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量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2-06-21 Adi Kundalini Puja: Pure Love, 59'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LT,NL,PL,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靈量崇拜 

意大利卡貝拉  1992年6月21日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裏去敬拜太初靈量(Adi Kundalini)和你自己的靈量(Kundalini),敬拜兩者是因為你的靈量是太初靈量的反映。我們已經了解靈量很多,我們也知道只能透過她得到喚醒,得到昇進,我們已經昇至很高的意識境界,不單昇至很高的意識境界,它也賜予我們很大力量,在人類靈性的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喚醒靈量的力量。

但有些人的靈量得到喚醒以後,便走向左邊或右邊,以求取力量,而不是去幫助別人。佛陀曾經清楚地說過︰「當未來佛 (Matreya,又譯彌勒彿,意即三個母親的力量合在一起)來到時,是會造福人類的。這是其中一個徵兆,「造福人類」,不僅是對霎哈嘉瑜伽士,還對一般人,所以又怎會是只是那些覺者(buddhas),即怎會只有已經得到覺醒的靈了解靈量?人們還是對靈量很無知的。他們閱讀一些經典,又或其他描述這方面的資料,於是他們便濫用靈量,變成密教修行的術士 (Tantrikas)。你們也知道,Tantra 是靈量的機制,Yantra則是靈量本身,是機器本身。今天我想大家都對靈量知道很多,知道它怎樣穿過不同的能量中心,怎樣昇起,我們都知道這些,我們要找出如何培養靈量,這是很重要的。

首先你們得到自覺是和別人很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你通過霎哈嘉瑜伽輕而易舉地得到,而別人卻要跑到喜瑪拉雅山上去,在寒風裡站立,許多人甚至死去。他們要住在山洞中,單吃果子或甚麼都不吃。即使在佛陀的時代,他們只有一塊布遮蔽身體,他們要到村莊中乞取餘食,把食物煮熟,無論食物是冷是熱也要吃,一點兒舒適也沒有。佛陀教他們捐棄舒適的生活,因為他們可以過沒有舒適的生活。但他們沒有一個能得到自覺,也沒有一個能提昇別人的靈量。

分別真的很大,你怎樣得到自覺,你的靈量怎樣被喚醒,你怎樣彰顯你的力量,都是以霎哈嘉的方式。例如,你能讓他人得到自覺,你能醫治他人,你能感應他人的能量。有些霎哈嘉瑜伽士甚至能夠操縱雨水、太陽和月亮等等。還有些霎哈嘉瑜伽士的禱告有很大的力量,只是作祈禱,他們便拯救了許多人的性命。他們一些人擁有這些能力,過去的隱士和修習者也有這些能力,但他們的能力不是建築在仁愛之上。這是你們特有的能力,因為你們要造福人類。那些隱士的能力只去保護自己或去毀滅,所以他們發展出詛咒的能力,這能力很尖銳,他們可以詛咒人。你們沒有這種能力,你不能詛咒人,因為我已把它取消了。我能否詛咒人,我能,但我從不詛咒人,因為我們的基礎是愛心、慈悲與溫柔。那些隱士大部分都是脾氣非常暴躁,極之暴躁,有時候他們用許多可怕和嚴厲的語言來談論沒有自覺或找他們麻煩的人。他們生社會的氣的方式,描述自己的方式都是很可笑。他們有些沒有留心社會,沒有責備社會,沒有批評社會,只滿足於自己的天地,或者只是寫下他們所受的恩賜。你們有一個新的面向,你們要用你們的力量造福人類。你們的靈量能自然地昇起,乃是由於母親的愛和慈悲的緣故。所以現在,我們要說,只有你內在發展出純潔的仁愛之心,你的靈量才會得到培育。

首先我是用「純潔」這個字,這也是我的名字,意思是你們先要純潔無邪。如果你不純潔,便會產生問題。比如貪戀,又或你的愛只集中於某些人身上。靈量不是這樣的,她上昇時通過每一個能量中心,卻不附著於任何能量中心,她想治療每一個能量中心,滋潤每一個能量中心。她只關心她的昇進。同樣地,霎哈嘉瑜伽士不應涉入任何關係,這是有可能做到的,你們不用像佛陀的門徒。就如我常常告訴你,一棵樹的汁液向上流通,經過樹的每一個部分,蒸發掉然後又再回來。

這個通道應該打開。一旦這個通道打開,靈量便會毫無困難地通過。但如果你太執著於某事物,那條通道便有可能會關閉。有些人太執著,例如執著於父母。好吧,我知道在開始時,剛來霎哈嘉瑜伽的人會說︰「我的母親、我的父親、我的姊妹,這樣那樣,他們病倒了,請你醫治他們。」這是很普遍的。他們會寫很長很長的信給我,描述這些關係,我也弄不清他們的關係____這個人是誰?他們沒有寫下名字,卻告訴我他們之間的關係。這些都是些人為的關係。明天你大禍臨頭,這些關係對你是毫無用處。相反,你發現有些人會利用這些關係。你不應該依賴這些關係____你出生於怎樣的家庭,怎樣的宗教或在哪個國家出生,因為你已是個普遍的存在體。

你不再因這些人為關係與別人建立關係,而是通過靈性的關係。除非我們建立這種關係____不是說你要拋棄你的丈夫、妻子或兒女,不是這樣,只是說你要拋棄你的社會制約,我們要拋棄所有這些。我們有各種各樣的思想積習和社會制約,就算有些是好的,你們還是要把它拋棄,因為它仍然是一種制約。我們要成為這些制約的主人。例如印度人有一種社會制約是好的,在印度,他們早晨一定要沐浴,我也是早晨沐浴,英國人沐浴方面真的很可怕,他們想得到喘息才沐浴,若你在英國這個受詛咒的國家沐浴,你就是做不來,你必須晚上沐浴,否則就不要沐浴,我們要作出改變。若你有這制約,你會感到很悲哀︰「啊!我懷念沐浴,不沐浴我睡不著覺,感到不妥當,感到自己是不正常的。」雖然沐浴是好的制約,但它仍奴役你。

所以無論是好是壞,若這是制約,我們都要看清楚它。我們也不要走到另一極端,「好吧,我一生都不洗澡」,不能這樣。而是︰「如果早晨不方便的話,可以在黃昏的時候沐浴,或有一段時間不沐浴也不要緊。沐浴不能控制你,是你決定甚麽時候沐浴。」你不要讓任何事物控制你。你要有完全的自由,靈量才會為你而昇起。如果你沒有完全的自由,靈量是不會昇起。

我們有來自家庭,來自宗教,來自國家的制約。這些制約,我們要清楚知道,我們許多社會制約都是從家庭而來。如果你出生在基督教家庭,你便會比較接受耶穌基督,你從未見過基督,也不知道祂是否存在,聖經是否真確,但你仍比較接受聖經;如果你是印度教徒,你便會比較接受薄伽梵歌和吠陀經。這都會引致不平衡,因為我們應對一切的宗教,一切經典平等而觀。這是聖人應有的特徵。所以這些制約必須擺脫。你在哪個國家出生是另一個你要解決的制約,這是很重要的。我不想討論不同國家的制約,你們都知道得很清楚。在得到自覺之後,你昇進至高於你周圍的社會,你開始明白,開始描述,我是透過這些國家的國民而知道這些國家的蠢事蠢行。例如,一個法國人會說︰「母親,這是典型的法國思維,他生來是法國人。」或印度人會說︰「母親,他是典型的印度人,他是那樣做的。」你要明白你不要為自己的國家定位,因為你已是普遍的存在體,要活得像一個普遍的存在體。

當你變成普遍的存在體,你知道表面上膚色的差異不再是障礙。你不會因為別人的膚色比你的黑些或白些而憎恨對方,不單白皮膚的憎恨黑皮膚,更黑皮膚的也憎恨皮膚比他們淺色的,他們都相信對方是完全錯的。如果你問一個宗教狂熱主義者另一個宗教,他會說別人的宗教最差,自己的宗教最好;你再問另一個宗教狂熱者,他會說他的宗教最好,其他的都是很差勁。即是說普遍的意見是所有宗教都是差的。每個人都是最差的,所有宗教狂熱者都是最差的。若你作一個普查,沒有人會說︰「好吧,我的宗教是妥當的,大家的宗教都妥當。」沒有人會這樣說。

若你問一個英國人,他會說︰「母親,這是典型的英國的,你幫不上忙。」他們很生氣,我曾經見過一個英國人生另一個英國人氣,因為這個英國人行為不檢,或對我不禮貌,我不會生他們氣,因為他們是盲目的。你作為普遍的存在體,必須有慈悲。由於神的恩賜,你昇至更高層次,你們不止是被確認為得到自覺的靈,而真的是已得自覺的靈,這是毋庸置疑的。你們是「sakshat」。所以,就在現在,神確認你們是已得自覺的靈,很自然的你必須改變一切,不用令自己成為典範,不用再認同於那些你已放棄的東西。就如你已經從蛋變成小鳥,不用再認同於那只蛋,只安頓在同一個地方,牠們會飛,牠們已變成小鳥,不再是蛋了。同樣,你要接受現在的位置,接受自己已是醒覺的靈,應該有自尊,知道你要完全的改變自己生命的目的。當你明白你生命的目的,內在的,不是外在的,不是思維的過程,而是你要內在感到有責任,你要把自覺傳到全世界,解放全世界。一旦你明白到這一點,你便會擔承責任,靈量便會昇起。我認識許多人說︰「母親,我們不擅說話,非常怯場。」好吧,你只要站起來,只是這樣,他們卻能不停的發表演說,直至我叫停他們。許多人說︰「母親,我們不懂寫詩,我們沒有才華,我們不懂唱歌。」我認識一個女孩,她唱得很差勁,人們必須告訴她…因為她常常走音,卻大聲的唱,他們必須告訴她︰「你還是在後面,不要再唱了。」現在她卻是帶領一個歌唱小組。

許多美麗的事物都顯現出來,你們要接受這一切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事,拋棄恐懼,我們有著各式各樣的恐懼。就如你昨天看到,這些都是來自左脈,偏左邊的人該怎麽辦。一個偏向左邊的人要知道,他現在已經是個得到覺醒的靈,沒有人可以傷害他,毀滅他更沒可能,沒有聖人會被毀滅。那些想毀滅你的人會以很有趣的方式完蛋,不是被摧毀但以很有趣、很滑稽的方式完蛋,你會譏笑他,也享受發生的一切。梵文中有句話:「Vinashkale Viprit Budhi」,意思是說毀滅是從人的愚蠢行徑開始。他們變得愚蠢,每一階段你也看到他們是很愚蠢的,愚蠢招致滅亡,這些你都不用擔心。

這就是你們為甚麽不需要擁有毀滅的力量,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會造就一切,所以你要放棄毀滅的力量。你只須寬恕那個人。一旦你能寬恕,你的責任便交託給了別個,靈量便能夠昇起。你不要再心懷怨恨,只要一笑置之,因為他們是盲目的,他們是愚蠢的,他們是笨蛋。你對白癡會做甚麽?我們或許不會在他面前譏笑他,但卻會在背後笑他,因為他是個白痴,所以他們變成白痴,你看到他們變白痴,你卻剛放手。你要明白這是霎哈嘉瑜伽的幽默,你也要有點幽默感,是嗎?那麽,你便可以看見這些小丑的行徑,像馬戲表演般滑稽。

你不要怕任何人,對任何組織或任何事也不要怕。自自然然的你要知道你是得到自覺的靈,你知道真理,你內在有光,所以他們反對你。他們對別人也是這樣,是嗎?每個人都受苦。但現在你不再受苦了,你能享受幽默,只要明白這一點,便沒有甚麽可以毀滅你,沒有人能傷害你,他們只是向你提供一點娛樂。如果你採取這種輕鬆的態度,你的恐懼和左邊的問題都會煙消瓦解。那些假導師的束縛,那些鬼魂,那些密教修行的術士算得甚麼,他們是一無事處,你比他們更有力量,你只要看他們一眼,便看到他們在手舞足蹈。另一方面,如果你恐懼,靈量便不會昇起,因為靈量是不會為懦夫昇起的,它不會支持懦夫,若你是懦夫,它會說︰「好吧。」你走在街上,通常人會怕黑,怕受到襲擊,但霎哈嘉瑜伽士不會怕,若他是個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因為他知道他周圍都有仙眾(Ganas)和天使保護著。沒有人可以騷擾他,任何人想騷擾他,仙眾會愚弄他,這是你的好機會去嘲笑他。你現在靜觀,這些左邊的問題或恐懼都會消失。一旦排除了恐懼,你那些欺詐、陰險、妒忌的性格也會一掃而空,靈量便能好好的上昇。

另一個妨礙靈量上昇的是你們的自我。這是很嚴重的,我必須承認,對跟隨基督,跟隨佛陀的人,他們的自我實在太大了,這是很令人驚訝,因為他們是反基督,反佛陀。基督在十字架上說︰「父神啊!寛恕他們吧,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麽。」如果你跟隨基督,怎麼可能有自我呢?你們應該是很自然地寬恕別人,沒有一絲一毫的憤怒,因為你是很有力量的,有誰能傷害你呢?如果你的額輪有阻塞,只會傷害你自己,如果你想傷害自己,誰也幫不了你。

這種來自肝臟,停留在額輪的憤怒,必須要正視。這是很重要的因為靈量會在額輪停止上昇,特別在西方,西方文化產生了兩大問題。第一個是貪求追逐,你可稱這為貪婪。你越貪婪,便有越多的機器,越多的工業發展,到最後要召開環保會議。我見過在西班牙,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應該有三至四間車廠,因為每一部車只有司機,駕車必須要有司機,汽車太多,你也不知道汽車該怎樣移動。即使要來靜坐班也沒可能。十五分鐘的車程,你要用上二小時。在法國是另一個問題,在巴黎,若你想到其他地方,要在早上四時出發,不然就不能準時到達。米蘭和羅馬也有同樣的問題,瑞士是最差的,我也不知道怎樣說瑞士,它的名譽是很…很危險,因為他們賺黑錢,他們在做著這種事,我的意思是因為貪求追逐,他們犯下各種罪。對他們來說,沒有甚麽是罪,他們可以堂堂正正的奪走別人的金錢,榨取貧窮國家的錢而不會感到有任何不妥,我的意思是他們對此免疫。

這種貪求追逐已到達狂熱的程度,變成西方社會的重要品質,我們要看清它。在過去,歐洲國家都支持藝術創作,培訓藝術家,支持藝術家。即使在印度,國王和所有王朝也支持藝術家。這些日子,卻不是這樣,沒有政府願意支持藝術家。你們應知道,莫札特曾奉詔在皇后面前演奏。那時的政府不單管稅,還照顧藝術家、音樂家、畫家和從事各種藝術的人。就如在法國,皇后收集漂亮的藝術品,鼓勵藝術家從事藝術創作,還為此花自己的錢。現在,你們都知道,皇后被人民所殺,他們不單殺掉皇后,還殺掉法國的藝術。現在法國人都成為庸俗的人,這是他們曾經譴責的,自己卻變成這類人。

儘管那些人貪求追逐,也應追逐藝術品而不是贋品,否則明天我們或會購買贋品,我們應該購買真正的手工藝品,聽有深度的古典音樂,唱上天的歌,不是令你瘋狂,令你充滿貪求的庸俗廉價音樂。

你們的文化其中一個問題是令你有自我,如果他們擁有一輛勞斯萊斯(rolls Royce),沒有人能與他們說話,他們的自我大到令腦袋爆裂。即使是駕駛勞斯萊斯而並不擁有它的司機也昏了頭,他的步態,他走路的模樣,說話的方式都與我們不同。這種貪求追逐令你的自我很大。當你到別人的房子,就如有些在倫敦的愚蠢印度人,我到他們的房子,他們都是Sadarjis,即追隨那納克道路的人,那納克是不容許人喝酒。當你站起來,他們立即向你展示在他房子裏的酒吧。「我的天。」我說,我後退三四步,你明白嗎,他說︰「看看我的酒吧。」他從酒吧拿出一種像蘇打的東西,向我們展示怎樣從蘇打中抽氣出來。你只想像,他沒有說甚麽,你明白嗎,當我們說︰「我們不喝酒。」他以為我們是最差勁的罪人,只因我們不喝酒。

這種貪求追逐最後變成非常庸俗、下流以及不道德的東西。他們是那麽喜歡炫耀,你有時也很驚歎人們是以這種方式炫耀。就像一個來自美國的美國女士問我︰「錫呂法士塔太太,你在倫敦見過多少間酒吧?」

我說︰「一間也沒有。」

「啊!你真是無用,絕對是,你不曾見過任何酒吧。在英國的任何村莊,任何城市最好的建築物就是酒吧。」

我說︰「我看過酒吧的外面。」好吧,只為滿足自己,我以為她是藝術家。

「不、不、不、不,你知不知道倫敦最好的是哪間酒吧?」

她給我一張清單,我說︰「哪一間是最好的?」

「一間名為隱士的酒吧。」

我說︰「甚麽意思?」

你知道嗎,住在這所房子的男人死了,沒有人知道他死了,所以數個月也沒有人進入這房子,整個房子都充滿惡臭,還有很多蜘蛛網。他們把屍體移走,但惡臭仍在,蜘蛛網完整的保留。你必須很小心才不會弄破它們,這是最好的酒吧,你要付很多錢,這是我看到的。

她感到很自豪,可以怎樣完結?這種貪求追逐可以怎樣完結?腐爛、腐臭的東西,你可以稱它為發酵。它必須終結,因為是自我作祟,你開始享受腐爛的東西,就如法國的芝士(乳酪),我告訴你,不要吃它,你會燒傷你的手指,燒傷你的喉嚨,燒傷你的胃,它真的很腐壞,它越腐爛越好。酒精是腐爛的葡萄,完全腐爛的,你不能吃它,它的氣味像腐壞的木塞。我問某人︰「它的氣味是怎麽樣?」

他說︰「味道很好。」

我說︰「它的氣味像腐爛的木塞嗎?」

「我嗅不出木塞的味道。」

這就是我為甚麽說︰若他嗅出木塞的氣味,他就不會喝酒,一切都是腐爛的。你知道是怎樣發現芝士,甚麽發生了,怎樣開始的,你知道嗎?因為一場大風雪,牛奶被留在一個洞穴裏,因為那場風雪,大家都忘記了那些牛奶,牛奶被留在哪裏,直至夏天,牛奶開始腐壞,越來越腐壞,十二年後,有人走進洞穴,看到腐壞的牛奶。感謝天,我今天還未吃東西,他們拿走牛奶,稱呼它為芝士。在印度,cheez在烏爾都語是說某些特別的,非常特別的東西,你也知道,在音樂上,他們用作某些特別的樂曲,cheez,但在這裏,芝士卻是最腐壞的牛奶,人類和動物都不應吃它,也許虫可以吃,他們把它給虫吃。我知道在荷蘭,瑞典也是,他們有些芝士有虫,他們在吃虫,你能打它嗎,是真的,不單吃芝士,還連虫一起吃。

我們的貪求追逐要何時完結。要喝上百年的酒,酒要有証書才是最佳的。我們吃和嗅這種腐壞的東西,我告訴你,他們嗅這些。這就是原因,我很驚訝,他們上完廁所後,甚至不洗手。我們嗅到這種可怕的味道,他們卻嗅不到,因為若你吃過這種芝士,你不會嗅到任何腐臭的氣味,即使把它放在溝渠裏,他們也不察覺這是腐壞的,因為他們已經習慣這種腐臭的氣味。就是這種骯髒,即使他們進地獄,也沒有壞感覺,因為地獄的氣味會是一樣,那麽,我們該安置他們在何處?他們對骯髒的氣味有免疫力,這絕對是次人類。

在任何優秀社會的這種貪求追逐____法國曾經被視為是最優秀,最富外交手腕的社會。他們以酒來製造食物,甚麽都是酒,這個圓滑的社會曾經____統治整個外交地區,他們卻意識不到整個文化只是吃和喝,只是吃喝。之後或許因為有點政治因素滲入,這種吃喝文化到達了某個程度,令他們脫離外交地區,沒有人歡迎他們,因為他們從不正確地思考。任何外交官,法國的外交官到處都是,有人說︰「他是法國人嗎?」「是。」「還是不要叫他來這個會議,你也知道,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們出局了。

現在這種精粹轉移到美國,美國的精粹是吸食毒品,到底是甚麽?毒品只是這種貪求追逐的產物,為甚麽要責備哥倫比亞人或任何人?他們只是賺錢,就如你們一樣,只是他們飼養的是美國,貪求追逐是美國的主題,他們追逐些甚麽?我曾到過美國,他們只談論毒品,不單談論毒品,還像購物一樣購買毒品,他們都知道可以在哪裏買到毒品,那些所謂外交官以及他們的妻子。他們現在穿著得很簡單,外交官的妻子不像過往那樣盛裝出席宴會,現在即使他們穿上有孔的牛仔褲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這種在精英社會的貪求追逐最終變成不是濫用藥物,就是導師追尋____追尋假導師。那些對此感到厭惡的人會拜在假導師門下,因為他們失去辨別對錯的能力。西方的自我已逐步走到潰爛的地步。這是第一點,他們有一種貪求的本能。如果某人的妻子長得漂亮,每個男人都有權看她一眼,又或一個男人長得好看,他可能是某人的丈夫,每個女人都有權看他一眼,不是看她的丈夫而是別人的丈夫,這有甚麽用呢?我就是不懂,看別人的丈夫有甚麽用呢?

這種貪求追逐令他們過著不道德的生活,不道德的社會,他們甚至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年紀。一個九十歲的老太太可以和她十九歲的孫子有染,試想想,這是何等愚蠢,何等荒唐。除非這是某種反面的貪求追逐,不然這是怎能發生?甚至藝術也走向反面,一切都走向反面,因為西方社會的咀咒是完全失去分際(Maryada)。靈量依自己的分際而昇起,她能恢復你的分際,令你保持你的分際。你們是人,不要活得像動物,或甚至比動物更差,你沒有權這樣做,神不是把你們創造成次人類,而是把你們創造成超人類。

這就是它怎樣成就事情,你現在想想,這種貪求追逐到達怎樣的程度。西方的第二個很壞的貪求本性的咀咒是他們侵略別人,不停的侵略、侵略。他們認為自己有權去侵略。他們侵略印度三百多年,為甚麽?他們為甚麽要侵略?我們並不壞,只因我們有黃金,有鑽石,有珍珠,我們有很多物質的東西,他們因此侵略我們,卻沒有向印度學過甚麼靈性上的事物。法國人侵略我們,每時每刻都侵略,日本人現在正步西方的後塵。這種侵略使整個社會形成一種破壞的力量,你看到每天都有戰爭,這裏有戰爭,哪裏有戰爭,他們想要這要那。這種侵略還滲入第三世界的國家。這種病態持續著。

靈量可以消滅這種貪求追逐,如何能做到?它給你喜樂,令你能享受一切。就算你身處森林,你仍能享受,處於不舒適的境況,你也享受。你享受是因為你追尋靈體的喜樂,它能給你喜樂,你最終能從各事各物取得的也只是喜樂。你以為自己在貪求追逐中可以得到喜樂,你不能。藉由靈量的提昇,你卻得到喜樂。在這喜樂中,你不再需要甚麽,不再要求甚麽,你只是自得其樂,你是喜樂的資產。梵文說︰“Atmanyeva atmane ahrushta”,即靈體只會因自己的靈而喜樂。

很微小的事情你也能感受到喜樂,整個宇宙,也充滿喜樂。當我出門時,我會問︰「這是甚麽樹?」

「母親,我們不知道。」

「好吧,你生活在這裏多年,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母親,我對樹木認識不多。」

我說︰「這些是甚麽花朵?」

「我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在做甚麽,你曾經做過些甚麽,你不知道這些樹木,你每天都看著它們,你竟然不知道這是甚麽樹?」

如果你問他們︰「在哪裏可以買到酒?」他們卻知道。

「母親,這地方生產最好的酒。」

「好吧,我來負責。」明年,酒沒有發酵。

這種貪求的本性是非常…變成政治上的資產,你侵略其他國家,侵略其他人,利用各種手段,這等同謀殺。人的態度完全改變,他們以為自己是上主,我們可以憎恨任何人,侵略任何人,對任何人傲慢,向任何人作出任何要求,取去人家的妻兒子女,取去人家任何東西,可以殺死自己的子女。結果是他們自己失去愛心,失去慈悲,愛心失去了,慈悲也失去了,再沒有愛。同時他們發展出一種自我的觀念____認為這是我的孩子,我的國家,我的…。你知道他們在南斯拉夫(Yugoslavia)做了些甚麽,我不知道Yugo這個名字是誰起的,Yugo即yoga(瑜伽),這些瑜伽人,卻互相戰鬥。他們是來自同一個根源︰「這是我的,這是我的國家。」為甚麽?你們怎能說這是你的國家呢?你們甚至沒有創造過一片葉子,你又是誰呢?你不能創造泥土,你能嗎?你又怎能說︰「這是我的國家?」你竟敢這樣說?這全是屬於神的,是由神創造的,或你可以說是太初之母創造的,你甚麽也沒有做,你怎能說︰「這是我的,我擁有它?這個自我在發展,發展得很強大。即使在霎哈嘉瑜伽士當中,仍然有人有「我」的觀念,「我的孩子。」這是第一個咀咒︰「這是我的妻子兒女,我的家庭。」事情就像這樣發展。

心因此開始收縮。對於心胸廣闊的人來說,他的世界是整個宇宙,一切都是內在的,一切都在你內在。當你能有這樣的經驗,靈量便會像火箭般上昇,因為頂輪和心輪在頭上是同一所在。若你有一顆寛容的心,你的頂輪便不會阻塞。要保持頂輪打開,我們只要具有這樣的智慧︰「沒有誰是屬於我的,每個人都是屬於神的,我是誰?神要做甚麼,你都要接受。」

所以你們要拋棄那些觀念,有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執著於家庭︰「我的兒子還未有自覺,我的兄弟還未有自覺,我是這樣的…」當你得到自覺︰「這是我的兒子,我的兄弟姊妹。」這個「我的」必須擺脫,這是非常精微的東西,這就是為甚麽頂輪會有阻塞。其實每個人都是屬於你的,因為霎哈嘉瑜伽士的靈量是用愛打造的,純潔的愛。純潔的愛只希望去愛,平等地愛每一個人。如果你覺得困難,那表示你還未用霎哈嘉瑜伽的方法。要打開你的心,你便不會感到失落。對我來說,當我要離開英國,我真的感到有點…就像月亮被海洋吸入,我感到我的心像被拉出來,但當我來到這裏,我再次見到等待著我的孩子,所有都已經結束。在這裏我感到拉扯我的心的力放鬆了。你們是我的孩子,他們也是我的孩子,作為一位母親,我怎能說︰「啊!這是我的,這是我的?」就像這樣,請擺脫這種制約。首先,西方人不關心家庭,他們離婚十次,還宣傳離婚︰「我離了十次婚。」現在他們不離婚,卻依戀家庭,依戀丈夫,像膠水一樣,我告訴你,像膠水一樣。有時我真想知道︰「我做了些甚麽令他們變成這樣?」

所以要看到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心的最終是頂輪,又或你可稱為Brahmarandra(梵穴),那麽我們便可以進入心。你不要去理性分析,不要去爭論執拗,不要用思維去做事,不要憑藉書本或甚麼,只管用你的心。若你能做到,你便會明白,沒有甚麽比愛每一個人重要。愛的最高表現是平等地愛每一個人,在愛之中,你可能要對他人說一點老實話。有一次我要對一些女霎哈嘉瑜伽士說些老實話,我的丈夫便說︰「不要說,你說了她會敵視你。」我說︰「讓她敵視我吧,不要緊,我有責任告訴她這是錯的,不然我會成為她的敵人,因為我不告訴她真相,她會受苦。」

靈量就是這樣給你明辨能力,愛是真理,對靈量來說,它只是河流,就如他們昨天描述nirvaj,它不接受任何補償。我們純潔的愛之流多麼有愛心,仁慈,溫柔地被喚醒,我們也要這樣運用這個我們內在的力量,因為這是我們的工作。她給我們自覺去解放整個世界,這力量我們不能獨自擁有。你們每一個人都要給人自覺,否則你的靈量便會退回。談論霎哈嘉瑜伽不是兼職的工作,不是與正題無關,而是每時每刻都與你一起。你有機會時都要向別人講述霎哈嘉瑜伽。你要成就許多事情,你要給他人自覺,否則這是沒用的。

願神祝福你們。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