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日後講話 Alpe Motta (Italy)

第十六次頂輪日後講話
意大利
1986年5月4日
這些歌曲他們是在喜瑪拉雅山上唱,在這裡唱真的很不平凡,對嗎?你們老遠把它們帶來這裡唱。
我想我已經給你一個很長很長的講座,你稱它為講話。有些人的反應很好,有些人吸收得很好,但有些人,他們說睡著了。發生這種事情是源於負面能量,你要對抗負面能量,因為負面能量會發問。我說的都是真理,絕對的真理,但它卻提問,它反映。一旦它開始反映,什麽也進不了腦袋,因為你只想著之前的句子,不能處於當下。所以一切都歸結為逃避,你逃避,所以才會睡著。我今天已盡力讓你進入你有意識的思維,你要有意識知覺,要有警覺性。重點就是除非你有意識知覺,否則你不能昇進,任何不正常的人都不能昇進,你要讓自己正常。
你們很多人有很多反常的行為,這些行為都已被帶出和帶走,很多已經得到潔淨。但若有些人現在仍受這些反常的行為纏繞,他們必須把它擺脫。他們不能只不停找藉口為它辯解。通常負面的人吸引負面的性格。若你內裡有任何一種負面力量,你永遠不應坐近負面的人,不要接近這類人,要與他們保持距離,要貼近正面的人。就如我所說,你要毫無懷疑的貼近和支持你的領袖,不要質疑他。問題出在你開始對抗你的領袖。若領袖向你說了一些話,你便與領袖爭吵,與他爭辯,那麽便會完蛋。我透過領袖說話,所以你不要質疑他。若你質疑他,便會出問題。你要貼近你的領袖,他是正面的人。若你開始質疑他們,你便毫不…與我沒有任何聯繫。
這種情況每一處都有︰有人告訴我瑞士也是這樣,法國現在好一點,但過往也是這樣。每一處都是這樣,除意大利外,我想意大利最有成效。所以不要對抗你的領袖,不要與他們爭辯。不要反映霎哈嘉瑜伽 – 你能說什麽,你知道什麽,你又怎能反映?你有什麽知識?當你的化學老師說氫有兩個或一個原子,你有沒有質疑他?有沒有?
當你用自我來做這種事情,你便會被拋離進化的領域。所以不要有反應,只聆聽,嘗試把它收攝入內。這些全是口訣,把它們收入內在。但你卻開始質疑領袖,與他們爭論,給他們意見。請不要這樣做,現在就停止這樣吧。這不是政治,政治是每個人都能給意見,每個人都能說些話。大部分亡靈都是這樣,邪惡的人不停給意見,有自己的見解,他們持續不斷反對領袖。
現在特別是年長的人,我這樣說是因為你們一些人比領袖的年紀還要大,便以為自己有權糾正領袖,不是這樣。在霎哈嘉瑜伽,不是你有多年長,而是你有多進化。所以當你質疑領袖,反映他們的行為或做類似的事情,回應他們或給他們你的想法,你便迷失了。
這就像一種聯繫,假設,輪穴與細胞的聯繫,這樣假設,若你否定輪穴,我們又怎能成就它。因為我與它們連上,透過它們,你也連上。一旦你否定它們,便會失去聯繫。我知道該對領袖做什麽,是我揀選他們,安排他們,統籌他們,改變他們,我知道該做什麽。你們不要挑戰他們,這樣做只是出於自我。在印度,這種事情完全不會發生,不會發生。一旦母親委任某人,大家都會欣然接受。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追尋的就是這個真理,其他都是荒謬的,全是複雜的,因為你是那麽複雜。對你而言,其他事物看來很美好,你以為你在把你的品格交托,完全沒有。是發展,把自己交托於生命的元氣、活力、生命力。委身,接受更多,接受更多。這個自我永遠不容許你向內拿取什麽,為此你要小心。它不容許你睡覺,不給你和平,不容許你成長,不容許你到達你的目標,所以順服交托你的自我吧。
我要告訴你一事,不要抗爭,不要爭論,不要質疑,首先不要反映你的領袖,不然你便會被割斷。要對他有好觀感,嘗試支持他,問他想要什麽,需要什麽幫助。你越貼附著他,越與他接近,便取得越多。
但你要明白,人們是很浪費的,他們把生命浪費在毒品上,這些那些事情上,全都是荒唐的事物。婦女則有另一個壞習慣,就是說三道四,他們說閒話,說這個人閒話,批評那個人。說閒話是婦女很壞的習慣。我從不留心注意任何說閒話的人,也不喜歡他們,所以不要對任何事說長道短 – 下賤的,輕浮瑣碎的談論別人。你不一定要受教育,不一定要來自有教養的家庭,沒有什麽是必要的,只要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便是一顆鑽石。要容許自己被切割成鑽石,容許這樣!
有些人的反應是很好的,他們吸收理解我說的話,把一切收入內裡,一些人卻睡著了。現在,那些那時候掙扎的人未必明白,這是一個艱深的課題,我告訴你,這是很精微的課題,不要緊。那些像這樣的人要照顧自己,要找出。我發現偏左邊的人,若他們把一根蠟燭放近左腹輪,遠一點,也放一枝蠟燭在照片前,左手向著相片,右手放在大地之母上,這樣很有效。在後面的蠟燭要保持遠一點,因為它發出聲音,它會走向這裡那裡,它燃燒。
吸食毒品的人,不是吸食LSD而是其他毒品,他們都昏昏欲睡,昏睡了,毒品破壞他們的腦袋,所有這類人都能透過這樣做得益。每天都要做。沉迷於毒品不會令你感到你順服於毒品,不會有這種感覺,這種沉迷會完全毀掉你。你也知道很多人怎樣被殺,很多人垂死,但你仍然想這樣做,我也不理解。因為你的自我說︰「好吧,照做吧,試試這個,你會沒事。」自我就是這樣提議,所以你照做,好吧,不要緊,已經發生的已經發生了,讓我們潔淨它吧,因為我們都是求道者。
所以在講座裡真的感到合一,沒有疑問的人,應知道自己做得很好;有疑問,有反應的人,應知道自己有自我;打瞌睡的人,應知道自己偏左脈。偏左脈比偏右脈更差,因為糾正右脈輕易而舉︰它顯示,顯示在外。人們不喜歡它。這類人被批評,每個人都說他很自大,他是這樣那樣。人人都知道這類人會顯露出來,像希特勒。但偏左脈的人,你要明白,是很令人憐憫,你會對這類人很憐憫同情,會迷失於這種人,他們更加危險,很難治好他們,很困難。所以這不是一份容易的任務,你要把它解決,我嘗試盡力去做,你也要幫助我。
我在想晚上在你的頭上擦點油會是個好主意。霎哈嘉瑜伽士要這樣做。我想霎哈嘉瑜伽士要改變髮型,那種時尚潮流的髮型不適合我們,因為這樣會,這樣我們有天會秃頭,我告訴你,你會看到頂輪這裡有一個很深的窩,最好用一些上好的椰子油,好好按摩你的頭,在晚上和早上,不管如何,這樣做不會太顯眼,好好的梳理頭髮。因為我在想,若你穿得像亡靈,頭髮像亡靈,亡靈便會想︰「噢,有個亡靈坐在這裡,我最好附在他身上。」
所以穿著得…前額完全不要被頭髮蓋著,要直髮,把它弄好,前額要絕對清潔。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要改變衣著,改變我們的風格,不能像愚蠢的龐客那樣追潮流。我們是一類型,透過我們的髮型,人們應知道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在你變秃頭前,最好在頭上放點油。這是霎哈嘉瑜伽士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若你喜歡,可以用有能量的油,我想用橄欖油會很好,我發覺比橄欖油好的是椰子油,它對頭髮生長有幫助。有時你用杏仁油也很好。用杏仁油,若你感到精疲力盡或你需要注意你的神經,你是很緊張的人,那麽杏仁油對你會很好。
牙齒有毛病的人,他們便要照顧牙齒,不用找牙醫,因為牙醫會製造問題。最簡單是用橄欖油和鹽,每天睡前好好按摩牙肉,這樣能保持你的牙齒健康。你會很驚訝,到今天為止,我也不用找牙醫,從未找過牙醫,我希望我不用找牙醫。但我有某些壞習慣,其一是我常常擦牙,不要用電動牙刷,要用牙刷或用手指,最好是用鹽和油來按摩,這樣對你很好。這樣便能令不潔的東西走出來,再把它沖掉。
我發覺歐洲的第三件事是你們不清潔喉嚨和舌頭,這是另一件違反喉輪的事情。這必定是為何你們的喉輪那麽差的原因之一。雖然西方這樣並非那麽流行,但最重要的是把你兩根手指放在口中,擦你的手指,不是其他,手指,清潔你的舌頭,那麽早上一切都會清潔出來。這是很重要的,因為不潔的東西積聚便會腐爛。所以必須這樣做,或許你會以為這樣做會發出一些聲音,不要緊,你要清潔喉嚨,我是說這樣你便能保持喉輪清潔,此其一。
另一件事是你要盡量常用水,用來清洗,在早上(去洗手間時)…,必須用水。用紙張是很骯髒不衛生的習慣。即使你用紙張,也要用水。你要盡量常用水是很重要的。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對一些發現他們處於精微層次的人而言,他們正處於崩潰邊緣,某程度上,他們仍有想與其他女人睡覺,他們仍想做這種事,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最好是離開我們。我們不要有這種一無事處的人。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不要煩擾我們,因為我們在印度有上千人,沒問題。對他們而言,這並不困難,他們已在狀態。所以那些仍然是這樣的人,想與其他女人有關係,仍注視女人的人,注意所有女人的人,你要明白,所有這類瘋子,我稱呼他們為瘋子,他們必須放棄霎哈嘉瑜伽,放過我們吧,這是肯定的。
現在,我們常常說負面的人要離開霎哈嘉瑜伽,這種日子會來,所以我們很需要潔淨自己,不要與負面的人坐在一起,不要與他們為友,要多幫助正面的人,清潔自己,潔淨自己,照顧自己,尊重自己,愛自己,活得有尊嚴。下賤的,輕挑的,無用的事情不應做。要挑戰你的自我,讓別人侮辱你,要看到自己沒有回應反應,只看著自己,不生氣,要嘗試你的自我沒有反應。你能輕易的對著鏡子做到,看著自己,取笑自己,找自己樂趣。你想自己是怎麽樣?你是誰?你擁有什麽?什麽也沒有。
今天的講座真的是,不單是個了不起的講座,也像口訣,對腦袋好。我要說這個講座要一次又一次的聆聽,要接受,不要質疑。不要質疑,要接受,要吸收。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在這個頂輪崇拜後,我希望你們能保持你到達的位置,我期望得到你們全部人的支持,去榮耀你的領袖,絶對不要貶低他們,不要與他們爭論,要給他們主意。我已經說過,即使妻子也不要與領袖爭論,這樣就像互相推拉。
就像他們說有一些蠍子從不同地方送往調查,他們看到其中一個瓶子被打開,他們說︰「這是什麽?所有蠍子會跳出這個瓶。」
他們說︰「牠們不能,因為一隻跳起,另一隻會把牠拉下。」
我們有同樣的行為。若有個領袖,自我令你妒忌他,這是自我,自我說︰你更知道,你最好給點意見。你不是不能提意見,人們告訴我一些事情,若他不接受,好,不要緊。這是對你的自我的一種挑戰,他最好向你說不,那麽你便看到自己︰「我的自我仍堅持這個立場?」
我說過的第二件事是我們不應受傳統牽著。傳統就像,例如現在,這次英國人感到,英國的領袖感到 — 這是個大錯 — 若他們留下,意大利人會感到不方便。意大利人是很有量度的,像印度人。若他們留下,他們會極之開心。這是英國人的思維,英國人不能忍受某人多留兩天,他們會馬上叫你走︰「你什麽時候走。」
他們的思維讓他們感到這是不方便的,因為他們會不方便。雖然有人告訴他們︰「你可以留在這裡直至星期一,沒問題的,只要付十鎊就行。」但「我認為」— 就像這樣。你要明白,英式的形象是要對他人好,因為對他們而言,任何人留在他們的房子,就完蛋了!他們甚至不讓人進入他們的房子,即使外面下雪或什麽,他們只看著,與你交談,他們會說,我也看到。
一天我們,我外出,正在下雪,我看到有個女士推著嬰兒車站在階梯上,嬰兒車裡有個嬰兒,有個年長的女士在屋內與她交談,門只開了一個小縫隙,即是說門沒有全開。當我一小時後回來,他們還站在外面談話,裡面的女士完全沒有「請你進來」的意識,站在外面的女士也毫不介意,因為她必定也會這樣做。
他們不會明白對一切都要寛宏體諒,此外,沒問題,你可以留在這裡,你可以在這裡。今天我們要快一點,事情頗不方便,我們要這樣做。因為犯了一個小錯,他們應先問我,我以為你們會留到星期一,因為這很合邏輯,很合情理。因為「我們應不會感到不方便」這個概念…。
不單英國人,任何人也會。當你想︰「我以為」,你便迷失了。所以我們對事物的這些概念真的是很危險。我經驗過這種愚蠢傳統。「我以為」,他們想做好,最終卻使人難受,他們令人難受。即是說他們對事物的傳統習俗肯定是有某些出錯。這就是為何人們,當他們思考,若他們對,這個世界會是很不同的。他們思想的層面是一切都在走下坡,你在往下走。一旦你開始思考,你便往下走。這是你思考的缺點,因為它被你的傳統習俗所約束。當你思考,你便受傳統習俗所束縛,往下走。
今天我沒有說我可以說的很多話題,像藝術,我是說︰「我很詫異,這種繁茂豐盛,像這樣的花朵令我很高興的看到花園。對世故的頭腦,則如石頭或某些荒謬無意義的人,對他們而言,只容得下一朵花,因為其餘的空間要容納他們的自我。
他們因此看不到美︰「這太過了,太過了。」即使霎哈嘉瑜伽︰「對我們太過了。」你是誰,小嬰兒或是什麽?什麽是太過?你要明白,就如把瓶子給嬰兒,很多奶,很多奶,所以「霎哈嘉瑜伽對我是太過了。」你是侏儒還是什麽?這種謬論是站不著腳。這就是「這是很世故」,「這很好」批評每個人。人們即使裝飾他們的房子也很害怕,因為怕受批評。「最好讓它保持簡樸,白色,只是白色。」他們甚至不喜歡鼻子,他們想把鼻子、眼睛,一切都切下。只為保持簡樸.清淡!試想像,是自我的計謀要有個人的特徵,他們怎樣與他們想做的並列,要看清楚。
若你走到花園,他們擁有一棵,你要明白,一棵樹掛在空中。這個應是花園,你問︰「花園在哪裡?」
他們說︰「這是花園。」
麥克風︰「花園在哪裡?」
「噢,不!每一處地方,我們都只放一棵樹,所以它變得很重要。」只有一棵樹在這裡,你再往上走,另一棵小灌木在那裡,再另一棵樹。一切都太多,為什麽?因為腦袋有太多自我,因此一切對他們都是太多。
這種愚蠢的想法現在要擺脫,任何好的你都要拿取,要拿取太過的,放棄任何對你太過的事情。你們必須要明白這一點,所有這些愚蠢的想法,各種愚蠢的想法。就像你想買一所房子,沒問題,你可以買一所房子,我四處找,大部分的房子都是高約七呎半,但他們喜歡。
我說︰「為什麽?」
「這是所老房子。」
我說︰「那又怎樣?」
他們說︰「這是所老房子,是這樣那樣的,老房子…」
我說︰「為什麽你會喜歡它?」
新房子是八呎高,最高八呎,所以沒有選擇。為什麽你要一所老房子?他們不喜歡維多利亞時代的房子,為什麽?因為他們並不那麽保守,也不那麽追時尚,你必須擁有一所你要折斷頸項的房子,笨拙的走進浴室,你甚至既不能坐下亦不能站著,只能半掛在空中。這是很有性格的房子。這性格令你很笨拙,感到可笑,這個人「有性格」。我是說若他可笑、古怪、怪誔、奇怪,他便是很有性格。這就是今天的境況。他很有性格,他怪誔,絕對是奇怪的個性,怎會這樣?
你也知道,他穿著短褲騎著單車來。
我說︰「真的嗎?」
「他很有性格。」他會因此患上關節炎。
古怪、可笑、愚蠢被視為有性格。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意識到你不會這樣愚蠢,你是以真我加冕自己。你不要有這些蠢人的行為,這些他們的時尚,放棄這些吧。他們取笑你,你取笑他們!若你到瘋人院,所有瘋人會說︰「噢!你也來加入我們,是嗎?」他們全以為自己是最有智慧,你也與他們一起迷失,開始想︰「我也是瘋人?」所以你們全部人,若你看到這類人,你也要取笑他們。
就像有個女士,她以為自己很合潮流,她穿衣很開放,連身體和骨頭都露出來,穿得這樣那樣。我們剛來看這房子,我和我的丈夫。當他看到她,他回來嘔吐。
我說︰「什麽事?」
「我看到她,便想吐。」
我們進車子裡,我們甚至沒有進房子,便走了。她以為自己很追潮流,裸露骨頭、身體,很可怕。試想像,像死屍般站在你面前!死屍卻被視為時尚,每個人的言行舉止都想像死屍。現在你應意識到這是什麽,不然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看到這種荒唐在持續,你不應有這種荒唐的個性。
所有這些事情,若你以新的角度來看,就如我現在告訴你,你擁有更高的品格,你的輪穴已有新的知覺,你會很驚訝,你的反應會是非常,非常不一樣。若你看到這樣的事情︰「呀!你會說,「漂亮」!雖然之前你有這種可怕的傳統,你不能。
17/1/2011
一所荒廢的房子,絕對要塌在你的頭上,它卻是「有性格品味!」整個品味會塌在你的頭上!人們就是有這種荒謬的想法,他們想要一些絕對古怪荒謬的現代事物。有一個女士,她建了一所房子,現代的房子,我們要爬上階梯,她把每一級階梯分成很小,很小的一步。我們都很擔心會跌倒,你要明白,每一級都很小,很小很小的一級,每一級都造成幾小級。當你把腳踏上,你不知該把腳放在哪裡。她必定花了很多錢來做這種荒謬的東西,而她卻向每個人展示︰「現在,來吧,看看這些階梯。」
我拒絕走上去,我說︰「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回去。
對,對,不要緊。當你感到厭惡,便要把這種厭惡的感覺表達出來,真愚蠢!它不吸引我,這些東西不吸引我。我看過這種東西,卻不喜歡。花朵就是這樣擺放,我看到的任何東西,我都不喜歡,完全不享受。若我是評論家,若我能評論事情,我會告訴你我不喜歡這些荒唐的事物。現在人們穿衣的模樣,對我而言,他們像小丑,像瘋子,也可以說像頑童,或你可以稱呼他們…你怎樣稱呼他們?流浪漢。你分辨不出誰是誰。他們不潔的褲子,他們穿上祖父的褲子,上衣則是祖母的。女士們走在路上,看看,你感到很有趣,古怪的人走過,他們卻認為這是時尚潮流!我想我們應把印度所有舊衣服帶來這裡,以高價出售。
這是很古怪的,你只要看著它,從這個角度看,站在山頂看著這些瘋子,看他們有多瘋癲,多愚蠢,他們有怎樣的行為,有怎樣的時裝。我是說在古時,人們通常穿得很好,衣服有各種褶邊,各種樣式,他們卻不喜歡這些服飾。不管神給我們什麽,我們都要用它來裝飾,也必須尊重它。我的意思是,昨天他們裝飾會堂,我是說今天他們裝飾會堂和所有這些,是那麽漂亮,那麽美好。但有人會說︰「噢!讓我們為母親裝飾得完全簡樸清淡,後面有一些快要塌下荒廢的牆壁,這才是真正有品味。」霎哈嘉瑜伽士怎會接受這些想法?我就是不理解。
他們為此付費,他們支付這些傳統習俗,支付所有這種奇怪的東西,他們的確為此而付費。就如今天剪髮有潮流,像把上面剪掉,他們要付錢。你以另一種方式剪髮,也要付錢,所有這些錯事你也要付錢。潮流是︰就如你邀請別人到你的家,你必須有不同種類的杯子,一個為這個而設的杯子,不然你便是不妥當。你會發現什麽?另一組嬉皮士來了,他們的骯髒怪相,令你什麽也喝不下。這種荒謬,你一是接受,一是不接受,這是完全荒謬的!你也知道,我看到在英國的印度人,他們就是不理解,他們就是︰「取消他們,好吧,取消他們,他們是瘋子。」
品格是非常非常低下,非常低,我說的,很低下。你或許有自我,或許有自我,但它在這裡很低下,接受它吧。沒有純真,沒有吉祥,沒有清潔,簡樸的吸引力消失了,是那麽人為虛假。即使簡樸這個想法也是那麽虛假。這種人為虛假,你怎能擁有有質素的人生?你怎能?你變得虛假,所以放棄所有這些傳統習俗。我來這裡不是要傳揚印度文化,但我要說,若任何是有文化的,那必定是印度文化,因為這不是文化。全都變得…若你四處走走,我是說你看來像…當你看看在你四周的人,他們像瘋子般行走,你看到他們在路上,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美國更甚,他們必須這樣那樣做,沒有一個人有正常的臉孔。我告訴你,這是事實!透過霎哈嘉瑜伽,你的素質會顯現,它已經顯現,你現在已經變成那麽了不起。
這就是為何你在這裡不感到有拉希什米。你擁有金錢,卻沒有拉希什米,沒有漂亮,那麽荒蕪孤寂,像貧瘠的土地。你的自我吹走一切漂亮美麗的事物,你不能忍受任何人的藝術,所以你的房子沒有任何藝術品,你完全不用擁有很多物品,所以你擁有塑膠。美在你的人生中跑掉,當你說話,傲慢也是潮流時尚。試想像,傲慢,乾巴巴,沒有美,全是捏造的表演,沒有勇氣,沒有崇高。在精微的層面,你失去它,所以在粗糙的層面,你看不到它。任何你內在失去的都顯現在外,破產,完全破產。
當你看到別人是這樣,當我說︰「你」,我是說其他人,仍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西方人,要嘗試明白他們比你的層次低得多,不要接受他們的想法,他們的處事方式,只要保持警覺,你便會看到他們在追逐著你。自我就像驢子,若任何人在牠們前面,牠們知道有人在前面,便會把頭垂下;若牠們看到有人在後面,牠們便會踢。
你有尊嚴,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你以特別的風格生活。不要成為他們的一分子,要正當的穿衣,你或許只有兩件襯衣,或許只有三件襯衣,你不需要擁有很多衣服,但衣服要實用,正常,舒適,不刺目。我們要鼓勵藝術,要把失傳的帶回來,我們不能再擁有林布蘭特(荷蘭畫家),不能再擁有達文西,不能再擁有米高安折奴,他們全都已經完結。但每個人都以為他們是米高安折奴!我們甚至不能擁有,例如高爾基(Gorky),我們不能擁有威廉布萊克,我們能有這份勇氣嗎?我們不能有林肯,我們能有嗎?
所有小丑、無用的人,你抓破他們,發現他們一無事處,毫無價值。現在,所有偉人都是來自你們。他們的獨特之處,就是有自己的個性,不會對任何潮流時尚讓步,也不會對低下通俗讓步。你們擁有這些了不起的品格,所以對你,對你的後代而言,你要想想,我們能為這麽偉大的工作做些什麽。不單是為了個人的享受而有講座,有美好的音樂,美味的食物,美好地方。我們來,只為享受,不是這樣。享受只是廣告宣傳部門,你內在必須認真的辛勤工作,不是外在,不要有任何爭論,這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簡單的東西,若我說我要帶…例如這個箱子,有人會走出去,說︰「好吧,我想我們要一輛貨車。」
「不,貨車太過分了。」
「那麽我們該怎辦?」
他們不停的爭論,直至箱子被運走,一切已經完成了,我回來說︰「你們在做什麽?」他們仍然討論該怎樣運走箱子,箱子卻已經被運走了!我們要放棄這種浪費的習慣。
我們內在要有新的智慧,所有這些舊的智慧,你們只是把它們拋掉。除非你能這樣做,否則你的自我是不會走。自我不會離開,除非你決定擺脫這些對你看來是自我的想法。你要像孩子,每時每刻都在學習新事物。我們要開放自己,時刻都在學習新事物,你要學習 – 你已經失去它。你擁有一些東西,你已經失去了,失去很多東西。沒有往前走,你已經失去它。你做得妥當,若你仍在正常的道路上,你會成就到,因為不管如何,有些國家傳統上是很古老,他們也迷失,像希臘,你可以說它迷失了。可怕的希臘悲劇,我是說,你坐下,不為什麽而哭泣,什麽也沒發生,一切都很完美。人們來,坐下,哭泣。就像你令某人說︰「這個已經死了,讓我們現在感覺他已經死了,坐下,我們全部人都要哭。」就是這樣愚蠢!
全是人為的問題,人為的黑暗,因為你沒有真正的黑暗,沒有真正的問題。你有食物吃,擁有一切,因此你要為自己製造問題,這就是為何你需要精神病醫師,需要藥物,需要這個那個,因為你沒有問題,所以你想有問題,就是這樣簡單。那些有問題的人必須與問題對抗,他們沒時間花在這些荒謬的事情上,你卻有太多時間。就物質而言,你所有問題都得到解決,但你仍然泥足深陷。
所以現在面對它,清楚的面對它,我們不再是這樣,我們與別不同,不再是泥裡的蟲,而是蓮花,我們擁有芬芳,擁有力量,特別受祝福,還擁有喜樂這獨特意識。讓我們享受它,把它給予別人,受它的讚美,感受它的尊貴莊嚴。
我肯定這次會成就到,我已經盡力做到最好,我想,這個講座真的能讓你們全都能經歷到。
好吧,有沒有問題?(請拿點水來。)你們有沒有問題?(水)他們或許想我可以從這裡喝水!現代的想法是我能從這裡喝水!所以不需要用杯,母親可能喜歡從這裡喝水!
好吧,有沒有問題?
在無思無慮中,保持這個狀態,保持在無思無慮中。你絕對要突破,要保持這個狀態,要保持自己在爆發。這個自我,仍有一點點自我,最初期,要拒絕自我進來,這是靜坐,不再有自我,你處於無思無慮中,絕對令人驚嘆,不要思考。我能做到,卻不太好,應該是你來做。我就是要評論這一點,要有自己的風格。若龐克(punk)能有這種言行,為何你的言行不能明智點?
我要說說我們日常生活要有怎樣的言行舉止,因為作為母親,要看到她的孩子不能沒教養。人們不應說霎哈嘉瑜伽士沒有教養。沒有教養的孩子最先的徵兆是他的床一團糟,他的一切物品都是一團糟。我來時看到所有的床,我們在這裡做了些什麽?什麽也沒做。對自己要有紀律,要過整齊的人生。作為母親,我要告訴你這些,不用花多於十至十五分鐘,只告訴自己這是靜坐,入靜的狀態來做。印度人以為西方人是極之整潔整齊,真的!他們不能相信,他們以為你們處於世界頂峰,你們必定是曾經活過最整潔的人。他們會說十次「多謝」,即使一次,你也不會保持床舖整潔。你的東西要整齊,要保持自己整潔,看來整潔。
我曾經看到的第二件事情,注意這個,很多人也說過,我也有留意到,就是你到別人的房子,沒有教養的人在沒有詢問下用別人的電話。有些事情要明白是很重要的,就像進廚房,吃東西。人們留意這些事情是很普遍的,你拿食物,像乞丐,他們像乞丐般走進房子。我有最少二十一瓶別人送我作禮物的蜜糖,當我的女婿來,我連一瓶蜜糖也沒法給他,誰吃光我的蜜糖?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來都吃蜜糖,我是說吃沒問題,但你們要問。你把房子的一切都吃光,好吧,你來,若食物是為你而烹調,你可以吃。若你進食品室或到任何地方,你發現什麽都不見了,你從市場買來的東西,你發現一切都吃光了。
你能像這樣把有教養的人分辨出來,你會很驚訝,受良好教養的人,即使這麽多要留給別人,這個人也會保留它,直至把它交給別人。我告訴你我的丈夫,他本來不用擔憂這種事情,但若他知道我保管有別人的東西,他會把它鎖好,每時每刻都看看它是否仍在,直至它歸還給人。我也可以說有關我的孩子同樣的事情,或任何我認識的人。你拿別人的東西,濫用它,喜歡就抛掉它,破壞一切,這些都是乞丐的行為。
我曾經看過我自己的東西,所以當領袖向我投訴︰「他們來我的房子,吃光冰箱裡的一切。」就這樣。我不感到驚訝,霎哈嘉瑜伽已經變成全世界乞丐和窮人的渡假勝地,因為它是免費的。所有窮人都來霎哈嘉瑜伽,你要養育他們,照顧他們,不應是這樣。你或許很窮,但你要有尊嚴。即使印度的僕人也比較好,他們不會在不問你下碰你的東西,他們更有教養。沒教養的人是粗魯無禮,傲慢的人。你能以恰當的態度說同樣的話。
作為母親,我真正感到光榮的是人們說你是個很有教養的孩子。某種制度必須存在,斯巴達制度(譯者按︰簡樸刻苦的制度),這是斯巴達制度,不是某種不潔討厭的制度,是斯巴達制度。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整潔,整齊,常常保持清潔,只擁有很小物品。就像在印度,人們很驚訝,你們帶這麽大的袋子,袋裡裝著所有 – 特別是女士 – 所有化妝品,這些那些。在村民面前,這些化妝品有什麽用?他們真的不明白。
我們要看看自己這些東西,我們要有尊嚴,要有個性。就如有位聖人,他可能很窮,但你能透過他的尊貴把他分辨出來。有位稱為Tukaarama的聖人,你也曾聽過他,"Amhi Bi Ghadalo"是來自他的音樂,他很窮卻很慷慨。他常常送出一切,只留下很小物品給自己。
所以濕婆神(Shivaji Maharaj),偉大的濕婆神降臨他的地方,帶來很多飾物,物品和禮物,送給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外出,她很高興穿著這些飾物,因為是祂送的。
當然,開始時她也說這並不妥當,但祂說︰「不,我只想向你致敬,這樣那樣,所以才送出這些物品。」她便戴上這些飾物。
他回來,說︰「不,我是聖人,你接受這些,你是國王,要活得像國王。好吧,作為國王,你可以擁有它,但是作為聖人,我不需要所有這些物品,我妻子也不需要這些物品。因為你要活得像國王,你或許是有自覺的靈,你是國王,要活得像國王。」
我們要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的個性行為不要沈悶無趣,你要有恰當的服飾,恰當的外表,不應像乞丐,要像社會上有尊嚴的人。
8/2/2011
例如,你們也知道我是女神,女神必須佩帶…我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飾物來裝飾她的輪穴,我是說我有很多飾物,我自己擁有的,只在崇拜時戴上,不然我是不會戴上。我理應穿戴很多飾物,為什麽?因為這或許不…好吧,或許因為尊嚴,或許常常穿戴上飾物是不怎樣妥當。我應常常戴上它們,就如你的手應戴上很多飾物,雙腳要戴上腳環。你常常佩帶金…你怎樣稱呼它…你這裡沒有我們像腰帶般戴上的飾物,我沒有這樣做,我穿戴最小量的飾物,只在崇拜裡才佩帶一點飾物。
你要有這種辨別能力,要佩帶什麽,怎樣佩帶,佩帶多少,怎樣看來有尊嚴,怎樣有教養,這樣你才能榮耀母親的教養。這一次,我希望當你來印度,你會留意印度人這些事情。你從來都看不到他們進食,看不到他們沐浴,看不到他們睡覺。你不知道他們怎樣生活,在哪裡生活,怎樣完成一切。當你來到這裡,他們就已經在這裡,對嗎?他們沐浴,完成一切,早上約四或五時,他們便外出,斯巴達(Spartan)。常常都很清潔,無論他是村民,是任何一個社會階層,是婆羅門或是什麽,他們都穿著整齊,你分辨不出他們,他們穿上清潔的白色衣服,戴上清潔的白色帽子,衣服從來不骯髒。
這是另一面,對你而言並不太崇高,不太精微,但它卻很重要。因為不管什麽是精微的都顯現在外,都在你的行為裡閃耀,就如鑽石的千個琢面。你現在參加了頂輪日,讓我們看看,這千個琢面怎樣顯現。相親相愛,互相尊重,尊重自己。每時每刻內心都說一句口訣︰「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它包含你一切責任,你的志向,你是誰。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是太初之母讓你得到重生。
任何個人的問題,你都要寫給我,我會盡量解答。若我不回答,這問題我已經處理;若我不回答,你便想我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但若有任何提議,我肯定會告知你。有沒有其他問題。
像有個女士今天來,她為她的丈夫而哭泣。她之前也曾這樣,她今天再次哭,快瘋了。霎哈嘉瑜伽士不應哭,要克服你的問題,要嘗試處理好你的丈夫,處理好一切。我不大喜歡離婚,但若有人迷失,還可以。若我說這是迷失的個案,你離婚吧。若只是大家還未有充分的了解,那就沒有此必要了。不要哭,哭泣或做類似的事情。相反,你要嘗試克服你的個人問題,因為你擁有力量。
你可以寫信給我,不是長信,我會感到迷失!是,真的,我會感到迷失!早上我要看很多信,一封比一封好,我的丈夫也有很多信,但他說︰「沒有人給我愛的信,他們給我的信只說有帳單要付。」
我說︰「我的也是。」(葛萊瓜,若他們想,你或許可以翻譯這些。)
信件…充滿問題…
我說︰「我要為他們的愛而付出。」就是這樣。
孩子卻寫很甜美的信給我,他們只畫一點東西,一些花朵或小事物,就這樣。他們造一個心,把我放進去,或類似的東西,很甜美,他們做了些很令人心甜的事情,只有喜樂和快樂,你要明白,他們表達。他們從來都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孩子沒有問題,他們並不複雜。我們卻捉著問題不放,麻煩就在於此,他們沒有任何問題。
你們沒有告訴我,你們任何一個,告訴我你想我做什麽。現在只有一事,我希望你們能聽聽華倫讀出這個夏天我們會有的節目。
上前來,對,現在…不,不,不,我要到侯斯頓…對。再造訪倫敦,就這樣…對…我想第二十七次,我去,對,二十七次…
不肯定,但我們看看。
W.: Then in July She goes to Austria on the 5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