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12月27日聖誕崇拜 (India)

1994年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4年12月27日

1994年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4年12月27日
圣誕節快樂,並賜予明年所有的祝福。
今天我們的普祭不會太長,但是我們必須從基督的一生明白一些事。基督在一個非常貧困的狀況下出生,這顯示了靈可以生活在任何環境和任何情況下,並且直面許多來自祂本部落的反對。祂出生在一個猶太人家庭,當時猶太人不接受祂卻沒有殺害祂,這是最重要的,需要我們去理解。他們沒有殺害祂。沒有一條法律規定民眾可以殺人。實際上是那個法官,羅馬帝國的羅馬法官下令處死祂。
遵循祂的人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祂是絕對的神性的。這就是為什麼祂——無論祂給基督徒什麼樣的規章制度要求被遵循確實是非常困難的。我認為很少人能夠遵循祂的生活,因為祂說如果你有淫邪的眼睛,你最好把它挖出來。如果你用手犯了罪,就把它砍掉。對祂來說,犯罪也是一件非常精微的事。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右臉,把你的左臉伸給他。同時祂還說你必須要遵循,而不是其他人。完全遵循這些事情是很困難的,非常非常困難。
祂的一生很短暫。祂曾到過印度並住在這裏,我曾讀過一本描述關於祂的事情的書,我非常驚訝。在《往世書》裏用梵文清楚地記錄了下來,也許連作者都不知道。我的祖先Shalivanha在那裏見到了祂。他問祂你叫什麼名字?祂說:“我的名字叫Issa Massih”,因為我的國家到處都是異教徒,所以我來到了這個國家。Melecha的意思是Mal ich,那些趨向集體污穢的人。接著他說:“但是你來這裏做什麼?你回到自己的國家,教他們純潔至上的原理(Nirmala Param Tattwam)。”這令人非常吃驚,他如此清晰地運用這些詞。
這件事情用梵文全部記錄了下來,也許作者根本就不知道梵文裏寫了什麼。接著他說,“只有你可以去改造他們,你可以潔淨他們。” 但是回頭看看,祂努力去做善事,但是人們卻把祂釘在了十字架上。
如果你看看現在的基督教,你不知道對此該說什麼。他們一味地反對霎哈嘉瑜伽,他們也從來沒有試著去理解基督說過的“我會賜予你們聖靈”的意思。同時,一些來自於基督教的霎哈嘉瑜伽士卻堅守著那種制約。現在不要再這樣,那裏沒有基督。當然,我們承認祂來到這個地球上拯救我們非常重要。那是你們現在在的臺階,你們要離開它去走到更高的臺階。那並不意味著你們不應該崇拜基督,你們應該崇拜,但不是像有些人那樣仍然非常癡迷地陷在裏面的方式。儘管基督是為你們進入霎哈嘉瑜伽做準備的人。
我不知道你能從祂的一生學習些什麼?祂是最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但是祂有那麼多力量,是人類難以擁有的。祂的犧牲精神,祂的適應性——無論告訴祂什麼祂都接受,祂接受了,祂對祂母親的愛,在十字架上祂說:“看哪,母親!” 祂只是說:“看哪,母親。”
無論如何,我們還應該知道聖經並不完全代表基督,就像所有的經典一樣。所以,有一些問題,在每一個宗教,人們已經從正道迷失,正在破壞那些聖人和宗教創始人的名聲。 這也發生在基督教國家。他們正在做恰恰跟耶穌基督教導的相反的東西。
對我們來說,我們必須認識到祂來到地球上打開了我們的額輪,這是件非常困難的事。頂輪沒有額輪那麼困難,祂住守的額輪是非常狹窄的輪穴。祂說過:“你必須寬恕你自己,也寬恕其他人。”這是額輪的口訣。這在種子口訣中我們稱之為“Ham Sham”。Sham是寬恕其他人。Ham是寬恕你自己。這是打開額輪的兩個種子口訣。要打開額輪最好是進入無思慮的覺知狀態。進入無思慮的覺知狀態,可以打開額輪。但是額輪,如果它關閉了,這可能是非常危險的,非常危險,這可能會傷害你或傷害其他人。有時,有些被亡靈附體的人額輪也被亡靈附體,他們開始隨著那些在他們體內可怕的、邪惡勢力的突變而行動。結果,邪惡勢力控制了他,而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人表現出這樣的行為。
現在,如我們所知,美國人一直在做著很多研究,比如這種基因。他們在講述著很多他們從來沒有講過的東西。儘管如此,所有恐怖的、可怕的疾病都回來報復。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儘管做了所有的研究、所有的工作,人們卻病得很重。發生這些事情的原因已超越了他們的理解力。關鍵在於,你必須在靈的保護中,在道德的保護中,在上天法律的保護中。如果你不在那些保護中,你可能感染到任何東西。
特別在美國,我發現對於宗教而言已變得非常瘋狂。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宗教,他們甚至有魔鬼的宗教、巫術的宗教。他們有各種方式的宗教。雖然他們在科學上如此先進,他們卻每時每刻生活在恐懼中。首先,人們必須接受,道德是基督教導過我們的、非常深邃的本性,非常深邃。祂說:“你不應該有淫邪的眼睛。” 即使在眼中,也不應該有淫邪。你看一位婦女一眼,這沒問題。如果再一次你看著那位婦女,那你就是淫邪的。祂如此嚴格地傳達了關於祂的道德觀的規定。
既然,由於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已有了完全的準備,你們有了完全的準備,你們比起其他人能夠更容易地遵行祂的法則。但是,還有些事我必須告訴你們,就像基督說過的,我會容忍反對我的所有事,但是不會容忍反對聖靈的一切。這些話是非常值得謹記的。祂是寬恕的海洋,同時你瞧祂說:“我容忍所有的事,但是不會容忍反對聖靈的一切。”
發生了這麼多令人吃驚的事,比如,就在這裏,在格納帕提普蕾,一個可笑的傢伙提出了一些對霎哈嘉瑜伽的反對。他找到了一個叫Mamlatdar的村民,意思是他是政府官員,兩個人聯合起來開始找我們麻煩。就在我們來之前十天,這個Mamlatdar被停職了。沒有人能理解。他怎麼會突然被停職了呢?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像那樣——這是基督,是祂的工作,也是格涅沙的工作,左脈和右脈,這麼多神祇在工作,我沒有過問過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被毀。但這是由於祂們會摧毀所有妨礙霎哈嘉瑜伽的人,事情是怎樣發生和怎樣解決真是令人驚歎。
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害怕,如果人們反對我們,祂們會試著去做各種各樣的事。突然地,你就會發現解決問題的辦法,而且你非常驚歎。類似的事情在各處不斷發生著,我收到很多的來信描述說,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怎樣地拯救了他們。
我不需要告訴他們,他們對自己的工作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應該有什麼樣的行為準則?這非常重要, 就像他們稱之為"阿闍梨(Acharsahita)"。如今現代霎哈嘉瑜伽最首要的事是,你必須知道你得認出我。這非常重要。非常謙卑地,我必須告訴你——你必須要認出我,而且你必須尊重我和愛我。這些話中,如果我能解釋給你聽,就是你不能有雙重生活。你不能一方面表示你的愛,另一方面給我製造麻煩。首先迄今為止,還沒有大規模的覺醒,當還沒有大規模覺醒的時候,我們不能責備人們。如果他們不能認出這些降世神靈,因為他們沒有得到覺醒,他們怎麼能夠認出呢?但是一旦大規模覺醒後,如果你認不出,那是危險的。你不應該沉迷於以前那些荒謬的事,同樣地,就像那些印度教徒,如果我告訴他們現在停止所有的寺廟、禁食和那些婆羅米語的廢話,他們不喜歡這樣。你們必須這樣,既然現在你們成為了聖人。作為聖人,沒有種姓,沒有社會,沒有種族。但是,當你告訴任何人,他們就會不喜歡這樣。如果你告訴耆那教徒,他們不會喜歡。如果你告訴佛教徒,他們不會喜歡。他們只想保持他們的祖先、他們祖先的祖先迄今為止所做過的舊的模式。
所以認出只是意味著,不是說你能認出我是太初之母,而是意味著在你生活的每個部分,你應該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在霎哈嘉瑜伽紀律必須是自發的,我沒必要跟你談紀律,但是不談紀律,靠你們自律也不能輕易達成,所以我還是得告訴你們紀律。首要的紀律是,你必須認出我並尊重我。接著第二條紀律是,你必須學習怎樣成為一名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想想基督,如果祂坐在這裏,祂對我的舉止會如何或者祂對在座各位的舉止會如何。對來自任何一位的各種荒謬行為,對這一切,祂是很難接受的,祂不會容忍。我不介意很多事,我說:“好吧,慢慢地都會得到解決,形勢會好的。”但是我發現,還有那麼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沒有真正地意識到他們的責任。耶穌基督扛過十字架。在霎哈嘉瑜伽,你們不需要扛著十字架。你們只需要戴上花冠,但是你必須值得佩戴這個花冠。沒有人應該受苦,所有的事都為你們準備得好好的,就像你們所說的黃金鋪成的路,你唯一必須知道的是怎樣在上面行走。
那麼第二點,如我所說,你不應該有雙重人格,也不需單一的奉獻。你不需要一天24小時在裏面,你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你有自己的生活。因為這些,你應該每時每刻保持很好的連接,而不是陷入太多,這會傷害霎哈嘉瑜伽集體。你的親屬——兄弟、姐妹、母親、父親,他們會得到照顧,他們會很好,你主要的責任是霎哈嘉瑜伽。取而代之,如果你陷入這些事情,你肯定會傷害霎哈嘉瑜伽集體,並且會把它政治化。
第二點紀律是,你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只和霎哈嘉瑜伽士有關係。這一點非常重要。除了霎哈嘉瑜伽士以外沒有任何人是重要的,這一點我必須非常清楚地告訴你們。當然你必須去會見其他人,你必須和其他人交談,你必須去和他們打交道,你必須把他們帶進霎哈嘉瑜伽,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你不能讓一位霎哈嘉瑜伽士失望。在你們之間,如果你們存在什麼歧義,去解決它,當你們在外面的時候,你們應該表現為一個整體。如果你知道真相,那就應該沒有差異,為什麼要有差異呢?如果有差異,那你就應該發現你身上有問題,肯定的,錯就錯在你是自我中心的或者你正在為一些不是霎哈嘉的事情擔心。
即使以我為榜樣也可能是困難的。現在我有孩子和孫子,我從來不給他們打電話,從不。就是這樣,我從來不給他們打電話,我從不擔心。我發現我的丈夫對他們非常擔心,經常給他們打電話,我從來不打。首先我知道他們很好。首先,我知道我已盡職,我不會將我的生命僅僅浪費在孩子或者丈夫或者家庭上,因為我的家庭就是整個宇宙。
所以你必須要擴展自己,霎哈嘉瑜伽士必須要擴展自己,如果他們只對自己的家庭、孩子、財產感興趣的話,將會非常困難。所以這些自我中心必須消除。這些自我中心必須完全消除,你必須對生活有一個非常寬廣的視野。
由於霎哈嘉瑜伽士屬於整個宇宙這個大家庭,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強制力。就像現在的配婚。我們開始說:“我不喜歡,我不想和印度人結婚。”一些印度人說:“我不想和外國人結婚。”如果你的心胸如此狹隘,你不應該要求配婚,你不應該跑來跟我說。我們結婚是因為要完全地超越,超越所有這些所謂我們自己的宗教、我們自己的種族、我們自己的國家等等這些狹隘的想法。 如果你不能做到,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從內心擴展。這非常重要。因此,在印度稱之為種姓制度的問題——我不能理解。薄伽梵歌告訴過我幾百遍,書中描述每個人體內都有靈住守。所以你們怎麼可能有種姓制度?或許根據天資你們可以有,但是你們不能一出生就有種姓制度,這有本質的區別。有很多例子證明了這一點,可是在印度,我們被種姓制度詛咒。在西方,更糟糕的,甚至是種族歧視。種族歧視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比如說,我到羅馬尼亞,看到那裏有許多吉普賽人。他們像狗一樣地被對待,他們被視為非常下賤。這些吉普賽人真的是很好的人。他們沒有問題。至少他們的人品是好的。他們在對待婦女上有一些原則,他們過著有道德的美好生活。他們是合群的人,但是他們被如此惡劣地對待,如此不體面。甚至在印度,我不會看到這些情況發生——種族歧視。羅馬尼亞沒有那樣單個的種族。你不能說他們是德國人或者英國人或者盎格魯—撒克遜人,什麼都不是。那裏的情況比任何地方都糟糕,這讓我很驚訝。同樣在英格蘭,同樣的情況。他們被非常惡劣地對待,而這些人是偉大的藝術家,也非常有愛心。他們中的許多人也來到了我們的活動中讓我很驚喜。
所以我們的注意力應該放在生活中更廣闊的領域,放在那些受苦的人身上,這非常重要。你必須去照顧那些正在受苦的人、那些處在困境中的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去交一些朋友幫你掙錢或者幫你做其他的事。對待受壓迫的人要友善。我們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就是去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我們必須要為他們做些事,在VASHI我開始建一個中心,窮人可以免費治療。儘管我們享受其中,但我們必須去幫助那些還不能享受生活樂趣的人。我們必須把他們帶到霎哈嘉瑜伽,我們必須想盡各種可能的辦法去幫助他們。
現在,你們應該注意到在配婚名單中,我所做的是,建立一個平衡,比如說,在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來做一個適當的交換。然後我就發現有些人對此非常傲慢。既然英國女孩應該是基督徒,法國女孩應該是基督徒,還有很多種情況。基督,祂為了受壓迫的人做了那麼多事。而這些人,當他們結婚了,他們試圖炫耀和看不起別人。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因為類似的這些原因,現在我們已拒絕了所有來自英國的基督徒女孩。如果你發展出這種可笑的優越感,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的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要懂得,作為一名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紀律中之一就是,你們必須超越和克服我們正在忍受的或者其他人正在忍受的所有這些小事和所有這些限制。
當我們到達這個階段,集體性就會建立,我們必須明白人們一定要有集體性。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大的地方靜坐或者我們應該要有些巨大的東西?沒有必要。禱告和靜坐,任何地方都可以。你所在的任何地方,你都能享受,你應該在那裏享受。你不應該要這要那。就像你們來到格納帕提普蕾,我知道這裏並不很舒適。甚至沒有安排一個三星級賓館,但是你們享受彼此,你們的相互關愛、相互陪伴給予每個人安慰。你們之間的愛、慈悲、整體和團結給你們帶來慰藉。這樣你們就不會去在乎,你們不會在乎自己擁有什麼樣的舒適、擁有什麼樣的幸福。這次,突然地,比預計多來了250個人,所以我們必須搭建臨時的住所,而你們並不介意,對此我非常感激。
所以,重要的不是身體上完全的寬鬆和舒適,而是讓靈感到舒適。如果你的身體需要舒適,你嘗試著放棄它。試著讓你的身體成為你的奴隸而不是讓你成為身體的奴隸。如果你不試著去做,那麼在霎哈嘉瑜伽,你將一事無成。因為你又會說:“我必須擁有一輛漂亮的汽車,然後我必須擁有一所房子,然後我必須擁有這個、擁有那個。”如果你太在乎你的身體,那麼靈,靈的光芒就會暗淡。你的臉上沒有了光彩,你的內心缺乏了寧靜,因為每時每刻,你惦記著自己身體、自己的舒適、自己的食物,這個、那個。你可以把這些事統統交托給上天。你需要做的只是審視你自己,在你的行為中,你應該誠實,你應該屬靈的,你應該交托的。這是你的工作。你必須審視,“我有沒有交托?我是不是完全地和霎哈嘉瑜伽在一起?我為霎哈嘉瑜伽做過什麼?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麼?” 如果你不這樣做,你的思維會向相反的方向工作。它會開始思考:“噢,這對我的孩子不好。那個不好。這是這個。”一旦你開始想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麼?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解決些什麼?我應該怎樣來傳播霎哈嘉瑜伽?你會驚訝於你的心會進入靈的光環,沒有人需要告訴你任何事,它只是自動地工作。你擁有這個力量,你擁有所有的一切,你擁有源泉,只是必須打開它。
另外一點我們必須要認識到我們是什麼?這對霎哈嘉瑜伽來說非常重要。基督曾經說過:“我是上帝的兒子。”好吧。祂很公開地說這件事,儘管人們為此將祂釘在了十字架上,但是祂仍然說這件事,祂公開地說:“我是上帝的兒子。做你想做的。”這是事實,這是祂本應該說出的真理。
所以現在,霎哈嘉瑜伽士應該說:“我是太初之母的兒女。”一旦你對自己說這句話,你會突然開始改變,因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地位,這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地位。一旦你開始說這句話,你就會開始明白你的責任。你會令人驚歎。那些去過假導師的人,當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們變得非常慷慨和非常專注,非常謙虛,因為他們受過太多的苦。有時,那些直接來到霎哈嘉瑜伽的人沒有這種感覺。 當你經過一些痛苦的經驗後,你更清楚地知道你擁有什麼,但是如果你自然而然地得到,那你不明白。
所以,我們得每時每刻地反省。首先要反省的是,我謙卑嗎?我能在任何人面前謙卑下來嗎?這非常重要。但是發怒是最差勁的事。Krishna說過:“一旦發怒,所有壞事開始了。”怒火始於肝臟,所以你可以治療你的肝臟。但是發怒時你可以審視你自己,你的脾氣怎麼變壞,然後你怎樣去消除怒氣?憤怒會扼殺所有集體。憤怒會玷污所有靈性之美。當一個非常易怒的人談論神,人們會說:“讓我們遠離這個人。”
所以你們必須去除憤怒。反省你發怒的導火索非常重要。一些人認為人們有某種權利生氣。好吧,但不是在霎哈嘉瑜伽。你不需要生氣,你不需要對任何人吼叫,你不需要打任何人。如果有任何問題,你可以告訴我。但是有時候我見過人們打鬧、爭吵。我很驚訝這些人怎麼會爭吵。慢慢地,我堅信,隨著你們靈性的成長,所有這些打鬧和爭吵以及你們所說的不同幫派之間的想法都會消除。但是霎哈嘉瑜伽不會允許你們逗留在那裏。你會馬上被揭露。人們會知道你。所以試著去理解你為什麼生氣,為什麼發脾氣,理由是什麼,你不喜歡別人的地方也許也在你內裏。也許同樣的東西在你內裏存在。
所以,這是霎哈嘉瑜伽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清理過程,我們非常需要基督的幫助。因為合理性覆蓋在你的額輪上,你可以將所有的事合理化,所有的事,甚至你殺了某人,你可以將它合理化。
所以如果我們不能保持額輪打開,額輪也就成了我們的敵人。絕對的。因為我們可以為自己辯護。 我們可以說,“我能做什麼?就這樣發生了。”一旦你開始這樣想,試著從後面看著自己,所有的這些事情都會消失。如果你變得很生氣,站在鏡子面前,試著生自己的氣。
接著是執著。執著是很精微的。從前,我知道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不太愛他們自己的孩子。現在,我發現他們離不開自己的孩子。他們根據自己孩子的突發念頭來變動整個霎哈嘉瑜伽活動。同時,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如此。他們對自己的孩子非常執著。他們始終是這樣,他們對自己的孩子一直很執著。我已經給你們解釋過那種執著導致愛的死亡。假如你愛某人,就只根據那個人的需要去愛所有的人,你必須要改變。你不能只執著於一點,這不是你的責任。這是上天的責任,把它交托給上天,你會看見的。因為這不是你的責任,你的孩子會改善,你的人際關係會改善,所有的事都會改善。你的局限性會影響所有的人際交往,實際上我得說這種有限的人際關係會同時阻礙真正的交往。
所以對於你們到達什麼程度我有一個非常廣闊的願景和寬廣的理解。如果你來到大自然,你就可以很好地學到。看看這水,它澆灌了所有的樹。所有一切都被祝福。它並不執著於任何一個,任何一棵樹或任何地方。如果那樣做(執著),整件事就會完蛋了。如果你想著集體,你必須非常地無執著,不被那些很小的人際關係所驅使或說服。跟隨霎哈嘉瑜伽比跟隨世界上其他任何人要容易得多。因為其他人不是自覺的靈。你們全都是自覺的靈。
還有其他的執著——對金錢的執著。非常令人驚訝,他們有時對待霎哈嘉瑜伽就像是一個商店或者一個市場。所以他們說,“母親,你能不能打對折?你能不能打四分之一折,你能不能給我們一些讓步?一些銷售,你懂得。”至少有35%的人來這裏是免費的。而那些可以付錢的人想要對折,低於對折,但是我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我是說這裏是你真正能給予一些錢的唯一機會。不需要一個人拿出所有的錢,你們可以分擔,共同分擔,這樣大家一起會很容易,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多錢來到這個國家,他們沒有那麼多錢生活在這裏。因為我們在談論普世生活,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和他們一起分擔費用。如果你只明白這麼一點,我告訴你,你對金錢的執著會消失。你必須分享。但你不想分享任何事,你可能會有一千萬盧比,但是你不想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很多人變得很富有,但是他們不想分享。我不是說我們在這裏是為了錢或者其他,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基本原理就是應該和其他人分享的態度。霎哈嘉瑜伽給了我們很多。我們為它做了些什麼?我們在哪里分享了?
另一方面,我們有些人非常——非常貪婪,他們想要更多。有些人一直借錢,有些人一直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利用別人。所有這些瑣碎荒唐的事不是為了霎哈嘉瑜伽。你們不需要。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你只需請求,你就可以得到。所以有些人想試圖去剝削一些人,而有些人想試圖為自己節省。你們應該心胸開闊。因為你的頂輪在這裏打開——你們知道,這裏是心輪,心輪打開,頂輪也就打開了。打開你的心,打開你的心,然後你才能享受你自己。
現在假如我想用眼睛看一些事,但是我的眼睛閉著,我能看到一些事並享受它嗎?如果你必須要用心去感受一些事,但你的心關閉著,你怎麼能夠?你怎麼能夠感受到它?所以打開你的心,打開你的心。這樣,你就會意識到事情並沒那麼困難。對我們來說一切都非常容易,但是我們必須打開我們的心胸並且互相尊重。霎哈嘉瑜伽士必須互相尊重。有人黑、有人白、有人高、有人矮、有人像那樣。上帝創造了多樣化,否則我們所有人看起來像一個團隊編制。所以我們應該享受這種多樣化,帶來美麗,創造之美的多樣化。
所以所有這些外在的事不應該以任何方式給你留下印象。人們應該潔淨、優雅、整潔——這是很特別的。但是所有人應該像你一樣是不對的。在印度,如果有人不得體地講英語,那他就會被指責,就像列入了種姓制度的名單。這是如此奴性的觀念,非常奴性。無論你是否懂得你的語言、你的母語、印地語,都沒有關係。你必須懂英語。如果有人說“英語”,他完蛋了。哦,我看到過日本人、中國人、法國人,其他任何人說得很糟糕,我是說可笑的英語,我應該說,但說得最糟是英國人自己。英國人完全丟失了英語的感覺,但是在裏面有什麼?除了一個在此已三百年的、對他們自己沒做過任何好事、兩手空空的政權的奴性觀念外,其他什麼都沒有。甚至印度的基督徒相信基督出生於英格蘭,你相信嗎?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
所以生活的基本要素是無論我們出生在哪個國家都為之自豪,我們必須愛自己的國家,但是我們不應該認同於它。這個國家所有的錯誤我們都應該去批評,去發現。我們不應該接受它們,不應該成為那些局限的荒謬的人的一部分。你有沒有超越你的國家?你超越了所有這些局限,你現在已成長強大,你怎麼能呆在一個小池塘裏呢?你需要一個海洋,否則你會窒息的。
另外一件事是,你們不應該用太多機器製造的東西。盡可能地試著不用。這些機器為我們製造了很多問題。我們應該穿戴一些手工做的或者人們用某種小的普通的機器製造的東西,那些機器不需要冒出很多的煙。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應該非常清楚地意識到生態問題。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哪里有霎哈嘉瑜伽士,哪里的生態問題就會因為生命能量而得到解決。但是只有當你想要去與生態問題鬥爭時,生命能量才會解決這個問題。你到任何地方,都會發現很多的污染、很多的污染。怎樣與這些污染作鬥爭?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生態上。我們是不是正在生產所有這些破壞環境的東西?我們有責任,我們必須去做。不然誰會去做?
所以一方面,我曾告訴過你們的,我們必須照顧那些比我們貧窮的人,那些不幸的人。我們必須照顧那被荒唐東西糟蹋的環境,並採取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更簡單的生活方式——我們不用這麼多的車輛,不用這麼多會製造問題的東西。就像在德拉敦,他們告訴我他們有很多這種三輪車以至公共汽車停運了。為什麼?因為乘三輪車更便宜,所以他們乘三輪車,這樣到處都是三輪車製造的黑煙。一名霎哈嘉瑜伽士絕對不應該為了省錢去乘三輪車。最好步行或者乘不製造太多這些黑煙的車。我們可以用很多方法來真正地去支援改善生態問題,因為這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的一部分責任。
直到47歲,我只穿純粹的印度土布,純粹的印度土布,甚至沒穿過真絲,直到47歲。然後當頂輪開啟後,那時我才開始穿其他的布料。我們的生活應該這樣,我們應該對周圍的任何發展靈敏。這只是我們的注意力,你怎樣將注意力放在事上。就像現在,有那麼多新生事物來到印度,到處都是。一天,我告訴一個人,你為什麼不從德國進一些鵪鶉。他說:“我不知道,德國有鵪鶉嗎?”我說:“在德國鵪鶉產業很大。你說什麼?”“母親,你是怎麼知道的?”我說:“我知道。”一旦我來到一個國家,我知道那裏所有事,所有的細節。我感到很吃驚他們有這麼大的產業,他們卻從來不知道他們有鵪鶉。同樣地,在我們的國家,我們不知道我們有什麼,我們有什麼樣的藝術性的東西,什麼是可以用來幫助窮人的。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這些。
為什麼基督出生在那樣的條件下?是因為祂想給那些窮人祝福,用靈性來幫助他們。但是我們沒有去操心,我們沒有去操心看看哪里貧困,我們怎樣來幫助。你們可以,想盡一切辦法,你們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各種辦法來幫助他們。你們理解自己的國家非常簡單,問題在哪里,為什麼人們很窮而我們不能幫助他們。我們必須插手此事。除非你將你的光照進這個社會,否則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們只是享受我們自己的霎哈嘉瑜伽,享受Ganapatipule和所有這些。但是其他人怎麼辦?
所以要對藝術敏感,對音樂敏感,對就在那裏的所有創造性的事物敏感,我們能用這些創造性的事物為其他人做些什麼?注意力應更多地放在這些事上而不是放在其他無用的事上。你們不需要對政治太擔心。這會被全部揭露和完結,這將會沒事。讓他們爭鬥,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他們是很愚蠢的人。你們的注意力應放在你們怎樣能夠更富創造力,怎樣去幫助人們,以及你們怎樣去做和做什麼。
所有事中有一件事——那就是愛,你們所說的慈悲,憐憫,就是來源於愛和情感,而這在任何一個霎哈嘉瑜伽士生活的每個領域,都應該真正發自內心地表現出來。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這種人從來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那種人一說“我喜歡”,我的喉嚨就感覺不好,但是有人買了水果。為了讓他高興,我吃了。不管怎樣,一點點,但我確實吃了。只是為了讓你們高興,我穿這麼重的沙麗,你們中沒有一個人能穿,我可以告訴你們,只是為了讓你們高興。所以我們在做些什麼讓其他人高興?你應該有取悅別人的品格。而不是想著人家怎樣來取悅你。“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取而代之,我做了什麼讓其他人高興的事?
要取悅上天,我們的品格,我們的行為應該完全地純淨。我知道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創造了奇跡,他們做得非常好,但是他們可以比現在做的更多,更多,更多。
所以在今天基督誕辰之日,我要告訴你們的是,要遵循祂的一生是不可能的,我認為的確是非常困難。但至少,人們必須向祂學習,祂在我們前面,讓我們試著沿著祂的簡單,祂的誠實,祂可以為上天做出犧牲的方向前進。
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