段之中,在他越過這第14個階段的那一天,他成為一個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今天霎哈嘉瑜伽也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同樣地,神在我們之內創造了14個階段。如果你簡單地去算算它們,你知道有我們體內有7輪。除此之外,還有2個輪穴,你們不常談論它們——那是月輪(Lalita Chakra),以及日輪(Shri Chakra)。還有明善輪(Hamsa Chakra)。

所以這是另外3個——7加3是10。然後,在頂輪之上還有4個輪穴,我也告訴過你們——它們是 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這是4個輪穴。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在你們的頂輪開啟之後,你們必須要越過這4個輪穴——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只有在你越過這4個輪穴之後,你才可以說你已經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如果你們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穿越14個階段以達到頂輪。如果你們把它們分開來看,那是位於左脈中的7輪,以及位於右脈的7輪。當人向上升進,他不是筆直向上。他先到左再往右,然後再到左、再到右。當靈量上升時也是如此,將她自己分作兩部分。如果我以這兩條繩索為例,你們可以瞭解為何如此。這兩條繩索並列一起,在上升或下降的過程中交叉兩次。(錫呂.瑪塔吉女士在此解釋靈量沿著左脈與右脈上升;並在每個輪穴處交叉出四個繩圈——兩兩反向——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

當靈量上升,你可以看到輪穴在右邊或是在左邊有阻塞。雖然只有單一的靈量,但在每個輪穴你都看到這兩部分——因此你知道左或右有阻塞。所以,在我們體內,如果每個輪穴都分為這兩部分——左與右——那麼7乘以2是14。同樣地,在到達頂輪之前, 體內的14個階段必須先被穿越。如果你們能夠瞭解——這7輪穴與7個輪穴之上的——這樣也同樣造就出14個階段。

因此在靈量的知識(Shastra)中,「14」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充分體認到,唯有在超越這14個階段,我們才能真正有資格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我們要不停向前邁進。而且,如同我們吸收它一般,也要完完全全浸染於Rajana與Birajana之中。這兩個字,我之前也同你們說過許多次。但特別在今天,我們在頂輪日應當要瞭解何為Rajana(自由運用、精通),何為Birajana(承擔責任)。

現在,你們正坐著,你們看看這些樹。這些樹是產Shriphala的樹,Nariyal也被叫做Shriphala,椰子被稱為Shriphala。Shriphala,也就是椰子——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曾認真地思考過它,但它確實值得認真思考——為何它被稱為Shriphala?它只沿著海岸生長,而不在其他地方生長。最好的椰子是長在海邊。這是因為,海洋即是正法(Dharma),在正法存在的任何地方,唯有在這樣的地方,椰子才會結實累累。椰子不會生長在沒有正法的地方。

但海洋包含了一切。一切潔淨與髒汙、一切都在海洋之中。海水也充滿了鹽,它其中含鹽。耶穌基督曾經這麼說:「你們是大地的鹽。」意思是,你們可以進入所有事物之中。你們可以給予所有事物滋味。「你們是鹽」——沒有鹽,人不能生存。我們攝取生命能量(prana-shakti),如果我們內在缺乏鹽分,甚至生命能量也無法作用。它是催化劑。而這鹽——它完全妥當地安排使我們得以生存,生存在這世上、生存在這幻相世界(prapancha)之中。沒有鹽,人將毫無用處。

但當椰子朝著宇宙大我(Paramatma)生長,它會將所有鹽份留在低處——所有事物都會被留下。當陽光灑落在樹梢,隨著陽光灑下,開始了蒸散作用,椰子葉子中與整棵樹之中的樹液都會被向上吸附——然後,水份沿著樹幹向上流動;留下一切。穿過這14階段,然後當它到達頂端,便成為椰子。你們便是那同樣的椰子。將椰子奉獻給女神是很重要的。若沒獻上椰子給女神,崇拜不能視為完滿(Sampanna)。

椰子也以不尋常的方式組成。世界上沒有其他的果實(phala)像椰子這般。椰子樹沒有任何一處被棄置不用。它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供人使用。從葉子開始到每一部分都可以被使用。而椰子本身——每一部分都被使用。你們可以發現椰子就像人類的頂輪。我們有頭髮,同樣地椰子也有毛髮。「頂輪是椰子。」外部有頭髮作為保護。是頭髮保護我們免於死亡。所以頭髮被極度尊重;頭髮是非常偉大而有力量的——它們保護你。你被它們所保護。而在其內,如同我們有頭蓋骨,椰子也有,你們看,椰子之內有一層堅硬的殼位於外側,像這樣,在那之外,內部我們有灰質跟白質——我們腦內有這兩樣東西。椰子內部也是如此,你們看,白質與灰質⋯⋯而在其中是水,也就是我們腦中的腦脊液。在椰子之內也有水——那是邊緣系統。

所以這真正的椰子,它本身即是——對椰子樹而言這是果實。對我們而言,我們的腦袋是我們整個進化過程的果實。無論我們目前進化到何處——從阿米巴,直到現在我們成為人類——我們經歷了這一切,造就了這腦袋。由這腦袋,一切——無論我們擁有什麼——都是透過腦袋。在這其中有所有的力量;各式各樣。其中收藏我們得到的一切財富。

現在,靈(Atma, spirit)居住於心中,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祂的光芒在我們體內的七個層次中傳揚,同時發生在兩側,這只在當一個人的頂輪打開後才有可能。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持續用我們的頭腦做著相同的工作。在得到自覺之前,藉由自我與超我,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任何事情。沒有一事例外。自我與超我,或者你們可以說「manas」與自我——藉由這兩者的説明,我們完成我們全部的工作。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我們是藉由靈的幫助來工作。靈在自覺前居住于心中,完全抽離,靜觀一切。祂的工作是:不論祂處於何種境地,祂只是靜觀,祂持續運作。但是祂的光不在我們的注意力(Chitta)之中,祂與我們分離。祂不在我們的注意力之中。在自覺之後,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這是最先發生的事。首先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而注意力,如同你們所知,位於幻海之中。在這之後,祂的光進入真理之中,因為隨著這光進入我們腦中(腦部得到覺醒),我們從而明瞭真理。

「明瞭」不是指我們經由思維去瞭解,而是在真實(Saksha)中領會到「這是真理」。在此之後,可以在心中看見祂的光芒。心變的深邃、心開始擴展、開始變得浩瀚,心所具備的愛的力量逐漸增強。此所以是sacchiananda——真理(Sat)、注意力(Chitta)、以及喜樂(Anand)。我們腦中的真理、我們正法中的注意力、我們靈體中的喜樂——開始得到覺醒。

一開始祂的光芒緩緩擴散,你們都知道。祂的光芒緩慢地、緩慢地增加,這是很精微的。一開始非常微小,因為在我們粗糙的生活範疇中,很難去覺察到這精微。逐漸地這覺察的能力也逐漸培養。在此之後你們開始成長、進步。

隨著頂輪一幕的開啟,靈量向上提升。但這時祂的光芒還未能照亮各處。靈量向上升起,而你們向至高濕婆神的寶座致敬。在你們之內,靈的光芒開始朦朦朧朧地流動。但它還未在這頭腦中完全閃耀。現在,出人意料的是,如果你們想要藉由你們的頭腦擴展這光芒,你們辦不到。

我們的頭腦跟我們的心——現在這兩者間必須展現完美的平衡。你們應明白,當你們運用思維工作過度,心會衰竭。而當你們過度倚賴心去工作,頭腦會衰竭。他們之間是息息相關,這關係存在已久,這是非常深遠的關係。也因為這深奧的關係,當你們得到自覺之後,他們的關係必須更深邃。心與腦的關係應當要「非常」深邃。當他們徹底合而為一那刻,你們的注意力完全與至高神合而為一(Parameshwar-Swarup)。

哈達瑜伽中也提到這非凡的事,即超我(Manas)與自我(Ahamkara)都完全消失(Laya)。但只是這樣說明沒有人能夠瞭解。如何才能促使自我與超我瓦解?結果他們試圖藉由打擊超我、打擊自我去達成。但如果你打擊自我,你便助長超我;如果你打擊超我,你便助長了自我。他們就是不能明白這行為的癲狂,以及這樣做最終會到達何處?

如何戰勝自我與超我?唯一的出路是額輪。藉由運作額輪,自我與超我兩者皆會消弭於無形。而正當它們瓦解之際,心與腦首先建立起完全的和諧。但是尚未合而為一。「我們所要達成的是這合一。」因此,你們的心,心本身成為了頂輪,而你們的頂輪,頂輪本身成為了心。你所想的皆在你心中;而你也只思及心中的一切。當你們達到這般的境界,之後,任何懷疑、任何不相信、任何恐懼,都將不復存在。正如同當人恐懼時,是什麼作用於他呢?他被頭腦所教導:「看清楚,沒有什麼好怕的。看清楚,你為了這無用的事而恐懼。現在點起一道光來看清楚。」然後,雖然這樣經過頭腦去理解,他仍然是懼怕。

但當這兩者合一時,你們要嘗試去瞭解這一點:你們用頭腦來思考,來使思維理解,並觀照思維。如果頭腦本身成為思維,意思是,想像有這麼一件工具,它同時具備自動加速器與煞車,而且兩者是一體的。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煞車;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加速器——此外,它還無所不知。

當達到這樣的階段,你們便成為完全的導師(Guru)。這樣的境界是我們一定要去達到的。迄今,你們已經大有進展,你們已經到達相當高的程度。毋庸置疑地,現在應該要這樣對你們說:你們現在已經成為椰子。但是我總是述及更進一步會是如何。因為,假如要爬這棵樹,該怎麼做?你們看過人們怎麼爬上樹的嗎?如果你們請一個人爬樹,然後觀察他,你們會發現他把一條繩索環繞身體綁好,然後一步一步把繩索往高處鉤。當繩索在高處套穩,之後,借著它的助力,人往上爬。同樣地,當我們向上爬,我們自己的繩索必須要持續鉤在更高處。只有當你們學到這方法,你們才能快速往上爬。但我們卻多半持續把繩索朝下鉤。甚至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我們把繩索鉤在低處,然後說:「母親,我們一點都沒有進步。」當你們把繩索朝反方向鉤並且準備向下爬,此時如何能有任何進步?當往下時,你們甚至不需要鉤繩索,你們只要把繩索稍稍放鬆,然後「咻!」你們陡然下落。要掉落,你們毋須做任何安排。只有在往上爬的時候,你們才需要做安排準備。所以,要成為傑出的人,必須要勤奮努力地工作。而失去已成就的一切,不需費任何功夫,你們就直接墜地,毋庸置疑。

如果你們明瞭這點,接下來你們會瞭解「永遠將你們的視線望向高處」。如果你站在階梯的任何一階,但是你望向高處,那麼這個人會高於那站在較高階,卻望向低處的人。這就是為何有時候甚至非常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會突然地墜落。人們說:「母親,他(或她)是如此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這麼多年來一直跟隨您,做了這,做了那。」但是他們的視線總是維持在低處,那我又能怎麼辦?如果視線望向低處,他們會往下掉落。

視線應該要總是望向高處。此時甚至要看這果實(椰子),你們得抬頭仰望。就連它們的視野也望向高處。它們全體的視野都望向高處,因為若不將它們的視野維持在高處,它們知道它們將無法得到陽光(Surya)以及完成這工作,它們也不能成為椰子。要仔細地觀察樹,並瞭解它們。你們可以從一棵樹中學習到很多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它們是你們非常偉大的導師。同樣地,當我們看一棵樹,我們應該先觀察它如何紮根。首先,它觀照並且固定它的根。要去觀照並且固定根,它做了什麼?它持續深入向下紮根。這是我們的正法,這是我們的注意力。在這正法中,它持續深入。在這注意力中,它吸取無所不在的能量。這是棵顛倒的樹——這樣形容比較貼切。這些根開始吸收無所不在的能量;而在吸收之後,究竟它要做些什麼?之後它的視線往更處看——椰子由此而生。

你們的頂輪也像這非凡的椰子——對母親而言極度珍貴,而這非凡的椰子應該要獻給祂。很多人昨天對我說:「母親,我們感覺到生命能量的清涼,在我們的雙手與雙腳之中,但不在頂輪。」「是誰駐足在那?」只要明瞭這點;這清涼由此處而來(清涼即會從此處出來)。而那位,正坐在那裡,是「一切」的「果實」。這樹的根,固定於底下的土壤中,它們也從此土壤中生長出。它的樹幹、它辛勤的工作、它的演化——所有的這一切終將結為果實。那果實之中涵蓋了所有的一切。你們把果實種入土壤之中,這一切會再度生長出來。(「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在整個世界中,無論神已成就哪些工作,「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迄今祂所完成的所有工作,它們完整的形式,它們的成果就是我們今日的摩訶瑜伽!而它的主要神祇(Swamini, Presiding Deity)是誰——你們是知道的!

所以,你們在這吉祥的時刻來到這世上,並且獲得它。你們應當感到深受祝福,並且且當像這椰子般。你們應當在奉獻中順服。只有當果實成熟時,它才會被摘下來——要不然它一毫無用處。在它成熟之前,它不能被供奉給母親。所以,要發展成熟,除去幼稚。如果繼續幼稚下去,你們會一直黏在樹上。但若要用於供奉,那緊黏在樹上的果子又有何用處呢?當它可以從樹上摘下,然後供奉,唯有此時崇拜才算完滿。所以,要瞭解霎哈嘉瑜伽,這些矗立在你們面前,真正(Sakshat)的椰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意象。這真是極大的祝福,今天我們齊聚於此,在這輝煌的慶典之中,這些椰子樹也在陪伴著我們。它們也在讚頌(nadita)一切,它們也在躍動(Spandita),它們也聆聽著同樣的旋律,並且隨之起舞。它們也瞭解整件事的重要性。

同樣地你們也擁有椰子,要使它完全成熟。你們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它成熟,那就是必須與內心和諧一致。重要的是要與你們的心合一。心與頭腦再也沒有分別。我們在心中祈求,而在腦中成就。只有當此二者合一之時,你們才能完全受益。

現今,對一般人而言,霎哈嘉瑜伽非常神秘。他們不能瞭解,因為他們的日常生活只能到那種階段。在那裡活動。但是你們的階段不同。你們必須活在「你們自己的」階段之中。當你們看著別人,多半會充滿憐憫,因為,這些可憐的人會如何?他們會發生什麼事?他們要前往何處?他們不明了。他們的階段到哪裡?他們會落在什麼樣的路上?體認到此,你們要試圖去瞭解:如果藉由對他們解說,他們能夠瞭解霎哈嘉瑜伽,那非常好,試著去讓他們瞭解。但如果他們不理不睬,我們在他們面前就算是打破頭也沒有用。

打破一個人的椰子是沒有用的。好好地保護它。它的工作比這個重要得太多太多。你們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的而得到它,應將它保持在那較高的層次中。而只有在達到這完滿的、美妙的、獨特的境界,你們才能認為自己是被祝福的。所以,我們不用為了無意義的事情打破頭。不需要去跟任何人爭論。但是你們必須維持自身的階段,絕不能掉落。

除非你們達成內在完全的順服,在達到此之前,你們都尚未在霎哈嘉瑜伽中抵達目標。沒有吸收到該吸收到的一切,沒有獲得應該要發生的成長,沒有達成你們應當精通的一切以及完全的成長,而你們陷入錯誤的觀念之中。因此,你們不應該再錯誤地認定:「我已經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或諸如此類。當你們變得非常偉大,你們會謙卑,你們會時時自動地保持謙卑。

看看這些樹,風從反方向吹來。當風從這個方向吹來,這些樹應該要向這邊彎才對。但這些樹彎向何方?你們曾經留意過所有的樹都朝向那個方向嗎?為什麼?風從這邊吹來,推著它們,為何這些樹仍是彎身朝著同一個方向?而如果不起風,人不知道這些樹可以再彎的多低!因為它們知道海洋給予一切,所以這些樹虔敬地、極度謙卑地恭迎它。而這「給予者」是「正法」。這正法存於我們內裡之中。唯有當其完全覺醒、開始徹底展現,此時我們內在的椰子才會變得甜美、美麗、滋養。而這時全世界會認識你們,藉由你們的本身來認識,而非藉由其他途徑。

現在,現在你們已經慶祝了14次的頂輪生日。還有多少年你們會去慶祝呢?直到這次的頂輪日,每當你們慶祝它的生日,你們的頂輪都隨之開啟、並且成長。

任何形式的妥協,在任何事情上失去你們對自己的控制,這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舉止。霎哈嘉瑜伽士應當要勇氣十足地朝他的道路向前邁進。不計其數的阻礙——親屬、家庭、這個、那個,所有這些荒謬的牽制,它們沒有任何意義。這些已經跟隨你們上千次了。在此生你們必須成就。而當你們成就的過程中,如果其他人也隨之得到,那他們是受祝福的,這是他們的福份。如果他們沒有得到,你要徒手把他們拉拔起來嗎?

就好比說,如果你到海邊,腳上系著巨大的石塊,然後你要求海洋說:「啊,先生,帶我遊到彼岸吧。」海洋會這麼回答:「先把系在你腳上的石塊拿掉,要不然我怎能帶你渡過?」你對你腳上系上的這些大石塊),去除掉它們會比較好。如果你不能切斷它們,那麼至少要這麼做——讓自己遠離它們。

你們在腳上綁著種種諸如此類的事物——你們掙脫它們、向上升進。告訴他們:「去吧,去做你們想做的任何事情,但這與我們毫不相干。」因為有這麼多諸如此類的邪靈(bandhas),而執著於這些無益的邪靈是毫無用處的。

看看這些樹如何把這樣沉重的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這果實有多麼重——它內含水分。樹把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同樣地你們要把你們的頭維持在高處,而當你們把頭維持在高處時,要謹記頭必須要恭敬地鞠向海洋——海洋是正法的象徵,要虔敬地、極度謙卑地向正法鞠躬。

許多霎哈嘉瑜伽士完全不明白,除非我們在正法中完全安身立命,我們就是無法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繼續犯下各種錯誤。舉例來說許多人吸食煙草、抽煙、喝酒、持續地做盡這些事。然後他們說:「我們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進步。」這樣如何能有進步?是你們自己在掌管著自己的生活。

在霎哈嘉瑜伽中還有一些小規矩——非常簡單明瞭的小規矩——你們被賦予力量去執行它們。你們在日常行為舉止中完全地展現它們。但最重要的是要如同虔敬、奉獻、謙卑般鞠躬彎身的樹,並且讓愛從內在放出光芒。當你們將愛奉獻給至高神,你們能從至高神那兒獲得一切。我們應當銘記在心,我們對所有人皆有愛。

最後,應當要這麼說,頭腦,或者說是頂輪,如果沒有愛,我便不在那兒。腦中應當只想著愛、只想著如何做才能去展現、去散發這愛。如果你們深刻地展現。你們會知道我正說著同一件事:「我們如何將我們的心充滿愛」。我們應當只想著:「無論我在做什麼,這是否源自於愛?我做的一切是否都源自於愛?我所說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愛中成就?」你們甚至可以在愛中打某人——這不會造成傷害。如果有過錯,我們可以打此人。但是,這是出於愛嗎?

女神誅殺這麼多邪魔(Rakshasas),她的殺戮也是出自於愛。甚至連他們也被女神所愛。所以,為了不讓他們從羅剎魔(Rakshas)更加惡化成為大羅剎魔(Maharakshas),也為了愛她的信徒,為了拯救他們,她誅殺邪魔。這無窮盡的力量(Anant Shakti)也只是愛的展現。

對他們真正有益(hita)的是愛。因此,你們是否在展現這對他們真正有益的愛?這須被謹慎思量。假如你們真是這樣在做,那麼你們已經達成並具備我一直在說的那件事,即是那應該要達成的合一。因此那合一已經在你內裡建立。只有這唯一的力量(Shakti),我們稱此為愛,也只有這愛可以讓所有事物變得美麗、均衡、完全地井然有序。

那些冷漠的思想沒有任何意義。而你們知道冷漠的思想只從自我而來。而第二種從超我而來的思想也許外表看起來漂亮,但是內在相當空乏。因此,一種是骯髒但冷漠,另外一種是看起來漂亮但無法給予任何喜樂(Neeras),是完全的空洞。一個是毫無喜悅,而另一個是相當空洞。這兩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和諧,因為它們恰恰相反。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所有阻礙盡皆消融,而這看似對立的兩件事變得彷佛只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這應當在你們內在之中發生。唯有當這在我們內在發生的那一天,我們才能認為我們已經完完全全地慶祝頂輪的第14個生日。

願神祝福你們!

在這一吉祥的場合裡,我代表自己、代表所有神祇(Devatas)、代表宇宙大我(PARAMATMA),給予你們全體永恆的祝福(Anant Ashirv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