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呂‧格涅沙崇拜

Brighton Friends Meeting House, Brighton (England)


Feedback
Share

錫呂‧格涅沙崇拜

英國布賴頓

1985年8月4日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裏,在一個合適的時刻,一個非常吉祥的日子,敬拜錫呂‧格涅沙。格涅沙是第一位被創造的神祇,所以整個宇宙都充滿吉祥,平和,福氣和靈性。祂是源頭,靈性的源頭。因此,其他事物跟隨。就像當下雨和刮風,你會感到空氣中的清涼。同樣,當錫呂‧格涅沙散發祂的力量,我們內在和外在同樣感到上述的三種東西。但很不幸,特別在西方,這位最重要基本的神祇,不單被忽視,還徹底地受侮辱、受迫害。

今天雖然我不想說任何令你們感到不安的說話,但我必須告訴你,敬拜錫呂‧格涅沙代表你內在必須完全潔淨。當你敬拜錫呂‧格涅沙,請保持你的思維清潔,你的心清潔,你的存有清潔,也必須沒有任何淫慾和貪婪的思維。實際上,當靈量昇起,格涅沙必須在你內裏得到喚醒,純真也必然出現,洗刷你內在一切低下的想法。若要昇進,我們必須明白我們要成熟。

現在人們病了,整個西式生活,他們感到他們病了,患病是因為他們不承認錫呂‧格涅沙。若佛洛依德來,並不是要你必須接受他,但你卻接受了他,好像這是你要做最重要的事情,沒有比這更重要。今天,我們要面對我們昇進的力量以及我們制約的力量。當佛洛依德談論制約,他不知道他正在把另一種可怕的制約加在你身上,真是可怕。

性對人類是完全不重要,絕對不重要。只在你想有孩子時它才重要,實際上,處於最高層次的人類,卻沉迷在性、誘惑、羅曼蒂克,這些全是謬誤,並不存在於純潔的頭腦內,全是人類創造出來。人們屈從於這些事情是很令人驚訝的。這些都是來自你內在低下的品質,來自低下的人類,令人屈從於它,你必須是這些的主人。今天,當我看看四周,在西方,那是同一創造的一部分,卻染上那麽多病,我真的嚇呆了,該怎樣把你們的注意力轉向對性有成熟態度。

當性成熟,你成為父親,成為母親,擁有純潔的人格。當你聽到一個九十歲的女人與一個十九歲的男孩結婚,我的意思是你不會明白,它在這個世界創造了怎樣的社會,怎會有這種愚蠢的行為?我們必須成熟,我不是說在年青時要行苦行,不是這樣,這是另一種荒唐的行為。當然,你必須成熟,為此你需要行苦行。當不重要的事情變得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就像我們擁有的事物,像我們的頭髮,就算你失去了頭髪,這代表某些意義,但若你失去了性,有甚麽不妥呢?這很好,擺脫了壞的垃圾,這樣浪費精力,那麽多樂趣,那麽多寶貴注意力,那麽多吉祥都花費在這種荒謬的事上。

所以敬拜格涅沙,我們要明白我們必須成熟,我們內在必須成熟,我們必須更深入自己,我們的注意力必須更深入自己,自然地。若我們仍像寄生蟲,我們怎能到達這深度?這是一種偉大的犧牲,或是對人的壓力。這種標籤和壓力對你們都是非常昂貴,非常昂貴,你們已經付出很多,已經經歷很多,為何要這樣?

若要敬拜錫呂‧格涅沙,先後次序必須改變。我們今天敬拜的是我們內在的純真,我們敬拜的對象是吉祥的,是純真的,是深入我們內在,那就是我們的品質,我們的本質,那是與生俱來的,是整個創造的基礎,是這個創造的精粹。

當物質變得活躍,繁殖開始,動物的狀態來臨,跟著來到人類最原始的狀態,跟著是人類已經發展的狀態。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已發展的世界,那是可怕的。我永遠也不會稱呼他們為發展,發展並不是外在的,我們要看到的是內在的發展,我們內在生長了甚麽?我們內在得到了甚麽?任何粗糙的,巨大的,是塑料,就是這類東西,內在的力量並沒有生長。就如我給你一個芒果,我說︰「好吧,你現在吃吧。」

你只看到它的外皮,內在卻甚麽也沒有,你吃的是甚麽?你會否吃這塑料?任何生長成這樣的東西都是塑料,是死的。內在的物質是甚麽,讓我們看看。我們內在是甚麽物質?這是基督所宣揚的—道德。對基督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正法之後,是平衡,當然道德亦非常重要。基督需要談及天生的,有深度的道德,那是存有的一部分,不是來自教導,不是別人告訴你,或是因為懼怕神,懼怕神的怒氣而被恐嚇而來,必須是你內在天生而來的光,所以基督談及它,基督卻被用作破壞純真。

我不可以說人們沒有受到警告,佛洛依德並不是唯一出生的人。某天我到西班牙的普拉多,看到一幅又一幅繪畫地獄的油畫,在這個現代,我們看到裸體,瘦長的人四處走動,這類人展示他們在做著各式各樣荒唐愚蠢的事情,這是博世(Bosch)。我感到很驚訝,這位博世的德國人,在這裏展示這些荒唐的東西,非常清楚,走往地獄的途徑,以及死亡的攻擊,所有這類的東西,我的意思是他是一個近代人。若你稱呼威廉布來克為魯莽的人,那麽博世又怎樣?每一個人都很魯莽,除了那些愚蠢無用的人。很多警告已經出現。例如,我們可以說,我們早已知道地獄。摩訶維瓦(Mahavira)以及所有的人都清楚的寫下有關地獄,這是地獄。

在西方,先後次序卻完全相反,甚麽是你的力量?只想想,想想你的內在,思維的力量是否重要?我曾經告訴你思維的力量毫不重要,因為它是直線的,它只向一個方向移動,降低,再回來,並無任何實體,它只是思維的投射,塑膠的。你的情緒力量又怎麽樣?情緒會把你帶到哪裏?你看你有情緒,你甚至有好的情緒。例如,你很愛你的妻子,這可以把你帶到怎樣的境地?有一位名為Tulsidasa的詩人,他很愛他的妻子,她到了她母親的地方,他忍不住去找她,他爬上她的露台,把她嚇了一跳。

她說︰「你怎樣爬上來?」

他說︰「你放了一根繩子在這裏。」

她說︰「我沒有。」

他們看到一條大蛇在掛著。所以她說︰「若你對神的愛有你對我的愛那麽多,你可以處於怎樣的境地?」

這個情緒可以把你帶來甚麽,帶來挫敗,帶來不愉快,帶來滅亡。思維的力量給你一種被稱為自我的可怕東西,它摧毀別人。情緒力量只會令你叫喊,哭泣,令你常常感到不快樂。「啊!我把很多的感情投資在這樣的人身上,我得到甚麽?」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若你不能摧毀別人,思維上你是零的;若你不能以感情去控制別人,感情上你也是零的。那麽,你擁有甚麽力量?你的力量位於何處?它位於靈。在達至靈之前,甚麽是你的力量?是靈量嗎?她在沉睡,那麽,甚麽是你的力量?是你的貞操。若一位男士有貞操,他擁有貞潔的氣質,他支持他的貞潔,它起作用,那是可以成就事情。

首先,貞操在你的健康上支付紅利。從他的面容,你可以說他是一位有貞操的人。就像在Shastras,通常一位聖人或一位brahmachari,即從未有性的人,面容常常都閃亮。我們可以說最偉大的brahmachari是錫呂‧克里希納,他有很多妻子,因為祂沒有浪費精力,沒有浪費注意力在這些上,祂全部的精力是內在的。今天當我坐車子來的時候,正下著雨,風很大,也很冷,但因為我們在車內,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我們在車內很暖和,我們通過所有,沒有甚麽觸動我們,沒有甚麽煩擾我們,我們離開了,每事每物都很好,怎會這樣?因為我們在車內,我們的車輛就是我們的貞潔。

我們是那麽特別,別人必須尊重我們,必須對我們有敬意,若他們不這樣,我們便會生氣。你是否尊重自己?你是否尊重自己?有時這就像母親想向西方人灌輸印度文化,很多人都這樣想。但我必須要說,我們必須向西方學習科學,我們必須向西方學習其他事物,審美學,當然還有繪畫和藝術,或許還有色彩設計,但在文化方面,你還是向印度人學習比較好。這裏缺乏文化,我發現完全沒有文化。這是怎樣的文化,婦女裸露她們的身體?是妓女文化,就是這樣簡單,面對它吧。一處婦女不尊重自己的私處的地方,是沒有文化,就算以上天的美學來說也不是,今天他們竟然為瑪利亞製作一部描述她是妓女的電影,我的意思是你必須到此為止。在印度若你這樣說,你會被人狠狠的毆打,任何人都可以,無論他是穆斯林,印度人,基督徒。我的意思是聽到他們這樣談論基督,我感到很震驚。對印度人來說,這是一種震動。你怎可以說這種話,因為當你放棄你的貞操,你便不會明白有人可以是完全擁有貞操的。

對一個賊來說,每一個人都是賊,因為你沒有對貞操那份尊敬,所以你不能想像基督可以是怎樣。你不能想像,不能接受,他們對基督說了一些不能容忍的事情。我告訴你,不能容忍,我也不知道。我曾經面對祂被釘十字架,那是不能容忍的。若你向其他人說這種事情,若你對一位印度女士作出這種評語,一位平凡的印度女士,她會自殺,不能向任何人這樣說︰「你看來很美麗。」你向你的母親這樣說,沒有不妥︰「你看來很好。」是可以的,這就是分別。但你不能對任何女士這樣說,你必須要抽身而出。這就是為甚麽人們那樣脾氣差的其中一個原因。

你內在的磁石是錫呂‧格涅沙。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方向感很強,這是藉由這種完美的磁石而來。這種吸力令你保持黏貼著靈,調節方向向著靈,或始終向著靈。若你沒有貞操的意識,你便會搖擺不定。今天你忽然變成非常好的霎哈嘉瑜伽士,明天你卻變成魔鬼,因為沒有甚麽約束你,令你保持向著靈這個偉大的念頭。讓我們面對它,現在對我們來說時候到了,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內在的最偉大的不是性,而是貞操,它令你成熟。

在Bordi,很驚訝的有些人有這樣的言行,當我知道了,我感到很驚訝,他們怎能在Bordi的村民,一些純真,簡單的人面前作出這樣的言行?最精彩的部分是當你沉醉在輕挑和荒謬的行為,侮辱你的貞操,你真的落後了。就像沒有電油,你的車便不能動,就像這樣,某些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不停的扭痛別人,互相說些輕挑的說話,有甚麽需要這樣做,我就是不懂,最後離婚收場。

有一次,我走到Selfridge,我必須告訴你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在一群人中有二個人,一男一女,常常都在接吻,並沒有因為在同一部電梯中有很多其他人在而受打擾。在電梯中他們接吻,在其他場合他們接吻,我的意思是他們在折磨著所有在場的印度人或其他人,又或是中國人,埃及人,這種展覽持續著,我下一次遇見他們,他們沒有接吻。

我說︰「發生了甚麽事?」

「我們離婚了。」

我說︰「那天你們為甚麽吻得那麽多?」

他們說︰「因為我們將要離婚,所以想最後吻多一點。」

是甚麽層次,試想像是怎樣的層次,怎樣的愛,你對任何人有怎樣的感覺,不會是這種吧,常常爭吵,最終離婚收場,卻炫耀這些。有深度的人格不會在外展示這些。當然,有人告訴我,在這裏,這裏的公立學校說,你永遠不要外在的表露你的情緒,但你卻可以表露其他,真是荒唐或無恥,不能表露你的情緒,真是一處荒唐的地方。我們像綿羊一樣,接受所有這些價值觀,完全沒有去思考。

像我在法國,有一個女孩來,她正在哭泣,她說︰「我會…可怕,可怕,我永遠也不會再到這些心理學家那處。」

我問︰「為甚麽?」

「他們說了些關於我父親下流的事情。」

試想像,人們接受可怕的佛洛依德的那些想法,基本上是錯的,無論它們是否已經成為歷史,或無論怎樣,你還是放棄它吧,對上天來說,甚麽是錯的就是錯,甚麽是對的就是對的。

現在有真正的反對,當人們走到國外,丈夫或妻子,這位或那位,他們接吻,互相諷刺,為甚麽要這樣?你吻這個人,跟著走來向我說些批評他的說話,我曾經見過這樣。若有甚麽需要自衛的,就必定是你的貞操,你的私穩。這就是為甚麽你沒有意志力做任何事情,沒有意志力。當一些愚蠢的人來告訴你一些事情,你會說︰「好吧,我接受。」你的品格的精粹是甚麽,是你的貞操。在霎哈嘉瑜伽,你可以重建任何你失去的,你可以,這就是為甚麽缺乏深度,這就是人們的品性不能一致的原因,不能一致。今天有一千二百人來到我的講座,明天可能一個也沒有,全部都遺失了。因為沒有根基,就像鬆開了的聯繫,沒有了聯繫,連接點就是你的貞操。

沒有一致,stjhaapayati(即可以建立的性質)不存在。若你告訴他們︰「你必須早上起來,先洗澡,再做崇拜。」這是非他們的能力所及。但若你告訴一位印度女士或告訴我,若你說︰「你穿這樣這樣的衣服。」我就是穿不了,不,沒有可能,是沒有可能。我可以整晚保持清醒,但這樣的事情我就是做不了,就是做不了。

因為你的注意力,你的先後次序改變了,你內在擁有一切,你是貞操的貨倉,那是你的力量,所有在你內裏,甚麽也沒有走出去,所有都在那裏。所有芬芳都在你內裏,全都得到保存,不要責備自己,你是那麽幸運的有我告訴你所有這些,你是那麽幸運的有我與你一起,你們明白嗎?你不需要走到喜瑪拉雅山,不需要倒立,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你看,之前這些聖人通常都坐在,你不會相信,坐在冰冷的水裏,或是在喜瑪拉雅山,在空曠處坐上很多小時,去凍僵他們荒唐的想法。現在不再需要這樣了,很容易做到。你要改變你的先後次序,當注意力完全放在你的靈上,你會很驚訝整個排行榜會完全改變。

甚麽事情是最重要的?是每天靜坐,我曾經見過有些人想報讀一些課程,例如,我告訴你︰「你還是報讀一些課程比較好。」他們每天參加這個、那個課程,他們都有成就,他們這些課程得到合格,盡力去做,去完成課程,但他們卻不持之以恆的靜坐。有一個小間隙你必須明白,當你感受到一點點永恆喜樂的跡象,我們便會開始向前移,移得越來越前,把自己建立在這個喜樂的海洋中,一點點。當某人想你游泳,但你感到害怕,你不想游泳,你樂於在岸邊,不想游泳,有人把你推向前,你又走回來︰「不,爸爸,我做不了。」但當你學懂游泳,你享受游泳,當你喜歡上游泳,你便想每天都去游泳,恆常地,虔誠地,這個小間隙,你必須跨越。

第二點是我常常說的,你們都是蓮花,但卻陷於污泥中,你們都知道污泥是怎麽樣的,若印度是海洋,蓮花很容易的從水中走出來,但從污泥中走出來卻非常困難。就如你掉進污泥,若你踢它,便越陷越深,你有任何的動作,也會越陷越深,最好還是只觀看著,保持不動,最佳的途徑,就是觀看自己。若你的注意力不妥當,你又怎能靜觀?注意力是某人走在這裏,你看著這個人,另一個人走到哪裏,你看著這個人,你看著每一個人,但卻看不到花朵,看不到樹木,看不到母親大地,甚麽也看不到,你看到的只是一些於事無補的壞事,比你還要差。

今天是一個他們說不要看月亮的日子,若你看月亮,它會變得不吉祥,你會得到壞名字。他們說錫呂‧克里希納看到月亮,所以祂得了一個壞名字。祂是ranchordas,意思是祂從戰場中逃跑出來,這是祂的把戲,祂必須逃跑。你是不應該去看月亮,原因是,為甚麽要這樣說,因為今天我們要會見錫呂‧格涅沙,祂是母親大地,祂藉由母親大地作出行動。我們大部分擁有的都是來自母親大地,所以這一次我們必須要去見母親大地,靈量和錫呂‧格涅沙,即今天。母親大地創造了錫呂‧格涅沙,所以你們不要看任何外在的東西,你甚至不要看月亮,只看母親大地。因為母親大地藉由她的愛,她的慈悲,為你們做了很多事,你的靈量也為你們做了很多事,而她的兒子,那是我們內在的純真,是我們今天要敬拜的,因為祂為我們做的事是最多,儘管我們把所有侮辱,所有揶揄,所有髒話,各種荒唐加在祂的身上,祂仍然像小孩子一樣站起來逗我們高興。

若你內在有錫呂‧格涅沙,你變得像小孩,像小孩般的純真,你不會像狗吠般生任何人氣。我知道有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常常像狗或印度的乞丐一樣吠叫。你變得像小孩一般非常甜美,常常想逗你高興,常常說些美好的事情,常常令你感到快樂,這是喜樂的泉源,這就是你怎樣成為快樂的泉源,喜樂的泉源,滿足感的泉源,常常都充滿笑聲和快樂,充滿美麗的東西。小孩子是怎樣逗你高興,你只要靜觀,他們的小手怎樣走在你附近,他們怎能做到,他們怎樣知道甚麽是對,一位已得自覺的孩子比成年人更加敏銳,我曾經見過這樣。

就像我最小的外孫女,在她約三歲時,女傭在摺疊我的紗麗,但她錯把紗麗放在地上。這孩子就是不能忍受,她把紗麗拿起,放在她的頭上,再放在沙發上。

她說︰「你為甚麽把紗麗放在地上,你知不知道我的外祖母是誰?她是女神中的女神,你竟然把她的紗麗放在地上,狗會咬你。」她再說︰「你要小心。」

她再把紗麗拿起,吻它,再吻它說︰「母親,請原諒她,祖母,請原諒這個婦人,她不知道對你做了些甚麽?」

這種感性來自你深層的貞操,當聆聽孩子的說話,你會對他們怎樣說話,說了些甚麽,有怎樣的言行,怎樣逗你歡喜,感到很驚訝。我的意思是在西方的孩子是被過分寵愛,我必須要說,他們不大逗人歡喜,但卻常常令你感到煩擾。同樣的原因,若父親和母親沒有貞操,孩子便會感到不妥當,他們不會感到平和,他們變得不安寧,他們的內在同樣發展了這種不安寧。一位貞潔的人永遠不會被鬼附,就像我,永遠不會被鬼附。你可能非常聰明,可能是甚麽,可能是一位偉大的作家,但你卻會被鬼附。但一位貞潔的人,一位普通但有貞潔的人,永遠不會被鬼附,亡靈害怕貞潔的人。若一位貞潔的人走在路上,所有的亡靈都會走開,他們只會跑開。最少我知道很多這樣的例子,我可以告訴你一些,有三個人常常在晚上約十二時,坐電單車走在路上,有一些被鬼附的人寫信給我,說︰「請不要容許他們在晚上走在路上,不然我們可以往哪裏去和留在哪裏?」

我感到很驚訝,這些都是被可怕的亡靈所依附的人,晚上他們常常都在這些樹上休息,那些人坐電單車經過的樹上。他們寫信給我,那些被鬼附的人,我知道他們,信上說︰「叫他們不要走這條路,不然我們可以住在哪裏?」他們像瘋子一樣,一群瘋癲的人。

我說︰「為甚麽你要這樣寫?」

他們說︰「這些人走在這裏,他們令我們感到煩擾。」

因著錫呂‧格涅沙的光,我們內在的負面能量消失。你可以在另人一個人身上清楚看到,若你沒有貞操,你永遠也看不到誰人有貞潔而誰人沒有,你不能。每一個人都是「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的人。」我的意思是真正被鬼附的人往往都是公認非常好的人,在霎哈嘉瑜伽有時也一樣,我開始覺得奇怪︰「甚麽事發生了?這是甚麽?為甚麽這些人公認是這樣?他們感覺不到它嗎?」沒有光,就算你已經得到自覺,就算你的靈已經把你帶到集體意識,就算你給予別人自覺,若你沒有貞操,你甚麽也成就不了。就像一片破的玻璃想反映某些物品,它永遠也不能反映該物品的正確影像。

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須現在告訴你,現在是告訴你們的時候,這是我們生命中的障礙。首先人們會問︰「我將與誰人結婚?」為甚麽這樣匆忙?當然,我視婚姻為吉祥的事,婚姻必須存在,必須有集體的認同,為甚麽要這樣?就是去敬拜我們內在的貞操。因此,他們結婚,有孩子,跟著他們想有自己的房子,想擁有這些。這樣超然的事情在繼續,繼續不停,你生命中的光得不到傳播。我知道有些在地獄的人,他們走出來,傳播光,他們到達短暫而輝煌美麗的高度,我曾經見過這樣的人。

今天你們是敬拜你內在的錫呂‧格涅沙。我就是不明白為甚麽敬拜我為格涅沙,因為我就是這樣。當你敬拜我,你希望你內在的格涅沙得到喚醒,就讓祂在你內在被喚醒,讓我所說的話變成喚醒你內在的祂的口訣,因此,作為我的孩子,你享受貞操的祝福,就如我享受我的人類生活以及我的神聖生活。你同樣享受這質量,這是我所希望的,對此你最少能有所體驗。

我要告訴你一些你可能不曾聽過的事情,你從來沒有聽過靈量,從來也沒有聽過自覺。今天很偶然地,完全以霎哈嘉的方式,這個崇拜被安排在這裏,我本想這個崇拜在孟買舉行,已經安排好了,但人們卻樂意來到這裏作這個崇拜,我的意思是一個在英國或在西方國家舉行的格涅沙崇拜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想還是有一個在這裏舉行,羅馬沒有合適的時間,那是其中一個基本的原因破壞人類的貞操。首先是羅馬人開始,其他人跟隨。但必須在布賴頓,在至高顯婆神的蓮足作這個崇拜。英國人必須知道,你們擁有這黃金土地,他們不值得擁有它,他們必須令自己值得擁有它。

試想像,你們是住在至高顯婆神的土地上,哪裏甚至水珠,還有雪也像蒸餾水般清潔,清澈,潔白。在這裏,錫呂‧格涅沙為祂父親洗腳,而貞操則以你的母親的形相住在這裏。你必須值得處於這個令人垂涎的位置。英國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盡力追上來,是英國人的相反方向,來自至高顯婆神土地的卻是相反,他們有極大的傲慢,傲慢是很可怕,在顯婆神的地方是不能想像有這傲慢。所有沒有貞潔的人都是傲慢的。否則,他們怎能寛恕自己?當你與任何妓女交談,兩分鐘內,你會發現她是一個妓女,因為她極之傲慢。「有甚麽不妥?我是妓女,那又怎樣?」傲慢是沒有貞潔品格的徵兆,這個人變得超然物外,因為他感到羞愧,愧於面對其他人。一位擁有貞操品格的人是坦率的,他為甚麽要害怕任何人?他與每一個人友善地交談,以純真和直率的態度對待人,不會愛上任何他接觸到的第三者。因此,你們必須知道,給你這個國家是有目的的,若你不能到達這水平,你將會被丟棄。

尊重你的貞操才是真正的尊重我,因為我以貞操住在你的內裏。若錫呂‧格涅沙是吉祥,我就是你內在的貞操。貞操永遠不富侵略性,永遠不會苛刻,因為沒有這個需要,你知道沒有這個需要,你是那麽有力量,沒有需要侵略任何人。為甚麽你要富侵略性,你並不懼怕任何人。是那麽慷慨,那麽仁慈,那麽漂亮,常常保持清新和年青,而又那麽崇高和有尊嚴。

在我首次到達這裏已經過了十二年,再多二年,需要非常熱切地工作,在內和在外。在內,我們這二年必須非常勤奮地工作,我們必須行真正的苦行,全部人,不分男女。那麽我們便會見到,我可以這樣說,我們已經做得非常好,藉由小小的跳躍,勇氣和信心,我們可以成就很多。對自己要信任,不是思維上的信任而是來自真正貞潔的信任。貞潔鞏固你的信心,當你對神有信心,你便有貞操,當你對自己有信心,你便有貞操,當你對妻子有信心,你便有貞操。為甚麽你對妻子有信心?因為你是一位擁有貞操的人,她又怎能沒有貞操?你對你的孩子有信心,是貞操,因為你有貞操,你的孩子又怎會是其他任何東西?貞操是信心的結晶,你甚至在未得自覺前已可擁有它,很多人也是這樣。像樟腦,具揮發性,消失在香氣中,同樣,你也可以說,貞操運作成信心。

若你沒有貞操,你對任何事情也沒有信心,因為你一是情感上依附於我,又或是思維上依附於我,但若你有貞操的意識,信心便很明顯。在你內裏,你不需要有信心︰「母親,現在我已經有信心。」你不能,信心的性質是富揮發性,富揮發性的芬芳,是從貞操而來。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不看星星或月亮,只看母親大地。在宇宙中,她代表靈量,她甚麽也不是只是貞操,她只是貞操。你相信嗎?有怎樣的力量,母性,每事每物都是貞操,父性,任何關係都是貞操。純真也是貞操的芬芳,善良的,慈悲的,每事每物都來自貞操,貞操的意識,那不是思維而來的。若你只是思維上有貞操,你可以很可怕,像一些尼姑或類似的人,一些禁慾的人,不是這樣。貞操是天生的,靈量內置在我們內裏,它能運作是因為它明白我,她明白我,她知道我,她是我的一部分,她是我的反映。所以請藉由貞操來令你的靈量強壯。人們嘗試做一些事情令自己看來很吸引,不要這樣浪費你的精力,你是聖人,要活得像聖人。從傳統而來的生活,我們必須像這樣生活,從傳統中進化,不要做些新的,可笑的和荒謬的事情。我們不需要吸引任何人,貞操就像花香,吸引蜜蜂的是花朵裏的花蜜,也是我們存在的精粹。

所以這一次,你們全都來到印度,我請求你們尊重我,不要言行不當,不要作出在電影中看到的幼稚和荒謬的言行,你們全都高於這些。你的注意力和成就可以從你貞操的位置而看到,我們不能離開我們的座位,無論我們有否被讚賞是毫無分別的,我們不能離開我們的座位,就像這些avadhootas,他們說︰「takiya soda sana」,意思是我們不會離開我們的座位,我們在我們的座位裏,這是我們的座位,在蓮花裏。我們不能離開蓮花,我們是坐在蓮花裏,這是我們的座位。跟著你會放棄所有荒謬事物,你會看到自己變成漂亮的存有,所有亡靈會跑掉,所有阻塞會跑掉。不是過著禁慾的生活,我要再次告訴你,這是對你的存有的尊重。當你外在的尊重我,你也要內在的尊重我,就是這樣簡單。

今天是一個偉大的日子,我們敬拜錫呂‧格涅沙。祂是首先亦是最先被敬拜的。當你敬拜祂,你必須知道你也是敬拜祂所彰顯的,就是基督。任何對基督說些低下的說話的人,你必須厭惡他,你不能把基督理性化,任何這樣做的人,也與你毫不相干。基督是純真,若你沒有深層的貞操,你是不能理解祂,不能敬拜祂。他們可以做的也只是令你的貞操完蛋,你因此不能把基督認出。所有這些成果都是藉由靜坐而來。你必須靜坐才得到成果,就是這樣。要恆常靜坐,嘗試保持靜坐的狀態,看事物,靜觀狀態就是你處於入靜的狀態。

我決定明天早上與布賴頓的人見面,若有可能,後天我會與全英國的人見面,告訴他們達致純真的狀態是何等重要,我想已經開始有成效。我真的很辛勤地工作,你不會知道我工作得多勤奮。這也是他們說的,人們視別人必須做所有的工作,就像挽救英鎊,挽救這些,挽救那些,也挽救勞工,讓母親為我們做所有的工作,母親照顧我們,她必須早起,必須靜坐,拯救不是這樣的,只要你知道怎樣拯救你的靈,你便可以拯救任何事物,只有你的昇進是最重要的,當你昇進了,一切事物便會得到拯救。但首先要拯救自己。為此你必須盡力,必須辛勤地工作,必須深入自己,進化自己,你有足夠能力這樣做,不要責怪任何人,不要責怪你的妻子,你的母親,你的父親,你的國家,或任何事物。每一個人都可以成就到,不要看著其他人,只看著自己︰「我走了多遠?我有甚麽貢獻?讓我走在前面吧。」你們每一個人。

我很感謝你們,你們都是來自英國各地,這是正確的事情應該這樣做,這個國家必須被創造成這個層次,成為每個人來朝聖的地方。相反,不應是當他們來到英國之後,他們永遠也不再來霎哈嘉瑜伽,這是可能發生的,若人們都是傲慢的,這是可以發生的,當他們來到這裏,他們會說︰「不再要霎哈嘉瑜伽,已經夠了。」在印度卻相反,當他們來到印度,他們黏貼著印度。我知道當有些人來到英國,他們看到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的言行,看到他們怎樣管理集體靜室,他們因此跑掉。「母親沒有做些甚麽,當我們在英國,一處你已工作了十二年的國家,看到一些已發展的霎哈嘉瑜伽士的言行,我們不會再來霎哈嘉瑜伽。」

今天我們坐在這漂亮的英國土地上,在這個國家出生,我們需要還債,要還的債是我們必須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可以做到,非常容易,誰是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當你說︰「把窗關掉吧。」你會看到大部分人都是坐著看著其他人,我不是說他們全是英國人,但可能是,不是要其他人做,你必須是非常委身,你仍未到達這程度,相信我,你仍未到達這程度。不要只看著坐在這裏的其他人,你是非常不同種類的人,你是特別的人,嘗試有警覺性,尊重自己,因為你是英國人,要肩負一個特別的任務。

願神祝福你。

他把流經納西克(Nasik)的Godhavari河流的河水帶來。你們都知道錫呂‧羅摩,錫呂‧悉旦以及拉斯曼都是住在納西克。這河流被稱為南方的恆河,Godhavari,他從Godhavari取水,看看生命能量在流通。在一處甚至河流是口訣,他們的名字也是口訣的國家,榮譽歸於聖人,歸於人民,他們過著很虔誠的生活,充滿著純真,就算是河流,若你說出它們的名字,生命能量也會到來,你看?為甚麽泰晤士河有天不可以變成這樣?藉由你的功德,這是可以的,只有藉由你的功德,這個地球的每一個微粒才能得到生命能量。

現在,讓我們看看錫呂‧格涅沙的狀態。我們所敬拜的,讓我們看看誰人可以敬拜。這是非常困難的處境。讓小孩子吧,他們是最好的。來吧,Nira,來吧。是,你們兩位來吧。非常好,十歲以下,好吧,坐下。他們全都必須十歲以下,不是兩歲以下,而是十歲以下。好吧,來吧,來吧,你們全部人非常好的孩子,我必須要說他們很棒,是嗎?我們要做的是為母親清洗蓮足,好嗎?該怎樣洗,她把水澆在我的雙腳,你只要去按摩來吧,每一次四位,現在那四位?她會放些水,而你則按摩,現在你去按摩,去按摩我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