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呂•莎娃斯娃蒂崇拜

Ashram in Lions Bay, Lions Bay (Canada)

1990-08-11 Saraswati Puja Talk, Vancouver, Canada, 41' Download subtitles: CS,EN,FR,IT,NL,PL,RU,TR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錫呂•莎娃斯娃蒂崇拜

加拿大溫哥華 1990年8月11日

當他們問我應該在溫哥華舉行什麼普祭時,我想起曾經聽說過這裡的靈舍,它安坐在非常美麗的自然環境中,因為大自然是用莎娃斯娃蒂的力量來創作的,我想最好在這裡舉行莎娃斯娃蒂的普祭。另外,當人們生活在大自然之中,人們變得極富創造力,他們細膩豐富的情感保留下來,他們從不行色匆忙,或者也可以說,他們沒有你們所說的那樣過於現代化,因為大自然讓他們舒緩下來。所以莎娃斯娃蒂的創造力也讓藝術家增多了,我知道,長久以來這個國家一定誕生過很多藝術家。

我認為加拿大本身是喉輪的明善輪,但是當摩訶梵天婆羅摩(Mahabrahmadva)的力量(我們稱之為集體的梵天(Hiranyagarbha))顯現出來,莎娃斯娃蒂的力量變成了摩訶莎娃斯娃蒂。因為這個緣由,祂必須穿越明善輪。祂穿越了明善輪後,成為了毗濕奴摩耶(Vishnumaya)的力量。我的意思是祂就是毗濕奴摩耶的力量。所以莎娃斯娃蒂成為了毗濕奴摩耶。祂穿越了兩個點——一個點在明善輪,另一個點在喉輪——所以她是錫呂. 克裡希納的妹妹。所以莎娃斯娃蒂作為錫呂. 克裡希納的妹妹降生,當克裡希納的媽媽允許祂的叔叔甘薩(kamsa)殺害祂時,她飛入天空,變成了閃電,祂宣告了錫呂. 克裡希納的降世,祂已經存在於此。

所以錫呂. 克裡希納和毗濕奴摩耶的關係是兄妹的關係。出人意料的是,另一個日子我們慶祝Rakhi Bandhan, Raksha Bandhan,那也是說的兄妹關係。所以現在我們正在慶祝的神祇實際是錫呂. 克裡希納的妹妹,之後她作為德盧帕迪(Draupadi)降生,並且這就是為什麼錫呂. 克裡希納會前去挽救她的貞潔,因為只有兄弟會關心姐妹的貞潔和名聲。

這正是昨天所發生的事情,那就是莎娃斯娃蒂的普祭,毗濕奴摩耶,祂自己,昨天在這裡打了十六次響雷,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但我知道祂會那麼做的。除此之外,祂也在華盛頓打雷了。這是件好事,因為華盛頓必須被喚醒。這些都是非常、非常精微的事情,非常精微的關係,只有我能講這些事情,因為我瞭解祂們,我知道這些關係是存在的。所以祂在這裡我並不驚訝,但確確實實祂從溫哥華的這個地方經過1600次了,祂來這裡是為了展示:對你而言,是時候理解霎哈嘉瑜伽的重要性了!如果我們不堅持將自己完全地投入霎哈嘉瑜伽,毗濕奴摩耶將會展現另一個形象,祂可能燒毀你們所有的森林,可能燒毀一切。現在你們必須知道那個閃電代表了所有的五大元素包含其中——它有聲音,它有光,它在乙太中,它在乙太中行動。它也包含你們稱為水的物質,當水滲透進摩擦,即大地母親。因此所有這些物質都通過毗濕奴摩耶來行動。

所以昨天這個毗濕奴摩耶向我們展示“現在我在這裡。請崇拜我。”並且到目前為止我們從來沒有崇拜過莎娃斯娃蒂,梵天婆羅摩也沒有在任何地方被崇拜過,因為祂創造了這個世界,祂創造了森林以及所有的這些事物,並且祂們還創造了所有的海洋及陸地、星球、一個接一個的宇宙。但是我們不會像崇拜這棵樹或者那棵樹一樣進行崇拜。我們不會崇拜那一類的事物。只有大地母親創造的東西,就像swayambus天然聖石,這才是我們唯一崇拜的。並且我們現在的崇拜也是以一種抽象的方式來進行的,因為凡是他們顯現之處,人們都從事著商業化的宗教,所以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不去這些地方。

所以你們能夠理解為什麼昨天在我來了之後,這些事情都意想不到地發生了,從沒有過這樣一道閃電的光,人們都很驚訝。這就是克裡希納的妹妹,祂充滿活力、具有非常犀利——非常非常犀利的性格。錫呂. 克裡希納的精髓在於祂很甜美。 Madhuria是祂的潛在力量,羅陀是喜樂的賜予者(Ahlada Dayini) 的力量,意思是這個力量會給予你喜樂,祂創造……(錫呂.瑪塔吉插說印度語),祂讓你的頭髮絲都喜樂得豎起來,用梵語說是pulakit,是pulakt這個詞。

所以,錫呂. 克裡希納的美,即甜美,戲劇,創造了交流合一的美好感受——所有的那些都包含在錫呂. 克裡希納之內。但祂是那個警告的人,那就是警告運作的方式。並且祂的個性犀利,警告每一人。所以一方面祂證明了我的到來,我在這裡。也許那些土著人,他們可能理解,這都是事先預言過的,現在已經發生了。另外你們這些人必須意識到這是一個警告:你們不能允許霎哈嘉瑜伽以這樣一種方式隨波逐流,自生自滅,而你只是順道在這裡。

所以這是錫呂. 克裡希納妹妹,毗濕奴摩耶的警告,祂就是莎娃斯娃蒂本身,這就是我們今天要崇拜她的地方。只有霎哈嘉瑜伽士,那些得到開悟的人,可以崇拜摩訶莎娃斯娃蒂。否則,人們只能崇拜莎娃斯娃蒂,因為崇拜莎娃斯娃蒂,你會閱讀,你也能為人們的娛樂來創作舞蹈、音樂,但實際上對莎娃斯娃蒂的崇拜是給那些具有一般意識的人準備的,意思是那些普通人的一般意識。但是對於霎哈嘉瑜伽士,摩訶莎娃斯娃蒂將被崇拜。正如我已經告訴你們的,摩訶莎娃斯娃蒂變成了毗濕奴摩耶,並且祂就是毗濕奴摩耶,所以你必須成為你應該成為的那種人,你應該像毗濕奴摩耶那樣去告知人們什麼是霎哈嘉瑜伽,通過言辭犀利的演講、通過一些事情觸動他們,告訴他們你正在從事的事業是什麼。但我所看到的就是,大多數情況下,當人們說話的時候,他們總是試圖像錫呂. 克裡希納那樣非常溫和、甜美。

我們曾嘗試在美國這麼做,本來應該對美國人起作用的,但沒有。他們喜歡像Graham 這樣的人,或是言辭犀利的人。我認為這就是我們必須從昨天的經歷中學習的地方:你們真的需要一些言辭犀利的演講者和犀利的人,因為他們對普通的情感完全不敏感。你瞧,他們所有的情感都喪失,我認為他們已經麻木,然後你必須要給他們一些震撼。他們喜歡震撼,你知道的。報紙必須給他們一些撼動,任何讓人震驚的事情——只有這個可以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甚至連音樂都必須是能打碎石頭那麼猛烈的,必須是那種可以打碎他們腦袋的那種音樂。所以他們真的已經變成了無情的人。並且你必須明白他們的冷酷只能由毗濕奴摩耶來粉碎。這就是我們今天為什麼要在溫哥華舉行這場普祭的原因,這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不僅僅是對加拿大,也同樣對美國。

對當今出現的所有疾病、服用的任何毒品,美國人都覺得理所當然,他們還不知道,自己正在做著一切自行毀滅的事。他們不知道正在對自己做些什麼,他們是如何摧毀自己的,僅僅是為了自己的異想天開,為了所謂的自由,他們是怎樣正在浪費自己作為人類的寶貴的一生。

所以極為、極為重要的是,你應該試著採用犀利的方式告訴他們,“你正在做什麼?為什麼你要欺騙自己?為什麼你不理解這是錯誤的?”至少為了子孫後代,你告訴他們“我們正在做的是錯的,你不應再這麼做了!”

所有這類的講座必須在這裡舉行,人們必須準備好去做這類偉大的演講和工作。但是,要說人們不喜歡,我認為這是另一回事,除非你嚇到他們,否則他們不會站到你這一邊。

所以你必須告訴並且警告他們,這就是昨天毗濕奴摩耶所提示的:現在要採用新的策略。無論什麼時候,當你,比如說,你開展一個課程,在課程結束的時候,你必須要這樣說“現在,你知道,霎哈嘉瑜伽不僅僅是上一堂課,而是為了你的幸福,為了你的福祉。你必須要繼續深入,你必須要成長。現在不要半途而廢。這就好像,一顆種子不僅僅只是發個芽而已,它必須成為樹,否則誰都無法獲益。”

所以你要明白,只是去告訴他們——在霎哈嘉中因為不正確生長或者成熟而導致的所有危險。必須要告知,因為所有這種卿卿我我的事情在美國都沒用。我已經明白這點。你們需要犀利的人,因為最近我正在聽這個Billy Graham的一場演講,然後我說“這是個腦袋空空的傢伙,他在用他的帽子說話”。但是人們還是如此著迷。還有另一個人,我想他正在監獄。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可笑的人。我也看見過他,令我驚訝的是,他只是在說一些沒有意義的東西,像個空殼,人們卻全都瘋狂地追隨他——成千的人站著、唱歌、做這、做那。

所以你們必須明白,這些人都需要被撼動,並且一定要告訴他們“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有另外一個組織,他們運行另一種撼動機制,就是Brahma Kumari。你看看,這個Brahma Kumari變得像閃電一樣,他們告訴人們——現在他們不這樣說,“你們將被摧毀,”他們說什麼“這個世界將會被摧毀,萬事萬物都將被摧毀,你要知道你們沒有準備好,什麼事情會發生呢?”

Jehovah Witness正幹著同樣的事情。他們說到:“這個世界將要被毀滅,我們所有都會被毀滅,所以我們應該準備好,我們應該去到神那裡去。”但這不是實相。儘管那些人正追求那些。你必須告訴他們實相:“不僅僅你正在摧毀你自己,而且你也正在摧毀未來!”人們已經開始談論,大多數美國人都將被摧毀。

毀滅源於各種各樣的原因。我們可以說,這裡沒有傳統——那不是關鍵,不是要點所在。關鍵之一是他們來到這個國家,安頓下來的時候,摧毀了很多的人。這是其中的關鍵。現在這些死去的人的亡魂仍在四處遊蕩。他們想看看,只要一旦有可能,他們就摧毀美國人。大量的巫術,大量的負面手段正作用於美國,他們無孔不入。那些假導師不得不離開所有的國家,但他們卻仍然好好地端坐在美國。原因就是這些亡魂給他們出主意。不僅僅是他們需要來個當頭一棒,還有那些亡魂,是他們出了各種毀滅性的、邪惡的主意,令美國人走向毀滅。

現今有些亡魂般的念頭是這樣的:看見一個人從俱樂部走出來,摔倒在地,“這有什麼傷害?你也可以試試,你不會摔倒,你進去,不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沒關係,你完全沒事。”那就是亡魂般的念頭。

或者,如果你告訴他們“這是錯的,我們不該這麼做。”

“好啊,我們很壞。那又怎麼樣?”這些全都是亡魂的想法。這不是人的想法,人沒有這麼談論、這樣說話的。

所以對於所有的這些人,唯一能將他們領回來的是毗濕奴摩耶的力量,沒有別的。我現在意識到只有通過毗濕奴摩耶人們才能被治癒。那麼,現在毗濕奴摩耶自身已經離開去睡覺了,感謝基督教、天主教還有印度教,因為在印度教裡面也有罪的概念——你已經犯下了這個罪,你已經犯下了那個罪。那麼,你只要給婆羅門這麼多錢,你就會被拯救。我的意思是,每個宗教都有這些無稽之談。但是這個毗濕奴摩耶的力量,祂已經完全地被壓制,祂已經在人的內裡沉睡了,除非你能提升這個力量,並且告訴人們去掙脫這種麻木和怠惰,你可以令他們投入更偉大的事業,告訴他們我們的目標是和平、世界和平,我們的目標是人類的解放,我們的目標是將人們從錯誤和毀滅中解救出來。

假如你通過一個更大的平臺來談論這些事情,那麼將會起作用。例如,現在一個好事情就是我曾經和聖雄甘地在一起,人們對聖雄甘地懷有極大的尊重。當然聖雄甘地對我印象深刻,這點毫無疑問,即使我還是一個小孩,他過去常常諮詢我,證據就在他的拜讚歌中,他曾經用不同的方法給拜讚歌排序,從關於真我的心輪開始,之後從根輪開始往上,就像那樣。所以我的意思是,這就說明了,他當時必然諮詢過我。但是不管怎麼樣,你也可以利用他,錫呂.瑪塔吉正在做的就是聖雄甘地所說的那些。他談論過sarva dharma savanatma,意思是應按照同樣的尊重和同樣的理解來對待所有的宗教。

一旦你開始那樣說話,那麼,你知道,人們會明白隱藏在其後的高貴的傳承,因為每個人都想知道我是從什麼書上學習到這一切的。我沒有從任何一本書學習過什麼,這點你們很清楚。但你們可以說“她就是那個伴隨著聖雄甘地的人”以及“甘地對她印象深刻”,以及“和甘地一樣,都持有和平及非暴力等這一切觀點。”“她想採用的手段、方法和甘地一樣。”這是事實,毫無疑問,但是聖雄甘地是一個非常熱誠而有力量的演講者。所有跟隨他的人也非常熱誠而有力量。他們不會僅僅是說“好吧,來,一起喝杯茶”,這類東西是不會起作用的。

所以美國人需要挑戰,並且他們真的需要一個熱誠而有力量的人來衝擊他們。所以現在,如果你要如此行事——就像有一天,我們在紐約有個公開講座,來了有很多黑人和中國人,還有很多印度人,但是很少白人。

所以白人前來說到“哦,我什麼問題也沒有,你知道。”

然後你必須要做的是,“你什麼問題也沒有?”

“是的,就是這樣。”

“可以肯定,要麼你有點問題,要麼你犯下了某些罪,要麼有其他的什麼”。

這時他們得到了當頭一棒。“這真讓人吃驚,你還沒有得到。哦,這是非常不對的,你一定有些問題,你應該得到它,試著去得到它,你知道,這是非常不對的,我希望你沒有得癌症。”【笑聲】或者你也可以問“你得了愛滋病嗎?”

“不,不,不。”

“那麼你正在受什麼罪呢?你怎麼沒有得到呢?你看這個黑人得到了,那個中國人得到了。為什麼你沒有得到呢?你是一個白皮膚的人,你應該第一個得到。”

這時開始奏效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些美國人是這麼遲鈍,因為你看到他們整體都是非常遲鈍的人,極為遲鈍。因為這種搖滾樂,你看,如果你在任何一個人面前播放這些音樂,人們都會逃跑。“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昨天他們喜歡這種rap音樂的味道,他們想讓我聽。

我說,“發生什麼事了?”然後所有的東西開始晃動。我當時坐在一張長椅上,整個長椅都在晃動。當時,誰坐在我旁邊,他在那,Karan也在那,我們發現他——Karan和所有的人都那樣跳——就像發生地震一樣。心臟開始反向跳動。

所以,就是這樣,這些人是非常非常遲鈍而且麻木不仁,是他們所謂的自由讓他們麻木不仁。就像你去叫一頭公牛,“來啊,襲擊我啊”類似於這樣,你看。他們心甘情願地、完全地麻醉自己,這個麻醉劑可能是酒精,可能是毒品,可能是女人,也可能是結很多次婚。你結一次婚,就夠了。如果你結五次婚,我的意思是你變成了——我不知道怎麼說,就像一個——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的動物像這樣。但是你看,你變得對事物完全地麻木。因為首先你和一個妻子結婚,然後你愛慕她,你有了孩子,然後你——我的意思是畢竟你和你的妻子有這麼多的關係,然後突然你離婚了,你什麼也感覺不到,你不去感覺它。

這是極大的麻木,如果你告訴他們,“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們知道,但他們感覺不到,他們感覺不到他們正在做錯誤的事情,他們感覺不到他們所做的事情是荒謬的,他們不會因此而感覺到苦。任何其他人都會感覺痛苦。是的,他和妻子離婚,他變得很迷茫,應該會,通常情況下。但是在這你只會發現漂亮的吹噓“你知道,我已經和兩個妻子離婚了,第三個馬上就有了。你可以見見她。”這樣毫無廉恥,沒有廉恥,沒有感覺,什麼也沒有。我的意思是,你和一個女人結婚,你和她生活在一起,她是你的妻子,而你對她沒有任何的感情。你和自己的孩子之間也全然沒有感情,沒有感情。當然,他們不像英國人,曾有英國人殺死自己的孩子。所以這裡也不算太壞。但是在這裡我也曾經聽說過他們殺死自己的丈夫、妻子,或者互相殘殺所有這類似的事。那麼為了什麼呢?為了愛,當他們對一個丈夫不能懷有愛時,他們如何能對另一個丈夫懷有愛呢?我不明白。愛是心的一種特質。

所以就是這樣——如果你看到整個性格都是麻木的,那是因為他們的舉止行為不像人類了,他們的舉止行為像——我不知道,我再一次說我不知道那像什麼,因為無論如何都沒有參照物了。所以並不僅僅是美國人像這樣,全部都是。但是美國太過分了,太過了,並且所有的這些都興起於美國。所有這些可笑的觀念都興起於美國,並且每個人都接受他們,因為他們知道如何包裝,他們知道使其流行之道。

有一次,我坐船旅行,有一個舵手來到船上,然後他和我談話,他告訴我他的兄弟是一個骯髒的魔鬼。

我說“發生了什麼?”

接著他說,他的哥哥控制了四個男孩,男孩們是披頭士,然後他的哥哥成為他們的經理人。他開始了這個音樂,並且找來一些女人,將她們灌醉,讓她們吸毒。當他們開始演奏第一首音樂的時候,這些女孩開始尖叫、喊叫、失去理智。之後這音樂變得很流行。通常應該是這樣反應的“Ba,這音樂使那些女孩喪失了理智,就是這樣的東西,所以我們還是不要去聽這樣一首音樂。”正相反,很多人開始追隨。你怎麼解釋這類的反應呢?她們越是叫喊,聲音越是尖銳刺耳,按照他們的觀點,就說明這是首很棒的音樂。這意味著音樂背後有某個東西在某種程度上打動了她們;否則,她們為什麼要尖叫?說明這些無知的人被某種東西打動了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們所有的人都應該追隨。我們也無知,我們也應該參與其中。

現在你可能會問我“母親,這種無知如何滲入人群之中變成了這樣的呢?”就像我曾告訴你的那麼簡單:他們已經如此使用了他們自由,將他們的注意力置於一個破壞性的追求中,他們真的已經變得麻木。他們的注意力感受不到任何東西。當你把注意力放出去的時候,它會回應,它會回饋給你一些東西。但是如果你一直不斷地向外轟炸你的注意力,那麼來自外在的某些轟炸就會讓你所有的敏感性全部完蛋。沒有感覺,沒有依戀,對正在發生的一切都沒有記錄。所以因為那些緣故,我認為是需要的毗濕奴摩耶,這就是為什麼祂被安置在左脈,因為毗濕奴摩耶負責管理那些完全沒感情的人。這就是為什麼祂安坐在那並給你情感。

所以,當祂在左脈散發出光芒時,祂給予你各種情感,然後人們開始善解人意。但現在他們唯一有的就是內疚這樣一種思維,僅此而已。這只是思維上的。如果只是一種思維的觀念,“哦,我很內疚”,那麼你不會感覺到它。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假設你是瘋子,當你不瘋的時候,如果有人叫你瘋子,你不會感覺到。就像這樣。所以他們完全不會感覺到,因為這全都是在思維上接受的事情,並且他們已變得麻木,“現在沒人可以傷害你,這樣有錯嗎?”這類的態度。

現在我要你們都走出去,並且變得熱誠而有力量,在報紙上寫文章,並且說說正發生著什麼,事情怎麼樣。我現在正在用這種方法寫一本書,書名是《超越現代》,並且我會盡可能地言語犀利,我會去那裡告訴他們,他們出什麼問題了。並且他們應該會明白那些完全錯誤的東西。試圖把這些稱之為偉大是沒有用的。就像現在愛滋病已經出現。我想有了愛滋病,他們可能會被喚醒。所以現在愛滋病已經成為了一種受難。現在,雅皮士開始興起。

我說“雅皮士將會得一種疾病。”

然後現在他們說“不,不,不,不,當雅皮士挺好,畢竟你看他們為他們的雅皮主義獻身,他們是另一種英雄。”

就像你看到的,所有一切的愚蠢都被粉飾為某種榮耀的事情,就是這樣——然後人們接受了。這就是最棒的部分——他們接受了。所以很重要的是,你要犀利,在那光之中向他們揭示他們是怎樣的。他們必須被揭示。這不再是靈體的些許光芒,而是閃電般完全耀眼、炙熱的光,將向他們揭示許多許多。

所以今天的普祭是為你們所有人特別準備的,去發展你們這方面的創造力:犀利地交談、犀利地在各方面行事。那會讓他們恢復正常,沒有別的。在一些創造性的工作中也一樣,當我們創作的時候、或是我們唱歌的時候、或是其他什麼的。如果你不斷地唱歌,假如以我們的印度風格來唱,有些音樂是很慢的talas,這些不會奏效。他們喜歡像Ravi Shankar這樣的人,他們會不斷加入一些音符,並且演奏一些非常非常不科學的東西(按照印度人的觀點),這完全無法讓人愉悅。它不會打開你的心。但那就是可以吸引他們的事物,為了讓曲風成為搖滾這類的——讓錫塔爾琴融入搖滾,甚至還有比這更糟糕的。我不知道最新的那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第二件事情就是你能看到他們是怎樣試圖給人們震驚。他們也試圖震驚人們,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和我們一樣。就像你進入超市,你可能發現某個人,他的褲子——甚至不能說是褲子,半條褲子——在錯誤的位置全是破洞,而這,只是為了讓人震驚。他們應該聽說過——在美國,至少他們理應知道,你應穿著體面。你不應穿著不體面。那正是他們希望的,但是你發現,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以一種能夠讓你詫異的方式來裝扮,他們只有一部分頭髮是白色的,他們喜歡做類似這樣的事情。我的意思只要是能讓人震驚、吸引注意力,沒什麼不可以的。那麼你得到了什麼?一無所獲。你花了這麼多錢來吸引別人的注意力。然後你得到了什麼呢?那種注意力不會給予你任何東西,不會付給你任何東西,不會給你任何補償。

所以他們所得到的就是這樣一種毫無喜樂的追尋。所有這一切破壞了他們的注意力,在某種程度上摧毀了他們,他們成為沒有知覺的人。他們沒有剩下什麼知覺。然後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他們變得完全的金錢取向。所以金錢是莎娃斯娃蒂的另一面。莎娃斯娃蒂不同於拉希什米,所以拉希什米和莎娃斯娃蒂從不會攜手共進。這就是當他們追求拉希什米,過分追逐金錢的時候,他們會得到當頭一棒的原因。因為會有——突然你發現股票暴跌,經濟衰退,生意沒有了,某個很富裕的人突然變成了窮人。這全是祂的工作,全是莎娃斯娃蒂的工作。如果某人過度執著於莎娃斯娃蒂——讀太多書,是個很有野心的藝術家,試圖擊倒別的藝術家之類的所有這些——這樣一個人也會從拉希什米那裡得到回報,他的物品賣不出去,他再也無法得到錢,他挨餓,各種各樣的事情。

所以這兩者只有在明善輪達到平衡,或者我們可以說當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時他們會處於平衡。所以一定要達到這個狀態,並且在平衡中這兩者將聯合,這樣你既可以獲得莎娃斯娃蒂的祝福,也獲得了拉希什米的祝福。但是它只穿越明善輪這個點以及喉輪這個點。所以為了恢復平衡,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無論我們賺取什麼,無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不要用平庸的方法去做。我們應該用一種強有力的、熱情的方式去做。這兩件事情應該在喉輪的層次得到聯合。所以,現在,假設你將激情地做一場霎哈嘉的講座,然後如果你穿了一件看起來像嬉皮士或是剛從牢裡放出來的衣服,沒有人會把你當真。但是如果你穿著合體,並且看起來很受人尊重的樣子,形象也不錯,然後你演講風格犀利,每個人都會聽。這就是在莎娃斯娃蒂原理的支配下使用拉希什米原理。

現在莎娃斯娃蒂的另一個祝福是,你可以獲得霎哈嘉瑜伽的知識,我已經看到有一些女人,特別是在霎哈嘉瑜伽裡,她們都是瑜伽士,她們的能量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兒,但是她們不知道什麼是霎哈嘉瑜伽。她們不知道這些輪穴是什麼。她們不知道這些能量是如何出來的。如果你要明白今天的講座,我會說,它相當複雜。為了理解它,你必須要拿上筆和紙,至少聽4到5遍。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為我正告訴你,現在一切都好,很愉快,但歡樂的背後還有很深刻的知識。我基本上還沒有看到女霎哈嘉瑜伽士拿著紙和筆坐下去弄懂母親在說些什麼,關於各種各樣的事物及祂在授予我們什麼知識。對她們而言,霎哈嘉瑜伽意味著友善待人、煮美味的食物、幫助霎哈嘉瑜伽士,來參加普祭,所有的這些,然後就結束了。所以對她們而言,同樣很重要的事就是,她們還應該知道什麼是霎哈嘉瑜伽。她們必須聽我的講座,坐下,很好地研究和理解它。

另外一面就是男人。對他們而言,霎哈嘉瑜伽就是出外工作,傳播,觀察事物這類的。但是只要一談到關係,一談到感情那方面,他們就很疏忽大意。這就是為什麼男人成就的霎哈嘉瑜伽是不同的,女人成就的霎哈嘉瑜伽也是不同的。特別是在法國,彼此更是相差甚遠。女人在一邊,男人在另一邊。想像一下,在霎哈嘉瑜伽之中有這樣的無稽之談,但是我們發現了正在這麼做的人,然後我們處理這個情況,所以已經安妥了。現在已經改善了。但是女人必須知道霎哈嘉瑜伽,但那並不意味著她們應該彼此爭鬥,或者認為她們也知道這些男人知道的。但這很普遍。我曾看到過男人和女人對霎哈嘉瑜伽持有完全不同類型的態度。一個是外向的,另一個就是內向的。但是在霎哈嘉瑜伽之中,就瞭解霎哈嘉瑜伽而言,男人和女人之間沒有任何區別。我自己就是一個女人,我知道這麼多,所以為什麼女人就不該知道什麼是霎哈嘉瑜伽呢?

所以所有這裡的和全世界的女性都必須知道霎哈嘉是什麼。畢竟,看看毗濕奴摩耶——祂是個女人,是那做事的力量。梵天婆羅摩並不工作,祂創造了所有的這些事物,因為祂擁有莎娃斯娃蒂的力量,否則祂無法創造。所以一切都是通過力量來成就,力量就是女人。但是如果力量不知道什麼是霎哈嘉瑜伽,那她衪如何能成就呢?所以女人,儘管她們有孩子,我知道——她們必須照顧家庭、廚房——但這是一個令人享受的事,閱讀所有有關霎哈嘉的一切、理解它、弄懂它是多麼喜樂啊。當然她們中的一些也閱讀了。我不是說她們都沒有做到,而是非常、非常少的人,她們非常明智、非常明智。

所以這就是我對今天在這個大自然的環境中所發生的一切的理解,身處這樣自然的環境中,我們受到梵天婆羅摩和莎娃斯娃蒂傑作的祝福,我們可以感受到這些神祇的力量,祂們能創造到何種程度。大自然是完全與上天合一的。現在,看,我一來到這裡,大自然就知道我在這。它就開始自發行動。我沒有必要給他們開講座,他們也沒有必要做普祭,完全不需要這類的事情。它們知道我正在做什麼。我去洛杉磯,也是一樣的。無論我去到哪裡,大自然知道需要做些什麼,“現在母親在鎮上,我們該做些什麼?”然後他們開始成就它。所以這就是麻煩的地方:我讓你為人類解放做各種各樣的事情,‘好的,做這,做那,做那。’但我想說這應該自然而然地發生,因為現在我們是一體的。就像大自然和我是一體的,你也和我是一體的。那都應該會發生,當你將真的沉浸于霎哈嘉瑜伽的時候、交托于霎哈嘉瑜伽的時候,它都會發生。願神保佑你。

莎娃斯娃蒂是學習之神,摩訶莎娃斯娃蒂是知識之神,這個知識是純潔的知識。莎娃斯娃蒂有四臂。她穿著白色的衣服,因為這是純潔的標誌。祂是處女。祂手持維納琴,這是一個樂器,是神創造的第一個樂器,用來演奏古典音樂,或者你可以說供神享受的音樂。一隻手持維納琴,另外兩隻手:一隻手手持念珠,意義是一個博學的人應該也是一個非常不執著的人。一個聖潔的人不應該有太多執著,但也不該是這樣一種人(但這種事總是發生):他博學,他受過太多教育、他對家庭很不感興趣,他變得更懂審美,非常有紀律,很自律,他一絲不苟,很有效率,非常右脈,你看,正如你所說的,所有的這一切接踵而來。

在左手祂手持一本書,所以她——意味著莎娃斯娃蒂賦予你完全的創造力,你可以用這個創造力來創造很多的書。那也意味著——假設你正在從事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說到一些上天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瞭解書中有些什麼,這些書指的是經典。我們必須知道,霎哈嘉瑜伽與經典之間有著怎樣的聯繫,它不應該像個剛冒出來的新知識,但它必須和書本相聯繫,意思是它已經寫下,它已經列印出來並印刷。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就是個書本知識,而是說,無論你發現了什麼,無論你探究出什麼,都必須要和書本關聯起來,這就是祂給予你的力量,是她關聯起來。就像你讀過很多書,書中有一些引用,甚至我也使用很多的引用,現在,我給予你的全部這些知識都是其中一部分,應該說不是全部,而是其中一部分從書本而來的知識,描述了莎娃斯娃蒂和所有的一切。

所以一個人必須要學習如何尊重書本,尤其是經典。正是祂,賦予你穿透這些書本的力量,去瞭解什麼是真理、什麼不是——穿透的力量讓你明白字裡行間寫了些什麼,整個事物精微的含義是什麼——這就是莎娃斯娃蒂的力量。她還有一個力量就是Vak的力量,憑藉這個力量你可以演講,是她,給予你說話的力量。是她,給予你表達的力量,通過演講、通過寫作、通過所有的戲劇或者劇本、或通過電影——通過莎娃斯娃蒂的力量來成就的各類交流,都蘊藏著智性,而這個智性就是來自於她的力量。

所以,即使是錫呂. 克裡希納也一定要用到祂的力量,每個人都必須要用到她的力量,因為如果不使用莎娃斯娃蒂的力量,那麼錫呂. 克裡希納的力量就無法彰顯,錫呂. 克裡希納的力量之一,就是祂是個外交家,這種外交手腕就是來自於莎娃斯娃蒂的力量。所以任何一個你發現才華橫溢的人都被賦予了莎娃斯娃蒂的力量。那些崇拜莎娃斯娃蒂的人必須是不執著的人,因為那些博學的人,那些藝術家,那些創造藝術所有這一切的人在他們的一生中回報甚少。所以如果他們不執著於拉希什米,如果他們不執著於事物,他們就只是為了自己的喜樂去創造。他們就不會焦慮他們會獲得多少錢。

所以拉希什米的力量是賦予你偉大的理解力,賦予你偉大的智性的理解,賦予你某種超越他人的、非常有才華的個性。但是它可能不會給你錢,不會給你很多財產,但是它會給你那種財產——不能偷走、不能帶走的。並且祂是個謙卑的人,所以一個博學的人必須是謙卑的。如果他不謙卑,那麼根據莎娃斯娃蒂的原理這個人一定不會博學。祂使得——一個博學的人必須身懷學識的碩果彎下腰來,這樣博學的人大多數認為自己還沒有學夠,是個不成熟的人,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個自我的人不可能是個博學的人。博學的人總是極為謙卑。這是一個標記。因為祂才會給予你謙卑的力量,祂賦予你的不是個商人的謙卑,而是一種真誠的謙卑。有很多很多的特性,我想我會在某天把這些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