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特利節崇拜 (Switzerland)

女神拉特利節崇拜
瑞士日內瓦  1990年9月23日
  
按照曆法,今年的女神節共有十天,不是九天。九是日數;在夜裡,女神要對付惡魔,拯救她的孩子免受邪惡的影響。一方面,她是愛與慈悲的海洋;另一方面,她如老虎媽媽般保護她的孩子。那時候沒有人能靜坐,也沒有人能唸誦神的名號,更沒有人能想到自覺。可是今天坐在這裡的人,那時候亦在那兒。你們都是為了今天,為了這天而被拯救,所以你們今天都獲得自覺。
那時候,女神並非以摩耶幻相,而是以她的真身出現,這令人感到極大的敬畏,即使她的門徒也對她極之敬畏,因此,那時沒法給他們自覺。他們先要被拯救。就像母親要把孩子保育在子宮內九個月,九個月,或說九個時期,九個時分。你們都恰當的被拯救了,在第十個月出生。
還有,每次都在九個月又七天後才出生,我們要等它成熟。今天是女神節的第十天,其實是要為太初之母慶祝。
今天其實是要敬拜太初之母。一方面,太初之母是摩訶迦利;另一方面,她是摩訶莎維德麗;在中央,她是摩訶拉希什米,亦是安巴(Amba),即是靈量,可是,她也是超越這一切,她是parashakti,她超越所有力量。因為是她製造力量,所以她必須超越一切。今天我們敬拜她,是要敬拜她的所有形相。你們要知道,我們是第一次在曆法上有第十天的女神節,因為今天是敬拜太初之母的日子。
太初之母從未被敬拜過。但是,這次當我來到加爾各答,我告訴他們:「今天最好是敬拜太初之母。」他們都很驚訝:「為甚麼母親要今天敬拜太初之母?」當我回到普那,他們告訴我太初之母,如你們所知,是薩塔施靈基(Saptashringi),即七個山峰。她安頓在七個山峰上,即在頂輪上,在七個輪穴上。祂掌管全部七個輪穴。
他們告訴我,當我們在加爾各答作祟拜時,同一時間,也是唯一一次少數追隨薩塔施靈基的人來到這裡,他們全都來到這裡。先是母親那邊的人來到。太初之母的母親那邊的人被稱為Vaishnavites,即追隨毗濕奴的人;他們先來這裡敬拜她,然後是岳父那一邊的人來到,即濕婆神的一邊,至高濕婆神的那一邊來到。那剛剛是我們作祟拜的時間,他們兩組人也一起敬拜。
我們之中有兩類人,我們可以稱呼敬拜梵天婆羅摩的人是屬於右邊;敬拜濕婆神的人屬於左邊。兩者要在某一點相遇,這一點已經來了,我們要敬拜這些完全整合狀態的力量,它已經在我們之內彰顯了。當他們說只有一位神,對,神只有一位,但是祂有頭顱、有肝臟、有胃、有鼻子,祂擁有一切,就像人類。因為他們這樣說,於是神以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人類。
祂身體有不同的部分,祂要管理各部分。這些不同的部分,要有神祇,我們要了解這些神祇。除非你了解和敬拜這些神祇,否則你是不能喚醒你內在的神祇,祂們都是太初之母的一部分,完全受太初之母控制。昨天你們聽過太初之母的力量,就像烏龜把整個身體收入龜殼內。同樣我把所有力量收進內裡。我是說你不容易察覺它們,不容易把它們找出,除了照相機,它想欺騙你們。它們會向你顯露我的不同形相,因為生命能量有光;當生命能量散發出來,你會在相機中看到它。即使它並非很靈敏,但始終有人會捕捉到它。
你們都知道有很多奇蹟的照片。你必定見過那幀鍚呂‧格涅沙站在我後面的照片。現在你不會看到任何人站在這裡,也不會知道甚麽在發生。我們要明白,我們已進入一個神的魔法的新領域。祂的魔法在很多方面都起作用。當然,有時你們會迷失,被過往的問題拉下,也會受試探,有時候也受負面力量控制而墜下。這是發生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很可悲的事情。
或許因為你不知道自己的過去,不知道自己曾經怎樣掙扎,怎樣努力爭取來到這個層次。來到這個層次後,如果你不設法昇進,便一是停留在同一個地方,一是可能被扔走。要知道你的身份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妻子、丈夫、母親、父親;而是霎哈嘉瑜伽士。就像我是太初之母,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我的主要任務是給人自覺。因為我的全部親屬都已經安排妥當了,我不用為任何神祇,任何神擔憂,祂們都很有效率地成就一切。」
你們昨日讀到關於女神的描述:她用手拋出利箭的速度快得使人以為她在跳舞。這是事實,毋庸置疑,只是你看不到。你不會看到我每一根頭髮都像利箭,它在不斷工作。對你們來說,我只是像你們那樣,靜靜地坐着,並非如此,事實並非如此,實際的狀況比這樣多得多。他們看到獅子或老虎作為我的坐騎(vahanas),你要明白你看到都是真的。牠們並非象徵性,牠們實際就是這般。我曾多次告訴你,老虎是很有威嚴。因為我騎著牠,牠是很有威嚴。如果牠要吃肉,會殺掉一頭牛或任何動物;只吃掉肉,其他留給別的動物。牠是很有尊嚴的,每月只吃一次。即使是這樣的坐騎,牠也是要從亞米巴蟲進化到現在這個階段。否則牠不會在這裡出現。
你們都是這樣子進化而來,你內在全都有這些,這些坐騎也一樣。牠們能快速地實現你的要求。當你想得到甚麽,你會很驚訝你的願望很快實現。你的任何要求,能馬上達成,為此你必須對霎哈嘉瑜伽有完全的虔敬。當我說到霎哈嘉瑜伽,你便知道這是你的注意力與我的蓮足的聯合(yoga),就是這樣。但是如果你依然充滿自我,依然有舊有的想法,仍然想:「我們很了不起,我們可以開展自己的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這麼那麼成就事情。」或「我的妻子像這樣、我的孩子像這樣、我的丈夫像這樣。」你必須擱置這些問題,否則,你便不能昇進。
給你自覺對我並不困難,因為你們都準備就緒。但若你要保持有光,便要努力。現在老虎仍然守著牠的位置,牠沒變。獅子也仍然守著牠的位置,他們全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隨時候命。所有天將諸神,各有特質,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祂們就在哪裏。這些諸神,除了女神,沒有一位曾被描述能給你解脫。她是唯一一位神祇能給你自覺,因為她掌管所有七個輪穴。她掌管這七個輪穴,在這七個輪穴上,她能成就到。
已經有很長的歷史,所有這些都在宇宙大我的身體內進化,你們也是。因此你們要處理它,若你們不能妥善處理它,它便不能成就。在西方,你們都知道,不應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出現的愚蠢問題是_____依戀。之前他們並不依戀妻子或孩子,現在卻像膠水般纏着他們。不是要你放棄你的孩子,你的妻子,而是你要依戀貼附著霎哈嘉瑜伽。當霎哈嘉瑜伽的祝福降臨你身上,福份自會流往你的孩子、你的妻子、每一人、你的國家,整個世界。
假如你依戀貼附著……[母親給大家看一些東西],一件很簡單的電器,如果它不是插在總電源上,而是插在其他地方,那有甚麼用?它不能發電。這是簡單的邏輯,就是你先要接通電源,簡單的邏輯。然後,能量便會流向其他人。如果你自己並沒有接上能量的源頭,能量又怎能流向其他地方?這樣簡單,我們在霎哈嘉瑜伽就是不明白。因此我們的聯繫開始生锈,連我們也不明白自己發生了甚麼事。你並沒有連上源頭!那是你唯一需要依戀貼附的,那麽全部都會流向盡頭。所以,我們要有這種依戀貼附。但我們卻喜歡依戀著很多粗劣的事物,這些事物只會令我們痛苦悲傷。
例如,我們依戀某些可笑的企業家時裝,我們依附著它。不管它是否霎哈嘉文化,我們都依戀着它。這些執著依戀沒有連上源頭,沒有連上喜樂的源頭、知識的源頭、帶你昇進的力量的源頭。這就是集體昇進得這麼差勁的原因。太初之母的工作是先給你自覺,再給你生命,給你慰藉。如果你有生理的毛病,她會照顧你,會傾盡全力照顧你,如果你有精神的問題,她會嘗試助你解決。所以,她是安慰者,在給你安慰的同時,她亦保護你。
即使是現在,我看到很多人會因一些小事而輕易受驚。為甚麼要害怕?老虎已站在這兒,你看不到牠,或許牠今天在圖像中。你的母親是這麼有力量,你要明白她是多麼有力量。你的腦海中並沒有這種理解。有時候你的妻子是更有力量或你的孩子更有力量。當你知道你的母親是那麼有力量____ 她是你的母親,你應該感到非常安全,那麽事情便會成就到。
舉一個例子,有一個男士,約兩、三年前我在印度馬德拉斯遇過。他是求道者,他馬上認出我。之後他被調派到孟買工作。在接到他的母親病得很重的信件後,他趕去探望她。醫生說:「她患上急性癌症,快要死了。」他知道:「我的母親是太初之母。」他坐在我照片前說:「母親,我沒有甚麼要說;請你做任何你認為對我媽媽合適的事情。」單單這麼說,他就連上了。他們說三天後,「她快要死了。」三天後她出院了。他帶她到孟買,到治癌症的醫院。他們說:「她沒有癌症,她痊癒了。」
假如不讓能量流通……你仍然擔心你的妻子,你的房子,你的孩子,擔心「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妻子……」當你能放棄這個「我」,我便能工作。我不是說你要變成苦行者,不是這樣。沒有聖人是苦行者,他們全都有妻子,有孩子。可是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母親的蓮足上。
導師那納克曾說,一個小男孩在放風箏,風箏在天上飛的同時,他跟友人談天說笑,可是他的注意力仍放在風箏上。有一個女士清潔她的房子,她的腰間繫着一個小孩;她清潔打掃屋子,做各種事情,但她的注意力仍是放在孩子身上。在印度有些婦女,你都知道,她們扛着三、四個盛滿水的缸,而她們走路時雙手是這樣子的。她們知道怎樣平衡。她們談天說笑,互相嘲弄,但注意力仍是放在水缸上。
我的注意力常常放在你的靈量上。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戲,要聽信我。任何人想玩把戲都會受到很大的懲罰。所以請你們要非常非常小心,不要不誠實,不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戲。我不會做甚麽,牠們卻會!你已經看到……牠的牙齒。牠們都有特定的素質,我告訴了牠們。牠們都有特定的素質,知道該怎樣做,而牠們是會付緒實行的。因此,沒有需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戲。霎哈嘉瑜伽士犯的另一個錯誤,就是以為可以向我或向霎哈嘉瑜伽玩把戲。當這些魔鬼的念頭出現在你的腦海中,它們會完全摧毀你。一方面霎哈嘉瑜伽是一種祝福,對你的昇進絕對是祝福,你到達某個高度,但你也要知道,當你到達某個高度,你要很小心,因為一旦你從這高度跌下,你會跌得多深?可想而知你會跌得很低很重。
在這兒你享有祝福、所有美麗的事物、愛、喜樂、知識、朋友、關懷。在這兒,若你不想留在這兒,只要玩把戲就可以了;若你想既留在這裡又玩把戲,是不可能的,是不會成功的。你會馬上被踢走;一旦你被踢走,天曉得你會到那兒。那並非我們關心的,你會因此被踢走。
我們要知道諸神是非常有醒覺性的。祂們觀察着你們所有人,因為祂們要指引你、照顧你、幫助你,為你做各種事情,成就一切。祂們為你創造花兒,為你做所有的好事情。可是同時,祂們全都只會貼附依戀着我,不是你。因為你是我的孩子,所以祂們照顧你。當你行為不當,就會完蛋和下跌。可是你母親的愛是那麼偉大,她常常都寬恕,給予機會,叫諸神不要作出任何行動。當然,祂們只會服從到某一限度。
若你想做下流,殘忍、邪惡的事情而同時又留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這不像你昨日看到的任何宗教,你犯錯、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殺人、欺騙人,仍然能留下,不像這樣。在這裡你要成為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這一點你們要明白的。
[鍚呂瑪塔吉向旁邊的人說話:有些霎哈嘉瑜伽士來了,他們進不了來,門應該關上了。]。
這個力量是那麼強大,那麼警覺,那麽充滿愛心和慈祥。既是母親又是你的導師,母親以愛心去教導孩子。不單如此,你永遠不感到我在教導你霎哈嘉瑜伽,你就是這樣學懂了,像小孩玩遊戲般就學會了,這個既深奧又精微的課題,你輕而易舉就學懂了。很巧妙地、美麗地完成了,你內在已裝設好。現在你知道這是霎哈嘉瑜伽,這不是霎哈嘉瑜伽。全部知識都那麼甜美地給予你。你們唱印度歌曲的樣子,連印度人也感到驚訝,他們有時也不能唱得像你們那樣。那些來我的講座的人,一些音樂家,他們看見你們,說:「我們真的很慚愧,這些人怎能唱得這麼好?發音這麼準確?」
你要完全信賴這力量!那時,他們遇到困難,常常受打擊,他們仍未得到自覺,他們要常常依靠這個神聖的力量,他們必須要這樣。現在你們都已得到自覺,都已獲得自由,但仍不要忘記信賴這個神聖的力量,它每時每刻都在照顧你們。
他們怎樣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戲?有些懶骨頭來到霎哈嘉瑜伽,絕對是懶骨頭,他們一定是偏左脈,不管如何,如果你告訴他:「你做這工作吧。」「不,母親,我不能做這工作,不然我會偏右脈。」這是很常見的把戲,常見的把戲是「我不能做這工作!」說到工作,他們就會跑掉。有多少人願意工作?很少。那天我走進廚房,我問那個印度女孩發生了甚麼事,她說:「他們都跑掉,沒有人留下幫忙。」沒有人想擔起責任。在霎哈嘉瑜伽的把戲是這樣的:「如果我做這工作,我會偏向右脈。」但是如果你偏向左脈,牠就在這兒。(鍚呂瑪塔吉應是指那老虎的圖像)把牠放在這兒很好,我很高興。
所有怠倦散慢的人,懶骨頭,常常都是這樣。有些人被勸說:「你要早起。」他們感到早起是很糟的:「噢!怎能起床呀?」但是當你想想你的過去,你一定曾經吸毒,酗酒,吸食一切左脈的東西,那是你不能早起的原因!現在,你該如何戒掉或中和這些壞習慣?你應怎樣做?如果你開始早起,慢慢便能養成習慣,壞習慣自能戒除。讓自己迎接清晨的陽光。酒精是很左脈的垃圾。即使女神亦曾經喝掉全世界的酒精,你不會相信,所有酒精!聖人如賽巴巴曾抽光馬哈拉斯特拉邦的煙草,但他們仍然吸煙。濕婆神把毒液喝光,因為祂是生命的賜予者。祂們很真誠誠懇,全神貫注的做了很多工作。你看我也是這樣工作,祂們也曾這樣工作。
因此,不要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我曾經叫你們寫下自己今天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甚麼?我會為自己做各種事情______我會為自己的屋子和廚房漆上顏色,做一切的事情;我會裁好一件漂亮的紗麗,也做好上衣。那麽,我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甚麼?我送了多少禮物給人?我寫了多少封信給人?我寫下自己的多少經驗?最重要的是,我有多少次在心裡感受母親的愛?我要告訴你西方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現在才發現,當我發現霎哈嘉瑜伽,我亦同時發現今天我要告訴你的秘密。
女神力量的滲透力使人可以找出惡魔,它們怎樣在我們的思維中運作,怎樣繁衍昌盛。我曾經告訴一些人,我會告訴所有人。當我們還是小孩時,直到五歲,我們都是自我中心的只顧自己。你把十件玩具給十個孩子,他們只會拿了玩具一起玩,不會與任何人說話,只會玩,不會騷擾其他人,各自生活,互不騷擾。如果他們受騷擾,便可能會打人,可能會做一些荒謬的事情。原因可能是有某些小孩的亡靈附著他們。但當他們五歲大,就如現在你問任何一個在這裡的孩子:「現在你看到甚麼?」他說:「我看到老虎,看到花朵,看到這些那些,我看到這些。」但如果你要他站在哪兒,假設有人站在那邊;他會看到甚麼?他仍然會說看到老虎、花朵,這樣那樣。試試吧。因為他不會從另一個人的角度去看事物。他只是忙著應付自己的自我。
整個西方文化,我現在發現____我也不清楚,過往不是這樣的。父母看管得孩子很緊,他們對孩子有責任感,他們要成為孩子的榜樣。和以前不同,孩子們互相打架。他們有時會打架,但只限在睡房內。我年輕時沒有看夫婦時常吵架,鬧離婚的電影,完全沒有。夫婦之間的了解不是這樣子的。但若是另一個女人或男人,他們的臉孔會變成這樣。如果你在街上看到兩個人像這樣走在一起,你便知道他們不是夫婦。這是現代,這就是現代,西方是最差的,連父母也未成長,未成熟,完全沒有責任感。他們有孩子,怎樣與丈夫相處,特別是這裡的婦女是又專制又愚蠢。她們對烹飪一竅不通,甚麼都不懂……任何事。她們只會送信,在銀行做抄寫,她們極之愚蠢;不懂怎樣與丈夫相處,與孩子相處,她們沒有受過訓練。她們的母親沒有關懷她們,對她們完全沒有紀律。因此,這些自我中心的孩子仍舊是自我中心。沒有愛,沒有感情。
我們可以說我的母親是非常嚴格的人,極之嚴格,但同時她也極之有愛心____非常有愛心,非常嚴格,就像札格丹巴(Jagadamba)。她教我們煮食,即使怎樣拿手柄她都會教。她會告訴我們:「不是這個角度,這樣不成,這樣才成!為甚麼你這樣子站着?你的注意力在哪兒?」不准提問。這些我們童年時學懂的紀律對我們今天很有用。還有是他們極之有愛心,無論他們做任何事,都是為了我們的福祉。可是我認為,尤其是在瑞士,我經常感到那些母親是沒有受過敎育的,她們連自己的女兒也非常妒忌。我們的母親……我的母親受過很好的教育,可是她的母親卻並非如此。她有智慧,有責任感,她知道自己是位母親,所以言行必須檢點,不能孩子氣和愚蠢。
因為這些女士沒有得到愛,所以她們仍然自我中心,仍然是嬰兒,仍然未成長,仍然未能從他人的角度去看事情,而且變得非常固執:「不,這是真的!」讓我們現在面對它吧,今天的太初之母祟拜是很危險的,因為它像一面鏡子,讓你看清楚自己,面對自己。宰制丈夫是件愚蠢的事,原因是你不懂怎樣與丈夫相處。我可以說印度婦女在某程度上宰制她們的丈夫是可以的。丈夫不能沒有妻子,不能沒有妻子。他們甚至連怎樣收拾東西,怎樣弄茶,怎樣煮熟一只蛋都不懂,他們甚麼都不懂,怎樣鎖門開門[鍚呂瑪塔吉在笑],怎樣開衣櫃,怎樣鋪床也不懂,任何務實的事情他們都不懂。
我的意思是……我丈夫經常來問我:「這領帶行嗎?」這是很久以前的事,現在他知道我是太初之母,雖然過往也是。他習慣來問:「這個好嗎?」「不,這個不好。」他便會更換。因為你們仍未成長,仍未成熟,你不懂怎樣與丈夫相處。你想去宰制人,孩子也有樣學樣,他們也宰制你。表面上,你要明白,這權力是從上而來的,像我常常說:「我不是神,至高濕婆神才是。」當我這樣告訴葛雷瓜時,他感到很震驚。我也是神,沒有我,祂是誰?我是祂的力量,祂並沒有力量。讓祂成為神好了。因為如果你要怪責任何人,你可以怪責祂。祂是神。我要努力工作去取悅祂,否則,你也知道,祂不會理會任何人,只會毀滅,祂只懂毀滅。任何人想向我玩把戲,祂會毀滅你,祂會狠狠地毀滅你,令你很多世也不能成為人類。祂就是那樣子,可怕的傢伙。你要知道,這種事都是祂做的。
因此,我們要成長。我們要成長成有智慧的女性;因為,正如我告訴你,女性就像大地之母。當你問我:「母親,你工作得這麼辛勞,但看來仍然容光煥發。」因為我享受,對我來說那是音樂,工作對我來說是音樂,煮食對我來說也是音樂,所有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音樂,你會不會討厭音樂?相反你感到很清新。你都看到,當我降魔伏妖,我變得更覺醒,擁有更多光,情況是剛剛相反。
我要你們明白,今天請你內省,作靈魂的搜尋,找出自己出甚麼問題。不要縱容你的自我,因為自我令你變蠢,這是你一定要看到的。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那麼愚蠢,只顧自己。我們都知道,馬戲班要有小丑,也要有獅子和老虎,但令人着迷的是獅子和老虎,並非小丑。要內省,看看自己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甚麼,這是很重要的。
當然,有一件事我要恭喜你,因為我就是這樣,我沒有做過甚麼變成這樣,我就是這樣。我是力量,如果我擁有力量,只因為我就是力量,那又有甚麼值得興奮呢?我一點也沒有興奮的感覺。但如果我不運用我的力量,我就如人類一般。為甚麼我是女神?因為我能運用我擁有的一分一毫的力量。如果你們因為一些廢話、恐懼而不使用你的力量;又或因為任何誘惑,任何限制,或類似的事情,而不盡力去使用你愛的力量,便不能昇進。若你看清楚,母親的整個力量是愛。她做任何事都是源於她愛她的創造物。
要反省,但不要太遲。我很久以前也常說,他們製造這麼多物品,正消耗大地之母的資源。你一定聽過我這樣說,十八年來,我都重覆說著這番話。現在生態問題像一個惡魔站在你的面前。你有甚麼對策?你只能面對它。你自然就能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毀滅。內省,如果你不馬上內省,當再面對它時便會太遲了。所以不要單單滿足於自己,滿足於你已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就可以了。如果你來我的崇拜,就像你跌進海洋裡,海洋有能力吞噬你,也有能力把你拋回岸上。海洋在這兩方面都能起作用。
為甚麼我未能在霎哈嘉瑜伽深化?藉口多多:我沒有時間、我很忙、我要工作等等。那麽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的全部時間都是為了霎哈嘉瑜伽,因為這緣故,霎哈嘉瑜伽給你充足時間去做其他事情。我不時在溫哥華、聖地牙哥,或在這兒的崇拜遇見一些人,我問:「你怎麼來了,你的生意怎辦?」他說:「我正是為了生意來這兒,正好在這天。」當你領會了解這力量有多偉大,你就會把所有事情交托給這力量。它為你解決所有事情。今天我會談到力量(Shakti),女神的力量,我們仍未對它完全了解,它是很精密、很平衡和極之有效率的。無論這些力量為你做了些甚麼,請你尊重它們。
請盡量吸收它們,好讓自己成長。不要說:「我結婚了,」或「我懷孕了,」「我有孩子,我要工作」,不能這樣。當你變得完美,所有事都會變得完美;所有事情都連繫到你有多完美。然後,你不再問我:「母親,我要做甚麼工作,我要成就甚麼?」不是這樣。你看到自己的路,萬事都會成就。
所有從前被殺掉的惡魔又重回他們的原來的位置。最壞的是他們以導師的身份進入求道者的腦袋。他們化身為天主教、基督教、各種廟宇和各種原教旨主義。若你看看他們,他們看來就像惡魔。當你受他們影響,他們便會進入你們的腦袋。當你來到霎哈嘉瑜伽,腦袋被潔淨,你回復正常。跟著要怎樣,做甚麽工作,在潔淨自己、傳播喜悅的同時,還要做甚麼?你要把它給予別人,這是你的責任。首先,你們的個性、行為、關係要純潔到可以發光。就如一塊很清潔的玻璃,光才能通過。但是,靈量作為純粹的欲望,你要很殷切熱烈,要像泉湧般的欲望去給人生命能量。那麽,給誰自覺,你把自覺給予樹木、給予狗兒、給予任何人,你也可以給予人類,雖然是頗困難。
一定要這樣做。無論你作何事,要注意你是否連上。在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的時候,如果你的聯繫是很鬆散的,你在給予別人甚麼?霎哈嘉瑜伽還是其他?你在給人黑暗?給人無明,給人瘋狂。
所以,每時每刻你都要與這個強大的力量保持連繫,讓它高興。禮法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看看這裏……(錫呂瑪塔吉指向老虎的圖像)牠們都懂禮法,因為牠們是固定的。你們也應該好好地牢記禮法。對我來說,以人的身份去告訴你們女神的禮法確是頗為困難尷尬,真的。但我仍要告訴你,因為我不想你受到傷害,你一定要遵守禮法,充分了解禮法。
當然,現在已好多了。在德里第一次為我做崇拜時,他們用膠碟來做搖燈禮,用膠盒子盛載紅粉。那時我很替他們擔憂,我整個身體都收縮起來制止他們:「甚麼也不要做!」如果你看到我的照片,會發覺我看來很不同。我很驚訝他們不知要怎樣做。好吧,現在請你們注意禮法。就如有人在早晨穿著睡衣四處走,這是不恰當的。你們要穿戴得恰當。你正要……你知不知道太初之母是誰?又或你知道甚麽?如果你知道要與太初之母見面,一定要明白禮法。幸好,在印度,人們很懂事;雖然他們有時也會犯錯。禮法是很重要的,若你不遵守禮法,他們會很憤怒。這是極之重要的。這就是基督為甚麽說︰「祂能容忍不利於祂的一切,卻不能容忍任何不利於聖靈的。」他亦說:「當心喃喃終日的靈。」因為若你在我背後竊竊私語,我全都聽到。他們隨時向我報告。我知道所有你在我背後做的事情。我會給你時間,然後它就會作出行動。
這是為你着想,為你的好處,為你歷世爭取的昇進,你要尊重自己是求道者,你現在已經找到真理。用真理做一個王冠戴在頭上吧,你就像王者。除非你知道自己擁有甚麼力量、知道怎樣取得它,還要緊記它,讓真理成為你的一部分,否則你便很難成長。你不是在這裡就是在那裡,只會像鐘擺般在半空中不斷盪來盪去。
女霎哈嘉瑜伽士會因為說:「我會偏向左面,或我會偏向右面」而感到羞愧。你怎能這麼不堪一擊?只因你仍未成長。你要像直布羅陀石(Rock of Gibraltar)。你怎會受感染?好吧,如果你認為某人極之負面,不要走近他,這樣你只是不能成為乖巧的寶貝。
我的孩子一定要成為正直的勇者。你是我的孩子,不再是基督徒、印度教徒、穆斯林,不再是可怕邪惡的人。你是我的孩子,你要勇敢、正義、善良、有愛心、有活力,那是最起碼的。我希望你們在崇拜後,坐下靜坐和內省,找出:「我為何這樣做?問題出在哪兒?」昨天我看到有些人在打盹,這是因為左臍輪的問題,因此,要清理你的左臍輪。
如果你與上天的力量完全連上,三天三夜不睡覺也不會感到疲倦。你偶爾也有這種經驗。但你的注意力必須放在這個力量上,放在與它的聯繫上,我們正擁有這力量,只能這樣,否則,很自然的你會很累。一切都是那麽有邏輯,很有邏輯的。感謝天、感謝你自己、感謝你的運氣,你們是很少數的幸運兒能與這個力量連上,可以輕易而舉的吸收這力量。
你是甚麼,為甚麼你的行為像普通的街上人那樣,有着愚蠢的問題?你會驚訝地在往世,女神從未像我那樣說這麼多話。她們只說一兩個字就夠了,像她說:「呵!」就殺掉這個;「吓!」就毀滅那個。她只說:「呵、吓、嘻、唏!」就令這完蛋。她們從不給人自覺,沒一位降世神祇給人自覺。她們說:「不、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很抱歉,我不會這樣做。」祂們必定是看到人類是那麽愚蠢。「天啊,沒甚麽,我很妥當,我可以到森林十四年,我可以與阿周那一起當車夫,我可以被釘十字架,我可以服毒;但千萬不要派我去應付人類!不、不、不、不,我寧可去動物園。」因此她們沒有一位,沒有一位,她們有些甚至沒有提及自覺,她們以為:「如果我們提及自覺,他們會說:『為甚麽不給我們自覺?』」沒一位給人自覺。
這就是太初之母的慈悲、愛心和自信,你們都應該有自信。我不只給你們自覺,還給你們力量去給他人自覺。從未有降世神祇做你們正在做的工作。雖然祂們很有力量,卻沒有給人自覺,你們卻有,儘管你們的工具不太完備、不太神聖,雖然如此,我們仍要迎上前,弄清楚你的人生有那些事情是重要的。對諸神來說,神聖的工作是首要的,沒有其他。沒有人承擔這任務,沒有人,沒有人上大學或唸書,他們只做神的工作。因此,你做的任何事都要視作神的工作,那麽能量便會流向你。當你開始做神的工作,你做的一切工作都變成神的工作;即是說,當你決定:「我要做神的工作。」神就會接手,做其餘的事情,你只需做神的工作,祂會接管一切。我希望你們明白,試試吧!要有信心,也要感謝神能有一位像母親的人,告訴你你哪裏出問題。感謝天!即使你的母親也沒有告訴你哪裡出錯,因為她們都害怕你。
不要說然後……然後,當你說了一些話:「母親,我的心輪受感染。」我的意思是你能做甚麼?如果你明白我這麼做是為了令你能有所改進,是出於愛心,出於關懷;那麽你就能成就到。我不認為這是思維上的理解,是更高層次的理解,它成為你的感知的一部分。「它怎會出錯?所有都是為我着想,為我著想。」
還有一點,你們要明白,我清理的這七個輪穴,都是集體地在宇宙層面由我保管。Viratangana的品質是她在我們內裡創造宇宙大我的感知,即是集體。若你們不知道,在現代,我們集體地走在同一靈性的道路上,就是這樣。由於我們已到達頂輪的階段,在這裡我們只能集體地成就,沒有其他途徑!你們要完全明白,任何人以壞行為或任何事情傷害集體,都會被趕走,這是毋庸置疑的,也會跌落壞人的手中。
集體是太初之母的工作,因為在頂輪,宇宙大我掌管頂輪,而宇宙大我的力量是Viratangana,是它成就集體的。我們要明白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們不合群¾¾可能出於任何原因,或許出於嫉妒、自卑,或任何隱秘的原因,像毛蟲般爬進來,我們便知道錯在自己,而不是集體。不要批評集體,我自會找出集體的問題,把它糾正。要參與集體,有智慧和誠懇地維繫集體。讓大家合群,享受集體。不要互相批評,只批評自己。如果你慣於批評人,請改為批評自己吧。這樣比較好,因為這也是習慣。
人們,尤其是西方人,他們對任何事都有反應。若他們看到這地毯:「噢!我不喜歡它!」它並非屬於你的,不是為你而造的,它跟你有甚麼關係?「不,我不喜歡它!」它不屬於你,有甚麼問題?它鋪放在這裡,你為甚麼要不高興?「我不喜歡這個人!我不喜歡這條裙子!」你是誰?「我不喜歡。」在霎哈嘉瑜伽是不容許「我不喜歡」。這是一種說話的方式,不管如何,其實沒有需要說甚麼。
這種狂妄自大是不利於集體的。我看到有些愚蠢的人總想替我拍照。你告訴他們:「不要走上前,不要。」「不,我要,不做不成!」他們有些實在是蠢人,無藥可救。我告訴你千萬不要以他們為榜樣,也不要有樣學樣。
跟著,我們來到這一點,太初之母的工作是整個創造最重要的。降魔伏妖已經完成,甚麽?已經完成;莎維德麗的工作亦已經完成;她創造了恐龍,那又如何?摩訶拉希什米的工作已經完成;她把你們帶到人類的層面,對,那又如何?現在是高潮,你得到自覺,得到這特別的素質,你已經進入神的國度。所以你的言行舉止必須檢點,也要有尊嚴去明白你們已經進入神的國度。
有一次我要與印度總統會面,他對我來說與其他人沒有分別。我從沒有想到他總統的身份。我在走路時,與我同行的人突然變得很拘謹,像這樣[錫呂瑪塔吉在表達人們很敬畏的樣子]。我說:「這些人出了甚麼問題?他們見到鬼還是甚麼?」走上梯級,有些守衛拿着矛和一些甚麽東西站在梯級上,不管如何,我感到很可笑,這些人變得很拘謹。
當你們進入神的國度時,你有多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你要怎樣,你的行為要怎樣?只需要感受一下你已經在神的國度的獨特之處。只要感受一下,如果你能感受到,你就會知道,你取得一個多麼光榮的位置,你應要有多尊貴、多美麗、多整齊清潔可愛。你必須認識要有多少分際。當你知道你是人們夢寐以求的,或可以說你是神的國度中最高的國民,你便要證明你真的明白,真的感受到。你應該感到極度喜樂歡欣。
好像昨天,你們像街上的人為一些小事大笑;這並非霎哈嘉瑜伽。如果有大笑話之類的,儘管笑吧;要不然有人說話,你只在笑,我會很驚訝,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想想聖人會不會這麼?你們是聖人;你們以smanana 成為munindras,透過靜坐你們都成為王者。你們的行為怎能不尊貴?現在,要做好本份,嘗試感受它。
昨天,在唱最後一首歌時,我知道它滲入感動很多人的心靈。這種我們稱為nirananda的獨特喜樂,我昨日真的感覺到它。要讓它繼續,要把它好好收藏在你們的寶瓶(khumbas),即靈量裡,是她要昇上來。今天我想不單敬拜khumba¾¾靈量住在哪裏,khumba變得像花盆,就像這樣,事情已經發生,也會繼續發生,就如有人說:「母親,這些花盆可以變成枱燈。」我說:「看,你也這麼說!」所以這寶瓶變成花兒;花兒變成光,有香氣的光。
希望你們能明白我的願景,並且支持我,你們會成就到。我完全依靠你們實現我的願景。我們要把這個世界變成美麗的地方。為此不需要犧牲太多。你們已經受到祝福,不用做太多,只要把注意力保持在力量的源頭。願神祝福你們。
謝謝。
馬天娜說:「我們承諾。」你們都說吧。[所有瑜伽士都大聲承諾]
十分感謝你們。
你要把奇蹟,事情怎樣成就寫下來。例如有一次我們去巴黎,他們想為哪裡的女士買紗麗,但沒有辦法找到有四十五吋長的布匹,不是三十六吋,就是五十八吋。當我們坐在車子裡,我突然叫車停下來。他們說:「母親甚麼事?在街上?」我說:「有人在街上售賣紗麗。」我們便買到想要的紗麗。
另一次,你們在伽納帕蒂普雷的格涅沙崇拜都看過我們怎樣為禮物贏得奬金。你們時常送我昂貴而無藝術價值的禮物,浪費很多金錢。即使是國家的崇拜,你不會得到甚麼,我們怎樣取得它,也是一樣。從機場來時我說:「這兒有些東西!」他們說:「母親,只有一家商店。」我說:「進去看看!」我們進去轉了一圈,哪裡的貨品都很便宜。同樣事情在美國也發生,我坐下說:「中國有麻煩,我們買些中國貨吧。」我們走進一家中國商店,那兒的貨品很貴,非常昂貴。我走到一個街角說:「讓我們走進這小巷吧!」哪裡有一家商店,賣的東西都比其他商店便宜四成,全都與十分之四有關。我想只是偶然,在一百米之外的商店便以五、六倍價錢出售,怎會這樣?
你們都可以試試;但你的願望必須純粹,理解也必須純粹。我只在想這些霎哈嘉瑜伽士花掉很多錢,浪費很多錢去購買這些無價值的物品。你們送給我的所有禮物,我其實已經要求他們不要再送了,停止再送了。現在送禮從個人層面提升到國家層面,即使是國家層面,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再分國家,應該只有一個國際層面。如果你們同意,你們明年可以這樣。
不管如何,無論你給我甚麽,我都不會賣掉,也不會轉贈他人。我們要保存它們,好讓子孫後代看到你們給我怎樣的禮物。它們的價值就在於此,不在於你花費多少。完全沒有需要個別送我禮物,我知道你愛我。我也不清楚,我已經告訴領袖們:「個別國家請勿再送禮物了,不要浪費金錢。」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未同意,若他們同意就可以停止送禮。即使是國際的禮物也可以減少。
你們都知道,我甚麽也不需要,可是它會成就。像我說:「這次你們給我象牙吧。」象牙是很昂貴的,我們再次能以很便宜的價錢買到象牙。當你給我象牙,你不會相信,我從報章中得知象牙一直都是五百元一公斤,現在在美國卻只售三元一公斤,真的嗎?這樣做是為了鼓勵手工藝和藝術。我說過很多次,你們只要用一點兒黏土,便可以製造既美麗又高價值的物品,那麽,為甚麼還要耗用大地之母的資源?與其擁有很多東西,倒不如只擁有少量但有藝術價值的物品?
現在,你們不會在商店買到甚麽,你買不到絲綢,買不到這些,買不到那些。很難找到一些天然物料的物品,因為大家都製造不天然的貨品。無論是甚麼,你都要創出美麗。若你能創出美麗,我們便要保存它,珍惜它,這比擁有千件無用的、可即棄的東西好。遲早會有可扔掉的人類。我們要扔掉他們。如果我們不懂怎樣運用有限的資源來生活,怎能繼續在地球生存?
我已經多次告訴你們要多用富藝術性,人手造的東西,但不要過分。最起碼,即使你要買非天然的東西,也要挑有美感的。當你們有這個偉大的願望¾¾今天他們想全世界都祈求保護大地之母,因此我開展這個話題。我們應祈求能為自己發展藝術,作為給別人的禮物,也要使用藝術家創造富藝術性的物品,我們只需要擁有很少,但富藝術性,而不是低俗的物品。在法國我看到這些人造物料不知不覺蔓延一切,無論是綿質、絲質或羊毛物品中。除了人腦外,它可以進入每一處,非常可怕。
無論買甚麼,要買富藝術感而非平凡、可怕和低俗的物品。明白嗎?今天就說到這裡,當你們做崇拜時,請向我祈求:「母親啊,請拯救我們的地球,給人智慧,好使他們檢點自己。他們應要當心。」每個霎哈嘉瑜伽士都要當心,用多少電力、電話、水或其他。我們要節約。假如我們不負起這個責任,它是不會滲透到其他地方。這是你們要做的。你們要在日常生活中養成節約的習慣,這個習慣要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儘量節省大地之母的資源。這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他們送上特別的禱告,當然,那是從教會之類的地方而來。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好日子,因為他們一定想到這是女神的日子,因此他們作出這個請求。
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