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海崇拜

Brisbane (Australia)

1991-04-06 Bhavasagara Puja Talk: Meditation Will Protect You, Brisbane, Australia, 38'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FI,FR,NL,PL,PT,SK,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幻海崇拜(Bhavasagara Puja)

1991年4月6日

澳洲布里斯本

我們是第一次在布里斯本舉行崇拜,我很高興那麼多人從不同的地方來。

你知道透過崇拜,你激發啟動我體內的輪穴,因此你能吸收很多生命能量,你做到了,突然間,你的知覺有所進步。你的確能做到,但一段時間後,他們說:「母親,我們又下跌了。」他們也說︰「當我們到印度時還好好的,一回來,卻下跌了。」

幸好,現在我們擁有集體靜室,這很好。擁有集體靜室,我一定要說是非常、非常正面的事情,因為格涅沙就是這樣在這裡建立鞏固。擁有集體靜室是為了過集體生活,靈性的集體生活。不僅僅是為了住在這裡,而是為了靈性。我們應該知道要遵守某些規則紀律,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不只是一所房子…一些人住在一起,一定要有紀律。只有這樣才對你有幫助 — 因為,若你不是為著「我要昇進」這個念頭來集體靜室,那麼,不管你是留在集體靜室還是留在家裡,都是毫無分別。

有兩種靜坐,兩種,一是 — 我們可以稱它為 antarmana(內心的/內省)— 我們在內在靜坐,看看自己那裡出錯,該怎樣把錯誤糾正,對它該怎樣辦;另一種是 bahirmana,是外在的,我們要怎樣在外面生活。你必須有紀律,不是強制的紀律,而是你能開開心心的接受,吸收的紀律。就任何藝術而言,譬如在印度,我不知道這裡是怎麽樣,你必須刻苦磨練自己,才能有進步。你不能胡亂隨意的去做。你不能隨便做任何事。霎哈嘉瑜伽是沒有 tapascharya(苦行),你不需要行苦行,全都是祝福。可是,若你真的要沉浸在深深的祝福裡,就不應迷失在這些祝福裡。

至於antarmana ,你們全都要靜坐是非常重要的,早晨和傍晚,每一天。不刷牙不要緊,但一定要靜坐,這是重要的事情。我發現西方人不斷有阻塞,清潔後又再有阻塞,就是這個原因。每次我來……發現某人不是受某種制約就是受某種baddha(束縛)的苦,或有時是自我,或是什麼,它來了又去了。這不是種永遠都不會依戀執著的東西。就像我們每天都洗澡,我們要每天洗淨自己,同樣,我們內在也要清洗。所以靜坐就是 antarmana tapaha(內在的苦行),你可以這樣稱呼它。但其實也不是怎樣的苦行(tapaha)。你不需要坐上喜瑪拉雅山,只需要在早晨靜坐。

在霎哈嘉瑜伽的系統裡,我會說成就得最好的是德國和奧地利這二個國家;英國也是,但沒它們那麼好。我要說這兩個國家成就得最好;其三,在羅馬,他們也擁有一樣的集體靜室。對他們而言,在霎哈嘉瑜伽裡提升高度是非常重要的。絕對是,沒有什麽比這更重要。總是這樣,在這些靜室裡,我見過人們早上四時起床。我也是每天四時起床。之後我或許會睡一會兒,在四時我就起床。他們沐浴,準備崇拜,然後坐下,對著照片,做大約五到十分鐘的崇拜,然後靜坐。跟著他們吃早餐,或做其他事情。

之後,當他們下班回家,也坐下一起靜坐,這是集體的部分,或討論該做些什麼,怎樣去傳播霎哈嘉瑜伽。他們只談霎哈嘉瑜伽,或決定該做些什麼,什麼是解決霎哈嘉瑜伽的問題最好的方法。晚上,睡覺前,始終不變地,他們所有人,所有人,就連兒童也是,睡覺前都泡腳,靜坐,然後睡覺。我發現這就是奧地利和德國人進展良好的原因。你知道,德國人就像這樣。什麼事情進了他們的腦袋,這些事情對他們就是最重要的;不容易改變他們,沒有…他們不會對這些事情妥協。他們也努力鍛煉身體。

現在,這裡的tapa(苦行)、苦修是什麼?我們的身體適應某種生活。印度也是,我們在印度都是這樣的 — 每個人早上起床後,都坐下來做崇拜,或靜坐。我是說不用多說,你不用告訴他們。因為在印度,這是傳統上要做的事,當他們起床後,先沐浴,再做崇拜,全部人都是這樣。即使是基督徒,也同樣這樣做,他們會坐下祈禱。穆斯林則會做跪拜namaaz。這是一種習俗,一種家族教養傳統。

我發現這裡的父母沒有負上把紀律這個訊息告訴孩子的責任,孩子也是極度專橫。他們不想知道這些事情,所以父母也不敢告訴他們:

「這樣對你好,請這樣做吧;最好你能靜坐。」他們害怕對孩子說這些話,可能會失去孩子。或者:「你要祈禱」、「這個時間要起床」,你不敢告訴他們這個時間要起床。在西方,如果你告訴他們︰「你早上四時要起床」,就是最大的罪過 — abbah。

這就像是最差勁的懲罰。不過,一旦你開始早起,便能養成習慣,你也會早睡。你會早睡早起,這樣對你整天都大有幫助。開始這個習慣吧。你每天一定要靜坐。這就是為什麼每次我來的時候,我發現人們再次有阻塞,某些地方出問題。這裡出問題,那裡出問題;他們的這裡那裡有阻塞。為什麼會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你一定要昇進。一天一天過去,你應該處於更高的狀態層次,霎哈嘉瑜伽士這個新人種,應該要在我們內在紮根。我們來這裡不只是要享受美食,享受美好時光,或美妙的聚會。我們來這裡是要成為獨特的人格,這是把人類帶上更高的狀態層次的必備條件。所以現在你要向自己負責,好好照顧自己,要告訴自己:「某某先生,某某女士,請言行檢點。」要不然,你就會在霎哈嘉瑜伽中迷失,這樣對你也幫助不大。我們或許數量有增長,但卻欠缺質量;負面力量只要一擊,就可摧毀我們自以為很多的數量 — 這種事曾經發生過。

所以,現在你們全部人要發展這種對自己的關注,找出自己的問題,要怎樣去改正它。若每天都這樣做,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不會出任何問題。你的思緒會停止,你的困難會獲得解決,你完全不會有任何阻塞,因為你已經把它們洗掉了。不過,若你把它們留在身上,它們就會生長,變大。因此,就靜坐而言,不應怠懶昏沉,而是喜喜樂樂的去做。一段時間後,若你不這樣做,就不會快樂。不過,剛開始時,你要鞭策自己,告訴自己要清潔這個身體;但比潔淨身體還重要的是清潔頭腦和智力,這二者都要有所改正。要成為神的工具,你必須是完美的,擁有完美的人格,不然,我們或許不能妥當地把霎哈嘉瑜伽的訊息傳播開去。

很多人說:「我們已委身交託給母親,我們已交託給她,當我們交託了,就能得到一切。」

你交託了什麼?是一顆清潔的心,還是一顆充滿各種錯事的心?或是那個智力,很卓越的清潔的智力?或者,你仍帶著傲慢來?即使有霎哈嘉瑜伽的恆河在流動,你還是要擁有水壺的深度。石頭不能盛水。孩子也一樣。當然,他們即將到印度,我肯定他們會養成正確的作息習慣,也會學懂正確的靜坐方法。

很明顯,在西方我們從未有神的知覺。不管我們擁有什麽,不管我們從教堂、猶太教堂、或是某些類似的地方取得的,不過是在每一個星期日到另一個星期日,每一個星期日;穆斯林則是每一個星期五到另一個星期五,每一個星期五,就這樣。可是這樣並沒有帶領他們往任何地方。所以我們要為此做點事。問題會在短時間內獲得解決。你不需要坐下來既思考又擔心:你怎能解決問題?它自會獲得解決。不能解決的是你的習慣,怠懶昏沉的習慣。若倫敦的人是怠懶昏沉的,我能理解,他們卻不是。他們已經變得非常、非常勤勞,活躍,也委身順服。他們怎能做到?他們只是知道只有委身順服才能潔淨自己,才能給他們帶來一切的力量。

現在,假設這件工具不清潔。你就連我的話也聽不到,它毫無用處。所以我們的工具要完美,以便彰顯霎哈嘉瑜伽。要不然,所有的缺點就會造成雙重的影響;就像,首先它會影響你,你絕對感受不到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好處;其二,它會影響遇見你的人,慢慢他們會發現你有一些不妥當。「某種壓抑的瘋狂」,他們會說:「霎哈嘉瑜伽就是這樣,因為我找不到這個人有什麽了不起。他有點像這樣,有點像那樣。」

一旦你開始深入自己,你會感到驚奇,你為能發展出這種能力而對自己感到驚奇。當然祝福是有的,奇蹟也是有的。要想想自己的能力,你有什麽能力?你能治療人到怎樣的程度?在孟買我們有些人,在浦那也有少數人,他們有能力醫治人。他們有些人到村莊去。現在他們要求我提供吉普車,那麼他們就可以到村莊辦音樂會,去唱歌,創造大批霎哈嘉瑜伽士。當他們回來,馬上,不管是白天或晚上回來,他們馬上會在相片前清洗他們的雙腳。

同樣,為了保護自己,你要給自己做班丹,任何時候。你不應說:「現在,我一切都妥當。」你不應說︰「我是完美的。」你不應說︰「我是霎哈嘉瑜伽士」。絕對、絕對不要那樣想。一旦你開始以為自己是完美的,你就完蛋了。所以在出門前,你一定要好好做班丹。在睡覺前也一樣,一定要好好做班丹。把注意力放在頂輪,才去睡覺。

事情是怎樣成就是非常令人驚奇的。你馬上能知道一個人有否靜坐,馬上就知道。就像一個幫孩子洗澡的人。雖然他幫孩子洗澡,自己卻還沒洗澡。你能把二者分辨出來。同樣,每天都靜坐的人,每個早晨和傍晚靜坐,不用花太多時間。你看,我們把全部時間都浪費在無聊的事情上。只有當你完全了解自己,完全了解生命能量,你才能正確地處理它們。這些知識都是你的。你也知道,完全免費,這些都能成為你的導師能力。所以,不要只是滿足於:「好吧,今天是星期日,我們上教堂,拿起聖歌書,讓我們唱這頁的聖歌,諸如此類,再坐下、起來、又坐下。」回到家裡,一切如舊。

所以今天,我真的想告訴你們全部人,你要內在的發展這種深度。如果你不能發展這種深度,你也只不過是個平凡人。事實上,所有關於「女神和她的力量」的偉大秘密,從未像這樣告訴過任何人。從來沒有。只有當他們達成了合一 — 我會說是神和你之間的合一關係的絕對完整的概念、絕對完整的了解 — 在此之前,沒人會為此做什麽。

現在是霎哈嘉瑜伽的時代,是很簡單的,你一旦得到自覺,就能給他人自覺。馬上,在你的手上,你會看到靈量在移動。你把手按在某人的頭上,你就發現那個人得到自覺。這是事實。就是這樣成就。但對很多人來說:「噢,什麼也不用做。說到底,是母親成就萬事萬物,我們只是成就了一點點。」你總是能了解,母親只能成就一件非常好的工具,而不是一件軟弱的工具。現在,我們有一些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很有深度。始終不變的是,每當我問起,他們總是說:「母親,我們每天敬拜。早晨、傍晚,每一天都用各種方式敬拜。我們一是洗腳和坐在你的照片前,敬拜你的照片,一是早晨也這樣做。」很令人驚嘆,你馬上就能把他們辨別出來。在機場或許有六百人,我卻能馬上知道,誰每天都有靜坐。

現在,說到我們。我們練習霎哈嘉瑜伽已經二十多年了,現在我們要邁進第二十一年;可以說,我已經準備就緒。你要明白,是這樣的,因為那時是1970年,現在是1990年,做了這一切,加上91年。我們花了這麼多時間。當然,我會說,那時你還沒有自覺;不過,不管你什麼時候得到自覺,我都不會評論你投入的程度。我說:「先讓他們得到自覺。」他們得到自覺。一旦他們得到自覺,你看,他們便真的感到有責任,從有自覺那天開始,從第一天就開始了。我不用告訴他們。我不是說印度人,我是說其他人。他們做到了,他們有極大的進步,極大的進步。

我們一直從這裡那裡給你派來印度的男女孩,只為讓你知道,他們也能在霎哈嘉瑜伽幫助你。肯定能幫助你。你必須有恰當合適的人,你會因為他們的行事方式而感到驚訝,他們能傳授一切,至少不大受自我的干擾。完全沒有自我。你不是因為自我才能成就這一切。你能成就它是因為你是個求道者,現在你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所以要了解,不是在金錢上得到好處,或是「我要變得有權勢」,這樣或那樣;因為若你沒有靜坐,你的注意力就會放在這些事物上。你馬上就會開始想:「我能成為領導人嗎?」好吧,要不然:「我應否貶低領導人?我怎樣才能侮辱他?我怎樣才能進行鬥爭?我要怎樣做?我要怎樣才能以這個方式行事?」你也嘗試侮辱別人。若這樣行不通,你有時可能訴諸暴力、憤怒,因為你還未,我應說,還未那麼進化、那麼成熟、那麼有智慧。

所以,現在,你要做的事是…每天早上起床後最先要做的事,你首先是說「讓我看看,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有什麽責任?」一段時間後,你就會開始享受它,因為它能給你這種巨大的力量,這種巨大的經驗。然後,你很謙卑的坐下,首先說:「母親,若我有任何一點自我,請把它拿走;母親,若我有任何一點條件制約,請把它拿走;因為我是個徹頭徹尾的求道者,我不要自我和制約。」

不過,若你不靜坐,這個自我先生就會秘密地爬上你身上,你可能想成為領導人,或是你會宣誓主張一些事情,進行一些笨蛋自我的行動,我們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這種事情。若你把它們寫下,你不會知道該如何停止大笑。為了警告自己,我會說唯一能保護你的是在早晨和傍晚靜坐,並且保持自己在完整的班丹內。你的角色很重要,你的時代也很重要,極之重要。你不知道在靈性的歷史上,沒有人能像你做得那麼多。所以,若你真的做 antarmana,若你真的看看自己的內在,當靜坐時你靜觀自己,看你的輪穴,和一切東西,你便會在內省時發現︰「為什麼我是這樣的?」只要把自己分隔,自己看看:「為什麼我是這樣?為什麼我會這樣做?為什麼我會這樣想?我是誰?」當這些問題得到解答,你就會知道自己的價值,自己的重要。

我不知道要怎樣強調,要怎樣加倍強調每天靜坐的重要。就像你看到的廣告,每一天它們都不斷轟炸你的腦袋,就是:「買這個,買那個,買、買、買、買、買。」它們起起用。同樣,你每天都要轟炸自己,「現在,靜坐,要入靜,要入靜。」你會很驚嘆,出門時你一旦看到一些美麗的事物,就馬上進入無思慮覺醒的狀態。不用刻意的去做。當你遇見霎哈嘉瑜伽士,你馬上就會進入無思慮覺醒狀態;至於你遇見的那個人,你們二人都會進入這種狀態。你開始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來享受每事每物。一種美麗的感覺滲入,一種美麗的安全感也建立起來,使你也驚奇:「我怎會以這種美妙的方式感受到這些安全感?」因為若你是…就如每天洗滌、潔淨自己,簡樸的事物,每天的生活 — 你在觸碰任何東西前,會很小心,那麽你便不再弄髒它們。就如有件骯髒紗麗,絕對骯髒的紗麗,即使多兩點、或上百點污點,都是毫無分別。但當它是完全清潔乾淨,即使只有一點點污點,你也會擔憂,因為每個人都能看見。同樣,除非你每天清潔自己,不然你是不會知道自己那裡出錯。

我希望你能全神貫注於我今天的講話,全神貫注於你那投射出來的內在,就像在靜觀自己。只看看你怎樣與他人交談︰「為什麼我要這樣說話?有什麼需要說話?」你就會開始了解,在這一切的背後,有某個可笑的傢伙在我腦袋內胡搞,必須改正這個腦袋。非常重要。

現在,一天結束時,我們應該找出:「我為霎哈嘉瑜伽做了那些好事?」我們也可以找出:「在霎哈嘉瑜伽裡,我究竟是否還未到達狀態?」若能做到,你要找出:「透過這些力量,我傳播霎哈嘉瑜伽究竟到達什麼程度?我能做到什麼程度?」

這真的是很了不起,正如我告訴過你,在奧地利,我們有些男孩,他們時刻都在研究霎哈嘉瑜伽。他們讀過連我也還未讀過的商羯羅大師的書籍。他們閱讀各種書籍,只為要找出他們到達什麼程度,結果是他們在自己的存在體上有非常、非常深入的發展。方式途徑是,你要明白,你一直深入、深入、深入、深入、深入地發展,你會很驚嘆,你越深入,便越不炫耀,越不炫耀,你便只是在散發。

就像有個男士有次來我的屋子,他們說:「母親,有些涼涼的人來屋裡。看來有些涼涼的人來到屋裡。是,是,有些涼涼的人來了。」他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只走進屋子裡:「有些涼涼的人來了。」你就是有這種感覺,你明白吧 — 就像你走進森林,發現一片寂靜,連鳥兒都不吱吱叫,你就知道有隻老虎坐在那裡。老虎什麼也沒做;或許牠只是在睡覺,可憐的傢伙。可是整個地方因為牠的存在而充滿敬畏,你明白吧。

同樣,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不論他身處何方,都很顯眼。看看這些聖人,他們甚至連如何提昇靈量都不曉得,卻是非常純潔的人。他們從未提昇過任何人的靈量,從未給人自覺。他們是極之純潔的人。他們身上不會有一絲一毫不純潔。他們的創作卻是那麼多:怎樣的詩歌、怎樣的著作、怎樣的靈性想法、怎樣的話語;我的意思是,極之了不起,他們的作品都是極之有深度、極之有效益。

現在,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了賺取靈性,不是賺取金錢、或是賺取地位、權力,不是這些。我們在這裡是為了賺取靈性,而這個靈性,包含一切。一切的滿足,一切都包含。它會對孩子起作用,以各種方式途徑,對周遭的事物,對人格個性都會起作用。所以,毫無疑問,不單一個人是這樣,而是整個集體都是這樣。整個集體看起來應是美麗的。

所以,我該說,你要在靜室中集體的靜坐。在奧地利,他們在大清早,四時就集體靜坐。他們知道有多少人出席,多少人缺席,知道什麽在發生。不過我說:「不要指出來。只是讓我們看看吧。」當這樣靜坐的人提昇得很高的時候,其他人就會開始跟從加入。所以不要理會他人什麼時候起床。是我,是我要照顧自己。這是很自私的 — swarth。你要知道swa的意思 — 是指自私 — 一旦你知道它的意思,你就不會理會別人會說什麽,別人會想做什麽。假設你的丈夫是可笑的:「噢,不要緊,他自會想通。」假設你的妻子是可笑的:「噢,不要緊,她自會想通。」什麼都不重要。對你而言,這才是最重要,而那些這樣想、這樣做的人都超越一切。沒什麼能把他們拉下來。

今天是布里斯本的第一天。我祝福你們所有人,希望你要對自己有完整的想法,為什麼你要在這個地球出現,你該做些什麼了不起的工作。你們每個人都有能力,每個人都能做到,不過,我請求你吸收這些內在的品質,這些品質已經存在。我是說,我不應該說「吸收」,而是你要彰顯這些品質。一旦你開始彰顯它們,看看你的氣質,會變得怎麽樣。

我們會照顧你的孩子。不用擔心。

願神祝福你們。

也帶一些水給凱恩斯,為了…

好吧。孩子們,來吧。[印地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