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Puja, Four Obstacles

(Italy)


Send Feedback
Share

Shri Adi Guru Puja. Cabella Ligure (Italy), July 28th, 1991.

今天你們來這裡敬拜導師 這是一種習俗,特別在印度,你必須 敬拜導師,門徒也必須完全 受導師控制 導師原理是極其嚴格的,嚴格的程度 令很多人都不能符合成為 理想的門徒 昔日,導師必須是絕對的 權威,是導師決定 誰能當門徒 即使只為要成為門徒 也要經歷嚴格的苦行(tapasya) 而苦行是導師用來評審門徒的唯一標準 導師通常住在森林裡 他們會揀選極少數的門徒 門徒要到鄰近村莊乞求食物 親手烹煮 供養導師 這種導師制度不存在於霎哈嘉瑜伽 基本上,我們要了解今日和 往日有不同的導師制度 往日只有極少數的門徒能有機會 成為導師 這極少數人,是從為數眾多者中脫穎而出 他們真的要是特別的人才能被揀選出來 因此不管要用什麽來測試他們 他們也欣然接受 本著這種想法,他們成為門徒 霎哈嘉瑜伽卻很不同 我要說是剛剛相反 首先,你的導師是位受 sandrakaruna 之苦的母親 即使只是一些細微瑣碎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我眼裡也會充滿淚水 所以,作為母親又是導師是很困難的 同時,要你到達一定的高度也是困難的 因為我很愛你,你卻迷失了 在我的愛裡 有時候你會忘記自己的進度很慢 重要的是,在霎哈嘉瑜伽裡 你要對自己嚴格 因此我才說你要成為自己的導師 但人們卻不了解這是什麽意思 要成為自己的導師的意思是你要指導自己 要把自己當成自己的門徒 要鍛煉自己 如果你不了解作為霎哈嘉瑜伽士的責任 不了解要自己成就一切 就不能昇進得很快 因為那是不同的師徒關係 所以我經常說你要先成為自己的導師 你要多內省,好好固定鞏固你的理想 我坐在你面前 你看到我是怎樣的人,我可以吃任何食物 也可以幾天都不吃 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也可以完全不睡 我長途跋涉,不覺疲倦 我有這種精力是因為我也是自己的導師 所以首先要多內省 「我有什麼毛病?」 而不是他人有什麼毛病 「我有什麼毛病? 我是否追求身體的舒適? 我的注意力是在身體上,還是在靈體上? 如此的話,我在做什麼?」 我想最好是把這些都寫下來 「我能睡在草坪上嗎?我能坐在石頭上嗎?」 你必須使喚這個身體 「我能隨時入睡嗎?我能隨時保持 清醒嗎?」 我見過人們打瞌睡 原因既不是他們不好 也不是他們不守紀律 而是因為他們的內在很累 如果你內在很累,你就每時每刻都感到疲倦 你在電視上會看到,西方人 是這樣坐的 因為他們非常疲倦 為什麼他們非常疲倦?他們沒有努力工作 要內省你的行為舉止 一旦你開始內省 也會開始內省周遭的事物、 你的風格、 行事方式,在周遭制約 的影響下你對自己做了些什麼 西方的外在制約是 心理方面 印度人也有令人驚訝的條件制約 不過西方人更甚之 他們必須洗十次手 即使手皮都脫了也還是 瘋狂的洗 他們任何時刻都一定要依附著浴室 他們一定要洗澡,不洗澡他們 就不舒服 他們也有其他條件制約 各種愚蠢的條件制約 西方的條件制約多偏於 心理方面,這就是為何你不能發現 自己出什麽毛病 生理方面的條件制約不是那麼危險 你可以擺脫它們,或是處理好它們 一旦你的條件制約是心理方面的 你就不能了解知道自己出了什麼毛病 如果你看看、內省周遭 你會發現一些很微妙精微的事物 首先,或許是因為經歷過戰爭 我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害怕其他人 我尤其想到佛洛伊德 因為他,即使母親也害怕孩子 印度人完全不能理解 怎會這樣 你們卻知道得很清楚 他們不會觸碰任何人;不會擁抱任何人 起先,當他們玩足球時 會彼此擁抱 現在彼此不擁抱了 只是用手像這樣碰一下 我想遲一點,他們或許只會 像這樣做 害怕人的程度,我甚至見過有孩子 害怕擁抱父母 沒有人表達愛 若不去表達愛 愛就不存在,人就是這樣變得 越來越乾澀、乾澀、又乾澀 霎哈嘉瑜伽有個小女孩,我有些 禮物要送給她。她很年幼 大概十歲 我把禮物交給一個瑜伽士,西方的瑜伽士 叫他把禮物給小女孩,說是我送給她的 「不,母親,我不送。」 我說:「為什麼?」 「她會誤會我。」 我說:「她誤會你什麼?」 很多人腦袋中有這種想法 這種想法真的給你帶來心理的 不安全感 從孩提開始,這種不安全感就已經開始運作 這就是你們害怕對方的原因 你甚至害怕父母,害怕兄弟姐妹 你的心理在受折磨 當我初到英國,他們常常說 這是種不安全感 我說:「什麼不安全感? 全世界都害怕西方世界。」 他們為何會受不安全感所折磨? 他們令全世界的人都感到不安全 他們為何感到不安全? 他們感到自身不安全 社會不安全,家庭不安全,團體不安全 他們彼此多麼害怕對方 故此,首先你要變得無所畏懼 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不再不道德 也不能不道德 如果你總是想著自己是不道德的 又或你做了些不道德的事情 要到某個地方告解 那麼會有什麼發生在你身上? 你會擁有怎樣的品格? 我們要從改變自己開始來改變這一切 霎哈嘉瑜伽士之間,不應有不安全感 而是應有分際(maryadas) 你要知道怎樣尊重彼此的私隱 其二,你會發現西方人的 思維通常遭受 批評的轟炸 有太多的批評家 使得藝術家都消失了 只剩下批評家互相批評 藝術家全都完蛋了 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批評 某人會出現 — 有教授批評的科目 — 他們或許不懂彈奏任何樂器 或許不懂怎樣歌唱 卻必定知道怎樣批評 你心裡時時刻刻 隱約地感到,不管你做什麽 必定遭受批評。時刻都會有種會受人批評的恐懼 所以︰「我是否應該說出來?」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不應 擔心這些笨蛋,因為他們是盲目的 如果他們想批評你,就讓他們批評吧 有什麼關係?不會造成任何差別 為此你要裝備好自己的內在 其三更加糟糕,我不知道 你有沒有注意到 我不知道這種想法是 怎樣進入西方的思維 即使你是站在這一邊,你總是 要看河的對岸 要公正 從來都不要說些你確定的事情 就像你問候人家:「你好嗎?」他會說… 總是這樣 沒有人說,會說:「我一切都非常好 「沒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一切都非常好,多謝關心。」 從來都不是這樣 他們對自己不確定,一直都搖擺不定 這種內在的搖擺不定令你產生一種 無法進步的品格 只有當你往前踏一步,才能前進 你要把一隻腳堅定地踏在這一點 再往前踏第二步,就像爬山 可是如果一開始你還是選不定 要走那條路,你又怎能前進? 你只能走兩步,這裡或那裡,這樣或那樣 我應把這種情況稱為很大的心理障礙 或是妨礙你前進的有害事物 你學到的第三件事是… 或許是第三或第四件事,就是你必須和自己爭論 就像你有個問題,你來告訴我: 「母親,我有個問題。」 每個人通常都是這樣 「我有個問題。」 我說:「好吧,就這樣解決吧。」 然後你就會說:「不、不、不 這樣的話,這樣就會發生。」 我給他另一個解決方案,「不、不、不、不,母親 會變成這樣。」 好吧,我再給他第三個解決方案:「不,母親 這可能會發生。」 給他第四個解決方案:「這樣會發生。」 你一直和自己過不去 我就得說:「這是你的問題, 不是我的 我已經給你解決方案,如果你要 解決你的問題,最好是採取正面的態度。」 腦袋是這樣子 印度語把這叫做 “ulti khopdi” 你時刻都和自己爭論 又怎能進步呢? 西方思維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是 你不想把這些問題當成是自己的問題 而是一直像律師一樣和自己爭論。你要明白 有兩個律師:一是你自己,一是律師 — 不停的爭論 內在,存在體有雙重性格 不是單一性格 正如我所言,這是非常偏向心理方面的 人們採取這種突然的轉換 卻不明白這是多麽危險 一旦你的腦袋受到開悟啟發,這種情況自會消失 相反在霎哈嘉瑜伽,這是很危險的 因為你說了一些話,你們全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與無所不在的力量連上 不管你說什麽,都連上了,也會起作用 對你們來說,不了解自己是有自覺的靈 也不去承擔取得自己的力量是很危險的 就如你看到,我必須秘密地說一些事情 我要把手放在這裡才說出來 因為這是和主機連上 假設我的手一直像這樣張開來說話 每個人都會聽到 同樣,無論霎哈嘉瑜伽士說什麼 有什麼願望,有什麽要求,就有人坐在那裡 觀看著,是你把他們放在那裡的 他們時刻都在聆聽你 渴望為你工作 「好吧,你這樣說,為你完成了。」 所以,無論你想什麼,有什麽願望 說了什麼,你都要極度小心 我是說老人家還可以 我可以說他們有很多條件制約,有各種各樣的問題 可是在這裡的這一代,大多數人 都有能力改善自己 把腦袋從後方轉回前方 你卻不談這種心理問題 另一種心理問題是你不知道的 也是很令人驚訝 就是不管企業家有什麼想法,你都有回應 因為西方生活的基本教義 是看人家,也被人家看 「噢!這是潮流時尚,我們要跟從 這是潮流,所以我們要有樣學樣。」 就像有一天,大約一年前,我到英國 發現所有的女霎哈嘉瑜伽士都在這裡留髮 我說:「什麼回事?」 我就問一個印度女孩,我說: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新潮流。」 我說:「什麼新潮流?」 你知道這種行為在馬拉地語叫作“ziprya” 我們把它叫作 ziprya潮流。至少馬哈拉施特拉邦人能夠… 他們全都在這裡留頭髮,像這樣,全部人 我說︰「我的天,這是額輪,他們把它遮蓋了 他們會有斜視的眼睛。」 即使潮流要來,整個潮流 也不過是弄弄頭髮 我不知道頭髮有什麼特別 人們對頭髮那麼感興趣 在這些國家裡,他們的頭髮掉得很快 因為不使用油,他們應該用油 他們的頭髮掉得很快。從頭髮開始,就是頂輪 潮流是 — 不知所謂? 這些企業家,這些笨蛋在 製造想法,我們為什麼要跟隨他們? 我不是說霎哈嘉瑜伽士全都要同一個模樣 絕不是這個意思 你可以穿你喜歡的衣服;過你喜歡的生活 但不應該讓企業家奴役你 現在你們是自由的人 — 要清楚知道 要知道你是絕對自由的 你的自由是絕對處於你的啟蒙之光裡 你絕不會做錯事 首先,你要有自信 無論你要做什麼,都不要受企業家的 奴役,不要受他人言語的奴役 不要受你的外表奴役,不要受怎樣在人前出現的奴役 這是很重要的,有一半時間 我們都在努力去變得和別人一樣 這些企業家怎樣愚弄西方人 是很令人驚訝 在印度這是不奏效的,不奏效的 — 尤其是 對印度婦女而言 這種「介於兩者之間的東西」出現,迷你紗麗,在孟買 只四、五天,就消失了 沒有印度婦女會穿迷你紗麗,結束完蛋了 什麼事也沒發生 任何潮流來到印度,都不能留下來 因為在印度,無論是什麼來自傳統的衣服… 都是早已存在,得到驗證,經過錯誤和嘗試的測試 我們知道那是最好的,所以現在就停止吧 在某個年代你就停止 這個樣式最適合我們 其他的事物不停發展,風格樣式不斷改變 你要留心 不要做蠢事 那全是企業家製造出來的 要做合情理的事,這才是你需要的 我認為其中一種奴役就是 你受企業家擺佈玩弄 奴役是一種很深層次,心理層面的東西 它以很多方式深深地隱藏起來,是很精微的 讓你沒法分辨出來 在內省中,你要找出自己 出什麼毛病 你怎會變成這樣 我的性格出什麼毛病 — 它是由 周遭而來,人們以什麼方式 把想法放進我的腦袋 你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你不應該介意 柏拉圖說什麼,蘇格拉底說什麼,那個人說什麼 你自己有什麽想法呢? 畢竟,你已經開悟 這又是另一種心理的東西 它更加糟糕 就是「母親,如果我們很自信 我們就是抬高自己的自我 他們這麼害性自己的自我,就像過些 時候我們就會起飛 「自我會脹得很大,我們會飛起來。」 人們的另一種恐懼,就是如果我們有自己的主張見解: 好吧,這是我想要的,這是正確該做的事 那麼我就會飛起來,所以我不想說這種話 我有自我 即使有了霎哈嘉瑜伽,也會有某種恐懼爬進來 其一是「母親,我不該有任何自我。」 自我的問題是什麼? 也令人驚訝,儘管有恐懼和其他 為了要有點反應,人們發展了 一種對抗的個性 企業家再次寵壞你的自我 就像早晨你問孩子: 「你要吃什麼?」 孩子會說:「我想吃這個。」 母親要跑去買,要不然她要把 每一種食物存放在冰箱裡 在印度不是這樣的 不管煮什麼,你最好吃什麽 如果沒有鹽,就不要鹽,吃吧 不然就不要吃,不要緊 不管怎樣你都會吃 一旦你有了紀律又了解這種情況 你就不會說:「我只想要這個 我只想要這個。」「什麼?你想要?」告訴你自己: 好吧,一個月內都不給你這個,走著瞧吧 我必須告訴你我一次的遭遇 我有時我也想舒適點 有一次,我們要搬遷,那時候我的 家人不在身邊 我們只有一張讓我丈夫睡的小床 我就睡在水泥地上 第二天,我的身體開始疼痛 我說:「好吧。」我在水泥地上睡了一個月 睡在水泥地你身體就會疼痛?好吧 就睡一個月吧。」我說:「我要睡在水泥地上。」 水泥地就失去奴役我的力量 水泥地或那疼痛沒法奴役我 所以,你要做的是掌握你的思維 現在問題來了,你有什麼判斷力? 「母親,自我會出現。」因為自我 就如我說,是通過作出反應 通過反對 也通過被企業家寵壞而發展出來 好吧,不管是什麼原因 我們不要分析自己的心理 事實上,我們有自我的問題 為什麼?我已經告訴過你 如果氣球脹大了很多次 它就很容易脹大 只要一點點空氣,它就會脹大 那就是為什麼你怕突然間︰ 我的自我或許會變得很大 使我變成氣球 在空中隨處漂浮 要怎樣去除自我 只要知道你是開悟的靈 要尊重自己 一旦你開始尊重自己 就不會掉入任何自我的陷阱 很簡單。尊重自己。你只要說: 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怎能有這樣的言行? 畢竟,我是霎哈嘉瑜伽士 一種尊嚴會發展 一旦你做蠢事 就會感到羞恥 因為自我令你愚蠢 這就是重點,絕對是重點 如果你發展這種自尊自重: 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這麼做 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你對自己這樣說 你會驚奇,霎哈嘉瑜伽士的尊嚴 必定使你樸實務實 你不會陷入自我的陷阱 一方面是條件制約,另一方面是自我 自我是簡單的東西 必須發展尊嚴 你會很驚訝,動物之間有分際 像老虎不會有蛇的行為 蛇也不會有老虎的行為 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 我們是人中之虎 人中之獅 是最高等的;我們是最高等的人類 不需要在身上掛著十面獎牌 來顯示你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只要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是了不起的瑜伽士 要發展這種尊嚴,你會驚奇 你立刻會謙虛 我是說你不小心的碰上謙虛 我見過有些霎哈嘉瑜伽士這樣坐 有時這樣坐,有時 如果他們左喉輪有阻塞,他們會這樣坐 如果右喉輪有阻塞,會這樣坐 你看看自己 就像新郎要穿著整齊 他記著:「我是新郎 我的行為不能像其他的年輕男孩 我要有自己的個性 我是新郎;我要出席自己的婚禮 我的行為不能像我其他出席的朋友 你要有獨特的行為舉止 要承受這樣。我們仍不知道 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 一旦我們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 就自會有尊嚴 透過尊嚴,你會驚訝於你也能 看到自己的國家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光彩 不管法國發生了什麼,你可以發現法國 的法律有什麼毛病 法國人卻對喝酒 飲食、其他事物比較感興趣,所以他們從不付錢… 噢,管他呢,我們為什麼要理會法律,讓它保持本來的樣子 不要緊,誰會管這些 不重要的 畢竟,只要有酒喝… 你到任何法國村莊,在七時 你不會遇見任何人,即使是酒鬼也見不到 他們坐在屋內飲酒,飲酒 我的意思是飲酒是主要的宗教,主要的消遣 第二天,他們帶著宿醉來,看到的 一切都是倒轉的 像這個傢伙,這些到印度的記者 他們看到一道鐵閘,就以為是 希特勒的鐵幕 每件東西都擴大了,變大了 扭曲了,只因為宿醉 整個西方的生活就像宿醉 他們把東西看成不是大就是小 他們看不到事物的本來樣子 大部份寫下的東西,那些你閱讀的 關於心理學和其他的書籍 多數是酒鬼寫的 如果你看看他們的生活,他們是酒鬼 不管他們寫什麼 我們為什麼要認真看待? 除了少數有自覺的靈 大多數都是酒鬼 就像寫希臘悲劇的人 一定是醉得很厲害 他們一定是喝了很多酒 才會寫出那種東西 因為大多數酒鬼寫作時 他們說︰「為何,為何要,我為何要生存,我必定要死。」 在印度,我們也 有很多像那樣的人,他們寫了ghazals,經常說︰ 我們為何要生存,我們該死 如果碰到有詩人說: 你談死亡,你為何不真的去死? 你會意識到,無論你寫什麼 說什麼,都較那些人層次高 霎哈嘉瑜伽在你內在運作得這樣順暢 你卻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今天,在導師崇拜,你敬拜你的導師 同時,我也敬拜你內在的導師 讓你的導師走出來,顯現出來 特別是你擁有的導師 — 我對你不僅不嚴厲,還很溫柔 因為,就如我所說,基本上是另一回事 不是為個人,而是為集體 如果某些事情要以集體的方式來傳播 你就要了解,只有用愛 才能成就 沒有其他方式能傳播霎哈嘉瑜伽 我們不能像希特勒給人 錯誤的仇恨想法 恨或愛二擇其一 你教導人要憎恨這個人 — 原教旨主義 這樣,那樣 — 你就會有上千人準備戰鬥 你可以提升他們的基本人格,然後說: 「好吧,一起來,讓我們戰鬥。」 種族主義,這樣,那樣,任何事,甚至是國家主義 好吧,他們只是人類 我所談的愛卻是很不同的 要嘗試去了解 因為我們是集體在工作,必須知道 愛是能量的來源,愛使事物 活生生的成長 這是活生生的能量 現在要嘗試了解 這是,人們並不了解 愛並不是指你擁抱人,或是做些什麼 而是活生生的能量,能了解,能使你成長 我希望你看過我的書,希望你曾閱讀我的書 書裡我很清楚的向你描述 什麼是『在我們內在成就一切』的活生生能量 任何在運作的,比如說這朵花 我不能命令這朵花筆直生長 它以自己的方式生長 — 隨它吧 它很好看,因為每一朵花都不應該長得像另一朵花 活生生的能量絕不會製造一模一樣 的東西 — 只有塑膠才會 現在,當它生長,它是以自己的方式來生長 無論什麽建構在你的內在,都是活生生的能量 是內建的,是種活生生的能量,活生生才能起作用 — 它像花朵自然綻放 你要提供『純粹的愛』的活水 在純粹的愛中,你作為導師看另一個人: 我自己是怎麼回事 我哪裡有阻塞使我不能進步 你作為導師看另一個人 看到的是怎樣以愛心對待這個人 使他能更接近實相 這是非常溫柔的過程,非常有愛心的過程 沒有什麼比得上享受你的愛 僅僅知道『我愛很多人』就已經很了不起 你也能感受到「我愛很多人」 不過這應該是samadrishti — 意思是你應以同樣的眼光 看待每一個人 你用同樣的眼光看待每一個人,對嗎? 只有兩隻眼睛 你用同一雙眼睛來看每一個人,即使這些人是不同的 好吧,你看到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但你卻不…你的眼睛不會歧視不同的人 你的眼睛不會把某人看成黑色 某人看成白色,某人看成藍色 你的眼睛看到的只是人 你開始以samadrishti的方式來看事物,意思是同樣的眼睛 同樣的眼光,不改變你的想法 因為,有時是你的腦袋把事情扭曲 你開始把某些人看成不同 把某些人看成不同 現在,我的眼睛看見一把風扇 假設我的腦袋出毛病,我可能會把它看成人類 如果你是清醒的 你就會看到每個人的原本樣子 這就是samadrishti,意思是你用同樣的 眼睛來看每個人 不要有扭曲的想法,那麼就不會有這種情況: 「某人是你特別的朋友 某人是你第二朋友,某人是你第十 朋友,有人是你的敵人」 一旦你開始以事物的原本樣子來看待它們 一切都會在正確的狀態 要不然你會變得瘋癲 應該也要 samyak – samyak指整合 要有整合的知識 就像眼睛是用來看,它們看見 你坐在哪裡,你在哪裡 這個人在哪裡,那個人在哪裡 有什麼關係 你知道他的 人際關係 假設有個男士,他有個孩子 這個男士和他的孩子的關係出問題 要暸解那個人 你必須知道他有個孩子 不能把他與其他人分隔開 他不是孤立的 假設有個人是 從英國或意大利來 就要嘗試了解他是來自什麽特定的 背景,什麽背景圍繞著他 使他成為那樣的人 如果你能擁有這種關於他人的完整資料 就不會出問題,不會有爭吵,什麼都不會有 不然就時刻都會有衝突 人們就是因為這樣才常常感到非常疲倦 眼睛沒有反應;它只是用來看;不管是什麽 它們只是看著 眼睛從來都沒有反應,思維卻會有反應 這種反應破壞你以怎樣的 態度對待人 所以現在,你應該處於旁觀見證的狀態 — 就如格尼殊哇 曾說:“niranjan pahane, niranjan pahane”— 看著某人而沒有任何反應 只看著,你就了解知道那個人的一切 當你看著那個人,niranjan pahane 因為只要你有思緒 就無法看清那個人 一旦你看著那個人 就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接著,你馬上就會知道他的輪穴 他的靈量,一切你都能穿透 可是你的腦袋,卻裝滿無聊的想法 它不允許你到達那個水平層次 Niranjan pahane的狀態是你只是 靜觀一切,我們要發展這種眼睛 這樣子你就不會執著,你自動 不會批評任何人,因為你的腦袋 像這樣抗拒人;你不愛某個人是 因為你的腦袋是這樣想 你也不能分黨分派 你不能對一些人很親切 對另一些人則不 有時候,如果我不對某些人微笑 他們就會抱怨: 這次,母親沒有對我微笑 我意思是我不能時刻都在微笑 你必須顧及我臉部的肌肉 我怎能時刻都保持微笑,知道吧? 可是有些人就是感到不爽: 你看,這次,母親沒有微笑 所以我要繼續時刻對每個人微笑。我會嘗試這樣做 我們對待人的態度 必須採取niranjan的態度 因為這是集體的工作 它並不嚴格;也不是任何緊箍的方式 因為它是活生生的工作,絕對是活生生的,我們不能 絕對是一份創造和諧 愛、感情,一體的感覺的工作 想想看,想著某人 對你不好,或他是個…可怕的傢伙 最好還是想想你可以怎樣善待人 要採取的態度是我要 怎樣好好對待人 假設,某個人生你的氣,你們很容易就會打架 「好吧,你生氣,我也生氣。」不是這樣 要逗他開心 就是這樣簡單,只享受吧 因為你不享受憎恨,不享受 敵對,也不享受分離的感覺 就像這隻手要享受另一隻手 同樣,你們也要彼此享受 如果你不能享受,就是錯失重點 錯失重點了 就集體的進步而言,我們要知道 如果我們沒有集體的觀念 沒有『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的觀念,就不會進步 如果我拉一拉耳朵,我的耳朵不會掉出來 它卻會令整個身體感到疼痛 故此我說拉兩隻耳朵會比較好 當你開始以這種方式看待自己 你就會驚奇,一種對自己的甜蜜 幽默感會發展出來 你的品格變得有趣 富磁力 你很快樂 極度快樂 每個人都會找你作伴 這就是你的導師原理得到 啟發開悟的徵兆 當然,他們說你應該不執著 不能執著於 這個那個 這些都是空談 實際上,只有內省,或肯承擔 或了解你自己的深度 才能給你這種感覺 如果你知曉『我是霎哈嘉瑜伽士 我俱有了不起的神性深度』 僅僅只是這樣,就足夠讓你 成為至高導師 實際上,我並不是導師,從來都不是 — 我是母親,我做不了導師 因為,不嚴格的導師不能成為導師 只為說些話,我就要作好準備 假設,兩個人之間有些問題 若時間許可 我要對他們說些話,我就要先對自己說: 「要怎樣才能嚴格?」 「哈」如果有些事很自然的發生 我就說:「為什麼要這樣做?」 最多也只是自然即興的 你要發展這種導師的 特別風格,這都是為了集體的工作 我再說一次,記著這全是為了集體的工作 今天,當你敬拜我的時候,你是在敬拜 你內在的導師原理 我不會說你應嘗試跟隨我 因為我很多方面都不行 比如說,我不懂銀行,不懂金錢 我是說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懂,是真的 我都不行,我不懂法律 我是說你不應像我,同意吧 不過,你應該可以像我一樣說:「你看 我有這些問題。」 有一點是肯定的,你必須擁有 霎哈嘉瑜伽的完整知識,或是 要有欲望去了解霎哈嘉瑜伽的一切 如果你能做到,就能暢泳於這個 知識的海洋,像噴射機(Jet)一般 無論你想要什麼,想知道什麽 你都會知道 但要先有『想知道』的欲望 絕對不要自滿於『自己對霎哈嘉瑜伽 有足夠了解』,絕對不要這樣 你可以滿足於其他的事物 只有這件事,關於霎哈嘉瑜伽,還得要: 我必須通過腦袋去知道 我的心也要擁有那知識 這些知識應該在我的心裡,不單在我的腦袋裡 我應該通過腦袋去知道,而這知識應該在我心裡。』 就像你看電影,你看到金剛(大猩猩) 就知道它是金剛 沒錯,不過是電影,沒關係 通常我們的知識就像那樣 要是你見到金剛先生站在這裡 你會說:「噢!我的天,他已經在這裡出現。」 同樣,若知識是在腦袋裡 它只不過像一部電影,是遠離…它不在我們心裡 一旦知識在心裡,它會起作用,會成就事情 它不是通過腦袋來成就 知識只會停留在腦袋裡,但若它存在心裡,則能成就事情 靈存在於心裡 很簡單,我們這些人多用腦袋 來生活,而少用心 要知道,我們在實相裡 金剛站在我們面前 你不是在看電影;它是實實在在的 在實相裡。心要工作,而不是腦袋 因為實相只會通過心 而不是通過腦袋而顯現 一旦你明白這一點 你的心就能打開擴大: 「現在,這是在我的心裡。」 那麼,整件事情在你的腦袋裡就很明確 你清楚知道一切 要做些什麼,要作怎樣的反應,怎樣去成就 如果你把這一切霎哈嘉瑜伽的知識 放進心裡 — 你要先把 心擴大,不然就不能把這個海洋放進心裡 — 然後你就會看到,「這是霎哈嘉瑜伽。」 對我來說,任何事情看來都像是霎哈嘉瑜伽 買這所屋子,來到這裡 這一切都是霎哈嘉瑜伽。我能清楚的看到 無論我看到什麽,都能馬上把它與霎哈嘉瑜伽 連上:「這是霎哈嘉瑜伽。」 為什麼會這樣?全因是霎哈嘉瑜伽 這是霎哈嘉瑜伽 當你的心知道腦袋知道的事情 你就開始在每一處看到霎哈嘉瑜伽 我認識有些人精通所有口訣 懂一切事情,卻沒有把知識放進心裡 所以要把知識放進心裡 在霎哈嘉瑜伽裡,不是通過腦袋 而是通過心才能成為導師 願神祝福你們 在導師崇拜 他會先讀出這個 我從來沒有把《導師讚歌》 給任何人朗讀 原因並非它不是真理 他們說它是真理 是濕婆神對帕娃蒂說的,什麼是導師 為什麼我沒有把它給你:因為這些 市場上的導師說:「好吧 我是你的導師,這是《導師讚歌》 《導師讚歌》裡有記載,交出你所有的金錢 所有的財產,交出你整個人 — prana mana, dana — 你的身體,你的心智思維 一切都交給導師,讓你變成笨蛋 那些導師就是因為這樣才把《導師讚歌》交給門徒 所以我不把它交給你 不過,今天拉傑斯 — 我第一次告訴他 — 這並不表示你要跟隨濕婆神 曾經描述的方式行事 拉傑斯: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Adi Guru,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Sakshat Shri Dakshinamurti Shr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在《導師讚歌》裡,濕婆神 祂也被稱為 Shri Dakshinamurti,即那位面向南方的神祇 在錫呂‧帕娃蒂的請求下 告訴她什麼是導師… 你們所有人都聽到嗎? 夠大聲嗎。放上去 在《導師讚歌》裡,濕婆神告訴帕娃蒂 誰是導師。祂首先說 “guru"這個詞的第一個字"gu" 點出maya(幻象)的特質 而第二個字"ru" 則摧毀了 maya 所導致的幻象 所以,他是第一位,也是最先摧毀 maya所導致的幻象的人 是他製造幻象,亦是他摧毀幻象 他獨具那個地位,所以 導師的位置是最崇高的 即使諸神也難以接近 祂們都崇拜錫呂‧導師(Shri Guru) 禮拜錫呂‧導師,他坐在塵世的樹上 拉起掉入地獄海洋的人 禮拜錫呂‧導師,他是錫呂‧梵天婆羅摩(Shri Brahmadeva) 亦是錫呂‧毗濕奴( Shri Vishnu),也是錫呂‧濕婆神(Shri Shiva) 只有他是至高的梵天(Brahma) 禮拜錫呂‧導師,他為人們的福祉 創造了所有知識,使他們擁有 能夠跨越塵世海洋的橋樑 禮拜錫呂‧導師,他打開因為無明的黑暗而瞎眼 的人的眼睛 並用知識的藥膏(kajal)塗抹他們 禮拜錫呂‧導師 他為世界帶來光明 你是我的父親,你是我的母親 你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神明 禮拜錫呂‧導師,他是真理 在真理之光中,世界得以彰顯 你是迷住 世界的喜樂 禮拜錫呂‧導師,他是真理(Sat) 純粹的存在,真理 知曉了世界的各種形相和物體 停止以實相出現 禮拜錫呂‧導師,他的形相是活動的「因」 他以「因」出現在所有活動裡 禮拜錫呂‧導師, 他以「因」出現 為所有的活動帶來一體 帶來集體,為各種形相和物體 帶來整合 禮拜錫呂‧導師,他的一雙蓮足 驅散二元性的熱力,把我們從一切苦難中拯救出來 我們用言語,用思維心智 用注意力,用眼睛來禮拜錫呂‧導師 因為導師是真正濕婆神和力量(Shakti)結合而成 他的一雙蓮足又紅又白,璀璨奪目 我對著錫呂‧導師靜坐 “gu”這個字顯示 超越三態的狀態,“ru"顯示 無形相的形態,他賜予我們 超越三態的形態 我們一再禮拜錫呂‧導師 因為他通過自覺,摧毀了 我們累積自世世代代 的業報 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禮拜錫呂‧導師 因為再沒有其他原理超越錫呂‧導師 你沒有苦行可行 因為最高的苦行是要 成就到達 錫呂‧導師,沒有知識 能超越 錫呂‧導師原理而仍能存在 我們一再禮拜錫呂‧導師 他向我們顯示了延綿不斷的華蓋形相 這形相遍布所有活物及非活物 我們再次向你禮拜,向錫呂‧導師禮拜 他的蓮足以鑽石點綴 它們是經典,是吠陀經的燦爛蓮花 禮拜錫呂‧導師 他自然的喚醒我們體內所有純粹的知識 我們再三向他禮拜 禮拜錫呂‧導師,他是生命能量,永恆安詳 超越迷惑,極之純潔 超越 naad、bindu 和 kala 靜坐的源頭是錫呂‧導師的形相 崇拜的源頭是錫呂‧導師的蓮足 第一次崇拜是向錫呂‧導師的蓮足敬拜 第一句口訣,口訣的源頭 是錫呂‧導師的講話 第一個解脫,所有解脫的源頭 只能通過錫呂‧導師的恩賜才能得到 Sakshat Shr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啊,我要所有的領袖上來 我是說如果有兩個領袖 兩個都要上來 願神祝福你們 格涅沙口訣可以唸誦一次 格涅沙口訣。可以唸誦格涅沙頌(Atharva Sheersh) 你們可以唸誦格涅沙頌一次 他們全部人都應為我沐足 把水倒在我的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