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Laxenburg (Austria)

1985-05-05 Sahasrara Puja: Nirananda, 27' Download subtitles: EN,ES,FR,JA,LT,NL,PT,RO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頂輪崇拜

奧地利維也納 1985年5月5日

Today, in this beautiful place created by the Queen of Austria, we have gathered here to perform the puja to the Sahasrara. When we enter into the realm of Sahasrara, then only we have a right to do the Sahasrar puja. Before this nobody talked about Sahasrara, nobody did any puja to Sahasrar. This is your privilege that you are in the realm of Sahasrara and that you can do this puja, perform it, it’s your right, you are chosen for this.

對你們而言,進入宇宙大我的頂輪,成為腦袋裡的頂輪細胞是很大的恩典。讓我們看看頂輪細胞有怎樣的品質。這些細胞都是透過腹輪的運作而特別產生的,它穿透所有輪穴,當它們到達頂輪,裝備妥當,在沒有牽涉入任何身體的元素下,處理腦袋的活動。同樣,霎哈嘉瑜伽士也要不牽涉入任何細胞 — 人類 — 這個宇宙的身體的細胞。

在頂輪層次,最先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的是他變得超越 — “ateet”,他超越很多事物︰”kalateet”— 他超越時間,時間是他的奴隷。若你想到某處地方,忽然你發現一切都同時發生,令你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情。就如你想趕火車但遲了到達火車站,你發現火車也為你遲開了,事情的發生讓你感到他們是為方便你而運作,因此你超越時間 — “kalateet”。

接著你超越dharma(本性)(譯者按) — “dharmateet”,意思是dharma變成你存有的一部分。不用人告訴你︰「你要這樣那樣做。」你就是不會這樣做。不管什麽你須要去做,你也會去做。當你超越所有這些dharma,這些人類的”dharmas” — 人類的dharma是注意力受貪慾、貪婪或是什麽吸引,因此他不能把注意力抽離。現在注意力變得”dharmateet” — 即注意力失去了它的dharma。注意力的dharma是我們要以先知教導的”dharmas”來控制自己,因為我們來自最低層次,所以這些dharmas存在於我們的存有,開始顯現,當它侵襲我們,我們要有一些方法來控制它。因此我們建立自己的dhamas,自己的規章制度,來控制它。dharmas是來自低層次的制約。這就是人類了不起之處,他們在低層次的dharmas上建立自己的dharmas。就如碳有四個原子價,它必須是四個原子價,也必須依照四個原子價來運作,不能把四變成六。但人類卻能製造代表人類dharma的原子價,”manavdharma”。一旦頂輪昇進,注意力就失去了這個品質,意思是你不需要dharmas,不需要用dharmas來限制自己,雖然不用規限自己,卻自動受到限制。這是屬於nirmal(純潔)宗教的人第一個徵兆,就是純潔。

注意力不依戀或不受任何事物侵襲,注意力很純潔。就如荷葉,水點不會停留在荷葉上。你變成”kalateet”,變成”dharmateet”,變成”gunateet”,即你出生的三個狀態︰左、右和中,你超越它們。左是你的注意力有情緒上的執著;右是你對肉身和思維的執著;中是你對dharma的執著,執著於要正直,也要令別人正直,亦要律己律人,那是”satvika”,即人想控制他的貪慾、憤怒、驕傲、虛榮心、執著和貪婪這些敵人。這些注意力的限制全都消失,你變成擁有智慧的自由人,你的注意力變成”dharmic”,你因此失去你的”gunas”(德性),變成”satgunis”,即正直善良,不是因為受教條規則限制,而是自自然然的,自自然然的變得正直善良。

有時這些人對你有點不解;就如基督趕走在神面前,在廟宇前售賣貨品的人。按照法律,我們不應有脾氣,但這個脾氣是”gunateet”的脾氣,自然流露的脾氣,不用分析,必然會發生的。女神對惡魔的脾氣,殺死惡魔。克里希納的samharas(殺戮)。克里希納告訴亞周那,你要殺死所有這些人,他們已經死了。因為你已經超越,所以他們都取得解釋。這是超越制約的”ateet”。只有能控制的人才能超越,身處其中的人是不能控制它,若你要拉動船,你必須要在岸上,只有這樣才能超越。你超越,這是”ateet”。當說到這個人的知識,你不能想,因為他是超越思維,你不能描述他,因為他是難以描述,你不能說︰「為何蘇格拉底要服毒?為何基督讓人把祂釘上十字架?」這些都是超越人類的理解。你就是要有超越人類理解的行為,你不是要從人類拿到証書,你要拿的証書是來自大能的神,不是來自低層次的人類,這種情況就像狗寫人類的事情。

你到達的層次能以”a”來形容,即「無」(without)。這樣的人沒有思緒,沒有貪婪,沒有貪慾,就是沒有。這樣的人可以說是”ashesh” — 什麽也沒剩下。就如你想製造一個真空的空間,你不停的在造,製造真空,你到達任何階段,真空總是不能完成,因為你發現不管在那個階段,仍然有一點東西剩下來,就是造不了完全的真空。但他能完全真空 — 對負面力量,侵略的品質的真空,什麽也不存在,完全的真空。這個人是永恆的存在體,沒有人能殺害他,沒有人能傷害他,不受任何人的憤怒,任何人對他的不敬影響,不管有沒有侮辱他,他都不受騷擾,也不會因為別人的讚賞而得意揚揚,因為他沒有「享受自我恩澤」的能力。

當他到達第三個層次,就得到”nihi”的祝福。”nihi”是我的名字最先的字句。梵文裡,當nihi與”mala”結合,就變成”nirmala”。”是”nihi”這個字,”ni”搖一點,”nih”即純粹,或加上”i”,最先的”nihi”是無 — 沒有,”nira”是純粹。就像當你說”nirananda”,”niratma” — 純粹的“atma”(真我),純粹的喜樂,”kevelam” — 唯一,只有喜樂。就如我告訴你,”nira”或”nihi”運用在兩種形式,其一是無,其二是唯一,絕對的。因此喜樂變成”nirananda”,絕對的喜樂,只有喜樂,它是完全的自由。

你擁有各種喜樂,就如我告訴過你,你有”Swanand” — 靈的喜樂,接著你取得”Brahmananda” — 安康的喜樂,你亦有”Leelananda”,”Krishnananda” — 你擁有戲劇的喜樂。當你到達頂輪的狀態,那是”Nirananda” — 意思是純粹完全的喜樂。雖然”nira”是我的名字,它也解作絕對,所以當你把這個形容詞放在任何字句之前,它就變成絕對,你因此變得絕對。當你到達絕對的狀態,什麽也容不下,只能容納你自己。

讓我們看看什麽是絕對,即是說不是相對,沒有相對的品質,絕對是無可比擬,”atulaniya” — 它是不能作比較,不能與什麽有聯繫,它是絕對的。人不能理解它是因為它沒有連上什麽,因此我們不能透過其他事物來了解它,它是絕對的。不管你用什麽方式去理解它,你都遠離絕對,無論你想怎樣分析絕對,你也在遠離它,這是你在頂輪取得的 — “niranand”。

在霎哈嘉瑜伽的不同階段,我們要從”shariranand”開始,意思是身體的anand,”manasanand”— “manasa”的喜樂 — 精神上的,你也可以說是”ahamkaranand”,即要有自我的滿足。現在你內在要建立的狀態是Niranand。恐懼出什麽問題?談論它有什麽問題?你不能談它,因為你怎能與它有聯繫?我不能說︰「它是這樣那樣的。」沒有任何字句能描述它的全貌,只能透過否定︰「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是這個。」剩下的就是絕對。你到達絕對的狀態,這是完全建立溝通的狀態,在這溝通裡,你內在已經擁有絕對。

你就是為著這個原因來頂輪崇拜,這也是你要渴求嚮往的狀態,這種昇進要在我們內在建立好。我們不用到喜瑪拉亞山,不用有任何極端的行為,留在這個世界,我們要變成絕對 — 唯一的,”kevalam”。沒有「怎樣」能做到?你只是變成,就像花朵變成果實,全都建構好,在你內裡。只要順服委身,讓它自然成就,把它交托,你會很驚訝,你會處於享受絕對的狀態,這是絕對的愛,絕對的慈悲,絕對的力量。言語停止,描述停止,你只是變成絕對,透過合一來感受絕對。若某人沒有與你一起,你不會在意,不需要有同伴,你獨自一人,享受絕對,你也能享受別人的絕對,最好是什麽也看不到,只看到絕對。

願神祝福你們。

譯者按︰Dharma這個詞彙是印度文化的中心思想,或許可譯作宗教、責任、道德、正義、法律、規則。Dharma不單外在於人類,還包含萬事萬物的精粹或本性,因此,它渴望能安置在每一個恰當的位置,它不單存在於人類,還存在於每一個境況中。例如,老師的Dharma是教導學生;太陽的Dharma是照耀大地。Dharma渴望能在穩固的道德基礎上建立人類社會。(節錄自Dr Ithamar Theodor的Exploring the Bhagavad Gita)

I’m just in dhyana, I don’t know how to get out of it.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