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格蘭提節——太陽神崇拜

(India)

1988-01-10 Makar Sankranti Puja Talk, Bombay, India, DP, 37'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IT,JA,LT,NL,PL,PT,RO,RU,UK,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桑格蘭提節——太陽神崇拜

19880110(印度 孟買)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在你們即將離開這個國家時,讓我今天在孟買這個特別的崇拜與你們重逢。這是敬拜太陽的崇拜,稱為“Makar Sankrant”。 “Makar”是南回歸線(tropic of Capricorn),南回歸線是“Makar”。現在太陽正從南回歸線移向北回歸線,因為與太陽有關,所以這日子是固定的。按照印度曆法,這是唯一固定的日子,因為它與太陽有關。這一次,我不知道為甚麼,甚麼發生了,他們把它定在這個月的十五號,它通常都在十四號。

今天,它正在改變,我是說季節將會轉變。因為這種移動,有六個月,太陽移向南半球,令南半球曖和,明天太陽會移向北半球,所以今天是最後一天,以印度人的理解,今天是最寒冷的一天,之後熱力便開始增長,我們可以作任何吉祥的事情,在這個崇拜後任何吉祥的事情都可以做,在夏天。雖然夏天很熱,人們仍想受太陽支配,想太陽給我們溫曖。只因為有太陽,所有田地,所有蔬菜,所有水果,萬物都在生長。這就是為甚麼當太陽不在這裡的六個月,我們稱這時候為“Sankrant”,意思是災難。當然在歐洲,例如英國或美國,沒有太陽的日子也是災難。在這裡,今天是Sankrant完結的日子,意思是災難完結的日子。他們會吃一些混入芝麻的甜蜜的食品,因為芝麻給我們熱量,所以在今天這個最寒冷的日子,他們想給予芝麻,也想你保留熱量,調節自己去適應即將來臨的熾熱。

這樣想是非常粗略,非常粗糙的層次,我們必須令人保持足夠的溫曖,也有人說,溫曖的愛必須在這時候向人表達,因為這是最寒冷的日子,所以他們說:「我們給你這特別的東西,讓你能說一些甜美的話。」就是“goad goad bola”,意思是你要對我們說一些甜美的話。住在溫曖地方的人比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可愛,因為大自然對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很苛刻,我不會責備這些人的品性,因為大自然真的很嚴酷。

在印度,你可以住在任何地方,可以住在樹下,住在森林,任何地方你也可以快樂地生活,只要有水喝,有水沐浴。居住在印度,不用面對居住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問題,哪裡若你要外出,便要花十五,二十分鐘穿衣,這裡你立即可以走出屋外,在夏天,你可以門戶大開,大自然沒有給我們帶來任何麻煩。在夏天,大自然變得很友善,因為樹木蒼翠繁茂,非常青綠,人們在這時候都感到很快樂,所有活動都與太陽的能量有關。

在西方,陽光少得多,因此,人們大多留在屋內,只利用人功化的熱力或其他熱力,門戶都關上,心扉也關上,因此他們很難與人溝通。當你越往你的國家南面走,你發現人也越熱情,越單純,非常好客。因為太陽,心扉也越開放,一種邀請你的心。你現在看看霎哈嘉瑜伽,太陽代表右面,月亮則代表左面,偏向月亮的人有欲望但沒有行動,除此之外,若過於偏向月亮,可以很具毀滅性。因為若你坐在屋內無所事事——例如這些日子很多人失業,沒有工作——你會想得太多,這種思考只有欲望,卻沒有行動,不作出行動,這種力量可以變得非常富毀滅性。這就是我們發現,當他們說:「空洞的思維,空洞的思維是魔鬼的工作室。」當人只有欲望而沒有行動,沒有行動可以很富毀滅性…。

溫曖的國家的情況與不溫暖的國家是不一樣的。在非常溫曖的國家,例如非洲,因為太熱,情況就很複雜了。就像我們有回歸線…我的意思是赤道通過一個地方,把那地方加熱,那地方因此有很多熱帶密林,非常高的樹木,樹葉遮蔽整個地方,令陽光不能穿透,因此哪裡很黑,充滿黑暗。這種極端也在極之寒冷的季節發生。居住在哪裡的人,很自然因為沒有太多陽光,也不太生長,他們可能是很原始的人,也可能是很有野心,就像他們從動物身上學習事物,因此他們可能變得很富侵略性。

所以必須要平衡,平衡就是欲望與行動兼備。問題是在人類的氛圍下有分歧,這個國家的這部分只有思考,另一部分則只有行動,在這種情況下,甚麼也成就不了。所以必須有平衡,要處於中脈(sushumna)。我們可以說中脈是赤道——不,不是赤道,是大地之母的軸心,大地之母的軸心就是中脈,它必須行動,當它來到軸心,我們要明白自己必須處於軸心。我們在軸心,才是平衡。

實際上,大地之母內沒有像一支大柱被我們稱呼為軸心的東西,大地之母內沒有任何物質能被我們稱呼為軸心,這是一種能量,當宇宙擴張,這能量令地球有巨大的旋轉速度。它不單在移動,還創造了日與夜,所以我們白天工作,晚上睡覺,這樣令我們平衡。也是因為地球繞著太陽轉動,令一半的國家在夏天取得陽光,另一半的國家在冬天取得陽光,軸心就是這樣成就萬事萬物,除此之外,這個軸心令各星球和各個在宇宙間移動的物體保持恰當的距離。

這個軸心是大地之母的聰明才智,不單是聰明,還是芬芳,除此之外,它是中脈(sushumna imdi),你可以說,大地之母的中脈。透過這個軸心,一切的天然聖石(swayambhus), 一切的地震因此發生。軸心在移動,它是能量,我們可以稱這軸心為能量,它令熔岩流向不同方向,穿越不同區域令地震產生,也令…火山,火山。所有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軸心知道甚麼該做,這軸心愛我們,因為這軸心,我們有四季,它創造漂亮的季節令我們有多樣化,不同種類的食物,多樣化的事物。若大地之母的熱力消失,地球便甚麼也沒有,全都凍結了, 大雪紛飛,我們便沒有食物,甚麼也沒有,就像居住在月球一樣。

特別被創造的是:首先是大地之母,當它透過太陽的熱力被創造,我們因此可以說太陽是大地之母的父親,跟著太陽被帶到接近月球,它因此冷卻,完全的冷卻,並鋪滿了雪,之後它被帶到接近太陽, 帶到生命可以開始運作的位置,這就是整個事件怎樣的漂亮的統籌, 令生命可以在這區域生長。當生命開始生長,我們漸漸知道碳如何形成。碳是由同一個軸心所構成,因為軸心內有熱力,熱力把植物轉化為碳。遲一些時候,我們可以說,這碳構成生產碳水化合物的根基, 你也可以說,構成所有的有機物的根基。要創造生命,我們必須有其他的幫忙,是氮,你會很驚訝,氮也是由同一個軸心,同一個移動所創造。當它創造了氮,氮令我們有氨基酸,當氨基酸在我們內裡被創造,我們的生命便從亞米巴原蟲幵始。當然,這是在海洋裡創造的, 因為海洋裡的移動,創造了氮,也創造了生命,跟著透過海洋它擴散開去,這就是怎樣有氨基酸。氨基酸的形成令我們有組合和排列,也有不同的物種。在整個進化過程,大地之母透過它的軸心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同樣對人類,軸心是最重要的。我們生命主要的原則,是我們的軸心,我們要依賴軸心,不依靠軸心的人,不是偏向左就是偏向右,都是步向完全的毀滅,因為他們會因過分偏右或偏左而被毀滅。所以我們的軸心必須妥善的處理。沒有妥當軸心的人,他們不同的輪穴,不同的品質都可能會出問題。過分伸展自己的軸心,把他的頭像這樣放的人,是非常偏右脈,他是藉由他的自我製造問題。完全屈曲自己,卑屈的人也是向著毀滅。這兩類人有一個大問題,一個想控制另一個, 當他們想控制別人,實際是在摧毀自己,也摧毀受他支配的人。

例如,我們曾經見過統治我們的英國人,我們也見過法國人走到一些地方,統治哪裡的人,跟著是葡萄牙人,走到一些地方,統治哪裡的人。一切他們想支配的都會有雙倍的反效果。首先,因為受他們的控制,例如,印度人變很卑屈,印度人…就算是現在他們也是極之卑屈,他們沒有應有的獨立軸心,他們是極之卑屈的人。我的意思是,特別是我在西方見到,我很驚訝從這裡來的印度人,我發覺他們都是極之卑屈。他們做盡各種取悅白種人卑屈的行為,在印度,白皮膚的人變成很值得敬重的人,這樣令白人的自我更加膨脹,今天你看到甚麼在發生,這個自我在摧毀他們,因為自我,他們處於毀滅的邊緣, 所以這是很不自然,很表面,我們要明白人類內在最佳的是他的軸心, 每一個人都有軸心,我們必須尊重每一個人的軸心。

在霎哈嘉瑜伽,我不太認得你們的樣貌,我只知道你們的輪穴, 你們的中脈,你擁有怎樣的中脈,若你擁有深層的中脈,我便知道你是有深度的人,若你擁有表面的中脈,我便知道你是個很表面的人。就算你想扮成非常友善非常好,談論霎哈嘉瑜伽,對霎哈嘉瑜伽很認識,說一些通常令人困惑的話,就像你是霎哈嘉瑜伽的導師,但我知道你的程度。

所以軸心的深度比甚麼都重要,你的軸心必須非常有深度,你會說:「母親,軸心就是這樣,怎樣可以令它變得有深度?」人類的軸心,像一張捲曲成三圏半的紙,內在的是BrahmaNadi(梵天脈),梵天脈是非常非常細小,我們可以說它像頭髮般非常微細,只有像頭髮般的靈量才能通過。有深度的人,他的梵天脈會大一點,其餘互相捲曲的部分都是很細小的,沒有深度的人,他們外在我們稱為可折迭的比內在細小的東西大,這類人表面可能精力充沛,看來很聰明,很精明, 外表漂亮,不管他們的外在是怎樣,他們的內在卻沒有深度。若他們內在有深度,他們的態度是很漂亮,能給人喜樂。若你遇見另一類看來很喜樂的人,他可能想給你喜樂,但這種喜樂並非真的那麼深入, 只能像是喜樂的屠殺者。

所以要令我們的軸心有深度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就是缺少了適當的刻苦,適當的努力。現在有些人自動擁有很有深度的軸心,另一些人則擁有你所說非常非常…狹隘型的軸心,軸心必須生長。當你來我的崇拜,我所做的就是擴展它,我同意這只能是短暫的。要保持它在這一點上,我們必須在家裡,在集體裡做點工作。必須在家裡多靜坐,認真的去做,不能當是玩笑,不能輕挑,不能愚蠢,不能這樣。必須很認真的去做,意思是這是一種虔誠的工作,要入靜,可以說是對神的禱告,對神的崇拜,要以崇敬的態度去做,因為崇敬是成功的鑰匙, 若你對自己,對別人都不尊敬,便不能去做。首先你必須尊重你的人生。「我對我的人生做了些甚麼?我在哪裡浪費它?我為甚麼要浪費它?我為甚麼不能有深度?無論如何,我的人生必須有目標,我是否向著這目標,我有否這樣做?」

若所有這些突然出現在你的腦海中,你便知道你是很容易與你的自我鬥爭到底,因為人們通常都為一些小事爭吵,我曾經在霎哈嘉瑜伽見過,人們為一些無用的,完全沒用的事情爭吵。就算提及他們怎樣為一些小事爭吵,我也會感到很愚蠢。一個有深度的人,即使他說話不多,即使他不大炫耀,即使他不坐在前面,.他會透過他的深度表達自己,因為我更能藉此成就事情。

要發展這些品質,我們必須靜坐,靜坐是最重要的,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你或許不吃一天,不睡一天,不上班一天,不做一天你每天都做的事情,但你卻必須每天靜坐,這是很重要的,要把中間狹窄的部分發展成更大的區域。當這樣發生,你開始發展它,你首先發現的是你不再介意任何舒適,不再受任何物質困擾,無論如何,你已超越它,你就是不受你的思維困擾,讓它去吧。你只是不想把你的脖子放在不再屬於你的東西上,你抽身而出,你想:「天啊!這對我太過了,我不再介意它了。」

你的態度現在向內移,當注意力開始向內移,它擴展得更多,這是內在的,被稱為梵天脈(BrahmaNadi),它開始擴展,再擴展。微細的事物也一樣,就如若我沒有提及某些人,他們便感到:「啊!為甚麼母親沒有提及我?」這都是不要緊的小事,只要你擁有深度的軸心,你就與我同在,我也與你同在,完全的在一起。這些外在的事物:「啊!我把一件很漂亮的紗麗給了別人,她從不給我們紗麗,她沒有這樣做,沒有那樣做。」若你的腦海裡有這些事情,代表你有某些缺失,又或你想投訴:「啊!我到哪裡去,必須坐巴士,我必須依靠這東西。」這顯示你不感到舒適,這擴展令你感到舒適,這是舒適的東西,它真的令你在任何境況,任何位置,任何生活模式下都感到舒適,你不想有任何其他的舒適,你必須透過靜坐,發展這些。

第二,我們必須知道霎哈嘉瑜伽到今天是集體的事件,我發覺,特別是印度男子,他們從不用雙手做任何事,這是錯的。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運用雙手,因此他們的集體很窮,非常窮,印度人有最糟的集體。若你擁有集體靜室,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要建造一所集體靜室,沒有人會留在哪裡。他們想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對集體他們是最差勁的。原因是印度男子從不用雙手做任何工作,他們不懂怎樣釘釘子——很多人都是這樣——更不要說其他維修的工作。他們只會把雙手放在臀旁,告訴別人該做甚麼,你明白嗎。馬拉塔有這樣的一個說法,非常有趣,就是:「坐在駱駝上,駕著山羊。」這就是典型印度男子。他們不懂修理,不懂做任何事。若現在有人散播某些東西,他們只會站著,只在看,從不動手去做。

所以對每一位霎哈嘉瑜伽士,這是很重要的,我們稱為shramadaan。他們必須做一點shramadaan。  “Shramadaan"的意思是付出一點勞動,這是我們缺乏的。就算是要清潔你的房子,你最好也清潔房子的外面,嘗試在房子周圍種一點花草,把房子重新刷上油漆,用雙手做點事,就算你沒有房子,你也可以整理一下頭髮或做類似的事情,只要你認為是最容易做的。就從容易的事情開始吧,因為我不認為有人會這樣做,他們甚至不刮鬍子,要別人代勞,我的意思是他們絕對懶骨頭。

現在卻相反,你看到在西方,人們運用他們的雙手,因此你便明白,因為他們運用他們的雙手,所以他們很合群。他們因為合群而得分,而印度人卻是因為他們是印度人,他們祖先的遺產,他們知道甚麼是靈量,知道格涅沙,他們知道一切而得分,他們是在這方面得分。左面是欲望,右面則是行動,我們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我們處於不平衡,就是西方有行動,這裡則只在想,「好吧,我們會去做。」只是計畫,每樣事情都只是在計畫,甚麼也成就不了。你不停的計畫,計畫,計畫。在過往十年間,我們在德里建造一所集體靜室,像泰姬陵般,我告訴你,這是很困難的,你要明白,他們為甚麼花這樣長的時間,那不是一個大的地方,完全不是,不單因為霎哈嘉瑜伽士,還有其他原因,因為每一個人都像這樣,每一件事情都延遲,每一件事都明天才做。「我們明天才做。」一個人來了,另一些人卻沒有來,就像我們在學校裡通常都是這樣,我們拿到這個數目,或我們這樣解決,有房子要建造,三個人來工作,一個人走了,跟著兩個人來工作,一個留下,其餘兩個跑掉,五個人來工作,兩個跑掉,這所房子又怎能建好?永遠不能,人這樣跑掉,房子怎能建好,就是這樣。

這就是我們欠缺的合群,我在說所有印度人都必須找找有沒有可以種植花草的地方,找一處可以種一些榕樹的地方,一起澆水,一起把事情做好。現在的印度婦女已經能這樣做,她們在烹調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其他工作仍然不行。其他是聰明才智,還有是思考。若他們每時毎刻都在想:「啊!我丈夫喜歡這些,我要為他烹調這些。」若丈夫進食時要有…例如擰檬,現在家裡沒有檸檬,這位婦女便會四處去為她的丈夫找檸檬,否則他不會進食。不要緊,有時他不進食也沒有不妥,但婦女仍會嘗試,因為她們想,她們明白,你必須要保持他們的味覺妥當,在印度,她們都很合情理,因為在這裡,他們是真正的老虎,所有丈夫都像老虎,所以你要不停的餵食他們,否則你便知道,天知道他會何時跳上你的身上。在英國或美國卻是相反,丈夫像山羊,婦女則像老虎,西化了的印度婦女也是一樣,當她們走到西方,即使是很單純的女士也會變得像老虎。真的很令人驚訝,她們怎能立即改變,就算並非穿上牛仔褲,她們就是變成這樣。當人類不明白自己是大地之母的軸心——不是南回歸線或北回歸線一人類便會不平衡。平衡是藉由我們的深度而來,我們要改善我們的深度,不是透過空談,空談霎哈嘉瑜伽,而是認真的靜坐,認真的入靜。

第二,我們必須做一些集體的工作。現在在印度,例如,我們有建築師,他們從不用雙手觸碰任何東西,只坐著繪圖,你明白,只是這樣。繪畫後,喜歡怎樣就怎樣。現在他們有問題,實際的問題,他們甚至不懂釘一顆釘,他們就是你所稱呼的白領…對用手做的工作完全不懂,他們不懂做任何手工藝,就算要他們抬起一張椅子再把椅子伸展也辦不到。在這情況下,對集體來說,我們是來自一個絕對富毀滅性的社會,所以我們要合群,讓我們一起做點事。印度的集體是太可憐,可憐到他們甚至沒有善待他們的妻子,沒有與他們的妻子,與他們的孩子好好說話。對他們來說,善待他們的妻子是完全不合乎正法(adharmic)。

另一方面則是西方人對集體過分關注,無論如何,他們也會嘗試妥協,嘗試令家庭生活妥當。所以這是兩個極端,儘管如此,不知為何,感謝印度婦女的智慧,令家庭生活很牢固。若你在英國看到這種男人,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能忍受印度男人對他們的婦女所做荒唐的事情,絕對容忍不了,他們這種言行是絕對不能原諒。男女之間的平衡,甚麼是軸心,就是家,家就是軸心。在家裡,你有怎樣的言論? 你想著甚麼?你有甚麼問題?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裡?你在討論些甚麼?你要清楚的看到這些是非常重要的,你因此能知道甚麼發生在你的家庭。例如你們互相批評,若你向你的孩子說些批評丈夫的話,丈夫亦批評妻子,告訴孩子這些批評的說話7若這種情況持續,甚麼會發生,這不可能是妥當的軸心。軸心是愛,沒有剝削,沒有溺愛,只有愛。

像我們的國家,你看到,我們擁有怎樣的軸心?我們的國家的軸心是adhyatma。我們現在要克服對金錢,對社會發展,對這些那些的渴求,首先要有adhyatma。若人在得到自覺後社會才發展,那麼,在這裡創造另一個美國就不再是問題了 。我們不需要成為共產主義者, 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共產主義者就像美國人,他們本質上毫無分別。若一個美國人獲准留在俄羅斯,他的言行與俄羅斯人會完全一樣,若送一個俄羅斯人到美國,他的言行便與美國人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分別。

若adhyatma的軸心,對任何國家的靈性升進有成就的人來說, 變得最重要,亦已經成就了,那麼,任何的社會發展,任何種類的發展也不能摧毀這個國家,也不會有戰爭,處處都很和平,處處都有樂所以在今天這Makar Sankrant的日子,讓我們現在就說Sankrant(災難)已經結束,我們期望新的年代的新月能祝福我們,偉大的太陽來到給予我們需要的能量,慶祝霎哈嘉瑜伽黃金年代的來臨。

願神祝福你們!

至於崇拜,Makar Sankrant是一個小崇拜,是對太陽神蘇利耶(SuryaDevata)的崇拜,我也不知道…

來自國外而十一號之後仍留這裡的人,在十二號嗎?在十二號,十二號之後? 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好,這樣吧,誰會在十一號後仍留在孟買?這些人

甚麼時候走?有誰在十一號後還留在孟買,他們甚麼時候走?

你要去普拉蒂斯坦,好吧。約翰,你又怎樣?想留在孟買嗎,又或你想留在普拉蒂斯坦?

我的意思是這裡沒有為你們作任何安排,所有在十一或十二號,或短期內不離開的人,有多少人想多留一會兒?大約三十四人,有多少男多少女?

我們決定男士到普拉蒂斯坦,女士則到Alibagh。因為普拉蒂斯坦紀律性仍然很強,完全不適合女士,我住的地方只有一間房間,所以最好把所有女士送到…讓她們到Alibagh,她們要支付留在Alibagh的費用,付給照顧她們的人。有多少人到普拉蒂斯坦?大約五十位男士,五十位,好吧。

你們甚麼時候回來?你要明白,這是一種負擔,若想拍照,你可以到普拉蒂斯坦,但對我們這是一種負擔,你要明白,除非你回去,這會是我們的負擔,所以最好你可以到普拉蒂斯坦,拍一點照片,或做你想做的事,最好是你自己安排,因為這將是在國外,不然,這將是我們的負擔,他們跟隨著我們。我很抱歉,你必須與…帶走你帶來的東西,你們要在三四天內完成,把照片拍好,快準備吧。

那些留下來的女士,可以到瓦西(Vashi)或Alibagh,到Alibagh較好,他們可以到Alibagh留下,有約十三四位女士。

好吧,就這樣吧,現在就讓…AtharvGanesha(格涅沙頌)…來自美國的二十一個人要離開,我們要儘快完成崇拜,他們便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