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奴曼崇拜

Schwetzingen, Schwetzingen Palace (Germany)

1990-08-31 Hanumana Puja Talk, Schwetzingen, Germany, DP, 45'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HU,IT,LT,NL,PL,PT,RO,RU,SK,SQ,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哈奴曼崇拜

1990年8月31日(德國 法蘭克福)

You can sit here also, some of you, it’s good… I think you can come here, there is room. Some of you can move here so that they can also come here, so it won’t be a problem. You sit in front here. They are better, you see. Good. Open this door, would be all right. It’s all right, you can open the door if you like. It’s all right. Better open – these doors cannot be opened? They don’t open? Oh, my God! You need a tall person. You need Hanumana! Take His name and He’ll open! Keep a chair in front of that.

今天,我們來到這裡作哈奴曼崇拜。錫呂•哈奴曼是我們本質的偉大品格,祂從腹輪跑到腦袋,提供我們計畫或思考的必須指引,祂指引我們,保護我們。你們都知道,在德國的人是非常活躍,非常偏右脈,他們用腦過多而又很機器取向。很驚訝有像錫呂•哈奴曼這樣的神祇,祂是永恆的孩童,因為祂像猴子,祂有猴子的頭,而不是大象的頭,祂是永恆的孩子,通常是祂管理人類的右脈。有人告訴祂:「你必須控制太陽。」祂必須先控制太陽,那個在人類的太陽。若太多的太陽,祂必須控制它,冷卻它或令它變得溫和。不管如何,祂是小孩子,祂出生後一知道自己必須看顧太陽便說:「為什麼不把太陽吃掉?」祂跑上前,到達宇宙大我(Virata)的身體,吃掉了太陽神蘇利耶(Surya)。

必須有人告訴祂:「不,不,不,你只要控制太陽,並不需要把它放在你的胃裡。」因為祂以為把太陽放在胃裡會更容易控制它。祂性格上的漂亮之處是祂是小孩子,錫呂•哈奴曼如小孩般的行為是用來控制右脈,控制偏右脈的母親或偏右脈的父親,通常偏右脈的人不會有孩子。他們過於偏向右脈,即使他們有孩子,孩子也不會喜歡他們,因為他們沒有花時間在孩子身上,還常常很嚴厲的對孩子,向孩子叫駡,他們不懂怎樣應付小孩。

又或是他們縱容孩子,因為他們常常以為:「我從未享有這些東西,讓我把它們給予我的孩子吧。」這些極端偏右脈的人,讓他們有哈奴曼。因為祂什麼也不是,只是個小孩。祂非常渴望,非常渴望為錫呂•羅摩工作。錫呂•羅摩的品格,我可以說,非常平衡,完全的平衡。他就是蘇格拉底描述的仁慈的國王,他需要有人常常與他一起工作,提供他的需要或説明他,你可以說這個人像一個秘書。創造錫呂•哈奴曼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祂是錫呂•羅摩的助理,我的意思是沒有任何言語可以描述祂,你或許可以說祂是錫呂•羅摩的僕人;即使是僕人,也沒有這種對主人的奉獻;你也可以說像一條狗或一匹馬,但牠們同樣沒有這種虔敬,這種對羅摩的虔敬。在祂的成長過程中,祂得到九種大能(Siddhis), Navadha,祂得到九種大能。這些大能, 令祂能變得很大,變得很重,因此沒有人能把祂舉起,祂變得那麼Sukshma,沒有人能看到祂,祂變得那麼精微,沒有人能看見祂。

他得到九種大能,若有人過於偏右脈,祂以這九種大能來控制他。你是怎樣控制跑得太快的人?祂是這樣做的,祂控制他的移動,令他的速度減慢,令他的雙腳變得很重,他因此做不了太多事,又或令他的雙手變得很重,那麼他便不能用雙手做太多事,祂令這個非常偏右脈的人感到非常怠倦。祂的另一種大能是非常有趣的,就是祂能伸展祂的…祂並沒有太多武器,祂的手只拿著一個Gadaa,祂能把尾巴伸展任何長度,祂用祂的尾巴來對付人。祂不需要用雙手,只要坐在這裡,便可以把尾巴伸展到任何一處地方。若祂想,祂能用祂的尾巴創造一座山,然後坐在上面,就如祂有各式各樣你可以稱為猴子的戲法,所有這些戲法只為控制極之偏右脈的人。

祂能在空中飛,雖然沒有翅膀,卻能在空中飛,這表示祂可以變得很大,祂體內空氣的體積比祂的身體還要大,這正如亞基米德(Archimedes)原則一樣,若你知道這原則。祂變得那麼大,令祂的身體能在空氣中漂浮,就像一艘船,你可以這樣叫祂,祂能在空中飛揚。在空中飛揚,祂藉由乙太(ether)把資訊傳播。哈奴曼統率著乙太的精微,是祂控制乙太的精微,祂是乙太的主人,是乙太的精微,或可以說是乙太的因果。藉由乙太,我們可以溝通。所有的溝通,像我們內裡的內分泌腺,腦垂體是藉由哈奴曼的移動而能運用內分泌腺,因為祂可以進入Nirakan進入無形相。

溝通也是,我們知道能這樣溝通,我們或許會說…我們有揚聲器,有電視,有收音機,擁有所有這些,但當我們明白乙太,便知道一切都是哈奴曼的祝福,賜予偏右脈的人。只有偏右脈的人能發現這種在太空中,我們稱為無線電話或沒有線的東西,還有沒有線的電報。就算沒有任何聯繫,祂藉由乙太也可以處理,所有飄緲的聯繫都是這位偉大的工程師哈奴曼所做的。是那麼完美,完美到完全沒有挑剔的餘地,你找不到祂任何的錯處,或許你的工具並不完全妥當,但以祂飄渺的工作來說,祂是完美的。現在的科學家發現了這些,以為這是大自然的,但他們永遠不會想:「怎會是這樣?」我們說這是乙太,但另一面怎能接收到呢?他們視這些為理所當然,當我們在這裡說話,或我們在電視上轉播了某些東西,另一面就能看到。他們從來也不會想或追尋這是怎能做到,是什麼途徑令這可以做到。這就是哈奴曼的工作,祂成就了這樣漂亮的網路,藉由網路,所有這些都成就到。所以,就算在右脈,我們的分子也有生命能量,你們都知道,我們有分子如二氧化硫(sulphur dioxide),若硫磺有兩個氧分子,氧分子就像這樣跳動,它們是不對稱和對稱的生命能量,你們都必定知道這些。所有這種對稱與不對稱的生命能量是誰創造的?沒有人想知道,沒有人想找出,因為不管如何,在原子中,在分子中,誰在做著這工作?是錫呂•哈奴曼以祂精微的途徑所做的。

祂擁有另一種非常偉大的大能,我們稱它為Anima。 Anu代表分子,亦代表它可以進入分子或Renu,是原子,它可以進入分子或原子。很多科學家以為是在現代才發現分子,不是,最古老的經典中,已經有描述Anima,是分子(Ami), Renn已經存在,那些經典已經有描述它。

現在,無論你在哪裡看到的電磁力,都是藉由哈奴曼的祝福而運作,是祂創造了電磁力量。現在我們看到格涅沙擁有磁性的力量,祂是磁鐵,祂擁有磁性力量。在物質層面,我們可以稱呼電磁力量即哈奴曼的力量。從物質層面祂走到腦袋,從腹輪提升至腦袋。在腦袋中,祂創造了我們腦袋各個面向的相互關係。那麼,祂究竟給予了我們多少東西。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說,若格涅沙賜予我們智慧,哈奴曼便是賜予我們思考的力量,祂也保護我們免於思考壞的事物。我們可以說,若格涅沙賜予我們智慧,錫呂.哈奴曼便賜予我們良心。

我希望你們明白兩者的分別。智慧是你不需要太多良心,因為你是智慧,你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但良心也是需要的,怎樣控制自己是來自錫呂•哈奴曼,那是人類的良心。這個良心是錫呂•哈奴曼的精微形相,它給予我們…梵文稱為Satasa vivekabuddhi。 Sat代表真理,Asat代表非真理,Viveka代表明辨能力,Budhi代表聰明。是錫呂•哈奴曼賜予我們聰明才智來分辨真理與非真理。  在霎哈嘉瑜伽,若你說格涅沙是賜予者,祂是Adyaksha,意思是…我稱呼祂為大學的校長,是祂頒授學位給我們。現在你們已經跨越了這個,那個輪穴,祂幫助我們明白我們處於什麼狀態。格涅沙賜予我們Nirvichara Samadhi ,我們可以稱這為無思慮的意識,還有NirvikalpaSamadhi(無疑惑的意識),除此之外,祂還賜予我們喜樂。

那種理解:「這是好的,這是為著我們的福祉。」這種思維上的理解是來自錫呂•哈奴曼。對西方人這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以思維來理解事物,不用思維他們便什麼也不明白。若沒有思維,他們想像不到抽象的事物,必須用思維。用思維來理解這是好是壞,是錫呂.哈奴曼給予我們。沒有祂,就算你變成聖人——你們將會是——當然你是聖人,你會享受神聖…但這種神聖是否…好吧,若你生活在喜瑪拉雅山,或當你給予別人自覺,所有的審視,這Vivekabuddhi,所有的審視,所有這種明辨能力,所有這種指引,所有這種保護都是錫呂•哈奴曼賜予的。

德國是一個非常,非常,我應該說是右脈精粹的國家。正因為它是右脈的精粹,所以在這裡,向這位右脈的保護者敬拜是非常重要的。在這個Vivekabuddhi,在這明辨能力,哈奴曼只知道完全的馴服于錫呂•羅摩。誰是錫呂•羅摩?錫呂•羅摩是一位仁慈的國王,祂為人民的福祉而工作。錫呂•羅摩是正統的國王,像Sankosha,我們是這樣稱呼它,以英語來解釋是不大好。錫呂•羅摩是不會把自己往前推,祂保持在後面,祂是非常平衡,非常鎮定。哈奴曼常常都很渴望為錫呂•羅摩工作。若錫呂•羅摩說:「好吧,你走去拿…」祂告訴祂:「走去拿Sanjeevani。」一種能令拉斯曼(Lakshmana)複生的草藥。哈奴曼跑去把整座山帶來。「現在拿你需要的。」祂就是這樣的,你看,祂把整座山帶來。這種孩子般的行為,這種明辨能力,只要是錫呂•羅摩的要求,無論祂要求什麼,哈奴曼也會照辦。祂們的關係,我可以說,像靈性導師和Shishya—樣。不單如此,Shishya像順服的僕人,對神絕對的順服,祂的大前提是順服。這種順服顯示所有偏右脈的人都很順服於神,不是向他們的老闆順服。通常偏右脈的人都非常順服于他們的老闆,他們的工作,有時也會順服于他們的妻子。但他們卻臣服於錯誤的人,沒有明辨能力,你常常都發覺這樣,他們沒有明辨能力。若你接受哈奴曼的幫助,祂會告訴你,你必須順服於大能的神而不是其他人,又或是向你的靈性導師如羅摩順服。無論如何,不要順服於任何人,你是自由的,你擁有這九種力量,哈奴曼是你過度活躍、過度思考和自我的解毒劑。祂是怎樣完美的解除人們的自我,可以從祂燒毀整個Ravana的首都Lanka顯示出來。祂是怎樣找樂趣,任何自我中心的人,我們都可以找他樂趣,這樣他便會變得妥當。祂首先去,當Ravana看到祂說:「你是誰?那只猴子?」祂把尾巴移近他,用尾巴令他的鼻子發癢。

是祂在自我中心的人身上找樂趣。若有任何自我中心的人想找你的麻煩,祂就會在這個人身上找樂趣,你會對這傢伙怎麼會像矮胖人(Humpt-dumpty)—般跳動,怎樣跌倒,怎樣打破他的皇冠而驚歎不已。哈奴曼的工作是保護你免受自我中心的人傷害,祂也保護自我中心的人令他們的自我下降。例如薩達姆(Saddam),是我請求哈奴曼這樣做的,因為我知道祂樂意接受這任務,祂把薩達姆處於不同的境況,令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何去何從,因為若他說:「好吧,讓戰爭爆發。」那麼,整個伊拉克便會完蛋,他會完蛋,科威特也會完蛋,汽油亦會完蛋,“每個人都會有麻煩。他又會怎樣?他不會再在這裡,因為若美國人要作出攻擊,他們會到他的地方去攻擊,他們不會在美國作出攻擊,他也不會跑到美國去攻擊他們。只有少數的美國人會死。所以哈奴曼在薩達姆的腦中運作,告訴他:「現在你看,先生,若你喜歡這樣,這樣便會發生。」

祂在所有政治家,所有自我中心的人的腦海中工作。令他們有時感到暈眩,有時也改變他們的政策,讓他們醒覺,讓他們懂得怎樣處理。哈奴曼另一個偉大的特質是祂變成仲裁者,祂令大家可以碰面,兩個自我中心的人,祂令他們能碰面,祂製造某個處境,令他們成為朋友,令他們變得溫和。在我們內裡,祂的特質起作用,令我們看到自己的自我,可以分辨出「是我的自我在運作。」跟著你變得像孩子般,很甜美,歡樂和快樂。祂常常處於舞蹈的心境,常常都在跳舞。在羅摩面前,祂常常都會下跪。祂也常常想為錫呂•羅摩辦事。所以若格涅沙站在我的後前,哈奴曼便是站在我的腳前,祂就在這裡。同樣,我可以說,若德國,正如菲力浦曾經問我:「若德國變得像哈奴曼,我們便會極之有活力,若他們變得順服,哈奴曼的順服竟然可以到達這程度,你們都知道悉旦(Sita)的故事,當她給予祂一條項鍊,祂沒有戴上它,因為項鍊裡沒有羅摩(Ram)。

悉旦發覺祂常常都在附近,她感到私隱受侵犯,所以她說:「現在,你只需要做一件事,不用做每一件事。」祂為羅摩做每一件事,除一件事外,這件事就是羅摩必須在這裡,選定他想做的事情。祂說 :「我想與羅摩一起,當祂打噴嚏,我也打噴嚏。」你明白,在印度,當我們打噴嚏,我們都會這樣做。(母親右手三隻手指互相摩擦而發出聲音)因為打噴嚏,可以避免所有負面能量跑出來,所以我們喜歡這樣, 又或我們感到很想睡覺和打呵欠,我們常常都會這樣做。所以祂說,當祂想打呵欠,請容許我這樣做,我稱呼這為Chutki, 我不知道你怎樣稱呼它,請容許我這樣做。悉旦說:「這是非常微細的工作,你看,跟著這傢伙會消失在我的視線內。」祂站在這裡,她說:「你為什麼站在這裡?」 「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站在這裡等著,我又怎能走開?」她就是這樣委派,首先她委派:「好吧,這工作委派給你。」因為工作是她委派的,她不能把工作收回,祂常常像這樣站在這裡,只為錫呂.羅摩做這件事(錫呂•瑪塔吉在剪她的手指)。我的意思是整件事情的美妙之處是每一刻,每一分鐘,祂都很順服,很專注,祂都在這裡。在霎哈嘉瑜伽,我與你的關係就如一位靈性導師,一位母親,是無限的。你們都知道這兩種關係,我既是你的母親又是你的導師。現在,作為你的導師,我最關注的是你必須學懂霎哈嘉瑜伽的一切,你必須變成霎哈嘉瑜伽的專家,你必須變成導師, 這是我對你唯一的關注。為此,完全的順服是必須的,「伊斯蘭」的意思是順服,所以你必須順服。若你能順服,便可以學懂怎樣處理霎哈嘉瑜伽,哈奴曼也有這種順服。是祂教導你怎樣順服或令你順服。若自我中心的人不順服,祂會放些障礙物,或製造一些奇跡,或玩些把戲,令門徒向導師順服。若不是這樣,他是不會順服的,他發覺很難順服,向導師順服的動力是來自哈奴曼,所以不單祂自己順服,祂也令別人順服,因為…因為自我令你不能順服,祂抗衡自我,把自我降低,令你順服。祂的表達方式,我可以說,祂顯示有一處非常漂亮的右邊地帶,若你想完美地享受這地帶,你要像是這位導師的僕人,向他完全的順服,無論你的導師有什麼需要,你也必須要為他做。

當然,你必定知道,你的導師必須給予你自覺,這是最低限度的,不然,他就不是一位導師。任何人給予你自覺,你也要向他順服,你必須像僕人一樣,不要感到害羞。就像我有時坐飛機,不能穿上鞋子,因為雙腳很腫脹,所以我走路時通常把鞋子拿在手上,我曾經看過,有霎哈嘉瑜伽士拿著我的鞋子走,他們不感到害羞,反而因為拿著我的鞋子而感到自豪。所以我們必須因為有機會為自己的導師做點事而感到自豪,你對這位導師絕對的順服,你只關心怎能服侍你的導師,怎能取悅你的導師,怎能更加接近你的導師。不是肉身上的接近,而是一種和睦、理解的關係。就算遠離我,他們心中也有我。我們必須從錫呂.哈奴曼取得這種力量。

現在,祂也保護所有神祇,祂保護。祂與格涅沙是有分別的,格涅沙賜予能量——力量(shakti),但保護我們的卻是錫呂.哈奴曼。所以你發現,當錫呂•克理希納當阿周那的車夫時,在戰車頂部坐著的卻是哈奴曼,不是錫呂•格涅沙。哈奴曼就是坐在那裡去照顧祂,一方面錫呂•羅摩變成錫呂•毗濕奴,所以祂必須照顧祂。

在基督教,你們都知道祂是一位天使,我必須說,按照聖經,祂是一位名為加百利(Gabriel)的天使,加百利是帶資訊的,因為祂是瑪利亞的信差。很驚訝,祂用的字句是「完美無瑕的薩爾維」(aculate Salve)。這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Nirmala,意思是完無瑕,我的姓是薩爾維(Salve)。祂向她說這些字句。今天當他們送禮物給我,我感到很驚訝,他們找到一套名為「瑪利亞」的茶具和餐具。瑪利亞的一生都與哈奴曼有關連,這代表瑪利亞是摩珂拉希什米,摩坷拉希什米是悉旦,悉旦跟著是羅陀(Radha)。哈奴曼必須為她們服務。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有時會說:「母親,你怎會知道?母親,你怎會知道?母親,你怎去傳達這資訊?母親,你怎樣能成就到?」你可以想像嗎?這都是哈奴曼需要頭痛的事情,是祂去做的。任何經過我腦袋的事情,祂都會把它肩負在身上,並且完成它。因為正如我告訴你,祂整個系統是計畫得很完美,所有這些資訊,它們從何而來?很多人說:「母親,我只向你禱告。」有一個男士的母親病得很重,他探望她,她將會因癌症而死。他說:「我不知道該怎樣做,所以我只有向你禱告。母親,請救救我的母親。」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他的誠意,他的深度,哈奴曼是知道的。祂知道他的份量。立即,你會感到很驚訝,三天之內,這個將要死的女士活過來,她再沒有不妥。他把她帶到孟買,醫生說:「她沒有癌症。」

很多奇跡都是錫呂•哈奴曼所作的,祂是奇跡的作事者,祂創造奇跡是要顯示你們是多麼愚蠢,因為祂是在右邊,看,祂走到自我的那一邊。擁有自我令人類變得愚蠢:「啊!哪裡出錯?」所以你發覺很多人在做著愚蠢的事情,我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做。他們說:「錯在哪裡?」錯在哈奴曼不喜歡,這就是重點。跟著它退縮,當他們做蠢事時,它退縮,他們便知道自己犯了大錯,是那麼愚蠢的。但有時要回頭卻是極之,極之困難,就像疾病一樣,我稱為「雅皮士(yuppie)的疾病」,不可能再回頭,因為哈奴曼已經把那些人的電磁力拿走,不能再運作了,它不能與你有意識的腦袋有任何聯繫,因為你有意識的腦袋不能運作,它不能運作了。只有以同樣虔敬去敬拜哈奴曼的人,他們才能得到拯救。說服愚蠢的雅皮士並不容易,任何事情也是。他們說:「我們不相信,那又怎樣?」那又怎樣,你會死,還可以怎樣?這是唯一的界限,你唯一剩下的只有這樣?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我可以告訴你哈奴曼的很多不同的面向,例如,祂的身體,像濕婆神一樣,被gheru所遮蓋,我們稱為gheru是一種…,你知道什麼是ghem,是一種紅色的石頭,很熱很熱的。若你感染風寒而出疹,用gheru便可以把疹治好,又或你染上某種皮膚病,也可以用gheru來醫治,因為它很熱,令你感到舒緩。

相反,格涅沙是被氧化鉛(lead-oxide)所遮蓋,紅色的氧化鉛是極之冷的,氧化鉛是非常冷的。若你接觸鉛,那是一種非常冷的東西。這種氧化鉛把祂的身體完全遮蓋,用作平衡祂的熱力或熱力所產生的影響。梵文稱為sindhura,馬拉塔語或印地語同樣稱為sindhura。這些東西通常都是這種顏色。我很幸運,在維也納找到這件紗麗,在這個場合穿著是非常合適。這種顏色常常遮蓋著祂,這是你們稱為sindhura的顏色。雖然他們說氧化鉛可以致癌,人們說氧化鉛致癌,但氧化鉛是非常冷的,若它把你過度的冷卻,你便會偏向左邊,癌症是身心病,這可能是生癌的原因,我們可以很牽強的說這是致癌的原因,因為它太冷,那麼你便會走到左邊。在左邊,你可能會感染病毒,那麼你便有麻煩了。可是,同樣的氧化鉛對偏右脈的人是好的。對他們來說,若放它在額輪,可以冷卻額輪。把它放在額輪是非常好的,他們因此得到冷卻,他們的憤怒會消失,脾氣降低,那是一種好東西。

是祂把我們的憤怒醫治,是祂把我們的匆忙,我們的速度,我們的野心醫治,這些都是祂做的。祂捉弄希特勒,怎樣?希特勒想用錫呂•格涅沙作為標記,swastika是順時針方向的。哈奴曼向他玩了一個把戲,祂怎樣做?祂令他們用來製造swastika(ffi)的模版,不知是什麼原因,處於某一境況,令他們說:「我們應該用另一面。」他們因此用了另一面,這是哈奴曼的戲法,是我向祂提議這樣做的,我的意思是祂在玩把戲。他們用格涅沙的另一面,同一位錫呂•哈奴曼所擔憂的格涅沙,祂怎可超越錫呂•格涅沙?因為格涅沙是最年長的,祂怎可以超越祂?格涅沙是神祇而哈奴曼則只是天使。所以這把戲,是祂們兩位一起阻止希特勒取得勝利,這戲法就是這樣,所以,你看,就是這些小小的戲法。

我記得有一次在德國的崇拜,哈奴曼在德國玩了很多把戲,因為我曾經告訴你,德國是最需要哈努曼,所以,在這裡,在德國有一個崇拜。在崇拜裡,他們錯把swastlka(S)的方向反轉了,我看不到,通常我都非常小心,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看不到,必定是哈奴曼又在玩把戲。當我看到,我說:「天啊!現在哪裡會受傷害?哪裡會發生事情?」哪一個國家會受襲擊?德國沒有受襲擊,但英國卻有。因為我在英國辛勤地工作,他們卻那麼忽視霎哈嘉瑜伽,那麼怠倦,所以英國受到襲擊。

祂跑得像季節風,速度極快和極富毀滅力,祂藉由電磁力量成就這些事情。祂控制所有事物,是祂創造雨水,創造太陽,創造微風,為我們創造這些,只為能有一個恰當的崇拜,恰當的集會,每事每物祂都漂亮地成就。沒有人知道是錫呂•哈奴曼所做的,所以,我們要常常感謝錫呂•哈奴曼。

至於今天,我的意思是若要談論祂,要花很多時間,唯一我必須說的是,能在這宮殿中敬拜錫呂•哈奴曼是一種福份,因為祂是非常尊貴的神祇或天使,在這樣尊貴和漂亮的地方敬拜祂,萬事俱備,祂必定喜歡。祂不像出家人(sanyasi),也並非苦行者。通常偏右脈的人都是苦行者,這些都是偏右脈的人,他們想一切事情都很簡單,若可能的話,他們想把鼻子從臉上刮掉。

相反,哈奴曼不是這樣,哈奴曼喜歡美麗,喜歡裝扮,不行苦行,哈奴曼給予你這類東西。但很杜哈努曼的敬拜者通常說,女士不要向哈奴曼要求Darshan(顯現神聖的形相),因為哈奴曼是一位Barahmachari(遵行禁欲者),是那位…祂不想女士看到祂,因為祂沒有完全穿上衣服,祂穿得很少,所以祂不想婦女看到祂。若婦女視祂為小孩子,穿不穿衣就沒有什麼分別了。這種念頭,我想人們沒有這種祂是孩子的念頭。對孩子來說,有沒有穿上衣服,又有什麼關係?祂是猴子,猴子理應不用穿衣,因此無論祂穿上什麼,都會是很多的,你不會感到祂是赤裸的,你只看到祂甜美的形相,這麼甜美的形相。

我希望你有祂的相片,就如你有錫呂•格涅沙的相片一樣,你會真的愛上祂,祂是那麼甜美,雖然祂是那麼巨大,那麼大,雖然祂有指甲,但當祂撫摸我的雙腳時,祂把祂的指甲縮入,祂是那麼溫柔,極之溫柔,非常漂亮地撫摸我的雙腳,我看到祂處理所有事情都是極之溫柔。這令我感到,現在德國在處理事情,處理人時,都變得非常溫和。這種改變己經出現,我視這些都是哈奴曼賜予他們的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今天我們不用做格涅沙崇拜,雖然…,你可唱著歌來清洗我的雙腳。因為,通常在崇拜前,我們都做格涅沙崇拜,不需要這樣複雜。

巴巴拉在哪裡?叫她拿些熱水瓶來,因為格涅沙在冷卻我,哈奴曼完全冷卻我。是哈奴曼,你明白從背部開始完全冷卻我。看看現在這裡變得那麼清涼,整個地方,談論他。

這是俄羅斯的禮物,這裡,看看,哈奴曼的顏色,正像我的紗麗。這是哈奴曼,右天使長加百利,試想像,這是俄羅斯的民族故事,所以俄羅斯人知道他通常都穿著這種顏色的衣服。試想想他坐在馬上,也有說他是加百利,他告訴穆罕默德有關七…,他給了穆罕默德一匹馬去看七個天堂,是他給的。是,去看大能的神的偉大,就是七個輪穴,是哈奴曼給他的。正確,因為穆罕默德是在左邊,他有chandra ma,所以他給他。這一塊很美麗,我們要把它保留在這裡…。這是德國製造,德國製造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