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ashivaratri普祭前講話

Pandharpur (India)

1984-02-29 Mahashivaratri Puja Talk, Pandapur, India, DP, 44'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IT,LT,RO,RU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講話

印度馬哈拉施特拉 1984年2月29日

So now, we all have arrived, it’s all right.

Now, this place has been chosen because they said that there are lot of horrible people the other way round. Still, we are having their problems (laughing).

All right. You see, you must know these are modern times, and modern times have lots of complications.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Has everyone arrived? I will first speak in English, then in Marathi. As these people can’t understand anything otherwise, and that won’t be proper”.)

在現代,一個被認為是神聖的地方變成一個最不神聖的地方。現在的狀況是如此的亂七八糟。當我們想創建一些非常基礎的東西,就像小苗要從石頭上長出來一樣,要與很多東西抗爭。所以我們必須保持大腦完好無缺,瞭解所有事情,並嘗試通過我們的耐心和理解看看我們能達成什麼。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對大家來說,今天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日子。因為這個地方是宇宙大我的所在地,Shri Vitthala的所在。在這裡,Shri Vitthala出現在一個孝子前面,孝子對祂說:“你最好站在一塊磚上。”祂站在那裡。他們說祂站在那兒,等著。有些人說我們看到的這個石像來自這塊沙地的大地母親。正如孝子Pundarikaksh所說:“這是那些在我忙於照顧父母時來看望我和我父母的人,他們站在同一塊我扔出的磚上。”

現在我們要以非常明智的方式來接受這個故事,吸收它所包含的道理。神自己就能創造各種奇跡。我們是由神所創造,正在做一些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假如提及這個世界的百年形勢,我們可以說,今天我們正在看的許多事情,原本可能是奇跡。百年前,沒人能想到我們能夠在這樣一個遙遠的地方來安排這些事情。

但是,所有這些奇跡來自神的力量。所以我們是那一丁點——非常少的一點點奇跡的創造者。所以,所有這些神的奇跡不能被解釋,也不應被解釋。它們超越我們的思維,並且,讓人們感知到神的存在。

神能做任何事情:祂能進入整個三維度,也能進入第四維度,能做任何祂想做的事情。這就是現在你們所看到的,在你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天,有多少奇跡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不能明白它是如何運作的;它甚至作用於一些非生物上,人們非常驚訝於這些事情如何發生的。因此,我們要相信現在,我們看過這些奇跡後,祂就是神,祂能做任何祂想做的事情;而我們什麼也不是!我們什麼也不是。

對此沒有理性可言——關於理解神的奇跡。“怎會這樣?怎麼可能?”你們不能解釋。只有通過親身驗證神是全能的,你們才能達到相信的心態。這是非常困難的,這個觀念是相當困難的,因為我們是有限的人類。我們的力量有限。我們不能理解神如何能夠全能,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

所以神是我們的創造者,是我們的保護者,是祂期望我們的存在——祂是我們的存在本身,是全能的神。全能的。祂能和你們一起做任何祂喜歡做的事情。祂能創造另一個世界,祂能毀滅這個世界。只要祂有此“願望”。我來班達普爾舉行濕婆神普祭的意思是:濕婆神代表靈,而靈存在於你們所有人的心中。

至高濕婆神的寶座在你們的頭頂;但祂被反映在你們的心中。現在,你們的大腦是Vitthala。所以把靈帶到你們的大腦意味著開啟你們的大腦。“開啟你們的大腦”意思是:你們大腦的有限容量要變成無限,才能認識神。我不會用“理解”這個詞,而說“認識神”,祂是多麼有力量,祂是多麼不可思議,祂是多麼偉大。

另一層意思是人類的大腦可以創造——當然,是來自死物。但是,當靈進入大腦,那麼你們能通過靈量創造有生命的東西,有生命的工作。甚至連死物也開始像有生命一樣,因為你們觸及了死物內的靈。

就像在每一個原子或分子中的原子核,也存有著這些分子的靈。假如你成為靈——我們可以說分子或原子的“大腦”就像原子核,原子核的身體。但控制原子核的是靈,它存在於原子核內。所以現在你們已得到了身體的注意力——原子的整個身體,然後是原子核,而存在於原子核內的是靈。

同樣地,我們擁有這個身體,這個身體的注意力。然後我們擁有原子核的注意力,即大腦,而靈是在心中。所以大腦由靈來控制。怎樣控制呢?圍繞心臟有七層光環——可以倍增至任意數量,由7增加到7的1600次方——由它們靜觀七個輪穴——增加到1600次方,對不起,是16,000次方,現在靈通過這光環來觀察。——觀察,我再次說“觀察”,通過這光環。這光環在觀察位於你大腦處的七個輪穴的表現。也在觀察在大腦中工作著的所有神經。“觀察”,再次。

但當你們把靈帶進你們的大腦,此時你們會向前走“兩”步:因為當你的靈量升起,祂觸到至高濕婆神,而至高濕婆神會通知靈。以在靈體中反射的感覺通知靈。所以那是在觀察的光環開始與大腦中的不同輪穴進行溝通並整合它們的第一種狀態。但當你把你的靈帶到你的大腦中——這是第二個狀態——此時你真正地實現了自覺,完全地。完完全全地。因為此時你的真我,即是靈,成為你的大腦。這作用是非常有活力的,此時,它開啟了人類的第五維度。

當你實現自覺,成為集體意識,開始提升靈量,你進入並穿越第四維度。但當你的靈進入你的大腦,此時,你成為第五維度—意味著,你成為做事者。

我們的大腦,現在,比方說“好吧,把這個東西舉起來”。這樣你把它拿在手中,你把它舉起來。你是做事者。但當大腦“成為”靈,靈就是做事者。當靈是做事者,那麼你成為完全的濕婆神,自我覺醒。在此狀態中,假如你生氣,你不會執著。你不是一個執著的人,不管對任何東西。假如你擁有任何東西—你不會執著。你不會執著,因為靈是無執著的。完全的無執著。不管任何執著物,你都不會為之煩惱。“甚至”你連一秒鐘的執著也不會有。

現在,我想說,要明白靈的無執著,我們要好好地研究一下自己,清楚地:“我們如何執著?”我們執著,首先通過大腦,大部分通過大腦。因為所有的制約在我們的大腦中,所有的自我也在我們的大腦中。所以所有的情緒執著是通過我們的大腦,而所有的自我中心的執著也是通過我們的大腦。那就是為什麼說在自覺後,必須嘗試通過實踐無執著來實踐濕婆神原理。現在你們如何來實踐這個無執著呢?練習霎哈嘉瑜伽,假如你要升得更高,你必須要改善你“自己的”工具,而不是別人的工具。這是我們務必要知道的事情。

現在,你只是在靜觀你的注意力,看看它去哪了。靜觀自己。一旦你開始靜觀你自己,你的注意力,你就會認同你的靈。因為,假如你要靜觀你的注意力,你必須要成為你的靈,否則你如何能靜觀它?所以現在來看:“你的注意力跑哪兒去了?”

首先,在所有粗糙層面,是對你身體的執著。我們來看看濕婆神,祂不知道對自己身體的執著:祂可以睡在任何地方,祂去墓地並睡在那裡;因為,祂沒有執著,祂永不會被任何亡靈或是任何東西附體,沒有任何種類的東西。祂是無執著的。

無執著要通過觀察和看穿自己的執著來達到。現在,因為你們是得到自覺的靈,靈還沒有達到,靈當然還沒進入你的大腦,但你仍然是一個自覺的靈。所以你所做的至少是要觀察你的注意力,你能做到。你能非常清楚地觀察你的注意力,通過看到你的注意力跑哪兒去了。然後,“控制”你的注意力,同樣,你能做到。非常簡單。

要控制你的注意力,必須將你的注意力從“這裡”移到“那裡”。嘗試改變你的優先順序。所有這些必須立刻就做,得到自覺後,達到一個完全的不執著狀態。身體需要舒適,嘗試讓身體有點不舒適。試一下。你所想的是得到舒適,就嘗試讓它有點不舒適。那就是人們跑到喜馬拉雅山上去的原因。你看,只是到此地來就給我們帶來許多問題。所以到喜馬拉雅山去——你可以想像。所以得自覺後他們把這個身體帶到喜馬拉雅山:“好吧,經歷所有這些。看看你會有何反應”。於是你所稱的苦行現在開始了。某種程度上,它是一種較簡單易行的苦行,因為現在你是自覺的靈。享受著,一點點,嘗試讓這個身體……。而對於濕婆神,祂無所謂在墓地還是在祂自己的Kailasha山,或是任何地方。

 “你的注意力在哪裡?”是,你看,你們人類的注意力是不可救藥地差!它是非常地亂七八糟。“我們做這個是因為這個。”——會有一個解釋或別人得給出一個解釋。不需要任何解釋——給別人或接受,或者被要求。沒有解釋。存在無須解釋是最好的方式。用一句簡單的印度語來說:“jaisé rakhahu taisé hi rahu”,這句話意思是“不管你以何種方式待我,我會保持那種狀態,而且我會享受”。此外,Kabir在詩中這樣說“假如你讓我坐在大象上出行—意思是皇家的交通工具——我會坐上去;假如你讓我步行,我會步行”。“Jaisé rakhahu taisé hi rahu”,所以就這一點來說不要有反應——不要反應。首先,不要解釋,然後,不要反應!

現在,第二點是關於食物。那是人類作為動物狀態時的第一個追求。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不管有沒有加鹽,不管你吃這樣還是那樣,不要放注意力在食物上。實際上你不用記得早上吃了什麼。但我們還想著明天要吃什麼。我們消耗食物不是為了身體的運作,而是為一種取悅舌頭的更大的滿足感。一旦你開始明白享樂是一種粗糙注意力的跡象,任何一種享樂都是一種非常粗糙的感覺,非常粗糙。

但當我說“沒有享樂,”那並不意味著你們必須成為嚴肅的人,就像家中有人死了一樣!但你應當就像濕婆神。如此無執著。祂坐著跑得飛快的公牛為結婚而來。祂坐在公牛上,祂的雙腳這樣放著,你知道。這公牛跑得飛快,祂抓牢公牛;腳這樣放著!祂奔向祂的婚禮!與祂一起的是單眼的,沒鼻子的,各種各樣滑稽的人;人們談論濕婆神的閒事時,祂的妻子覺得相當尷尬。

祂不在意自己的聲譽會怎樣……但那不意味著你要變成嬉皮士。你看問題是:一旦你開始那樣想,你就變成嬉皮士。許多人相信假如你嘗試像濕婆神那樣行為,你就會成為濕婆神。許多人相信那樣,假如你食用大麻,你會變成濕婆神,因為濕婆神曾食用大麻:因為祂在消耗所有大麻以讓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對於祂,即使是大麻,有什麼關係呢,有什麼關係,給祂任何東西,祂永不會迷醉。毫無疑問,祂在消耗所有大麻。

或者他們會想,假如他們活得像濕婆神,像祂一樣對事情無所執著。像祂一樣對自己的外表關注甚少。濕婆神所需的外表是,不管祂如何出現都是美麗的。祂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所以對任何“東西”的執著都是醜陋的。醜陋,無意義。但你可以以自己喜歡的方式打扮自己。或者,即使你穿著最普通的衣服,你看上去是最尊貴的人。但並不是你就可以這樣說:“好吧,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讓我們裹上一張床單到處走吧。”

自你內在從靈體“進化”而來的美麗,給予你力量,使你可以穿著任何你喜歡的;這對你的美麗並不造成差別,你的美麗在那裡,“一直”。但是你達到那種狀態了嗎?只有當你的靈進入你的大腦中,你才可以達到那種狀態。這對於自我傾向的人來說非常困難的。這就是他們不能享受的原因。他們會為半點藉口而倒下。而靈,是喜樂的源頭,不會來到,也不會彰顯。喜樂就是美麗。喜樂本身就是美麗。但,那是我們要“達到”的狀態。

執著來自各種途徑,我們展開來說一下。假如你執著於家庭,什麼會發生在我孩子身上?什麼會發生在我丈夫身上?什麼會發生在我的母親身上?我的妻子身上?這個,那個的毫無意義。誰是你的父親,誰是你的母親?誰是你的丈夫?誰是你的妻子?對於濕婆神—祂不知道所有這些。對祂來說—祂和祂的力量是“不可分離的”。所以祂代表單一的人格。沒有“二元性”。當有二元性時,那你才會說“我的”妻子。你不停說“我的"鼻子,“我的"耳朵,“我的"手,“我的"“我的"“我的"…… 深陷其中。

只要你說“我的”,就有二元性。但當我說“我,鼻子”——那沒有二元性。濕婆神是力量,力量是濕婆神。沒有二元性。但我們通過我們的二元性來生活,因為那才有執著。假如沒有二元性,何來的執著?假如你是光和你是燈,那何來的二元性?假如你是月亮和你是月光,何來的二元性?假如你是太陽和你是陽光,你是詞語和你是詞意;那何來的二元性?

但存在這種分離,就會有二元性。因為這種分離,你感覺到執著。因為假如你就是那,你怎會執著?你看到要點了嗎?因為“你”和“你的”之間有區別差距,所以你會有執著。但這是“我”——誰是他人?整個宇宙是我。誰是他人?一切是我,誰是他人?這不是一種腦電波或一種自我腦電波。所以誰是他人?沒有人是他人。

只有當你的靈進入你的大腦時這才可能,你成為宇宙大我的一部分。宇宙大我是大腦,正如我所告訴你的。然後你所做的“一切”——當你發脾氣,當你表達你的情感,當你表達你的慈悲,或是表達任何東西,——那是靈在表達。因為大腦已失去它的自身認同。所謂的“有限”大腦——它已成為了無限的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如何對此進行類比。但我們所能做的是要弄明白它:那就是假如一種顏色掉進海洋,海洋會變得色彩豐富——這不可能。但——嘗試理解——假如一點顏色,有限的顏色,掉進了海洋,這顏色會完全失去它原本的色彩。反過來想,如果色彩鮮豔的海洋,被潑灑進任何的空間,或任何小小的部位,或任何場所,或任何原子或任何東西,它就全變得色彩鮮豔。

因此有光在內裡的靈就像海洋。當海洋傾注進你大腦的小杯中,這個小杯就失去了它的身份,而一切都成為有靈性的!所有的一切!你可以讓一切有靈性。一切,你觸摸的任何東西——它變得有靈性!沙子變成靈性的,土地變成靈性的,大氣變成靈性的,天體變成靈性的。一切變成靈性的!所以它是海洋——那就是靈,而你的大腦是有限的。

所以你有限的大腦必須無執著。大腦的所有界限應被“打破”,因此當海洋填滿大腦的時候,它能打破那個小杯。小杯中的“每一點滴”應變得色彩鮮豔;整個大氣層,所有一切,不管你看到什麼,應是色彩鮮豔。靈的顏色是靈的光,靈的光在起作用,在運作,在思考,在協調,在做一切事情。這就是今天我決定要把濕婆神原理帶到大腦的原因。

把你的大腦帶向濕婆神原理的第一步是告訴它:“看看你跑去哪了,大腦先生?你把注意力放在這裡。你把注意力放在那裡。”——深陷其中!現在抽離出來,成為大腦本身。只是大腦。抽離。然後,讓這個“抽離的”大腦,“完全地”被靈的色彩填滿。這會自動發生。只要你把各種限制加在你的注意力上,它就不會發生。所以我們必須“真正用心”來做這個苦行,每一個人。

我和你們在一起,所以你們不需任何普祭——用那種方法。但要達成那種狀態,為達成那種狀態,你們需要做普祭。我希望你們中的大部分在我有生之年能成為濕婆神原理。但不要以為我在叫你們受苦。在這種升進中不需要吃苦,假如你明白這是一種完全喜樂的狀態。現在是你成為Niranand的時候。那是頂輪處的喜樂的命名,喜樂的名字是Niranand——你們知道你們母親的名字是Nira——所以你們成為Niranand。所以今天的濕婆神普祭有特別的意義。我希望不管我們以外在的方式,粗糙層面的方式做了什麼,也能在精微層面成就。我嘗試把靈推進你的大腦,但我發覺,有時,相當困難,因為你的注意力仍牽涉其中。嘗試讓自己抽離出來。

發怒,色欲,貪婪,這一切,嘗試去減少。就像食物,我今天告訴了你們,“華倫,叫他們少吃點,不要像暴食的人”。你看看,有時,在某天的盛宴中,你多吃了,但你不能每次都那樣。那不是一個霎哈嘉練習者的標誌。嘗試控制。控制你的言辭:你在言辭中是表達了脾氣還是表達了慈悲;或你是虛假的慈悲。嘗試去控制。

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不會做太多。沒關係。我會嘗試告訴你們——多次;我會嘗試幫助你們——但是,你們當中的“大部分人”能做到。你們應當嘗試。因為他們就好比其他人的根部必須要最先到達,他們要深入得多,這樣其他人才能夠跟隨。

現在,為了今天的普祭,我們會有一篇非常短的格涅沙頌。不需要洗蓮足或是作裝飾這些,只是頌讀格涅沙頌,你們可以放……濕婆神一直是潔淨的,純潔的,完美的。所以,你們可以清洗“完美”什麼呢?有人可能會說“母親,當我們清洗蓮足的時候,我們可以在水中得到您的生命能量。” 但祂是如此的無執著,無需清洗;在一個你完全清潔的狀態,完全的潔淨。

然後我們會有一個女神普祭,因為哥維是處女,要被崇拜,所以我們會念祂的108個名號。然後我們做濕婆神普祭。

對不起我不能在一個短短的演講中告訴你們所有相關的東西。但無執著“必須開始表達”在你的自覺狀態當中。無執著。什麼是交托臣服?——什麼也不是。因為當你無執著時,你是交托臣服的,自發地。當你緊握其他的東西,你不是交托臣服的,僅此而已。

交托什麼給我?我是如此一個無執著的人,以致我不能明白所有的這些。我要從你們那得到什麼嗎?我是如此的無執著——沒任何東西。因此今天我希望我們都祈禱“哦,主啊,請賜予我們力量,和那吸引力的源頭,由此,我們放棄‘所有’來自享樂的‘所有’的吸引力,自我的‘快樂’,所有我們想及的一切。”但我們應當進入到濕婆神原理的“純粹喜樂”形式當中。絕對地。

我希望我已能向你們解釋為什麼今天我在這裡,為什麼今天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日子。在這裡的你們都是特別幸運的人,你們應當想到神這麼仁慈地對你們,祂揀選了你們來到這裡,聽到這些。然後,一旦你們開始無執著,你們開始感覺到責任。Abhiyukta;負責的。責任感,不是付出自我而是由自身執行責任感。由其本身表達,由其本身彰顯。

願神祝福你們!      

(Shri Mataji concludes with a few sentences in Marathi)

(Yogis recite Ganesha Atharva Sheersha. Afterwards the “Argala Stotram” is recited in Sanskrit, while ladies make the decoration of the Devi. At the end Shri Mataji says:)

Shri Mataji: As Bhavani, as the consort of Shiva, She doesn’t wear anything very ornamental. As if the oneness with Shiva sucks in all that is manifesting outside. So not much ornaments or anything are to be used. Again this is to make you understand – on rational level it’s difficult.

But all this manifestation is when you are not one with Sadashiva. But once you become one with Him, then your identity is lost, no duality anymore remains. So the question of “me and my power” does not arise, “me and my power” become one.

Yogi: Shiva Shakti Swarupini.

Shri Mataji: Shiva Shakti.

Yogis: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Shiva Shakti Swarupini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yai Namoh Namaha.

(Brief conversation with a yogi in marathi)

Yogi: Havan?

Shri Mataji: Now the Havana will start.

Yogi: … Shiva Sahasranama?

Shri Mataji: Shiva Sahasranama.

(Marathi)

(Shri Mataji is looking at the book probably containing the Names of Shri Shiva) “She is the one who is the Mediator”. So first you have to adjust to the Goddess that is, who resides in the heart of Shri Shiva, and then you have to describe Shiva in a short form. And when this is going on, you people should start coming here and working it out (Marathi).

Let’s have some ladies and gents to sit here. Come along, some married people, one or – two couples from you, basaa (sit). Two couples.

New couples… (Marathi). Basaa.

And now some foreigners. Married couples. (Marathi).

Come here. Come closer. Your wife, where is she?

Yogi: She is coming now.

Shri Mataji: Ah. Sit here. Alright. Sit facing that. There. Ah. Or you sit that side and she’d better sit this side.

Oh. Now. When he is saying all these, you see, you’ll have to put the flowers there. On that. You’ll have to spread it, the flowers. Come along, go ahead, closer. Just be closer. Closer. Still there are – come closer to each other. (Marathi)

Just go that side a little bit. Move it (Marathi).

Sit on one side. (Marathi)

Please clear one foot, and don’t make a complete this thing, like this will be better.

Alright, now, at this time when he is putting his… (Shri Mataji speaks in Marathi, then says: “Bull” in English) it’s a very fast one. So what you have to do it’s a fast number, Shiva is a fast number (laughter), that’s why you’ve to be prepared very fast on the point, you see. No, no, no, no (Marathi).

First you have to put the flowers, and then you have to put the – the ladies should arrange this, they, they are better. See, put the… (Marathi).

First the flowers (Marathi), first the flowers and then (Marathi… “fast number”…).

Now first of all they’ll put the flowers and then arrange the whole thing, and by the time it is done then we’ll start the…

Yogi: Sahasranama. (Conversation in Marathi).

Mr. Warren, Mr. Dhumal, Mr. Modi.

Please come.

Shri Mataji: Those who have come without their wives.

Yogi: All those who have come without their …

Shri Mataji: … wives, who are leaders also.

Yogi: … and who are leaders.

Shri Mataji: Not with wives. Those who have come with wives should not come.

(Conversation in Marathi, which seems to be about Dhumal) Is alright (Shri Mataji laughs). Without wives should… (indistinct) (Marathi).

Yogi: Pradhan.

Shri Mataji: Pradhan. Yes, yes. (Marathi).

You all have to come here.

You move that side, married people with wives. Come along, round. These are sannyasis. (Marathi)

Come along, all of you. (Marathi)

Come along, all of you should be here (Marathi) Come along. Rajesh? (Marathi) Come along, all of you. (Marathi) Come along.

(The havan begins with the recitation of the Names of Shri Shiva. During the ceremony, while the sahaja yogis make the offerings to the fire, the leaders around Shri Mataji offer leaves on Her feet).

Warren…? All of you should come this side.

(After recitation of the Names, a praise of Shri Shiva is sung)

Yogis: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Shiva Parvati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yai Namoh Namaha.

(The singing of the praise to Shri Shiva continues)

Yogis: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Shiva Parvati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yai Namoh Namaha.

(Indistinct conversation in Marathi, then Shri Mataji says: “Rajesh? … The havan…” and spreads ashes on Her forehead).

Shri Mataji: Should go into meditation for five minutes. You can – you can bow before me, but go into meditation.

(Marathi. A garland is offered on Shri Mataji’s Feet. A liquid which looks like milk is offered on Her hands. Then She takes a cup of tea; conversation with yogis in Marathi)

What silence.

(Marathi, yogis take away the leaves decorations from the Feet of Shri Mataji. For this Shri Mataji then sits with legs apart)

Shivaji’s special pose… (Marathi) See, is a special pose of Shiva.

(Shri Mataji stands up, goes near the havan fire and puts Her hand towards the fire and acts as sending, shaking vibrations from the hands into the fire.)

Shri Mataji: You all should all put your hands here, and then come, go back: all of you.

Now. Symbolically, the fire represents the Vishnu Tattwa. And the cold represents the Shiva Tattwa.

Today as we have asked the Shiva Tattwa to enter into the Vishnu Viraata, you should all come and put your hands here and try to put symbolically your vibrations into the fire, as I have done now. You can come one by one, but I’ll make a move now.

May God bless you all.

Oh, that’s the best. Dhuni should be there.

It should be the fire. Not the fire, but more the smoke. That’s important.

May God ble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