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 Kartikeya崇拜

Munich (Germany)

1986-07-13 Kartikeya Puja Talk: Woman Is A Woman, Grosshartpenning, Germany, DP, 47'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A,FI,FR,IT,JA,LT,NL,PL,PT,RO,RU,SQ,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Shri Kartikeya崇拜

19860713(德國 Munich )

很抱歉我遲到了,我不知道這個講座是在這樣漂亮的地方舉行。你在這裡看到一幅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表達上天的願望,你的父親,你得到拯救,得到幫助以及可以成事的油畫。

德國正在發生很巨大,富侵略性的事件,為西式的生活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價值觀被摧毀,正道被擾亂,女人的言行開始像男人,很多人死亡,非常,非常年青的人死去。他們的願望不能得到滿足,他們的生命只能為他們帶來戰爭。是某種熱浪來臨,摧毀所有精微的事物。當大自然想喘息,或當它感到憤怒,它只會摧毀粗糙的東西,但當人類開始摧毀,他們連一些精微的東西也會毀滅,像你們的價值觀,你們的品格,你們的貞操,你們的純真,你們的寛容。

現在的戰爭都是在精微層面,我們必須明白,所有這些對西方,對西方的品格都帶來毀滅性的影響。首先,我們要盡力去修補它,修正它,並且令它可以獨立。因為人們失去了他們的個性,失去了他們的傳統,他們沒有精神支柱,沒有根,他們開始朝向任何可以帶給他們理性經驗的方向走。女人變得非常獨立,她們以為自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她們以為自己可以變成像男人一樣。在這裡,問題更嚴重,因為女人始終是女人,但一種細小被稱為在她之內的男人的品質存在著,當她逃避她的本質,而去發展她擁有很少的品質時,她就變得荒謬。她可能是被很多已死的男人附上了身,她想成為男人的欲望,吸引很多想進入女人腦袋的邪靈。當邪靈附上女人的身上,它們的裝扮是女人但思維卻是魔鬼, 那位女人看不到這些,或許因為在俗世,擁有這些邪魔的品質令她們很成功。她們可能比較富裕,她們可能可以控制每一個人,她們可能變得像男人一樣一絲不拘,實事求事,非常整齊,清潔,但卻缺乏美麗和甜美。這些婦女最終變成像吸血鬼一般。因此,雖然戰爭己經結束,它仍然藉由德國的婦女作出行動。

我之前也有聽過這種侵襲,有些女人被稱為Amazonic,現在歷史又再重演。有一次我與一位德國女士有一個面談,我對她的態度感到很驚訝,因為我感到仍有納粹主義在她之內,一些納粹黨的邪靈在她內裡。她有雙重性格,一方面她說話很甜美,另一方面她是一位納粹黨人…, 他們很狡猾地抓住一些論點。首先他們說你偏向受壓迫的人,像印度。印度人是雅利安人(Aryans),我們是雅利安人,我們同情雅利安人。印度人是有靈性的人,他們感到他們像印度人,你相信嗎?

一是生活的質素必須改善,我曾經告訴你們很多次,男人的品質與女人不同。若女人想像男人,她們便不能恰如其分的有任何成就,我們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你們都見過毛澤東的妻子,也見過蔣介石太太,以及現在那位名為艾美黛的第一夫人,她的名字是馬可斯(Marcos),很多女人都是這樣,當她們想像男人,事情都變得一團糟。

歷史上,我們有很多婦女,印度的婦女都裝備完善,我們有像Jhansi Ki Rani 的女士,她對抗英國,她是一位寡婦,她背著她的孩子與英國抗爭。他們說她的馬從一百八十呎的堡壘中的炮塔跳下,英國人也有把這記錄下來。雖然他們捉拿到Jhansi,得到勝利,但榮耀卻歸於Jhansi Ki Rani。

印度有很多偉大的女士,像Nur Jahan,她是另一位偉大的女人,我們還有Chand Bibi 和Ahalyabai,她們全都是女人,她們沒有男人的自我。她們可以工作,在辦公室與男人一起工作,但並無需要變得像男人一樣。我以自己為例告訴你,我必須在勒克腦(印度北部城市)建造一所房子,我以女人的作事方式建造這所房子,我建了一所很好的房子,比任何男人建的好,以非常非常便宜的價錢建成。若是男人,他們通常會找建築師先去量度,跟著他會預先把所有東西裝配下去,他的自我令他到一些昂貴的地方購買需要的物品,所有要買的東西都很昂貴,他被這些所欺騙,同樣因為他的自我,令他支付昂貴的工資,顧用某些人,他主管每事每物,他是主管。

我則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做,我有金錢,我會找最好的人,擁有最好磚塊的人。房子是由磚塊所建成,那麼你還需要甚麼?就如女人烹調食物,你也需要沙粒,跟著你需要水泥,鐵枝和勞工,我不會像男人那樣,我只要找出誰人出售最好的磚塊。他說:「我沒有錢,因為我做了這個磚窯,把它填滿磚塊,因此你需要付訂金。」我說:「好吧!我要購實一整個磚窯,需要付多少錢?」他說:「五千盧比就夠了。」但他說: 「若這磚窯告吹,或它有任何不妥,或它不發火,這是你需要小心的。」我說:「沒有關係,這磚窯是我的名下了。」我從他哪處買下了整個磚窯, 一整個磚窯,是一種他們把所有磚塊放進去的東西,跟著用泥把它遮蓋, 在下面點火。有時整個磚窯會完全浪費掉,或完全粉碎。我說:「若這樣真的發生了,也只花五千盧比。」但當它好好地起火,它的價值比五萬盧比還要高。

跟著我到達河邊說:「一份要多少錢?」他們稱呼一個大面積的沙粒為一份。他們說:「在這個時候,在夏天,只需要用很小錢,但在冬天,要的錢就相當多。」一個男人走來說:「好吧!現在你需要這麼多, 把它帶走吧,跟著你會需要更多,你可以再帶走它。」我不是這樣做,我說:「夏天是很好的時光,可以便宜點,為甚麼不把整份買下?」我把整份買下,整個面積的沙粒。跟著我去找五金商。我說:「鐵枝又怎麼樣?」他們說:「你必須訂購,若你大量購買,我們可以算便宜點,你需要支付大量現金。」我說:「好吧,我訂購。」全都準備好,就像我們準備烹調食物,所有食料都準備好。

跟著我們需要木材。他們說:「木材是來自尼泊爾。」我說:「好吧, 有沒有來自其它地方?」他們說:「也可以來自其它森林。」我走到一處在印度中部名為Jabalpur 的森林,在哪裡訂購木材。整塊木材被切割, 被好好地切割,在一處拍賣會,我購買了大量木材,我全部都在哪裡購買的,我還在哪裡購買大理石,這些大理石從未在任何地方用過。我說:「很簡單,這些大理石我可以作任何用途。」我在同一地方購買了木材和大理石。

跟著是勞工,我問我的朋友有沒有好的石工技藝的工人。他們說: 「有,這位很好,那位也很好。」我召集了他們所有人。我說:「現在你們可以與我一起在這所房子,我會好好的為你們煮食,給你們食物,好好照顧你們。」他們與他們的家庭都安頓好,我常常都為他們煮食。因為為他們煮食,我贏得他們的信任,因此他們樂意為我做任何事。他們對我很仁慈,他們會製造新的…他們所知道新的技術,他們會做一些效果, 在水泥中的大理石,他們把各式各樣的工藝都放在哪裡。

這所有二十間睡房,五個客廳飯廳的大屋,只一年時間便建成,不單這樣,沒有人相信這所房子的造價,只是建築師所要求的十分之一。那是好好的被記錄下來,每樣事情都做得那麼好。因為我不懂會計帳目, 所以我是這樣做的,每一天我會說:「好吧,今天我拿出這個數額的金錢,這個金額已經用完了,每天我都把數目記下,沒有缺少任何一個盧比,所以沒有人能控告我,也沒有任何問題。所有建造房子的官員都資歷很多問題,他們的收入要繳稅,這些問題,不曾發生,沒有甚麼發生: 我可以用這樣小的金錢去建造一所這樣大的房子,人們說就算泰姬陵倒塌,這所房子也不會倒塌。因為我建的地基很好,我購買的磚塊是那麼便宜,我以很便宜的價錢購買了整個磚窯,因為剩下的太多,我把剩下一半的磚塊出售。我購買的沙粒,有一半要出售,因為我不再需要它們, 我以雙倍的價錢出售,因此我用的沙粒是免費的。在哪裡購買的木材恰當地鑿刻,我有一個小水箱,我把木材放在裡面,令它完全的防水,我把它拿出來,只用了一半來建造數以百個窗以及六十只門,餘下的我把它們出售,甚至木屑我也出售,用作木材的燃料,你看到燃燒的木,你們怎樣稱呼它?你可以想像,一些木材用來出售,一些則用來做小屋。我必須為他們煮食,我必須照顧他們的舒適,我為他們準備好毛毯和睡床,這樣和那樣,所以他們都很快樂。

這就是為甚麼女人可以做到,每一個人都感到很驚訝,他們找不到我任何錯處,我的帳目也沒有任何錯處,任何事情都找不到錯處,我告訴我丈夫的所有朋友,要遠離我五裡之外,因為我丈夫是為首相工作, 人們會說:「好吧!她必定收了賄賂。」事情就是這樣。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他們會走來告訴我:「這樣不好,那樣不好。」我遠離他們,因為他們好爭辯,男人只會爭辯,女人則會生產成果,沒有討論,甚麼也沒有。我說:「不需要做甚麼,就讓我來做這工作。」與這些人愉快地一起把房子建好,一所漂亮的房子,我想他們會把它拍下,你或許可以看到我建的這所房子。

作為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發展自己,發展這些特別的品質。因為她非常富直覺,女人是非常富有直覺,若她是真正的女人,她常常都很快作出正確的結論。但若她一半是男人和少部分是女人,我就不知道她是甚麼種類的人。所以女人必須是女人,她是很有力量,像母親大地那樣有力量,母親大地可以容忍各種事物,她可以付出她最好的,極之犧牲,極之付出,寛容,有愛心,懂原諒人。當男人發展了女人的特質,他們便會成為聖人,不是因為女人這些特質而去追逐她們,這種荒謬並不存在。他們必須是合格的虔敬者(viras),他們必須是直正的人,勇敢的人,為此他們必須發展慈悲,寛恕。在德國卻是相反,我發覺在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普遍也是這樣,女人發展了可怕的自我。

在印度,婦女工作,她們做各樣的事情。長久以來,我們都有很偉大,很有名的演說家,他們沒有自我。我的母親是一位優秀生,那個年代,只有二至三位女士可以做到這個程度,我從來也沒有見過她有任何自我。我的女兒,其中一個是從事建築,也從事室內設計,她現在沒有工作,因為她的丈夫工作,但她為別人建房子,為別人畫圖,自由地幫助別人。她有這樣的朋友,所以女士該有怎樣的成就?很多人圍繞著她, 人類的力量,她有更多人圍繞著她。

男人有怎樣的能耐?他們要支付全屋的帳單,支付保險費,要修理氣車,就讓他們做這些煩厭的工作。女人則只去接收來自孩子,來自丈夫,來自每一個人的愛的信件。她們受愛護,受照顧。但因為她們現在變得很男性化,所以不再擁有這些好處。就像以前,若她們在巴士上, 別人會讓座給她,現在沒有人會這樣做了。 一次,一位年長的女士旅遊, 有一位年輕人就坐在這裡,我說:「你為甚麼不讓座給這位女士?」他說:「為甚麼?她穿褲子,我也穿褲子。」她是…一位穿褲子的年長的女士。他說:「我為甚麼要讓座給她,她穿褲子,我也穿褲子,有甚麼分別?」

因為變成男人失去甚麼?我們失去這些好處和特權。我們得到甚麼?實際上相反,我認為在現代,婦女比過去更加是男人的奴隸。她們感到很失望。例如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當她阻塞得很嚴重,她必定有些問題,她首先會想:「天啊!我的丈夫會離開我,他會把孩子帶走, 我該怎麼辦?」她永遠也不會想及霎哈嘉瑜伽。我曾經遇見一位不凡的女士,我必須說她是真正的女人,她說:「母親,因為我有精神分裂症, 所以我要離開霎哈嘉瑜伽,與我的丈夫離婚,我不想再見我的孩子,霎哈嘉瑜伽比我,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重要。」我說:「這才是女人。」她說:「我從小已經有精神分裂症,現在我發現這病症又再復發。」大部分的婦女都只擔心自己。「天啊!我必須離開我的丈夫!」代表她們很依賴她們的丈夫,「我會離開我的孩子。」但離開霎哈嘉瑜伽又怎樣?若你認為霎哈嘉瑜伽是最重要的,也可以把你的精神分裂症治好。為甚麼神要幫助你?我們都像普通婦女一樣思考,只擔心自己,並不擔心霎哈嘉瑜伽。

一些男人也一樣,但男人並不怎樣懼怕,因為他們以為自己可以獨立。女人必須知道,她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母親會照顧她們。但若你只擔心自己,只擔心你的丈夫,你的房子,你的孩子, 那麼你便無可救藥,你不再是女人,這不是一個好女人的徵兆。真正的女人愛所有的孩子,她愛的能耐很大。若她變得吝惜,變得眼光狹小, 她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我告訴你有關我的外孫女的事情,我問她們:「你們想做些甚麼?」她們還很小,她們說:「我們想成為護士或空中服務員。」我問:「為甚麼?這些職業有何偉大之處?」她們說:「祖母,只有這兩種職業可以餵食人。」沒有其它職業是可以真正的餵食人, 餵食人的喜樂比在辦公室書寫檔案大得多,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在辦公室書寫檔案是可怕的工作,還是做一些可愛的烹調工作好,只要想到有很多人可以開心地進食和享受食物,比做這些厭惡的工作好。但婦女喪失了她們的頭腦,她們現在不再頭腦冷靜,變得愚蠢。

在德國,你們必須非常小心,在奧地利,你們必須非常小心。奧地利婦女是很偉大的,但我必須向德國婦女說,不要想成為男人。首先最佳停止這種想法的方法是不要說太多話,若你開始像男人一樣說話,所有亡靈便會進入你,令你像男人一樣說話,跟著你會看到男人是怎樣被控制,我們印度婦女比你們更加懂得怎樣控制男人,但為甚麼我們沒有離婚?為甚麼我們沒有問題?我們會吵架,這沒有關係,我們的男人不會追逐別的女人,我們不會穿得像…我的意思是不會過分,我們沒有走到理髮店,我們沒有這些美容輔助品,沒有這些。所以要發展你的自尊, 你們是Shakti,你們是力量,若你令你的男人漠不關心,你們可以有怎樣的孩子?同樣是漠不關心。尊敬他們,令他們成為真正的男人,享受他們的男子氣概,那麼他們便永遠不會離棄你,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競爭。

我發現德國現在的主要問題是婦女失去了她們的意識。我完全感到德國婦女是這樣的,就像在音樂方面,在藝術方面,在很多其它範疇上。但在今天,誰人還會記著她們?就像在這裡,誰人還會被人記著? 一位音樂家,莫札特,每一個人都記得莫札特,甚至是一片巧克力,你也可以找到莫札特,我不知道這可憐的傢伙有沒有吃過巧克力,又或他們還記得,他們有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或他們有達文西(Leonardo) 或類似的人物。沒有人還記得那時有那個官員上上下下的拿著婦女擁有一些永恆的價值,她們必須發展這些價值。婦女最偉大的是愛心、愛心和愛心。當她變得自私,自我中心,開始擔心自己,她的愛便毫不漂亮。

今天,我特別要說出這些事情,因為今天你向我的卡提凱亞形相敬拜,卡提凱亞是帕娃蒂(Parvati Umar)的兒子。她是兩個孩子­——格涅沙和卡提凱亞一的母親。一天,作為父母的商揭羅(Shankara)和帕娃蒂說:「你們兩人誰可以最先繞著母親大地走一圈,便可以得到一份特別的獎品。」卡提凱亞完全擁有男子的力量。祂說:「好吧,我以我的坐騎開始。」那是一隻孔雀。格涅沙則對自己說:「看看我,我是一個小孩,我不像祂,我的坐騎是一隻小老鼠,我可以怎麼樣?」跟著祂想:「我的母親是高於全宇宙,這母親大地又算甚麼呢?」卡提凱亞跑出去,圍繞著母親大地走,而格涅沙則圍繞若祂的母親轉了三圈,得到了獎品。對祂來說,母性的特質是最高的,甚至高於至高濕婆神。但很驚訝,至高濕婆神也很喜愛祂這樣,祂很喜歡你尊敬你的母親,尊敬在你之內的母性。神只會住在一處婦女值得尊重和受人尊敬的地方。

女人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必須譴責西方的男人,他們不好好對待婦女,令她們遠離宗教,還常常羞辱她們…,在印度,有些穆斯林也是這樣的,他們是非常世故的侵略者,他們都很壞,他們羞辱所有人。不要緊,你們仍然要寛恕他們,嘗試成為一位真正的女人,非常有力量, 婦女的力量是愛,是神的力量,運用這愛的力量,比運用其它好爭辯的理性主義好,那些全是謬誤,不要這樣浪費你的精力。我希望,特別是在德國的女霎哈嘉瑜伽士,變得越來越像貴婦般雍容,這不單指有好的廚藝,而是指對生命的態度。以更闊的層面去想,整個霎哈嘉瑜伽依靠我們愛的容量,我們要極之有愛心,極之仁慈,去照顧霎哈嘉瑜伽士, 給予他們喜樂。否則,在這個國家,她們可能會變成吸血鬼,所以必須小心,對男人我會說,若有這樣的婦女,你們必須尊重,必須給她們所有的特權,好好照顧她們。她們照顧孩子,給她們所有需要的説明,所需要的金錢,不要查問帳目,讓她們自己處理,你最多也不過是破產吧, 你必須這樣。但首先要看看她們以怎樣的態度對待霎哈嘉瑜伽。我曾經見過,在一個家庭裡,若是婦女管理錢包,霎哈嘉瑜伽可以獲得更多的金錢,這比男人管理錢可以得到的多得多,這是很令人驚訝的。當控制權在男人手上,他們會想著他們的車,想著一些大事,但若控制權在女人手上,她們懂得怎樣節省金錢,就如我向你們展示怎樣節省金錢,男人不懂省錢,他們永遠也不會省錢,只有女人懂得省錢。但若她們沉醉在其它的興趣,她們的錢便會完全花在商店裡,花在為男人購買襯衣以及為自己購買紗麗上。她們可以這樣做,但若她們有更廣泛的興趣,有更大的興趣,她們可以很聰明地運用金錢,把錢花在別人身上。我是怎樣做的?無論我的丈夫給我多少錢去持家,我必須說金額也頗大,我到主要的市場,在哪裡購買所有需要的物品,嘗試在這裡,在哪裡省錢, 金錢節省在我的衣物上。我, 第一次把我的毛衣拿到一所好的店鋪乾洗, 這就是女士怎樣節省金錢,她把錢花在對大家都有好處上,因為這才是她真正的滿足感。若我們在婚姻生活中,社交生活中發展了這種平衡的觀念,我們便是世上最完美的人。在學校也一樣,我曾經非常清楚的這樣說過。若你現在想聽聽,我想請求,你們有沒有這個小冊子?是否想閱讀它?你們沒有,就像男士,他們自己說想在這裡閱讀,若你要求男士煮食,萬事都會缺少,所以…。

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可否謙卑地請問你,是否有任何好處作為男人?

沒有男人,女人不能表達自己,她不能表達自己,因為她是潛在的, 而他卻是動力。這完全是相對的言詞。你不能沒有男人而存在,你不能。甚至,就算你擁有母親大地的所有芬芳,除非有花朵,你又怎能知道母親大地有芬芳呢?男人是最重要的,否則他們可以做甚麼?他們所有的精力便會腐壞。所以若女人是母親大地,男人便是花朵,有甚麼好處? 你們是…每一個人都看到你。

像卡提凱亞一樣繞著地球走。

我們可以怎樣做?你們就像這樣,你不能只坐在家中,你甚至不能只坐在火車上,若你走去,你會發觀當火車停下來,所有男人都會離開車廂,他們不會坐在車廂裡。就像,我問我的丈夫:「你為甚麼常常都不在家?為甚麼你不能在家中坐一會兒?你必須坐下。」他說:「不,作為男人,坐在家中的男人被稱為ghargusana」意思是「有誰會常常在家。」我說:「他們怎樣稱呼那些常常不在家的男人?」ghargusana意思是跑掉,一個跑掉的人。必定有某些在二者之間的,但這是男子的,沒有甚麼不妥。以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做的是兩者之間作出平衡,這就是霎哈嘉瑜伽,它給予你平衡。跟著你開始享受大家的相處,無論在屋內或在外面也享受。你們可以一起在房子裡,也可以在外面。大家的興趣都一致,因為興趣變得一致。就如花朵掉在母親大地上,令母親大地芬芳,我們可以說母親大地是芬芳的,就像這樣漂亮。

在教育方面,我已經給了指示,我已經有談及它,不要採用瑪莉亞蒙台梭利教育法(Maria Montessori)〗來訂定很高的目標,來建一所霎哈嘉瑜伽學校,這全是荒謬的。因為我曾經見過以這種教育法教導出來的婦女,她們變得很可怕,我很驚訝在她們身上發展出很大的自我。你要變成霎哈嘉瑜伽的老師,將會有一所霎哈嘉瑜伽學校,在雪梨,或在墨爾本。我們己經在墨爾本開設一所學校,現在他們同樣要在雪梨開設一所學校。公開地,這是一所霎哈嘉瑜伽學校,不用有任何懼怕,這是公開的一所霎哈嘉瑜伽學校,你們已經成就了很多,為甚麼我們仍要裝扮成這樣?我們必須全力去介紹這所霎哈嘉學校,所以你,作為老師,也要成為霎哈嘉瑜伽的專家,他們也必須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男或女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必須不會自我中心,必須沒有自我,沒有阻塞。任何人有阻塞就不是好的霎哈嘉瑜伽老師。不像一所瑪莉亞蒙台梭利教育法的學校那樣,在晚上,那些老師喝酒,吸煙,但在早上,他們卻是瑪莉亞蒙台梭利教育法的老師。在這裡,你必須首先是霎哈嘉瑜伽士,只有你才能在這所學校授課。你必須冇這種質素,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必須有已得自覺的靈,或可以得自覺的靈作為學生。

好吧,今天的崇拜是特別為卡提凱亞而作的。卡提凱亞代表偉大, 我們可以說是所有伽藍仙眾的首領,像一位總司令。格涅沙是國王,而祂則是總司令。德國的特徵是指揮所有事情,我們將會在一處男人掌握他們的靈和男性的特質,而女人掌握她們的女性的特質的地方,作這個崇拜。作為司令與作為主人是不同的,主人擁有它,統領的人不擁有它, 他並不擁有它,這也是失去,佔有是失去,我們只是統領它。這是我們現在必須到達的狀態,從格涅沙的狀態到達卡提凱亞的狀態,或是相反。

格涅沙很好,祂是國王,好好地與祂的所有力量一起坐下,好嗎? 純真就在這裡,卡提凱亞則是統領純真,給予你統領的力量的那位,祂作出領導。在導師崇拜後,我們必須擁有統領別人的力量,這種統領的靈藉由他們的說話,藉由他們的動力,藉由他們的個人成就來到男士身上。而女士則藉由她們愛的力量,她們的忍耐力,她們的親切的言行, 寛恕之心,慈悲之心而臨到她們身上。所以讓我們今天發展這種特質, 那麼我們便可以統領它,意思不是要你擁有甚麼,而是你處於統領的位置,我希望你明白甚麼是卡提凱亞。

願神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