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希纳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3-08-15 Krishna Puja Talk: Dharma, Cabella Ligure, Italy, DP, 56'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I,FR,IT,NL,PL,PT,RO,SK,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克里希納崇拜

1993815

意大利卡貝拉

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作克里希納崇拜。我們要清楚知道,克里希納是我們內在的非常非常重要的神祇,因為祂就是住在幻海,在臍輪裡的毗濕奴。是祂在我們內裡製造產生正法(dharma)。

當你得到自覺,我不會對你說︰「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我從不會對你說︰「這樣不好,那樣不好。」你照做便行,因為你內在的毗濕奴已經被喚醒。祂是在幻海裡,若祂被喚醒,便會帶給你光,為你掃除無明,掃除黑暗,你開始看到你做的事情總會為你帶來滅亡,正法就是這樣被建立。當然,正法也是十位來到地球的導師、先知所建立,他們教導我們正法。

(關閉第一個,若你喜歡,也可以讓它繼續移動。)

毗濕奴和十位導師的組合是為了建立我們內在的正法。正法是先知所教導,就如你在每一處所看到的一樣。他們已經說︰「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他們談論十誡,每一位先知都有談論正法,談論甚麽該做,某程度上,基督也有談及它,祂說︰「我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

克里希納卻說︰「當正法glani,即滅亡,當正法滅亡,我便來到地球。」當正法變得虛弱,祂便來到地球,殺掉為正法的滅亡負上責任的人。祂說的第二件事情是︰「我保護聖人,我既保護聖人亦殺死魔鬼,殺死撒旦,殺死帶來毀滅者。」這些承諾是祂很久以前以克里希納形相時所作出的。作為毗濕奴,我們只知道祂是正法的賜予者,主要的。祂潛在的品質實際上是在祂以克里希納形相顯現時已經顯露出來,在羅摩的時代,這些品質是不能以這種方式途徑表達出來。

克里希納的前半生生活在Gokul和Vrindavan時,祂已經顯現了祂漂亮的品格個性,祂創造了祂稱為leela(戲劇),leeladhara,即你變成旁觀者,你旁觀見證整個世界為一齣戲劇,sakshi swarupa。一旦你能如孩子般,如孩子般又高興又喜樂的觀看整個世界,你便能享受人生。這已經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像已經變成Vrindavan和Gokul的公民,自得其樂,也享受與別人共處,享受神的福佑。祂也顯示透過殺死迦利耶(Kaliya),殺死般丹那(Putana)和其他人,若任何人想找這些神的喜樂兒女的麻煩,祂肯定會保護他們,殺掉一切令人煩擾的邪惡力量。

祂之後成為國王,當祂成為國王,祂以不同途徑運用祂的力量。首先,若你看到祂的親舅舅,祂的親人,祂的親舅舅,祂母親的兄弟Kansa是個壞人,克里希納不但沒有饒恕他,還殺掉他,祂殺掉很多人。在成為國王前,祂殺掉很多人。祂殺死自己的親舅舅代表甚麽?祂擁有的其中一種品質,基督也擁有,我們也可以說,很多聖人也擁有,就是寛恕。祂不相信寛恕,祂是唯一一位說︰「我要去懲罰。」我們也要有人去懲罰。

若你像濕婆神,濕婆神即使惡魔也愛,以祂的純真,祂還會給他們祝福。克里希納卻完全不相信寛恕,因為最重要的是要有人以堅定的思維,堅定的判斷理解,魔鬼是魔鬼,魔鬼必須要殺掉。

祂的一生已經做到,若你看看,祂殺掉很多很多人。這並不表示你也有權殺掉任何人,祂是克里希納,你不是。我們要寛恕,因為我們是人類。一旦我們寛恕,便能把憤怒,報復的態度轉移給克里希納,祂來接管。一旦我們說︰「我寛恕。」祂便會接管,因為祂不會寛恕。祂會馬上從你那處把事情接管,若這是合理的,必須的,祂便會懲罰那些折磨聖人,摧毀正法的人。

現在是很驚訝的無論人想宣揚甚麽,想宣揚的便會變成它的反面,這是很令人驚訝。就如我們說基督曾經說︰「我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就眼睛而言,基督徒的眼睛是最差勁的;同樣,印度教說每個人都是靈,但印度教徒卻仍然相信不同的種性,不同的社區,還互相攻擊。任何宣掦豉吹的,人們只會背道而馳。

若你閱讀古蘭經,在古蘭經中,穆罕默德常常談及rehmat,即慈悲。你卻任何地方也找不到慈悲,他沒有說shariat(伊斯蘭法規),他沒有說很多現在穆斯林在實踐的事情,他們只是自說自話。他沒有說婦女必須遮蔽她們的臉和頭,無論是否這樣做,都只是報復。它是向我們展示,無論甚麽在宣掦鼓吹,人們都反其道而行,當這種事情發生,正法便走下坡。

你們也知道,克里希納的國家是美國,祂統治美國。美國是個豐盛繁榮的國家,因為克里希納是Kubera,祂是財富之主,祂賜予美國財富,祂是Vachana,即溝通;祂的另一種品質是祂懂溝通,是祂與gopis和gopas(眾牧女)共舞,是祂把祂的力量轉移給他們,所以溝通是祂其中一種在美國運作的了不起品質。他們卻背道而馳,若有任何戰爭,例如與薩旦姆‧侯賽因開戰,美國會參與加入;韓戰,美國也參與,任何地方有戰爭,美國都會參與加入,我是說你可以問︰「你是誰?為甚麽,為甚麽你要這樣關注費心?留在自己國家去享受吧,為何你要派軍隊到每一處?為何你要照顧每一個人?」即使聯合國也是在美國的指引下成立。美國在成立聯合國,統一世界、和平,諸如似類的事情上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實際上,若你看看,克里希納的主要教導他們卻錯失了,他們溝通方面還可以,與國與國之間建立關係還可以,他們最差勁的要算是沒有正法,沒有正法的概念,沒有道德。擁有民主卻沒有道德。在美國談論道德是很出人意表的,他們不理解任何談論道德的人。現在,當然,他們幹的事真的為他們帶來痛苦的折磨。他們也意識到,他們一些人意識到,因為不道德的行為,這個國家的六成半人會染上某些疾病,或在很年青便去世。

這個赤裸裸的事實是很震撼,儘管如此,儘管所有這些,他們仍然繼續如此,還以為︰「不、不、不、不要緊的,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有甚麽需要擔憂呢?」現在祂的懲罰已經開展,他們卻意識不到懲罰怎樣開展。就如現在有人過著不道德的生活,他因此患上某些疾病,一些不治之症。他們嘗試用各種療法來醫治這些因不道德生活而染上的疾病,卻沒法把病治好。美國醫學界不可能找出治好這些因不道德生活而染上的疾病的療法。但最差勁的要算是他們連不道德是錯的也不肯說,他們甚至不公開承認不道德的行為引致這些疾病。這種不道德在這個克里希納出生的國家被完全忽視,克里希納卻常常說道德,只為建立鞏固道德。只有虛假表面的道德,就如伊斯蘭或基督徒或印度教徒所講的話,都是虛假表面的,偽善的,他們表面遵從一個道德標準,卻秘密地遵從另一個自己的標準。美國是很開放的,無論他們做甚麽,都不會隱藏。他們說︰「我們不相信偽善。」所以他們沒有任何隱藏,這種不道德行為卻帶領這個廣濶浩瀚、美麗漂亮、富有繁盛的國家進入這種溝渠,我也不知道該怎樣令它復原,除非他們接受霎哈嘉瑜伽。

其二是正法對正常人有甚麽影響?正道的人天生會經常內省。他想知道︰「我做的事是否妥當?是否正確?」他不容許自己的思維為錯事辯解。這是真正合乎正道的人的徵兆,他可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他會問自己︰「這是對還是錯?」可是在美國,這個能力已完全喪失。他們從不內省,反而常常說︰「有甚麽錯呢?」繼續這樣下去的人一定會一團糟,缺乏道德作響導,作指引。內省能令你有覺醒的良知,這個良知告訴你︰「這是錯的。」他們可能得到部分的指引。例如,你要明白,他們可能說︰「我們管理方面沒問題。」又或︰「我們的…例如,我們的鐵路,我們的航運,我們其他東西,又或我們的經濟銀行,無論是甚麽等等都沒問題。」對人類而言,這些事物都是極之虛假表面,外在的;內在是由良知,也是由道德上的審察來管理。人們說︰「母親,這個良知是什麼?」良知就在這裡,常常都存在著,我們要察覺意識到它︰「我有良知。」良知便要回應。我們內在的良知是克里希納在我們內在的光,即使我們有自覺之前它已存在。

你也知道,靈量透過由摩訶拉希什米指導帶領的中脈昇起。她是克里希納的力量。透過聆聽你的良心,你內裡發展出恰當的摩訶拉希什米的通道。沒有良知的人,在某方面不是這樣,在每一方面,每一途徑,不然,一個輪穴妥當,另一個輪穴便陷入險境,所以我們要聽從良心,那是超越理性的,是不理性的。殺人、掠奪別人的錢財或土地也許看來是很理性,或許表面看來很理性,但良心會告訴你這是不對的。

那時候,當人侵略其他國家,想控制其他人,你要明白,美國是唯一一個國家從沒超越它的界線去建立成為帝國。這是很令人驚訝,為什麼他們沒有那樣做?原因是當這種荒唐的事情在全世界持續著,當那個年代人們不介意支配別人,掠奪別人的土地,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美國已經停止幹這種事。在此之前,他們一次過已經幹了,他們佔領別人的土地,變成地主,已經成為地主。當然,他們是外來的,在此之後,在其他人擴展他們的帝國的年代,他們沒有這樣做,原因何在?他們為何不繼續擴展領土?我們要提問,為何其他人擴展帝國時,美國沒有?原因很簡單。

那時候一些偉大的,有良知的人在美國出生,他們引導帶領這個國家,你也可以說,華盛頓在那裡,當然,還有很多人,若我要說出他們的名字,會是一張長長的名單。若你看看他們的品格,他們的人生,他們怎樣過活,就像林肯,若你看看他的人生,是充滿良知,充滿良知。他們不容許國家漂向野心,佔領收集其他國家,令這些國家成為他們的奴隸…他們沒有這樣做。所以最早的地方,當…我是說當哥倫布到達的地方,他佂服他們,還想…實際上,他做的不多,西班牙人以及之後的其他人,再之後的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他們全部人,攻擊佔領其他國家,一旦他們安頓下來,彷彿這個世代對他們而言已經完全結束,他們開始談論自由,談論民主,談論更高的價值觀。他們過往種下的業報(karmas),殺掉無數的土著,無數的印地安人,除非他們接受學習霎哈嘉瑜伽,不然克里希納是不會原諒他們。

雖然那時候他們不想侵佔控制其他國家,擴展他們的帝國,作出各種殘暴行為,像希特勒一樣,他們沒有這樣做。他們卻時常維護正義,至少嘗試這樣,他們變得偽善,整體上,表面上,他們想展示他們想團結全世界,反對種族主義,反對原教旨主義。我是說他們宣揚傳播某種理想主義。雖然如此,自我毀滅的念頭已開始在他們身上起作用。我要說的是業報在他們身上起作用,所以為何暴力在那裡那麽猖獗,那麽多疾病,那麽多事情發生。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煩惱最近在美國已經開展,因為揭露正開展,還有,很多假導師來到那裡,迷惑單純簡樸的真理追尋者,在美國,我們失去很多追尋者,這裡也是,我要說,在被他們殺害的人的咀咒氛圍下,作出反應,他們接受錯誤的事物,就個人生活而言,為何他們要接受這些錯事?

已經給了他們自由,但他們認為自由是用來摧毀他們,令他們的生活一團糟。這些錯誤的念頭在他們身上運作,整個觀念變成集體觀念,當它變成集體,他們發現人們喜歡的事物都富毀滅性。所以我們有好萊塢,有這種機構,這種音樂家,這種大的毀滅力量組成結黨結派好戰激進的組織,它們公開的說︰「我們就是這樣。」例如,只有美國有撒旦的組織,魔鬼的組織,接著有黑巫術魔法,公開地,他們在美國公開註冊,世界其他地方找不到這種黑巫術組織,這是黑巫術機構,他們公開的在這裡登記註冊。他們就是到達這種程度,集體的接受,原因是懲罰,這就是為何對我們,對霎哈嘉瑜伽而言,美國是最困難的地方。

我們要對他們有真正的憐憫,他們現在正處於被懲罰處分的階段,因為他們的先祖作出種種錯事,他們亦從不接受正法為人生的原則,他們認為正法握殺自由,正法讓別人剝奪握殺個人的私生活,所以要在美國建立鞏固正法,我們該怎辦?我到過美國十次,多過我到俄羅斯,我真的想引起他們注意︰「你們已經喪失正法。」但我卻沒法感染他們,因為他們都很自我。若你這樣告訴他們,他們會很生氣。相反,那些告訴他們的人,像Rajneesh[奧修]和其他人︰「噢!正法根本不存在。」因為他們的缺點,他們的自我受吹捧,所以他們便感到很快樂。要令這個國家的人明白,他們正在受罰,他們要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才能克服停止這個懲罰。

藉著霎哈嘉瑜伽,喚醒他們的正法,他們受的懲罰,受的咀咒都會結束。美國需要霎哈嘉瑜伽多於任何國家,我對美國的關注亦是源於同一個原因。我不說太多南美,要說多一點北美,即使在南美,我發現這些國家對正法毫無指引,沒有指引。他們公開的舉行嘉年華(狂歡會),這個,那個,我是說你怎能在國家做這些事情?他們都追隨北美的腳步。就如北美有荒唐的萬聖節。我是說試想像在街上公開的慶祝荒唐的萬聖節。他們在追隨嘉年華,對他們而言︰「呀!到里約熱內盧是件大事。」彷彿這是個很大的成就,從世界各地來參加嘉年華。人們從澳洲來,所有這些對他們都有很大反作用。

他們在很多方面都很差勁,要解釋為何他們能到這種程度是不容易的,就像十三歲的女孩在巴西成為妓女;公開地,砍掉亞馬遜的樹木;公開地,走私活動在進行;公開地,政客貪污腐敗,我是說很多妖術在那裡,很多妖術,公開地。他們只是追隨北美的腳步。正法就像這裡的天主教會,誰來教導他們正法,天主教會?他們上教堂,做一切事情,再帶著相同的思維概念回家。很多國家都很貧窮,這顯示Kumbera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這些國家。通常窮人都有正法,通常都有。因為你看,金錢給人這些荒唐的事物和自我,通常窮人都有正法,但這裡的窮人卻與別不同,他們過分沉醉在黑巫術。他們告訴我,他們接受來自非洲的黑巫術。這種事情在南美發展至此,不可能明白他們為何會那麽容易接受這種荒唐的事物,那麽容易咀咒自己。

現在,我們要明白這些問題在我們內在,在我們的喉輪也存在著。若我們要保持喉輪妥當,你也知道我們有兩方面,左面和右面。喉輪的右面是談話,談論正法,我們也可以說是進取侵略方面。

現在,那些富侵略性的,說話態度挑釁的人,他們想用說話來控制人,他們都是偏右面。我曾經見過這些人,他們真的做錯事,例如,一個僕人偷東西,你叫他來,你會很驚嘆於他對你很粗魯無禮,他很粗魯,怎會這樣,他怎會偷東西?他毫不害怕,很友善的回答你。所以偏右脈的人能把他們犯的任何罪,做的任何錯事,犯的謀殺用言語來隱藏掩飾。他說的話可以是很富侵略性,喧鬧的,人們或許會想︰「噢,怎會這樣?這個人大聲的說出一切。」你只是…只是被嚇倒,你想︰「不,不可能,人怎能會說這種話?」我們也以這種方式,作為常人我們也常,沉迷於各種荒唐的事情,還嘗試以說話來辯解,以求脫身。你知道很多罪犯,戰犯都用說話來編故事,以這種方式來脫身。人類就是這樣,他們有能耐說一些話以掩飾自己犯的錯事。但他們從不意識到,他們作出的任何傷害都是不會被原諒,即使這樣說也不會減少不被原諒的程度,因為克里希納會了結一切。若你開始辯解,合理化你所犯的錯事,你便會受懲罰,在很多方面都會重重的被懲罰,你也不懂怎能脫身,肉身上,精神上,情緒上,各方面都會受罰。

我們的右喉輪要有克里希納般的個性品格、文化、風格、言行舉止,那是被稱為madhurya,指悅耳動聽,悅耳動聽。我們說話的方式要是悅耳動聽。聆聽你的人就如他在聽克里希納的笛子,霎哈嘉瑜伽士的聲音就是要像這樣甜美。你與人交談要悅耳動聽,不但毫無侵略性,還要很悅耳動聽,不應諷刺挖苦,不應傷害任何人,任何傷害人的話都不應是來自妥當的喉輪。所以任何情況下都不應作出任何傷害。我希望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都能發展這種克里希納悅耳動聽的聲音,因為你們的喉輪已經被喚醒。Madhurya,在他的言行舉止,madhurya是,你要明白,與人交談時,你有很多身體語言可以表達你的madhurya(親切友善)。例如,特別在意大利和其他地方,我發覺人們過度運用雙手,這也是克里希納的風格,他們運用他們的雙手的方式,有時你也不懂他們想表達甚麽。有時他們運用他們的雙手的方式,也是頗富侵略性。現在,雙手也要用來創造madhurya。

我曾經見過在俄羅斯,特別在東歐,人們要表達他們的愛,會這樣放,若他們要說namaste(問候),他們表達得很親切友善,當他們看到我時,心裡充滿熱誠,他們也不懂怎樣表達,所以他們的手只像這樣放,又或他們害羞,便像這樣放。透過雙手,透過雙眼,他們在表達很甜美的事情,是眼淚,你要明白,這淚水真的創造了濃郁的愛心祥雲,我要說當我看到他們雙眼表達對我的愛,我內心便感受到這種慈悲的祥雲,一切一切,他們的眼淚,一切,他們的臉,眼睛,雙手,全都屬於克里希納。藉著他們的言行,他們的說話,他們怎樣表達自己。同一雙眼睛,你可以用來表達你的脾氣,你在生氣,很多人用雙眼來控制人,他們的雙眼會像這樣,盯著人,想去控制人;他們或許用雙眼去責備人;有時,他們會向人吐某種…或向人展示他們的舌頭,以羞辱人。所以我們的言行舉止也要顯示甜美親切。

就像我初次到英國,我曾經是,你要明白,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學習英語,當我剛到英國,他們說︰「現在,若你要說像”thought”這種字,你要說”thought”(譯按︰母親以不同發音說同一個字)。」

我說︰「甚麽?」

「你要吐舌來說”thought”。」

我說︰「這是荒謬的,為何要吐舌?」

他說︰「除非你像這樣吐舌,不然就不能正確發音。」

我說:「這就是英語。你們發展了一些荒謬的東西,向每一個人伸出舌頭。」即使是小孩,當他生氣,就會自動伸出舌頭。你要明白這一切的表情,做鬼臉,就如他們所說的「板起臉孔」。你一定聽說過,鼻子那樣子,你看,高傲自大的鼻子,或做鬼臉;扭曲你的臉孔去取笑人或用鼻子做些表情。人們也會像這樣做,你看,彷彿你在輕視人。這些事情,這些表情都是拜克里希納的恩賜,這是甜美(madhurya)的力量,是甜美、是美妙的旋律。這種和諧的關係要甜美得能創造極大的喜樂和歡欣。

你們在我的眼睛聽到巴巴媽媽﹝Baba Mama﹞的歌:我只要看着他,以這個眼神 – 就能令他產生美妙的音樂。所以,儘量把眼睛放在綠色的植物上,那是最好的。它便涼化下來,你也發展出青綠植物那種使人慰藉寛心的素質。我時常叫人們:「最好看看四周的綠色植物,它慰藉你們的眼睛。」同樣,你們與別人談話,要使人平靜寛心,使人軟化。相反,若你與人爭辯爭吵,他永遠不會軟化,反而為那人增添怒氣怒火。克里希納的素質,是甜美(madhurya),這種甜美在祂一生中顯示在祂怎樣美妙地說甜美的話,尤其是在祂的童年時。

另一種克里希納的素質,我們能藉着我們右喉輪表現出來,是圓融的外交手腕,圆滑有两种:一是真誠由衷的,一是虛假表面的。就真誠的圓滑而言,你不用採納某些標準或閱讀一些書籍才能知道什麼是圓滑,它真誠地來到你身上。事情甜美地、真誠地發生運作。我使用了它很多遍,你們亦可以在很多時候使用它。這只能在你沒有生氣的時候才能起作用,生氣是不行的。

我曾告訴你們有關Gagangiri Maharaj(一位隱士)的故事。我去與他會面,他為了不能把雨弄停而很生氣。他應該能把雨弄停。我全身濕透。他生氣的說:「你是否想控制我的自我?」他開始稍稍跟我爭吵。

我說:「不,不是為了這個原因。」

他說:「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准許我把雨弄停?你全身都濕透了。」

我說:「因為你是隱士(sanyasi),而你買了一件紗麗給我。我不能接受隱士給我的紗麗。因此為了你,我必須把自己弄濕。」

事情就是這樣完滿解決,所有憤怒,所有脾氣都消失無跡。我們就是要這樣把人軟化。圓滑並不是用智力、脾氣或任何東西去說服人,而是用你的善良、美好的說話、甜美的言詞、寬大的本質去軟化人。祂擁有這些素質,祂在很多人身上作出這樣的嘗試。對一些人這是有作用;對另一些人卻沒有作用。祂並不感到這是個失敗,最重要的是看到另一個人的反應。你們要擁有右喉輪的素質,與別人說話時要把他們軟化。我希望美國人能發展這種素質,嘗試改善彼此的關係。我要說事實上,跟他們說話是很令人愉快的。他們對你很友善。你送他們禮物,他們都很高興;但他們從不送你們禮物。你叫他們來吃晚飯,諸如此類,他們每次都會來,但他們從不邀請你吃晚飯。你要明白,只要你為他們做任何事,他們都會很友善。一說到回饋,他們卻很難做到;他們也不會做。你看這是對別人的甜美的一種利用剝削。我們要明白,不要透過甜蜜友善來利用剝削人;而是要用甜美溶化人,把他帶到他能明白什麼是美善的層次。

有關南美,我曾告訴你他們都是十分單純簡樸的人。他們很貧窮、簡單、純真,但是黑巫術卻入侵了他們。幸好他們現在意識到,黑巫術在騷擾他們。但某程度上,他們太依靠它,偏向左脈。他們為此感到十分內疚,感覺很差。你發覺他們經常十分內疚。他們整個表現就如他們做錯事,卻不知道該怎樣糾正自己。

對我們來說,不為任何事情感到內疚是很重要的。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是靈,怎能有內疚感?靈不能有內疚感,所以內疚要離開消失。有內疚感會怎麽樣?我們失去靜觀的能力,因為當內疚感出現,我們把它放在這裡,內疚感在這裡。但我們見不到它。我們不能靜觀什麼是錯的,我們不想面對困難,面對錯誤,面對困難。只把它以內疚放在這裡,事情就完結了。內疚感好好地儲在那兒,我們不想面對它。例如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本性很殘忍。突然間她發覺自己是殘忍的或是什麼。因此她把它放在那兒:「噢,我曾經很壞,曾經很殘忍,諸如此類。」她卻不面對它。面對的意思是她應該知道:「為什麼我這麼殘忍?我需要什麼?我不應該殘忍,從此以後我也不會殘忍。」這就能了結一切。可是她卻說:「我對此感到很內疚,我對此感到很內疚。」這是於事無補的。相反,你們都知道,內疚帶來的問題,南美洲正面對同樣的問題。當我去哪裡,我很驚訝巴西地位最高的男人跟我這樣說:「噢,我們,我們知道自己有很多缺點。我們知道自己不好。」等等。我剛說什麼,為什麼他不改正?如果他知道這是錯的,知道問題所在,為什麼他不改正?接著他跟我說:「你把你發現的所有我們的問題寫給我吧。」他這樣做真的很甜美友善。之後,有一個記者來了,我們就告訴他。我想現在他們在為此下功夫。他們嘗試改善它,而事情一定會改善。

相反,我發現俄羅斯卻與別不同。在俄羅斯,他們從不說:「我們感到內疚。」或類似的說話,沒有這種東西。他們從不如此說。他們說:「那時候已經過去。我們在神的國度,就這樣。那已經過去。我們現在在神的國度,完了。那已經過去。我們現在在神的國度,我們要享受生命。」一切都是正面的。他們從不提及過去,他們的政府或發生甚麽,史達林或列寧等人。他們不關心,他們超越了它。「為什麼我們要憂心?」他們說:「為什麼要憂心?讓他們爭鬥,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他們不想知道政治,不想知道他們的問題等等。他們想:「我們的問題解決了。我們現在是覺醒的靈魂。我們在享受自己。讓大家享受吧。」這是了解霎哈嘉瑜伽最直接的方式。

我曾見過一些人,他們給我寫十頁紙的信來懺悔,當我是神父,天主教神父。你看,寫的全是關於他們所做的一切,他們做了些什麽,他們做了這些事;我不想讀下去,我不是把信丟棄就是燒掉。他們嘗試懺悔,實在沒有這個需要。沒什麼好說。不要再想着你曾做過什麼錯事,現在只享受你所擁有的。就像這樣:假設讓一個乞丐成為國王,好吧?他應該享受他的王國,應該有像國王的言行。但他卻仍然回味着過去,任何人經過他時,他都會說:「給我五盧比或五鎊。」就是那樣子。一旦你在神的國度,你要知道自己是在神的國度。

這種黑巫術是非常非常危險的,它能透過任何人作出行動。它可以透過你的親戚,你的朋友,透過任何人作出行動。因此我們要十分小心,不要因為內疚或是什麽而令自己容易受黑巫術的傷害,它能摧毀你,摧毀你的家庭。即使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它也能毀滅你。因此要完全丟棄你們的內疚感。你們不應有內疚感,內疚感是別人加在你身上的。有人會說:「噢!你太差勁了,你不為我做這事,你不為我做那事,」諸如此類。他們把一些想法加在你身上,讓你開始感到:「噢!我應該為他們做這事,我應該要這樣做,都是我不好,」諸如此類。內疚感便悠然而生。他們繼續鬱悶地想着這些事,而不是要為那人做某些事情,或了解明白這是荒謬的。他們鬱悶地想,接著便會突然發現自己被亡靈附着或受黑巫術影響。我們要忘記它,並且要進入明白自己已經進入神的國度的氛圍裡。

對克里希納而言,我時常感到,要說的話通常是比祂所說的少。祂主要是通過我們的腦袋工作。那是宇宙大我。祂通過我們的腦袋工作。就如濕婆神通過我們的心工作,祂則通過我們的腦袋工作。來到霎哈嘉瑜伽,得到開悟後,腦袋的一切精微,一切知識開始顯現,開始表達出來。最重要的是,整合在你們的腦袋裡發生。不是你的心要一,你的腦要二,而是整合在發生。當整合發生,你便能輕易過正道的生活。即使沒有想過它,沒有讀過有關它的資料,你也能變成合乎正道的人。不用別人告訴你要行正道,你內在變成正道的人。因為那個你平常用來分析事情、把所有錯失合理化的腦袋變得正道、變得神聖。

克里希納為你們做的最偉大的事情是令你們的腦袋變得正道。它變成明白正道、過正道的生活、堅守正道的工具。是腦袋;實際上,除了黑巫術之外,通常是腦袋把你們帶離正道。一旦你們的頂輪打開,宇宙大我就表現出來。你們會很驚訝,那個曾沉迷於一切,想着:「這是享樂,這是我的權利,我應該這樣做,誰可以告訴我?」等的人,突然變成先知。這是克里希納的最大祝福。祂是宇宙大我,而宇宙大我是你的腦袋,全能的神的腦袋是宇宙大我。我們要意識到,人一旦有了自覺,便時常都能取得有建設性的主意想法。否則,你還不是個霎哈嘉瑜伽士。既有建設性又正道,我們很需要了解,腦袋在想什麼?它是否在反駁,在說一些不是本來要說的話?我們只要留心,你會很驚嘆你的腦袋的變化。倒轉的腦袋變得正常。如果你每天靜坐,自己去看頂輪是怎樣滲透你,怎樣在你生命中運作,這是很容易做到。霎哈嘉瑜伽士的一切力量都會顯現出來,你不再懷疑自己,別人也不會懷疑你。

 

願神祝福你們。

27/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