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崇拜

(France)

Feedback
Share

導師崇拜

法國巴黎‧1985年6月29日

我相信你們都有這樣說,亦有用心聆聽,這些事情你們都是真心的說,只有與神連上的人才能敬拜格涅沙,而格涅沙則敬拜你的母親。

首先,我們要明白母親和導師是怎樣的組合。因為導師是很苛刻的,他不容你有任何自由,而母親則很仁慈。啊!你們對母親沒有任何感受,有嗎?

是否全是空話?你聆聽,說話進入腦袋,你就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順服委身的霎哈嘉瑜伽士?這就像穆斯林相信他們委身於神,基督徒相信他們委身於神,你是這樣那樣,全都只是空話,沒任何實際行動。你怎麽知道什麽話才是事實?你有否見過我雙手的太陽?你還要什麽證據?

任何不善待你的人當然是有罪孽,這是毋庸置疑的,要跳進這種人的陷井?若你告訴孩子,母親要來,他會搶著說︰「我來了。」會哭叫。你的生命能量又怎樣?你有否運用你的生命能量?你老遠來這裡做導師崇拜,誰是你的導師?你要敬拜誰?來自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忽然變得重要,怎會這樣?過去從未發生過,我第一次看到這種可怕的事情。在我有生之年你也這樣,在我死後,很多導師會出現,誤導你,你是否要接受這種情況?

所有神祇都拒絕我這樣做,祂們折磨我,不容許你有崇拜,絶對不容許,不能有崇拜,因為祂們愛我,尊重我,祂們有合適恰當的禮儀,祂們不想成為導師,不想有這種不當的行為。上次我來時,我真的對法國人有強烈的感覺,我說過多次,法國是宇宙的地獄。你是否要跌進這種陷井裡?這是超越意識,極之超意識,也很傲慢。我從不知道有這樣的導師崇拜,從不。印度人曾做過一個導師崇拜,他們禱告,希望能至少再多一個導師崇拜。透過這些導師崇拜,若你只能有這種委身順服,最好完全不要再有導師崇拜,你不配,你不能成為導師。我能清楚的看到,沒有順服委身,你怎能成為導師?

上天的所有祝福已經灑在你身上,你回饋了什麽?這種自我?你對某人有回應,因為他的自我更大?

這是很壞的榜樣,你要為印度人洗腳,再喝掉洗腳水,或許這樣你才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你或許發展得很好。任何與你們同類的印度人,也必須這樣做。為何你不看看自己的生命能量?當盲人回復視力,他不會閉上眼睛看東西,他會嗎?你們的領袖怎麽了?他們全都不能這樣說,「我們這個時候不能有這種荒唐。」

只來機場,很多人的人生就已經提昇更高,為何你要來?你要抗議,我想知道有多少人想到機場,懇求來機場,舉起手,老實點,老實點。
這些都是愛我的人。願神祝福你們!

明天若有人要你侮辱我,你會否照辦嗎?你知道若一個小國的國王來,或來自小島的首相,班加拉姆島(Lakshadweep 印度西南面小島),馬爾代夫(Maldives),這些小島的首相來了,英國首相就要接見他。若你的導師來,所有導師都會來迎接我,又或只是在這裡聽一些荒謬的說話。我感到像從機場回來,我感到這種生命能量,你怎會有這種想法,你怎樣牽著手,除小數人外。

你的品質只會是你有多委身於我才能顯現,基督曾經這樣說。今天我也這樣對你說。其他事情霎哈嘉瑜伽士都會投訴︰這樣不好,那樣不好,這已經做了,大家不滿大家,不滿一切,霎哈嘉瑜伽士拿了我們這麽多錢,這種事情不應發生。他們常常都向我投訴,投訴,投訴,投訴,投訴。但對這種荒唐,他們卻沒有投訴,完全沒有。你們全是自我中心的人,喜歡自我中心超意識的荒謬,就是這樣,你們全都是為導師崇拜而來,你們是為何而來?要老實!

我以母親的身分而不是導師的身分向你說話。作為導師,我做了該做的事情,我以母親的身分與你談話。你是要以這種態度去尊敬她?我告訴你,這是你們最後一次的導師崇拜,或許也是你們最後一次崇拜,這很震驚!

你要尊敬你的導師,順服委身於你的導師。有人說,導師是Paramchaitanya(生命能量),生命能量就是你的導師。Aagatah Paramachaitanyam, dhanyo aham tav darshana.

當生命能量降臨這個地球,我感到那麽喜悅的看到我導師的darshan(真身)。你活在怎樣的世界?你身處何方?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我知道母親有權懲罰你,即使是克里希納,祂的母親也會懲罰祂,但我對懲罰不感興趣。對不尊重我,侮辱我的孩子,我什麽也沒做,若他們不愛我,我什麽也不會做。只有那些有異議,想到機場的人應來做我的崇拜 — 老實點。你應感到羞愧,你侮辱了給你自覺的母親,她為你做了很多事 — 我無私的工作,不分晝夜,為了你們,我忽略了我的孩子,我的家庭,我的孫兒。

只有那些想到機場的人,說,不要去,請走上前,請走上前。來,這麽多年後,他與我會面,你什麽時候來?
瑜伽士︰(聽不到說什麽。)
錫呂‧瑪塔吉︰想像一下,他們老遠的來到這裡,你卻告訴他們要聽這些荒謬的話,他們來不是要聽任何的荒謬的話,走上前,這一邊。
瑜伽士︰(聽不到的問題。)

錫呂‧瑪塔吉︰對,當然,他們因為遲到所以不能來,我告訴你,晚上沒有節目,所有西班牙人,他們是那麽友善,就是那些在這裡卻沒有來的人。
馬拉塔語

菊塔在這裡,菊塔,你什麽時候來?
馬拉塔語
對,你可以走上前。
瑜伽士︰(聽不清)
錫呂‧瑪塔吉︰在這裡卻沒有來的人,他們要明白,你們是活在神的國度,當這個國度的女神來,你必須在這裡,很抱歉我要這樣說,這是我對所有神祇的承諾。
要知道你要給自己更多,要辛勤工作,要靜坐,但在這裡,你們卻沒有紀律。我也要原諒奧地利人,因為他們的領袖想走,要原諒奧地利人因為他們的領袖想走,他們也能走上前。

一人能拯救,一人能摧毀,你們的領袖還妥當,直到他來到母親這一點上,當你到達這一點,你也要反對你的領袖。來吧,來這裡坐,其他人要走到後面,回到後面,請回去,其他人到後面坐下。我要作出承諾,向神祇作出這個承諾。

他們不會接受,他們不會接受,你必須知道,每個坐在這裡的人身邊都有神祇和伽藍仙眾,祂們在我之前已到法國,祂們不眠不休的工作,你知道得很清楚,你知道這不是故事,你知道,他們在各方面幫助你,幫助你解決問題,對嗎?

嘉雲也不應做我的崇拜,因為他已經說了,嘉雲要回去,那些早來到這裡的英國人是為了参與一切,參與什麽?全是謬誤?嘉雲說他不知這裡會有講座,不然他會反對。好吧,到機場又怎樣?英國人知道我與他們一起做了多少工作。所有沒有反對的領袖都要回去,全都要回去,那些沒有反對的領袖。谷道,你有沒有反對?
瑜伽士︰母親,我有。
錫呂‧瑪塔吉︰好,意大利人可以留在這裡。
(瑜伽士說意大利文)
錫呂‧瑪塔吉︰谷道反對,他不明白什麽發生了,我們的母親在哪裡?
來這裡,其他人到後面,做這種事要怎樣的勇氣?
瑜伽士︰西班牙人可以上前嗎?
錫呂‧瑪塔吉︰當然可以,不然就是什麽都反對。我每天都收到人們寫給我的信,這不是好事,不能在澳洲成就到,也不能在這裡成就到,這樣不會發生。每個人都有權批評人。

法國人過去很愚蠢,即使現在他們仍很愚蠢,他們就是這樣,只想著自己。西班牙人曾經很富侵略性,但在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是這樣。你必須學懂怎樣尊重人,你們沒有好的訓練,受很壞的養育,神就是要這樣說。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告訴你怎樣檢點。沒有禮儀,你沒有任何禮儀的意識,就像乞丐。

今天你要解決,要請求神祇的原諒,要常常運用生命能量,解決了。不要再重複這種事情,這是最後一次,不要這樣了。我常常很驚訝,即使在雨雪天,英國人也來,而這裡卻是一旦他們進地獄,他們就變得可憎,英國人怎麽了?他們沒有自己的個性?他們常常跟隨法國,與法國人一起進溝渠裡。這個原則現在是否仍維持?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說的,明天若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說︰「去殺掉你的母親。」你會否只因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這樣說,就殺掉你的母親?沒有獨立個性,對任何事都不理解,愚蠢。
(馬拉塔語)

也斯在她小時已經來到我這裡,孩子常常老遠的來,你知道那個老德里在那裡,那個父親在大學工作的老德里?不管我是六時、八時、十時或晚上十二時到達,這個父親和他的三個女兒都在這裡,他們因為母親來而充滿喜樂,情緒高脹。
(印地語)
很多人很久沒有見過我,不管你有否見過我,我都與你同在,我也很高興與一些人一起,一些愛我的人,作為一種象徵,我想把這介指送給谷道。

什麽令我驚訝 — 帶領你們的導師們,那個想要勞斯萊斯(名車)的人,他們挨餓一年,只為買一輛勞斯萊斯來迎接他,那麽擠迫,人們進不了機場。你就是想追隨這種導師?他會帶你進地獄,你不想進天堂,不想成為神的國度的子民。

現在,不管你唸誦什麽口訣,請聆聽,你說什麽都要進腦袋裡,你口中說什麽,聆聽,你說什麽都要放進心裡,不要偽善,不用解釋︰「我曾經到過導師那裡。」,「我做過這種那種事。」沒有這些。過了這麽多日子,即使在這個階段,你仍未意識到,我們相信什麽,都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

我是說那些缺德的人,像基督徒和其他人,像印度教徒,穆斯林,他們沒有見過神,沒有自覺,什麽也沒有,但對他們,這變成信仰,為此而戰鬥。但你們見過實相,卻沒有為此而戰鬥,我出了什麽錯呢?

害怕警察的人也害怕它,你已經進入神的國度,你也看過什麽發生在找我麻煩的人身上,你不害怕嗎?不要輕挑無聊,來不來機場全都沒關係,所有伽藍仙眾都與我一起,他們把所有事情記錄下來,他們也在這裡,我很小心把你帶出來,因為你們看不到他們,但你們很快就看到他們,你必須知道,不容易控制他們,我沒有控制你們,亦沒有控制他們。
所以現在 — 我不想對期望來見我,很愛我的人不友善。我想原諒你們所有人,因為這是你們犯的第一個錯誤。

沒有人能沒問過我,就安排講座,沒有人有這個特權,下次若再這樣,我什麽也不會做,我清楚的告訴你們。你為我安排講座,我會拒絶,沒有問我,沒有我的允許,書面的允許,不要在任何地方為我安排講座。若你對我玩這種把戲,我會糾正你,你也知道我擁有所有糾正你的力量,不要再對我越軌,我告訴你,我警告你,要明白你面對一位擁有所有力量的人,你知道,知道得很清楚,這種情況即使穆罕默德也不像,穆罕默德只是說話,從沒給人自覺,他警告,他們沒一人,沒一人,他們沒一人有照片,而你們卻已經見過我,對嗎?你還要更多證據証明我是誰嗎?現在,要檢點,我在警告你,摩訶摩耶的另一面是很可怕,要小心。
只是為了我的孩子,我才降臨這個地球,我不是為其他人而降世,他們與我毫不相干,我的確嘗試把你們視作浪子般拯救,這不同,很不同,但不要越軌,我現在要告訴你,警告你。
我感到我像一個受她的孩子侮辱虐待的母親,你可以接受別人這樣對待你,但不是你自己的孩子,你不能接受,很困難。

若你因為單純,或你什麽也不知道而不懂任何禮儀,不懂怎樣尊重人,那麽你最好好好學懂它。沒有任何堅信(Shraddha),因為堅信從來不存在,你不懂怎樣尊重人,或許你連自己也不尊重。

今天有很重要的大事,就如我告訴你,Guru 這個字是來自「引力」這個詞。引力是我感覺到,我沒有引力去吸引人,又或你們一點重量也沒有,那我應令你受引力帶動而移動。任何有重量的人會自動隨引力而移動,它不會向自己移動,而是受引力吸引而移動。物質之間也有引力,但那份引力與大地之母就沒法相比。你把任何石塊抛出去,它自動回來,沒法與引力對抗。

這份引力是你的堅信,你的奉獻,你的委身的整合。沒有這份引力,你不能滋養自己,不能成長。試想像根向引力生長,當它們得到滋養,樹木才能向上生長。若根長得並不深,若你的根並不結實,你就不能深入。除非你能深入這份引力,你不能走上來,不能滋養自己。

現在不應再浪費我的講話,請聆聽我的話。我在向你們全部人說,請記著,不要以為我對其他人說,我是對你說。

在霎哈嘉瑜伽唯一能昇進的途徑是把根深植,容許根生長。除非根生長,不然樹不能生長。我曾見過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對霎哈嘉瑜伽大吹大擂,說他們能寫書,能寫很多東西。有一次我見到某人寫了對霎哈嘉瑜伽很了不起的單張,但這人卻毫無深度。這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徵兆,霎哈嘉瑜伽士內在必須有份吸引人的引力。

我們怎能做到?在1982年,我曾告訴你們有八種方法能做到,我告訴你我會遲些告訴你,快告訴你,但不是現在。八種你能昇進的方法,因為你仍未在霎哈嘉瑜伽扎根,你們還未,我以為你會扎根,但卻還未。你要得到滋養,但情況卻相反,根在你們的頭上。要變得無思無慮,要令任何細胞都不思想,要讓它們休息,要內在平和,這不是平和的表演,又或有些人為表演而看來很平和,你要在頭腦裡去成就這種狀態,要扎根就要進入你的意識裡。怎樣才能做到?唯有靜坐。

有人告訴我豪恩斯洛(倫敦的靜室)沒有紀律,有人告訴我,那裡沒有任何紀律。我很驚訝豪恩斯洛人沒有早起靜坐的紀律。你在做什麽?你怎能成長?樹木怎樣生長?它不會在白天生長,它在早上,早上很早時生長。你從沒看到,根怎樣在你的頭,你的腦袋,你的jada生長?

你要靜坐,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情,沒有靜坐的人會變得虛假表面,他們不會有任何成就,亦會製造問題。若他們是偏右脈,就變得超意識,變成亡靈;若他們偏左脈,就會變得偏左脈,會被趕走。你們也曾在西斯廷禮拜堂看過基督是怎樣把他們一個一個趕走。因此你們不要責怪我,只聆聽我的話並不足夠,必須成長,真真正正的成長,這是必須的,你們明白嗎?

你們之前閱讀過各種荒謬可怕的東西,我知道你們讀過什麽。法國有各種施虐者,像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或稱他為Sad-e,怎樣稱呼他也好,還有很多類似的人寫了一些可怕的書籍,你閱讀這些書籍而不是「降世神祇」(The Advent)。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沒有讀過「降世神祇」。只是閱讀對你並沒有幫助,它必須進入你的腦袋,腦袋代表什麽?即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

進入腦袋不是說進入你的思維,要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的中樞神經系統的細胞裡。這份光要進入細胞,你必須成長,成長再成長。唯一剩下的方法是你要去喜瑪拉雅山而不是任何靜室或任何地方。要安頓在某處,什麽也不吃,什麽也不做,再次重生。我想這是唯一成就到的途徑。

他們可以成就到,並不困難。若你內心有追尋,若你有理解力,有意識,有才智去明白你的人生已經有某些成就,你就能做到,你們全都能做到。我們不原諒別人,卻原諒自己,這是我們做最差勁的事情。我們要每時每刻都想著原諒別人,這是成就事情的最佳途徑。但我們卻不這樣,每時每刻只想原諒自己,不是原諒別人。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反其道而行。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是瑜伽士,是聖人。

因此,你要成為導師,我是導師。導師有什麽運送工具?他擁有什麽動物?狗。你知不知道狗是怎麽樣?有什麽品質?牠愛牠的主人,牠會為牠的主人犧牲,除非看到主人回來,不然牠不會睡覺,任何時候都是這樣。

我曾有一隻狗,每一次當我外出,每一次,牠會坐在門前等我,有些人用硬物打牠,一些素食者,牠快要死了,我們把牠送進醫院,當我到醫院,我坐在牠面前,牠盡力把身體移向我,把頭放在我雙腳上,才死去。這是一隻狗,一隻動物,當我離開,離開我的房子,牠什麽也不吃,直至我回來,我到另一個國家,牠就什麽都不吃,這些日子,牠什麽也不吃,直至我回來,牠不會騷擾我,只會坐在外面等我來看牠,這就是紀律。

除非你變成好門徒,你又怎能成為導師?我告訴你導師的事情又有什麽用?你連令自己有紀律都不能,又怎能令別人有紀律?你受各種誘惑,你又怎能工作?你是不是要別人明白你?你有什麽能耐能成為導師?你能給別人什麽?

所有聖人都在全世界任何地方花自己的錢。為傳播霎哈嘉瑜伽,你又花了多少自己的錢?你花了多少錢來傳播霎哈嘉瑜伽?他們為節省金錢而捱餓,你們知道得很清楚,我花了上千元,你肯定的知道我在你們身上花了多少千元,即使崇拜而來的一分一毫,我也用來買些銀器給你們,我要說,這些錢不應為你而花,應是為我自己而花,我卻這樣做了。

每一個聖人都花自己的錢,基督花錢傳播基督精神,不是基督教,祂自己的信息;杜卡拉姆(Tukaram)必須這樣做; 格尼殊哇也必須這樣做。不管祂們擁有多少錢,祂們都用來傳播霎哈嘉瑜伽。

我發覺最了不起的是每個人都得到那麽多福佑,他們擁有很好的房子,很好的靜室,有各種方便,一切都那麽美好,他們得到那麽多福佑,神照顧他們,他們的問題都得到解決,他們想有婚姻就有好婚姻,一切都安排妥當,得到處理,他們卻只享受福佑,沒有責任。

首先你要問自己,你為霎哈嘉瑜伽花了多少錢?你給了霎哈嘉瑜伽多少時間?我給了多少人自覺?我有多善良正直?我做了什麽為霎哈嘉瑜伽帶來好名聲?我在生活中,有怎樣的個人言行舉止?

我知道阿南花了很多錢,他和他的妻子,我知道每一個人。你要花時間,花金錢,花一切,你的工作,你要放棄一切。有人放棄工作。我告訴過你有些人為一些普通的事情,例如為自由抗爭而作出犧牲的故事。

所以今天,就如我告訴你,你要解決 — 透過堅信,透過順服委身,你要內在成長。只有透過靜坐才能做到。「母親,我們全都要成長。」我作為站在你們面前的導師,你要向我作出這個承諾,好嗎?

我們要做導師崇拜,不是母親崇拜,我感到不是做母親崇拜。現在開始導師崇拜,來吧。

當我說話時,你微笑,與我交談,你在笑,在講座中你也是這樣。在教堂裡,你保持安靜,當教皇的亡靈在,你們全都保持安靜,不會沒教養,不會行為不檢,不會沒有修養。

就像變瘋了的狗,這隻狗會被人殺害,不會讓牠們到公眾地方。這樣友善的狗,一隻接一隻,你看,意大利人帶來這種漂亮的狗來給你們看。

古道︰這些狗是錫呂‧瑪塔吉親自挑選。

對,我也親自挑選你們,我也揀選你們。看看牠們,那麽友善,那麽令人愉快,令人喜樂。我肯定牠們很合時吸收神祇的所有憤怒,像神祇般坐下,很美麗。
(有人說︰德國狗可不可以?)

你帶來的這一隻狗要吠行為不當的人,把牠轉過來,德國狗,牠們很友善,很美麗。
不要原諒自己,要原諒別人,那麽你就能成為導師。
你的人生要是任何接近你的人都尊重你,你是那麽守紀律,很有紀律,我見過你這樣。我丈夫明天會來,我們會有講座。我在他的人生看到一點,我要告訴你,這一點令他成為了不起的人,他是極之有紀律的人,極之有紀律。沒有紀律的人像有amuck的狗,即狂犬症。在有自覺後,你要有紀律,要律己。我就是這樣說,在1982年我再說,不是現在,我會在印度說,下半部分,我希望他們會把話傳給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