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England)

1984-08-07 Search Something Higher, Bath, UK, DP, 87' Chapters: Talk and Q&A, Self-Realization, Cool BreezeDownload subtitles: CS,EL,EN,FI,LT,NL,PT,RO,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1984年8月7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來到巴斯古城是件樂事。

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今日已有很大的改變,再也不能找到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了。現代的生活已經有非常、非常大的改變,對生活的觀念也有很大的改變。隨著社會演進,我們到了要想「什麽是下一步?」的時候。羅馬人要的是權力 — 我們現在已經享有;接著他們想要金錢和財產 — 我們也同樣享有,同時亦了解到錢財的無聊荒謬之處;除此之外,現在我們要追尋某些更高的,某些未知的事物。不過,我們有種感覺,要尋找的是一些更偉大、層次更高、絕對的事物。

今天,這種特別的人種有上千個,我該說有上百萬個,遍佈全世界。我稱這是百花怒放的時代,成千上萬要結成果子的時刻。這是個特別的時代,非常、非常特別的時代,所有經典都把這個時代稱為救贖的時代,或是審判的時代,或是印度經典所謂的Krita Yuga(過度期)。印度經典中很清楚的寫下Krita Yuga,就是這個時代人們會與上天連上 — sakshat(真真正正)。他們會得到自覺,即所謂的「真我」“atma sakshatkar”,每事每物都會成就、結束和完成。他們就是這樣解釋現代。

另一方面,現代也是一片混亂,完全相對的時代,人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對待自己。一開始價值觀是非常原始的,之後卻變得有點僵硬死板,這是因為對生活,對思維設下了太多限制。他們開始打破規範,打破得太多,甚至喪失了一切形式規範。我們擁有的色彩互相大量交織,因此難於認清誰是人類,他是誰,他該何去何從。

今天我們要面對的問題是:我們出生在這個地球上,是否只為吃飯,買保險,生孩子,生孫子,然後死去?就像動物的生命一樣,是這樣嗎?成為人類又有什麼了不起?有一事我們要了解,就是人類有能力做點事,為集體,為周遭的人,為他們生活的社會做一些了不起的事。單憑這一點,就能使我們內在醒覺昇進;我們要找出各種途徑方法,為集體,為全世界做事。這是非常非常顯而易見。我們意識到不能單獨生存,必須要與整體連上,我們要找出這種聯繫,才能真正傳揚善行、高尚品德、和平的祝福。

現在的重點是當我們開始做這種工作,這種社會工作,這種對集體有益的工作,就會發展出自我。這是很普遍的。就像我是印度某個組織的主席,《盲人協會》的主席。他們想邀請市長來 — 要明白,這些人很顯赫,位處高階層的家庭 — 他們激烈的爭論:誰該坐在州長身旁?我很詫異,說:「你要面對盲人,盲人看不到誰是州長,誰是另一個人。有什麼需要為誰該坐在州長身旁而爭論?」

很令人驚奇的是,爭論變得很激烈,找不到任何解決辦法;我就說了些幽默的話:「好吧,我們這樣做吧,在州長的頭頂放一塊大木板,像麻雀一樣,一些人坐在木板的一邊,一些人坐在另一邊。」我只能採取這種幽默態度,才能化解中和他們的想法;因為即使他們受過高深教育,享有高尚的社會地位,生活過得很好,他們想幫助他人,因為他們以為一定要幫助可憐的人,幫助需要金錢、需要指導的人,所以他們才出來,撥出時間、金錢、等等。為了為社會做點事,他們卻變得這麼愚笨。

實際上,當我們嘗試幫助他人時,其實是在幫助自己。 因為我們不忍不救助他人,那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幫助他人。可是,麻煩在於這樣做並不是出於這種意識,這就是為何一旦他們走近另一個階層,人們一是受自我煎熬,一是受條件制約煎熬。

就像一些社會,舉個例子。譬如,我現在身處英國人的社會。當我來這裡的時候,馬上就要調整自己,來適應這個社會。比如說,我額上點上紅點。每個人都會譏笑你,拿你來開玩笑。你會覺得奇怪,怎麼回事?你就會把紅點擦掉,因為你以為有些滑稽可笑的事情在發生。如果你去印度的村莊,塗上口紅,人們會說這女士怎麼了,她為什麼要塗口紅,不應該塗口紅。每個人都譏笑她,認為她在做著滑稽可笑的事情,她就會嘗試按照他們的要求來調整自己;我們的條件制約就是這樣形成。

所以二擇其一,當你面對社會時,一是發展出自我,一是發展出超我或條件制約。問題出在那裡,為什麼我們會發展出自我或超我?我們不該有自我和超我。我們應該站得直直,堅持本來的模樣,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見證靜觀全世界。問題是,當你面對社會時,你一定要知道你是整體的一部分;你看到的每一個人,不管他是英國人、印度人、或阿拉伯人,都是那位被稱為「全能的神」的偉大存在體的一部分。當尚未喚醒各部份時,他們以為彼此分離,就互相爭鬥打架,或是對彼此設下條件制約,或是挑戰自我,諸如此類,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一旦他們意識到集體,知道他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他們就會合而為一,開始以和諧一致的姿態向前邁進。

就如做氦氣實驗時,他們發現,當你開始降低氦氣的溫度,所有和熱力對抗的分子都會冷下來,變得集體合群,它們都是向著同一個方向移動,就像鳥兒,隨著領袖移動 — 同樣運作就這樣開始,也必定要在我們內在發生。當我們說,世界需要有和平,大家要擁有最好的東西,人們要和平、快樂地生活,因此,這件事情必定要在我們內裡發生。我們要知道,人類需要轉化。除非他們能轉化到集體意識,不然他們是不能為社會、為其他人調整自己。

當你遇見朋友時,你會說「他是我的朋友」或「他是我的兄弟」或「她是我的姐妹」 — 這個「我的」把戲開始上演。你以為這是一種很親密的關係,可是突然間,你發現「不,他是我的敵人。」連自己都敢不相信,你們變成敵人,大家曾經是朋友,你會揭露他,而你揭露他的程度,連自己也會驚愕。這種事情在我們身上發生,全因我們不知道,這個朋友也是整體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喚醒他內在的意識,使他能夠了解大家都是整體的一部分。

在我們內在,藏有一個可以使我們具有集體意識的力量。這個力量安置在被稱為薦骨的三角骨內,我們知道她就是靈量(kundalini),聖經形容它為聖靈(holy ghost)。這位在聖經內被稱為聖靈的傢伙,對很多人來說是含糊不清的,因為聖經並沒有清楚的描述什麼是聖靈。

我詢問一個教士:「聖靈是什麼?」

他回答:「我是不可知論者。」

我就問他:「那麼你在這裡幹什麼?若你是不可知論者,不相信它,你在這裡幹什麼?」

他說:「這是我的職業。」原來是這樣,整件事對他們來說,當他們沒法解釋的時候 ,就只不過是一份差事。不過,可以很清楚地解釋,這就是原初母親的力量。我們有父親,有兒子,那母親呢?你有否聽過有父親,有兒子,卻沒有母親?這就是原初母親,她就是聖靈;她就是反映在我們體內的三角骨的靈量。這塊三角骨非常重要,希臘人稱之為「聖骨」,意即「神聖的」。他們已經知道,有某種神聖的東西藏在那裡,那是個力量,或許他們已經知道它就是聖靈。不管如何,他們是知道的,因為他們把它稱為聖骨。

我們體內有七個能量中心,就如我昨天在布里斯托向你講解過。我們內在有七個精微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不過你可以問我:「母親,為什麼我們要相信你?」對,你不應相信我,不應相信我,而是要把它當成科學的假設。若我能證明給你看,你就會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

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它們在外在的粗糙層面彰顯為不同的神經叢,這是醫生所知道的。這些能量中心位於十分精微的位置 — 例如第一個能量中心,就如我告訴過你,是純真的能量中心。第二個是我們創造力的能量中心。第三個是我們探索追求的能量中心。我們追求食物,再追求住所,接著追求金錢、財產、權力、愛:所有這些都是通過這個能量中心而來,它在外彰顯為太陽神經叢。

在它們之上是這個能量中心…我們稱它為母親的能量中心,因為它保護你。這個能量中心有個特點,它在胸骨下,胸骨(這個能量中心)在你十二歲前是用來製造抗體。它們就像母親的士兵,這些士兵就在胸骨裡,胸骨控制四周的士兵。若你受到攻擊,或你感到恐懼,胸骨就會突然開始脈動。當她開始脈動或移動,抗體便會取得訊息 — 就像你從以太中取得信息;你看不到以太,但你可以取得訊息 — 同樣,它們像收音機接收訊息,就會開始攻擊,攻擊任何嘗試干擾你的東西。

在它之上是我們稱為喉輪的能量中心,在這裡,人類把頭抬起來。這個能量中心讓我們成為人類,自我和超我也是從這個能量中心升起,這是集體的能量中心。因為我們通過它說話,通過它談話,通過它與人交往。為了讓這個能量中心作出反應,自我和超我因此在我們內在建立起來。當它們被建立起來後,我們就形成某種人格 — 我是某人,他是某人,你是某人 — 從這一點開始,我們就成為具有「我」這個意識的人。像我會說︰「我喜歡這個,想要這個。」我也會說︰「我是印度人。」你會說︰「我是英國人。」所有這些錯誤的認同便會開始,因為你成為獨立的個體,想認同許多事物。我們就是這樣和那個力量分開。我們擁有自由,要靠自己從錯誤中學習,自己去判斷什麼是對,什麽是錯。

接著它之上就是基督的能量中心。我要說,這是基督的窗口。這個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控制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構造。所以才說基督為我們的罪孽而死。當你把這個能量中心的基督喚醒,祂就會吸走這兩個構造或這兩個像氣球的構造。祂吸走了,使我們的業報(karmas)— 有人說,我們做了壞業報,做了這個那個 — 這一切都吸走了,我們的罪孽,我們的條件制約都被吸走。我們進入神的國度,醫學名詞把這個區域叫作邊緣地區。

你要從這裡穿透出來;穿透它到目的地,你要穿透出來才是你要到達的目的地,是安置在腦囟,是你受洗的位置。洗禮,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洗禮只是人工虛假的操作。真正的洗禮是當聖靈升起,你確實感到頭頂上有涼風。這是個奇蹟。的確是奇蹟!不相信奇蹟是不對的。你應當保持開放態度。即使你是知識分子,也一定要對此誠實,你不曾看過奇蹟並不表示沒有奇蹟,不表示奇蹟不會發生。要以科學家的觀點來看事物,要親眼看看是否如此。奇蹟是當靈量升起,穿透所有能量中心,穿透這裡的時候,奇蹟就會發生。

這些能量中心是怎樣建造出來的,我們要清楚的看看。我們體內有自主神經系統。「自主」(Auto)意思是「自己」。誰是這個自己?誰是這個自主?醫生不知道它,他們只是給它命名為「自主」。自主有兩個系統,一是交感神經,一是副交感神經。當發生緊急事情時,我們運用交感神經系統,就如我們跑得很快,交感神經就會發動,你的心跳就會很強。心跳也比平常快。這是由交感神經的活動所導致的。你通常能提高心跳速率,但心跳卻只能自動減慢。這是怎能做到的?就是由副交感神經所導致的,它位於中央。這三條經脈,就如你所看到的,是這些經脈 — 在左邊的是左交感經脈,這條精微經脈外在表現為左交感神經。在右邊的是右交感神經,在中央的是副交感神經系統,它是負責我們的進化過程。

我們現在已進化到人的階段。這還不是終點,因為若這是終點,我們應該知道一切。但我們並不知道一切。我們要跳進另一個意識,就如基督所描述過的 — 第二次出生;不是肉體上的,不是換件衣服,或做些外在的事情,而是我們內在要發生某些事情,把你變成某種東西,你成為某種東西。這是「成為」的問題。你不僅成為某個組織的成員,或說:「好吧,我屬於這一組」或「我穿這種衣服。我做這種事情。」不是那樣。而是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你內在,令你成為有自覺的靈。

若你要成為某些東西,若它要發生在你內在,那就是我們所謂的真理。你要能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真理。就像你已成為人類,你能感受骯髒和污垢,能看見顏色,看見美麗圖案斑紋,看見一切,因為你是人類。對狗來說,是否骯髒或污垢都不要緊 — 牠都嗅不到。同樣,當你要成為某種更高的,就應當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不僅僅是思維的投射說:「噢!我相信這個,我相信那個,我不相信那個。」完全不是這樣。是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要在指尖感受到。要怎樣感受到是很自然自發的,因為這是個活生生的過程,一點都不困難,完全不受任何質疑指責,全都在你內在建立好,非常簡單。你就如一顆種子,一旦把你播放在大地之母裡,就自然能發芽生長。

這是種自然而然的發生,人類很難去相信,不費力氣 ,不用付錢就能做到。對人類來說,這是某種不可能的境況;你怎能不用付錢就能得到一些東西?可是我們在不用付錢下取得很多東西,若這是你進化的縮影,到目前為止,你都沒有為進化付出過什麽,那麼為什麼你要為它付錢呢?而且也不用耗費力氣。

「霎哈嘉瑜伽」是指與上天自然的聯合。「霎哈」(saja)是在你內在的,「伽」(ja)是出生,自然的,與生俱來的:每個人都有權利與上天連上。「上天」的另一個意思是神的力量是無所不在全能的,一切活生生的工作都是祂做的 — 譬如,把花朵轉化成果實,有不同季節 — 這些活生生的事物都是這個力量所成就完成。你要和上天合而為一。你要在指尖上感受到它。瑜伽意味著靈巧,也意味著對上天的力量有完全的知識,怎樣去處理,怎樣去成就,怎樣去運用它。

透過喚醒靈量的副產品是你得到健康。我說過很多次,癌症不能用任何方法治好,只能透過喚醒靈量。昨天,我給你解釋癌症是怎樣引發的,靈量又是怎樣清除它。你的大部分疾病都是因為能量中心出毛病,它們和整體的聯繫遭到破壞,又或是能量中心有所缺失。當靈量升起,她把它們滋養得很好,通過滋養這些能量中心,你的精神、肉體、情緒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完全的滿足、滿意,因此它們變得健康。你就這樣取得健康,好精神,平衡好情緒的人生。

最後,一旦她超越這個界線,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存在。現在,我再說一次,你不需要相信我,因為在這些日子裡,人們連神也不相信。我說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在你的頭頂上,祂以靈反映在你的心裡;一旦靈量觸碰到這個寶座,涼風就會在雙手流通。你先感覺到靈量的涼風昇起,之後恩典開始流通於你,恩典就是你感到雙手有涼風在流動。

就是這樣發生。一旦它發生了,你要一點點地建立好自己,你要了解它,它是什麼,怎樣繼續好好建立它。大多數人只需一天,但有些人需要一個月或長一些,然後你就成為導師。你的品格個性變得不一樣,變得很有力量,很慈悲;像基督很慈悲,很有力量。當人們向抹大拉的馬利亞扔石頭的時候 — 她是個妓女,基督反對這樣做。祂與妓女毫不相干,不過祂卻對抗所有人,並說:「誰人沒有犯過任何罪孽的,現在就向我扔石頭吧。」沒人敢扔,因為祂是很有力量,很慈悲。

就是這樣,你成為認同真理的人。你不害怕任何人,你總是說實話,很有力量的說。就像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他說過,在這個現代,具神聖的人 — 即追尋神的人,或相信神的人 — 都會成為先知,他們有能力把他人也變成先知。

這正正就是霎哈珈瑜伽所做的事情,你得到自覺,開始把自覺給他人。就像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另一支未亮的光,這支被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很多其他的光。就是如此簡單。不用拿取或付出什麽,你不過是催化劑,你點亮這個光,這個人再點亮另一個光。所以沒有責任,不用付出或拿取,只是簡單地發生了,這是你能了解的。這位華倫醫生,他已經把自覺給了上千人。就連我到不了的馬德拉斯,我派他去,他就把自覺給了三百人。

就像在印度,有人給上萬人自覺。這是事實。這些你都能驗證。當你得到自覺後,你會驚奇於你能給人自覺,也能治療他們。你能把神的平安和祝福給予他們。到那時候,你變得有集體意識,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就像昨天很多人的喉輪有阻塞 — 因為某些原因,某些麻煩,有些人有脊椎炎,有些人有… 他們不能克服這些問題。他們只要說三次:「母親,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開始感覺到涼風。就是如此簡單。他們開始感覺到涼風,因為他們這裡曾經有阻塞。這是很簡單的方法,即使小孩也會做,你也會做,我希望今天在這個地方,多麼美麗的巴斯,我們都會得到自覺。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若你有任何問題,應該問我。昨天有兩個人問了太多問題,浪費了我很多時間,他們卻走掉。他們是某些導師派來,或是只來問問題,他們認同某些假導師。這裡有很多坐在你背後的人,他們都曾跟隨過各種假導師,我們要治療他們,把他們變好。有些人患上癲癇症,有些人患上癌症,有些人患上這種那種的病,他們甚至要付錢,卻得到這些病痛和麻煩。有些人甚至淪落到瘋人院。所以我請求你,不要認同這些導師。即使你付了錢 — 算了吧,不要緊的。不要認同他們。要認同你的真我。這是你的資產,是你自己的,你應該知道它。這是我對你謙卑的要求。

願神祝福你們。非常感謝你們。

【瑜伽士:還有問題嗎?】

【聽眾的問題,瑜伽士重複:我從西藏的哼唱靜坐(humming meditation),叫做Nada Brahma的獲得一些益處。這種靜坐能相容於霎哈嘉瑜伽嗎?】

不能,完全不能。你要明白,這個Nada Brahma是,你一直(humming)哼唱、哼唱下去,會得到什麼益處呢,總有天你的腦袋會每時每刻都在嗡嗡响(humming)。我現在告訴你原因,是這樣的,假設我們要說一些話,像是說:”Aum”或“Hum”或是什麽,我們都不會成為這些東西。假設我說︰「我是這個地方的州長。」 — 我會變成州長嗎?如果我說︰「我是Aum。」 — 我會成為”Aum”嗎?只是說說,我們能否成為那個東西?若我們宣稱一些事物,我們能否成為那些事物?有些事情要在內在發生。除非這事情發生,不然它是毫無意義,全是外在的。什麼話你都能說。某人可以說,我獲得一些益處,因為我禱告,不是這樣的,你必須完全轉化。

這些全是非常危險的東西,非常、非常危險;因為現在在西藏,譬如,喇嘛是一團糟,我告訴你,他是很糟很糟的。我和丈夫到過中國,我很驚訝 — 你可能會把它當成宣傳,不管什麽 — 在拉薩,你會看到這個男士囤積了大筆財富,堪比教皇。他飲酒慣用金色高腳杯,杯子上刻有雕花,他有很多這種杯子。他的碟子用金打造,他的一切物品都是用真金打造。他從哪裡獲得這麼多錢財?想像看 — 是從窮苦的西藏人得來的。他們很窮,沒有衣服穿,沒有衣服蔽體。我不是說共產主義是好東西,我只是說,這些喇嘛真的在剝削窮人。整個拉薩展覽真是令我大開眼界。我的天!這些人搶劫窮人,窮人吃了多麼大的苦頭。若你現在到西藏看看,你會感到驚訝。西藏人不知道,他們也很困惑。他們不了解。他們把擁有的一切都交給這個喇嘛先生。他現在到處旅遊;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他們能給你什麼益處?真的是個謎。

最大的益處是你成為導師。你知道一切。你知道靈量是什麼,知道怎樣給人自覺,知道一切要做的事情。這是主要的事情。一開始,你對一切都感覺良好,即使是飲酒。一段時間後,同樣,如果你哼唱某人的名字,你可能會被鬼附一段時間,你或許感到沒事。像T.M.(超覺靜坐)也有同樣的問題。T.M.的人唸口訣:有一段時間,他們感覺輕鬆自在,因為某個人進入你的思維,他奪取控制權,開始管理你的表演。當他開始管理你的表演,你感到輕鬆。重點卻不是輕鬆,重點是你不能成為導師。

重點是:當你和整體合一,你就會輕鬆自在,因為沒有耗用什麼。每時每刻你都很輕鬆。但看看那些喇嘛,他們的樣子,滿臉皺紋,你可以數一數他們的皺紋,可怕的人。你說不出他們有什麼了不起。他們有做過什麼好事?我沒見過有任何一個喇嘛為任何人做了任何好事。我曾有機會在一個晚宴上,坐在達賴喇嘛身旁,當我的丈夫和首相共事的時候,我的丈夫受到召喚,因為首相夫人不要坐,所以我才坐在達賴喇嘛身旁,我感到很熱。首相是拉爾‧巴哈杜爾‧夏斯特里(Lal Bahadur Shastri),我的事他全知道,他就說:「你是不是感到他很熱?」因為首相是個有自覺的靈。

我說:「是的,很討厭。」

他就說:「好吧,安排另一個外相坐在中間。」他讓我坐在另一邊,而外相就坐在那裡。除非你有自覺,不然你不會知道,我也要告訴你,你到那些人哪裡,是很難得到自覺 — 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在你內在製造問題。不管你怎樣努力,都只能走到交感神經系統。不管怎樣努力,正如我告訴過你,你會走到交感神經系統,所以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一旦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你一是走往左,一是走往右。當你走往左,便走到集體潛意識。哪裡是創造我們以來,所有我們內在的死物聚集的地方。而癌症,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是由那個區域的事物所導致的。若你往右邊走 — 大部分這些喇嘛把你放到右邊。你知不知道希特勒是受喇嘛的指導?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他教希特勒怎樣捕捉人的思維心智,把人們放在這種東西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所有喇嘛都是這樣。

一旦你有自覺,你就會知道他們是怎麽樣。就像我大約五歲的孫女 — 她是個有自覺的靈;而我女兒和女婿都沒有自覺。有一次,他們到拉達克(Ladakh),有個喇嘛坐在山上。每個人都向他膜拜,可是孫女不喜歡。當父母也去向他膜拜時,孫女非常生氣 — 她只有五歲。她像這樣把手放在背後,站在喇嘛面前,說:「就只是穿上這套長大衣,你以為你已經成為有自覺的靈?你不是。你沒權叫人向你膜拜。你有什麼權?」

父母又震驚又尷尬,他們說:「不要這樣說……」

「不,你為什麼向他膜拜?不需要向他膜拜。」只想像一下!

除非你有自覺…那也是很困難,因為他們有很好的生意建議,有很好的宣傳機構。就像之前我到過西班牙,我感到震驚。這些喇嘛開展了另一項活動,說我們應走進戈壁沙漠,戈壁沙漠。想像一下!戈壁沙漠是那種即使只走一里路,你也會完蛋的地方。為了涅槃(nirvana),你走進戈壁沙漠。人們把身上的錢都交給喇嘛,喇嘛準備妥當,就帶著一群人前往戈壁沙漠。可憐的傢伙,走向自己的死亡 — 他們竟說︰「這是涅槃。」他們從沒有回來。他們已經走進涅槃了,不會回來。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去成就。

我遇見有個英國人 — 名叫Omkar的傢伙。某人幫他取名為Omkar — 我不知道是那個喇嘛給他取了這個名字,因為一般來說,不會有人用Omkar這種名字。我就說:「誰給你這個名字?」

他說:「我到過一所修道院。」發生了什麼?他的骨頭全碎了。他說:「他們打我的背。」想像一下。怎能這樣?他的骨頭全碎了。不可能給他自覺,因為生理方面不可能給他自覺。不過他慢慢地、穩定地康復了。他就像瘋子。你怎能那麼殘忍?所以西藏人,他們是否有自覺的靈,你認為呢?有什麼能從西藏人身上學到?

外國來的人不一定博學。書上寫的不一定就是聖典。你要了解這些事情只是在佛陀死後才出現。每個宗教都發生過,每個偉人降世後,這種事都發生過。住在古山洞裡的聖人,在佛陀身故之後,自然自發的紀錄下這些事情。佛陀沒有談神,因為祂認為:「先談真我(Self)。因為若你談神,人們馬上開始以為自己已經成為神。所以最好還是談真我;讓他們得到自覺。除非他們有自覺,不然他們又怎能了解神?」

所以他們稱祂為Anishwar,意思是祂不相信神,無神論者︰不是這樣的。祂只是刻意這樣做,只因為祂認為,若你談論一些捉摸不到的事情,人們就會活在想像的世界裡。所以祂要務實點,先給他們自覺,才教他們神的知識。因為對盲人來說,在告訴他︰「你要有洞察力」前,告訴他整件事情是沒有用的。

【瑜伽士:還有其他問題嗎?】

幾天前有個《佛教靜坐》的女士來,她不能得到自覺,我很抱歉這樣說,雖然我們可以慢慢的去成就;但她就是得不到自覺。因為你要明白,佛陀在我們內在,在這一邊。當你做《佛教靜坐》時,這個部分會脹得很大,我們要唸一些口訣來令縮小它,不然你不能把它縮小。我們要為這類人努力地工作 — 不要緊。因為你們都是求道者,得到自覺是你的權利,我來這裡是為你工作。還有其它問題嗎,請發問?

【聽眾席有位女士,評論人們不想知道靈的事。】

對,這是英國的問題。

39:21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這是現代的問題,他們不想知道,他們對它有懷疑。但現在事情成就得很好。你看,畢竟神也很渴望人們得到自覺。我現在告訴你這是怎樣成就的。像有一天,我不在,我的丈夫看到一個電視節目,是個喜劇演員說他怎樣感受到涼風 — 你要明白,他在揭示自己。他說:「突然間,我的背有涼風,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我感到很輕鬆自在,很多人與我一起坐時都感到很放鬆。」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大清楚涼風是什麼,不過他感覺到了。這是他的揭示。

在此之前,一天或兩天前,我們在談論事情,他們說︰「母親,要有多少人才能有這個效果?它叫什麼?」

【瑜伽士:百猴效應。】

百猴效應。我希望你有聽過,當第一百隻猴子學懂一個把戲,各地每一隻猴子都開始做這個把戲,諸如此類。我說:「很快會來。」想像一下,這傢伙開始感到背後有涼風。現在他上電視,而電視是非常、非常令人懷疑,正如你所說 — 非常、非常的懷疑。我不管那麼多,我說:「時候自會來。」 — 因為我們不收任何費用,何況我們也不應為此付費。當一些人遇見他們,告訴他們有這個講座,他們知道一切靈性的事情,便馬上來找我。他們現在要求我舉辦講座。一旦像那樣開始,人們自會想通。

麻煩的是人類有很多自我的障礙。他們是非常不敏銳。更何況,傳統的國家,就如羅馬,埃及,我發現他們對神聖的事物較無稽荒唐的事物敏銳。你會很驚訝,現在在羅馬 — 我們就坐在這裡,所以我可以告訴你 — 在羅馬,沒有導師成功過。沒有導師成功過。但當我到哪裡,只看見我的相片,只是看見我的相片,市長就感到很驚奇。他說︰「這是神聖」 — 只是看見我的相片。他就擔起一切事情,提供免費會堂給我們,還出版宣傳,造了很多海報,貼在每一處。羅馬做得非常好,英國則不是。我努力在哪裡工作了十年,英國人卻很頑固。不要緊,它會成就。埃及也是。埃及是另一處有很傳統的人的地方。我發現還有希臘。他們很傳統,他們是 — 傳統上有什麼發生,你從錯誤中學習。你相信Rasputin,你相信這個和那個;然後你開始了解什麽是實相,我們要怎樣取得實相。他們就是這樣找到。可是這裡的人,只是閱讀、閱讀、閱讀,卻一點成就都沒有,他們很困惑混亂。我不責怪他們。不過我一定要說,他們一定要面對實相,嘗試先了解你不能購買實相,也不能為它工作。它是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過程。這就是我們要了解的。一旦我們了解,它自會成就,我肯定。我明白人們就是這樣。

你會感到驚訝,我在英國工作了十年,英國卻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即使法國也較好,這是很令人驚奇。法國、瑞士也更好。英國卻很不足,我在這裡很努力的工作。印度理所當然有上千倍多的人。好吧,時機會來。英國就是這樣十分平衡 — 有時候是過份平衡,你要明白!他們有個長處,知道怎樣拿自己來開玩笑。所以它也許能成就到。

【瑜伽士重複聽眾的問題:她說,你說過,導師做壞事多於做好事。我們怎麽知道你不會做壞事多於做好事?】

對,當然,或許,或許我在做壞事,毫無疑問;你要保持開放的態度。你可以和那些人談談…總是可以,當你到一個導師哪裡 — 其實我見過,當你來找我,你問我問題,但當你到那些人哪裡,你卻輕率的去,絕對是輕率的去。我知道有人付了六千鎊到瑞士,只吃馬鈴薯,喝煮過馬鈴薯的水。他們住在哪裡,卻不曾問過任何問題。提問是其中一個你是自由的象徵。其二,你要知道其他人怎樣對待我,什麼發生在他們身上。其三,你要知道,我為什麼要傷害你?我得到什麼好處?因為我從不拿你的錢,沒有這種事。因為神的恩典,我生活過得非常好。或許我生活得很不錯,所以我不需要別人的東西,為什麼我要拿別人的東西?我過的是另一種生活,很高層次的生活,我為什麼要來你哪裡?為了什麼?我從你身上能有什麼得益?

所以信譽一定是透過門徒才能建立起來。你從沒見過門徒,只是輕率的去,因為你受催眠。你連想也沒有想過,更不用說提問。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問問題,為什麼要收取六千英鎊?」

「噢!」他們說:「母親,我們是在毯子下走路。」

那個在蘇格蘭的組織的領導人,患上癲癇,他的女兒也患上癲癇,他的妻子亦患上癲癇,他來找我。他就在這種情況下來找我,我把他們接到家裡,治好他們。

那些找過我的人,像華倫醫生:他曾有高血壓,患有各種疾病,也能被治好 — 不只這樣,他也治好很多人。這裡也有很多人得到幫助。曾經酗酒的人,有毒癮的人,全都變好了。你一定要看看他們,看看他們是怎樣的人,怎樣說話,知道認識多少事情。可是在其他導師的地方,他們 — 是有階級的,你想接觸他們也不能。有些人說的話是背誦出來的,一點也不自然自發,一點也不;他們一點也不了解自己在說什麽。

所以要先建立信譽。不過你不要向任何人提問,只問我。對我來說,這是個好徵兆,我給你自由。

46:36

【瑜伽士重複問題:她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你提到達賴喇嘛,他有什麼不妥?】

不對,有些路是通往地獄。我們要知道,不是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些路也通往地獄。當然,條條大路通羅馬要是帶你到羅馬的人是個正確的嚮導,正確的嚮導。你不能走到地獄才說,要回羅馬,你不能,只有正確的嚮導才能把你帶回羅馬。他們不收錢,不收錢。他們給你自覺,改變你,讓你成為正直,善良,了不起的人。他們是很不同的人:不是那些公開宣稱某事,或說某事的人。他們不積蓄財富。你要明白,他們都是自尊自重的人,不是寄生蟲。他們不依靠你而生存。

基督賺了多少錢?你有基督這個偉大的例子。你為什麼要到任何人哪裡?祂有沒有收錢?三十盧比就把祂出賣了。基督曾說:「不要有淫邪的眼睛。」我想知道有什麼樣的基督徒存在,擁有不淫邪的眼睛的基督徒。你擁有純真的眼睛嗎?眼裡沒有色欲和貪婪?面對自己吧。談論這些事情的人,比你的罪孽更大。他們怎能令你改善?他們是依賴他人錢財過活的人。你會依賴他人的財產和收入過活嗎?他們要求孩子離開屋子,賣掉屋子,在街上流浪。你會這樣做嗎?為了任何人?拿走窮人身上的錢,你會這樣做嗎?你是那麽好!你一定要了解,用用你的腦袋。

當你得到自覺,你發展這種純真的眼睛。眼睛是很有力量。即使只看人一眼,你也能給他自覺,亦能治好他。像有一天我們有個人…他叫什麼名字,那個來做…?記者,他來了,說:「聽說你能治好人。」

我說:「是吧。」

他就說:「有個女士患上陌生環境恐懼症,她不想走出屋子,你會怎樣治療她?」

我說:「好吧,若她不能來,把她的照片給我;我不能到她的屋子。」 — 他就是這樣想挑戰我。我說:「好吧,把她的照片帶給我。」他把她的照片帶給我。我只是看著那張照片。

他說︰「她這樣子十年了。」又說︰「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說:「好吧,我試試。至少要治好這種病是非常容易的。」我又說:「你八天內都不要打擾她。」可是他不能壓抑自己,所以他像偵探(C.I.D.)一樣去查察有什麼發生。當他到她的家,她不在家,她和丈夫外出了,好好的散步。那個記者現在就要為此出版一篇非常好的報導。

【問題:你把自己當成靈性治療師嗎?】

50:04

不,絕不是。不是治療師。我絕對不是治療師。我只想給人自覺。不是靈性治療的問題。靈性治療師也有兩種:一種當然是有自覺的靈。就如有一天我們去了 — 當然,我們遇到某人。(在哪裡,和我們一同來的的士司機?)【瑜伽士:在諾丁漢。】啊。在車上的士司機先生的事情,我知道他是有自覺的靈。他開始和我說話。他也感到親近。我就說:「你的手指有時會感到刺痛嗎?」

他說:「是的,很痛。」

我說:「你是治療師嗎?」

「是的,」他說︰「我是治療師。」他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你感到很內疚嗎?」

「是的。」

「噢,」我說:「我知道了。」

他說︰「你怎會知道?」

我說:「不知怎的我就是知道。你想知道它。」因為他是有自覺的靈。他是有自覺的靈。但有些治療師卻不是。他們使用鬼魂。他們在你面前發抖,叫喊,這是很危險的。有自覺的靈不用做什麽,他只要觸摸你,你就會好。他不用又發抖又發脾氣。

因為你是那麼天真,我一定要說,這就是為什麼會出這種問題。很天真。在西方,我們的樹已經生長得很好,但根卻沒那麼好。我們對根什麼都不知道。我很詫異,因為完全沒有這個概念。不是在印度 — 印度人知道這些。他們知道,就像你們把死人埋在教堂裡。在印度,沒有人會把死人埋在教堂裡 — 那是神聖的地方,你怎能把死人埋在教堂?事情就是這樣。你是天真的,我知道,盡管你很天真,卻如頑石般十分固執。現在該怎麼做:有時對我來說,這是個困難的問題。不要緊。它成就了。對嗎?

【聽不清的問題】說什麼?

【瑜伽士重複:你能否解釋「這個能量通過脊椎上升」是什麼意思?是否只是和脊椎上的刺痛一樣?也許是…(詢問發問者:你是說生理方面?)】

【發問者:敬畏的感覺。】

是的。感覺是…敬畏?

【瑜伽士:是的,他說脊椎的感覺可能是敬畏的感覺,也許這是…】

不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知道有這種事。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樣子發生的。你要明白,當靈量升起,你不會有任何感覺,不會有任何感覺。唯一的感覺是你感到頭頂有涼風。好吧?你的雙手會感到有涼風出來。不過一開始的時候,你可能會感到有點熱,因為如果你體內有太多熱,就可能會感到有些熱跑出來。有時候,很緊張的人會有點發抖,只是這樣。我從來都不知道這種事情,是某種滑稽的事情,也許是從某處來的 — 我也不知道。我見過各式各樣不同的情況在人們身上發生。

就像有個男士,他坐在地上,腳朝向我 — 在印度是不會這樣做的。有人就說:「你怎麼可以把腳朝向母親?不可以這樣。」

他就說:「不,我的靈量被喚醒了,我會像青蛙般跳躍。」

我說:「誰告訴你的?」

他向我展示一本他的導師的書,書上寫下你會像青蛙般跳躍。你能想像嗎?我問他︰「你會嗎,你會變成青蛙嗎?」各式各樣的情況:你不知道全世界到底出版了多少刊物。

【瑜伽士:對,他想知道如何啟動這個「喚醒」 — 喚醒靈量。】

很簡單,就如我說過,像種子發芽。這是我的工作。一旦我做了我的工作,你也要做。好吧?這是個約定。

【問題:你說假導師和假教師或許會帶領人進地獄。你能定義什麼是地獄嗎?】

現在,在這個美好的時光,你為什麼要知道地獄?你看,如果你閱讀任何偉大的詩歌,它們描述得地獄很清楚。我特別要提到,閱讀威廉‧布萊克的詩。好吧?他的作品已經有很多地獄的描述,為什麼你想進地獄?我想你進神的國度。地獄是,當我說「進地獄」:你可能患上癲癇。我見過人們患上癲癇,患上精神病,離開他們的家,跑掉,毆打人,謀殺人,自殺,殺害父母,暴力,他們吸毒,做各種自我毀滅的事情。我說的是「自我毀滅」(self-destructive),一個英文字包括全部行為。對嗎?

【問題:那些一出世就患上這些疾病的人,該怎麼辦?】

是。對。如果他們受這些疾病的苦,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們的確受苦,不是嗎?可是沒有患病、正常的人,卻跑去找那些導師,付錢後得病,那麼至少那些偉大的導師要為此負上責任吧,不是嗎?

什麼?什麼?

【問題:你有否感覺到不大多導師是…】

噢,很多!有很多。不過他們不在市場裡。還有很多,很多…什麽?

【瑜伽士:有那位導師對你有幫助?】

對你有幫助?對任何人都有幫助?是的,有的。可是看看現在,這裡有一大群人,而我卻只是與你說話,你問了十個問題。他們沒有耐性,完全沒有耐性。我告訴你,他們這麼沒耐性,這些導師,你不知道。他們就是不能忍受。我叫一個男士去美國,我做了一切事,盡力哄他去,因為我撥不出時間到哪裡。他在哪裡待了三天就跑掉。他說:「我沒有時間給這些笨蛋。」他就取消了行程。因為我是母親,我對你有耐性。他們對你卻沒有耐性。我要怎麼辦?他們告訴我:「母親,十二年後,我們會來幫助你。」他們很了解我。他們有這麼多人。他們是有會見一些人,可是他們不想跟那些人說話,他們認為那些人是愚蠢的。現在該怎麼辦?他們認為所有的求道者都是蠢人。我該怎麼辦?他們沒有耐性。你必須要有一位有耐性的母親,不是嗎?

【瑜伽士:讓我們結束吧。母親要…】

孩子,問題是沒完沒了的。這些問題都是沒有意義。通過問問題,你是不會得到自覺,我一定要告訴你。我不能保證你有自覺。我不能保證。如果你得到自覺,這是你的運氣。如果你得不到,也是你的運氣。所以要小心。沒有必要討論,爭辯;通過爭論,你也不會有自覺。聽我說。我能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好處?這是第一個提出那麼多問題的地方。一定是有些羅馬人在此,我想他們再次出生了。要不然我無法解釋。我是說沒有人像你,問我那麼多沒有意義的問題,還支持假導師,他們從你身上拿錢,干擾了很多人;支持撒旦的力量,這都是令人驚訝的事情,不是嗎?好吧,不要緊。現在,我已經告訴你,我是 — 現在,就是這樣。如果你想我再來巴斯,請不要再問問題了。

【瑜伽士:讓我們開始體驗吧。】

讓我們看看會有多少人得到自覺。這才是重點。重點並非…你的靈量會評價你 — 讓我們看看。在你評價我前,靈量會評價你。所以,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會得到自覺。我不能給你承諾。這才是重點,我一定要告訴你。好吧,讓我們看看,它會怎樣成就。

現在,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讓我們有個愉快的關係。即是,對任何事,你都不要有任何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你可能到過一些導師那裡,你可能做了些或許是錯的事情 — 好吧。忘記它就好。現在,你是在當下此刻。你必須處於當下此刻,才能得到自覺 — 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出生在地球上就是要如此;你生而為人就是要如此。你不是來這裡浪費生命。作為母親,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你要對此謙虛。你處於一個非常不同的領域。這裡不推銷售買什麽,這裡不是商店。這裡,是間廟宇。在廟宇裡,你必須謙虛,你必須得到自覺:那應該是你的決心。可是,有多少人會得到,我不能說。很抱歉,這不是我能承諾的事情。不過,如果在某些人身上能成就,我就會感到很滿足。那就是我的任務。

讓我們做些簡單的事,不要再提問了。不用為此感到困惑。如果你還沒有發問過,你或聽眾都不是有什麼毛病。我告訴你,即使你問了上百個問題,也是毫無分別。我一定要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問過什麼會情理的問題,我想你現在最好是放棄問問題。我對此是有點聰明的。

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如果你是求道者,又處於當下此刻,我肯定你會得到自覺。現在,忘記過去。忘記過去。我還有一個要求,就如我昨天要求過,你不要為任何事而感到內疚,因為內疚來自過去。所以,忘記過去,你要堅持自己沒有內疚。有很多好人,他們會得到自覺。所以,你要堅持「我沒有內疚。」

現在,你要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Shri Mataji),那是有困難。你也可以稱呼我為母親,簡單點 — 你喜歡怎樣也可以。開始這個過程前,你要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我們要在心裡謙卑下來,因為我們要進入神的國度。如果你一直攻擊人,攻擊嘗試去做的人,你會何去何從?你又怎能進入?只要看看,我們採取怎樣的態度?態度恰當嗎?那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好吧。我們脫掉鞋以便得到大地之母的幫助。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是大地之母。靈量是位於薦骨裡,最底的輪穴也是用大地之母的元素構成。所以,脫掉你的鞋子,很容易的,用你的腳接觸大地之母。大地之母是非常重要的。

【瑜伽士:不想有這個體驗的人,請現在離開吧,不想要的人…】

離開吧。不要打擾他人。你要仁慈,要有教養,要做個有教養的人。不要打擾他人。如果你不想要,很好。沒關係,你可以走。

昨天在布里斯托的人知道我在很多人身上很努力的工作,用了好幾個小時給他們自覺。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告訴你,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因為,除非你把自己鞏固好,要不然是種浪費,我認為極之浪費,是沒有用的,因為你給他們自覺,他們卻不把自己鞏固好,這就是浪費。無關年齡,無關種族,無關社群。只要你是人類,就會成就到 — 就是這麼簡單。

現在你只要把雙手平放在大腿上,要保持舒適的坐著。那是重要的,因為我不想你感到不舒適,你自己先移動調整一下。現在,請把鞋子脫掉,因為有西藏人的問題。如果你要得到自覺,就把鞋子脫掉,好吧?是的,把鞋子脫掉。比較好。襪子也是。會較好,因為我要在你身上工作,你確實是求道者,好吧?你的手像這樣放。對。

嗯。(開始了。)雖然各種事發生了,還好,不太壞。

現在,左手,正如我說過,代表左脈,情緒方面;右脈是右手,代表行動,是我們擁有的欲望,欲望。當我們進行這個讓輪穴放鬆的過程時,把代表欲望的手像這樣放在左邊,手要平放。因為有些輪穴是處於擴大的狀態,所以要讓它們放鬆。你自己可以做,要怎樣做,我會告訴你。我們會觸碰在左邊的能量中心。其一位於心臟,是靈所在之處。一是位於上腹。另一是位於下腹 — 它們全都在左邊。一個在這裡。當你感到內疚,這個輪穴就會有阻塞。像這個,在這裡,頸項的左邊。另一個在這裡,我們或許要在這裡發問。跟著,來到腦囟,我要你把手掌放在腦囟上。現在是熱的,不過它會妥當。讓我們一起來做吧。

很簡單。你要一直閉上眼睛,因為沒有催眠,沒有那樣的事。它要在你內在發生。把注意力攝入內在,最好是閉上眼睛,因為如果你張開眼睛,靈量可能不會升上來。她不會麻煩你,不會帶給你任何問題 — 沒有這樣的事;你會感到極度輕鬆自在,感覺良好。好吧。那麼現在我們把眼睛閉上。首先,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即使是問問題,或是任何事,都不要感到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尊重自己。

現在這個階段,把右手按在心臟上,在左邊。左邊是心臟,把右手放在心臟上。現在保持眼睛閉上,嘗試看進心裡,意思是把注意力放在心臟上,然後說 — 你現在要向我發問,一個真正的問題,明智的問題。問一個問題:「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

1:06:19

(左脈太重,左脈…嗯。)

現在,把這隻手抬起 — 我是說,這隻手往下移到腹部,放在左邊的上腹。這隻手往下移,放到左邊的上腹。這裡是另一個能量中心,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當你成為靈,你就成為導師,成為guru(導師)。所以,邏輯上,你現在要問另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這是個明智的問題。你是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我不是你的導師,我只是你的母親,只是這樣。

現在,問這個問題後,你再次把手往下移,到下腹。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稱為腹輪,它照顧我們的主動脈神經叢。現在,手指按一按,在這裡說 — 因為在這裡,我要承認,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由作出選擇。如果你想擁有真正的知識,就必須要求,我不能強迫你去得到它。你就要說:「母親,請給我真正的知識,給我純粹的知識。我要純粹的知識,純粹知識的技巧。」那也是「瑜伽」這個字的另一個意思。你要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片花瓣。主動脈神經叢也有六個副神經叢。(可怕!左腹輪。)

嗯 — 現在。你又感到有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你沒有做錯什麼。(啊,現在好多了。)

現在,再次把手提起,移到上腹,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就在這裡。你已經要求得到技巧,我會告訴你,你要在這個能量中心堅定的說:「我是自己的導師。」就這樣說。要充滿信心的說十次,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因為有十個副神經叢,像十個原子價,我們有十個神經叢。啊!忘掉你的導師。忘掉所有的奴役。哈!好吧。(好吧。很好。)十次。

現在,把右手提起到心臟,再次到心臟。這裡住著你的靈。再次運用技巧,你堅定的說 — 在這裡你要說的口訣是:「母親,我是一個靈。」在完全謙卑,你的榮耀下你接受了,假設是這樣。「母親,我是一個靈。」(很好,非常好。)這句話你要說十二次。不要感到內疚。

現在,我要告訴你,神是愛的海洋。祂是慈悲的海洋,最好的還是他是寛恕的海洋。所以請不要感到內疚,因為你能犯什麼祂不能原諒的罪孽?當我們感到內疚,我們是在挑戰祂寛恕的力量。請不要感到內疚。沒有內疚,就說︰「母親,我是一個靈。」(下來吧。好。啊,好多了。)十二次,因為有十二片花瓣。(左臍輪。左邊多些阻塞,好吧。右邊沒有什麼阻塞。啊!好多了。左臍輪有太多阻塞。那是從這裡移過來的。)

現在,把這隻手移往上移,把它…右手 — 你要移動右手,左手朝向我 — 把右手放在左頸上。放在底部,幾乎觸碰到脊椎的左邊,稍微按一按。在這一點,從前面 — 你一定要做的,手要從前面,不是從後面,而是從前面 — 握緊。這裡你要說,充滿信心,充滿愛,對自己有完全的理解:「母親,我沒有內疚。」請這樣說,十六次。如果你有太多內疚,如果你太縱容沉醉於內疚,最好說上一百零八次來懲罰自己!(很好。她升到額輪。啊!)

現在,把這隻手往上移,橫放在前額上。按著前額。在這裡 — 你知道,我告訴過你,是基督的能量中心 — 你必須原諒每一個人。有些人或許會說:「這是很難的,母親,我們怎麼能原諒?」可是,不管你不原諒人,或是原諒人,都只是虛幻假象,因為當你不原諒人時,受苦的是你,不是他人。所以請說:「母親,我原諒所有人。」你會很驚奇,當你真心的這樣說時,這個能量中心就會打開。

1:16:34

(好多了。)現在,如果你仍然感到內疚,最好把手放在頭的後面。按緊它 — 你們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做 — 說一次:「主啊!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一次就夠了;說完後,或說之前,都不要感到內疚。只要說︰「主啊!如果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請原諒我。」按著你的頭後面。你的頭後面 — 就如他們所說,稱為視葉(optic lobe)。三次。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那是很重要的(又感到內疚。好一些了。嗯 — 升起了。)

真心的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 — 不要去數算,只要大概地說。不要數算你做過什麼錯事,不管是什麼錯事,請不要數算。只要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就是這樣。因為你是靈;如果你是靈,你可以做什麼錯事?你只要成為靈就好,就是這樣。你就如蓮花出於淤泥。(哈!)

現在,把這隻手放在頭頂上,在腦囟,這個區域在你孩提時是軟的,稱為taloo。用手掌按著腦囟,轉動你的頭皮。再次在這一點 — 瑜伽的另一部分 — 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因為你要在自由和榮耀中升進。你要說你想得到自覺,我要把自覺給你。所以你要說:「母親,我要自覺。請把自覺給我。」你要說七次,因為腦袋裡有七個能量中心的寶座。現在。大力地推,順時針轉動。用手大力地推那個位置。

現在請把手放下,放下來。提起你的左手,查看有沒有涼風出來。上下移動。注意那裡。大約四寸或五寸高的位置 — 只要上下移動。現在用另一隻手。用那隻手查看,查看頭頂。

1:20:30

(就是這樣…因為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坐在那裡;我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感受到涼風。)現在用另一隻手,像這樣。

【吹氣進麥克風。】(像一座山一樣。)

請再次換一換手。【吹氣進麥克風。】你感受到涼風嗎?

現在告知你,我們有很多有自覺的靈來到巴斯。他們會看顧你。你可以這樣把手舉起。那些感受不到涼風的人,先把手舉起。舉高些。好吧。現在來吧。霎哈嘉瑜伽士應該過來看看他們。你有感受到涼風嗎?在頭裡?在頭裡。你感到放鬆嗎?好,好。你呢,從西藏來的傢伙?卡力 — 他很好,很好,很好,他做得很好!

卡力,看看這個從西藏來的。他是求道者,徹頭徹尾的求道者。他得到了?沒有?他到過某些導師哪裡,我…只要看看他們的輪穴,看看哪裡有阻塞。只要在輪穴上工作。啊,好多了。現在好多了。你的雙手要有感覺。現在這樣放你的雙手。你的手一定要能感覺到它。不好意思?…變得涼些了。先是熱的,雙手現在是熱的?好吧。這是奇蹟,不是嗎?現在,把你的手放在腹部,這裡。不是,是這一邊。右手朝向我,是的。現在好了。

1:23:51

她感到熱,就是這樣。她會得到自覺。她就是會…不是,把他的手放在肝臟上 — 左手放在肝臟,是的。他是醫生,你看。她有得到嗎?那個問問題的女士。你說什麼?沒有?溫的?她那個輪穴有阻塞?他感覺到了?好,好。很好。他的喉輪有阻塞。他的喉輪有阻塞。讓他問他是不是:「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在他身上成就,因為喉輪有阻塞。【印度語】

1:25:09

她是嗎?天,感謝天!好吧。是的,什麼事?(太偏左脈,我告訴你,真的。)

嗯。你呢,你為什麼不做?你說什麼?卡力?誰感覺不到,請舉起手。他們老遠來幫助你們,有些人是從北部地區來的。是的,先生。在那裡,你看到嗎?

你們所有人都看著我,不要思考。看著我,不要思考。

字幕記錄到此結束。錄音繼續:

他得到了?好。我很高興。女士呢?你得到了?好。看看他們。這麼有智慧的人。願神祝福你們。

看著我,不要思考。會成就得好些。

18/7/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