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崇拜

Barcelona (Spain)

1989-05-20 Shri Buddha Puja: Gautama, The Lord of the Ego (morning), 65' Chapters: Download subtitles: EN,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佛陀崇拜

西班牙巴塞隆納‧1989 年 5 月 21 日

今天我們聚首一堂,在這裡敬拜佛陀。 你們也知道,佛陀原名喬答摩,他生長在帝王之家,後來成為苦行者。

因為他看到人類受三種問題之苦,因此受到很大的傷害。他得出的結論 是,這三種問題都源於我們有欲望,所以他說︰「若你無欲無求,就不 會有任何問題。」他研讀吠陀經,閱讀奧義書,學習各種知識,去找很 多聖人,找很多不同的人,卻都不能得到自覺。實際上,祂是降世神祇, 降世神祇要以不同方式到達自覺的不同高度,祂的整個潛能才能發揮出 來,而降世神祇有極大的潛能,只有門戶打開才能顯現出來。

佛陀意識到人類最大的問題是自我。因為自我,他們走向極端,從一個 盡頭走到另一個盡頭。佛陀因此在我們的整條右脈工作,自己則停留在 我們的自我上,控制我們的自我。若你看看額輪,中央是耶穌基督,左 面是佛陀,右面則是摩訶維瓦(耆那教的大雄)。祂們都是額輪之主,因 為祂們是這三個區域的統治者。

額輪這個區域是 Tapas,Tapas 即苦行。因為祂們已為我們作了苦行,因 此我們不用作苦行了,意思即他們已經為我們做了一切可以做的,這就 是為何霎哈嘉瑜伽士不用行苦行,他們在漂亮的地方享受美好的生命能 量,不用到叢林裡,遠離社會,不用在可能有蠍子、蛇、老虎,任何危 害生命的東西的地方躲藏起來。再沒有苦行,佛陀在祂的一生 — 當祂 仍然在世,常常說︰「不需要過禁慾苦行的生活,完全不用過苦行的生 活。」若你讀過佛陀早年的教誨,你會很驚訝他說過︰「不要有苦行。」

祂自己卻經歷各種苦行,但是在那時候,Samayacha,那時候,需要有人

盡力去宣揚祂的思想學說,所以他們要過這種生活,但祂卻不相信禁慾 生活,此外,佛陀不是素食者。祂的死是因為一次祂走到村莊裡,很餓,

就問其中一個獵人,我們稱呼獵人為 Kiratas,「我想現在吃,因為我還 有工作要做。」他們說︰「早上我們殺了一頭野豬,但要花點時間,肉 還未熟。」祂說︰「不要緊。」這意味深長,偏右脈的人吃了野豬還未

冷卻的紅肉,吃後佛陀就死了。

祂們做的一切都有象徵性意義。就如我們發現基督一生的意義,也發現 佛陀一生的意義,這就是為何佛教徒變成素食者。因為佛陀吃未熟的肉 而死,所以他們變成素食者,這並不代表每個人都要成為素食者。我們 知道得很清楚,有自我的人最好吃素,偏右脈的人最好吃素,左脈的人 則要多吃蛋白質。

祂想以愛心和溫柔親切來控制與祂一起的人,我們要明白祂的信息的重 點。有一個男孩來找祂,問︰「先生,你能否傳授我佛教的知識?」那 時候並沒有什麽「主義」。「你會否把知識傳授給我?」祂說︰「孩子, 只有婆羅門才能接受知識。」即有自覺的靈才能。「你是什麽出生?」他 說︰「先生,我不知道。」他回去問他的母親︰「母親,我是什麽出生? 誰是我的父親?」她說︰「孩子,我很窮,我不知怎樣才能生存下去, 我有很多主人,我不知道誰是你的父親。」「你不知道誰是我的父親?」 她說︰「不知道。」他到佛陀面前,佛陀問他︰「誰是你的父親?你屬 於那個種姓(階層)?」他說︰「先生,我沒有種姓,因為我的母親告訴 我她有很多主人,她也不知道我生於那個種姓,我不知道父親是誰。」 佛陀擁抱他,說︰「你是婆羅門,因為你說真話。」佛陀的人生就是真 理。

首先,我們要對自己誠實。我發覺,有些人很難對自己誠實,他們懂怎 樣逃避現實,他們懂怎樣處理。為著逃離實相,他們會爭辯,或作一些

辯解。你在向誰辯解  — 只是向自己。你的靈在你內裡,在你的注意力

下開悟了,現在你是向誰辯解?向你的靈?

所以基督的信息可能是我們要讓自己復活,但復活又怎麽樣?你要對自 己非常誠實,此其一,要先知道,你的種姓是婆羅門,你知道婆羅門, 你知道全能的力量,你感覺到它,你是真正的婆羅門。作為真正的婆羅 門,你必須是斯巴達人(Spartan)。我是說印度的說法,我們有婆羅門。 他們或許不是真正的婆羅門,卻出生自婆羅門家庭,他們的祖先或許是 婆羅門或類似的階層,他們稱自己為婆羅門。好吧,他們有何特別?他 們早上四時起床,所有婆羅門,你就是憑這樣把婆羅門分辨出來。以這 個標準,我也是婆羅門。接著他們沐浴,完全清潔自己,再坐下來。

就如在印度的 shudra(種姓的第四階層),他們九時起床,傳統上,他們 穿骯髒的衣服,把雙手放進嘴巴,很不清潔,圍繞他們的全是垃圾,他 們甚至嗅不到污物的臭氣,因為傳統上,他們都是做這種工作。很多婆 羅門,我們發現,真的是出生自 shudras 的家庭。因此,不是以出生, 而是以他們的習性,以 chati 來決定他們是否婆羅門。傳統上,這是受他 們的社會接受,他們的頭髮蓬鬆,你立即能分辨出來,頭髮沒用油,此 其一,頭髮沒用油而又很蓬鬆;第二,他們不介意性生活,等同於惡魔 (rakshasas),只有惡魔才對女人感興趣,看著女人。實際上,根據往世 書(Puranas),我很抱歉要說,這是惡魔的品質。因為當要煉制奶油,就

要有攪動,Amruta(蜜液)就製造出來,即來自海洋的神仙美食,毗濕奴 就知道這是惡魔的弱點,他們拿了 Kumba(寶瓶),即盛載神仙美食的寶 瓶,惡魔強行把寶瓶拿走,因為他們更強大,更自我中心,也很狡猾, 所以他們能把寶瓶從天人手裡拿走,在他們要喝掉寶瓶的美食時,毗濕 奴知道惡魔的弱點,他打扮得像 Mohini(迷人的女人),他叫自己為美女, Mohini 的意思是她的服飾,她的身材吸引你,所有惡魔都對她傾心,我 是說對「他」傾心,立即,我是說你能分辨誰是天人誰是惡魔。

例如希臘,他們把天人變成惡魔,問題就解決了。一旦他發現有人拿走

了什麽,神話是這樣說的,他傻笑的變成惡魔,他喜歡像女士般傻笑, 不要對他傻笑。他試著像惡魔般抓他發癢,自豪的說︰「美麗的女人來 抓我,令我發癢,哈哈!」他真是笨蛋,他很癢,然後就吐出來。他們 說大蒜是來自海洋的美食,我是說神話是這樣說。

我在霎哈嘉瑜伽看到對自己不誠實的人,他們要先知道,自我是非常非 常狡猾,它使你成為另一個自我的奴隸。就如現在女士都上美容院,好 好打扮,穿上這樣的衣物,全都打扮得一模一樣。我不知道她們為何要 這樣,但三四小時後,她們看來卻和我一樣,我不知道她們花了多了錢, 很令人驚訝,現在的頭髮以不用方式來修剪,所以你問︰「為什麽你要 剪這個髮型?」「這是潮流。」即是說你沒有自己的想法,沒有自己的主 意,不管什麽是時尚潮流,你就追潮流,不管潮流是否適合你。自我因 此受支配。就如有個企業家,他比別人聰明,比別人狡猾,當然,很多 人也是這樣,這個企業家說︰「你可以在頭上放一個果醬罐,把頭髮像 這樣束上,你就看來很好。」他做了很多宣傳廣告,他的果醬罐頭全都 售罄。我完全沒想過能這樣用果醬罐,我是說你完全沒有自己的風格, 什麽是自我?自我應能使你有自己的風格、個性和氣質。當你遇見他們, 你分辨不出誰是誰。就像錫克教徒,你不能分辨這個錫克教徒和那個錫 克教徒,因為他們全都長鬍子,你不能分辨這個或那個女士,每個人, 不管是髮式、服式或其他都一模一樣,因為這是潮流。

誰開展這種潮流?有些狡猾的傢伙想賺錢。在印度,我們有種稱為 tokni 的東西,是一種籃子,小籃子,但它忽然從市場裡完全消失,他們不知 道它去了哪裡,我是說不可能會這樣,你能怎麽辦?這是小事,在美國, 為什麽?女士用它來弄頭髮。我說︰「怎樣用的?女士是怎樣用小籃子 來弄頭髮?」「不、不、不、不,看現在,他們的頭都不用油,所以他們 都秃頭。」毫無疑問,若不塗油在頭上,你們會秃頭,我現在告訴你, 你會秃頭,我們都是簡樸的人,你也知道,我們不塗油,自動會秃頭。

那麽,你可隨意參加任何佛教組織,就不用麻煩去剃頭了。因此他們說︰

「我們現在都秃頭了,要想想辦法。」所以他們把這些小籃子放在頭上, 籃子上還放假髮,真奇妙。但為什麽,為什麽頭上不能什麽也不放?不 能,你必須有蓬密的頭髮,為什麽?這是潮流。有天,有個女士告訴我, 她的小籃子掉下,假髮也掉下,我就是這樣才發現。

所以什麽是…你們要明白,若你有真正的自我,你應有自己的品格個性, 理解力,有自己的特質,自己的氣質,但這些品質卻並不存在。佛陀做 了些什麽?祂說︰「擺脫這一切,你的頭髮,你的睫毛,任何可以剃去 的,雙手,雙腳,一切,都剃去。」試想像若你追隨佛教,什麽會發生 在你身上。祂說︰「好吧,只穿一件 Kashaya。」只穿一件僧袍。只穿 僧袍來,剃掉一切,女士可穿兩件衣物︰一件上衣,一件紗麗,就這樣, 沒有襯裙,不管你是女皇,或是做打掃的,都是這樣。他們看來全都相 似,不用再追潮流了。但佛教徒卻是你想及最時髦的人。若你到日本, 看到他們的時裝,你會發瘋,是那麽人工化。我不知道佛教去了哪裡, 佛陀常常讚賞自然的人,所有佛教徒都像這樣迷失了,迷失在荒野裡。

此外,偏右脈的人出問題,因為若你過於偏右脈,就忽略了左脈,忽略 了根輪,你要明白,什麽出錯?什麽出錯?直至你染上愛滋病,沒什麽 出錯;現在,有某些出錯,直至你生癌,吸煙有什麽錯呢?我是說,即 使在印度,他們宣傳,若你手上拿著雪茄煙或香煙,看來就很棒,你像 個煙囪,但好吧…。他們就是對你說這些話來縱容你的自我,你開始照 樣做,在做這事情的同時,忘記自己只是個傻瓜。

若我們聽信這些狡猾的企業家行事,我們會失去美麗,是我說的。我們 有蒙娜麗莎(Mona Lisa),這些日子裡,我們任何地方也找不到她,只找 到蚊子(Mosquitoes),真可怕。他們以為自己很美麗,卻沒有生命能量, 從任何審美角度來看,他們都不美麗。他們四十歲時,看來卻至少八十 歲。

什麽發生了?我們受自己的自我玩弄,我們的根輪迷失了。根輪是剎車

制,就像剎車制;右邊則是加速器,左邊是剎車制的根輪,有什麽出錯?

這就是為何佛陀宣揚 Brahmacharya,獨身主義。因為若你過於偏右脈, 就有很多複雜情況出現。我聽過很多過度活躍的人不能生孩子。首先︰

「有什麽錯呢?」接著,性格完全是乾巴巴的,他們不能有孩子,若他 們意外有了孩子,孩子或許只會變成惡魔。過度苦行的生活會把你帶往 右脈,所以佛陀說︰「不需要苦行禁慾。」是佛陀說的,雖然圍繞祂, 受祂照顧的人都是過獨身生活,佛陀卻給他們平衡,照顧他們。所以一 旦你偏右脈,就自動變成傻瓜,沒法生孩子,不能活得長久,就像吸食 可卡因(毒品)。你可以說,你加速得很快,變得很快速,你真的…要與 他們一起生活是很困難的,非常困難,因為他們的速度如噴射機,而我 的速度則只如大象,我看著他們來來往往,不知道該怎樣與他們有任何 聯繫。

要幫助這個自我,我們要敬拜佛陀,但最先的原則是尊重自己的貞操。 尊重佛陀即尊重你的貞操。你不用捐棄妻子,除非她們是可怕的,不用 捐棄丈夫。他們全都沒有妻子。佛陀有妻子,祂捐棄了她;摩訶維瓦沒 有妻子;基督從未結過婚,但在霎哈嘉瑜伽,毫無疑問,你可以結婚, 可以有孩子。就如我們在說,因為有自我,某程度上,我們對自己很執 著依戀。

我們可以說這個世界有三類人,一類是不管他人死活的人。禁慾主義者。 (印地語或馬拉塔語)佛陀帶來最先的信息是要對自己誠實,而我們最先 要誠實的是我們的貞操,你可以結婚,可以有妻子,可以有丈夫,可以 有孩子。

這個自我,最先存在著,創造了一類人,這類人只想著自己,只想著他 的野心,他的計劃,他的工作,他的妻子,最多只是想著這些,又或想

著他的孩子,他的房子,他的車子,或許他的馬,他的狗,至多只是這

樣。除非他能擴展,不然,若你告訴這類人︰「我有點擔心某人。」這 個人會告訴我︰「看,你完成你的責任,若他不想做,為何要擔心他, 你要快樂。」「我又怎能快樂?我不是你的類型。」這類人也會說︰「這 是我的房子,為何我要擔心沒有房子的人,這是我的房間,這是我的地

毯,任何人來我的房子,噢!坐在這裡,把東西放在這裡。」這樣苛刻 可怕的人。我和我的東西,只想著我和我的東西,這個自我蔓延開,越 來越蔓延擴散。我相信是一種思想意識,就如希特勒,一些猶太人必定 曾傷害他,因為這種傷害,他的自我為他建造了一所很可怕的監獄,使 他想殺掉每一個猶太人。

這類人只想著自己︰「我,我,我的東西,我是最好的,其他人全是笨 蛋蠢材,我是最有才智,最聰明,我什麽都知道。」就如有一個說法, 我在路上來時,看見一個盜賊,我走到一棵樹隱藏起來,我是那麽了不 起;接著盜賊來恐嚇我,我給了他一切,我是那麽了不起;接著盜賊再 來,帶走我的妻子,我是那麽了不起;自我認同確認,他非常快樂。每 個人都厭倦,都不滿這類人。若這類人從這邊來,沒人喜歡,他們大部 份人都會跑掉︰「噢!他來了。」

印度有這類人,每個城市都有,他們很有名,很知名,每個人都知道他 們。所以現在早上,人們到公園散步,看見這類人從那邊來︰「噢!天 啊,我們今天不進食。」我問︰「為什麽?」「今天我們遇到最不吉祥的 人是他,就是他。」但他卻準備妥當,像這樣走路,「有什麽錯呢?」沒 有人喜歡這類人,你或許只關心自己,但沒有人會喜歡你,一個接一個 國家都有這類人,有這種集體的荒謬。

有時,當你看到西班牙人 — 即現在的霎哈嘉瑜伽士 — 曾經殺掉很多 美國人,你不能相信自己是這些西班牙人的後裔,我是說你是與眾不同, 那麽美麗。什麽令他們那麽殘暴?是自我,他們內在的自我,令他們看

不到︰「我們殺害的是人類,我們侵略他們的國家,我們在這裡殺害他

們,我們沒有權留在這裡。」葡萄牙人也一樣,他們全都在巴西消失, 雖然他們是屬於葡萄牙,但在葡萄牙,只有二十分之一人留下來,他們 一點也不關心很貧窮的葡萄牙。西班牙人也一樣,走到美國的西班牙人 說︰「那又怎樣?我們賺到美國,我們在這裡,我們這樣那樣做,我們

殺掉很多人,西班牙人沒殺任何人,為什麽要照顧西班牙?」這就是他 們的自我怎樣帶來這種毀滅。

我到過哥倫比亞,第一次,有個男士認識我,他問我︰「母親,你是否 那位以靈性聞名的靈性領袖?」我說︰「是,我是,怎麽樣?」他在宴 會上遇到我,我很驚訝他稱呼我為母親,他說︰「你可否祝福我們國家? 讓我們能以機智勝過美國人,讓我們能用一些來自大自然的東西戰勝美 國。我們有麥,生產麥,他們卻以低價購買我們的麥,令我們難以維生, 出價那麽低,我們真的即使很節省也不能做到,我們只能挨餓來把麥賣 給他們。」所以現在,在哥倫比亞的坡哥大,過往滿是簡陋木屋,現在 卻變成發展得最好的城市,他們出門旅遊全都坐頭等,美國人吸食可卡 因(毒品),還為他們洗腳。

這就是自我的回報,你要付紅利,為你的自我付紅利,重重的付。試試 戲弄你的自我,它會回贈給你。當然,在霎哈嘉瑜伽,這是最惡劣,最 惡劣的,我很怕看到人被欺騙。

旁邊︰請下來。 我也要說說另一類人,他們偏左脈,常常抱怨︰「我頭痛,我這裡痛, 那裡痛,我這樣那樣。」他們有各式各樣的疾病,就如我讀過一本書, Jerome,書裡說有個人閱讀,我希望你們不趕時間。書裡形容這傢伙看 醫生,說︰「先生,除主婦膝外,我患上藥物論(Materia Medica)描述的 所有疾病。」醫生問︰「你為什麽沒有患上主婦膝?」他說︰「因為我 不是主婦。」醫生說︰「你怎會染上所有疾病?又怎樣知道?」他說︰

「因為我閱讀藥物論,發現我患上所有疾病。」醫生說︰「好吧,我開

藥給你,但你不要立即吃,要走到五里之外才吃藥。」他把藥用紙包著, 在五里外打開紙,他發現什麽也沒有,在最後一張紙上寫著︰「笨蛋, 不要讀藥物論,你沒有病。」

在抱怨的人是另一個人,他們真的是亡靈附體,有時他們很麻煩,實際 上,若你只說︰「你好嗎?」我只是說錯話,他們就會向你說一張清單 的問題,「天啊!為何我要向這個人這樣說?」這張清單,一張接一張,

「這樣事情發生,這個早上,發生了這樣,黃昏,發生了那樣。」什麽 事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食物那麽差,他們待我那麽差,霎哈嘉瑜伽士 那麽差,他們沒有帶我來,他們找我麻煩,只留下我獨自一人,沒有人 理會我,他們待我很殘忍,這個領袖對我很苛刻,他待我不好,諸如此 類,請換掉這個領袖,他這樣那樣做…。」他做了什麽?「他不准我拿 水。」「哎!他為何不准你拿水?」他們就是告訴我這樣的蠢事。

有時,我感到了不起的聖人迷失了,他們是第三類人,不關心自己,對 自己不費心,卻理會別人的事情,為別人費心。別人有什麽麻煩?我們 的領袖有什麽麻煩?我對領袖的態度該怎麽樣?我要怎樣對他?我對他 有什麽幫助?我有否給任何人自覺?我有否恰當的給他錢?我是否合情 理?又或我是否常常麻煩他?我是否不停的埋怨母親?這些人從來不滿 足。一是過分滿足,一是永不滿足。處於中央的人是最不在意自己是否 滿足,他只想看到別人滿足,我們在佛陀的一生就能看祂是這類人的典 範,祂是怎麽樣,怎樣尊重人。

所以今天敬拜佛陀的人要知道佛陀真理的信息,這個信息,我們是透過 右邊,透過我們的注意力知道,我們先要運用在自己身上。人們會告訴 我︰「母親,他的生命能量不妥當,這房子的能量不好,這裡沒有好的 能量。」但說這些話的傢伙卻在我面前顫抖,像這樣,我說︰「你的生 命能量又怎樣?」「噢!我取得太多。」我也取得太多,拜托吧。

有時霎哈嘉瑜伽士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意識不到自己的重

要。若他們的自我是對的,在這個 Ahankara — 自我,自我的精粹是 Ahambawa,就是︰「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是霎哈嘉瑜伽士。」現在要 老實,「誠實,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是宗教的追隨者,普世的宗教,我 內在天生的宗教。」沒有任何欺騙,「這是我的經驗,我完全相信它,它

是我內在天生的。」這就是 Ahambawa,我不知道怎樣用英語來說它, 可能是「我」,「我」,接著︰「我現在在地球上,這個生命是為神工作, 為此我必須純真,因為我屬於普世無玷正法(Vishwa Nirmala Dharma), 我必須純潔。我要透過靜坐,透過觀察自己來達至純真,我要是純真的 人,若我是霎哈嘉瑜伽士,若我與上天無所不在愛的力量連上,我必須 是給予愛,給予慈悲給其他人的媒介,我沒有時間做其他事,其他事情 都是沒有價值,我的注意力要純潔,我的生命要純潔。

雖然我這樣說,但我做的卻不是我說的,從早到晚,我都在欺騙自己, 我沒有「我」,沒有自尊。若有可能,為何不使用一些免費的東西?例如︰

「若母親有所房子,讓我們到這房子享受一些美好的時光。畢竟這是涅 瑪拉的房子,免費的。」沒有自尊,「讓我們省點錢,有可能的話,在這 裡那裡省錢。」沒有自尊。

我知道有這類人。例如,我們來印度格納帕提普蕾兩天了︰「母親,你 會否只收我一天錢?」這很普遍,誰來付錢?我至少要付食物費,住宿 費,我必須付費,不像佛陀的時代,他們要捐棄整個王國,捐棄一切給 Dhamma,每一個 pai,捐棄一切,即使是他們的頭髮也要捐棄,捐棄一 切給 Dhamma,沒帶什麽來,沒有孩子,沒有妻子,沒有父親,什麽也 沒有,這就是佛教,佛陀的風格。佛陀的門徒就像這樣,他們常常走千 里路,上千人從一處地方到另一處地方傳教,人們看到這種境況必定留 下深刻印象。

今天的崇拜很重要,因為我感到自我使西方國家走遠了,他們很需要佛

陀,他們也很喜歡這個所謂的佛教,因為你要明白,他們能隱藏在佛教

偽裝的後面︰「我們是佛教徒。」他們擔心阿富汗,擔心喇嘛,擔心所 有人,因為︰「你看,我們是佛教徒。」佛教卻沒有真理,不是真理, 霎哈嘉瑜伽要建立真理,建立奉獻。佛陀曾說︰「Buddham Sharanam Gachami  ( 皈依佛 ) , 我 向 所 有 有 自 覺 的 靈 禮 拜 ; Dharmam  Sharanam

Gachami (皈依法),我向正法(Dharma)禮拜,這個法是普世無玷正法; 最後是︰Sangham Sharanam Gachami  (皈依僧),我向集體禮拜。」

佛陀運用這三句口訣來解決三類人的問題。首先是 Buddham,有自覺的 靈,要尊重,要順服委身於所有有自覺的靈。我發現一個霎哈嘉瑜伽士 以 很 有 趣 的 方 式 說 另 一 個 霎 哈 嘉 瑜 伽 士 , 視 他 如 無 物 , 沒 有 尊 重 。 Buddham Sharanam Gachami,我向所有開悟的人(Buddhas)順服。我數過, 有八尊,我們卻有很多人…所有覺者(Buddhas)都坐在這裡,他們是知道 的,他們是真知派(Gnostics),是 vidas (vidjanas?),全都坐在我面前, 我向他們順服委身,就如祂說︰「Buddham Sharanam Gachami。」你必 須尊重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不管他是黑人、白人或什麽種族的人;不 管他是來自西班牙、意大利、印度或其他地方;不管他追隨猶太教,伊 斯蘭或任何宗教;不管他是合法或非法的孩子;不管他是來自貴族、有 錢人、皇室家庭或最窮的人;不管他有錢沒錢;不管他妥當與否;不管 他過往曾經很差,忘記一切,忘記過去,他們全是開悟的人,必須尊重 所有開悟的人,順服委身於他們的願望。

我是說,我每時每刻都順服委身於你的願望,我現在變得無欲無求,我 要告訴你,你最好有欲望,不然我就毫無價值,我沒有欲望。就如我欲 望的力量已經跑到你頭上,我什麽也沒剩下來,所以你必須有欲望。

接著是 Dharmam Sharanam Gachami,這很重要,我們為普世無玷正法做 了些什麽?

凡是為普世無玷正法的工作需要的,不管是金錢,你的房子,任何財產,

勞工,各種勞工,我看到有些人會做各種工作,有些人卻什麽也不做, 所以我們真的要編制執勤人員表。例如,第一天,所有打掃由領袖來做, 第二天,打掃由所有女士來做,或她們做點事,那麽你就能知道該怎樣 互相尊重。一旦你開始做點事,就真的得到尊重。批評很容易,批評別

人很容易,我見過有人連兩行詩也不懂寫,卻批評莎士比亞,批評杜卡 拉姆(Tukaram,馬拉地聖人),批評格尼殊哇(Ganeshwara),連兩行詩都 不能寫,你在批評什麽?即使一種顏色也不懂塗上,卻批評這個,批評 那個,我是說,他怎能批評任何人?

沒有給任何人自覺,什麽也沒做的人,只批評領袖,領袖卻給了很多人 自覺,你又給了多少人自覺?請你像這些人那樣做一點事,你就能批評 人。一切都是透過批評完成,我想批評是對自己做最差勁的事情,因為 批評是最墮落的自我,沒有 Ahambawa,沒有「我」。好吧,他曾寫下這 樣漂亮的詩句,我也會寫,不,祂已經寫了,有點不對,巴巴,你像這 樣寫開始的兩句︰「母親,他的英語還可以,但仍然…。」你的英文又 怎麽樣?或你的西班牙文?你懂西班牙文嗎?不,若他不懂英語,你為 何要批評?批評握殺所有藝術,就如我曾經告訴你,握殺一切,握殺我 們的創造力,握殺我們的品格。你每時每刻都在顫抖,不會再有如林布 蘭(Rembrandt,荷蘭畫家)  或米開蘭基羅,或 Barbini 這樣的人,再沒有 這樣的人,因為你什麽都批評。

在澳洲,他們建造了很漂亮的…我要說其中一個最漂亮的創造,你可以 稱它為船,要啟航,一座建築物,歌劇院。直至今天,他們仍然在批評, 但當他們要向人介紹澳洲的照片,他們卻展示這所歌劇院的照片。就如 瑪麗‧安托瓦內特( Marie Antoinette,法國路易十六的妻子),若你要看 什麽是漂亮的建築,就要看她的王宮。

若你是專家或大師,批評沒問題,對嗎?大師當然有這份權利,但你,

你甚至一丁點藝術也不懂,你怎能批評?這個邪惡的自我。在佛陀的一

生中你能看到,祂是光,祂是開悟,祂是慈悲,祂是知識,祂是喜樂, 在祂一生中,你看到祂從不批評人。

祂把批評所有亡靈、惡魔、魔鬼這份可怕的工作留給我,祂只做較容易 的工作。為何要打牆壁?別管它,我希望我能做到但不能,我曾經嘗試, 我在首三年嘗試過,但你就是幫不了忙,你就是要抗爭到底,但你不互 相批評,我感到受傷害,就如我的一隻手批評另一隻手。

我可以不停的談佛陀,不停的說,祂以祂的一生教導我們很多漂亮的事 情,若你真的要內在吸收祂的精神,我們就必須從內在開始不執著依戀。 每一個宗教都是被它的追隨者摧毀,佛陀說︰「不要敬拜,甚至不要談 神。」祂說︰「不要談神,只談自覺,先讓他們有自覺,不要敬拜什麽。」 祂說︰「就是不要敬拜。」因為祂知道沒什麽值得敬拜,但他們卻弄些 佛塔來敬拜,敬拜這敬拜那,沒完沒了。他們說這是佛陀的牙齒,我是 說你怎能有佛陀的牙齒?當佛陀去世,你是說祂拔掉牙齒或是什麽?他 們在敬拜佛陀的牙齒,牙齒沒有生命能量,我見過,它什麽也不是,我 理解為何敬拜頭髮或指甲,但四處卻都在敬拜祂的牙齒。

我知道霎哈嘉瑜伽士不能傷害破壞霎哈嘉瑜伽,若他們這樣做,會失去 生命能量,所以要小心。但自我,我見過人們即使失去生命能量︰「不, 我沒事,噢!我有生命能量,我沒事,這裡是那麽大的…。」愚弄你是 自我的工作,所以要小心,「我沒事,我沒有問題。」

今天這個偉大的時刻,讓我們想想佛陀經歷的危險時刻和祂怎樣為我們 創造了霎哈嘉瑜伽,讓我們能沐浴在慈悲,辛勞,奉獻,犧性的真理之 光下,真理使我們變得美麗。

願神祝福你們!

印地語

你是否感到很熱?好吧?把雙手向著我,就如冷氣開放,我這裡感到很 冰冷。我在想著你給我那些美麗的東西,佛陀從來不曾擁有過,祂從來 都沒有任何舒適。所以現在我們要顯示我們配得上,這是祂用的字句, Arahant,配得上,你是否配得上?配得上霎哈嘉瑜伽?我們要配得上霎

哈嘉瑜伽,就是 Arahant 這個字。

印地語 我們現在開始崇拜?

印地語/馬拉塔語 談佛陀使我完全冷卻下來。做崇拜時,把雙手這樣放,你們全部人。崇 拜時,不要閉上眼睛,這很重要,也不要垂下頭,因為你們全是霎哈嘉 瑜伽士,真的很冷,你們又怎樣?感到熱嗎?

很好,我試著改變,有時我做得過分,我做了二十一次,好吧,崇拜要 以西班人開始,祖,來吧,你沒有妻子,好吧,沒關係。 要暖一點,呀?做完我雙腳,好吧。

把它拿到這裡,倒水,你怎樣處理?不,不,好一點,很好…你要…孩 子怎麽了…他們全都長大了,是嗎?我們要所有國家的領袖來,又或每 一個國家一個領袖,好吧,來吧。

悉哈達,你好嗎?沒有痛楚,沒有…今天我們要慶祝悉哈達的壽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