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崇拜

Brahmapuri (India)

1985-12-27 Devi Puja Talk, Brahmapuri, India, DP, 33'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NL,PL,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女神崇拜

印度—巴摩普雷 1985年12月27日

(叫她來。娜塔莉,來這裡。牽著譚雅的手來。雷,還好嗎?為每個人點上紅粉(即額上的吉祥痣)。把那個,像這樣,點在這裡。所有的女士,把它點上。)

昨天有個男孩站起來問我︰「我們是如此的一片瑜伽之地,如此神聖的國家,為什麼所有科學上的發現都在西方?」

「非常好的問題。」我說。我回答:「這是樹的知識,我告訴過你,這是樹的知識;他們(西方)成就的是樹的末梢,現在他們想知道根的知識,所以才來這裡。」

要瞭解根的知識,我們先要抱謙虛的態度。我們還未認識這門知識,也從不知道神的國度有什麼。正如克裡希納所說,這棵樹是向下生長的,根在腦袋裡—很清楚。所以這是朝向根的升進,是以不同的方式。靈量必須向上升到達根,要到達根,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瞭解它。

現在所有這些事情,像我昨天說過的,你要在額頭點上紅點(bindi)。現在這也是—感謝天,儘管有人把聖經竄改,聖經裡仍有寫下「你身上的標記代表你」。現在讓我們看看,即使在印度,有多少人勇於點上這標記。那就是為何你們那麼快受感染,其中一個你們受感染的原因。

首先,眼睛閃爍不定。你們不習慣有穩定的眼睛,你看,印度人就有很穩定的眼睛。他們從小受教導:「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每時每刻都有人問他們:「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馬拉地語︰有一些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站在後面。請給他們椅子,讓他們坐下,他們不習慣坐在地上。]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現在,注意力無時無刻都受到干擾,這就是你很快受到感染的原因,若你的眼睛受感染,它會從額輪進入。這是保護額輪;你實際上是點上基督的血,人們應當有這份勇氣去點上它。他們會穿戴十字架,卻不是這個。

在西方國家,人們很難有勇氣點上這個。他們藉多嘴多舌︰「母親,我們會丟掉工作。」這樣、那樣。有各種各樣的藉口。若你有勇氣,你就會開始點上它一段時間。或許你先在晚上開始,然後在白天。慢慢你就會接受它。我想那是你們唯一要帶上的東西—那是非常重要的。

點上它會是個好主意,你因此不會受感染。因為你外出,你的注意力在外,你看到外面有什麼事在發生,那種氛圍並不好;更何況,如果你額上點上紅點,它不單保護你,也保護其他人。他們就會有新的想法。

畢竟,你打扮得與他們一樣,你就像他們—你必須如此。不過你得保護自己,為了保護自己,你必須要點上像那樣的東西。當我第一次來英國的時候,我發現他們常常嘲笑我,盯著我的紅點。我是說他們塗上口紅就沒問題。即使是小丑、嬉皮士、奇裝異服,全都沒問題;但若你點上符合科學且正當的東西就有問題,即使那是最科學化的。

要瞭解根的科學,你必須瞭解它代表什麼,為什麼這個文化是這樣的:因為它較朝向根,而不是移向樹。那麼這棵樹,終點在哪裡?超越根輪。所以現在他們都調回頭了。要從葉走往根是很困難的,但從根走往葉卻比較容易。所以為了升進,我們必須謙卑,以便瞭解根的知識。現在他們全部人的額上都點上紅點,這是為了保護額輪。首先是沒有入口,這就是為何印度人一旦得到自覺,就會升進,不會再受到感染;我是說這樣的事情在這裡不會發生。這是其中一件我們必須做的事。

其二是崇拜。按照每個人的深度,崇拜對每個人都會起作用;因此你必須有shraddha(堅信),信念。如果你的腦袋仍在思考,你不會在崇拜裡有多少得著。對印度人來說,參加崇拜是件大事。

無論我講什麼,他們都不會計較;如果他們錯過了某場節目,不要緊,任何音樂會也不要緊,任何不舒適也沒事—只要他們能夠參加崇拜。今天人們老遠從二、三百里來崇拜,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根的知識。為此你必須做崇拜。

如果你要升進,就得做崇拜。可是你還是在同樣的層次;如果你仍是想著樹的模式,便會往下掉。要往內移,你必須有這些工具。其一是崇拜。

現在,我們是否已經為崇拜準備就緒?我們心裡是否在想,不論崇拜何時開始,隨時都能開始?首先,我們把手錶綁得緊緊的。感謝天,昨晚我遺失了手錶!手錶把我們綁得這麼緊,如果說崇拜在十一點開始,就必定得在十一點開始。不是這樣的—什麼時候開始是隨緣的。

這是我們的存在體自然的成長,我們的成長是自然的。當我來到這裡,你會感到驚訝,我的右邊身體麻痹了,完全麻痹了。右腳麻痹了,我的腿就是不能動,整只腳掌好像成了化石,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原因是,大家都想得太多了。

我們的注意力應當專注在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為自己做了些什麼,這些才重要;我們有什麼成就。可是相反,我們的注意力卻受很多事物干擾。其一可能是婚姻,比如說要辦婚事,有什麼會發生,諸如此類。在崇拜的時候這些事情都是毫無意義的。沒有什麼比發展自己更重要,就是這樣:在這個時候,你必須發展你的根。要發展你的根,是另一門完全不同的科學。

另一件事是你能以逼迫、強迫的方式來達成樹的運動。可是當腦袋有逼迫人的想法,你便更加走向根輪,走向地心吸力,走向死物;物質主義就開始冒起。

因為它是倒置的,人類就以倒過來的方式來成長。你知道腦袋在這兒,不是在雙腳。它是從腦袋開始,生長是從腦袋開始;作為一個醫生,你知道整體是在這兒,神經是往下走的,它們不是從雙腳開始。所以一旦你把注意力放在你外在的成長,便會自自然然的走向物質主義。跟著你發現物質對你一點作用也沒有,你把自己石化了,所以你才回來。

現在你必須完全改變你對這新的學習抱的態度,你的態度先要謙卑。其二,透過學習不同的tantra,即機制,神聖的機制,我們能怎樣提升自己—怎樣能把它成就。

精通其他領域的人很可能對這個領域一籌莫展,完全無用武之地;被鬼附、欺壓人、一事無成、壞脾氣、脾氣差,還喪失了愛心、情感、慈悲。比如說當聽到在英國有人殺掉自己的孩子,他們(印度人)感到震驚,沒法相信。

他們不能相信有人會殺掉孩子。他們以為英國人是完美的,怎會殺死自己的孩子?對印度人而言,他們(英國人)是非常完美的。印度人沒法想像他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所以當我告訴他們:「你們錯得很離譜,他們是很不開心的人。不要以為發明了收音機和其他東西,他們就會快樂。他們全是瘋子。」

他們坐在電視機前面,生活不能沒有電視,他們變成電視機。電視機在剝削他們,把錯誤的想法灌入他們的腦袋,他們被洗腦了,令他們有很多思想制約。他們不能相信,不能相信西方人能這樣殘忍,因為生長是朝向物質主義,所以他們變得粗糙、反應遲鈍、不道德、也喪失了一切憐憫和愛。

那麼首先,正如我昨天提及,你應說:「我不是法國人。」— 你應說:「我不是西方人。」讓我們看看,這樣可能會成就到,成就得更好:「我不是西方人。」或許當你進大學—-就如你從牛津大學轉學到劍橋大學,你必須帶上劍橋大學的校徽。

你現在同樣已經改變了國籍,我想你該說:「我再也不是西方人。」或許你的護照可能仍是那樣,不要緊。在印度,你知道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是享有特權的。政府就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而接納你。如果你想永遠留在這裡,他們不會反對。

所以,我們認為能在樹的層面成就事情的想法必須改變。在這裡一切都融合一致、聚合在一起。整棵樹聚合在一顆種子裡。所以如果你要成為根,便要謙卑下來,下降至一個能聚合的位置。聯群結黨是錯的。如果你歸類自己為英國人、這個、那個、或印度人,又或其他什麼,都是錯的。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不相信所有這些。這個霎哈嘉瑜伽士和那個霎哈嘉瑜伽士毫無差別,因為那是普世正法。當我們說這是普世正法,我們卻還沒有跳出來,仍未到達我們應該到達的同樣的pendal層次。我們仍是分裂的,仍是有差別的,我們仍要與各個不同的國家融合一起。我們必須全都融合在一起,互相瞭解,只有這樣才能解決西方的問題。

這右脈運動的結果使我覺得人們真是變成白癡了。我把他們歸類為白癡或笨蛋,諸如此類。我是說我不知道之後他們會歸入什麼類別,一個以往未有的類別。我是說,他們可能組成一種新的笨蛋類別。

這就是我的感受,除非你現在學懂這個新的yantra,新的方法:就是你不會理會身體的舒適,不會理會所謂的情緒嬌寵,你不會理會這些;你會往哪兒去—走向純真。物質的本質是純真,是精髓。所以品質,我應該說,你成為萬物的精髓。你成為精髓。為此你要往內移。當你瞭解、尊重、並且因能做這些事情而感到榮幸時,才有可能往內移。

不過你應該瞭解我為何要告訴你。我從你身上不會有什麼得益,不要以為我想把你變成印度人,試想一下,你穿上三件式的套裝,結上領帶,有什麼會發生?我是說,你的身體會沸騰起來。你的衣著應該隨著氣候而轉變,你享受這種服裝,因為穿上它你感到舒適。你享受在河裡沐浴,因為沐浴令你舒服。在這個國家裡,這樣對你是最合適不過。

所以在我們進入這新生的同時,也必須瞭解外表並不重要,內涵才是最重要。因此,無論外在需要做些什麼,我們也要去做。我們要學習它,瞭解它,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因為你是科學家,你是西方人,我可以說你比印度人有優勢,在科學方面有優勢,對吧。但這門科學他們(印度人)卻比你優勝,不要緊,沒問題的。他們選這裡來,你們選那裡來;我認為你們都很勇敢,此其一;其二,也許你們想做些好事,不過為此你必須學習。

就像我們說這裡的科學家都很勇敢,他們(印度人)嘗試學習科學,想到國外學習,然後把學懂的科學知識帶給我們。你們(西方人)同樣是來自這些國家的使者、神性的,神性的使者。你必須具備神性,因為它在這個國家已經有所成就。正如你也很清楚地看見了它就是這樣,接受它吧;對它沒有什麼壞感覺。因為你執著於你的國籍,執著于所有你在意的事,沒有必要有任何壞的感覺。在印度,人們會因為能到國外學習科學而感到很自豪。即使他們是素食者,他們也不介意做生物解剖、或類似的事,就因為它是科學、是知識。所以為了學習,你必須做這些事。一旦你意識到你是為了知識而把它成就到,便會對你大有幫助。

這個,今天這個崇拜,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昨天是 Datta Jayanti即達陀陀裡耶(Dattatreya)的壽辰。你們大部分人都知道達陀陀裡耶的故事,就是梵天婆羅摩、毗濕奴、濕婆神(Mahesha)想通過太初之母的測試,叫做【Anasuya】。祂們來到她的地方,要求她施捨(alms)。在印度,施捨他人被視為極大的榮幸,我是說,照顧客人是很大的榮幸,慷慨是很大的榮幸,分派物品給他人是很大的榮幸。那是很大的榮幸。

就像昨天,你看,我把這個崇拜的紗麗留在某個地方。所以我為這裡一些女士買了紗麗,她因此說:「我希望這紗麗能在崇拜裡送出。」

可是我說:「我會把它還給你。」

她說:「這也算是個很大的榮幸。」他們不在意紗麗被遺留了,他們說這是極大的榮幸—看看她的態度。

所以要改變態度,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往下跌,現在要抱的態度應是往上升。為此,我們要瞭解該用什麼方法往上爬。就像你要爬山,便要懂得爬山技能。你不能就這麼說:「現在我要去喜馬拉雅山。」沒人會讓你去。所以你要具備資格,為了符合資格,你必須要謙卑,不然是成就不了。

我要非常清楚的說明:你要把你的國籍從世俗的國籍轉為上天的國籍。無論需要做什麼,我們也要做,也要接受,亦要處理。因此,你不需像這樣改變什麼,你只要把自己轉化成新的人格;新的人格,那麼你便能安全。

現在只要看看,把那個點上,額輪降下了多少—只看看。我雙腳都麻痹了,當我進來時,雙腳完全麻痹,我走不動。我不知道我能怎樣洗澡。我要按摩雙腳,雙腳才能鬆弛下來。所以看看,只是點上它,它是多麼有力量。看,生命能量開始流動。

可是西方人不知何故非常害怕會失去自己的國籍。我是說,因為…我感到是因為他們傾盡全力去摧毀整個世界,摧毀自己,把他們的國籍強加在他人身上。如果你到美國—就像昨天我說過的:「感謝天,哥倫布沒有來印度,他去了…。」我說:「感謝天,哈努曼把他推到另一邊。不然我們全部人都會完蛋,這個…。」

你看,可憐的傢伙,他沒想過要這麼做,可是他的隨從卻把一切了結。你找不到一個土著,連一個阿根廷的老印第安人也沒有。我到阿根廷,他們說:「你能在博物館裡找到他們。」試想像。不單阿根廷,其他地方也一樣,就像我到智利:一個也沒有。我只能在玻利維亞找到他們,就只有這麼多了。可是那邊也是混種的,因為我想人們是逃到山上去,找方法過活。

他們無論怎樣都會被人家描繪成殘暴之徒。可憐的傢伙,白人確實殺掉他們全部人,毋庸置疑。殺害他們是很可怕的,進入他們的土地,佔領他們的土地,只因為你們(西方人)擁有機械,擁有一切,你們能把他們全殺掉,這一切已成定局。

如今我們在進入需要去愛的新時代。我們不該欺壓淩辱人,而是要包容接受人。這是個全新的時代,拿破崙的強橫霸道的年代已經過去。我們開創了新天地,必須讓更多人來,將整體融合為一。挑釁侵略的行為令你開始分析,沒有什麼需要分析。

(你現在感到好點嗎?額上紅點畫大一點。你的額頭寬大,就畫大一點吧。為何畫得那麼小?…在她的額頭。) 這些事情不用追潮流,就宗教的禮儀而言,你不應該講究時尚。時尚是人為的,不是上天的。看看這些樹木,它們如何令自己時尚?它們都朝向太陽,每片樹葉都暴露于陽光下,因為它們要吸收陽光來製造葉綠素,它們必須取得太陽的能量,所以每片葉都向著太陽。它們有否追逐時尚潮流,有嗎?

另一點,來自西方的個人主義是荒謬的。誇耀自己為「與眾不同」只會令你變得愚笨。真正的個人主義是你能與每一個人融合,化異為同。能配合每一個人是最好的,這卻是很難做到,因為自我太大。有些人的自我總是傷害人,而有些人則是自我受到傷害—兩者都一樣。我們要去掉往下墜的態度,才能克服這些問題。就升進而言,我們需要仰望神,以絕對的堅信仰望神—Shraddha(堅信)。故此我不用碰你,你也不用來見我。它無所不在,無論你在哪裡都能得到祝福。你不必煞費苦心,只需要堅信。為此你必須糾正內在某些系統,尤其是額輪,要好好的修補它。這個輪穴已運作不靈,必須修補它。

昨天,帕坦伽先生對那些所謂受過教育的人感到很憤怒。問題出在他們是受英語教育,而英語的性質就是如此,令他們自以為是。他說:「他們不會觸摸你的蓮足。」他們若學習英語,便不會觸摸我的蓮足,因為在英語裡,觸摸別人的腳被認為是件可怕嘔心的事。我想這就是為何帕坦伽先生感到十分難過。 

這些建築技術都是來自英國,一切都是來自德國或法國。印度的電話是法國製造的,怪不得這麼差勁。全是從法國購入,他們還訂了很多。如果我遇見首相拉吉夫,我會告訴他別向法國人購買電話。他們已向法國訂了大批貨。直升機則是向英國購買,幸好現在沒有再買了。天知道從英國送來印度的直升機會如何。就像這樣,西方國家的發展進步都依賴「第三世界」國家,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機器製造出來的貨物,該賣到哪裡去。他們做事的方式,我是說試想想我們的電話,全是法國人製造的,不是印度人,為何要為此責備印度人?是法國製造的,真差勁。他們一直以來都如此,一直都沒變。如今我們仍向他們訂購,因為我們以為只有法國人才能修好法國的電話。我不知他們能否公平的對待我們。

就如機器需要修理,我們內在的系統也一樣要糾正,因為它在走下坡,讓我們把它提升起來,在臣服與理解中升向神,因為你們在這方面是特別被挑選出來。就像蓮花一樣,你要脫離污泥,不要在污泥中越陷越深,儘量把自己擠出來,那麼神性的芬芳才會彌漫四周,令整個西方社會變成美麗的園地。過去所發生的是無法挽回,但我卻知道,沒有寬恕,一切都無法改善。已經發生的已經發生了,犯錯是人之常情,不要緊。無論他們犯了怎樣的過錯,原諒他們吧。寬恕是唯一能提升他們的途徑。他們獲得寬恕後,也必須明白要升進,因為他們所創造的世界確實摧毀了他們。如果他們能升進,整個社會都會變得芳香,就如我所說,像蓮花般出污泥而不染。

這裡的人(印度人)對西方抱有十分錯誤的想法,以為你們(西方人)是世上最快樂的人。我們(西方人)最好告訴他們:「不,我們並不快樂。」你們擁有的是更珍貴。他們也想跟隨你的步伐,這樣太極端了。或許有朝一日,你們要回來教導他們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在背道而馳。現在他們都想學習英語,掌握英語,想變成了爵士,他們甚至學穿燕尾服,而你要告訴他們最好還是穿印度服飾!

我們要既有智慧又合乎情理,必須放棄愚昧的性格。我見到有些人如泡沫一樣冒起,你要明白,這是缺乏平衡。當你平衡,你的成熟穩重便會流露出來。你應該感到快樂。但如果你一直笑嘻嘻,裝模做樣,忽然說些滑稽愚蠢的話,這都顯示你還未夠成熟,你必須成長,在霎哈嘉瑜伽你要成長成熟,若你未能做到,那麼霎哈嘉瑜伽對你並無任何益處。這點你要十分留意。

我希望我能把想說的全都告訴你。

馬拉地語:我現在該對你說什麼?我剛才稱讚你們(印度人),在他們(西方人)面前稱讚你們。我告訴他們不要表現得像蠢人。我必須告訴你們不該盲目的模仿他們。我們已經擁有非常偉大的文化遺產,必須用心妥善的保存。看看這些(西方)人,若我們模仿他們,這會是很愚蠢的行為。他們活得不平衡,偏向極端。我在哪裡住了十二年,我花了十二年在哪裡,我只想告訴你們別盲目地模仿他們。雖然古老的都是有價值,但古板陳舊的習俗(馬拉地語即junnat)卻並不好。古板陳舊的思想概念最近又再出現。例如,我們從穆斯林學會欺壓婦女,從英國人學會給予嫁妝。如今我們開始了人生的新規則,按照新規則,我們是不用給出嫁的女兒嫁妝。我們的女兒已經獲得一半的財產,女兒應得一半財產的新規則是正確的。但這裡的女兒既不接收也不付出。因此我們不應該向他們學習這些習俗。我們的言行要保持謙虛簡樸,過著先輩所教導的平衡生活,丟棄古板陳舊的習俗。仍有許多古板陳舊的風俗習慣纏繞著我們。

例如,我們不應接受婆羅門教士在廟宇裡專橫的作風。他們愚弄我們。其二,以神的名義來斷食的習俗應該丟棄。我已經多次說過別斷食,要吃身體需要的食物,但有人卻告訴我:「我們無法停止斷食。」我們學到最腐舊最骯髒的習慣是抽煙。因為沒有足夠的意志力,我們無法戒掉煙草。把煙草與Mishri (煙草與檸檬一起咀嚼)—是誰把它們帶入我國?”tobacco”(馬拉地語是tambakou)這個字從那裡來?梵文沒有tambakou這個字,它是從外地引進的。我們早年沒有種植煙草,是英國人把它帶來。故此我們稱煙草為tambakou,因為此字源自英文 tobacco。馬拉地語那有tambakou? 它是從外地引進的。最初穆斯林在我國少量的種植煙草,但英國人卻把香煙與類似的東西大規模地帶來,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也廣泛的使用。他們也把煙草與大麻出口到中國。我從未聽過馬拉地語有ganja(大麻)與charras (一種毒品)這些字。若你想吸食大麻與charras,你會變得像英國人一樣。無論給你甚麼,你自己來決定吧!

你會感到很驚奇,印度以往從未有煙草。梵文也沒有煙草這個詞彙。引進煙草部分原因是,我要說部分原因是穆斯林把它帶來,抽煙卻是英國人教我們的。我們從前不懂抽煙,不懂抽煙這玩意。穆斯林的確有抽少量的煙,但卻是近代才開始。事實是香煙和抽煙是在英國人來後才大規模的開展,他們令煙草「便於使用」。他們以往抽水煙筒,不過那是很難弄的,所以只能少量的吸食。早年伊斯蘭教的文化裡已經有這種習慣,但真正的香煙惡習,這個自我表現的惡習,毋庸置疑的是來自英國人。葡萄牙人和法國人也教我們這些東西。我是想告訴你們,古板陳舊的習俗必須丟棄。雖然古老的是有價值,但古板陳舊(junnat)的習俗卻必須丟棄。

馬拉地語:我們(印度人)有穿寬長飾邊的紗麗的習俗,這是個好習俗。寬長的飾邊象徵分際(maryadas,即界限)。穿著寛長飾邊的紗麗表示我們保持在分際內。少女可以穿任何她們喜歡的衣飾,但年輕的婦女,特別是已婚的婦女,應該穿寬長飾邊的紗麗。如果你們丟棄這個習俗,紗麗的藝術會失傳,織布者也會失去紡織的手藝。若我們不以舊風格來建築設計房子,我們會失去古代美麗的建築藝術。這些人(西方)喜歡我們的古代建築風格,不是現代建築。原因是舊的風格很優美。如果我們胡亂草率的建築設計房子,這種優雅的建築藝術會失傳。即使是舊的茅舍建設也比較好。一旦古代建築藝術失傳,便無法挽回。因此,我們必須保留古代藝術的手藝,因為它很優美。

比如,我們有…有一種稱為bugdya的紗麗。現代的婦女連這種紗麗的名字也不知道,因此我們應該穿著自己紡織的紗麗,它們是很好的。我想寬長飾邊的紗麗會比較適合已婚婦女。若紗麗的飾邊不寬長,便不適合她們。已婚婦女應該常穿寬長飾邊的紗麗。這不單不是陳舊的習俗,還是很優美的習俗,因為它看起來既美麗又適合女性,溫文優雅,讓婦女穿起來顯得又高貴又有教養。這是我們的文化,我們不該丟棄我們的文化而變得像他們(西方人)。

我們不應該想學習他們(西方人)的文化,因為我們的文化是很崇高偉大。如果我們明白他們的文化如何迷失方向,便能為我們鋪平道路,讓我們穩步前進。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科學上的成就,但如果這樣做會令我們丟棄自己的文化,我們會變得像他們一樣。他們殺害自己的子女。夫妻婚後不足兩年就鬧分手。孩子都留在孤兒院裡等死。我們要保存維護我們的社會的美善與仁慈,但我們卻去學習吸收他們的短處。我們先從穆斯林學習,現在我們又向這些人(西方)學習。如果我們吸收他們的污穢,我們的住所怎能保持清潔乾淨?我們原本是既清潔又有禮貌,如今我們卻向他們吸取了許多錯誤的東西。因此,我們必須丟棄這些東西並潔淨自己。                    

我已經告訴他們(西方人)崇拜的重要,你們(印度人)都懂這些事,所以我沒有向你們解釋。在崇拜時,我們必須有堅信(shraddha),不應在崇拜時有爭執。誰帶領崇拜都不要緊,因為每個人都會平等受益,全依你的堅信而為。你的水罐會按照你的堅信程度而注滿。

女士們可以來這裡坐,那裡你會感到很熱。移向前面,尤其是很躁熱的人不應坐在那裡。最好坐在…[請讓那些女士在這裡坐。她們受不了烈陽,讓她們坐在這裡,她們是我們的客人。] 移過來這裡吧。

如果你在那裡放置(遮蔽的)東西,你或許能應付得來。我們至少要明白一點:所有事都是他們做的,我們也應該幫點忙。一切都是他們安排的,而我們像諸神一樣只過來坐下,這不是好事,對嗎?你剛才可以—這麼長時間在這裡,你為何不放置些東西來遮蔽自己?並不難呀!

關於這些。你也來這裡, 你可以來這裡, 來吧。[馬拉地語︰請讓位給他們坐。] 來吧。你們站起來,你們三個站起來,到這裡來。那些女士們—我想你們沒事吧。你們還好吧?好,你們後面。你們後面的人可以坐過來這裡,移到這裡來。[馬拉地語︰不是在烈陽下,她們已經在陽光下。我們不如在這裡放一些遮擋陽光的東西…] 那裡如何? [馬拉地語︰讓位給他們坐。那裡有蔭涼的地方。坐到前面來,這裡有蔭涼的地方。請就坐。]你過來這裡,來這裡,這裡有位,過來這裡。女士們不要到那裡,過來這裡。[馬拉地語︰讓位給她們坐。] 男士們可以來這裡。不,不,你最好來這裡。你不如移過來一點?

我們也要想想自己能安排些什麼,能幫什麼忙。像昨天他們是如何處理,如何安排一切—當我走時,他們並不知道我要去哪裡。當我回來,他們是如何東奔西跑為我安排。我的意思是,我也是你們的母親,對嗎?那麼我們應該考慮到這些事情—我們能做些什麼,我們能怎樣幫助他們;每人都應該這樣想。[馬拉地語︰這樣行了,就這樣行了。既然他們沒有作任何的安排,還能做什麼?就讓他們坐著算了。]

你可以移向這裡一點, 請你移向這裡,你也可以移來一點。我不想你們頂著烈陽,你會有麻煩。不,他們可以把音響系統移向這裡一點。移一點…太陽一旦升上去便沒事了,但…[馬拉地語︰坐在蔭涼的地方吧,盡可能坐在蔭涼的地方。如果那裡不蔭涼你可以到前面坐。在崇拜時,最好坐在蔭涼處。我總是坐在前面,在你之上。別擔心。請坐在我面前。坐在蔭涼處比較好。有沒有人來念口訣?請叫加文。]

(昨天你沒來到我的蓮足—你應該來。) [馬拉地語︰這樣行了,要不然會很遲。如果沒法安排蔭涼處,就讓他們坐在烈陽下。] (左心輪與左腹輪都阻塞了。昨天你應該來,我的意思是,你會在崇拜裡做事,所以…) [馬拉地語︰這裡有沒有人念誦口訣?戈拉先生來了嗎?請叫他來。他知道嗎? ] (心輪與左腹輪都阻塞得很嚴重。) [馬拉地語︰念格涅沙頌。戈拉先生還未到。他去了哪裡?他還沒來嗎?請叫他來做崇拜。請以念格涅沙頌來開始崇拜。請現在就開始。]

41:00
Atharva Sheersha

52:45
Shri Mataji: 108 names have you got?
So you read it out first name, all right? And then they all should repeat it. Just tell them how to do it.
Sahaja Yogi: Firstly I will read a name like Shri Mata, and we’ll take the mantra: “Om twame wa sakshat Shri Mata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Sahaja Yogi: Shri Mata.
Sahaja Yogis: Om twame wa sakshat Shri Mata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Sahaja Yogi: Shri Maha Rajani.
Sahaja Yogis: Om twame wa sakshat Shri Maha Rajani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Sahaja Yogi: Shri Deva Kary Samudyata
Sahaja Yogis: Om twame wa sakshat Shri Deva Kary Samudyata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

[108 Names of the Devi are recited. Cut in the video]

Shri Mataji: Don’t close your eyes. Don’t close your eyes. Please, don’t close your eyes. Watch Me. You’re worshipping Me, so no need to close your eyes now. Just watch Me, put Me in your heart.
You all must say clearly. Is important. This is all in Sanskrit.
Must say clearly and put your hands towards Me. All this is in Sanskrit.
Say it with your heart.
Now you can sing some song…
In the end Sahaja Yogis say: There is only one God and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is the Shakti of God!

Shri Mataji: Inaudible.
Gregoire: Shri Mataji says: “It has to be made very clear that there is only one God but there are many deities, which are the different aspects of God”.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