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 Raja Rajeshwari女神崇拜 (India)

Shri Raja Rajeshwari 崇拜
1991年12月6日印度馬德拉斯
今天我們先做錫呂格涅沙崇拜,再做Raja Rajeshwari崇拜。
有很多名號是用來描述女神︰特別是商揭羅大師稱呼她為Raja Rajeshwari,意思是她是諸天后的天后。在西方,他們也用這個名號來稱呼母親瑪利亞。這些稱呼是來自異教,就如我之前告訴過你,他們不是來自聖經裡對母親瑪利亞的描述。這顯示聖經手稿有很多改動,印度經典的手稿也有很多改動,即使是薄伽梵歌也是。這就是為何所有宗教都開始出軌。學者便利用它來投射自己的想法,敘述描寫完全違反神聖力量的事情。
你們都是這個地球上非常幸運的人,因為你已經發現實相,明白神話虛構的事情都是真的,反而理智理性的事情卻不是真的,還有,任何用來分裂分隔人的事情也不是真的。我們相信所有宗教,這就是為何每一個所謂篤信宗教的人都反對我們,因為你們理應只相信一個宗教而抗拒其他宗教。若你相信所有宗教,即是說你完全不虔誠,這是個概念。他們感到很震驚,我們竟然相信所有宗教,尊重所有降世神祇,也相信所有神祇的整合融合。
至於格涅沙,對來自西方國家的人必定是一個很大的揭示。即使在北方,我也不大能找到人們如南方那樣敬拜格涅沙,特別在這個地區,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因為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有八個格涅沙的天然聖石,他們全都相信它。現在有人說這是盲目的相信,說三道四。你們現在都看到格涅沙站在我的背後,在我內裡,這樣只是要證明的確有格涅沙這位神祇。有人給了你們格涅沙半坐在這裡的相片,其餘的是我的紗麗和其他。所有這些只為用來說服你有錫呂格涅沙這位神祇,而祂是透過根輪行動運作。印度人數千年前已經知道這知識。Kuchipudi(印度古典舞)在基督前七世紀已經出現發展,所以你能想像,數千年前格涅沙這個概念必定已經存在。
這個國家的人在靈性上很進化,他們知道什麽是神祇,神祇是什麽模樣,有什麽功用,雖然對大眾這是隱祕的知識。無論聖人說什麽,人們都會接受,因為人們對祂們的話沒有自我。我在試著找出為何西方人發展那麽大的自我。我仍未能找出為何這種侵略透過自我而來的根本原因。我們可以說是競爭或類似的原因。根據西方的歷史,即使追隨基督的人,雖然基督是被視為完全鮮明突出的謙卑,但這些人仍是那麽富侵略性。
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明白謙卑,你會很驚訝,謙卑被稱為vinay,是錫呂格涅沙的品質—Vinayaka。”Vidya vinayen shobhate”。”Vidya代表知識只飾以謙卑。你昨天看到這些偉大的藝術家的謙卑,在這裡偉大的導師的謙卑。導師邀請我到他的學院,他們獻上他們會向女神獻上的各種祭品,我大受感動。他們很快的接受我,接受霎哈嘉瑜伽。即使被通神論學會所支配的卡女士,雖然這個女士並不大在意通神論學會,她建造了這個大會堂和其他,她把一切都獻給藝術,她不容許通神論學會進入會堂。盡管如此,他們接受我,他們全部人,你能清楚的看到他們的虔敬和諒解。對聖人謙卑絕對是這個國家不明文的法律。聖人不會被挑戰,不會被控制,無論聖人說什麽,人們都要接受。
所以格涅沙最先給我們的品質是vinay – “vinay”的意思是謙虛。謙虛不是表面虛假。不是你不停的說︰「對不起」或「不好意思」或「我恐怕 」,不是這樣,不是watchik,不是應酬話,而是發自內心的謙卑。當然,現在謙虛是常常被自我所玷污,自我令你飄浮著,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即使當我談及自我,人們也以為母親在說其他人,他們從不會想︰「是我有自我。」所以格涅沙是自我的握殺者,因為只有謙虛才能真正中和自我。
要謙卑下來,你要看到什麽?例如你來到這個國家,你看到很簡單的人,活得很簡樸,他們沒有這些複雜精密的東西圍繞著,他們用手來吃,吃植物或樹葉。一些住在這裡來自西方的女士說,她們以為他們全是原始人。但你看他們發展藝術的方式,這種敏捷,這種…即使是這種跳躍,你也沒法做到。為何有這種創作風格,是源於對藝術的謙卑。藝術要受尊重,導師要受尊重。尊重是唯一學習一切知識的途徑。我認為這植根於印度人的血統裡,你要含蓄地遵循你的導師,含蓄地。這個導師在訓練那麽多人,有很多女孩在這裡,不為什麽,只為表達他的藝術。他沒有賺取太多錢,我能看到這種情況。他們只有很小儲備,他也收費不多,但他對藝術的奉獻虔敬就如格涅沙對祂的母親的虔敬,他完全沉醉其中,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就謙卑而言,你要把注意力從其他地方抽走。這是極之重要。若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其他問題,這個那個,又或你想透過其他渠道來霎哈嘉瑜伽,是成就不了。你必須從內心謙卑下來,絕對謙卑下來。祂是純真,所以祂能謙卑。若你不純真,你便不能謙卑。純真的徵兆是謙卑。一個好孩子,純真的孩子是極之順服聽話。無論你告訴他們什麽,他們只是服從。我知道我的孫兒,有一次我們到尼泊爾,那裡很冷,他們的母親說︰「他們不肯在頭上戴上什麽。」
我說︰「我能令他們一分鐘內做到。」我叫他們來,給他們一塊普通的布,我說︰「你們要包著頭。」「好吧。」他們用布包著頭,包得很好,很穩固。他們看來有點怪,但他們不介意。
我們就是缺少這種品質,這就是為何我們發現深度少了,不單是制約,我不會說是制約。人們脫離了制約,即使印度人也變得如此,他們很難謙卑下來,很困難。你可以說這是受西方影響,又或他們忘掉了過去。但謙卑卻是那麽重要。就如我要告訴你,從孩提起,雖然我生於基督教的家庭,我們在觸摸大地之母前,要先請求寛恕,你的腦中因此有這個考慮。觸摸你的父母和你家中長輩的雙腳,是否要這樣?觸摸家中每一個長輩,即使是年長的僕人,他曾經照顧我們年長的兄弟,你也要觸摸他們的雙腳,但我們這樣做時卻欠缺謙卑,也欠缺長輩該有的尊嚴。不管如何,我們的責任是去觸摸每一個人的雙腳,而不是與長輩討論爭辯。
這樣會在霎哈嘉瑜伽創造很美好的氛圍,若你堅持︰「我是否謙卑的做這事情?」只要問一個問題︰「我是否謙卑地做這事情,或謙卑的說這些話?」現在問題出在批評領袖,他們是領袖因為他們配做領袖。若有天我發現他們不好,我會趕他們走,你也知道得很清楚。這裡卻沒有謙卑,謙卑被自我所取代,自我在領袖間創造自我,領袖變得自我中心,很多領袖被趕走。我是說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有平衡,我該責備成員還是領袖。母親委派他們來當領袖,讓我們謙卑下來吧。不管如何,必定有某些原因母親要他們當領袖,為何我們要與他們爭吵,找他們錯處?我們就像成立了工會。
錫呂格涅沙是那麽謙虛,祂的伽藍仙眾某程度上比祂還謙虛,因為祂不能容忍任何伽藍仙眾不謙虛的對待母親。眼睛只要轉動一點,他們便去對抗戰鬥,做他們被建議要做的事情,他們明白他們母親的每一個眼神,什麽該做,這種虔敬奉獻只會令你越來越有深度。
我們現在或許對此認識的方式是,在西方,我們要更擴展開去,要更多宣傳,要說更多自己,要更炫燿自己。你越這樣做,便越成功。這是你每天看到的情況。他們炫耀「我相信」,你要明白,你是誰去相信或不相信?你是誰說這些話?但某類…你的形象要像這樣 —了不起的品格個性,或某類大人物的輪廓形象。你所創造的形象,絕對是虛假荒唐。很令人驚訝,人們卻向這個虛假的形象躹躬順從,或許他們也是虛情假意的,所以他們向虛情假意的人躹躬。我很驚訝,我是說這些有名的騙子,人們知道他們是騙子,他們做著各種錯事,但人們仍拜倒在他們面前。或許是因為他們想從中取得一些物質上的好處,這個連我也不知道,取得一些人工化虛假的好處。即使與這種人一起照相也被視為很了不起。
霎哈嘉瑜伽士必定要看穿這些技倆,他們要看穿這個玩笑,這個戲劇,什麽在發生持續,要把它反映出來,也要內省,看看︰「我希望我內在沒有這些。」有時我們取笑他人,但自己卻是這樣。所以一旦我們內省,看看自己內裡︰「是,就在這裡。」在一些國家的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常常有人向我報告,他們忽然說︰「母親給了我特別的能力。」或他們說︰「我是摩訶(偉大)瑪塔吉。」也有像這樣,摩訶瑪塔吉。即使我自己也從來不說我是瑪塔吉,是別人這樣稱呼我,我從沒有這樣說。但他說︰「我是摩訶瑪塔吉。」你可以稱他為瘋子,什麽也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傲慢令他看不到自己在說什麽,你也是這樣令你的領袖的自我膨脹,透過攻擊他,你越攻擊他,他越有反應,當他有反應,他的自我便繼續像這樣膨脹。
就如我告訴你,今天我們要敬拜Raja Rajeshwari,我之前從沒向你談及祂,我從沒有要你閱讀導師經典(Guru Gita),同一原因,我從沒有告訴你她是Raja Rajeshwari,因為這樣或許會令你有一點自我。「她怎能是諸天后的天后?」當然,是基督的母親就沒問題,但不是瑪塔吉,這樣太過了。所以我從不告訴你這些,我說︰「巴巴,我是個謙虛的母親,只是這樣,神聖的母親。」就是這樣。在這裡創造洞穴,這就是為何它或許,或許!
不管如何,我知道問題出在那裡,我們已經以很幽默的態度來處理了很多事情,但我仍然感到,看看這些藝術家,這些人,他們創作的方式途徑,或許不是依據你有關裝飾的想法概念,你或許說它頗炫耀,或許這樣那樣,就是這樣,你要明白,常常在腦海裡。「它可能是更少,這裡必定有一些不辨方向的事情。」諸如此類。你或許開始批評,因為這是不謙卑的人其中一種品質,他們以為自己有資格去批評任何事。「噢!我不喜歡這個顏色,這個不好。」但藝術家卻是真心的創造這些作品,讓我們欣賞它們吧!
其二是欣賞,欣賞你的人生,不管是怎樣的人生,欣賞它,接受它,但要毫不勉強。一切腦海裡藝術代表這樣,藝術代表那樣的思維概念都會把我們帶到既沒有更多林布蘭(Rembrandt)亦沒有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的境況,就這樣。不是思維的,藝術從來都不是來自思維,是來自內在,無論什麽來自內在,外在的都沒法與它相比。所以說到欣賞,我是說你可以說南印度人穿著風格非常鮮艷的服飾,對我來說,他們不是這樣。一些人或許有別的見解。我也注意到北印度人必會批評南印度人,而南印度人也會批評北印度人。不管如何,什麽是…沒有人能取得別人的長處,這是很愚蠢,很愚蠢的。
若懂欣賞和接受,你便能吸收別人的長處。北印度人不喜歡南印度食物,不管如何,無論怎樣嘗試,他們都不喜歡。他們也不喜歡他們的音樂。現在,你能想像印度分裂成兩部分,南印度人既不喜歡北印度食物也不喜歡北印度的舞蹈,我是說即使是我們的國家也是那麽分裂,這個國家是,Rameshwaram的人不喜歡馬德拉斯的食物,馬德拉斯的人不喜歡德里的食物,這是一種…!這種分裂是透過不是你的天生謙卑品質而來,若你能享受一切,你便是謙卑的。若你能欣賞每一種表達方式,你便是謙卑的。
這種謙卑是很深層的品格,因為它是來自根輪,也就是錫呂格涅沙。想像一下,祂只用一隻小老鼠作為坐騎,沒有快車或名車勞斯萊斯,擁有大肚子的祂,卻只用一隻小老鼠作為交通工具。沒有堅持維護祂的力量,祂是那麽謙卑,那麽甜美,是祂創造韻律和生命能量,沒有祂,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會是怎麽樣。無論在哪裡,我們都要懂欣賞,而不是指責這個那個。我是說即使是這房間的顏色你或許不喜歡,這個你或許也不喜歡。我是說很多東西你也不喜歡,我要問你︰「你喜歡什麽?」「焗豆」,好吧,我們要開放自己,藉著謙卑,你開放自己,你滲透,你散播。沒有謙卑,你是辦不到,因為你對一切都抗拒,製造了一道牆。只有謙卑才能令你開放擴展。
今天,我們旅程的第一天,我請你們要非常非常謙卑,要明白謙卑是極之簡單,也很漂亮。你看到這個小女孩表演維納琴(veena),這樣難演奏的Adi Vadyam,原初樂器,卻能演奏得那麽美好,那麽熟練靈巧,那麽謙卑。她來我面前說︰「母親,我感到莫大的榮幸能在你面前表演。」試想像,這樣的天才。另一個我之前遇到的是個與她年紀相若,或許比她年輕的曼陀林(一種撥弦樂器)的樂器手,我是說他現在世界知名,當他在我面前演奏,他不肯收費,他只是進入極樂中,即使是舞蹈員,她告訴我當她看到我,也進入極樂中,她跳得那麽有活力那麽好,而她…她發燒,她說︰「退燒了,我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看看這些藝術家,我是說他們不認識我,對霎哈嘉瑜伽一無所知,卻有這種屬靈的謙卑理解,因為他們是謙卑的,屬靈是從不斷言,從不宣傳自己,從不大吹大擂。
(所以他們在這裡,來吧,是谷道嗎?意大利人來了,這是我今天延遲崇拜的原因。是谷道嗎?只叫他來,谷道是太謙卑上前來,來吧,來吧,只向前移一點點,只…願神祝福…我在等著你!請坐下,不,不,來吧!來吧。你能…你們全都坐在前面,這裡有位置,只來…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坐在這裡。我要令他們高興,你要明白,因為我在意大利生活,只來吧…不要緊,那麽他們或許拿到一部分,只上前來,這裡,或你可以坐在中央,不要緊,你可以坐在這裡,無論你在哪裡,對,你能,上前來,上前來,這裡有位置。)
我在告訴他們關於錫呂格涅沙,祂本質的力量是來自祂的謙卑,所以我們全都要極之謙卑,極之謙卑,欣賞一切。當然,你要讓他們聽到我的講座,他們已經把講座錄下,那麽他們便知道我今天說了些什麽,現在我們開始崇拜。
願神祝福你們。 […]

公開講座 一 (India)

公開講座 一
印度馬德拉斯  1991年12月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
若我們是真正的真理追尋者,便要對這追尋誠實誠懇,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自己誠懇,證明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存在價值。有很多真理的追尋者(sadhakas),他們從早到晚都在制訂某些儀式,某些靜坐的方法,某些虔敬崇拜(bhakti),閱讀某些書籍。但我們要明白,我們成就了甚麽?我們身處何方?
作為母親我要說︰「孩子,你為追尋已經付出了很多,但你找到甚麽?你找到最終的實相嗎?你找到經典裡描述的東西嗎?」今天唱的是馬拉地語的歌曲……我希望他們能唱些梵文的歌曲,他們的梵文很好,請唱些有關商揭羅大師和其他聖人的歌曲。他們明天會這樣做,這首歌曲是詩人Namadeva在十二世紀的作品,他後來到了旁遮普(Punjab),在哪裡的那納克(Nanak)很尊重他,還請他應以旁遮普話來寫作。他學習旁遮普話後,寫了一本這樣厚的書。”Granth Sahib”裏很多詩句也是從哪裏來的。
他是個很平凡的裁縫,非常平凡的裁縫,他到另一個村莊與一位名為Gora kumbhar的聖人見面。Kumbhar意思是指陶藝工,他製造陶瓷。Gora kumbhar正忙於準備黏土。Namadeva站在他面前說︰「我來是要看Nirgun,看無形相,看chaitanya(生命能量),但這裡卻是Saguna,它是有形相的。」只有已得自覺的靈,只有聖人才能向另一位聖人說這種話,因為他知道最終的實相。沒有自覺的人不會明白甚麽是超越這個生命。
基督教的多馬(Thomas),他來到印度後寫了很多契約(treatise),放在埃及的洞穴裡,最後被人發現。經過四十八年的研究,現在有一本書是講述他。我很驚嘆他怎樣從頭到尾都在描述霎哈嘉瑜伽,就是你必須體驗實相。
當然,每一本書,每一本經典都說︰「認識自己。」我是誰,我必須找出我是誰。我是說我們的精力要用來找出我們內在的真我(self)。我們說︰「我的身體,我的聲音,我的鼻子,我的國家,我,我……」誰是這個「我」?這些靈感從何而來?這個「我」是在我們內裡,反映在我們的內心。請你們不要盲目的接受我,盲目的相信是於事無補。我向你們提供一個科學的假設—它是怎會發生的。若能證明它,若你能體驗到我所說的,作為誠實的人,你必須接受它。
在西方,與我們相比,他們有其他的問題,極大的問題。當我首次來到英國,你也知道英國人是怎麽樣,都是難對付的人,很難打破與他們的隔膜。但一旦能打破他們的隔膜,他們都很知識取向,他們會衝向大學,衝向圖書館,找出關於靈量的一切。
Nath Panthis已經寫了很多,雖然他做了大量喚醒靈量的工作,但卻全都遺失了。當一些德國人,還有其他人來到這裡,一些密教術士向他們提供了一些來自這由的錯誤的資料。這種曲解,這種錯誤的程度,我曾經讀過一本德國書,它竟然描述靈量是在你的腹部,還有詳細的解釋。毫無疑問他是很博學,問題是我不知道他學了些甚麽,他就是這樣描述靈量。
這個知識我們已經知道了很久,對上天我們有三種取向,一是Vedas(吠陀經),即使是”vida”的意思也是「去知道」。多馬稱呼知道的人為”Gnostics”,或”gn”,我不知道在南方你們是怎樣說”gnana”或”gyana”,馬拉地語則是”gn”,”Gnostic”,這些字的意思都是相同的,即博學的人,不是外在的知識,不是思維或情緒,是某些更加超越的知識。他們嘗試走相同的道路,在吠陀經,他們曾經說,最先是,最先是sloka,若你不知道,閱讀吠陀經也沒有用。這「知識」是甚麽?就是從你的中樞神經系統去知道,不是從你的思維或肉身,是從更高的層次去知道。
當我們成為人類,我們要謙虛的說自己不是完美的存在體,我們是有某些缺失,不然我們怎會互相戰鬥,互相爭吵?我的意思是大部分問題都是源自人類的問題,生態的問題,經濟的問題,政治的問題。說到源頭,一切問題都是來自人類,那麽人類出了甚麽問題?動物沒有問題,他們受制於pashu,他們是pasha,神控制牠們。人類卻擁有自由,但生活得很倉促忙亂,所有這些問題都是源於他們沒有擁有真正的知識。
那麽,我們該追尋甚麽真正的知識,我們該何去何從?有些人想從吠陀經去了解,他們更想了解大自然和五大元素。當他們向五大元素敬拜,以我們的說法,他們走向右邊,這種右邊運動在希臘神話中清楚的顯示,之後它變成科學,所有這些便由此展開。
左邊是bhakti(虔敬)。人們開始盲目的敬拜神,走向神,上廟宇,上教堂敬拜,相信聖人。印度是特別的得天獨厚,因為我們的知識都是來自聖人,雖然是有點分歧,有點停滯不前,但知識都是來自聖人,來自大先知(maharishis),來自預言家。
印度另一個優勢是他們的宗教並沒有組織,沒有組織管理它,這是個很大的祝福。雖然如此,在吠陀經的意識形態變成某些思維上的幻象(maya),我們因此有Arya Samaj和所有這些,這是很困難去了解。我是說若你遇見任何Arya Samaji,你不知道怎樣應付他們;只能不停的說話,說話____神知道,他說的那些知識。他仍未到達那層次,卻滿足於閱讀來的資料,常常過度閱讀。這就是卡比爾(Kabira)所說︰「Padi padi pandita murkh bhayo」¾¾­­­過度的閱讀,即使大賢大聖者panditas也會變蠢。我過往時常奇怪,怎會這樣?我現在就遇見很多這類人。
問題是透過閱讀,你不會知道最終。就如醫生給你治頭痛的藥,要你吃Anacin,你閱讀處方︰「Anacin,要吃Anacin。」頭痛會增加或減少?你必須吃藥。《吠陀經》是這樣寫的,你要找出真我,同樣,部分的《吠陀經》的內容與《奧義書》(Upanishadas)是一樣的,從頭到尾《奧義書》都在說「你要找出真我。」
即使是帕坦伽利(Patanjal)的《瑜伽經》(Shastra),若你讀過它,它開始有很少部分是描述vyayama,即ashtanga(瑜伽式子)。很少部分說怎樣處理所謂的身體毛病。在霎哈嘉瑜伽也有用它,但只是有毛病時才用,不像每個人那樣,都去做練習,因此得了心臟病,各種毛病,熱力,高血壓,有時低血壓,有時高血壓,他們才來告訴我︰「母親,我在做瑜伽,你看……」我們不單是肉身的存在體,也不單是思維的存在體,亦不單是情感的存在體,我們還是靈性的存在體。
印度第二種取向是bhakti(虔敬)。虔敬是可以的。上廟宇,卻開始墮落,不明白甚麽是虔敬,克里希納在薄伽梵歌就是這樣說。你必定知道克里希納是外交家,祂不是母親,祂知道人類是怎麽樣的。祂要他們繞圈子的找尋真理,因為沒有人喜歡直接。特別在那時候,祂只告訴亞周那,祂向他們說了三件事,從而你看到祂的外交手腕,若你能看透真相,祂最先說的是你要取得gyana。祂不是個好的推銷員,好的推銷員不會馬上把最好的推銷給你,但祂說你必須先取得gyana,就是這樣。”Gyana”即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的知識。
祂說的第二件事是你必須bhakti(虔敬) ,「無論你給我果實,花朵或水,我都會接受,但你必須虔敬,即 ananya。」ananya這個梵文 ──即當你不是他人,當你是已得自覺的靈。若你沒有連上,虔敬(bhakti)對你是甚麽?很多人抱怨︰「母親,我斷食,做各種事情,你看看我的狀態,我變得極之虛弱。」不是神的錯,你仍未連上。簡單如打電話,若電話沒有連線,又有甚麽用?你誤用了電話。沒有連上的bhakti是錯的,所以克里希納說︰「Yoga Kshema vam aham。」先取得瑜伽(yoga)跟著才取得福祉(kshema)。你先要到達瑜伽,福祉才會來,不然是不能成事的。祂很巧妙的把瑜伽放在首位,祂為甚麽不說 kshema-yoga?
祂就是這樣說虔敬。說到karma(業),祂說︰「做一切的事情,把它放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 這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說︰「母親,我把所有事情都放在神的蓮足下。」我認為!即使是謀殺。這些想法只是來自思維︰「我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你不能,因為你仍未到達這個狀態。霎哈嘉瑜伽士不會告訴我︰「我在提昇靈量。」他只會說︰「母親,靈量沒有昇上來,沒有昇上來……」當自己是第三者來說這些話,他會說︰「它不會到這一邊。」當自己是第三者,因為他已經不身處其中。
這就是karma,自動的就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好吧,祂成就萬事萬物,我們只是工具。假如工具說︰「我在說話。」你是不會接受的。同樣,當我們說︰「我把我的……」就像這是他們的責任,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不是這樣,它是自動的,自然而然的,是霎哈嘉(sahaja),是與生俱來的。
你們內在全都有這個力量。有些書籍說靈量是很危險的,這絕對是謬論。我告訴你,我到過很多國家,很多人已經得到自覺,自覺完全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麻煩。相反,他們各方面都得到改善,一夜之間,他們放棄毒品,改掉壞習慣,一夜之間他們都被治好。
這是……我並沒有做甚麽,我是說你們或許以為我做了些甚麽,我甚麽也沒有做,是你的靈量成就的。它是怎樣運作,怎樣幫助你是很令人驚訝的。因為她是你的母親,你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你也可以說,她把你的一切紀錄下來。她卷曲成三圈半______是因為某些數學程式______當她上昇,或許會散發一點熱,你也可以說她要有點掙扎才能昇起。少少的熱力有時會從一些人散發出來。假如你是個肝病病人,你的雙手或許會感到少許熱,只是這樣。你們每一個人都有靈量,它是你內在的純粹欲望。
你們都知道,經濟學的定律一般是你的要求永遠得不到滿足。今天我們想要一所房子,明天想要一輛汽車,後天想要一架直昇機,這樣的要求不停的持續著。當我們的要求不能得到滿足,我們便為此奮鬥,當我們擁有了,卻不享受。純粹的欲望是你能與無所不在的神的愛的力量合一,我們甚至從未想過有這個力量,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我們看到一切的創造,看到漂亮的花朵,看到小小的種子長成大樹,看看你的眼睛,它們是那麽漂亮的照相機,誰製造它們?誰令我們進化到這個階段?是甚麽力量令我們成為人類?我們從沒想過找出答案,因為科學是沒法提供答案—一顆種子怎能發芽生長,我們怎會成為人類,我們只知道是這樣的,卻從不想知道甚麽是超越這些的。
是大能的神散播這漂亮的生命能量(chaitanya),四周都充滿生命能量(prahmachaitanya)。若我這樣說,你必須去體驗才能告訴我它是否存在。若你只說「不」,代表你拒絕自己與這個有生命的力量連上的機會。這個有生命的力量令我們進化,這是毋庸置疑的,它組織一切,創造一切,令一切有生命,還協調一切,限制一切,除此之外,它愛你們,它只想與你們一起進步,這樣漂亮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它進入每一個原子,進入每一個活生生的胚芽,每一個活生生的存在體,它是那麽漂亮地運作,我們甚至感覺不到它的平靜流暢,我們看不到花兒從花蕾到盛放的整個過程,我們就是看不到。花兒從含苞到盛放,我們只說︰「噢!今天看這朵花。」它是那麽美妙,那麽美麗,我們甚至不感到有它,但它確實存在。
除非我們與這個力量連上,我們是不會知道最終的實相,因為我們並沒有注意我們內在的靈,它是我們的注意力的旁觀者。當靈量昇起,她通過六個能量中心,穿越腦囟骨區,這就是受洗的真正體驗,這個靈就像光一樣吸引我們,我們的神經有一個新的面向,這個新的面向令我們變成……我要再說一次我們變成,這不單是講座,不只是吹牛,也不是某些證書,而是你真的成為集體意識,samuluk chetana。
你能感應他人,你能從你的指尖感應到,左邊有五、六和七個能量中心,右邊有七個能量中心,這七個能量中心代表你的感情;這邊則是肉身和思維方面。你能感應別人的所有能量中心。當我們醫治人,我們可以說,我們從外醫治一棵樹,我們醫治樹葉。可是若你真的要醫治一棵樹,必須從根著手,我在說你們內在的根,你內在的生命之樹。
你會很驚訝的即使穆罕默德也曾描述”Kiyama”,“Kiyama”即復活的時刻。「當復活的時刻到了,你雙手會說話,也會見證你的一切。」他們都在說這個時刻,最後審評的時刻,混亂期(Kali yuga)會帶來完滿期(Satya yuga)。問題是有多少人會接受它,成千上萬的人走到一些令人瘋癲的地方,卻不追尋實相,我認為你們需要有上天的智慧才能明白它。
你會很驚訝,我發覺俄羅斯是這方面最值得尊重的國家,因為他們並不那麽物質取向,這方面他們沒有自由,但卻有走向內在的自由,他們很懂得內省,即使他們的作家,例如托爾斯泰和其他作家,我常常閱讀他們的作品,他們都很會內省,他們是……你會很驚訝,我們常常都要安排一個大體育館,但仍有很多人坐在外面,在一處名為Togliatti的地方,最少有二萬二千個霎哈嘉瑜伽士。當我到達哪裡,我的講座就是這樣出乎意料的成功,我說︰「有沒有打擾你們?」
他說︰「母親,怎會打擾我們?我們是在神的國度,一處本來不屬於我們的國度。」
這種美好的事情全世界都在發生。印度人有其他問題,就是我們有很多制約。即使面前有這種有利的條件,我們卻從不嚮往。我們會敬拜羅摩,敬拜導師,但我們內在得到甚麽?你執著於某些事物,但你自己又擁有些甚麽?這就是霎哈嘉瑜伽。除非你認識自己,你不會認識羅摩,你誰也不認識。
幾天前我讀過一本由一些瘋狂的人寫有關霎哈嘉瑜伽的書籍,他否定有克里希納,否定有羅摩,否定有耶穌基督,否定每一位。我說︰這種瘋狂的人,這是很不科學的,你從未嘗試找出答案,怎能這樣說?從未找出答案卻說它就是這樣。就如我從未到過馬德拉斯,卻去描述它,你會怎樣說我?
同樣,很多人寫有關神的書籍,正因法律沒有禁止他們這樣做,他們可以寫下任何荒唐的事情。除非我們取得實相,我們不會知道誰是假導師誰不是。就像你問我︰「母親,他是否假導師,他是否假導師?」我會說︰「你為甚麽要相信我?」若我說他不是,你便會與我爭辯;若我說他是,你便會相信我。不需要這樣,你自會知道,透過它你自會知道絕對的真理,因為你的靈是絕對的,它給你絕對的真理。
明天我會告訴你們多一點靈的資料,我想今天已經足夠了。我們必須有……我想若你喜歡,我們可以有一節給自覺,不用花很多時間。你先要準備好,只要請求,便會得到。當然你必定有很多問題,上次我來馬德拉斯時,全部時間都花在回答問題,不停的答問題,問題,問題。但現在我請求你們,若你們有任何問題,把問題放下吧,你可以寫給我,明天我會解答你們全部的問題,但現在,可以的說,請先得到自覺,很感謝你們。
若你想出外五分鐘,可以出外再回來,這是可以的,但不要說話,就是這樣。
我沒有告訴你印度的第三種取向,是Nath Panthis。耆那教(Jain)有Adi Nath,分裂由此開始。一位導師應該只傳授知識給一個門徒,就像闍拿迦(Janaka)只有Nachiketa 一個門徒,直至格涅殊哇(Gyaneshwara)的時代,即十二世紀。格涅殊哇是他的親兄弟Nivritinath的門徒,他們都受了很多苦。他向Nivritinath作出一個請求︰「請讓我把真理向大眾透露,我只告訴他們,甚麽也不會做,只告訴他們真理。」因為在一千三、四百年前,Markandeya曾經描述靈量,跟著是商羯羅大師,他也有描述靈量,全都是用梵文。梵文的真我知識仍未開放給大眾,懂梵文的人卻不想得到真我的知識,所以這知識一直都是秘密。
他這樣請求,跟著他寫了格涅殊哇文集(Gyaneshwari),格涅殊哇文集是馬拉地語的「薄伽梵歌」,他把它擴展,還以很多詩文作裝飾。在格涅殊哇文集的第六章,他清楚的描述靈量。第六章是那麽的殘缺不全,被稱為nishiddha。那些所謂掌管宗教,掌管昇進的人沒有閱讀它。他們說︰「你不要讀這章書,否則你便自找麻煩。」所以這章節被列為禁書,沒有人想知道它的內容,之後Nath Panthis 成長了,還有伽比爾(kabira),那納克(nanaka),他談及khalis,那納克談及khalis。Khalis意思是純潔,即nirmal。霎哈嘉瑜伽士是nirmal(純潔)。若任何人濫用了甚麽,它清楚的顯示。聖人不能這樣,純潔的人不會這樣,不能有暴力。
它是愛,愛是不用回報(nirvaj),愛是沒有界限,愛是一視同仁的。就如植物的能量向上昇,我是說樹液向上昇,到達樹的不同部位,到葉子,到樹枝,到花朵,到果實,再回來,它不會依附樹的任何部分。若你貼附著其中一部分,那部分會死亡,樹也會死亡。
所以你們必須明白,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先知,預言家,他們來到地球都是來自同一棵生命之樹。你必須相信他們,若你相信他們,他們全部人,又怎會有爭吵?那些只相信其中一位的人必會爭吵,這就是他們為甚麽不喜歡我們,因為我們相信他們全部人,它不單是信仰,而是真理。
我現在要告訴你,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進化過程,是最後的突破。你甚麽也沒有做就成為人類,同樣它也是毫不費力,自然而然的(sahaj)。我唯一要告訴你的是你可以怎樣滋潤你的能量中心,讓靈量更容易通過,很簡單,你們全部人都必須要這樣做,就在現在,不用看著他人,只看著自己。
請脫掉鞋子,這會比較好,因為要感覺大地之母,是她每時每刻都吸走我們的問題,特別是這個瑜伽大地(yoga bhoomi)。我們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國家出生有多偉大,他們卻弄得一團糟,不要緊,若Ram Raja要來,祂必定會來這裡,不是以政治的方式,而是以靈性的方式。
(它常常往下跌,你可以向上推,但它又跌下,現在好了,它會留在這裏,好一點了,謝謝。)
就如我告訴你,你甚麽也不用做,不用停止思緒,不用花任何力氣,不用唸誦任何口訣,甚麽也不用做,靈量自會做這工作。她很了解你,她可以處理它,只要對自己有信心,自信你會得到自覺。內疚是不自然的,我想你有內疚是因為有人告訴你︰「你是罪人,你是這樣,你是那樣。」在我的眼中,你們不是罪人,你是迷失的,無知的,但卻不是罪人。
我們必須明白,要尊重自己,因為我們是很有光輝,很了不起的,因為我們仍未連上,所以我們看不起自己,他人或會看不起你,但你是人類,是進化的縮影。現在只需要小小的突破,一點聯繫,我可以肯定你會知道「真我」。
當你的靈量得到喚醒,穿過你的腦囟骨區,你的雙手會感到涼風,這是chaitanya(生命能量),聖經描述這涼風為聖靈;古蘭經稱為”Ruh”。之後你也會感到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當涼風從頭頂走出來,你會感到很輕鬆,平和和喜樂。很多人之後只是在笑,你是應該笑的,創造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讓你能享受,你現在要進入神的國度,哪裡你不單在喜樂、和平中,還在極樂中。
我想若你在頸項附近的衣服太緊,令你不舒服,你可以放輕鬆點,還有若你可以脫下眼鏡會更好……遲些我告訴你,不是現在,因為你要閉上眼睛,不要張開眼睛。我們先向你展示怎樣幫助自己,你因此知道你的能量中心,我們會在左邊幫助你。
首先,你要像這樣把左手向著我,手舒服地放在大腿上。試想像,你不需要到喜馬拉雅山,不用做類似的事情,只要舒服的坐在椅子上便能得到自覺,這是你的權利。把你的左手像這樣放,現在我們用右手滋潤我們左邊的能量中心。先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因為這個地方是靈的反映,全能的神的反映,是靈的所在。跟著便到左邊上腹的位置,這是掌管教導的能量中心。若你是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你的靈自會指引你。
跟著到左邊下腹的位置,這是令你認識你的中樞神經系統的知識的能量中心,它給你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運作;跟著你的手提昇,到你的腹部,用手按著腹部,這是導師原理的能量中心。假若你到過某些假導師哪裡,它可以糾正你。跟著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
現在再次把手放在頸項和肩膊之間,請把頭向右邊,當你內疚,這個能量中心便有阻塞,若你感到內疚,這能量中心便有阻塞,它令你生很多病,其一是咽喉痛,還有脊椎炎,因為它們變得怠倦,器官會出很多毛病,所以最好是好好的把手放在這裡,把頭像這樣向著右面。
請把右手放在前額,垂下頭,這是你寛恕的能量中心,寛恕所有人,不用想你要寛恕誰,無論你原諒不原諒人,你甚麽也沒有做,這只是我們自己的想法。若你不寛恕,便會被誤導。所以請把手像這樣放,這是寛恕的能量中心,不用想要寛恕誰,又或誰曾傷害你,額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的通道是很狹窄,若你不寛恕人,它不會昇起,靈量不能通過,只要寛恕。
現在把右手按著後枕,我們遲些才做,我只是告訴你輪穴的位置,在這裡的後面,因為你常常感到內疚,你以為自己犯錯,所以最好是請求上天力量寛恕,這個輪穴在這裡。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把手掌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提時軟骨的位置,taloo,這裡,就是這裡,伸展你的手指按著,那麽你的頭皮便有點壓力,一點點壓力,請垂下頭,現在慢慢用手心移動你的頭皮,順時針方向轉動七次—順時針,用力伸展你的手,否則……我是說你的手指,否則它不會有壓力,現在完成了。
首先要對自己有信心,要尊重自己,愛自己,現在左手像這樣放,雙腳分開一點,閉上眼睛,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請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這是靈的能量中心,靈住在這裡,你可以問我三次,從你的內心,就如問一台電腦。你可以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或「母親」,無論哪個稱呼也可以。「母親,我是否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靈?錫呂‧瑪塔吉,我是否靈?」
若你是個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現在請把手放在左上腹,壓著它。問︰「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請出自真心,充滿信心的︰「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你是,只問我這個問題。
我尊重你的自由,我不能強迫你接受純潔的知識,你要自己請求。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下腹,按緊它,在左邊。現在你要說︰「母親,請給我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錫呂‧瑪塔吉,請給我shuddha vidya。」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塊花瓣,腹輪。「請給我shuddha vidya,純粹的知識。」
當你請求純粹的知識,靈量便會昇起,你要以信心去幫助它開啓更高的輪穴,所以請把右手放在上腹,緊按它,在左邊,雙腳保持分開,這裏你要很有自信的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請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 」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是所有偉大的導師satgurus,為著令你們昇進而創造的,母親常常都想她的孩子擁有的不單她所擁有的,還要比她有的多得多。
現在,我先要告訴你,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制約和自我,你是純潔的靈。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心臟的位置,很有自信的說十二次︰「母親,我是純潔的靈,母親,我是純潔的靈。」十二次︰「錫呂‧瑪塔吉,我是shuddha atma。」要很有自信的說。
我必須告訴你,這個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是知識的海洋,是慈悲和福氣的海洋,你必須充滿信心的說︰「母親,我完全沒有內疚。」十六次,請說吧。你必須要說︰「錫呂‧瑪塔吉,我是nirdosha,我是nirdosha。」請說十六次,這樣說是為滿足我。
現在把右手按著前額,就是這樣,我已經告訴你,無論你寛恕或不寛恕,你甚麽也沒有做,現在請垂下頭,完全謙卑的,原諒所有人,只要寛恕,不要想那些找你麻煩,折磨的人,只要寛恕他們。這是你最佳擺脫負擔的方法。因為若你不寛恕,你便會被誤導。現在真心的說,多少次沒關係,要出自真心,請說吧。很多人說要原諒人是很困難的,有甚麽困難呢?只要說原諒人就可以了。
現在把右手放在後枕,把頭盡量往後移,你再次真心的說︰「啊!上天的力量,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若我無意的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要真心的說。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用手心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童時軟骨的位置,它被稱為taloo,梵文是talavyam。現在垂下頭,手心用力移動你的頭皮,盡量伸展你的手指,請伸展你的手指,用一點力,順時針方向移動頭皮七次。再次,我不能強迫把自覺給你,你必須自己請求,在移動你的手的同時,說七次︰「母親,請給我自覺,母親,請給我自覺。」我不能強把自覺給任何人。
(錫呂‧瑪塔吉向著擴音器吹了七次。)
請放下雙手,慢慢張開眼睛,請把右手像這樣向著我,垂下頭,看看有沒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在腦囟骨區,有些人在接近頭頂位置便感到有涼風,不是在頭頂,離開一點點,有些人涼風像噴射一樣,很遠的,或許是熱的,熱的也有可能。若你不原諒人,它肯定是熱的。
現在請把左手向著我,再次垂下頭,看看是涼風還是熱風從頭頂走出來。你要證明自己,是霎哈嘉瑜伽,是會變成某些東西,就如我告訴你,這是沒有證書的。有些人或許有熱風,不要緊。現在再次把右手向著我,垂下頭,再次感覺自己。現在,不要把手放在頭頂,離開一點,你便能感覺到它,離開一點。現在請把雙手像這樣向著我,看著我,不要想,你能做到。
那些感到指尖、或雙手,或腦囟骨區有涼風,或熱風,或全都有這些感覺的人,請舉起雙手,請舉起雙手。
天啊!願神祝福你們。你們大部分人都得到,現在不要討論它,因為若你在思維層次,便會失去它,只享受它吧,我希望你們今晚都可以安睡。明天請你打電話給你的朋友,因為你不能付錢購買它,甚麽也不需要做,這是你的,就像大地之母不懂怎樣向種子收取費用令它發芽生長,這也是你的purva 功德(punya)。那些仍未得到它的人明天會得到。所以請你們明天要來,也請你叫朋友來,這是你能給別人最佳的東西,這是我們期待著的,願神祝福你們。
請你們明天來,我會向你們解釋靈的本質,甚麽是靈。
……(看看現在我做了些甚麽……)他想你們都來拿取darshan(神的形相)。現在我坐在你們面前,這是神的真身(darshan)……不需要觸摸我的雙腳,沒有這個需要。明天你們會看到……(你們都很想這樣做,不需要這樣做,有政治家想這樣!)
明天請提問,請你們提問,我很樂意解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