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崇拜,英国布頼顿 1983年5月26日

Brighton (England)

Feedback
Share

佛陀崇拜

英國布頼頓‧1983526

 

這時候,這裡沒有雨,我們到過墨爾本的海邊,我告訴他們,能到墨爾本真的很美妙。我們到海邊,造了一個格涅沙,他們造了一個濕婆神,他們敬拜…他們也造了一個靈量。接著他們禱告,雨就不停的下,滂沱大雨,盛滿一個又一個的水桶,我從未見過這種像從水桶傾瀉而下的雨。在雪梨,一天下了四吋雨,你相信嗎。崇拜在哪裡舉行,在我的生日,裡裡外外都滿是一桶一桶的水。曾經有乾旱,他們很害怕。

 

瑜伽士︰母親,我們聽說整個帳篷倒下來。

母親在笑。

瑜伽士︰羅伯告訴我們,因為太多雨。

 

你看,霎哈嘉瑜伽士很享受,他們怎樣玩把戲,河水上漲,水流進所有酒吧,把一切都沖掉,水流進去,沖走所有酒瓶,沖走一切,你看到有些空酒瓶浮著,塑膠的酒瓶在浮浮沈沈,水沖掉一切。但水卻只流進酒吧裡,所以報章說,雨下得極大但河流卻很謹慎。

 

在我到阿德萊德(澳洲南部城市)前,山火已經爆發。阿德萊德燒得很嚴重,他們形容火也很慎重,他們看到火球在山上昇起,進入一些房屋,避開一些房屋,一些房屋完全燒毀,一些卻沒事。沒受影響的人來我的講座說,我們現在知道為何得救,他們看到火球,你能想像火球來自某處,我是說他們不知道火球往哪裡去,大大的火球在山上滾動,他們能看到火球在山上滾動,滾進房子裡,他們就是不明白火發生了什麽?但最好就是沖掉酒吧,因為河邊通常都有很多酒吧,他們沖掉人們用作曬太陽的東西,看,這些墊子,太陽墊。清洗一切,再帶進來。我真的很享受,霎哈嘉瑜伽士很高興,真的很高興有這種情況。

 

他們問我,為何神生我們氣。你看看阿德萊德,對澳洲人而言,阿德萊德就像巴黎,很雜亂濫交,各種污穢,各種可怕的事情都發生在這裡,就如蘇豪區,因此,火選擇了阿德萊德,把它完全燒掉。當我去看,全是黑的,沒剩下什麽,全是黑的,沒有草,一條草也沒剩下。真的很令人驚訝,這所房子燒毀了,那所卻沒有,你能清楚的看到,一旦起火,全都燒焦,我不知道怎會連磚塊也燒黑,完全燒成炭黑。大自然有時怎樣喘息呼吸是很有趣的。就如有一次我到Guntur(印度城鎮),我告訴他們不要再種煙草,他們把煙草出口往英國,你能想像嗎!而他們的房子裡,全是英國的地磚和英式的…你怎樣稱舊式的大淋浴間,你只要站著,水就如季候雨般下。他們的房子有來自英國的浴缸,英國的貨品,就是因為出口了煙草。所以我說,你不應這樣做,他們答︰母親,我們是把煙草買給英國人,不是印度人。我說︰仍然不應這樣做,這樣做是錯的,你在做同樣的錯事。接著什麽發生了,我告訴他們,若你們種煙草,這不好,不管他們是賣給英國人或印度人,都是種罪孽。你不應這樣做,為什麽要種煙草,你可以在這裡好好種棉花,種埃及棉花。

 

有些人很認真聽我的話,有些人很生氣。當我來時,有五十部車來迎接我,當我走時,只有兩三個人來看我,他們很生氣,我警告他們,若你們再這樣,海洋就在你們附近,水會來,它生你們氣,你要聽我的話,他們很生我氣,不來看我。現在什麽發生了?同一年,有一個颱風吹來,哪裡從沒颱風來過,做成很大的破壞,他們的農作物都受破壞,不能再種煙草了。與此同時,英國政府也停止進口這個地方的煙草,這是雙重打擊。但種棉花的人卻完全沒事,海的鹹水流進他們的田地,令他們不能再種煙草。他們說從未有這種經歷。之後他們來德里問我︰「母親,你要再來,我們很抱歉我們做過的事情。」我說︰現在我什麽也不會做,真的破壞得很厲害,我從未想過任何破壞,是你們帶來的,我只可以告訴你,海生氣了。他們說事情發生得太快,我說︰不太快,因為你們至少有八個月作出改變,試想像!出口煙草給英國,只為要買浴缸,他們有種自卑的情意結,以為像英國人般擁有浴缸,他們的品格就能變得高尚,為此而出售煙草給你們(英國),試想像!

 

你會看到,全都暴露出來。我說一切都會揭露出來。我很高興有一個節目談及這種因濫交而來的可怕疾病,現在要讓他們知道,他們常常開我玩笑,說我是維多利亞女王(老派的人),這樣那樣,現在讓他們知道這代表什麽。現在每個人都很警覺。你告訴我…她告訴我英國有一萬人受這種病之苦,你能相信嗎,一萬人,他們卻常常稱呼我為維多利亞女王(老派的人)。

 

錫呂‧瑪塔吉向霎哈嘉瑜伽士說︰納文來了嗎?什麽時候?就如我所說,一百歲,來這裡,拿崇拜的物品,我想我們應打開其他衣物,某種舊毛巾,把毛巾放在這裡,蓋著這裡(瑜伽士︰母親,水給你,拿著奶。)我沒有把銀的thaali給你,有嗎?我必定是把它給了其他中心…來自同一所店舖,純銀的…他們全都在這裡。珍到了嗎?(瑜伽士︰在外面。)叫他們全進來,你可以向前移一點,為何這裡不也放一點…(瑜伽士︰母親,它剛來。)

 

你看到這些線嗎?能量線,試想像,哈!黃道帶線,這些是形成黃道帶的能量線?我也不知道。什麽是黃道帶星座,那一個星座在這裡,全部十二個都在,在圓圈裡。(瑜伽士︰是)。你用磁石發現它們?(瑜伽士︰我想我們是用靈擺(dowsing) 發現很多。)用靈擺。他們發現它。(瑜伽士︰追蹤舊的界線,航道和界線之間…)。實際上,若你拿一塊磁石,它會向著某一點,你跟隨這一點,就形成一條線,這是最好的科學方法,靈擺不一樣,什麽是磁石,你看,在某一點,磁力線很強。這種吸力是大地之母的精粹,表現出來,我是說頻率,頻率有吸力,所以頻率來自磁石。這種大地之母的磁力以線狀來移動,你看,它不移動,只有在頻率點,它才移動散開,不然它只會以線條形式起作用。若你用一塊磁石,就很容易找到這些線,你看,強大的磁石,在大地之母移動這塊磁石,你會發現,因為它會滴下,你移動它會發現它不是滴那樣,這樣你移動這些線,這是最容易的,靈擺有時可以是亡靈的東西。你肯定這是用靈擺做的?(瑜伽士︰是,我想是結合不同的方法,他們說這個男人寫了一本書說他用靈擺和…),靈擺也受科學挑戰(女瑜伽士︰???)他們怎樣拍照?(瑜伽士︰他們看到磁場的界線形成圖案,像這樣的東西…),磁場?(瑜伽士︰是,所有舊界線之間…),舊的?(瑜伽士︰對。)(女瑜伽士︰磁場,航道。)無意識必定是這樣建立,長壽的老人是更敏銳,更易對無意識有反應,因為他們不那麽虛假。一旦你變得虛假,就被很多障礙物遮蔽,對無意識的要求不敏銳。當你感覺不到無意識的要求,你開始深思熟慮,深思熟慮令你不敏銳。若你是自然簡樸的人,你就會頗敏銳,很敏銳。

 

你可以向前移,你向前移,你能向前移,你們坐在前面,來吧。布頼頓人要盡量坐在前面,來吧,還有誰?有人仍在外面?另一面…今天太陽很好,是嗎?

 

瑜伽士︰你想打開這扇窗嗎?

這一扇?好吧,打開那扇窗會較好,打開它吧。

 

今天來布頼頓是個了不起的日子,因為佛陀在今天出生,今天是佛陀的壽辰,主佛陀的壽辰。我們全都聽過祂出生的故事。祂的母親在佛陀出生前夢見一隻大象,一隻大白象,就預言出生在這個家庭的孩子,會是偉大的聖人,或是偉大的國王。梵文稱為 chakravartimeans,即全世界的統治者。佛陀的父親因此有點擔心,他想,他要讓兒子更投入家庭生活,給祂更多的物質生活,給他生命的歡愉,他為祂建造了一處很特別的地方,漂亮的王宮讓祂住進去,佛陀在哪裡與美麗的耶素陀羅(Yashodhara)成婚,婚姻給祂帶來很多生命的滿足,所有這些美好的事情誘使這個男孩遠離苦行禁慾的生活。

你也知道佛陀的故事,有天祂在路上發現三類人,祂想,為何人會老?會受苦?會死?這三種事情令祂問自己,祂開始嘗試理解為何有這些事情發生在人類身上。從這些疑問開始,祂已經不能再忍受圍繞著祂,纏結著祂,祂父親給祂的舒適和束縛,他有個名為拉胡(Rahul)的兒子,他離開兒子,離開妻子,去追尋真理。

 

我要說,祂向著錯誤的目標,因為祂想知道為何人類這麽痛苦不幸。祂從集體開始向著中央。當我們看到不幸圍繞我們,很多人也看到,他們說其他人怎麽樣?是否每個人都能得到自覺?我感到,這是錯誤的目標,因為我們先要知道自己是否妥當?是否完美?是否充滿喜樂?是否得到絕對的知識?若你從這一點開始追尋,常常都是較好的。因為佛陀從錯誤的起點開始追尋,從集體消除人們的痛苦著手,祂只是在繞圈子。

 

祂閱讀所有書籍,吠陀經等等,走到博學的人,與有見識的人會面,詢問他們為何有這三類事情發生,"roga”能幫助痛苦的肉身,接著是死亡和年老,他問過很多人。他們說,你要死因為你要生,他們也說,你會老因為你生下來就是這樣,你要受苦因為你犯下罪孽。祂對這些答案都不滿意。

 

所以祂不停的追尋,祂感到很疲倦,也很失望。當祂到達一處名為伽耶(Gaya)的地方,哪裡很接近巴特那(Patna),我到過哪裡,見過那棵樹。祂坐在菩提樹下睡著了,因為追尋,令他很疲倦,睡醒後,祂忽然就得到自覺,祂以為整個戲劇已經完結,祂的母親是太初之母,是她生祂的,她因難產而死,而祂得到了自覺。

 

那時候,祂有了自覺,卻沒有人告訴祂自覺是什麽,代表什麽,沒有人能以祂明白的話告訴祂什麽是自覺,因為祂巨大的追尋,熱切的欲望,靈量的純粹欲望就昇起,當然,祂也得到太初之母的祝福,就在菩提樹下得到自覺。

任何降世神祇,都要根據samayacharya,根據那時代的需要,那時代是需要行動,此其一;其二,要創造降世神祇在人類之中。那時候有太多儀式,婆羅門主義,教士職位,而人們把一切都交托這些虛假的儀式來決定。神祇必須降世來糾正這種想法。就如克里希納來的時候,祂說這是一齣戲劇(leela),祂取消崇拜,取消一切,祂說,什麽也別做,沒有崇拜,只有raas,自得其樂,全是笑話。祂為那時候的人帶來的覺悟啟示,就是整個世界是齣戲劇,出於神的奇想的戲劇,所以你只要享受,這就是為何祂創造在德里這個奇妙的色彩節(holi)。我不知道你們色彩節是否在場,不在,你在嗎?(瑜伽士︰我三年前在。)不是現在,現在你不在,你或許能看看相片。

 

好吧,同樣,當佛陀來,第一個問題是祂認為還是不要談神,因為在祂的追尋裡,每個人都告訴祂,噢!是神做的。是神給你年老,是神做的,祂懲罰你。但神是什麽,為什麽祂要這樣做?你最好直接問神。祂說神在哪裡?每個人一如過往的責備神,即使今天也一樣,我要說,沒什麽是新的,沒什麽稀奇。這必定是神做的。若你割斷喉嚨,是神把刀放進你的手,是祂割斷你的喉嚨。所以佛陀認為還是不要談神比較好,因為每個人都把責任推給神。

 

接著祂遇見一些人,他們說︰現在我已經變成神。祂問︰怎樣?他說︰我是某某神,因為你能催眠人,他說會成為神。試想像。因此佛陀想,談論神很危險,因為人會利用神來達至自己的目的。他們常常說,噢!這是神要做的,這是神做的,我與神連上,我會告訴神。祂因此有點害怕,祂說最好不談神,因為談神令人把注意力放在儀式上,放在虛假的事物上,建造一間接一間的廟宇,只做這些可怕不該做的事情。若你走到南方,你會發現他們在廟宇裡為女士剃頭,把頭髮完全剃清光,他們要沿著大卵石,在牆壁的一邊,廟宇的牆壁,已剃光頭的女士在旁邊滾動,她們要做一千零八次,試想像,水會倒在她們身上。天曉得這種儀式從何而來,這些可憐的女士只是不停的滾動,有些人把水倒在她們身上,一桶接一桶的水。她的丈夫和兄弟,不停的倒水,一桶倒完再一桶,可憐的女士不停的在全是泥濘鋪有大卵石的地方滾動。

 

我是說我看到這種情況很震驚,我問︰怎會這樣?但之後,他們變得時髦,開始出售頭髮,到海外,所以整件事在馬德拉斯(Madras)變成大工業,這些頭髮造成蓬鬆的髮式,出口到英國和其他地方。我是說以神的名義來做荒唐的事情。所以佛陀想,最好不談神,第一步是有自覺,我必須說,祂是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祂說,什麽也不要做,不要談神,只要先得到自覺,這是最先的連接。你要好好鞏固建立自覺,不然什麽也不要做。佛陀以自己的方式來宏揚buddhi (智慧), 佛陀的知識,或他們稱為的buddhis,當然,佛陀的知識之後變成「主義」。

 

祂開始的想法是人要先有buddha(覺醒開悟)。Buddha的意思是自覺,是要知道,是知道的人,有自覺的靈。祂說︰” Buddham Sharanam Gachami”(皈依佛),我禮拜,不,我順服委身於buddhas,即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全是buddhas,因為你知道。一旦你知道自己是Buddha,就不用捐棄什麽,不用剃頭,不用穿這種衣服,不用做這樣的事情,就能得到自覺。通往自覺是短的環道或短徑,為什麽?因為祂從另一邊開始,若祂從自己直接開始,就會更好。以務實的角度,我告訴你怎會這樣。例如你想修補你的房子,你要有器具來修補,但若你擔憂︰「噢!這房子不好。」就開始修補它,那麽你自己和其他房子都修補不好。

 

所以你先要在自己身上實踐,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也是讓你避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物的方法。在實相中看,若你不妥當,怎能改善全世界。當你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物上,你必定知道自己有某些不妥,首先必須要糾正。這就是為何佛陀花了很多時間四處去,祂要捐棄妻子,捐棄家庭,捐棄一切來得到自覺。因為藉著捐棄一切,祂才意識到要成就的是自己,這是很迂迴曲折,但你可以只說,什麽也不存在,先要令自己妥當,這就是霎哈嘉瑜伽。

現在人卻認為這是到達神的方法,很多人以為要像基督般受苦才能到達神,要與世隔絶才能到達神。實際上,與世隔絶或其他都只是假象幻影,你怎能與世斷絶?只是假象,你斷絶些什麽?我是說任何情況下,你不能像這樣背負什麽,你能嗎?即使只背負一條線你也不能。你來時,你出生時是握著拳頭,你走時,手像這樣張開,你有否見過死人的手是這樣(握著)的?他沒拿走什麽,手只是像這樣(張開)。

 

你沒拿走什麽,所以這種斷絶這個,斷絶那個,我捐棄這,捐棄妻子,捐棄是毫無意義。這是一種心態,你就是變得…我不知英語是怎樣說,不會執著依戀什麽,不會黏貼任何物質。我們有各種執著依戀…但這種品質(瑜伽士︰母親,不依戀?),不,這種品質不黏貼任何人,任何事…我是說你把它放在這裡,它自會走出來,你也可以說是肥皂或類似的物質…(瑜伽士︰母親,像水銀,像水銀般只是流動。)像水銀,但熱也能把水銀溶化,它是超越水銀,完全不依附任何事物。我們就是要變成這樣,你穿上這個或穿上那個都會妥當,你從不…。女神的名號是Nirmam,Nirmam的意思是沒什麽是她的,她不黏附什麽,她在一切之內卻不依附什麽。例如,你現在看到光,光不依附什麽,它獨立存在,不依附什麽,這是「不依附什麽」最接近的例子,什麽想依附著它,就會燃燒。

就是這樣,他們說開悟的人不依戀執著,什麽想走近都會被燒焦。這類人不會依附什麽。你運用思維是不能做到。噢!我不依戀執著。在這個國家,你普遍的看到,特別是「我恨你」。你不能恨任何人,你怎能,你怎能愛任何人,執著依戀不能給你這兩種品質,你要明白,因為你依戀某人,你說恨他同時卻又愛他,因為這是執著依戀的雙重品質。

 

一旦你有執著,就有這雙重品質。這一刻你恨他,下一刻卻愛他,再下一刻你恨他,再愛他,你不知道自己怎麽了?這些都是思維的品質,它不是心理上依戀,就是心理上不依戀。實際上,你說很愛某人,不管你如何嘗試,你知道不能一起死,不能一起死,其中一個必定早另一個去世。佛陀的問題︰「這些事情為何會發生?」的答案,祂說︰全是源於欲望,問題的根源全都是因為人類的欲望,像死亡,年老或疾病,都是源於欲望。

 

現在看我們用霎哈嘉瑜伽的語言該怎樣理解祂。你也知道欲望是左脈,左脈給你死亡,若過份偏向左脈,你就會死,最終左脈會耗盡,若去掉左脈,欲望,你也會病,當過份運用左脈,你就會老。當然是右脈令你老但左脈卻是起源,若沒有欲望,你就不會走往右脈。

 

首先是欲望,欲望是一切問題的根源,祂知道根源沒問題,但祂卻沒有清楚的說什麽是欲望?欲望代表左脈。當你有純粹的欲望,即靈量,所有這些事物都會中和。當靈量昇起,純粹的欲望,真正的欲望,唯一的欲望,就是它給你絶對,透過絶對,你不會老,不會死,不會生病。因為你到達永恆不朽,永恆不會死,你變成靈。當你想死就會死,想重生就重生,你內在有這種自覺的氣質,它不會死,你就是與它一起,當你死去,也帶著自覺。

 

祂想說的是…我們不應有任何欲望,因為你看到祂的通道就像這樣,祂從一處到另一處,捐棄這個那個欲望,最後來到靈量,有個說法naitinaiti,當你不停的說︰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你就來到某一點…最終只剩下欲望,純粹的欲望,欲望就是靈量。

 

例如,你說,我會有一所房子,不,我不會有房子,我會有輛車子,沒有車子,我不會有妻子,不會看任何女人,我不會做這些事情,我捐棄這個,捐棄那個,直至你來到某一點,來到絶對的一點,你意識到靈量昇起,但我認為這樣做走遠了,為什麽不直接從靈量開始,簡單點。

 

霎哈嘉瑜伽則相反,你最好從靈量開始,中和你的左脈,你現在看到重點嗎?這就是為何佛陀被視為無神論者,祂不是,不是無神論者。作為一種手段,祂和摩訶維瓦是同時代的人,祂們決定不用神的名義,因為一旦你以神的名義展開工作,就會發展很大的哲學,人們只是以此作為理據。我是說任何人讀過薄伽梵歌,就變成克里希納,以克里希納說話的方式說話,你會對他們怎樣說話很驚訝,就像克里希納坐在戰車上給亞周那意見,他們的言行就像這樣,當然他們看來很可怕。我遇過一個叫 Chinamayananda的傢伙,我對他說話的方式感到很驚愕,我是說他的行為就像克里希納,他以為自己是克里希納。人類的身分認同就是這樣,當他們談神,就以自己的方式來談,所以佛陀說不要談神,只談自覺,這是第一步,摩訶維瓦與佛陀互相合作。

 

那時候,這樣做對以禮儀之名行事的人大有幫助,他們會說這是很困難的,印度教是最難的。因為太陽,你要在星期天斷食,星期一則是因為月亮要斷食,星期二就因為火星,諸如此類。那麽,你什麽時候可以進食?若你要到達神,就要早上四時沐浴,做這些那些事情,剃頭,變成出家人,你不能吃這種那種食物,不能做這樣那樣的事情,他們採用各式各樣的儀式。

 

祂感到若你成為出家人,你的一半欲望會完結,你是出家人,你在做神的工作,不用有家庭或什麽,你的一半欲望就完結。若你有家庭,要為家庭做點事,要照顧家庭,要做這些事情。但他意識不到自己是有自覺的靈,而其他人不是。

 

你要明白,對有自覺的靈,有沒有家庭都是毫無分別,因為他們不執著。對沒有自覺的靈,例如他會捐棄他的車子,他的房子,走到喜瑪拉雅山,在哪裡,他做什麽,有一所小屋,有些很諷刺的東西圍繞他,他或許會想有一所喬治王朝時代風格的小屋,因為他們說,那時代的屋是很簡樸,我們可以擁有這種小屋,因為我們是出家人,很有代表性。我告訴你,西方的思維就是這樣。現在,喉輪是不矯飾的,他們是用「很挑剔」(fussy)這個字句。若你放些雜亂的東西,噢!這是過分挑剔矯飾,他們想一切都很單調平淡,但內在又怎麽樣?瓶子裝滿各種酒,這樣那樣?但外表要完全清淡簡單。若有可能,食物要保持它自然的模樣,若不能,則不要放任何調味料,是那麽淡而無味,任何客人來你的房子,都要挨餓,所有這些想法都是狂熱主義的剪裁。

 

接著,我們有像Shambalas的人,他要到戈壁沙漠,他們認為到沙漠還不夠,要到戈壁,所以他們現在去戈壁沙漠。所有這些荒唐的想法是來自佛教,來自耆那教。耆那教的另一個極端是素食主義,因為佛陀不是素食者,你知道嗎?佛陀不是素食者,摩訶維瓦也不是。素食主義對他們是一種哲學,不只是不吃肉就是素食主義。因為佛陀死在祂的一個做獵人的門徒家,那個獵人殺了一頭野豬,他說這頭野豬剛死,要花點時間才能把牠煮熟,現在只是半熟,佛陀作為印度人,不應吃半熟的肉,祂染病了,我想是肝臟…,祂出了些問題而死。

 

我是說我不能吃半熟的食物,半熟的食物很可怕,我們吃半熟的食物是因為它不矯飾,你看,人們就是有某種想法,這很接近自然,就是這樣。是故意這樣做,你內在有執著,若你有這種言行,就不是這樣就如嬉皮士認為,若他們過原始人的生活,就變成原始人,他們不能,你擁有現代的腦袋思維。若我只是像原始人般生活,戴上原始人的假髮,能否成為原始人?我不能,因為我仍有現代人的腦袋思維。人們就是不明白,我們過份刻意,這種刻意只會在你把注意力放在真我上才能消退減少,不然,這些全都只是思維的投射。這些出家人,這些主意想法漸漸出現,每一個來地球的人,人們真的把地球弄得一團糟。

 

而佛陀(佛教)的混亂程度,若你看到,你會很震驚,它有很多結構形態。我聽我的女婿說,他探訪過一些早期的佛教洞穴,住進洞穴的人都不獲國王或其他人支持,因此他們的生活過得很差。他們通常都是住在洞穴裡,我的女婿告訴我,洞穴裡有用梵文寫的文字和Paliand的印度手稿說︰自然而然的發生能帶來自覺,他還拍了一些照片,是迎上前,他們知道,知道霎哈嘉瑜伽。

因為每一個宗教都一團糟,很多可笑有趣的表達方式,佛教也一樣,它變成大乘佛教(mahayana), 小乘佛教(hinayana),各式各樣的教派。其中一種被稱為菩提達摩(Vidhitam),它離開印度,安頓在日本,建立禪宗,它仍然保持自然而然,這一點仍然保留。另一種是老子風格,他不談神,不談佛陀,只談「道」。之後,談能量或我們可以說談太初之母,這兩種好東西從他而來。追溯中國的歷史,他們發現太初之母在多年前以觀音的形相出現,這就是為何對很多佛教徒而言,觀音就是女神。

 

現在佛陀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因為在那些日子,印度教徒和佛教徒有很大的競爭,他們想為很難明白佛教的哲理的普通人設立形相,所以他們想,我們要有能表達佛陀的過往和未來的形象,因此他們為佛陀建立形相,就如你看到,他是彌勒佛要來臨,未來佛是Bodhisattva(菩薩)

,他們開始為佛陀樹立雕像,創造佛陀為神,開始利用佛陀來代表有形相的神聖力量,很多事情因此發生。

 

佛陀卻很害怕儀式,祂說,什麽都不要敬拜,不要建廟宇。你看,他們卻找到漏洞,若不能建廟宇,我們就建佛塔。在這些佛塔裡,他們放佛陀的牙齒,當然,這樣做是合情合理,但我必須說,佛陀說過不要這樣做。佛陀的兩個門徒,舍利弗(Sariputta)和目犍連(Moggallana),他們都是佛陀的好門徒,有人收集他們死後火化剩下的骨頭,放進佛塔裡。這樣做肯定也是合情合理。當然骨頭或其他都不應受騷擾,不然身體就會出問題。至少,他們把骨頭放進大地之母還可以,但他們卻放進骨灰盒。最先的骨灰盒是用金造的,第二個用銀,第三個用鐵,第四個用木…諸如此類,把骨頭木乃伊化。這樣做是很錯的,因為若你仍然保存這些偉人的部分身體,會阻礙他們的重生,他們的身體或想再次降世,頭髮或指甲是可以的,但你不應這樣保存他們部分的身體,這樣做是可怕的人類另一個荒謬的想法。

 

他們認為若你要保存已死神聖的人部分身體,為何不把某人的手切下來保存。所以在西藏或一些地方,特別是拉特克(Ladakh),他們通常切下死人的雙手,為他們舉行盛大的儀式,再走向死屍,他們因此走往左脈。大部分佛教徒都是偏左脈,佛陀絕對不容許偏左脈,因為他是在右脈。他說減少你的欲望,沒有欲望下做業報(karma),這是祂的想法,沒有欲望下活化你的右脈。這是佛教的哲學,但他們全部人都偏左脈,他們擁有欲望,不謹欲望,不管他們做什麽,都是出於欲望而做。

 

最差的要算是日本人,他們認為你能以國家之名自殺。為了這個欲望,他們自殺;為了拯救國家,他們自殺,我是說這樣自殺是荒謬的。他說,不管你做什麽,都要在沒有欲望下做,對人類,這是很困難的。有多少人能沒有欲望下做事,我們做什麽都是出於欲望,即使在精微的層面,即使我們做崇拜,也是出於為了能改善生命能量的欲望而做的。

 

你能否想到任何狀態是無欲無求,只有一類人能毫無欲望,就是處於平衡的人。事情在沒有欲望下完成,因此沒有失望,沒有不開心。你要到美國,你知道這會是可怕的經驗,但這只是個笑話。只是沒任何期望下看笑話,或許能有極大的收穫,看,是那麽無欲無求。整個品格是即使我要有欲望,我的欲望是請求你最好有欲望,因為我已經失去欲望的意識。很多次,我對你說,最好你為我做,除非你向我祈求,不然我不能做。這就是為何我要求你寫信給我,因為你要明白,我不能有欲望,我真的不能,我什麽也沒做。雖然我什麽也沒做,事情卻發生了,那麽,為何我還要有欲望,我真的什麽也沒做。你會很驚訝我什麽也沒做,在沒有任何欲望下,事情就在運作成就,我只是旁觀。你說是母親在做,我感到頗驚訝。這就是「道」(Tao),若有你閱讀關於道,它說「無為」,但一切事情卻自自然然的成就了。

 

這些都是祂說的,全是霎哈嘉,你做一切事情,都要無欲無求,是佛陀控制我們的自我,因為若你沒有欲望,也能沒有自我。自我只是當你有欲望時才會增長。你做任何事都只為找樂趣,只為喜樂,只為給予,那麽,你的自我又怎會增長,你不能。就如藝術家繪畫只為樂趣,完成後就把畫扔掉,創作只為樂趣。神就是這樣,不是有任何欲望想成就什麽。我是說這份欲望是那麽粗糙,是極之粗糙,你能變得越來越精微,這是件好事,也可以是極之粗糙。就如有些人相信我應繪畫,因為我能因此賺很多錢,把它出售給可能是最差勁的人,我就能賺很多錢,你看,這樣做絶對是極之粗淺。你能做最有罪孽的事情,我是說或許能有很多很差的欲望,在這個吉祥的日子,我們不應再想它們了。

 

至少你來只為做崇拜,只為喜樂,不為任何欲望,只為喜樂,我是說我們在做很多這樣的事情,只想想,我們享受共處。你們全是霎哈嘉瑜伽士,大家都享受共處,所為何事?不為什麽,沒有任何欲望,只是在享受,只為享受而享受。當這份純真出現,你看到我們的氣質品格,我們做任何事都沒有欲望,我們已經擺脫了一切。我們內在的佛陀已經被喚醒,這是佛陀的重要,祂安頓在一處最困難的地方,就是你們頭的左邊。

 

有時,我曾經看到投射到這一點,他們從這裡抽出極大的痛楚,你能想像嗎。這個可怕的位置(母親指著左額輪)是那麽有趣,有時它像這樣吹出來,有時又穿透出來,你們全都發展很多,以不同方式途徑展現。因此我們要說︰「Buddham Sharanam Gachami」(皈依佛),意思是我們向開悟順服委身;祂說的第二句很好︰「Sangham Sharanam Gachami」(皈依僧),我向集體 (sangham)順服委身,Sanghis即集體,我順服委身於集體,自我就會下降。首先,佛陀是開悟的神祇,你說︰我向佛陀順服委身;其二,你說向集體順服委身,自我中心的人不能順服委身,所以我順服委身於集體,所以我們說︰Sangham Sharanam Gachami,是向宇宙大我順服。Buddham Sharanam Gachami,Sangham Sharanam Gachami,第三句是︰Dharmam Sharanam Gachami (皈依法),Dharmam代表宗教,平衡,我向宗教的精粹順服委身,或你可以反過來說︰Buddham Sharanam Gachami,Dharmam Sharanam Gachami, Sangham Sharanam Gachami。若你能做到,我們就能談神,不是在此之前。

這三種順服委身我們都要做到,以霎哈嘉瑜伽的方式,首先是Dharmam Sharanam Gachami,我向美德順服委身。一切欲望都能順服於你的美德。這樣做是否正直美善?若你是以這種方式養育成長,你就能做到,你就是沒有任何欲望做不道德的事情,只是不會做,是Dharmam Sharanam Gachami。

 

接著你要說Buddham Sharanam Gachami,意思是我向我的開悟順服,這是你昇進的第二個階段,順服委身於開悟。開悟讓我到達靈,是靈給你指引,不再受肉身,思維,情感的荒謬誘惑,但什麽是靈。其三,Sangham Sharanam Gachami向集體,向整體,向宇宙大我(Viraat)順服。我們就是這樣把它成就。

 

最終到達同一點,讓我從自己開始,從自己到別人不是從別人到自己。就如醫治樹的外表而不是樹的根,霎哈嘉瑜伽則醫治你的根。你先得到自覺,再學習怎樣把自己委身於你的正法,接著你變得有集體意識。集體是一種性情氣質,某程度是種享受,你到達集體生活,除非你能這樣,不然你還未到達。

 

佛陀在我們的生命中扮演很重要角色,祂是我們內在一股很大,很強大的力量,我很高興佛陀的壽辰(Buddha jayanti)已經降臨這裡,在英國,因為就如我們說,英國是宇宙的心臟,我不介意若我說…這裡有阿拉伯人嗎?我不想令阿拉伯人不悅。好吧,若這裡是宇宙的心臟,在這裡,不管我們做了些什麽,都會在整個宇宙間流通。若你能在這裡克服你的自我,我們甚至能降服列根先生(Mister Reagan)的自我和這些俄羅斯人,我們能處理,但先從這裡開始,要反過來,他們要向你學習,不是你向他們學習。

 

當它能成就,你會很驚訝,自我是我唯一常常面對的問題,到達他們的心。若能擺脫自我,一切都會妥當。對我們,最了不起的口訣是︰Buddham Sharanam Gachami。要擺脫這個可怕的自我,你必須每天唸誦這三句口訣。

 

現在有什麽有關佛陀的問題,我已經簡短的介紹了佛陀的一生,這是很困難的。這是自我,英國人很有智慧,很健康,他們必須明白,最重要是不應失去這些品質,他們要穩固他們的開悟,令它能流通。

 

有什麽問題?他們告訴我佛陀的壽辰日很快樂,因為在英國,我或許從未提過佛陀,我曾在其他地方提及祂,所以現在…佛陀令人聯想到不執著,這卻是沒有…這可能是沒色彩的個性,但你能把它畫上顏色,令別人快樂。所以當你是有自覺的靈,你做的任何事都是自然的。若我穿上這件衣服,我就是佛陀;若我脫掉這件衣物,我就是太初之母,這不是戲劇而是事實。若你不是有自覺的靈,在此之前,你做什麽都是一齣戲劇。例如,這是假的火,我把手放進去,不會燒傷,但若這是真的火,我肯定會燒傷,試試吧。若某人是真誠的,他做什麽都不是齣戲,而是真實的。

 

他們就是說她可以以這個形相出現,人們不明白一個人怎能有那麽多形相,若這是實相就能有很多形相。就如母親,她是實相。樹汁來自大地之母,有很多不同形狀種類。看看她的力量,花朵,果實,不同的顏色,不同的香氣。一個大地之母就能生產這麽多東西,因為她是實相,她之內的實相能生產。不真實的東西,不真實的東西不能生產什麽。

 

現在讓我們開始崇拜,就儀式而言,祂說,大部分人都不是有自覺的靈…因此,任何他們做的崇拜都是不真實,沒有意義,沒有效益的。敬拜不真實的人,不真實的神祇,沒有自覺的靈,敬拜我有什麽意義。我是說我完全不容許任何沒有自覺的人來敬拜我。我常常告訴人,除非是完美的霎哈嘉瑜伽士,你知道他們是好的,不然不要帶他們來崇拜,他們帶給我的麻煩比帶給他們自己多。

他們也感到壓迫,就如他們壓迫著我,他們卻不知道在沒有自覺下來,令我很麻煩。沒有自覺的人真的很麻煩,他們幫不了我。所以假象就是有些人以為,若他們沒有自覺來崇拜,就會得到自覺,不是真的。你不應帶任何沒有自覺的靈,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來崇拜。這很麻煩,這個人開始懷疑,所以最好不要做這樣的事情,因為這些人都是半生不熟(膚淺)的,給我半熟的餅有什麽用呢,只會把這個餅弄壞。因為若你把半熟的餅拿出來,你永遠破壞它,既不能吃亦不能再烘它,所以帶膚淺的人來有什麽用呢。好吧,你是出於慈悲而這樣做,我毫不懷疑你是出於慈悲,但卻很不智,既不能幫我亦不能幫這個人,所以,下一次,或任何時間,你必定發現有通告說︰除非你肯定這個人有自覺,不然不應叫他來崇拜,他們對母親沒有好處,對他們自己亦沒有好處,因為他們開始懷疑,你真的之後不能給他們自覺,你還記得你的朋友出同一個問題。現在,誰之前在布頼頓沒有為我洗腳,請來為我洗腳,好吧,我們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