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Italy)

頂輪崇拜
意大利‧1991年5月5日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慶祝頂輪日,頂輪是在1970年的今天被打開。我發覺這個美麗的天篷像我們的頂輪,在頂輪日有這樣漂亮的安排是非常合適恰當的。我們要知道,打開頂輪有什麽發生。當靈量穿過五個能量中心,它進入我們稱為邊緣地帶的區域,這個區域由千條神經線圍繞著,當這些神經線得到開悟,它們就像vibgyor(編者註)的火焰,七種顏色,很溫和,很漂亮閃耀著,散發著和平。
當靈量開始在旁邊散發生命能量,所有神經線都漸漸得到開悟,向四邊移動,開啓頂輪,接著靈量穿過我們稱為Brahmarandhra(梵穴)的腦囟骨區,Randhra是洞穴,Brahma是無所不在全能神的愛,它進入我們通常感覺不到全能的精微能量,然後是Chaitanya,生命能量是這個能量的一部分,全能的力量,Paramachaitanya,它們開始進入我們腦袋,聚集在邊緣地帶,向我們灑下祝福。
現在邊緣地帶與腦袋的所有區域連上,也與神經線連上,生命能量因此開始流向神經,令你擁有被稱為samuhik chetana的集體意識新的知覺狀態。我們到達新的chetana,即灑落在你邊緣地帶的新知覺狀態。這些Chaitanya(生命能量)的波浪是很有趣,他們通常像逗號的形狀,然後再變成不同的形狀,它們會變成swastikas(卐),象徵純真的四肢;又或變成Aumkara(ॐ),你也知道Aum是怎樣寫,它代表我們作事、我們的知覺的記號。當它們形成swastika,就會滋潤我們的左脈,當它們形成Aumkara,則會滋潤我們的右脈,生命能量滋潤我們的右左交感神經系統。
要保持頂輪打開,對人類這是頗為困難,因為這是個邪惡的循環。首先生命能量要通過已開啓的梵穴(Brahmarandhra)進入腦袋,它滋潤你的神經,你的左右脈因此打開,更多的生命能量就能流通於各能量中心。但若你的頂輪沒有正常的打開,這個過程是不會發生的,輪穴亦不會打開,靈量只是在脊椎神經的幾縷絲線,新的絲線因為輪穴沒有打開而不能昇起。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是保持頂輪打開,不然這會是個邪惡的循環。要保持頂輪打開既容易亦困難。你從女神摩訶摩耶得知,摩訶摩耶來自頂輪,她是摩訶摩耶(幻相),不容易認出她,不容易知道她,她的生活就像你們,行為舉止亦像你們,你不能把她真正的本質分辨出來,她是摩訶摩耶的形相,所以在頂輪,要認出摩訶摩耶是另一個邪惡的循環。
你或許會說,為什麽要是摩訶摩耶?可以以其他較鮮明的形相出現。但在現代,其他形相是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因為人們會害怕,會失望,不會接受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沒有辨別對錯的能力,所以女神必須以摩訶摩耶的形相出現。以摩訶摩耶的形相出現,你就要確認。這是另一種測試,因為你認不出摩訶摩耶,所以你要確認。在霎哈嘉瑜伽,你看過那麽多照片,這些照片必定能說服人的思維關於這位Mahamaya swarupa。你能從思維上看,明白這是有點不同。即使我到拿坡里(Napoli意大利城市),警察和每一個人看過照片,他們都確認的確有點不同,他們全都想與我握手。
此其一,另一方面,你開始看到祝福,開始看到自己怎樣在物質上、生理上、情緒上、靈性上越來越好。在思維層面,大部分人仍要確認,除非真心的確認,這仍不是真正的確認。心已經被七個輪穴的七個氛圍圍繞著,而靈,Atma,則在心中,就是這樣,大能的神,至高濕婆神在你頭頂上,因此,當靈量觸摸這一點,你的靈就得到喚醒,靈之光就開始散發,開始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運作,因為生命能量,Chaitanya自動的流進你的腦袋,開悟你的神經,但你心裡仍未確認。
即使沒有確認,你仍能感到涼風,能提昇別人的靈量,能醫治別人,能做很多事情,但你的心裡仍不大感覺到它,這就是為何我們有音樂,有藝術 — 所有這些東西開始開啓我們的心扉,心怎能有思維的活動?這是你們要面對的另一個問題,我知道若只是心的思維活動,我們又怎能確認?
例如,若你是出生在基督教家庭的基督徒,一旦你看到基督的照片,馬上感到這是基督,你明白 — 有某些東西在此;若你是印度教徒,給你看到羅摩的照片,你馬上知道這是羅摩。你明白,就是這種心的確認。但要確認某位與你一起生活的人卻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你只活在你思維活動的兩個尖端。要深入心裡,「我們該做些什麽?」人們告訴我︰「母親,我們怎能進入我們的心?這種思維活動怎能從心而發?」現在你必須記著,心是絶對與腦袋連上,完全的連上,它們不是不相連的,不然是運作不了。若心垮下來,一段時間後,腦袋也會垮下,整個身體就不能運作。
所以這種心的思維活動要用這種方式理解,一旦你看到危險迫近,什麽也不用想,你心的自然反應是開始注入更多血液,你開始心悸,你不用思考,沒有思維的活動。就如你看到一隻老虎站在你面前,你的心馬上開始注入更多血液,這是自然反應。這種活動是怎樣發生,你或許會說,你內在已經建構好,一旦你看到緊急情況,你的交感神經系統會起作用,你開始感到害怕,因為害怕,所以必須有點保護,你要為此做點事,你沒有想,只是跑掉,跑得越快越好,你沒有想 — 我該怎麽辦,該跑到哪兒 — 你只是不停的跑離危險,怎會這樣?因為你內在已經建構好,在你的腦袋,一旦你的心開始注入太多血液,就令腿開始運作,手開始運作,你要跑,或我們可以說是中樞神經系統建構好,害怕,任何反應,任何回應都是你內在已經建構好。
但你對靈性的回應還未彰顯,它要彰顯,它已經建構好,毋庸置疑,但它仍未彰顯。怎麽把它彰顯?人們問我︰「母親,怎能彰顯它?」你過往的經驗令你學懂要害怕這些那些事物,在你這一生,你學懂很多事情,孩子或會用手觸摸蠟燭也不害怕,但他一旦長大,因為有體驗,透過體驗,你開始內在建立自然反應,你會懂得拯救保護自己。
現在,重點是你心裡該建立怎樣的經驗,就是你的神聖、靈性的經驗。一旦你開始建立這份經驗,你就知道自己是神聖的人。除非你完全意識到自己是神聖的人,不管你對我有怎樣的信心,那份確認仍未完全。你只是盲目的確認我,若盲人確認我,內心就沒有這份回應。所以,首先你要確認自己是神聖的人,要對自己有信心。
雖然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卻仍對自己沒有信心。若他們有任何問題,會寫信給我;若他們生病,亦會寫信給我;若他們家庭出任何問題,也會寫信給;若任何人帶給他們任何問題,他們會問我。若你有內省,有靜坐,就能觸摸到你內在的神聖。一旦你觸摸到這份神聖,就知道自己是神聖的人。所以在頂輪崇拜,實際上,你是要確認自己的神性,體驗自己的神聖,你是神聖的。
你怎樣體驗自己的神聖?就是給自覺別人,給別人自覺是很了不起的經驗,你不單給別人自覺,還可以告訴他們輪穴的情況,你知道他們那裡出錯,你頗有信心。而思維上你知道︰「對,對,它在運作。」你會說,沒有牽涉其中,如︰「是我在做。」你會說︰「母親,它在運作,它在發生。」就是這樣那樣的事情。但你卻從不內省︰「我是怎樣在工作,我是怎樣把它成就?我是怎能感覺到?什麽發生在我身上?我有什麽改善?什麽令我更加敏銳?我有什麽進展?什麽是轉化?」
一旦你開始想這些問題,開始體驗自己的存有,一份感覺,一份向著摩訶摩耶的感覺就會發展 — 一份感覺,我再次說是感覺,就如恐懼的感覺,快樂的感覺,沮喪的感覺,你發展的任何感覺。你可以稱這份感覺為感激的感覺,愛的感覺,合一的感覺,喜樂的感覺,全都在你的心裡開始運作,你因此感到有回應。
就如海洋回應月亮,即是說海洋以流動來回應 — 石頭不會對月亮有反應。同樣,你心裡這種波動的感覺是來自你對靈性的體驗,來自對你的存有的體驗,接著你開始表達它們。我能分辨出,這個人或許說話不多,或許對霎哈嘉瑜伽知道不多,但在心裡,在他的心裡能感覺到回應。
這是我們要成就達致的,因為你知道心的能量中心就安置在這裡,peetha(寶座),心的寶座就在Brahmarandhra(梵穴)上。若你不開放你的心,心裡沒有這種建構好的反應 — 不需要是敬畏或恐懼 — 而是建立一種自然的禮儀。那麽你就不會做錯事,因為你知道,不管什麽是好的,都在你的心裡。就如你真心愛一個人,你就不會傷害這個人。同樣,當你開始在心中感到這種反應,你就不會做錯事,因為你內在建構好的品質會顯現出來,因為靈性、神聖內在建構好,現在它們就彰顯出來,你不會擔心什麽,也不會做任何外在的事情。
有人說奧義書(Upanishadas) 像 Shandilyaupanishad, Kanthoupanishad,這樣那樣,你一旦知道梵天婆羅摩(Brahma),所有外在的事物,如戴上yagyopavita的絲線和其他一切都應抛掉,不再需要了,因為你現在內在擁有sutra(絲線),你要放棄所有外在的事物,因為你內在已經建構好一切,正在自動的顯現,這類人自動的成為擁有很高才能的瑜伽士。
在加爾各答有一個男士,雖然他是印度人但他叫簡先生,他是個了不起的物理學家,他也有這些感覺。有天,他在浴缸洗澡時跌倒,背部著地,浴缸碎了,有些碎片插入他的腦袋裡,他陷入昏迷,醫生對他完全放棄任何希望,說他不可能活命,他在深切治療室,但在他跌倒前,他自然的叫了一聲「媽」,就這樣。
那時候,我在德里,他們通知我他跌倒,告訴我事情是怎樣發生,我說︰「好吧。」我只放注意力在他身上,給他做班丹,下一天,他張開眼睛,醫生不能相信,他們把他移到另一個病房,霎哈嘉瑜伽士探望他,說︰「我們會給你生命能量。」他說︰「我一點也不痛。」他現在看來年青了十年,那麽不同,這份經歷,對他是份完全的體驗,他絶對進入他的神聖裡。所以他說︰「母親,我現在什麽也不想,不想生命,不想死亡,不想任何需要,不想我的孩子,我現在知道你是誰,我知道你在保護我,我不需要有任何憂慮。」
另一個例子是華醫生,他心臟很差,因此他們為他做了一個輔助器,他是很虔誠的,他的輔助器壞了,他有很嚴重的心臟病,昏迷了,他們把他送進醫院,開始時他的主動脈有八成阻塞,只有兩成暢通,沒有任何機會能康復,因此他們為他做了心臟搭橋手術,但他只說︰「請告訴母親。」不需要為他做什麽,不要緊,我只為他做班丹,我那時在澳洲,他再次是醫生放棄的個案。
他們說︰「我們怎能再植入另一個輔助器?這個輔助器壞了,我們該怎麽辦?」當他們想為他做手術,他卻張開眼睛。告訴醫生︰「醫生,我感到很好,我不知道什麽發生了,我完全沒問題,我可以坐起來嗎?」
醫生就是不明白,他檢查他的心臟,說︰「他的心臟現在運作良好,什麽發生了?」他們為他檢查,發覺他的主動脈完全打開,這種情況在醫學史上從未發生過。他對我的經驗也是因為他的神聖,我才能在他身上工作,我與他的聯繫非常良好,事情才能成就。若你思維上不停分析,只運用思維來理解霎哈嘉瑜伽,你是不能到達這種接受所有祝福,祝福在各方面傾瀉在你身上的神聖層次。
就金錢而言,就建築物而言,就交通而言,就一切而言,若你聽到人們是怎樣得到幫助,就像有人在成就一切。即使你只是思維上的霎哈嘉瑜伽士,所有這些事情都能成就。當你的神聖在彰顯,你肯定得到幫助,大大的得到幫助,不然這是不可能發生,這些不是奇蹟。對人類或許這些是奇蹟,但對神卻不是。不管如何,祂創造整個世界,整個宇宙,創造一個接一個的宇宙,對祂,那又有何了不起?
這是從經驗而來的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體驗而來的信心,透過內省︰「我為什麽要做這事情?為什麽我要這樣做?為什麽不這樣做?」要內省。當你內省,這份深度就會深入,透過靜坐就會加深。這就是我為何常常告訴你,早上起床,請要靜坐,黃昏時,也要靜坐。至少在上床睡覺前要靜坐,這是你唯一能深入你的所有創造力、所有純真,所有知識,所有喜樂源頭的神性領域。
當你到達頂輪,對,真正的頂輪被打開,因此你才能有這種大規模的自覺,這是事實。現在要提升品質,數量已經很多,頂輪的品質要增加。在現代,頂輪是唯一能成就霎哈嘉瑜伽的工具,若我們意識到心在頂輪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這裡是心輪,你要透過心去確認它是何等重要,不然這個能量中心不會打開,那麽你又如何得到自覺?這是何等漂亮的聯繫,這個中心是心的寶座,是心的peetha,必須打開,那麽靈量才能進入,所有這些機器都連上,以這種方式讓你明白心透過腦袋連上的重要,腦袋絶對與心合一。
頂輪必須把它從左至右,從右至左,盡一切力量去維持保護 令它打開,但 — 透過確認,透過內省你可以請求︰「我為何不能以這種方式確認?我為何不能這樣做?什麽是對我有益?」若你來霎哈嘉瑜伽是為了玩某種權力遊戲,你想擁有權勢,那麽你就完蛋了;你想擁有錢或某種玩意,你也會完蛋。你想玩任何一種把戲 — 若你來霎哈嘉瑜伽,是為你的孩子、你的婚姻、你的家庭,或想得到任何外在的好處,這是不能成事的。只要擴展你的心,把你的愛傳給每一個人,在你心中感受他們的愛,把自己放在有回應的位置上,心以完全的思維活動,回應你內在的神聖,回應你的母親。
要明白今天的課題,對你或許有點困難,但這個課題我必須有天要對你說,因為你只滿足於一點點靈量從頭頂昇上來,還有那麽多仍要昇上,很多靈性要昇上來,若你要昇進,若你要成為轉化全世界這個新世代的基礎,你就要努力工作。我們不應說︰「我不懂怎樣早起,我不懂…。」你在戰爭的路徑上,你現在是士兵,若你要對抗無明和黑暗的力量,就要把它成就。它必須要成就,為此我們要放注意力,你要怎樣做,完全取決於你,我們全都要成為有力量的霎哈嘉瑜伽士,來把它成就,透過我們,全世界就會得到拯救。
最重要是你們要明白,今天是頂輪日,當然是我打開了這個最後的輪穴,但若要再進一步,進一步成長,你就要靜坐,入靜讓你變得寧靜,你的生命之樹只能在寧靜中,不是在混亂中成長。
若你能明白,請把它成就,你因此能看到,完全意識到自己的神聖。若你要看影像,就要有一面好鏡子,同樣,若你要感覺摩訶摩耶,你必須內在完全彰顯純粹的神聖。
願神祝福你們。
編註︰: Vibgyor︰即當白光通過棱鏡而發出的七種顏色的英文縮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