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能量崇拜

Taufkirchen (Germany)



Feedback
Share

生命能量崇拜

生命能量崇拜 Shri Paramchaitanya Puja1989年7月19日.德國 19 July 1989, Germany不然,我想最好 帶他們出去一會兒他們不喜歡生命能量崇拜 Shri Paramchaitanya Puja1989年7月19日.德國 19 July 1989, Germany有人問我: 「今天我們要作甚麼崇拜?」我保持神秘今天我們是向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 神的愛的全能力量敬拜我們知道生命能量 成就萬事萬物思維上,我們起碼知道萬事萬物都在生命能量 (Paramchaitanya)的恩典下成就那是太初之母的力量但這仍然未在我們心裏 未在我們的關注下我們可以視生命能量為海洋像海洋一般 包含所有事物在它裏面所有事物,所有工作 萬事萬物都在它自己的限制裏所以祂不能與任何事物相比你不能拿祂作比較例如你看到太陽那來自於太陽的陽光 必須照射工作若你看到某人例如一位有權勢的人他的權力 只能外在的表現出來在他內裏沒有甚麼作為又例如一顆種子只能由種子裏長出樹木 結出果實果實出售後 人們便可以吃到它所有這一切都在種子裏面這就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我們都包含在生命能量之內我們看到波浪是因為我們在波浪之上才能看到它在不正常的 位置,被分離了就像我們感到「這是德國」 或「這是英國,這是印度」生命能量就像被疊起的紗麗祂看來是分開的 但實際上並不,祂是連續的所以這種連繫是絕對完全的若我從這裏抽出一條線 整條線會被拉出同樣,這生命能量 是在內裏運作絕對不是在外運作若你是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祂對你會特別關注或我可以說 祂變得與你絕對的合一無論你有任何欲望、任何要求 也全都來自同一生命能量如果你與祂合一的話就像一個波濤洶湧的海洋數滴海水被拋至飛揚於空中 它們想:「我們在上面我們離開了世界 離開了海洋」但是再次的,它們必須跌回大海這無形相的能量 擁有所有的智慧所有的協調,所有的組織 所有的電腦,所有的電視所有你可以想及的 溝通、統治和管理最重要的是,祂是愛祂是神的愛 以及你母親的愛所以要與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合一 你們必須變成實相就像你拍攝 我坐在這裏的照片雖然只是照片 我的照片卻發放生命能量但若是其他人的照片 它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原因是這人並未變成實相就像你們看到的一幅 繪畫下雨的圖畫畫中的雨並不能滋潤花朵 也不能弄濕各位的衣衫雨是靜止的在無明中,我們就像在圖畫中的雨 對實相靜止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以為自己 可以成就所有事情的理由若現在有任何人說: 「我看到這圖畫好吧,我會令雨變成真實」你不能,為甚麼?就算你用不同的顏色圖畫可能出現不同的效果 但它沒有實相的能力或品質人類常常在處理不真實的東西時 以為自己正在處理某些偉大的事情當然,我們可以把真實的花朵摘下 我們可以感覺它我們可以製造塑膠的花朵我們可以把花朵繪畫成 與真實的完全一樣但我們不能靠自己生長出花朵 我們必須求助於實相是母親大地生長出花朵 而太陽亦會幫助母親大地所以你們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必須知道在實相中,你們甚麼也沒有做 每事每物都是生命能量所成就的這是非霎哈嘉瑜伽士 與霎哈嘉瑜伽士的分別一位非霎哈嘉瑜伽士並不知道就算他知道這也不是他真心相信的真理 也不是他存有的一部分但一位霎哈嘉瑜伽士卻知道 實相是生命能量是這實相成就萬事萬物這實相就是上天的愛我們常常把愛 從行動中分離出來對我們來說,愛是對某人 作出某些瘋狂的行為並沒有關鍵技術指南 教導我們怎樣去愛沒有任何人能解釋 愛是怎樣運作當我們愛某人,我們 也不知道我們可以怎樣做?我們以為自己愛你但明天我們卻說: 「我恨你」這怎能算是愛?我們愛我們的孩子 愛我們的家庭愛我們的朋友那全是那麼不真實若這是真實,那是永不衰敗所以我們不能肯定你今天可以為你的兒子做一切的事情 可以因為你的兒子而變得很自私但你不能肯定明天他怎樣對待你 或你怎樣對待他但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知道祂知道怎樣去表達祂的愛不只如此 那是永恆愛的感覺祂可能改變 祂的色調或顏色但祂對愛的關注 卻是一樣的愛的精粹是關心甚至,例如某人犯了錯 上天只關注該怎樣去糾正他關注我們說是「Hita」,是福祉這種對福祉的關注常在 無論祂是以怎樣的模樣顯現祂可以表現得殘酷可以表現得親密可以表現得縱容無論祂以怎樣的模樣表現 就像波浪一樣無論祂看來是怎樣 但實際上祂是為你的福祉為你的福祉而工作不單為你的福祉 也為集體的福祉祂完全知道必須去做甚麼 怎樣可以成就事情祂並不需要從別處學習因為完全知識的關鍵技術 就在祂之內那是智慧、知識和愛的寶庫所以祂不會有任何偏差當你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祂常常關心你的福祉你是否被懲罰 是另一個問題有些人可能得到工作另一些人可能沒有工作一些人以這個途徑成就 另一些人卻不能以這樣成就有人會說:「這無所不在的 生命能量,怎麼會這樣?」那全為把你糾正 那是極大的翻騰無論怎樣的改正 都是為著你的福祉若你明白這一點 你將永遠不會感到失望祂不會關心自己的福祉因為祂本身就是完全的福祉祂從不想及怎樣可以令自己 更有利益和對自己更有幫助因為祂並不擔憂這些例如某人已經擁有 所有世間的物質但他仍會關心怎樣去得到更多 這是貪婪但因為生命能量是 完全的,Purna祂沒有貪婪祂感到完全的滿足因為祂是那麼有能力,那麼有見識 祂沒有懷疑沒有任何的懷疑因為沒有人可以傷害祂 祂沒有恐懼你們全都應該感到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令你有一個 毫無恐懼,平和和喜樂的人生就像當一個孩子找到他的母親 他便停止哭泣不再哭泣是因為他 找到他的母親同樣,你已經找到生命能量 以及與祂連接了所以你不再有任何憂慮不用再想及任何事不再需要計劃任何事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跳進去只跳進去並知道你已經變成 實相的一部分若你明白這一點我視我們已經成就了 一件偉大的工作現在我們在德國你們都知道在德國 曾經有人想粉碎人類的希望雖然這種事情曾經發生所有這種可怕的事情曾經發生 很多人因此死亡當然,他們再次出生 這不再是問題了當這種情形發生 他們認為整個世界將會完結他們是那麼憂心 以為整個世界將會完蛋但世界並沒有完蛋這場戰爭給我們上了一課令我們更加集體 令我們互相了解不然,你們怎能從無明中走出來我們是這個國家 我們是那個國家、種族主義那些所謂民族主義所謂愛國主義,所有這些 分裂的力量,分裂的東西我們必須看清楚 我們全都是人類我們必須被以人類來對待若你看看歷史,每一次戰爭之後必定有一個快速的運動 朝向全球一體化的知識而去這像你擁有一艘太空船有一個內置的太空倉 一個接一個的發射當到達相當的速度處於最底部的太空倉 便會爆發或爆炸當它爆發,它令其他太空倉 產生更高的速度那麼速度便會加速 這是為甚麼我們可以到達太空同樣,所有已經發生的可怕事情 像爆炸一樣令我們知道自己犯了一些錯誤 我們活在不真實中現在問題,今天的問題就如生態問題,愛滋病,毒品 所有這些現代的問題以及貧窮若你像旁觀者一樣去看 你會感到很震驚這些都是令人震驚的事物所有這些駭人聽聞的事情必須 真正的令我們思維上產生震動為甚麼我們會有這些問題?一些愚蠢的領袖認為所有這些問題 可以以賺更多的錢來解決若我們有更多的錢 我們便可以保護環境我們污染環境是因為 我們會有更多的錢我們為著保護自己,所以每個人 到任何地方,都有一個面具我們必須賺更多的錢 以保護自己生態問題 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你像在一個充滿 難聞氣味的地方前進所有這些愚蠢的念頭全因為 他們不明白甚麼是人類的尊嚴人類是高於所有事物,所有機器 所有這世界中的物質他們不會談論 怎樣令機器平衡,不他們所談論的 只會令人變成機器的奴隸因為他必須擁有金錢他必須擁有更多的錢因有更多的錢,我們便可以 保護自己免受生態的問題那真是荒謬若你明白人類的尊嚴 你必須明白作為人類,我們必須採取正面 有智慧的步驟去阻止我們現在正在做的 所有荒謬的事情就像現在大部分法國的海岸海灘自然而然地都受到污染因為他們開展那可笑的 稱為「到海邊渡假」的活動這就是後果「你喜歡怎樣做,便怎樣做」 現在你不應做這種事情,必須停止但人們的腦海,不單不明白 他們所做的是錯誤的他們還說:「我們會開展另一 新的方法去清潔它」因為他們對這種在海邊可笑的生活 像吸毒般的沉醉令他們永遠也不會 譴責自己這是錯誤的現在的愛滋病在美國,你會感到很驚訝 他們說單單在洛杉磯七十萬人為自己樹立 愛滋病烈士紀念碑只為他們過著這種荒謬的生活他們以為這是一個大革命非常非常偉大的革命 他們是非常偉大的人物他們支持愛滋病 以愛滋病為榮你相信這種言論會被接受?人們會因此恥笑你但所有事都是那麼金錢取向 他們喜歡宣揚它他們談論支助金錢他們想說,這樣的事情發生是因為他們想有更多的錢 他們想吸食更多的毒品因為他們沒有錢 所以他們偷竊我們必須給予他們金錢那麼他們便可以吸食毒品 或可以過這樣的生活整體上,你看看,人們活在 虛幻中,絕對的不真實當到了面對我們犯了一個錯誤 不該犯的錯誤時他們從現在的生活模式中撤出但卻進入另一光榮形象 人工化和虛幻的生活模式說:「啊!我們很偉大 我們是烈士(martyrs)」就是這樣 我們稱為鬥爭期(Kali Yoga)在鬥爭期每事每物 都是不光彩,令人憎惡所有我們從中得到保護的事物 會變成人們想達成的目標我希望你們明白在你們四周那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 正在成就霎哈嘉瑜伽是祂帶領你來到霎哈嘉瑜伽是祂給予你所有的祝福是這生命能量成就萬事萬物所以今天的禱告我們要更加意識到 我們是這生命能量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感覺祂我們可以運用這力量我們可以成就祂若你們今天有這樣感覺我想很多工作已經完成願神為此祝福你們(未完)(未完)(未完)當你在作這個崇拜時請緊記你是向我的 生命能量形相敬拜你只要想著你正涉及實相本身 以這樣的理解來做這個崇拜願神祝福你們生命能量崇拜 Shri Paramchaitanya Puja1989年7月19日.德國 19 July 1989, Germ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