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i 女神崇拜

(United States)


Feedback
Share

女神崇拜

美國聖地牙哥

1985年5月31日

願神祝福你們。

(馬拉地語)

 

請坐下。

能到聖地牙哥的集體靜室是件樂事,這是一處很漂亮的地方,一處很能表達神的愛,上天的愛,表達神想幫助你的每一步的地方。若你想擁有集體靜室,想擁有一處合適的地方,想好好照顧你的孩子,想做神的工作,這些一切都會被照顧,都會達成實現。若它不能達成,你又怎能做你的工作?所以全都能達成實現,這是那麽明顯,我們擁有不同的集體靜室,這樣舒適的地方,都是以很合理的價錢,你能負擔的價錢便得到,我們都能快樂的住在一起,這是用愛為你們創造的住所。

我們先要記著,我們之間要有完全的愛。(馬拉地語)我們不要信任任何想分化我們,想給我們錯誤想法的人。只要用心,我們能輕易分辨誰是霎哈嘉瑜伽士,很容易把他們認出,你只要敏銳點,便很容易分辨出他們。任何狡猾的人,都很容易被發現。沒有人能違反神,因為一切都會被發現,被找出。

我們要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母親上,有些人確實有點狂熱,因為他們很執著依戀,但不要緊,你會清醒過來。狂熱總比懷疑好,所以那些做事有些過分的人,他們應該把人生交托…無論他們看到甚麽,無論他們對霎哈嘉瑜伽有甚麽理解,無論有甚麽發生,他們都會毫不焦慮的接受它。

就是這樣,我們要建立自己霎哈嘉瑜伽的形象,我們不能建立…它就是它本來的樣子。我們不能把霎哈嘉瑜伽的形象建立成我們認為它就是這樣的樣子,霎哈嘉瑜伽就是這樣,它不是那樣。你不能妥協,你就是不能妥協,它本來是怎樣就是怎樣,它不是你想它這樣就這樣,你不能塑造它,因為它的形象很久以前已經固定了。現在它是這樣子就是這樣子,這就是為何它能成就得那麽好,那麽有效率。要令它更有效率,你要接受它的運作。

就像昨天,你要明白,我知道必定是有些甚麽,還不是時候。這次我在這裡花的時間本是用來提昇你們的靈量,但卻不必要的浪費掉,取而代之,我用了五分鐘給他們自覺,就是這樣。所以一切都要以這種方式來理解,你會漸漸看到上天的戲劇,看到事情是怎樣成就,看到它是怎樣幫助你。

就如神已經把一些東西帶到你面前,華醫生告訴我一個很有趣的故事。財富女神和教育女神有點小衝突,你也可以說教育女神或莎娃斯娃蒂。若她受忽視或受過分的愛慕,便會令你自我中心,某程度上若你不停的學習、學習、學習,你便會偏向一面。

這位女士想測試財富的力量,她對拉希什米說︰「好吧,讓我看看,這個人。」這個人是個乞丐,他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因此拉希什米把很多錢放在一個大的容器裡,我們稱這個大容器為handa,再把容器放在他會走過的通道。這傢伙走在路上,莎娃斯娃蒂進入他的思維,當莎娃斯娃蒂進入他的思維,他變得很自我,他甚至看也沒有看那些錢便走開了,雖然他需要錢,他卻走開。

這反映當人變得自我,他便開始有自己的計畫,自己的提議,自己的形象。那麽,上天提供給你的需要,你的要求,你的答案便會消失無蹤。結果是我們不容許上天的戲劇上演。這不單適用於物質層面,也適用於感情層面,亦適用於肉身層面,而最適用的要算是靈性層面。所以我們不要錯失重點,就讓上天扮演它的角色,我們必定能看到。

就像克里希納曾經說︰” Karmanyevadikaraste”「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做這工作。」現在我們做崇拜,做搖燈禮,我說︰「好吧,若我們能做,很好;若我們不能,我便乘黃昏的飛機走。」我不介意,不論我坐早上的飛機或黃昏的飛機都不要緊,我絕對很輕鬆自在。我們討論了一些重要事情,要花點時間,這是必須要做的,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並不記掛著我要乘一時起飛的飛機,沒問題,我可以乘晚機,這對我是毫無分別。

就是要採取這種很放鬆的態度去迎接甚麽會發生,人們不必要的…(馬拉地語)…所以…

當我們明白上天有它完整的戲劇,它自己的運作方式,全部事情都是為我們,為你,為霎哈嘉瑜伽士而作的。一旦你意識到這樣,你便感到絕對的輕鬆自在,處於喜樂中。但一旦你開始︰「噢!這應該是這樣的,那應該是那樣的。」一切都會違反喜樂,無論事情是以何種途徑來都不要緊,一旦你採取這種態度,你的喜樂便是完全的。

我曾經見過人們在感情上受很多苦,原因是你對一切都開始思考。現在在印度,結婚很簡單,你要明白,我們從小便被教導︰「你會結婚,所以你必須學習怎樣與丈夫相處。」男人常常被告知該怎樣對待妻子,雖然他們不知道誰是他們的妻子或丈夫。丈夫和妻子只是某種記號,他們不知道是誰,可以是任何人。所以你一旦接受她為dharma,便會為你帶來驚喜,你只要去享受。事情要建立到某程度,某時刻,那必須也是祥瑞的。當然他們先占卜,這很重要,因為若你不占卜,後果會是頗災難性的,所以他們占卜。若占到很多點,他們說二十六點是最理想的,那麽他們便會結婚,不然便不會。他們見面或不見面都不要緊,有時人們會見面,大家交往一年,或許這樣他們的婚禮會延期,沒有吉祥的時刻,他們要花點時間一起,但不是單獨的,他們從不單獨見面。當你要見你的丈夫或妻子,這個時刻是很神聖的時刻—這是很神聖的時刻,你要集中精神。

忽然下了決定,你要保持這神聖時刻。即使有時婚禮舉行前還有點時間,在決定後,還有頗多時間,你或許還繼續有種感覺,想見這個人,但你不會分心,完全集中精神,決定了,便只要接受。

在這裡,人們同居三年,接著他們結婚,然後離婚,我是說我不能理解。即使你們同居三年,七年,十年,他們仍會這樣做。那麽互相認識了解這麽多年有甚麽用呢?仍要離婚。但若你靈光一閃,明白這是專心濃縮的運動,你對一切都很集中,你遇見這個人,接受這個人作為你的伴侶。或許有一兩個會失敗,若你不想及它,便不會那麽失敗。因為在婚後,你便開始想︰「噢!我期望這樣,我期望那樣,我以為是這樣的,但卻不是。」常常找對方的錯處,不是找自己的錯處—這是最精彩的,不是看自己怎樣適應對方。一旦你開始對婚姻有要求,婚姻便會完蛋,完結了。就如你生小孩,你完全不會想這是個怎麽樣的孩子,你只是愛這個孩子,同樣,婚姻也要發展這種專心濃縮的感覺,這樣的婚姻才會成功。

但這裡,你看,就像當你購買了一些物品,買了一些東西,好吧,你便想︰「噢!這個不好,我應買那個,那個會更好。」諸如此類。你因此拿另一件物品。物件是不同的,物件是物件,人是生物,不像死物那樣能把這個換成那個,「我可以要這個或那個。」對人類你不能這樣—不然你就是在玩弄上天。

這是重點,你感到霎哈嘉瑜伽士要學習接受喜樂,接受快樂,而不是投射荒唐的想法念頭,這樣你的喜樂才會是完全的,不然是不行的。若你來,比如就肉身方面而言,就像在這裡,若婦女是很瘦的,她想有像這樣的腿,這樣的手,這樣的身體,為甚麽?我是說試想像每個人都嚴格控制成某一個特定的模式,這樣的腰,這樣的…這會是很可怕。我是說你會很討厭,很厭倦這樣,你是想要像這樣。

現在的潮流是就外表而言,我們全是美國先生,又或你怎樣稱呼它也可以。每個人都練習慢跑,每個人都像瘋子般跑,為甚麽?你有自己的個性,要保持你的個性。你的身體有某些需要,你有自己的風格作風。當然,若你身體不適,便要試試把輪穴治好。至於外表,你以為︰「我要像這樣,我要像那樣。」完全沒有任何差別。

所以另一種瘋癲開始,人們因此很不快樂,你要明白,你走到那些所謂精英優秀班,那裡大部分的男人都很高薪,受過高等教育,上等人;女人也受過教育,他們只談︰你吃了多少卡路里的食物,只談這些話。你不能理解,這些人出了甚麽問題?他們的層次是這麽低。這是很體面的說話,若他們說些不體面的話,也能說得很過分。這些都顯示這些人沒有進化,他們只想著這些言詞,這就是為何他們變得那麽認真嚴肅,很認真的討論這些東西。你感到像恥笑他們,恥笑他們那麽愚蠢。這些事情在美國這樣的國家被視為很重要,這能顯示他們是那類人。

我是說在印度,沒有人會那麽介意身材,至少在我這把年紀的人,從不喜歡瘦的女孩,因為他們認為瘦女孩必定是很易發怒,脾氣差,常常胡思亂想,我告訴你,他們從不喜歡瘦女孩,即使現在我的丈夫也不喜歡。他說︰「你看,男人在愚弄女人,這就是為何女人會做著這些事情。」你要明白,他是個單純的人,所以他認為男人愚弄她們。就像這樣,她們要腿像這樣,牙齒像這樣,鼻子像這樣,造一個假鼻,放上去,為甚麽?

當我們開始思考,肉身也會不平衡,因為當我們思考,會與另一個思緒相撞,我們形成了一般的思考,接受一般模式。當人們接受這種模式,說︰「好吧,讓我們也擁有它。」首先他們習慣穿很窄的衣服,有個女孩向我自吹自擂,她穿上這些衣服八天了,現在她已不能把它脫下。

我說︰「怎會這樣,你怎樣處理?」

她說︰「這些衣物,你能穿上跳進桶裡,它便會收縮,你不能把它脫下,你可以與它一起沐浴,與它一起做任何事。」

我說︰「它很髒。」

「不會,不會,你可以好好擦淨它。」

但我說︰「為甚麽,為甚麽要這樣做?它會令你身體內的血完全凝固。」

現在他們開始受苦,所以他們現在都穿上寛鬆的衣服,你看,瘦長短褲,便裝,這種衣服。當你不停的想著它,他們便從這個跳到那個,設法想出新的方法。

傳統卻不一樣,傳統是當人很傳統,實際上甚麽會發生,明智的人才會變得傳統,因為他們明白甚麽該丟棄,甚麽不該丟棄。他們想明白我們該怎樣去昇進,不是只接受一面,而是兩面,我們要平衡自己,迎上前去。該丟棄的便要丟棄,好的便要接受,從錯誤中測試學習。你要明白,你犯錯,不要緊,放棄它吧,試別的—不要緊,放棄它。無論甚麽是好的,你們都要保留,還要繼續做,你就是這樣建立恰當的傳統,好讓其他人能跟隨。

常常想著新事物,常常想有新事物的人,他們是大錯特錯,我們稱他們這種做法為愚蠢的舉止。因為新事物令他們一團糟,這種情況正正發生在大部分的西方國家,就是他們嘗試一切新事物。現在的時尚是可卡因(毒品),沒錯,是可卡因,我是說即使菲臘王子或任何人吸食這種毒品,我也不會感到驚訝。我是說每個人都想嘗新,若你說你不要試,他們會說︰「為甚麽?為甚麽不?」這是西方思維的一大問題。

你們全部人都要明白,不要在霎哈嘉瑜伽試新事物,霎哈嘉瑜伽是從傳統建立而來的,不要在霎哈嘉瑜伽試任何新東西。我們擁有的已經足夠,不要試新東西,人們試新事物便會出問題,所以不要試新東西。

就像有人說現在,你要明白,我聽到在倫敦有些人開始授課,以新方法教授霎哈嘉瑜伽,忽然,他們全都瘋了,我是說他們的生命能量很古怪,我不知道對他們該怎麽辦,我很驚訝,我說︰「你們為甚麽要試這種新方法?有何需要用新方法?」

「噢!」他們說︰「我們以為用這方法是最好的。」

但我說︰「我已經告訴你們所有的方法,你們有沒有嘗試,有沒有好好掌握這些方法?最好還是用我告訴你的方法,你可以問我後才用新方法,你要明白自己在做著甚麽。」

我也看到平庸的霎哈嘉瑜伽士常常這樣做,嘗試新方法,結果是︰「我現在告訴你怎樣令你的呼吸循環」為甚麽要呼吸循環?他們忽然發現新方法。這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有時這些人是有惡意的,所以要小心,根本沒有需要試新方法。現在你已經跳進新的知覺,你只要在那裡安定下來,不要試新方法,只要穩定鞏固自己,令自己平衡穩定,這才是最重要。

其二是每個人都要在霎哈嘉瑜伽博學,但有些人很滑稽有趣的博學,我有時也很驚訝。就像有個同性戀荒謬的傢伙,他告訴人︰「對,你看,母親說有時這樣也沒問題。」我從沒有這樣說,我不會說這種話。有人說︰「喝酒,可以,母親說的。」我怎會這樣說?這種事是不能妥協的。有人說︰「好吧,你可以做點生意。」我從沒有這樣說,沒有,你不能,不能這樣,他們不是對你說的,你完全不需要這樣做,對嗎?

有這些想法的人,你告訴他們︰「不是這樣。」沒甚麽是這樣,在霎哈嘉瑜伽是不能妥協,沒有妥協。無論我們學了甚麽方法,讓我們練習這些方法以鞏固自己,也鞏固別人。你要保持分際(maryadas),保持界限,不要嘗試去飛。有人以為自己是很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會這樣那樣做。要記著,這是錯的,你要謙卑下來,記著當你謙卑下來,你便知道只有謙卑的人才是穩定的人。

所以必須完全謙卑,嘗試學習更多霎哈嘉瑜伽的知識,有很多途徑取得我的錄音帶,還有很多霎哈嘉瑜伽的書籍,”Nirmala Yoga”亦已經出版,有很多途徑讓你能明白理解霎哈嘉瑜伽,若有不明白,你們可以互相提問,試試去分析以令自己明白母親在說甚麽,她是否這樣說。我是用非常簡單的語言來講話,極之簡單易明的言詞,盡量避免專門名詞,當然,有時我也要用艱深的字句,但通常,語言的背後是很精微的知識在流通,所以要明白有時或許有點困難,你或許嘗試從中建構某些東西,或許嘗試詮釋它,若有這種問題,最好詢問一些你認為有能力給你意見的人,你要接受他的意見,不要提出你的見解,這會是很錯的,這樣你便會像出軌的火車,偏離軌道。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有自己的軌道,你要知道,無論你喜不喜歡,不是自由的問題,而是昇進的軌道,你不能超越這個軌道。若你以為只是跨越了一點點,享受下流骯髒的事物一會兒,再回來霎哈嘉瑜伽,你不會被接受。若你這樣做,我便要更加努力的潔淨自己,這樣那樣潔淨自己。要保持自己潔淨,你最好在軌道內,不要偏離它。不要嘗試做些不必要的新事情,為甚麽要這樣?我是說,很簡單,你要明白這是浪費精力,我已經為你找到了,你為甚麽還要再找一次?

就像這個款式的襯衫,我已經最少穿了…我想有五十年或更長,這個款式的襯衫。現在我的裁縫已經知道我要穿這款襯衫,是這樣那樣的,他有我的尺寸,我只要告訴他︰「你為我造一件衣服,造一件襯衫。」他便懂得怎樣造。在最近的很多年,大約二十五年,只有一個裁縫為我造衣服,他完全沒有頭痛,我也沒有頭痛,沒有問題。若每一天我都要轉換款式,造新的衣袖,新款的襯衣,我便會頭痛,我告訴你我是認真的。

所以為甚麽,為甚麽要這樣做?有甚麽用呢?誰會去看,誰會因此受影響?我們不必要的浪費精力在這些事情上。我不是說你要嚴密管制自己,完全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任何事情能節省思考的精力,你也要去做。對細微瑣碎的事情,沒有需要多樣化。而這個國家,我也曾告訴你,每一個水龍頭,每一個把手都要不同款式,每一片磚也要不同,有甚麽需要呢?需要多樣化的是富藝術感的事物。需要不同的是紗麗,因為它很富美感。至於襯衫的針線,完全沒有藝術可言。所以富藝術感的事物可以不同,但任何世俗的就沒有此需要。對於機器,為何你要有不同,你會變瘋。你走進店子裡,有二十種不同的物品,你不知道該買那一件,全都是由機器製造的,這個好,那個也好,接著另一個人走進來,他說︰「不好。」你感到受傷害,若你要擁有世俗的物品,只需擁有小量就可以了,這樣你便不會有太多頭痛。

所以最佳避免這些問題的方法是運用你新的生命能量感知,那麽你便可以節省精力,必須節省精力。若你不放注意力在不是你行事作風的事物上,不去你不該去的地方,便能節省精力。只看生命能量。若我購物,我現在購物是為了好幾個原因,你也知道,其一是把我的生命能量放在那裡;其二是把生命能量放在市場的人;其三是看著一切,那麽我的注意力便能放在他們身上;其四是買一點東西給人。若你喜歡某些物品,只是因它有生命能量,不知怎的我便買下它,因為要把它送給別人,又或它遲些才有用,我只是把它買下,擁有它,很方便隨意的就把它買下。

你就是要採取這種態度。相反,若你只是不停的︰「我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關於你的妻子,你的工作,你的一切,你都會不肯定。這些日子,美國人對他們的工作的態度是很稀奇古怪,我要說有關這些事情,因為你們要面對這個問題。今天他們做一些工作︰「我不喜歡我的工作,我不喜歡我的老板。」另一份工作,他們轉換了工作,接著第三份工作,又轉換了工作。他們喜歡改變,常常都是這樣,真是要發瘋了。我告訴你。轉換你的妻子,你的房子,你的一切,為甚麽?最好只有一個妻子,最好一生中至多只轉換兩份工作,最好至多搬三次屋,多於這些次數你便會頭痛,我是說對我而言,因為我丈夫的品性,我曾經轉換過四十所房子。但我不同,因為我就是那種絕對不會因任何轉變而受困擾的人,但你卻不同,所以不要浪費精力,要明白這些是很重要的,不要不停的轉換工作,這是很重要的。我告訴,因為這也是一種時尚。

我告訴你有關德格的事情,他常常轉工,每一次他出現財政問題都是因為轉了工。有天我告訴他︰「德格,若你轉這份工…」因為我感到生命能量妥當—「若你轉這份工,你不用再來見我。」今天他擁有房子,擁有車子,銀行有存款,他做得很好。

所以這也是我要頭痛的事情︰「母親,我沒有工作,沒有錢,我該怎辦?」每一次有人到印度,他們都會說︰「母親,我沒錢,很抱歉我不能付你錢。」好吧,不要緊,最少…這次最少有五個人,之前我想是有二十個人,每一次都發生這種事,所以現在我們要明白,我們要有工作,我們要是個值得人尊重的人,要有恰當的學歷。若有可能,要取得一點學歷,你們都是聰明人,你們都能取得學歷,你們在社會裡要受人尊重,不然,他們會想,這個母親是乞丐的母親。

所以你要在你的工作,你的房子裡穩定鞏固自己,要穩定鞏固自己,要學懂不要改變,改變令你不穩定,你明白嗎?改變不是問題︰「我會克服它。」若有需要,若這是行不通的,我們便要改變,這適用於一切。現在,導師搜購只是改變,你有越多導師,我便越頭痛。若你只有一個導師,一個可怕的導師,還可以,我很容易把你潔淨,但若你有二十個導師,我該怎麽辦?

一個常搜購導師的傢伙,我不能明白他的個性。我說︰「你怎麽了?」每一個問題,你把問題說出,問題就在這裡,我說︰「這是個怎樣的傢伙?」

所以我說︰「好吧,把所有你到過的導師的名字寫下。」他寫滿整整三張紙,底面都滿滿的,我說︰「很抱歉,先生,我幫不了你。」

他說︰「母親,你要幫我,因為這是即時的問題。」

我說︰「甚麽是即時的問題?」

「我現在要變成女人。」

我說︰「吓?」

「醫生說我要變成女人。」

我說︰「這的確是即時的問題。」「我只能做到這樣,你需要大量的潔淨。」

他有時看來像哈奴曼,有時像個瘋子,但常常甚麽都像,因為有很多導師在他身上運作。他最終把自己潔淨,他的問題便解決了。即使是現在,我也不會說他是個霎哈嘉瑜伽士,雖然他很博學,懂梵文,因為他曾經到過很多導師那裡,各種類型的導師他都到過,就是因為要改變︰「有甚麽錯?」一旦你來到霎哈嘉瑜伽,便要停止,停止一切。

我要強調的第二點是,一旦你來霎哈嘉瑜伽,把你的焦點先放在我身上,放在霎哈嘉瑜伽上,然後才放在其他事物上。就像基督徒,當他們來霎哈嘉瑜伽,他們不能接受格涅沙;印度人來霎哈嘉瑜伽,則不能接受基督;穆斯林來霎哈嘉瑜伽,不能接受崇拜。每個人都背負著某些擔子來,所以最好還是把擔子放在我的蓮足下,就這樣。現在你透過我的棱鏡去看他們,透過我…最好以這種方式去理解。那些以這種方式理解我的人,就能以完美的方式去理解霎哈嘉瑜伽。對過往沒有狂熱,對霎哈嘉瑜伽也沒有,所以他們與母親的理解是一樣的,不會貼附著任何一種事物。這不代表若你稱呼我為女神迦利,便是侮辱我,又或你稱呼我為瑪塔吉‧涅瑪拉‧德維,便是抬舉我,全都在這裡。

你們要明白,這全都與我們的區分有關。神沒有這種區分,祂腦海裡沒有美國,沒有任何區分。我們是否只是像這樣︰「現在我只是我的喉輪。」我們會否像這樣存在?或「我只是我的鼻子。」我們會否這樣?我們是擁有整個身體。所以神是…雖然祂有鼻子,有耳朵,祂有一切,但是祂是神,祂不是只有鼻子,分裂的,祂的存在不會像分裂出來的美國,祂是整體的,一切都與整體有關。

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就是我們現在與整體,原初的存在體連上。我們不應因為我們的制約而把自己本土化,不應把自己局限於本土的特質,我們應該是流動的。我發覺很難要天主教徒以同樣的虔敬去敬拜格涅沙,因為他們受制約所限,所以要試著把基督放下一會兒,完全把基督放下,來霎哈嘉瑜伽,那麽你便能對祂有恰當的見解。因為問題在於,除非你往自己內裡看,一切途徑道路都走向同一目標,全都是一樣的,完全沒有任何分別。先要向內,放棄一切,進入內在,你便會知道一切都是一樣的,這是很重要。一旦你看到這樣,這是那麽漂亮美麗,你毫不複雜,不屬於任何特別的教派,特別的導師,或特別的東西。你可以看看,即使所謂的宗教也像教派,它們像教派,它們有制約,只會為你帶來制約和幻象,我們不要活在幻象裡,要活在實相裡。實相就是所有這些精粹都是一體,你要進入它們內裡,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它們都是一體。

我感到對像美國那樣的國家也是很重要的,因為有太多分歧,太多分歧,我也感到很驚訝。任何你能說出的事物都能在美國找到。幾天前我發展了一種叫摩門教的東西,摩門或某種摩門,只要說出它的名字,就能在美國找到。我不知道這些不同種類的東西怎會在這裡聚集,每一種導師,我是說你都能在這裡找到,我從未聽過這樣多名稱。每一次我來這裡,也會發現有新的導師出現,為甚麽這些事物能在美國昌盛,像蘑菇一樣,你明白嗎?蘑菇般在生長,這是…它是否腐壞的東西?只有蘑菇生長為菌類,它是否在腐蝕這個國家?發生了甚麽?為甚麽?就是人類的腦袋思維,這裡的人類腦袋常常想要新事物,供應便應運而生。他們因此變得不穩定,美國人的品性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很不穩定。

.

你問他們︰「你好嗎?」他們會說…以你喜歡的方式去理解。他們從不會說︰「你好嗎?」…你對此有何理解?我是說印度人就不能理解,若有人這樣說,一個印度人,你明白,若你問他︰「你好嗎?」他卻像這樣回答,他們會說︰「你瘋了嗎?」

若你問他們︰「你明白嗎?」

「我很混亂。」

印度人從不說這種話︰「我很混亂。」他確信︰「我很混亂」代表你是瘋子或是甚麽?為甚麽你會混亂?你腦袋出問題了?

所有這些想法,都令你不穩定、無聊、虛假膚淺。你真的被虛假表面的東西轟炸著,我能看到,從每一處,你看,媒體,這個那個,都是虛假膚淺,它真的殺掉人類內在的胚芽種子。你想與它一起生活,那麽你便想以這種方式思考,你真的失去真我,與自己的一切聯繫也失去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知道一個漂亮的事實,就是很多求道者在這個國家出生。我最先探訪的國家就是美國,我肯定聖地牙哥是它最先開展的地方,我感到…(馬拉地語)所以這個地方很重要,我很高興你們安排這個美妙的崇拜,我們要做這個崇拜,我可以肯定我們會有時間,特別美好的時光會來臨,一方面美國會進化,另一方面,墨西哥,都能從聖地牙哥成就到。

這是美好的一天,你請求作這個崇拜,我很高興,今天是女神的日子。(馬拉地語)—trayodashi。Trayodashi是最好的,第十三天。(馬拉地語),看看生命能量,你不需要任何崇拜,沒有需要作崇拜,真的,今天生命能量是那麽多,所以今天是個了不起的日子,我很高興他請求在這裡作崇拜。

所以從現在開始…若你有任何問題,任何問題,要讓我知道。有一件事,霎哈嘉瑜伽士不應是個嚴肅的人,此其一,霎哈嘉瑜伽士沒有必要嚴肅。你要常微笑,大笑,享受一切。若他是嚴肅的,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保持嚴肅多於五分鐘,最多五分鐘。即使我要責罵人,我也要準備好才來叫罵,五分鐘後,若我不走開,你會發覺我再次笑,不能…全都是笑話。

所以沒有人要嚴肅,此其一,沒有人要嚴肅,你要常微笑,做個快樂人,因為你內在有喜樂,有甚麽?只要想︰「我很悲慘,我很悲慘。」你要明白,這是法式的,法式的。當我首次到法國,他們告訴我︰「母親,你看來太開心。」對法國人而言。

我說︰「我該怎麽辦?」

回答︰「你看不看到,他們都是非常…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很痛苦不幸的人,諸如此類。」

我因此說︰「好吧。」我說︰「現在你看,你們全都是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你也知道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寫了「悲慘世界」,我說︰「好吧,你是悲慘世界,我卻是個完全不悲慘的人。無論如何,若每三幢房子有一所酒吧,每十幢房子有一個妓女,你會是很不幸,甚麽會發生?我是說你便深陷其中。」就是這樣。

即使瑜伽士馬哈讚也告訴我︰「母親,我們想找張你一臉嚴肅的照片,但卻很難找到,我們想把你嚴肅的樣子的照片擺放出來。」最終他找到一幀我很可怕的照片。當他告訴我︰「這是張好照片,你看來很平靜安祥。」這樣、那樣的描述。當我看到那照片,我說︰「照片很可怕。」

他說︰「真的嗎?」

我說︰「好吧,讓我告訴你是誰拍下的。」

他說︰「誰?」我告訴他一個名字,他很震驚。

我說︰「就是這個女士給你的,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他對我告訴他的名字很震驚,「珍妮」我說︰「你就是寄這張照片到美國。」

我知道美國人會受這張照片吸引,因為他們都是悲傷不幸,但受這張照片吸引的人會很快離開,他們不會貼附著…你不明白這一點,他們不是那種會貼附的類型。

就像在蘇格蘭,我到哪裡,我看到有張照片,令我很震驚,我們到飯店用餐,我看到我的照片,我說︰「是誰拍下的?」

他們說︰「其中一個澳洲人。」

我說︰「是誰弄來的?因為照片不好,很差。」

他們說︰「這是某人很突然的拍下。」

我說︰「我告訴你們這個人的名字。」我告訴他們誰拍下的,希拉里,他們都很驚嘆。

我說︰「這張照片不好。」但他們卻把它放在每一處。我說︰「算了吧。」很多人來我的講座,各式各樣滑稽可笑的人。有些只有一只眼睛,有些只有一只鼻子,有些有某些不妥當,全都有缺憾︰「天啊!」我說︰「就是因為這張照片。」沒有一個再回來。最少有五、六百人來講座,就像這樣,你看,(馬拉地語),沒有一個回來,全是亡靈(bhoots),被亡靈吸引,我能看到他們是被我的照片驅走的。

那個為我照相的人也反映在相片中,你必定曾經看過雷拍的照片都很好,我不知道這裡那張照片是雷拍的,雷拍的照片通常都是很好的。這次的雷,他有個很滑稽可笑的妻子。他到印度去,有印度人告訴我︰「母親,我不知道雷是怎會這樣墮落。」這樣是不會發生在印度。一旦他們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便會改善,但這個傢伙卻剛好相反,現在該怎麽辦?

他們說︰「母親,他在走下坡,該怎辦?」

我說︰「必定是有些不妥,該怎辦?」當我回來,你明白,雷帶來了三四張我的照片,當他向人展示這些照片,每個人都很驚訝,「這些不是母親的照片。」他要把它們拿回,就是這樣。同一個雷,怕下這樣漂亮的照片的雷,今天卻拍下這種可怕的照片。

你做的一切,你的一切成就,你都能分辨出來。你忽然變得極優雅,你也可以說,很巧妙地,一旦你是個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一切都正常的流動,你可以分辨出來。以很簡單的方式,這個人也能令人喜悅,令人舒服。

在這方面我已經向你們說了很多我想說的話,在完結前,我要說因為喉輪,你已經變成sakshi,即旁觀者。你要變成旁觀者,要成為旁觀者,你必須毫不執著,這並不表示你要以很小錢生活,而是要嘗試不執著。

感謝天,這次來自美國的霎哈嘉瑜伽士的體驗並不那麽壞,他們都是很好的人,他們能好好的調節自己,自得其樂,這很好。我希望更多更多的人會來,也能自得其樂。你們也知道,有新的講座舉行,最好告訴我們你來不來,但不要在最後一刻才改變主意,這樣會為我們、為每個人帶來問題,所以請不要改變主意,若你不來,不要緊。你要訂一個限期,到時才決定,但不要改變主意。你看只有美國人才會這樣,其他人不會,我告訴你︰「現在不要再這樣了,讓更多美國人有機會來,我們要給他們多些機會,所以不要來,你會不來。」

可憐的傢伙,他們來了十天、五天,因為我們沒法為他們安排,所以你不要改變主意。若你來,你能決定來與不來,若你不來,只要說︰「對,我們不來。」又或若你來,只要說︰「對,我們來。」你就是要這樣,最少這樣,不要改變。

所以我再次要求你們按照你們本來的計畫程序行事,因為這真的會把事情弄糟。現在我們是隨著上天的韻律工作,所以我們沒權干擾這韻律。你或許是美國人,但你也知道,在霎哈嘉瑜伽,美國人並非被安置在很高的位置,你知道得很清楚。我們視意大利人就好得多,他們喜歡霎哈嘉瑜伽就像魚喜歡水。所以美國人要多努力,他們要多做一點以適應這調節。

該怎麽辦?這樣偉大的國家,那麽多求道者,但他們已被摧毀,我該怎辦?盡我的力量,你們全都要幫忙,亦要明白箇中的困難,你要對新來者仁慈友善,要看到自己把他們弄妥。從聖地牙哥,我們想到我們的昇進,從這個角落,我們會照亮整個美國。

為了務實的原因,我已經決定華醫生主管東面(馬拉地語)…西面。對我們,紐約已是西方,好吧,東面是…紐約由他來管,因為那裡是…就像兩個國家,兩個國家,兩個,不同類型的事情,就是這樣去管理。

金錢的問題,你要取得他同意才能處理金錢,所以我告訴他我是怎麽做的,錢是以註冊的名稱存放在銀行裡,又或無論是怎樣的途徑,他們保管支票簿,但是要我才能簽署。你保管支票簿而只有他才能簽署,那麽他便知道你怎樣用錢,這就是制衡。你也可以同樣的這樣做。她保管支票簿而你來簽署,那麽你便知道花了多少錢,這就是制衡,當然,對你們,我知道是沒問題,但仍要…

我為甚麽要做這麽多事情,只為令你明白,就如你給我崇拜的錢,我把它保管,把它存入一個特別為它開立的銀行戶口裡。沒有需要︰有誰會問我怎樣運用這些崇拜收來的錢?但我的確,我的確保管著這些錢,我把崇拜的錢用在購買崇拜物料,崇拜的東西,禮物等等。所以我保管錢,我不需要這樣做,這是我的錢,最少這是我的,但我的喜樂就是這樣,所以你們要知道,若母親對錢很嚴格謹慎,為甚麽我不能?

在崇拜中你要付錢,毋庸置疑,因為就是要這樣。我們首先拿一個”p”(編按︰應是英鎊),接著兩個”p”,再接著五個”p”,十個”p”,錢就是這樣累積起來。對這些崇拜…對主要的崇拜,我們將會舉行的崇拜,一個在紐約,他們已經決定收取某個金額,這是你的決定,我從來沒有說甚麽,因為我只要最少一鎊,我在那裡,接著我也不知道,我也有點迷失。無論他們有任何決定,就是這樣,是以崇拜名義收集的錢,是我為臍輪收取的,你們要真心的去做,就像Shabari形式,一切都會恰如其分。

所以我們可以說霎哈嘉瑜伽並不極端,我們的確要付錢,但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才能捐錢,例如你要付食物的錢,付房租,你的確要付錢,你不能活得像寄生蟲,我們都不想周遭有寄生蟲,這不是說你要洗劫霎哈嘉瑜伽士一空,令他變成貧民來為自己購買勞斯萊斯(車輛)。

同樣,你們不是要搶劫我。所以我們要明白,霎哈嘉瑜伽是付出和拿取,以正當的態度,要以感恩、體諒、漂亮的感覺去做,我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因此美國是有責任,因為美國要成為宇宙大我(virat),喉輪要成為宇宙大我,這是何等的責任!

所以你們不要爭吵,丈夫和妻子不要爭吵,嘗試完全合一,享受共處,這是很重要的,對吧!

願神祝福你們。(馬拉地語︰這是宇宙大我的地方)即使現在,喉輪也還有阻塞,好吧!

7/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