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崇拜 Montague Hall, Hounslow (England)

耶稣基督崇拜
英國豪士羅  1984年11月23日
對你們,昨天是美好的,我說了些不同層次的說話。我們常常談論世俗的事情,這些事情有時 …我們以為很重要。我昨天對你們講的話,是希望你們都意識到,現在我們要跳進霎哈嘉瑜伽精微理解的另一個領域。
我們先擔心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家居,跟著是我們的婚姻,這些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出現,我們都很關注這些小事。我們也對我們管理的集體靜室很關注︰集體靜室的問題,我們在做些甚麽,我們怎樣面對這些問題,人們怎樣製造問題。我們就是這樣謙虛地漸漸取得精微的理解,跟著我們會意識到神祝福我們,有某些偉大的,更高的力量常常在照顧我們,對我們特別關注,這都是我們意識到的。
今天我要解釋這是甚麽一回事,我們怎樣知道神在幫助我們。一切問題都事出有因,每一個問題都是。就如夢娜寫了一封信說,她驅車在高速公路上,汽車失控,煞車掣失靈,有車從右面,從左面而來,也有汽車在前面和後面穿插,她以為她們會完蛋,她與另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一起。「因」是汽車,或煞車掣,又或其他機械原因,「果」就是全部這些問題。現在,該怎樣克服這些問題?
你想中和後果,你卻不能,因為「因」仍然存在,你想改善「因」,但辦不到,那麽,該怎麽辦?最容易的是跨越「因」,昇過它,超越它。對你,「因」不再存在,「果」亦不再存在,只要你仍放注意力在「因」,「果」仍會存在。她該怎樣做?她只向我禱告,只想著我︰「母親,這是我的最後機會。」這樣就可以了。「因」消失了,因為你超越了它,「果」也消失了,她感到很驚訝。
所以你必須昇進遠離「因」。現在的問題是︰「我的妻子是這樣的。」「我的丈夫是這樣的。」「我的家庭生活是這樣的。」「霎哈嘉瑜伽士是這樣的。」—-各式各樣的事物都有。這是「果」,「因」是甚麽?—是這樣那樣的人,好吧,我們怎可與「因」連上,把它交託吧,你有權這樣做,有本領這樣做,你可以做到,你有能力,有資格這樣做,但你卻沒有這樣做,忘記了,你只是忘記了,若你把「因」交託,「果」也會消失。現在你必須緊記,你要昇進,超越「因」是最佳擺脫它的途徑。
我曾經開你的玩笑,你有原因說︰「啊!母親,這是問題,我沒有工作。」現在我有工作,但工作很辛苦,又沒有妻子,我必須有妻子;妻子有問題,必須與她離婚,這樣那樣,就是這樣。跟著︰「我就像這樣,我很差,因為有亡靈附著我。」亡靈就是「因」。「我有這樣的言行是因為我被亡靈附體。」我認為這些理由都是代罪羊。
你必須先超越它,說︰「甚麽是亡靈?誰是亡靈?我知道我的母親,母親會照顧我的亡靈。」就是這樣。緊急情況因此出現,沒有這種推動力,你是不會去做的。當你處於緊急狀況,它成就得更快,若不是在緊急情況,你不會全心全意去做,就像夢娜的情況。
在另一事件,有一位記者從……,他的車的煞車掣壞了,他與另一個記者一起,他們兩個人來。另一位記者告訴我,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發現煞車掣失靈,車仍然在移動,迎面有一輛大貨車,另一輛貨車則從後而來,沒有任何空位可以讓他轉車或讓他離開,他的煞車掣真的糟透了,這種緊急情況,你明白吧,在這緊急情況,他的腦海中浮現︰「天啊!最後時刻到了,我們會完蛋。」一部貨車從這裏來,另一部從那裏來,一瞬間他就會完蛋,他卻只對他的朋友說︰「想著母親。」只是這樣。跟著他發現他的車在路上慢慢爬行,那些貨車已在他的身後,煞車掣妥當的運作。
這種緊急情況必須出現,人類就是這樣,若不把他們迫入死角,他們永遠不會這樣做。只有當他們被迫入死角,他們才會去做。這是人為甚麽要過苦行的生活,因為若你是苦行者,你便是在死角裏。他們走到戈壁沙漠,令自己處於這種緊急的狀況,你因此想起神。但是太遲走到戈壁沙漠,他們為自己製造麻煩,令自己走入死角,他們因此可以擺脫它。對霎哈嘉瑜伽士,若他們有智慧,是不需要這樣做。
在沒有甚麽…我們可以怎樣達到呢?靜坐是唯一途徑,每一個人都必須靜坐,這是重點。若不靜坐,你可以繼續這樣一會兒,可能兩三個月,或兩年都沒有不妥,跟著你便退出了。很多人想︰「啊!有甚麽需要靜坐?你看,沒有不妥,我們不靜坐,也不要緊。」不是這樣,因為你只能在入靜中成長。在緊急情況下,你忽然成長,這是毋庸置疑的。我的意思是你像魔術盒那樣跳出來,像有彈簧般跳出來,若你想繼續成長,必須靜坐,容許思維一個接一個的來臨,跟著讓思維消退,因為你昇進至無思慮的入靜狀態。在無思慮的入靜狀態中,你才能成長,你成長至對因果抽離,沒有因,便沒有果。
我們的問題是我們通常都不靜坐。只有在最後關頭,你快要跌進井裏,才會想起靜坐,或許在這時刻你會獲得幫助,但你卻不會成長。只能透過靜坐才能成長,對有靜坐的人,這才是真正的幫助。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怎能成長?沒有氧氣,我們便不能生長,必須要有充足的氧氣,充足的食物,我們必須有這些。但靈性上,你只能透過靜坐成長,沒有其他途徑。以為自己可以成長的人是很自大,真的是傲慢的人。他們可以談論很多有關霎哈嘉瑜伽的事,我曾經見過有人對霎哈嘉瑜伽說得太多,他們可以大發妙論,卻完全沒有生命能量,他們不能為霎哈嘉瑜伽工作,他們不合群,沒有合群的意識,有著各種問題。
成長只能透過靜坐,其一是,我們可以說,是敬拜,是崇拜。你們不用放棄甚麽,只要變得不執著,不執著於「因」,這是其一。其二,我可以說是你情感枷鎖的精微的一面,因為情感的枷鎖令你有某些認同,你是基督徒,你是印度教徒,你是穆斯林,你是這樣那樣,又或你是英國人,或其他種族的人,無論你怎樣稱呼它,所有這些都會消退,因為你擁有不執著的人格。
這種情感的枷鎖…「他是我的兄弟,她是我的姊妹,我擔心妻子,我擔心孩子。」一切令你有狹隘品格的情感枷鎖,都要消退,你只有一個情感的枷鎖,就是在慈悲中成長,慈悲是積極的,我的慈悲就是果,慈悲是燃燒的,我的慈悲是明辨能力,我是霎哈嘉瑜伽士。第二,你閱讀有關霎哈嘉瑜伽,你懂得霎哈嘉瑜伽,懂得霎哈嘉瑜伽的技巧,你提昇你的靈量,清潔你的輪穴,嘗試了解口訣,你掌握口訣,掌握神祗,你取悅祂們,當你恰當地做這些事,你思維的枷鎖便會消退。
以為自己是偉大的科學家的人,他們會知道所有這些都不是科學,神的科學比這多得多。以為自己閱讀大量書籍,讀很多書的人,當他們讀到霎哈嘉瑜伽,而又能在自己身上成就到,當他們看看自己,再看看別人,他們便知道無論他們讀過甚麽書,那些書都是很無聊,沒有意義,空洞的。這就是某種空洞感怎樣出現,空洞的自我,因為他們看到知識是很偉大的,像牛頓說︰「知識就像海洋,我只像小孩子,在岸邊收集小卵石。」就是這種理解!你感到空虛,跟著真正的知識開始臨到你身上,真正知識的認同到來。你說話,當你說話,你的話有影響力,這是口訣,你不會信口雌黃︰「啊!我在霎哈嘉瑜伽,我在霎哈嘉瑜伽已經十五年了。」一無事處,你或許在霎哈嘉瑜伽上百年,但仍然是個笨人,不折不扣的笨蛋。
你或許只在霎哈嘉瑜伽一年,卻能從笨蛋變成人類,一位瑜伽士。我們先要修補自己,情感上我們要依靠母親。我的意思是你比這個世界的其他瑜伽士更有優勢,這些可憐的傢伙,他們沒有甚麽展望,他們知道有太初之母,他們是知道的,但他們卻沒有祂的任何形相,你卻有形相,你是非常幸運,你擁有母親的形相,敬拜有形相的比敬拜任何抽象的東西容易,你明白嗎,這完全是意念,若你看不到祂,怎去敬拜祂呢?
這種依靠不是你要給我甚麽,你能給我甚麽?你不能,你只能對「因」的不執著,它可以成就到,你已經在你的人生中看到。你說︰「它能成事,母親,不知何故,它能成事。」甚麽是班丹?只是對母親的依靠,只是打電話給她,打電話給母親,就只是這樣。我也知道我常開你們玩笑,我也說︰「好吧,我為你做班丹。」我也為自己做班丹!這是來電,只是來電。現在信心已經建立,是,是真正的信心,你對有感情枷鎖的事物完全抽離,這只是「我的母親。」好吧,只要為她做班丹就可以了。「我的父親。」為他做班丹。「我的兄弟。」為他做班丹。無論甚麽事,只要做班丹,你把事情…與母親連上,你卻並未意識到你在做著些甚麽,你只是把事情與流通於你雙手的母親的愛連上。這些生命能量是甚麽,是母親的愛,你已經得到,它流通於你。但你對母親的愛又怎麽樣?我發現在緊急關頭,你自會交託,它可以成事。
沒有需要製造緊急狀況,你必須緩慢穩定的成就它,它會在你內裏建立,你內在自會有這力量,我可以向你保證。一是透過靜坐,一是透過霎哈嘉瑜的知識,不是炫耀,不是告訴別人,而是自己去成就—-不同的輪穴,他們怎樣可以成就到,在自己身上成就,不是在別人身上。當你開始教導別人,是有亡靈附在你身上,還是為自己學習比較好。我知道誰掌握哪個輪穴,哪個…沒有人會告訴別人︰「是這樣做的。」這絕對是荒唐的自我,這種事不要做,若有人問你,你可以個別的告訴他,但你不能大規模的演講,不要混淆別人。
現在我們要克服兩種枷鎖,就是粗淺的情緒和粗淺的思維,肉身上的粗淺也要克服。若你把自己交託給一種良藥,肉身的粗淺是可以克服的,這種良藥就是生命能量。
就像阿努帕瑪,我的孫兒,他告訴他的母親︰「你在Allopathy出生,你接受同類療法(Homeopathy),明天你會找到Jumbopathy,跟著是Numbopathy。我在神之內出生,所以我只追隨神的療法(pathy),神會照顧我,醫治我。
我女兒說︰「為甚麽?你可以作出改變。」
他說︰「為甚麽?因為神從不改變。」答案就是這樣簡單,神會醫治你,但你必須昇進至某個高度才能這樣說,但你卻只在緊急狀況時才跳昇。要這樣說你必須處於相同的緊急狀況,你內在有相同的人格。若你只說︰「神啊!請拯救我。」神對這類人沒時間,你沒時間給神,神也沒時間給你,就是這樣簡單。
從高尚到俗世的事物,我們存在於這兩者之間,我們都是很有效率。無論我們在燈下,在光下,在燈油下,我們都在精微這一點上。若是我們引發「果」,但「因」卻不是從我們而來,這是因為我們已超越了因,不需要為任何事創造因,你卻看到果。當因結束,果亦已達到。它成就要成就的,成就正確的一面,你取得正確的事物,不是墮落的事物。若你仍帶著因,那麽你仍很倔強,仍可能出各種問題。所以最好還是從因中抽身,那麽你便取得果。就如我告訴你,煞車掣會妥當,但果仍在,汽車沒有問題,各樣事情都妥當,所以果亦妥當,但因卻消失了,再沒有因。為甚麽?怎會這樣?為甚麽事情會變得完滿?若你問它的果,你說你是怎會有它呢?你解釋不了,這也不能成就。因為因消失了,找不到因,有時你也可以說這是上天成就事情的方式。
所以唯一真正有效的「因」是神性,神性並非只是俗世的事情。「好吧,對,母親的相片就在這裏,向她問好,好吧,向她問好,早晨,母親。」就是這樣。不是這樣,你必須認識你的母親,愛你的母親,就是這樣。說你要愛我是很尷尬的。作為母親,在這一生中,有很多令我尷尬的事,其一是我不知怎樣告訴我的孩子這些,這是事實,你們不需要經歷任何緊急狀況或任何這種問題,你只要以這種方式發展,你是已經發展,它自會起作用,自會成就到。
讓我給你一個例子,它在英國成就得最少,這是很令人驚訝,雖然我為英國工作得最多,但英國卻成就得最少。我給你一個簡單的例子,你決定來印度,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個月之前決定,我曾經到印度一次,我會再到印度,英國是唯一你要直接付款的地方,他們仍未付錢,澳洲人已經付了,有八十…八十五個澳洲人已經付了,但英國還未,他們每樣事情都很慢,但說到自我,他們卻走在最前,他們的旗幟是最前的。自我在哪裏產生?在大英帝國。
說到要做一點事時,他們是最慢,說到批評,他們居首位,說到自我,忽然你會看到他們佔一席位,它是…為甚麽?你再次可以解釋,因為「因」。你會說因為惰性,你會責備別人,或說是亡靈,又或是我的自我或超我,卻永遠也不會是自己。我很妥當,是其他原因。你為甚麽還未付錢?這就是問題,我現在要走了,若你不來,就不要來,若你要付錢,最好現在付,你發生了甚麽事?
開始時他們有五十人,現在卻只有三十五人。我們已經為它安排好,物資已經訂購了,巴士亦已安排好,現在他們都消失了。沒有人要你來,相反,我說︰「低調點,低調點,那麽我們可以安排得更好。」但不能少過三百五十人,或可有三百人,二百人也可以,但不能只有二百一十人,怎樣安置他們?這樣簡單的事情—-便能看到俗世的處事方式。在其他地方,他們做了些甚麽?「好吧,我們要走了,母親自會解決。」它解決了,每個人都拿到錢,每件事都辦妥,都在這裏。
很令人驚訝,美國人做妥了,但英國人,他們不知道自己來不來,仍有些人不知道。可憐的加文必須為他們跑上跑下,我告訴你,只有他有這份耐性。我很驚訝仍有十一人未付錢,你相信嗎?我的意思是這樣簡單的事情,若你不想來,就不要來,若你想來,便來吧,告訴他你來或不來,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沒有人想你來,就算是這種小事你也辦不妥,因為你有一種…因為,因為這已經發生,因為…
所以英國人要迎頭趕上,我真的為你們非常非常的努力工作,神再給我五年為你們工作,我不知道我們該做些甚麽。有時我感到我不應回來,因為是沒有用的。這是我給你們的小小例子,很小的例子,這是很俗世。你也在別的地方看到像這樣的例子。當你告訴他們任何事︰「為甚麽?母親,是這樣發生嗎?為甚麽我要這樣做?」我的意思是他們問我,問我起因!「我為甚麽要有這樣的言行?我為甚麽會生氣?」
就像我知道有些來霎哈嘉瑜伽,練習霎哈嘉瑜伽的人,他們卻走到一些Steiner的地方,參加其他課程,我的意思是他們對我沒信心,對霎哈嘉瑜伽沒信心。他們像瘋子一樣練習這些,練習那些,這種情況仍然持續。只有英國是這樣,我告訴你,其他地方不是這樣,它很特別。我知道很多來霎哈嘉瑜伽的人,沒有練習霎哈嘉瑜伽,卻醫治人,在霎哈嘉瑜伽幫助人,把事情成就。當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後,他們走到這個地方,那個地方…是要這樣嗎?
我知道很多人想指責領導,我告訴你這些是因為當我來到這裏,染了很重的病,我告訴你是真的,我病倒了八天,之後病仍未痊癒。你們都知道,你們全都在我身體內,我因此受苦,所以我必須告訴你們。他們說領導不好,領袖必須很強,領袖必須是這樣,他們的領袖必須手握武器,他們說若他襲擊我們,我們將不會妥當。這再次是「因」。我告訴你,加文是其中一位最佳的領袖,我必須告訴你,他花了很多錢,他沒有告訴我他支付了很多費用,他的辦公室為我們而設,他接收所有荒唐的人。若我告訴他︰「這傢伙有點自我。」他便會雇用他,若我說︰「這傢伙有亡靈附體。」他也會雇用他。他與那些我甚至一天也應付不了的亡靈一起工作。他盡力告訴他們︰「現在你看,來吧。」憑他的感覺,憑他的理解,他救了很多人,唯一的是他沒有公開的帶領,這是他的錯,他應該公開的說︰「你是亡靈,你會得到醫治,你會妥當。」
但若你說︰「來這裏,你要明白,你是亡靈,不要緊,我有檸檬…還有辣椒,你坐下。」跟著︰「母親,他已經視自己與最偉大的亡靈一起。」讓我們面對它,若你了解你的領袖,你應該知道我比你更加了解他。有時這是很令人傷感,你們為甚麽不去了解這個人好的一面?在他辦公室裏,他要容忍的亡靈數目,我告訴你,連一天我也忍受不了,他們有些是很自我中心,有些失去了理性,有些很嚴重,就算他們走下樓梯,我也會胃痛,在我的房子裏。但他卻支持他們,為甚麽?有甚麽需要這樣?他只是想幫助他們。當我告訴他︰「這個人受亡靈影響得很深。」我發覺加文雇用了他。有天我必須告訴他︰「把他們全都解雇吧!」他們被解雇。為甚麽英國有最多的亡靈,我真的不明白,有需要他們在周遭嗎?
在我要走的日子,我不應告訴你這樣的事情。但當我走後,我發覺這些亡靈全都回來了,他們成為「因」,「果」也顯現。我必須給你完整的圖畫,在這個國家的偉大土地上出生,你可以昇進至最高,但也可以降至很低,我曾經見過這樣。因為你常常指責別人,最不應受指責的是加文,這是你做最差的事。若把這件事告訴葛雷瓜︰他會砍這人十次,再把他帶來見我,真的,他會說︰「真荒唐!好吧…照辦吧」你告訴華倫先生,我不知道他以澳洲的處事方式會做些甚麽,他們全是寶石,毫無疑問。
你們值得擁有像加文這樣的人,我想他們是特別的人,我為你們努力工作,我很驚訝,正派的人不需要這種領袖,你要嗎?澳洲人被證明是正派的人,很令人驚訝,他們對待我的方式,是那麽可愛,你會很驚訝,加文。你也知道那些孩子,他為我買了一些杯碟,因為他們想在我來時,可以有好的杯碟為我準備茶點。所以他為每一個中心購買一套好的杯碟。孩子,小孩子,他們負責收錢,無論如何,要給母親奉上糕餅,必須有碟子,所以他們把支票寄來,你看看,他們是那麽可愛!我從不吃糕餅,你們是知道的,但仍然…我必須要說,孩子是那麽可愛。
甚麽原因?我們為甚麽要支配人或受人支配?為甚麽?再次是因為「因」。超越「因」吧!我一次又一次祝福你們,在我下次再來的時候,要看到你們不再犯錯。靜坐、靜坐、靜坐,當你們來印度,我很樂意向你們展示,你是我努力工作取得的獎品。你知道嗎,就算我不曾到過的地方,有人把自覺給了尼泊爾人,他們是奇妙的花朵,我就在這裏,我有點出錯!我在哪裏工作,哪裏的人對「因」便有更多的憂慮。
我必須呼籲你們,請在內裏成長,你是否寛宏?是否慷慨?是否有條理?是否令人留下印象?是否仁慈?是否合群?是否仍依附著一些荒唐的事物?是否說話浮誇?是否大發妙論?請謙卑下來,你便看到自己偉大之處,除非你真心的把頭垂下,你又怎能看到你的母親?
我希望你們都交上好運,祝你們聖誔快樂,新年進步,在靈性昇進上有豐盛的新一年。讓我們顯示它,讓我們今天決定,把你的妻子,丈夫,孩子,一切荒謬的事物忘記吧。你現在是瑜伽士,你與上天連上,請在它內成長、在它內昌盛。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的節目不應大規模,因為沒有太多時間。今天最好有一個告別的小崇拜,必須是小的崇拜…因為它是,最重要是你可以接受多少,因為在我離開前,我不想每一個輪穴都抽搐,我有時對在英國做崇拜感到有點怕。
加文,我想你只要…這是掌握,你必須先掌握自己。若你不是導師,你不能行動—對你的工具,這是重點。
我不希望任何人不尊重領袖,你可能非常聰明,但這是無關霎哈嘉瑜伽。在霎哈嘉瑜伽,你必須聽你的領袖的話,尊重你的領袖,不要找他的錯處。我知道他的缺點,知道他有甚麽缺點,我知道怎樣處理。每一個人必須鞏固自己。我可以說在澳洲,這是現代的事物,我必須說整體像一個身體般運作,沒有人質疑華倫。他們致電給他,他們告訴他,他們收錢,他們把錢…全都像一個身體般運作。但在這裏,每個人都想把頭砍下,或攻擊心臟,這是你的心臟,這是你的腦袋。
請記著,在批評前,你們都必須為加文,為霎哈嘉瑜伽提供服務。說書籍還未到達的人,請他們接管那些書籍。就算是預訂我的座位,還有其他也是他負責的,無論你說甚麽…通常這些工作都是他做的,所以你也要提供服務,做這些工作,否則霎哈嘉瑜伽就成就不了。
我們來這裏不單是要接受祝福,我們還要負一些責任,就是每一個人都必須要提供,要估量︰我可以做甚麽,我可以怎樣幫忙?有甚麽工作?讓我們現在看看。我希望在下次會面時,你們全都坐下來,找出你可以做些甚麽。可以組成一組,二個,三個人,以愛心,全神貫注的去做,那麽他的重擔便可以減輕,你們全都感覺到喜樂,因為你為霎哈嘉瑜伽做了點事,母親為我們做了很多工作,我們為霎哈嘉瑜伽又做了些甚麽?你想有好的集體靜室,好的地方居住,好吧。你想有舒適的地方,便宜的地方,好吧。你想有健康,好吧。你想有可愛的孩子,好吧,享受你的人生,但付出又怎樣?付出你的真心,你的尊重?
下次我回來時,我希望看到你們全都成長成一個個體,若不能,最少心臟能夠整合。試想像心臟的活門在不同的時間跳動,所有肌肉以不同波段移動,像這樣的心臟,這個宇宙怎能生存?所以我請求你們,所有心臟的細胞要警覺,要與神合一,在整個宇宙的關愛下。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該有甚麽崇拜?今天是告別崇拜,就讓我們有一個這樣的崇拜,在耶穌基督出生前,讓基督在我內裏出生,讓我們像祂,祂常常堅持︰「愛你的兄弟,愛你的姊妹。」誰是我的兄弟姊妹?祂也問這個問題︰「誰是我的兄弟姊妹?」
「霎哈嘉瑜伽士是我的兄弟姊妹。」
有人在聖壇上說︰「你可以在聖壇上奉獻甚麽?你有否與你的兄弟協調?有否協調?先協調,才把花朵帶給母親。
祂已經說了,想想祂,祂是何等寛容,何等寛大,何等偉大,祂怎樣每時每刻都想著祂的父親,完全的奉獻,做祂的工作。讚美基督,讚美以潛在方式工作的母親,我們今天在內裏喚醒偉大的靈,它實際上是Omkara,就算是記起它,想起它也令人喜樂,讓祂的生命反映你的生命,你要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讓我們有…這是甚麽?
我想…我可以說,下次你來到崇拜,你們必須唸誦女神的108個名號,你們必須有這些紙張。就像我們有這些書籍,我們必須有這些紙張,不單一個人有。我們也要記著一些事情︰女神的名號,我們背誦的名號,我們要一次又一次的唸誦它們,並要理解它們,它們梵文的意義,對我們應該是很容易的,我們就是這樣潔淨我們的輪穴。
我不認為我們有基督的名號,這一次,我希望唸誦基督的一些名號,我們有格涅沙的名號,不是基督,所以我們唸誦錫呂‧格涅沙的108名號。一些人可以清洗我的蓮足,好吧…
你有沒有?真的,這是最好的,但那麽,我可以說有人現在應該說,讓我們看看,有多少個名號?…讓我來創造名號,我們會把它給別人。為甚麽只有加文保留名號?不像這個國家的首相,你已經揀選了領袖,首相只是付錢雇用的,她是…這是她的工作,他不是做他的工作,你們全都在做神的工作,那麽,為甚麽會有這種事情…現在有人應該唸誦它,誰會唸誦它?
現在一些人唸誦它,一些人清洗我的雙腳,不要做得太多,這是基督,不容易吸收,好吧,讓我們看看,讓我們看看你有多愛祂,你可以吸收祂多少…
現在起來吧,你必須起來幫忙,你們一些人,其他人也一樣。不用害怕有自我或其他,不要只是在想︰「啊!他們認為我只是…」不,趕快吧,趕快工作吧。
現在,這是甚麽?拿一些我們需要的東西。
現在,誰帶領崇拜?巴拉,你可以嗎?好吧,上前來,一些女士也上前吧,有甚麽關係?現在來這裏吧…水和所有這些…現在,把你的朋友帶來,不用太麻煩了…
祂降世教導他父親永恆並至高的神濕婆神的旨意。阿門.
Aum twameva sakshat
Shri Jesus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Bhagava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 Namah.
祂是太初之存有,祂是唵。
祂是毗濕奴,祂是毗濕奴之子。
祂是摩訶毗濕奴。
祂是純粹的生命能量。
祂包容千百萬計的宇宙。
祂由太初宇宙之蛋所生。
祂在錫呂‧瑪塔吉女士心中。
祂是先知所預言過的。
祂受東方天上的一顆星歡呼。
祂受三位博士探訪,祂們是梵天婆羅摩、濕婆神和毗濕奴。
祂在馬糟裡出生。
祂是一位導師。
祂是牛的朋友。
祂受牛的探訪。
祂的父親是克里希納。
祂的母親是羅陀。
祂是救世主,祂用火燒掉我們的罪惡。
祂住於額輪。
祂是光。
祂是天空的本質。
祂是火。
祂由於愛心行出神蹟。
祂的袍為人摸。
祂是苦行者的朋友。
祂受家庭的崇拜。
Shri  Mataji:因為苦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