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娜崇拜及對希臘練習者的訓示

Athens, Sahaja Yoga Center in Athens (Greece)

Feedback
Share

雅典娜崇拜及對希臘練習者的訓示

1993/4/26希臘雅典

很高興在希臘這個國家看見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第一次到希臘時,我告訴丈夫這國家充滿了能量,且一向有很多進化得很高的靈魂。也許人民已遺失了他們的文化遺產,但其能量仍存在於大氣之中,有一天霎哈嘉瑜伽將會在此大大昌盛起來。不知何故,那年我們還是遇上一些希臘官僚,感覺不太好。我丈夫就說:“若你說希臘人真的是虔誠的民族,且看看這些人。他們是怎樣對待我呢?”我卻說:“雖然有些人很官僚化,普遍有官僚作風,你不能說他們到底會是怎樣的人。但整體來說,這裡的能量非常非常好,是毫無疑問的。”我在這個國家曾四處遊歷,例如去過德爾斐(Delphi),及那兒的雅典娜(Athena)神廟等每一處。人們特意帶我到各處名勝遊覽參觀,因為我丈夫忙於開會,所以他們帶我四處參觀。我感到每一處都是如此美麗,就連海洋都是這樣美。我想那至少是十五年前的事吧,可能是十四年。現在,我發覺那能量借著你們這些人而復興起來了,整個大地都重新充滿了能量。

接著,你們必須明白你們都肩負著非常大的重任,因為希臘地處要塞,要知道,希臘與義大利,我意思是土耳其,兩者都非常重要。首先,你們是東方和西方之間的橋樑。所有人都在打主意,因為如果能夠管控這兩個地區就可以操控東西兩邊。我是指尤其對西方國家而言。

現在你們最大的危險是,這些西方文化會嘗試抓住你們,那是十分危險的。要明白這點,你們先要知道你們是發源自一個非常偉大的傳統的民族,遠古的民族,就像印度人一樣;而且你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可以身作則來改善歐洲文化。很多人像我們一樣是遊客到來。他們看見希臘人的行為舉止,歐洲人會以為他們的文化很容易影響希臘人,以其低俗的生活方式來影響你們。

故此,作為身負深厚傳統的人,踏實的你們已從生命中知道了這麼這麼多美好的事,首先就要多瞭解自己國家的歷史背景,那是十分重要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這樣自我教育,因為明天你們要向別人談論有關雅典娜,有關你們的傳統和背景,以及它如何與霎哈嘉瑜伽聯繫起來;如何與聖母瑪利亞、基督等等各樣事物聯繫起來。 為此,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嘗試瞭解這個國家的背景知識,以作自我教育,以便能據此談論霎哈嘉瑜伽。這是非常必要的。

就是這樣,你們都知道,雅典娜手執昆達裡尼( Kundalini),可以清楚看出,祂就是太初之母(Adi Shakti)。事實上,梵文中Atha就是“太初“之意。故此祂就是太初之母。因為希臘人與印度人的聯繫已經盡失,我是指,這個翻譯就失傳了,世人就無法明白”雅典娜的字義是什麼。但印度人知道,這地方是 太初之母(Adi Shakti)顯現之處,因為在(古經典)《女神頌》 (Devi Mahatmyam )一書中,如果你有讀過,希臘是被形容為 Manipurdwip之意即“位於Manipura之島”。Manipura就是臍輪( Nabhi Chakra)。故此在臍輪之處有個島,即希臘所在之處,是女神的居所。臍輪(Manipura chakra)就是祂的居所。

所以,人們就是這樣描述過雅典娜。當我到訪祂的神廟,我發現那兒還有個子神”的小廟宇。那就是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然後我去德爾斐,我也去了那兒。我很驚訝,他們指向一個土墩,說這就是臍輪(Nabhi),全宇宙的肚臍。我說:“說得對。”但當我轉身過來,那兒的生命能量很強,我看到的就是一尊格涅沙的神像。之後葛雷瓜來到,他也看見並拍了照片。他見證了所有的事實

故此,你們就是臍輪,你們現正坐在整個宇宙的臍輪之上。臍輪有多重要?你們都很清楚知道,一旦臍輪給弄壞了,人的整個生命都會變得愁苦。

所以看看,臍輪的右邊是肝。當然從前有很多哲人,他們的思想太多了,創作了很多悲劇。希臘式的悲劇是有名的,其中婚姻制度受到少許挑戰,好像什麼二男一女,或二女一男的,總是不愉快的婚姻故事。因此臍輪左邊一直受到侵害。為了搞出這些悲劇,他們寫了一幕又一幕的戲劇,在此上演,什麼的二男一女,或二女一男情節,卻沒有講一下夫妻的純潔關係。那就是悲劇。就是所謂著名的希臘式悲劇。那全都是虛構出來的。首先,人們就會變得偏向左邊。他們就開始想像:“噢,此生多愁苦呀!它就是悲劇!我們還可以怎樣呢?為何要顯出自己愉快呢?我們真多苦難啊。“所有這些事情首先就是這樣開始的。

然後是你們那個東正教會(Orthodox Church)出現。這個東正教就是另一個問題。他們的確,真的不會善待女性,只會把女性視為完全不沾神性:有些日子女性不能上教堂、不能觸摸其他人,還有各式各樣荒謬的事情。那就令女性變得非常偏左脈。在此之上,還加上這些悲劇等等,及突如其來的經濟問題,人們感到極為厭惡。因此,左脈變得非常非常突出,就是這樣,我認為那些偏左邊的,與亡魂有關的組織就在此開張,很多所謂的上師也來了,他們令你們感到悲苦。但最差的還是希臘東正教會所做的,令人感到如此內疚,從而令你們愈加偏向左脈。

現今這些偏左脈的質素又漸受一些過度活躍的人所抗衡,他們思考過度,工作過份忙碌之類。不過,我仍感到他們工作不夠努力。希臘人是在懶惰的一邊。他們在懶惰那邊。當然霎哈嘉瑜伽士就不是如此。霎哈嘉瑜伽士很努力地工作,我很清楚地看到這一切,不是如此。

因此,要在希臘開展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首先是瞭解自己的歷史背景。第二,就是要好好地瞭解輪穴和能量中心,並為自己裝備好如何改善各能量中心的知識。假若你沒有這些知識,你就不能面對大眾。不單是男士,女士也應知道輪穴的一切知識,什麼是輪穴,如何運作,有何作用,當脈輪運作受危害時我們如何受苦等等。所有這些知識都是免費給你的。你不必為這些知識付款。有一點要記住,在日常生活中,當你開始努力練習霎哈嘉瑜伽,就會發現我所說的是絕對實在的(tangible)。你可以驗證它。那的確如此。它並非什麼空中樓閣。它確確實實存在。我們可以證明我們所相信的一切,並向人顯示這確實是真理,絕對的真理。我們不是要傳播什麼宗教狂熱主義和種族主義之類的東西,而是要以世人同屬一個宇宙,同一普世信仰的信念基礎上把全世界聯合起來。

人們會問:“那麼我們是否要放棄原有的信仰呢?”你們不必告訴人要放棄自己的宗教。不要這樣說。你們不可嚴詞厲色。正好相反。“不!不!不!什麼也不必做。只需要來練習霎哈嘉瑜伽,接受自己的靈體( Spirit),慢慢地事情自會顯現出來。”這個在你們所有人身上全都是如此發生了。比較初來霎哈嘉瑜伽時,你們全都判若兩人。漸漸地,你們把自己打開,成長起來,也很好地瞭解霎哈嘉瑜伽。同樣地,你們也必須如此以體諒、愛心和關懷來敎導他人。否則,普通人以為總有人要被指責。當然有些人曾受過很壞的影響,令你們難以忍受,但你們大都應該瞭解到要以愛心、慈悲和很多很多的關懷體諒來引領更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

我發覺即使那些霎哈嘉瑜伽已發展多時的國家,仍然有可能突然有人會帶來麻煩、被亡魂所附、或言行失去分寸等等。是會突然發生的。這種人,假如及早獲得知會,我們便能把他清除出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潔淨他。但你們必須清清楚楚瞭解,自己有多大力量去醫治自己、改善自己、幫助別人。你們可自行成就一切事情。你們擁有所有這些力量。不過,條件是你得要誠懇和誠實;假如你不誠懇誠實,事情就永不會成就。相反,它會回頭反擊。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誠摯的目的是十分重要的。你必須有完全誠摯的目的,明白自己存在的目標是達到真我得到解放。其次,你存在的目的是要説明別人。全世界各處現在都有人需要幫助。四處都有難關,災禍也如此多,可怕的事情也天天發生。所以,今天我們需要那些扎實的、平衡的、平和的及那些能明白對錯的人。不單如此,你們還要明白自己已經進入了神的國度。很多人會說:“好吧!我們這般虔誠,常常敬拜基督,對這個對那個常敬拜,我們得著什麼呢?」你們不能得著什麼,因為你們沒有連接。你們必須要有連接。一旦與那大能連接上,就會發覺事情會順利地成就。

摯誠是十分重要的,對自己的信念也十分重要。你們必須內裡有信念,相信自己有很強的能力,是相當有能力的人,可以達至非常高層次的覺知 (awareness),從而成就很多事情。你們的背景和出身不重要,你們的國籍或種族等等都不重要,你們可以做得很好。我見過在很多原本看來毫無希望的國家,都發生過。例如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試想像,他們之前從不拜神,從不認識神。他們不准去認識任何宗教之類,但突然間,我到訪當地,不知怎的,他們一下子就認出我。就單是憑我的照片就有大批人來,真令人驚歎。我首次到列寧格勒時,禮堂原有二千座位,但外邊仍站滿了人。我問他們:“為何他們站在外面呢?”他們說:“母親,已經滿座了,這些全是超額的人。有超過二千人在外面。”我說:“真太過了!”所以他們說:“母親,那我們呢?”我說:“好吧,讓我先完成這次講座。”我進去,完成講座,一切都發生了,你們會很驚歎,當我們在裡面做完講座,外面的人們一直等著。講座中我如常給人自覺,他們仍在等。出來時我說現在怎麼辦好呢,不能就此給你們自覺吧。他們就問:“那麼怎麼辦好呢?”我說:你們可以明天早上來嗎。他們說“好的。”就這樣原本在裡面和外面的人都一同來了。他們坐在外面空地上,我都給他們自覺了。

所以這只是個開端,現今在莫斯科或其他地方,我們要預訂一個大球場,令一萬四千人到一萬六千人可得自覺。他們是如此快速地接受霎哈嘉瑜伽,如此快速地接受我,很快就明白霎哈嘉瑜伽。我真難想像這些俄國人何來這般能耐。他們的回歸不容置疑,他們的摰誠也不容置疑,他們也不懷疑自己。一點也沒有,就是這樣,以至於有時我感到,民主政治反害了我們。當然民主政治令我們可以自由地搞霎哈嘉瑜伽。但它令人變得愚笨。例如美國人就很愚昧。他們只會忙於挑選浴室、窗簾和肥皂等,整天忙於挑選荒謬的東西;但相比之下,俄國人就明智得多,有深度、且懂得內省,即使藝術家和科學家也如是。

有一次,在300位科學家出席的會議中,我以為應該同他們講講科學,但當我一開囗講科學時,他們就說:“母親,請不要再提科學了。請告訴我們神的科學吧。”這是思想多麼開放的人呢。在俄國我們有200位醫生在練習霎哈嘉瑜伽,也已傳揚遠至西伯利亞。現在這些不能把人帶到神面前的民主政治又有何用呢。它不能給我們找尋神所需的智慧,我們必須對神謙卑。擁有這類民主和自由又有何用呢?它們只令人瘋癲和愚昧。對每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此話放諸四海皆准,因為即如你們所知,民主政治是向錢看的。希臘人也是十分向錢看的,當然不及美國人般瘋狂,但仍是很看重錢財。義大利人也如是,但最壞的就是貪污腐敗。現在義大利的貪污腐敗被揭露了,我肯定你們的國家也會被揭露出來,所有這些國家都會被揭露出來。但首先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是堅定的人,十分堅定的人。他們要知道霎哈嘉瑜伽是靈性取向的,不是其他,只重靈性。你們必須讓靈體得到啟發,讓你們的靈體來成就一切。因為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金錢、這地位、這些權力等等,什麼都不是,只是真真正正的靈 (spirit)。 這是人們要清楚明白的事情。

我知道對你們來說來到(義大利)卡貝拉的崇拜很難,全部都參加不了。或許你們可騰出一星期來參加導師崇拜吧。你們可坐船來到熱拿亞,那會方便一點吧,然後大家會為你們安排過來的交通。導師崇拜你們應過來。導師崇拜與頂輪崇拜都很重要,你們能來導師崇拜就好了。我認為你們來導師崇拜是不難安排的。我知道,無論我在哪,假如崇拜在這兒做,對世界各地很多人來說會遠了一點;故此我想米蘭地區算是在中心點,對英格蘭和很多歐洲國家來說都很近。對美國和南美洲人來說卻不太方便,故此這次我們為南美洲人提供了機票和其他東西。但他們很有深度,我在哥倫比亞時很驚訝,他們是如此優秀的霎哈嘉瑜伽士,美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十分單純,有教養。有三、四位剛在印度成了親,他們十分開心。

(不打緊。算了吧,不重要。)

好了,有兩件事你們應當做。首先,每個人都應來到集體,這是非常重要的。你們所有人都應來到集體,[向某人]請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不是他們。請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不要讓注意力搖擺太多,你們必須好好看顧自己的注意力。那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要來到集體,且小心看顧自己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在哪兒?你在看什麼?是否左顧右盼太多?還是目不斜視?要保持注意力絕對全神貫注,放在這一刻你為集體而來的聚會之上,那是十分重要的。那樣,你的注意力會穩定下來,你會發現自己漸漸升至無思慮的覺醒狀態,那是你在靈性上可以成長的狀態。你必須上升至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你在這個狀態中實現靈性的成長。人若不在無思慮的覺醒狀態就不能在靈性上成長。因此你必須好好看管自己的注意力。你把注意力放在什麼地方呢?假如注意力得到控制,事情便能順利完成。

(這孩子在哭,可帶她出去一會,可能是感到熱了一點吧。有母親在,會沒事的。)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融入集體。現在情況險惡,而且有些人會圖謀分化集體,製造麻煩,蔑視領袖。因而令領袖們煩厭得要放棄。他們不想做事,只想自以為是,為領袖製造麻煩,到處炫耀,好像什麼都懂。所有這類人都會搞小圈子,要小心提防。你們必須經常凝聚在集體之中,而不是投向那些製造小圈子,或總愛製造麻煩,令事情難以推展的人。你必須明白,只有那些合群的人才會成長,不合群就不會。好像一旦剪下指甲,它就不會再生長一樣。同樣地,假如你能遠離這東西,假如你們跟領袖發生什麼問題,可寫信給我,可告訴我,我自會解決。常常要小心,總有人這樣搞小圈子製造分化,必須經常提防這類人,總會有些負面思想的人出來搞這種事。所以必須提醒自己不要離開集體;必須常常支持集體,幫助集體,必須滋養它。

你們知道我也告訴過他,假如經濟上有困難,我們可從卡貝拉撥錢過來。從前我一向自付旅費,到希臘來也如是,自付一切費用。但Stomatis說要分擔一些,雖然我不太喜歡。他付了這麼多,當時集體比較小。不過,現在集體壯大了,你們感到有責任要負擔經費,那可以的;不過,不要以為是為了霎哈嘉瑜伽、為了得到自覺而付費,不是為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知識而付費。它就是等你來取用。有些人就是這樣開始把怪念頭塞給你,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應遠離這類人。你們到來這裡是為了發展靈性,不要聽這些不時製造麻煩的蠢人的話。最好就是專注於自己的發展,如何培育自己。那是十分重要的。故此某方面來說既是集體的事,也是自己個人的事,因為你應留心看看自己從集體中得到了什麼。你應好好地去看看自己從集體中正在獲得什麼。

另一點就是:在家裡,你必須,每天,每天,我要重複一遍,不要忘記做,晚上睡前一定要冥想。你可以清洗自己,即是你們所稱的“水療法”或什麼的,然後坐下來冥想10分鐘。你必須給自己留下15分鐘,才去睡覺。假如有一晚不能做,不要緊。但要嘗試每晚都做。一晚做不成,就在早上做吧。這是十分重要的。我可以很容易分辨出誰人有冥想,誰沒有。人的面容會很不同。你可以很容易辨認出誰人每天有冥想,他的健康、面容、行為,一切都會很不同的。你會發覺那些不冥想的人不單行為滑稽,其子女也滑稽,親人也滑稽;一切都滑稽。

所以冥想是你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孕婦也一樣。假如她們不冥想,生下的孩子會令人煩厭,十分滑稽。事情就是這樣,它反映了一切。你們因入靜而來的品格、因霎哈嘉瑜伽而來的品格會幫助每一個人、你的兒女、家庭、社會、每個人。每個人都能看出你來自怎樣的家庭,是什麼樣的人,有怎樣的品格。就是由於你們,人家才會接受霎哈嘉瑜伽。

故此,每個人的生命當中,只有冥想才是至為重要的,沒有其他。你必須到達“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你們都知道,囗訣(Mantra)是“Nirvichara”。你們可以用Nirvichara的口訣來達到“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也要嘗試擴展這個範圍,這“無思慮的覺醒”狀態的空間。這就是你們將發現自己會大大成長的方法。現在你們已擁有很多力量,令很多人得到了自覺,醫治了別人,就有可能會引來自我膨脹的問題。你可能會陷入自我(ego)的問題中。對這類人,我的忠告是多內省,向內裡看看。並向著鏡子自問現在我的自我有多大。要嘲笑自己。一旦開始自嘲,便能丟棄自我,並會明白內裡擁有這種自我是錯誤的事。

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出自己的問題。先做班丹,手朝向相片。你會立刻感到有什麼輪穴被感染,你會懂得如何潔淨它。有時是在內在感應到的。假如你有輪穴感染,你在內裡能夠感應到它,也能通過在指尖感應到不同的能量中心來瞭解自己。

這樣便會瞭解自己,瞭解有關別人的事,你們應該只談輪穴。你不應說:“他是亡魂附體。”或“他很自我”之類。不要。你應說他的額輪受感染。那意味著他有“自我”。還可說他的臍輪不好,什麼不好等等。故此現在語言上要改變一下,必須用霎哈嘉瑜伽的語言來表達。必須明白現今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獲得了大能,有生命能量上的力量,但假如你不用這些能量的力量,又會怎樣呢?我們必須好好利用,那才是重點所在。我們就是常忘記了。前幾天他們打不開某東西,我說:“做個班丹吧。”他們一做,問題就立刻解決了。你看看,即使是很小很小的不能解決的事情也可以令人驚訝地用班丹就解決了。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必須知道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都是聖人,可以成就很多事情。這些是你不應忘記的。不要忘記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已不再是普通人,你們是聖人,可以成就很多事情。

當所有這些都得以成就,你會驚歎自己,驚訝如何成就所有這些事情。我告訴你,有人告訴過我這些人像玫瑰一樣的,全都面容光亮,漂亮極了。他們可認得出這些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見到那天在機場也有人問:“這些人是誰,個個儀容甜美,面帶光采?他們是誰?”假如我告訴他們這些人是聖人,他們不會相信世上可以有這麼多聖人。但事實上確是如此,且在世界各地都達成了。現今世界各地已有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連我也無法計算,成千上萬的。

故此我要告訴你們,希臘是個你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地方。首先,你要好好地在霎哈嘉瑜伽之內鞏固自己,並知道自己是誰,常常記住自己是誰──你是個霎哈嘉瑜伽士。就算是小孩,你也應對他們說:“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就可以發展出一個霎哈嘉瑜伽士應有的端正言行的品格。

這些都是霎哈嘉瑜伽之中最根本的東西。但我肯定,你們都從卡貝拉收到我的錄影帶,且一定知道很多所有有關自己和霎哈嘉瑜伽較深層的事。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了,前幾天我說過 黃金期(Satya Yuga)現在已經開始了。它會開始揭露所有“非真理”(Asatya)的事物,所有虛假的東西。所有那些假導師都會被揭露出來。你們會驚訝事情如何成就出來。你們生於這個時代是何等偉大的時代,能夠來到霎哈嘉瑜伽是何等的大事,能夠獲得自覺,並且成為把整個宇宙的意識一同提升的一員。當然,我們不能說有多少人會得救。那是另一回事,因為據我所知,在進化過程中,可能我們是來自猩猩(人猿),中間有很多人迷失,故此現在仍剩下這麼多猩猩。同樣,很多人會因為自身的愚昧,一些自己形成的自毀的習性,而迷失。但你們的責任很大呢。不要以為“我是平庸之材。我一無是處。”決不要這樣想。永遠不要這樣想。你們都是聖人,有能力成就大事。

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你們想做一次雅典娜的崇拜,你們會驚訝雅典娜的名字與女神太初之母(Adi Shakti)的意思是一模一樣的。這個美麗的名號真令人驚歎。但我們今天可念誦108個名號。你們可念誦名號及讀出意思,他們可念誦囗訣(Mantra)。首先,讓孩子們為我沐足,其他人可唱Ganesha Sthuti。你們有些樂器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