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日後講話

(Italy)

1986-05-04 Talk after Sahasrara Puja, Alpe Motta, DP, 80'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LT,NL,PL,PT,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1986-05-04 Talk After Sahasrara Puja, Version 2, Madessimo, Italy, 81' Download subtitles: CS,EN,NL,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第十六次頂輪日後講話

意大利

1986年5月4日

這些歌曲他們是在喜瑪拉雅山上唱,在這裡唱真的很不平凡,對嗎?你們老遠把它們帶來這裡唱。

我想我已經給你一個很長很長的講座,你稱它為講話。有些人的反應很好,有些人吸收得很好,但有些人,他們說睡著了。發生這種事情是源於負面能量,你要對抗負面能量,因為負面能量會發問。我說的都是真理,絕對的真理,但它卻提問,它反映。一旦它開始反映,什麽也進不了腦袋,因為你只想著之前的句子,不能處於當下。所以一切都歸結為逃避,你逃避,所以才會睡著。我今天已盡力讓你進入你有意識的思維,你要有意識知覺,要有警覺性。重點就是除非你有意識知覺,否則你不能昇進,任何不正常的人都不能昇進,你要讓自己正常。

你們很多人有很多反常的行為,這些行為都已被帶出和帶走,很多已經得到潔淨。但若有些人現在仍受這些反常的行為纏繞,他們必須把它擺脫。他們不能只不停找藉口為它辯解。通常負面的人吸引負面的性格。若你內裡有任何一種負面力量,你永遠不應坐近負面的人,不要接近這類人,要與他們保持距離,要貼近正面的人。就如我所說,你要毫無懷疑的貼近和支持你的領袖,不要質疑他。問題出在你開始對抗你的領袖。若領袖向你說了一些話,你便與領袖爭吵,與他爭辯,那麽便會完蛋。我透過領袖說話,所以你不要質疑他。若你質疑他,便會出問題。你要貼近你的領袖,他是正面的人。若你開始質疑他們,你便毫不…與我沒有任何聯繫。

這種情況每一處都有︰有人告訴我瑞士也是這樣,法國現在好一點,但過往也是這樣。每一處都是這樣,除意大利外,我想意大利最有成效。所以不要對抗你的領袖,不要與他們爭辯。不要反映霎哈嘉瑜伽 – 你能說什麽,你知道什麽,你又怎能反映?你有什麽知識?當你的化學老師說氫有兩個或一個原子,你有沒有質疑他?有沒有?

當你用自我來做這種事情,你便會被拋離進化的領域。所以不要有反應,只聆聽,嘗試把它收攝入內。這些全是口訣,把它們收入內在。但你卻開始質疑領袖,與他們爭論,給他們意見。請不要這樣做,現在就停止這樣吧。這不是政治,政治是每個人都能給意見,每個人都能說些話。大部分亡靈都是這樣,邪惡的人不停給意見,有自己的見解,他們持續不斷反對領袖。

現在特別是年長的人,我這樣說是因為你們一些人比領袖的年紀還要大,便以為自己有權糾正領袖,不是這樣。在霎哈嘉瑜伽,不是你有多年長,而是你有多進化。所以當你質疑領袖,反映他們的行為或做類似的事情,回應他們或給他們你的想法,你便迷失了。

這就像一種聯繫,假設,輪穴與細胞的聯繫,這樣假設,若你否定輪穴,我們又怎能成就它。因為我與它們連上,透過它們,你也連上。一旦你否定它們,便會失去聯繫。我知道該對領袖做什麽,是我揀選他們,安排他們,統籌他們,改變他們,我知道該做什麽。你們不要挑戰他們,這樣做只是出於自我。在印度,這種事情完全不會發生,不會發生。一旦母親委任某人,大家都會欣然接受。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追尋的就是這個真理,其他都是荒謬的,全是複雜的,因為你是那麽複雜。對你而言,其他事物看來很美好,你以為你在把你的品格交托,完全沒有。是發展,把自己交托於生命的元氣、活力、生命力。委身,接受更多,接受更多。這個自我永遠不容許你向內拿取什麽,為此你要小心。它不容許你睡覺,不給你和平,不容許你成長,不容許你到達你的目標,所以順服交托你的自我吧。

我要告訴你一事,不要抗爭,不要爭論,不要質疑,首先不要反映你的領袖,不然你便會被割斷。要對他有好觀感,嘗試支持他,問他想要什麽,需要什麽幫助。你越貼附著他,越與他接近,便取得越多。

但你要明白,人們是很浪費的,他們把生命浪費在毒品上,這些那些事情上,全都是荒唐的事物。婦女則有另一個壞習慣,就是說三道四,他們說閒話,說這個人閒話,批評那個人。說閒話是婦女很壞的習慣。我從不留心注意任何說閒話的人,也不喜歡他們,所以不要對任何事說長道短 – 下賤的,輕浮瑣碎的談論別人。你不一定要受教育,不一定要來自有教養的家庭,沒有什麽是必要的,只要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便是一顆鑽石。要容許自己被切割成鑽石,容許這樣!

有些人的反應是很好的,他們吸收理解我說的話,把一切收入內裡,一些人卻睡著了。現在,那些那時候掙扎的人未必明白,這是一個艱深的課題,我告訴你,這是很精微的課題,不要緊。那些像這樣的人要照顧自己,要找出。我發現偏左邊的人,若他們把一根蠟燭放近左腹輪,遠一點,也放一枝蠟燭在照片前,左手向著相片,右手放在大地之母上,這樣很有效。在後面的蠟燭要保持遠一點,因為它發出聲音,它會走向這裡那裡,它燃燒。

吸食毒品的人,不是吸食LSD而是其他毒品,他們都昏昏欲睡,昏睡了,毒品破壞他們的腦袋,所有這類人都能透過這樣做得益。每天都要做。沉迷於毒品不會令你感到你順服於毒品,不會有這種感覺,這種沉迷會完全毀掉你。你也知道很多人怎樣被殺,很多人垂死,但你仍然想這樣做,我也不理解。因為你的自我說︰「好吧,照做吧,試試這個,你會沒事。」自我就是這樣提議,所以你照做,好吧,不要緊,已經發生的已經發生了,讓我們潔淨它吧,因為我們都是求道者。

所以在講座裡真的感到合一,沒有疑問的人,應知道自己做得很好;有疑問,有反應的人,應知道自己有自我;打瞌睡的人,應知道自己偏左脈。偏左脈比偏右脈更差,因為糾正右脈輕易而舉︰它顯示,顯示在外。人們不喜歡它。這類人被批評,每個人都說他很自大,他是這樣那樣。人人都知道這類人會顯露出來,像希特勒。但偏左脈的人,你要明白,是很令人憐憫,你會對這類人很憐憫同情,會迷失於這種人,他們更加危險,很難治好他們,很困難。所以這不是一份容易的任務,你要把它解決,我嘗試盡力去做,你也要幫助我。

我在想晚上在你的頭上擦點油會是個好主意。霎哈嘉瑜伽士要這樣做。我想霎哈嘉瑜伽士要改變髮型,那種時尚潮流的髮型不適合我們,因為這樣會,這樣我們有天會秃頭,我告訴你,你會看到頂輪這裡有一個很深的窩,最好用一些上好的椰子油,好好按摩你的頭,在晚上和早上,不管如何,這樣做不會太顯眼,好好的梳理頭髮。因為我在想,若你穿得像亡靈,頭髮像亡靈,亡靈便會想︰「噢,有個亡靈坐在這裡,我最好附在他身上。」

所以穿著得…前額完全不要被頭髮蓋著,要直髮,把它弄好,前額要絕對清潔。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要改變衣著,改變我們的風格,不能像愚蠢的龐客那樣追潮流。我們是一類型,透過我們的髮型,人們應知道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在你變秃頭前,最好在頭上放點油。這是霎哈嘉瑜伽士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若你喜歡,可以用有能量的油,我想用橄欖油會很好,我發覺比橄欖油好的是椰子油,它對頭髮生長有幫助。有時你用杏仁油也很好。用杏仁油,若你感到精疲力盡或你需要注意你的神經,你是很緊張的人,那麽杏仁油對你會很好。

牙齒有毛病的人,他們便要照顧牙齒,不用找牙醫,因為牙醫會製造問題。最簡單是用橄欖油和鹽,每天睡前好好按摩牙肉,這樣能保持你的牙齒健康。你會很驚訝,到今天為止,我也不用找牙醫,從未找過牙醫,我希望我不用找牙醫。但我有某些壞習慣,其一是我常常擦牙,不要用電動牙刷,要用牙刷或用手指,最好是用鹽和油來按摩,這樣對你很好。這樣便能令不潔的東西走出來,再把它沖掉。

我發覺歐洲的第三件事是你們不清潔喉嚨和舌頭,這是另一件違反喉輪的事情。這必定是為何你們的喉輪那麽差的原因之一。雖然西方這樣並非那麽流行,但最重要的是把你兩根手指放在口中,擦你的手指,不是其他,手指,清潔你的舌頭,那麽早上一切都會清潔出來。這是很重要的,因為不潔的東西積聚便會腐爛。所以必須這樣做,或許你會以為這樣做會發出一些聲音,不要緊,你要清潔喉嚨,我是說這樣你便能保持喉輪清潔,此其一。

另一件事是你要盡量常用水,用來清洗,在早上(去洗手間時)…,必須用水。用紙張是很骯髒不衛生的習慣。即使你用紙張,也要用水。你要盡量常用水是很重要的。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對一些發現他們處於精微層次的人而言,他們正處於崩潰邊緣,某程度上,他們仍有想與其他女人睡覺,他們仍想做這種事,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最好是離開我們。我們不要有這種一無事處的人。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不要煩擾我們,因為我們在印度有上千人,沒問題。對他們而言,這並不困難,他們已在狀態。所以那些仍然是這樣的人,想與其他女人有關係,仍注視女人的人,注意所有女人的人,你要明白,所有這類瘋子,我稱呼他們為瘋子,他們必須放棄霎哈嘉瑜伽,放過我們吧,這是肯定的。

現在,我們常常說負面的人要離開霎哈嘉瑜伽,這種日子會來,所以我們很需要潔淨自己,不要與負面的人坐在一起,不要與他們為友,要多幫助正面的人,清潔自己,潔淨自己,照顧自己,尊重自己,愛自己,活得有尊嚴。下賤的,輕挑的,無用的事情不應做。要挑戰你的自我,讓別人侮辱你,要看到自己沒有回應反應,只看著自己,不生氣,要嘗試你的自我沒有反應。你能輕易的對著鏡子做到,看著自己,取笑自己,找自己樂趣。你想自己是怎麽樣?你是誰?你擁有什麽?什麽也沒有。

今天的講座真的是,不單是個了不起的講座,也像口訣,對腦袋好。我要說這個講座要一次又一次的聆聽,要接受,不要質疑。不要質疑,要接受,要吸收。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在這個頂輪崇拜後,我希望你們能保持你到達的位置,我期望得到你們全部人的支持,去榮耀你的領袖,絶對不要貶低他們,不要與他們爭論,要給他們主意。我已經說過,即使妻子也不要與領袖爭論,這樣就像互相推拉。

就像他們說有一些蠍子從不同地方送往調查,他們看到其中一個瓶子被打開,他們說︰「這是什麽?所有蠍子會跳出這個瓶。」

他們說︰「牠們不能,因為一隻跳起,另一隻會把牠拉下。」

我們有同樣的行為。若有個領袖,自我令你妒忌他,這是自我,自我說︰你更知道,你最好給點意見。你不是不能提意見,人們告訴我一些事情,若他不接受,好,不要緊。這是對你的自我的一種挑戰,他最好向你說不,那麽你便看到自己︰「我的自我仍堅持這個立場?」

我說過的第二件事是我們不應受傳統牽著。傳統就像,例如現在,這次英國人感到,英國的領袖感到 — 這是個大錯 — 若他們留下,意大利人會感到不方便。意大利人是很有量度的,像印度人。若他們留下,他們會極之開心。這是英國人的思維,英國人不能忍受某人多留兩天,他們會馬上叫你走︰「你什麽時候走。」

他們的思維讓他們感到這是不方便的,因為他們會不方便。雖然有人告訴他們︰「你可以留在這裡直至星期一,沒問題的,只要付十鎊就行。」但「我認為」— 就像這樣。你要明白,英式的形象是要對他人好,因為對他們而言,任何人留在他們的房子,就完蛋了!他們甚至不讓人進入他們的房子,即使外面下雪或什麽,他們只看著,與你交談,他們會說,我也看到。

一天我們,我外出,正在下雪,我看到有個女士推著嬰兒車站在階梯上,嬰兒車裡有個嬰兒,有個年長的女士在屋內與她交談,門只開了一個小縫隙,即是說門沒有全開。當我一小時後回來,他們還站在外面談話,裡面的女士完全沒有「請你進來」的意識,站在外面的女士也毫不介意,因為她必定也會這樣做。

他們不會明白對一切都要寛宏體諒,此外,沒問題,你可以留在這裡,你可以在這裡。今天我們要快一點,事情頗不方便,我們要這樣做。因為犯了一個小錯,他們應先問我,我以為你們會留到星期一,因為這很合邏輯,很合情理。因為「我們應不會感到不方便」這個概念…。

不單英國人,任何人也會。當你想︰「我以為」,你便迷失了。所以我們對事物的這些概念真的是很危險。我經驗過這種愚蠢傳統。「我以為」,他們想做好,最終卻使人難受,他們令人難受。即是說他們對事物的傳統習俗肯定是有某些出錯。這就是為何人們,當他們思考,若他們對,這個世界會是很不同的。他們思想的層面是一切都在走下坡,你在往下走。一旦你開始思考,你便往下走。這是你思考的缺點,因為它被你的傳統習俗所約束。當你思考,你便受傳統習俗所束縛,往下走。

今天我沒有說我可以說的很多話題,像藝術,我是說︰「我很詫異,這種繁茂豐盛,像這樣的花朵令我很高興的看到花園。對世故的頭腦,則如石頭或某些荒謬無意義的人,對他們而言,只容得下一朵花,因為其餘的空間要容納他們的自我。

他們因此看不到美︰「這太過了,太過了。」即使霎哈嘉瑜伽︰「對我們太過了。」你是誰,小嬰兒或是什麽?什麽是太過?你要明白,就如把瓶子給嬰兒,很多奶,很多奶,所以「霎哈嘉瑜伽對我是太過了。」你是侏儒還是什麽?這種謬論是站不著腳。這就是「這是很世故」,「這很好」批評每個人。人們即使裝飾他們的房子也很害怕,因為怕受批評。「最好讓它保持簡樸,白色,只是白色。」他們甚至不喜歡鼻子,他們想把鼻子、眼睛,一切都切下。只為保持簡樸.清淡!試想像,是自我的計謀要有個人的特徵,他們怎樣與他們想做的並列,要看清楚。

若你走到花園,他們擁有一棵,你要明白,一棵樹掛在空中。這個應是花園,你問︰「花園在哪裡?」

他們說︰「這是花園。」

麥克風︰「花園在哪裡?」

「噢,不!每一處地方,我們都只放一棵樹,所以它變得很重要。」只有一棵樹在這裡,你再往上走,另一棵小灌木在那裡,再另一棵樹。一切都太多,為什麽?因為腦袋有太多自我,因此一切對他們都是太多。

這種愚蠢的想法現在要擺脫,任何好的你都要拿取,要拿取太過的,放棄任何對你太過的事情。你們必須要明白這一點,所有這些愚蠢的想法,各種愚蠢的想法。就像你想買一所房子,沒問題,你可以買一所房子,我四處找,大部分的房子都是高約七呎半,但他們喜歡。

我說︰「為什麽?」

「這是所老房子。」

我說︰「那又怎樣?」

他們說︰「這是所老房子,是這樣那樣的,老房子…」

我說︰「為什麽你會喜歡它?」

新房子是八呎高,最高八呎,所以沒有選擇。為什麽你要一所老房子?他們不喜歡維多利亞時代的房子,為什麽?因為他們並不那麽保守,也不那麽追時尚,你必須擁有一所你要折斷頸項的房子,笨拙的走進浴室,你甚至既不能坐下亦不能站著,只能半掛在空中。這是很有性格的房子。這性格令你很笨拙,感到可笑,這個人「有性格」。我是說若他可笑、古怪、怪誔、奇怪,他便是很有性格。這就是今天的境況。他很有性格,他怪誔,絕對是奇怪的個性,怎會這樣?

你也知道,他穿著短褲騎著單車來。

我說︰「真的嗎?」

「他很有性格。」他會因此患上關節炎。

古怪、可笑、愚蠢被視為有性格。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意識到你不會這樣愚蠢,你是以真我加冕自己。你不要有這些蠢人的行為,這些他們的時尚,放棄這些吧。他們取笑你,你取笑他們!若你到瘋人院,所有瘋人會說︰「噢!你也來加入我們,是嗎?」他們全以為自己是最有智慧,你也與他們一起迷失,開始想︰「我也是瘋人?」所以你們全部人,若你看到這類人,你也要取笑他們。

就像有個女士,她以為自己很合潮流,她穿衣很開放,連身體和骨頭都露出來,穿得這樣那樣。我們剛來看這房子,我和我的丈夫。當他看到她,他回來嘔吐。

我說︰「什麽事?」

「我看到她,便想吐。」

我們進車子裡,我們甚至沒有進房子,便走了。她以為自己很追潮流,裸露骨頭、身體,很可怕。試想像,像死屍般站在你面前!死屍卻被視為時尚,每個人的言行舉止都想像死屍。現在你應意識到這是什麽,不然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看到這種荒唐在持續,你不應有這種荒唐的個性。

所有這些事情,若你以新的角度來看,就如我現在告訴你,你擁有更高的品格,你的輪穴已有新的知覺,你會很驚訝,你的反應會是非常,非常不一樣。若你看到這樣的事情︰「呀!你會說,「漂亮」!雖然之前你有這種可怕的傳統,你不能。

17/1/2011

一所荒廢的房子,絕對要塌在你的頭上,它卻是「有性格品味!」整個品味會塌在你的頭上!人們就是有這種荒謬的想法,他們想要一些絕對古怪荒謬的現代事物。有一個女士,她建了一所房子,現代的房子,我們要爬上階梯,她把每一級階梯分成很小,很小的一步。我們都很擔心會跌倒,你要明白,每一級都很小,很小很小的一級,每一級都造成幾小級。當你把腳踏上,你不知該把腳放在哪裡。她必定花了很多錢來做這種荒謬的東西,而她卻向每個人展示︰「現在,來吧,看看這些階梯。」

我拒絕走上去,我說︰「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回去。

對,對,不要緊。當你感到厭惡,便要把這種厭惡的感覺表達出來,真愚蠢!它不吸引我,這些東西不吸引我。我看過這種東西,卻不喜歡。花朵就是這樣擺放,我看到的任何東西,我都不喜歡,完全不享受。若我是評論家,若我能評論事情,我會告訴你我不喜歡這些荒唐的事物。現在人們穿衣的模樣,對我而言,他們像小丑,像瘋子,也可以說像頑童,或你可以稱呼他們…你怎樣稱呼他們?流浪漢。你分辨不出誰是誰。他們不潔的褲子,他們穿上祖父的褲子,上衣則是祖母的。女士們走在路上,看看,你感到很有趣,古怪的人走過,他們卻認為這是時尚潮流!我想我們應把印度所有舊衣服帶來這裡,以高價出售。

這是很古怪的,你只要看著它,從這個角度看,站在山頂看著這些瘋子,看他們有多瘋癲,多愚蠢,他們有怎樣的行為,有怎樣的時裝。我是說在古時,人們通常穿得很好,衣服有各種褶邊,各種樣式,他們卻不喜歡這些服飾。不管神給我們什麽,我們都要用它來裝飾,也必須尊重它。我的意思是,昨天他們裝飾會堂,我是說今天他們裝飾會堂和所有這些,是那麽漂亮,那麽美好。但有人會說︰「噢!讓我們為母親裝飾得完全簡樸清淡,後面有一些快要塌下荒廢的牆壁,這才是真正有品味。」霎哈嘉瑜伽士怎會接受這些想法?我就是不理解。

他們為此付費,他們支付這些傳統習俗,支付所有這種奇怪的東西,他們的確為此而付費。就如今天剪髮有潮流,像把上面剪掉,他們要付錢。你以另一種方式剪髮,也要付錢,所有這些錯事你也要付錢。潮流是︰就如你邀請別人到你的家,你必須有不同種類的杯子,一個為這個而設的杯子,不然你便是不妥當。你會發現什麽?另一組嬉皮士來了,他們的骯髒怪相,令你什麽也喝不下。這種荒謬,你一是接受,一是不接受,這是完全荒謬的!你也知道,我看到在英國的印度人,他們就是不理解,他們就是︰「取消他們,好吧,取消他們,他們是瘋子。」

品格是非常非常低下,非常低,我說的,很低下。你或許有自我,或許有自我,但它在這裡很低下,接受它吧。沒有純真,沒有吉祥,沒有清潔,簡樸的吸引力消失了,是那麽人為虛假。即使簡樸這個想法也是那麽虛假。這種人為虛假,你怎能擁有有質素的人生?你怎能?你變得虛假,所以放棄所有這些傳統習俗。我來這裡不是要傳揚印度文化,但我要說,若任何是有文化的,那必定是印度文化,因為這不是文化。全都變得…若你四處走走,我是說你看來像…當你看看在你四周的人,他們像瘋子般行走,你看到他們在路上,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美國更甚,他們必須這樣那樣做,沒有一個人有正常的臉孔。我告訴你,這是事實!透過霎哈嘉瑜伽,你的素質會顯現,它已經顯現,你現在已經變成那麽了不起。

這就是為何你在這裡不感到有拉希什米。你擁有金錢,卻沒有拉希什米,沒有漂亮,那麽荒蕪孤寂,像貧瘠的土地。你的自我吹走一切漂亮美麗的事物,你不能忍受任何人的藝術,所以你的房子沒有任何藝術品,你完全不用擁有很多物品,所以你擁有塑膠。美在你的人生中跑掉,當你說話,傲慢也是潮流時尚。試想像,傲慢,乾巴巴,沒有美,全是捏造的表演,沒有勇氣,沒有崇高。在精微的層面,你失去它,所以在粗糙的層面,你看不到它。任何你內在失去的都顯現在外,破產,完全破產。

當你看到別人是這樣,當我說︰「你」,我是說其他人,仍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西方人,要嘗試明白他們比你的層次低得多,不要接受他們的想法,他們的處事方式,只要保持警覺,你便會看到他們在追逐著你。自我就像驢子,若任何人在牠們前面,牠們知道有人在前面,便會把頭垂下;若牠們看到有人在後面,牠們便會踢。

你有尊嚴,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你以特別的風格生活。不要成為他們的一分子,要正當的穿衣,你或許只有兩件襯衣,或許只有三件襯衣,你不需要擁有很多衣服,但衣服要實用,正常,舒適,不刺目。我們要鼓勵藝術,要把失傳的帶回來,我們不能再擁有林布蘭特(荷蘭畫家),不能再擁有達文西,不能再擁有米高安折奴,他們全都已經完結。但每個人都以為他們是米高安折奴!我們甚至不能擁有,例如高爾基(Gorky),我們不能擁有威廉布萊克,我們能有這份勇氣嗎?我們不能有林肯,我們能有嗎?

所有小丑、無用的人,你抓破他們,發現他們一無事處,毫無價值。現在,所有偉人都是來自你們。他們的獨特之處,就是有自己的個性,不會對任何潮流時尚讓步,也不會對低下通俗讓步。你們擁有這些了不起的品格,所以對你,對你的後代而言,你要想想,我們能為這麽偉大的工作做些什麽。不單是為了個人的享受而有講座,有美好的音樂,美味的食物,美好地方。我們來,只為享受,不是這樣。享受只是廣告宣傳部門,你內在必須認真的辛勤工作,不是外在,不要有任何爭論,這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簡單的東西,若我說我要帶…例如這個箱子,有人會走出去,說︰「好吧,我想我們要一輛貨車。」

「不,貨車太過分了。」

「那麽我們該怎辦?」

他們不停的爭論,直至箱子被運走,一切已經完成了,我回來說︰「你們在做什麽?」他們仍然討論該怎樣運走箱子,箱子卻已經被運走了!我們要放棄這種浪費的習慣。

我們內在要有新的智慧,所有這些舊的智慧,你們只是把它們拋掉。除非你能這樣做,否則你的自我是不會走。自我不會離開,除非你決定擺脫這些對你看來是自我的想法。你要像孩子,每時每刻都在學習新事物。我們要開放自己,時刻都在學習新事物,你要學習 – 你已經失去它。你擁有一些東西,你已經失去了,失去很多東西。沒有往前走,你已經失去它。你做得妥當,若你仍在正常的道路上,你會成就到,因為不管如何,有些國家傳統上是很古老,他們也迷失,像希臘,你可以說它迷失了。可怕的希臘悲劇,我是說,你坐下,不為什麽而哭泣,什麽也沒發生,一切都很完美。人們來,坐下,哭泣。就像你令某人說︰「這個已經死了,讓我們現在感覺他已經死了,坐下,我們全部人都要哭。」就是這樣愚蠢!

全是人為的問題,人為的黑暗,因為你沒有真正的黑暗,沒有真正的問題。你有食物吃,擁有一切,因此你要為自己製造問題,這就是為何你需要精神病醫師,需要藥物,需要這個那個,因為你沒有問題,所以你想有問題,就是這樣簡單。那些有問題的人必須與問題對抗,他們沒時間花在這些荒謬的事情上,你卻有太多時間。就物質而言,你所有問題都得到解決,但你仍然泥足深陷。

所以現在面對它,清楚的面對它,我們不再是這樣,我們與別不同,不再是泥裡的蟲,而是蓮花,我們擁有芬芳,擁有力量,特別受祝福,還擁有喜樂這獨特意識。讓我們享受它,把它給予別人,受它的讚美,感受它的尊貴莊嚴。

我肯定這次會成就到,我已經盡力做到最好,我想,這個講座真的能讓你們全都能經歷到。

好吧,有沒有問題?(請拿點水來。)你們有沒有問題?(水)他們或許想我可以從這裡喝水!現代的想法是我能從這裡喝水!所以不需要用杯,母親可能喜歡從這裡喝水!

好吧,有沒有問題?

在無思無慮中,保持這個狀態,保持在無思無慮中。你絕對要突破,要保持這個狀態,要保持自己在爆發。這個自我,仍有一點點自我,最初期,要拒絕自我進來,這是靜坐,不再有自我,你處於無思無慮中,絕對令人驚嘆,不要思考。我能做到,卻不太好,應該是你來做。我就是要評論這一點,要有自己的風格。若龐克(punk)能有這種言行,為何你的言行不能明智點?

我要說說我們日常生活要有怎樣的言行舉止,因為作為母親,要看到她的孩子不能沒教養。人們不應說霎哈嘉瑜伽士沒有教養。沒有教養的孩子最先的徵兆是他的床一團糟,他的一切物品都是一團糟。我來時看到所有的床,我們在這裡做了些什麽?什麽也沒做。對自己要有紀律,要過整齊的人生。作為母親,我要告訴你這些,不用花多於十至十五分鐘,只告訴自己這是靜坐,入靜的狀態來做。印度人以為西方人是極之整潔整齊,真的!他們不能相信,他們以為你們處於世界頂峰,你們必定是曾經活過最整潔的人。他們會說十次「多謝」,即使一次,你也不會保持床舖整潔。你的東西要整齊,要保持自己整潔,看來整潔。

我曾經看到的第二件事情,注意這個,很多人也說過,我也有留意到,就是你到別人的房子,沒有教養的人在沒有詢問下用別人的電話。有些事情要明白是很重要的,就像進廚房,吃東西。人們留意這些事情是很普遍的,你拿食物,像乞丐,他們像乞丐般走進房子。我有最少二十一瓶別人送我作禮物的蜜糖,當我的女婿來,我連一瓶蜜糖也沒法給他,誰吃光我的蜜糖?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來都吃蜜糖,我是說吃沒問題,但你們要問。你把房子的一切都吃光,好吧,你來,若食物是為你而烹調,你可以吃。若你進食品室或到任何地方,你發現什麽都不見了,你從市場買來的東西,你發現一切都吃光了。

你能像這樣把有教養的人分辨出來,你會很驚訝,受良好教養的人,即使這麽多要留給別人,這個人也會保留它,直至把它交給別人。我告訴你我的丈夫,他本來不用擔憂這種事情,但若他知道我保管有別人的東西,他會把它鎖好,每時每刻都看看它是否仍在,直至它歸還給人。我也可以說有關我的孩子同樣的事情,或任何我認識的人。你拿別人的東西,濫用它,喜歡就抛掉它,破壞一切,這些都是乞丐的行為。

我曾經看過我自己的東西,所以當領袖向我投訴︰「他們來我的房子,吃光冰箱裡的一切。」就這樣。我不感到驚訝,霎哈嘉瑜伽已經變成全世界乞丐和窮人的渡假勝地,因為它是免費的。所有窮人都來霎哈嘉瑜伽,你要養育他們,照顧他們,不應是這樣。你或許很窮,但你要有尊嚴。即使印度的僕人也比較好,他們不會在不問你下碰你的東西,他們更有教養。沒教養的人是粗魯無禮,傲慢的人。你能以恰當的態度說同樣的話。

作為母親,我真正感到光榮的是人們說你是個很有教養的孩子。某種制度必須存在,斯巴達制度(譯者按︰簡樸刻苦的制度),這是斯巴達制度,不是某種不潔討厭的制度,是斯巴達制度。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整潔,整齊,常常保持清潔,只擁有很小物品。就像在印度,人們很驚訝,你們帶這麽大的袋子,袋裡裝著所有 – 特別是女士 – 所有化妝品,這些那些。在村民面前,這些化妝品有什麽用?他們真的不明白。

我們要看看自己這些東西,我們要有尊嚴,要有個性。就如有位聖人,他可能很窮,但你能透過他的尊貴把他分辨出來。有位稱為Tukaarama的聖人,你也曾聽過他,"Amhi Bi Ghadalo"是來自他的音樂,他很窮卻很慷慨。他常常送出一切,只留下很小物品給自己。

所以濕婆神(Shivaji Maharaj),偉大的濕婆神降臨他的地方,帶來很多飾物,物品和禮物,送給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外出,她很高興穿著這些飾物,因為是祂送的。

當然,開始時她也說這並不妥當,但祂說︰「不,我只想向你致敬,這樣那樣,所以才送出這些物品。」她便戴上這些飾物。

他回來,說︰「不,我是聖人,你接受這些,你是國王,要活得像國王。好吧,作為國王,你可以擁有它,但是作為聖人,我不需要所有這些物品,我妻子也不需要這些物品。因為你要活得像國王,你或許是有自覺的靈,你是國王,要活得像國王。」

我們要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的個性行為不要沈悶無趣,你要有恰當的服飾,恰當的外表,不應像乞丐,要像社會上有尊嚴的人。

8/2/2011

例如,你們也知道我是女神,女神必須佩帶…我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飾物來裝飾她的輪穴,我是說我有很多飾物,我自己擁有的,只在崇拜時戴上,不然我是不會戴上。我理應穿戴很多飾物,為什麽?因為這或許不…好吧,或許因為尊嚴,或許常常穿戴上飾物是不怎樣妥當。我應常常戴上它們,就如你的手應戴上很多飾物,雙腳要戴上腳環。你常常佩帶金…你怎樣稱呼它…你這裡沒有我們像腰帶般戴上的飾物,我沒有這樣做,我穿戴最小量的飾物,只在崇拜裡才佩帶一點飾物。

你要有這種辨別能力,要佩帶什麽,怎樣佩帶,佩帶多少,怎樣看來有尊嚴,怎樣有教養,這樣你才能榮耀母親的教養。這一次,我希望當你來印度,你會留意印度人這些事情。你從來都看不到他們進食,看不到他們沐浴,看不到他們睡覺。你不知道他們怎樣生活,在哪裡生活,怎樣完成一切。當你來到這裡,他們就已經在這裡,對嗎?他們沐浴,完成一切,早上約四或五時,他們便外出,斯巴達(Spartan)。常常都很清潔,無論他是村民,是任何一個社會階層,是婆羅門或是什麽,他們都穿著整齊,你分辨不出他們,他們穿上清潔的白色衣服,戴上清潔的白色帽子,衣服從來不骯髒。

這是另一面,對你而言並不太崇高,不太精微,但它卻很重要。因為不管什麽是精微的都顯現在外,都在你的行為裡閃耀,就如鑽石的千個琢面。你現在參加了頂輪日,讓我們看看,這千個琢面怎樣顯現。相親相愛,互相尊重,尊重自己。每時每刻內心都說一句口訣︰「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它包含你一切責任,你的志向,你是誰。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是太初之母讓你得到重生。

任何個人的問題,你都要寫給我,我會盡量解答。若我不回答,這問題我已經處理;若我不回答,你便想我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但若有任何提議,我肯定會告知你。有沒有其他問題。

像有個女士今天來,她為她的丈夫而哭泣。她之前也曾這樣,她今天再次哭,快瘋了。霎哈嘉瑜伽士不應哭,要克服你的問題,要嘗試處理好你的丈夫,處理好一切。我不大喜歡離婚,但若有人迷失,還可以。若我說這是迷失的個案,你離婚吧。若只是大家還未有充分的了解,那就沒有此必要了。不要哭,哭泣或做類似的事情。相反,你要嘗試克服你的個人問題,因為你擁有力量。

你可以寫信給我,不是長信,我會感到迷失!是,真的,我會感到迷失!早上我要看很多信,一封比一封好,我的丈夫也有很多信,但他說︰「沒有人給我愛的信,他們給我的信只說有帳單要付。」

我說︰「我的也是。」(葛萊瓜,若他們想,你或許可以翻譯這些。)

信件…充滿問題…

我說︰「我要為他們的愛而付出。」就是這樣。

孩子卻寫很甜美的信給我,他們只畫一點東西,一些花朵或小事物,就這樣。他們造一個心,把我放進去,或類似的東西,很甜美,他們做了些很令人心甜的事情,只有喜樂和快樂,你要明白,他們表達。他們從來都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孩子沒有問題,他們並不複雜。我們卻捉著問題不放,麻煩就在於此,他們沒有任何問題。

你們沒有告訴我,你們任何一個,告訴我你想我做什麽。現在只有一事,我希望你們能聽聽華倫讀出這個夏天我們會有的節目。

上前來,對,現在…不,不,不,我要到侯斯頓…對。再造訪倫敦,就這樣…對…我想第二十七次,我去,對,二十七次…

不肯定,但我們看看。

W.: Then in July She goes to Austria on the 5th, Guru Puja is to be held not on the 13th but on the 12th, on Saturday the 12th. Then on the 14th She’s there or possibly goes to Germany, but in any case on the 14th and 15th there are to be programmes in Germany. On the 15th there will be a puja in Germany and then She returns to the UK on the 16th. Then in August She goes to Belgium and Holland. On Saturday, not Sunday but Saturday the 10th

In the evening.

W: In the evening… There is a puja on that day?)

Puja. That’s the puja for Belgium and Holland.

W: On arrival in Belgium, or Holland, wherever You decide to have the puja…

No, better to have puja at a place where we have the Monday program.

W: Then it will be in Gent, is it? In Belgium in any way)

In Belgium.

W: So on the 10th evening there will be a puja in Belgium. Then on the 11th, 12th and 13th there will be three public programmes, one in Gent, one in Brussels, and one in Antwerpen. Then on the 14th and 15th there will be public programmes in the Hague, and then on Saturday, which is what they wanted, there will be a seminar, a follow-up seminar for all the people of Belgium and Holland to attend, to follow up and to establish themselves, and then Shri Mataji will return to London in the evening. We celebrate Raksha bandhan in the UK on the 19th, and on the 23rd She leaves for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tour will be from the 23rd until the 14th of September. That takes in Krishna Puja on the 27th of August and Ganesha Chaturthi on the 7th of September. Then Shri Mataji probably will return to the UK then, and then She proceeds to Spain at a time yet to be decided.

No, just after that.

W: Immediately after?

About fourteenth I come back?

W: You come back on the 14th.

So that is what, a Saturday or a Sunday?

W: Not sure, Shri Mataji. 14th of September.

Spanish people are here still? Or they are gone?

W: Two here. So 14th is a Sunday.

So, they would like Me to be there for a weekend, or for the weekdays? That’s the point to be decided.

W: Don’t forget we have to go to Montpellier as well one day. One or two days.

One day. So, what is – Spanish people, are they more available on weekends or weekdays? Weekdays, weekdays.

So I can fly on, say, Tuesday. On Monday I can fly, and Tuesday we can have a program: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 three days, all right? Yes. And then I can – we have to have a puja, so on Friday. Or I go on Monday would be better: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And Friday I can go to

W: Montpellier. You see, Shri Mataji has to go from Spain to the south of France, to Montpellier.

I can come Sunday evening, and Monday morning you’ll have the puja, it’s better. And we have programs after the puja; it’s much better to have programs afterwards. Then My vibrations are also released. So Monday morning we’ll have puja.

W: So that’s Tuesday.. what is the day?)

Have you given them the saris and things like that?

W: Yes, Shri Mataji. 16th of September Shri Mataji will fly to Madrid….

No, no. No, no, no.

W: Sunday is the 14th.

Sunday I’m coming back.

W: When did you wish to go to…

No. Then next Sunday is what?

W: Ah, the following, I see.

What is the following Sunday?

W: The following Sunday is the four…the twenty-first.

Ah, twenty-first.

W: I see. So twenty-first you’re flying to Madrid. Puja on the Monday?

Monday. Puja, morning Monday.

W: Programmes: Tuesday, Wednesday…

Or you can have it Sunday night if you like, puja, which will suit better – Sunday night. For puja, Sunday night would be better. So Sunday morning I’ll go.

Twenty-first Sunday morning I come, all right? All right. Then Sunday we have puja,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I could be there. Thursday I’ll go to Montpellier, and I can return from there to London. How many days? Three days are sufficient? Three.

W: How many do you want, She’s saying?

Keep it four now. So I’ll reach there on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 it’s all right, four days.

W: Twenty-first until Thursday, then She goes to Montpellier…

Thursday morning I’ll go to Montpellier. Thursday evening we’ll have program there, and then …

W: Twenty-fifth to Montpellier. Then from Montpellier back to London on the 27th.

Is there a direct flight?

W: Any flights from Madrid to Montpellier? Find out.

But is there a flight from there to London? It’s a rather out-of-the-way thing.

W: I’m told there’s a flight from Montpellier to London, yes, Mother.

Is there?

W: Yes.

So why not do Montpellier first…?

W: Sorry, Patrick told me there’s a flight from Montpellier to London.

So why not do Montpellier first, and then go to Spain?

W: Is there anybody from France here who knows, confirm…But Patrick did tell me there was a flight to London from Montpellier.

But from Montpellier to Spain, is there a flight or not? That you find out first of all. But you keep it that time, about that time; definite we’ll let you know, once we have done with the Montpellier. …. No flight?

W: Juan Antonio will find out and will be in touch, we’ll let you know. Because it depends now on the flights to and from Montpellier.

But in any case you keep this program with them. Otherwise I’ll do it earlier or later, whatever it is. First of all keep this program, definite. See, Montpellier even if I don’t do, France is there, it’s all right. I can do it later on, doesn’t matter. But this I have to do, Spain, properly. All right? Rather awkward, I think, to go from there, isn’t it? There’s no flight.

It’s too much for Me. Then I have to travel back, you know; I’m coming from America all the way. So forget about Montpellier. Somehow or other try to tell them that let’s forget about it. See, I must also think how far I can go. Then I have to go back to India …

W: On the sixth…

Shri Mataji: Sixth or so, fifth or sixth, so hardly any time for Me to prepare to go. Also better keep it like that. Just tell them that it may not be possible; so I come back on Friday, it would be better.

I can come Saturday night, and Sunday morning we can have the puja, if you like. And Saturday arrive, Sunday puja,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And Thursday morning I go back to London. Because, you see, I’ll have hardly two weeks left for Me to go to India. It’s too much strain. So I won’t be able to do this time. They can all come to France. They can come to Paris. Yes. They should bring all the people. And we have place there for people to live. During that time there’s no problem. France, when am I going? Seventeenth?

W: Seventeenth.

Will it be cold now? Not so.

Yogis: No. Not at all.

After some time it will happen that I’ll settle down in one place, and you’ll all have to come there; because I won’t be able to travel so much, I can tell you this much. It’s all right for the time being. You must also understand that now, the Mohammed has gone to the mountains; now the mountains have to come to the, to Mohammed.

All right. So thank you very much. You haven’t told Me any one of your problems, so I think there are no problems!

Tomorrow morning I may not be able to meet you, so may God bless you all. Give yourself a bandhan now, all of you, properly, with full attention, with full dignity, with full movement. See, full. Nothing should be done cheaply.

I don’t need anything, but just doing it to please you all.

In India they asked a question that if She’s the Goddess, why does She say namaskar to everyone? They can’t understand the Goddess saying namaskar!

Guido: We’ll have a public programme by 6 o’clock in Milano (…) ten…

Shri Mataji: OK. Nine or ten.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