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節崇拜 成為理想 (England)

光明節崇拜
成為理想
英國漢普斯特德‧1983年11月6日
 
透過今天的生命能量,你能看到,當你準備崇拜,你能有多少收穫,今天你就能感覺到,上天很渴望行動,唯一是你要準備自己,所有準備都對你大有幫助。就如現在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要知道,我們已經變得與我們的過去完全不同。我們是瑜伽士,比其他人更高。因此,我們要明白,我們不像其他人類,他們說一做二,他們能與偽善一起生活,這就是為何所有問題都源於宗教。某人說他是基督徒,他絶對反基督;他說他是穆斯林,他絶對反穆罕默德;他說他是印度教徒,他絶對反克里希納。這就是為何所有宗教都很失敗,因為人類大談理想,他們全都說我們有這個那個理想,但他們不是這些理想,不能與理想一起生活。理想不在他們生命裡,他們處身在外,卻說這是他們的理想,變得狂熱,他們不是理想。
 
透過霎哈嘉瑜伽,現在你們有方法,有潛質成為理想。你要先透過你的腦袋來理解什麽是理想,特別是西方。我們已變成或要變成什麽理想,我們能有什麽成就,你必須有這些概念。其二,你必須有深化你的靜坐力量的能耐,那麽你的理想才能成為你的存在體的一部分,安頓在你的心裡,你不能沒有這些理想而活。就以基督為例,基督和祂的理想是一致的,兩者並無分別,祂沒有說一做二,執行卻是三。
 
霎哈嘉瑜伽士和非霎哈嘉瑜伽士是有分別的,不管你有什麽理想,都要在你生命中的每一刻彰顯出來,因為你就是這樣。若你是黃金,黃金每一刻都是黃金,它不會有時是黃金,有時是鋼鐵,有時是泥巴,它每一刻都是黃金。只有人類才會有時是蛇,有時是獅子,有時是狐狸。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知道,你已變成純人類。要成為純人類並不困難,不困難是因為你現在擁有把根深化入你的心的力量。
 
要運用腦袋清楚理解,霎哈嘉瑜伽士有什麽理想,什麽事霎哈嘉瑜伽士該做,該有怎樣的言行,該跟隨什麽方法?接著他要透過靜坐,透過順服委身把它帶進他的心。你知道得很清楚,我怎樣給你重生,我把你包容在我的心裡,不然我是沒法做到。因為我的心是那麽純潔,它潔淨你,我以慈悲,以愛潔淨你,然後我把你從我的頂輪拿出來,不然我怎能做到?當這一切發生了,你已變成新的品格。
 
你與其他人很不同,因為靈已賜予你的靈新的生命,靈已經潔淨你,因此你不能再像這樣,像其他人這樣生活。所有人類的衝突,人類的問題都源於他們不是他們所說的那樣,理想從他們生命裡消失,霎哈嘉瑜伽士就是要向其他人展現他是與別不同。就以林肯為例,好嗎?林肯相信每個人都必須有自由,政府必須服務大眾,服務人民。不管他說什麽,他都實踐,不管他相信什麽,他都實行,還為此付上性命,這就是為何他是偉人。想想聖雄甘地,他們不像基督 — 降世神祇,想想任何偉人,想想Shivaji Maharaj,任何一位聖人 — 他們是人類,但一旦他們知道這是生命的原則,他們就與原則合一,絶不妥協。
 
霎哈嘉瑜伽士要明白,我們是透過靈量有自覺,靈量是你內在的母性,你內在的關愛和滋養的力量。母親永不會對兒子妥協。若他想殺人,她會說︰「不!」我是說真正的母親,她甚至會射殺想犯錯的兒子。同樣,若你成為自己的母親,你要照顧自己,以同樣的態度來滋養自己,對其他人也一樣,你要滋養其他人,關心其他人,不向錯誤的、不正義的、荒謬的事情妥協。
 
當我告訴你這些事,你不用內疚,我們要向上望。站在階梯下層的人,若他們向上望,就會妥當,但那些站在階梯上層的人,若向下望,就會走下去。所以要向前看,我們在日常生活要做什麽,簡單如丈夫、妻子、孩子、父母的關係 — 你內在是否變得沈默?你是否用你的沈默,你的慈悲去滋潤它,又或你在支持一些絶對反神的事情?
 
若你變成理想,變成理想的力量,它會令你很有活力,你不用諮詢任何人,你變成理想。他們就像火炬,你的理想本身自會被點亮。所以最先採取的態度應是︰「我們怎樣深化自己?」這應是最先有的態度。現在,就如丈夫和妻子從早到晚都在吵架,他們不可能是霎哈嘉瑜伽士,這是荒謬的。若他們爭吵,他們當然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現在你該怎麽辦,若兩個人在吵架,那個霎哈嘉瑜伽士會離開妻子︰「我與妻子毫不相干,我沒有妻子。」離開,從內裡完全不執著,只是不談這個妻子,不討論,不為此而在意,只是不執著。若有這樣的兒子,只要不執著,到某個程度,沒有吵架,沒有爭辯,完全靜默,靜默的抗議,必須要這樣。在這靜默中,你不應膽小懦弱。很多人膽小懦弱,他們以為他們這種膽小是靜默的過程,真正有力量的人不受人阻撓,也不受人壓迫,亦不會壓迫人。
 
所以在靜坐中,你要坐下,你在靜坐時說什麽?嘗試看看所有輪穴,那個輪穴有阻塞,面對自己。阻塞可能是來自你過去的生命,有些輪穴是弱的,要令它們妥當,要令它們強壯。因為若要達成理想,器具必須妥當。若器具是瘋狂的,你該怎麽辦?首先,必須恰當的發展你的器具,它要平衡,要有力量,不是懦弱的。人們要感受到你的力量。當然,力量是愛,愛不是說你要對所有荒唐的事物妥協,完全不應有妥協。這是自我證明的狀態。當到達這種狀態,我們說不準什麽時候到達這種狀態,就是說不準,這種狀態自會證明︰我現在妥當,我已經到達這個狀態。我說不準是五小時,三分鐘,兩秒之後,你就變成這樣。你只是成熟,你看到你內在的成熟。
 
一旦你明白除非你變成你的理想,你仍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任何人都可以稱呼自己為霎哈嘉瑜伽士,沒有開幕禮,我們沒有這種…像大學的開幕禮,人們能來,拿到學位,拿到証書︰「好吧,已經證明你重生」有些人已經重生多次,他們今天再次重生,明天卻沒有,接著他們再來重生,再次重生。有些人可以在霎哈嘉瑜伽重生108次,即使是這樣,他們仍不獲保證,所以你要給自己一張証書,沒有大學會這樣做。
 
你要了解自己,你有什麽問題,為何你有這樣的行為?你要視自己為小孩,有需要時,要斥責自己,要讚美時,要讚美自己,你現在是分隔開的,你變成母親,靈是母親,而你,不管如何,孩子也要成長,母親是理想,她是靈感,她是力量,孩子則是接受者。若孩子是固執的傢伙,你對他就什麽也做不了。也要找出 — 或許你是他們其中一份子。我知道誰是這樣,很多人都是這樣,你立即就能找出他們,頑固的傢伙。若你與十個人一起生活,我們立即就聽到有報告說他們存在,他們頗能言善辯,即使他們不說一句話,人們亦能告訴你︰「我與這樣那樣的人有爭辯,這個人向我說了這樣那樣的話,他對我很殘忍,這個人要求這樣。」你知道誰是這樣,知道他們在哪裡。
 
你要明白,可以製造鑽石,也能製造刺,任何時刻你走近刺,無一幸免,它會刺傷你,沒有人能倖免,它是刺。刺就是刺。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成為花朵,強壯的花朵,永恆的花朵,常常在生長,不會凋謝,你就是要成為這樣的花朵,你會很詫異自己不會掉進自我的陷阱,亦不會走進完全崩潰的超我。
 
你懂得很多,我告訴你,你們任何一個也能被稱為學者,我是說人們多次問我︰「他們是否全是學者?— 你的門徒。」你懂得很多,我可以向你保證,你懂的比任何聖人還要多。你卻只懂在腦袋的東西,外在的,全是bla bla bla(費物),它進入腦袋,你利用它來向別人炫耀,完蛋了。它甚至沒有安頓在腦袋裡,那麽它又怎能進入心呢?每個人都在吹牛,他們能令人刮目相看,我是說若有記者來,他們會對霎哈嘉瑜伽士刮目相看,很多英國的智者坐在這裡,你卻取笑自己,你全都知道,因為我已經說得太多了。靈也在閃耀,讓你的靈閃耀著,令人知道這個人得到完全的整合︰靈、說話、言行、生命完全得到整合,頂輪就是這樣。若沒有整合,你仍未到達頂輪,那就沒有需要扯你的耳朵了。
 
你以極大的自豪和光榮抬起頭的一天要來,因為你的理想就像飾物般在閃耀,我想看到自稱霎哈嘉瑜伽士變成這樣的日子來臨,這是最重要的事,其他事都是沒有價值。建立集體靜室,得到這個,做這個那個 — 忘記它們吧。你要處理的是這個仍要成長的孩子,他有時仍很頑皮,仍想有不當的行為,現在糾正他,你給他一個稱呼,你稱自己為霎哈嘉瑜伽士,稱這孩子為甲先生,乙先生,不管你給他什麽的名字,要常常說︰「現在,你會否規矩一點。」早上起床,沐浴,坐下入靜︰「我很懶。」孩子說︰「我做不到。」你接受這個孩子,然後孩子會成為母親,你會失去你的力量 — 藉口。孩子知道,他很有才智,聰明的孩子,極之有才智,他知道怎樣欺騙你。但孩子天生也知道自己需要什麽。若他知道你內在的母親發展了這種品性,它會接受母親的品性;若孩子知道母親很弱,他就會利用母親。
 
所以你不要與自己爭鬥,而是要馴服自己,這很容易。你會開始享受它,看看自己︰「噢!某某先生。」你不會生氣。「我知道怎樣應付你,你隱藏在這裡背後,好吧,給藉口。」孩子長大,長得很大,母親看到,感到很詫異。就如克里希納的童年,祂的母親是耶守達(Yeshoda),孩子則是克里希納,這是很富象徵性意義。祂常常玩頑皮的把戲,她說︰「你吃過那裡的泥巴,我知道你吃過。」祂說︰「我怎能吃到,我怎能,我甚至不能走出屋外。我坐在這裡,泥巴在那裡?我怎能吃到?」你的確吃過,我知道你吃過,最好讓我看看你的嘴巴。」祂說︰「真的要看?」祂張開嘴巴,整個Vishwa Swarup,她看到整個宇宙(Vishwa)的完整願景,母親俯伏在祂的腳下,就是要這樣。這位母親就是要俯伏在已長大的孩子腳下,這很有象徵性意義,你就是要這樣成長,長成Vishwa Swarup,長成集體存在體,長成宇宙大我(Virata)。
 
阿周那和克里希納是另一很好的象徵。阿周那對克里希納通常都很隨便。克里希納想告訴他關於薄伽梵歌,告訴他這些事情,但克里希納仍然不能說服他,這些全是外在的「這個那個的費物」;母親的講話是很有娛樂性,你也知道她很幽默,她的講話很親切,最好是聽母親的講話以取代聆聽任何音樂。人們以為若他們聽母親的講話,就變成母親,這也發生在阿周那身上,但他發現自己有些缺失,仍未成為理想,他的注意力仍不是在應該關注的地方,所以他問克里希納︰「我想看你偉大的形象。」克里希納說︰「好吧,你準備好嗎?」他說︰「我已經準備好。」接著祂變成宇宙大我,宇宙大我的願景,當他看到,他說︰「停止吧,對我這太過了。」
 
這樣的事情應發生在你這個孩子朋友的身上,它應變成宇宙大我,當你看到這樣,你會對自己很詫異︰「噢,天啊!我已經長成這樣。」就像耶守達俯伏在小孩的腳下,你要俯伏在你內在的小孩腳下。我肯定,這種事情現在會發生。所以要記著,沒有爭辯,沒有解釋,母親是寛容的,你知道她會寛恕你的一切。不管你做了什麽,我都會寛恕你,即使你殺死我,我也會寛恕你,但你卻不能寛恕自己,所以容許這個小孩成長,完全成長。
 
你要照顧他們,若你的小孩哭了,找出他們那裡出錯。我知道為何小孩仍不妥當,只是不要嬌縱他們的自我,把事情成就,把它潔淨,這很重要。不要想成為亡靈,他們的一生就像這樣充滿亡靈,我見過很多孩子像這樣。他們看到我,他們哭,哭泣,叫喊,這不是健康孩子的徵兆。羅的孩子以前甚至看也不看我,他常常尖叫,叫喊。現在看看他,他變得那麽友善。所以任何像這樣的孩子,你不要這樣說,不要逃避這個話題,照顧這個孩子,令他妥當,你要看到孩子妥當,就如你要令自己的孩子妥當,這孩子是你的親兒子,不要有這種誤解,若孩子哭得像這樣,這個孩子必定有些問題,要挑他們出來。
 
若你發現自己的注意力往這裡那裡放,在靜坐活動時不專心,你也出問題;若你睡著了,就有很嚴重的問題;那時候,若你想著其他事情,就有些不妥;你有頭痛,亦有些不妥。評估自己,潔淨自己,你必須潔淨自己,這很重要。若你仍生氣,易受刺激,發脾氣,你就是不平衡,有些不妥。若你知道怎樣控制脾氣,那麽你就妥當。你會在每一處找到負面能量怎樣在細微鎖碎的事情上運作。
 
每個人都在改善,但很慢。若你靜坐,就可以改善得很快,這很重要。你要知道怎樣令你的輪穴妥當,你的口訣要成為siddhis(力量)。唸口訣不要機械化的唸,不要只是機械式的唸一些東西,你要出自真心的去唸。再說一次,若你不是出自真心的唸口訣,口訣就不是siddhis — 意思是即使你不停的唸上百次,也沒有效用。Siddhis口訣是,當你唸誦,它就有效用,它能成就事情。若口訣沒有效用,唸口訣就沒有意義了。所以發展要裡裡外外,你要自己證明自己,沒有人會證明你,若你想給自己一張假證書,照做吧;若你想欺騙自己,照做吧,這樣做不會對任何人有幫助。若你真的想有喜樂,有天父的恩典極樂,就要走出來。你要放棄很多錯誤的認同,才能享受這份漂亮。
 
今天是極好的一天,能與你們見面。今天我們在印度慶祝建立兄弟姊妹的關係,這是很純潔的關係,兄弟姊妹的關係是沒有淫慾貪婪純潔的關係,姊妹為兄弟得到保護而禱告,兄弟則為kshema — 姊妹的安康 — 而禱告。所以這次你要想想,你與男女的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的關係就如兄弟姊妹,你要有這種思維想法,潔淨你們的心。這些國家是有點有趣,你也知道,它們沒有這種關係。今天你要潔淨你的思維,即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兄弟或姊妹。若你已婚,這還好,看看每一個人,嘗試視每一個人為你的兄弟或姊妹,你們之間並無其他關係。
這是個有趣的國家,沒有純潔的關係,我告訴你,是那麽骯髒。若你理解他們,你不能相信,這樣墮落。特別是純真的人,像孩子受到襲擊,視他們為處女的想想他們,要小心,年青的女孩要知道,她們是處女,若她們與男孩混在一起,而這些男孩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就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女霎哈嘉瑜伽士要是貞潔的女人,很有力量,貞潔是她們的力量,男人亦然。來霎哈嘉瑜伽後,男人要意識到他們的貞操也是他們的力量。
 
你要明白,當還是遊牧時期,男人通常在外打獵而女人則在家煮食,男人理應有五個女人 — 他們是遊牧民族,之後他們變得世故現代,接著一夫一妻制開展,到達某一點,這種放任的生活開始,這是遊牧民族的生活。現在女人也變得像遊牧民族。男女都全是遊牧民族、原始人。在世故現代後,他們又變回原始,問題就在於此。現在你要變成有純潔關係的更高存在體。任何關係,就像我與這個器具之間若有阻隔,我們就不能運用這件器具,若有任何物件在我們之間,任何聯繫都會被截斷。
 
要有好的聯繫,必須有純潔的關係,這應是隨意的。母親是母親,父親是父親,姊妹是姊妹,兄弟是兄弟,這是不同的關係,要理解各種關係。女人要明白自己是女人,男人亦要明白自己是男人,對自己的關係亦很重要。女人不應想做男人 — 我們不能,男人亦不應想做女人,這是錯的,因為基本上,他們都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出生,有什麽分別?男人更一絲不苟,他對機器認識更多,知道更多細節;女人能看到事物的式樣,更能聽到音韻,男人則只能看到樂器。這是神創造我們的本質。不管如何,有些人要像這樣,有些人要像那樣,兩者都是美麗的,沒有人比別人更高或更低,只要享受自己是女人,或享受自己是男人。男人不是說你要控制女人,愚蠢的以為自己比女人進化得更高;或女人控制男人,以為控制他們就能糾正他們,她們這樣做永遠都不能糾正男人。她們絶對成為笨蛋傻瓜,男人已成為傻瓜。一旦女人專橫,男人就變成傻瓜,她們沒有糾正他們。
所以這兩種品質都要得到滋潤,得到發展,男女之間的關係要是純潔的愛。一旦你潔淨自己,這些事情就自動會成就。你們會互相尊重。實際上,你們是瑜伽士,我尊重你們,你們亦要互相尊重。但情況卻剛剛相反,我發覺沒有尊重,你們全是偉大的聖人,對,你是聖人,尊重,互相尊重,不要對任何人說苛刻的說話,不要麻煩任何人。盡可能為別人做更多,我們要有這種改變。沒有任何文化的標籤,我說的是神的文化,神的國度的文化。我們為別人付出,享受付出,為別人做事,愛別人,關心別人 — 不期望任何回報。上天很渴望你能幫自己這個小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