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實現完全的自由

(Italy)


Send Feedback
Share

頂輪崇拜

意大利 卡貝拉199557

 

錫呂瑪塔吉女士談死後的生命

 

今天對我們、對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是個大日子,今天 — 我要說我們是遲了一兩天 — 頂輪已經開啟了。我應該說這是個奇蹟,因為我並未想到我能做到,我只想等等,但某些事情發生令我想頂輪必須打開,我感到若我再等待,便是在助長假導師把他們荒謬的道理傳播開去。我可以說,這只是霎哈嘉的處事方式。

 

二十五年已經過去,當下此刻,我們全部人聚首一堂,仍有很多人未有來。我們已經成就了很多事情,就文字的真正意義而言,或許我們並未意識到我們成就了什麽。你們已經得到生命能量,能感覺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就如他們所說,你們在喜樂的海洋中暢泳,全都享受集體,亦已經超越很多限制。這些事情能發生在你身上是因為這是你的權利,功勞完全不在我。

 

有一點,有一點我常常向你指出,你現在已經進入上天的國度,自得其樂,我們要環顧四周,整個大自然都在享受著,毫不在意,什麽也不在意。他們沒有得到自覺,感覺不到生命能量,他們怎會知道我們必須享受?花朵開了一會兒,很快就凋謝,只要它們活著,它們就非常快樂。它們不會想過往和未來,只享受當下。在當下,它們享受它們的芬芳,享受給予別人芬芳,它們非常漂亮,亦令人感到撫慰。整個大自然就是這樣。若你看看鳥兒或任何我們叫作大自然的東西,它們全都在入靜的狀態。所有這些山丘,大山脈,它們看來像在旁觀見證所有正在發生的事情。

 

首先,我們真的要回望,我們有什麽成就。這是很重要的,就如你正在爬上一座小山,若你回望,便會感到震驚,或許會掉下去。所以人們通常會說︰不要回望。但一旦人賺到一點財富,他會一次又一次的數算,以確定自己有多少財富,每一次他這樣做時,他都享受。所以,知道自己得到什麽,怎會有這樣的成就肯定會給你極大思維上的力量,令你的人生更豐盛。

 

我可以說,首先發生在你身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感到這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這顯示你必定是個了不起、老實、真誠,敏銳的真理追尋者。只要來我的講座,你便感到生命能量,之後,你便安頓下來。你們很多人忽然感到生命能量,他們很驚訝,很震驚,很驚奇,他們想測試是否真的,接著便有了信心。你發現了真理,生命肯定展開了一個新的向度,你感到這無所不在全能上天的浩愛。我只需要一個講座便能描述這全能的力量。你得到的是它的精粹,我們要知道,是完全的自由,你已經成就了完全的自由。

 

首先,最重要的是你得到自由,它是來自自我。你已經穿越了自我這度牆,穿越自我的界限,這界限對你的確是充滿難題。這個自我做了太多你察覺不到的事情。首先,自我中心的人不在意傷害別人。他傷害人,卻不喜歡別人傷害他,他會馬上哭叫。我見過自我特別大的人,他們非常容易受傷害,卻不明白自己傷害了多少人,令多少人感到害怕。所以你要消除了自我。傷害人類,無論是什麽原因,都是種罪孽。

 

首先是報復,有報復的念頭︰「我要向傷害我的人,對我做了些錯事或類似的事情的人報復。」復仇的念頭出現是因為你有反應,有些人的反應很激烈。我曾經見過人們以復仇的名義互相殺戮,殺害他們的朋友和親屬,殺害他們的同伴,他們的國民。全世界都充滿各種愚蠢復仇的念頭。若你看看復仇的精微層面,那是什麽?你報了什麽仇?例如有人找你麻煩,你生這個人氣,便殺掉這個人,你實際是拯救了他,他不用再受內疚之苦,亦不用再做什麽,他完蛋了。

 

什麽是報復?報復應是某人擺脫殺害別人的念頭。就如一把劍不會攻擊另一把劍,它攻擊的是盾。同樣,我們對別人的報復不是報復,因為你以報復之名作出的任何行動都會回贈給你,令你傷得更深。若某人以報復之名開始行動,很多事情都會發生。

 

例如,你也知道這些日子裡,即使以神的名義,全世界都有很多復仇行動。要報復是有些人追隨了某些宗教,或他們做著一些不是你在做的事情。開展這種報復,只是你在殺死其他人,摧毀其他人,他們甚至不知道你為何要報復。人們放炸彈或類似的東西,成千上萬無辜的人因此被殺,你在做著怎樣的復仇行動?他們不應受到這種報復。當這種仇恨爆發,能毀滅很多無辜的人,報復肯定在你身上起反作用,你不能擺脫這種反作用。這種復仇是非常漫長的過程。

 

我曾經告訴你,他們說在百慕達三角,很多被迫做奴隸的黑人,在這個地方溺斃,他們的靈魂縈繞路過這個地方的人,遇見他們的大多是白人,都被他們溺斃。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不需要在這個吉祥的場合討論它,我想說的是當我們作出報復,每一個行動都有反作用,不管如何,你必須拋開復仇的念頭,只是拋開這個念頭。

 

另一樣事情是當你不報復,只把它交託給神,它就起作用,還有,神聖的力量會接管,好好的教訓那個你要報復的人,或要報復的社區,或要報復的組織,你不用擔憂。我必須告訴你,這二十五年來,人們對我極不仁慈。很多組織,很多所謂的宗教,各種各樣的事物都在攻擊我們,媒體在攻擊我們。以法國傳播媒介為例,他們想找我們麻煩,想把壞的名聲帶給我們,都不要緊。那些傳媒人,已經發出逮捕令給三個到過印度的人,若他們到印度,立即會被逮捕。我什麽也沒做,我們什麽也沒做。

 

第二,同一個傳播媒介,我是說同一份報章,也破產了。我們什麽也沒做,你亦沒有跑去說他們必須破產,你沒有報復,為什麽要這樣做?我們為什麽要報復?因為我們不介意什麽發生,也不介意這些人對我們做了些什麽。法律上,他們牽涉入內,令他們受通緝,一旦他們到印度,便會被拘捕,會被逮捕。整個法國政府都支持他們,但這個懲罰卻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的一生 — 他們不會死或什麽,但他們這生都受懲罰。

 

你們已經擁有這種特別的力量,所以不用報復,或你只要寛恕,只要寛恕,寛恕會接管整個安排,把其他人帶入正確的路徑。一旦你擺脫報復的念頭,你真的感到非常平和,極之平和,因為在你內裡的平和是很自然的,它不是來自思維,只是自然的發生在你身上,它是妥當的。那麽,若你們說,他們對我做了什麽錯事,為什麽我要在意?我可以告訴你,有太多事情自動的成就了。在土耳其,他們告訴我,有一些來自英國的男孩向媒體說了一些反霎哈嘉瑜伽的話,這些話都刊登出來了。在法庭上,他承認︰「我說的都是錯的。」沒有人告訴他要這樣說,沒有人威脅他,什麽也沒做過。

 

從你的角度,你必須明白,不要牽涉入任何種類糟透了的報復中,因為你屬於神的政府,這個政府極之有警覺性,非常真實,也極之有效率。就你而言,你是這個偉大國度的子民,你要成就的就是成為這偉大神的國度的子民,你應感到絕對的安全。有安全感的人從不害怕,從不。所以你連恐懼也消除了。

 

當人在…我不知道他為什麽害怕這些害怕那些,擔心這些擔心那些。很令人驚訝的是他們擔心自己的健康,擔心他們的家庭,他們的孩子,他們的房子,我的意思是擔心各種的事情。霎哈嘉瑜伽士不會這樣,他們不會。我們沒有憂慮,全都能做到。為什麽要憂慮?不再有憂慮,憂慮已結完結了,我視它已經完全失靈。你現在身處怎樣的境況,就是沒有時間讓你憂慮,因為你自得其樂。

 

我看到恐懼在人們身上產生很大影響,恐懼令人患上很多疾病,特別是左脈的疾病,都是源自恐懼,有什麽要害怕?就如你拍打大地之母說有蛇,根本就沒有蛇,你仍然感到有,而這種恐懼持續著。任何人,任何種類有關鬼魅的念頭,或任何人、任何種類的大惡魔站在某處,全都是謬誤。對你而言,這些並不存在。好像你在黑暗中行走,看到鬼形幢幢,有人說︰「我看到影子在樹上。」某些影像,實際上並不存在。這種恐懼令人以為有這種情況出現。他害怕這害怕那,因此失去了自由,變成奴隸,變成恐懼的奴隸,以為這個那個人會傷害他,會找他麻煩,恐懼這念頭摧毀我們的家庭生活。

 

例如,妻子好控制人,或丈夫好控制人,沒什麽要害怕。若你害怕,你便受他們玩弄。例如妻子喜歡控制人,只為從中找樂趣,若你不能在你的妻子或丈夫面前找到樂趣,最好是在外面吧,想想︰「啊!看看這個。」這是你的特質,令你真的可以完全脫離恐懼。為什麽要害怕妻子或丈夫?他們可以對你怎樣?最多只能殺掉你,那又怎樣?不管如何你總會死。

 

對死亡的恐懼是人們擁有的另一種謬誤。當我剛剛開展我的工作時,每一處的人都問我︰「死亡是怎樣的?」我說︰「你現在活著,為什麽要問死亡?」有很多人問我︰「死亡是怎樣的?」你們為什麽要知道死亡?我現在就告訴你們,當下此刻。我們要知道什麽是死亡,死後有什麽會發生又或不管什麽會發生都是一些瘋狂的念頭。當你死去,你已經完蛋了,之後你什麽也不用做。所以,為什麽要知道你何時會死,死後有什麽會發生?要發生的自會發生。我們從來沒有問,我入睡後,有什麽會發生?我們有嗎?死亡只是永遠的入睡,我們卻那麽擔憂,很想知道死後有什麽會發生。時候到了,要死的便要死,因為有生必有死。

 

你的確知道自己已經擁有永恆的生命,你永遠不會死。死亡並非肉身的消失,而是你完全掌握不了你的靈。一旦你是已得自覺的靈,就擁有控制權,擁有力量把你的靈帶到你喜歡的地方;若你喜歡,也能再次出生;若你不喜歡,亦能不再出生,能與你喜歡的人一起出生,能出生在你喜歡的家庭、你喜歡的社區。有很多了不起的靈很熱切的出生在一些社區,我可以說,那些社區,因為人們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令這個社區非常腐敗,處於被摧毀的危險中。

 

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害怕死亡是絕對荒謬的。為什麽要思索死亡?對你是沒有死亡,因為你已經擁有永恆的生命。你並非繼續擁有同一個軀體,你或許不斷轉換服飾,但你是活著的,有意識的,你知道即使這個身軀不存在,你仍會每時每刻為霎哈嘉瑜伽而存在,為什麽,為了要以實相之名做點事,所以你必須知道,自己是處於永恆的存在體,知道自己要做什麽工作,要有怎樣的想法,要做什麽。

 

我們必須擺脫死亡這念頭,因為死亡對你並不存在,已經完結了。無論如何,害怕死亡的人繼續購買保險,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 這全是讓人頭痛的事情,你們看看,最後什麽會發生?你離去時只會留下所有世俗的事情。當靈離去,即使是一顆微塵,也沒有人能帶走。

 

以你們的情況,當你們不再存在於這個地球,所謂的地球,你不會帶走任何物質的東西,因為你早已放棄了物質,你對它們早已不感興趣,你不再物質取向,你的靈是自由的。當你死亡,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是非常簡單,你只感到解放,絕對的解放,你感到你有完全的自由,你能決定自己做什麽,全在你的指引下,你的欲望下,一切都成就到。你不會感到自己已從這個軀體走出來

 

我必須告訴你,不單不用害怕死亡,還要歡迎死亡。因為你更能感到被解放,更能感到無拘無束,你不會有任何因為這個軀體存在於這個世界而產生的問題。你看,我現在要吃藥,吃維生素,要…你不需要吃這些,不需要什麽。這個軀體完蛋是非常好的主意!它們是那麽令人煩擾,你要明白,每時每刻,即使實際上,你可能常常說︰「啊!我不關心這個身體。」但這個軀體不會離開你,最黏貼著你的,就是這個身軀。所以忘記死亡對你該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們已經打破了很多度牆壁,你們都清楚知道我們擁有的制約,我們已經超越了它,那是很令人驚訝的。我曾經見過,當他們得到自覺,他們馬上看看四周,馬上可以告訴你,他們的宗教那裡出錯,再告訴你他們的國家那裡出錯,他們的文化那裡出錯,藉由他們,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不知道這是什麽,他們告訴我。以法國人為例,若法國人得到自覺,我是說,你便知道法國的一切。你永遠沒法想像他們是怎樣的一類人,但他們會告訴你一切。

 

同樣的情況出現在英國人身上,英國人或許會取笑自己,但實際上,一旦他們得到自覺,他們會給你英國人的完整印象,他們是那一類人,他們那裡出錯,他們是怎樣自我中心,這樣和那樣。我感到很驚訝,我是說我從來也不知道那麽多事情,全是藉由得到自覺的霎哈嘉瑜伽士告訴我。因為他們能很透徹,很接近的知道這些事情。

 

當你變得很清潔,完全清洗乾淨,思維裡的各樣制約完全清洗出來,你變得像一面鏡子,漂亮的鏡子。從這面鏡子,我們能看到我們身處的社區的完全面貌,看到管治你的政府的完全面貎,每事每物都是那麽清晰。這是絕對的,沒有偏見的。例如你問某人,他會說︰「你有什麽政見?」若我說︰「我的政見是我沒有政見。」他便說︰「什麽,你沒有政見?你怎能沒有政見而生存?」我沒有政見,他們不停的問你一些你也不知道的問題。

 

對已得自覺的靈而言,事情則是相反,他不單能看到,還能非常清晰顯示和表達出來。我對人們怎樣反映他們生活的國家,反映代表他們的國家而感到很驚訝。喪失了身分的認同,完全失去身分的認同,你不會感到有任何的認同,你只是看到這個世界那裡出錯。

 

另一點是你開始看到你怎樣能幫上忙,該做些什麽,怎樣能成就到。它變成你生命中最主要要實現的事情。每一個我見到的人 — 就像昨天你怎樣把那些旗幟帶來,我能看到你們站在旗幟背後,都想和平能在這些國家出現,他們都能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喜樂和美麗,這是一份怎樣的感覺?這份感覺不是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只坐在角落,不是這樣,他們想為仍然不認同的國家做點事,他們深深的感受到他們必須把事情成就,糾正,你發展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品格。

 

通常,若你向某人說了一點批評的話︰「看,在你的國家,他們是這樣的。」「噢!你在說什麽?你的國家又怎麽樣?」馬上,他們都不接受。若你想說一句批評他們,批評他們的國家,批評他們的政府的話,即使這個政府可能是都最腐敗的政府,他們仍會說︰「不,那又怎樣?我們沒有不妥。」這種愚蠢的認同令你完全黏貼著這個社區。

 

就如有人會說︰「不,不,我要去酒吧。」我說︰「為什麽,為什麽你要去酒吧?」「這是我們的社區,我們的文化。我們必須要去,要去酒吧,喝醉,全部人一起醉倒,我們就是這樣,我也沒有辨法,就是這樣。」你告訴任何人︰「為什麽要這樣?有什麽需要這樣?」「因為我要生活在這個社區,不管如何,我屬於這個社區,我就是不能做我喜歡的事情。」

 

一旦你得到自覺,你就可以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因為你只喜歡正直的,美好的,富建設性的,有幫助的事情。在得到自覺後,你能做你喜歡的事情,完全不受限制。那些限制「不要,不要,不要…」,這些限制肯定在奴役你,我認為它使你成為奴隸。在得到自覺後,你變成自由的鳥兒,沒有什麽能奴役你。

 

例如,有很多傳教士傳道︰「不可喝酒,不可吸煙,不可吸毒,你要這樣那樣做。」但所有這些習慣卻沒有停止,它幫不上忙。人們掙扎,嘗試各種方法,最後他們自殺,仍不能擺脫這些懷習慣。但現在你卻是那麽有力量,沒有什麽可以黏附著你,因為你純真的品格浮現,它不容許任何荒謬的事物黏附著你。

 

我曾經聽過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告訴我,他們的雙眼怎樣穏定下來,他們怎樣變得正直,變得純真,他們不明白怎會這樣,說︰「母親,是否你的力量,你的純真給予了我們,或是因為我們的純真被喚醒?」當然是你的,毫無疑問,你意識到你本來擁有這些品質,因此你對所有荒謬的,不喜歡的事物絕對不認同,你就是不喜歡它們,不停的批評它們。

 

我曾經到過這些國家,遇過非常認同這些壞習慣的人,說︰待人要圓滑,不應該說些令他們感到自己在做著一些錯事的話;但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同樣的人告訴我們同樣的話,他們拿這些壞習慣來開玩笑。

 

例如,我曾經聽到一些霎哈嘉瑜伽士交談,他說︰「你看看我的國家,有那麽愚蠢的事情在發生。」另一個則說︰「沒有人可以打敗我,真差勁!」這種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的競爭非常普遍的持續發生。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自己變得何等純真。在這純真中,任何污穢的、黑暗的,能沾污純真的東西我們都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我們是從內在得到清洗,得到潔淨,我們不想內在再有類似這樣的事物沾污我們。我也曾經看到,人們是怎樣變得有愛心。我很驚訝他們怎會變得相親相愛。

 

例如,有二個霎哈嘉瑜伽士,他們都不喜歡對方,互不相容,或不管你怎樣描述他們的情況。我不知道該怎樣令他們感到︰你看,其他霎哈嘉瑜伽士都很妥當;不管如何,不要緊,什麽…。「不,我不喜歡他這樣。」另一個則說︰「我不喜歡他這樣。」這樣的狀況持續著,他說︰「我不喜歡。我就是不喜歡。」我是說他們只看到對方的缺點,或不管你怎樣描述他們的關係。我因此說︰「好吧,你們可否靜坐一會?靜坐再靜坐。」跟著我說︰「現在,你們是否愛我?」

 

他說︰「我」 — 另一個說︰「我愛你比他愛你多。」我說︰「很難處理的困局。」怎樣令他們明白愛是不能衡量的,你不能畫一幅愛的圖表,愛是內在的,若你愛某人,你就享受去愛,我是說你不能限制愛,不能量化愛。這種情況卻在這兩個男士間持續出現,我想︰該怎麽辨?他們都很重要,他們仍未能互相諒解。

 

上天的力量因此接管。他們其中一人忽然感到很不舒服,病得很重。我曾這樣說︰「你會生病,要小心。」我的意思是他以為我是說另一個人想做些荒謬的事情,他們不明白我的話。他病得很重。當他生病,另一個人對他生出極大的愛心,這是沒法解釋的,他二十四小時守候著這個病人,他說︰「若你需要錢,我有。」在他能負擔下,他為他支付一切。這個男士也是非常敏銳合理的人,他感到來自這個監督,即另一個人的這份愛,這份感情。這種體諒在他們之間滋長。我認為這是上天的戲劇把他們拉在一起,那麽接近,那麽慈愛。

 

所以你們內在慈愛的力量是那麽多,這個力量是很精微,你看不到,因為在思維層面 — 我在告訴他們,爭辯,想安撫他,這種情況持續著 — 這是不能成事的。一旦慈愛的力量開始在他們其中一人身上出現,另一個就看到慈愛,純粹的慈愛,他們就變成好朋友。

 

我們要感受自己內在的慈愛,我見過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我有時要糾正他們,或向他們說些話,另一人會馬上說︰「母親,你可否原諒他?能否原諒他?」我說︰「我已經原諒了他,我什麽也沒做。」「請原諒他,請原諒!」我聽到這些話感到很高興。只有這種情況,唯一的情況,當霎哈嘉瑜伽士為要支持另一個霎哈嘉瑜伽士而反對我,我也感到很高興,這顯示你不單慷慨,也充滿慈愛。慈愛的源頭是你內在的存在體,在你內心,你只要開放你的心。若你開放你的心,就如打開頂輪,你會對自己怎樣原諒人,怎樣與他們共處而感到驚訝。

 

我常常因為人們結黨結派,各自組成不同的集體靜室,不來集體等等事情而感到困擾。我非常關注,現在缺失的是…當然,有些人認為他們要有自己的組織,那麽,他們為什麽還要留在集體裡。這類人肯定還未到達慈愛的狀態。

 

在慈愛的狀態,就像有人告訴你︰「不要與這些人說任何話,我不想你這樣說。」我就感到非常非常喜樂。就像有一對夫婦,他們常常吵架,他們通常都不停的寫信給我。啊!巴巴!很煩擾,還不停的打電話給我,他們吵架,吵得很厲害,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所以我認為他們還是離婚吧,分手吧。我分別告訴他們︰「你們還是離婚吧,脫離現在的狀況,你們的抱怨我解決不了。」她說︰「什麽?」我說︰「你在說你的丈夫沒有給你太多時間,他常常外出,沒有與你有任何美好的時光,你們沒有一起外出,所有你有這些抱怨。」而丈夫則說︰「她常常麻煩我,要我一定帶她外出,要我做這樣做那樣,我也想做到但我做不了。」

 

我說︰「當你決定離婚,就永遠不能要求什麽,你會永遠失去丈夫,你亦會迷失,為什麽你要這樣做?」慈悲馬上開始運作,我接著說︰「若明天你們任何一個生病,誰來照顧對方?」事情就是這樣解決了。

 

你知道生命中這種微細短暫的時刻來到霎哈嘉瑜伽士的生命中,我曾經看到,忽然心扉打開了,因此他們能抗衡令他們互相分隔,與集體分隔的瑣碎荒謬的念頭。令我感到極大的喜樂是我看到你們相親相愛,互相關心,互相開玩笑,一起共舞,這是我最享受的事情,我不想擺脫這個「我」的念頭,雖然事實上,很多時候,我沒法相信,霎哈嘉瑜伽士怎會有這種行為?怎會想製造與有自覺的靈的裂痕距離?

 

因為不管哪個地方的有自覺的靈,若你遇見他們,他們互相尊重,不單尊重,還互相關懷,從不說對方的壞話,從不。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聖人的私生活,在印度,我們擁有很多聖人,當你看到他們怎樣相處,怎樣互相照應,那是非常漂亮,非常尊貴。就如他們關心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瑜伽士或有自覺的靈比關心自己多。這種情況令你感到他們是身處新世界的新人類,他們在意別人的感受,而不是只想著自己想說什麽,想要什麽,或他們認為自己是某些特別的人。

 

當你來到霎哈嘉瑜伽,你已經失去了你的「特質」。看看,有些人以為自己很特別。例如我請某些女士放些alta在我的雙腳上,她開始想自己是很特別,我叫她這樣做只是因為她的額輪阻塞得很厲害,我要潔淨她的額輪。當某人告訴我︰「母親,她以為自己很特別。」我說︰「真的嗎,她怎會有這種想法?」「因為你叫她把alta放在你的雙腳上。」我說︰「我叫她這樣做是因為她有可怕、醜陋的額輪,她會麻煩每個人,所以我想把它潔淨。」所以,一是我告訴她︰「你是非常自我中心,很可怕。」要對她說清楚,不然她不會明白,那是非常令人詫異。

 

有一個女士,她真的令她在印度的親屬和每一個人感到煩厭,她來看我,我叫她,實際上我嘲諷她,我說︰「你為什麽有這樣的言行?你父親是個種族主義者,你從來沒有批評他,為什麽你要批評這些人,批評得那麽厲害?」我諷刺她。她走出外說︰「噢!看看,母親叫我來見她,沒有人獲准見她。」我說︰「什麽?」我有時感到,人們以為自己很特別,要令自己變得特別的想法是非常有趣的,情況變得很困難。現在,只顯示我的愛,顯示我欣賞別人做的事情。若你給一些禮物這個人,或你關懷這個人,因為他做了一些好事,他就開始以為自己很特別。我是說這是不可能的境況,因為我期望若我為這個人做了些好事,或我關心這個人,他就會變成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 — 某程度上 — 變得謙卑,誠實和有愛心的人。不然,這樣做是沒有意義,若善待別人的意思是令他跳進地獄裡,那就毫無意義了。

 

這是另一個關於「特別」的想法︰就是他們失去了對特別的意識。當一滴水成為海洋,它就變成海洋,不再是一滴水。若任何人以為︰「我是特別的人。」你就知道自己不再是海洋,仍然是一滴水。因為若你不是一滴水,又怎能感到︰「我是特別的。」你因此失去了你的特質,因為這些特別的想法全是來自你的過去。

 

很久以前,我遇過一個女士,她非常粗魯、驕傲和傲慢,是在德里,那裡的人對他們的丈夫的職業很在意,我則連我的丈夫能晉升到什麽職位,或他現在身處什麽職位也不知道。她對我很無禮。我說︰「你怎麽了?為什麽你這樣無禮,有什麽問題?」她說︰「你不知道嗎?我是這樣這樣的人的妻子。」你是那個人的妻子?「我是這樣這樣的人的妻子。」她問我︰「你在這裡幹什麽?」我說︰「我是家庭主婦。」接著我的丈夫來到。她說︰「你認識他嗎?」我說︰「認識,為什麽要問?」我以為一定是有某些地方出錯。她說︰「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怎樣認識他?」就像我是罪犯一樣。我說︰「他是我的丈夫。」「噢!我的天,他是你的丈夫?」怎麽了?就像有十條蛇咬她。或許,或許她的丈夫比我的丈夫職位低得多,或許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這就是「我是特別的」。在霎哈嘉瑜伽,這種我是特別的愚蠢想法要完全否定,不是思維上,若思維上你不停的說︰「我並不特別,我並不特別。」像唸口訣一樣,你就會變本加厲,因為你會說︰「我已經說了這口訣二萬三千次,有誰能像我這樣說?」

 

這種「我是特別的,我是偉大的,我是稀有的,我是優越的」的想法全都要消失。就如我所說,你是海洋裡的一滴水,已經變成海洋,不再是水點,不再有任何相對的價值觀。沒有任何觀念能令你說︰我是高一點或他是低一點,這些都會為這個世界製造問題。看看印度的種姓制度,西方的社會制度、種族主義,以及自我意識「我的宗教較好,你的較差,我們的是最好的」。所有這些都會製造問題,做不了好事,它是會不停的衰敗,衰敗,衰敗。所以在霎哈嘉瑜伽,至少不要再帶這些疾病來,即「我好一點,我們,我們的國家好一點。」

 

這種特別必須擺脫,那麽你真正漂亮的品質才會顯現。為此你不需要特別的皮膚,特別的軀體,亦不需要特別的…你所說的閃亮的外表,你只需要有顆美麗的心。我告訴你,是那顆漂亮的心吸引人,不是其他,你需要的是一顆漂亮的心。

 

我知道很多人,很多像這樣的人。有一個男士與他的第一任太太離婚,她可能並不漂亮,或許有點醜。他與一個漂亮的女士結婚,跟著他離家出走,我問他為什麽︰「你不喜歡以前那個女士,因為她醜,但你現在為什麽要避開這一個?」「她沒有心,她沒有心。」你卻擁有一顆了不起、慷慨、漂亮、正直的心。這是上天賜予你的禮物,你要尊重它,要為此而自豪,享受它,你必須享受你的慷慨,就如大自然自得其樂。

 

常常對一切都小心翼翼,常常糾正別人都是令人很頭痛,這是些頭痛事,最好是糾正自己,取笑自己,你最好就是這樣。每一個人對自己都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也有,我必須承認,我很享受,我一試再試,卻總是忘記。例如眼鏡,我常常忘記它。來這裡之前,我又再次忘記它,我告訴自己我需要眼鏡,我要帶著它,必須記著,但我仍是如常的忘記帶它,我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是不能沒有它,卻仍是忘記帶它。

 

有很多事情,例如我不懂怎樣數算金錢,若你給我一百盧比,我會把它數成二百,我告訴你,我雖然數學很好,卻不懂計算,我不懂怎樣簽支票,你相信嗎?我不懂簽支票,你必須為我寫支票,否則我做不來。某人要求我給他一百盧比,我卻給了他五百盧比,然後忘記這件事。那個人說︰「母親,你給了我五百。」「不、不、不,我只給了你一百。」「不,你給了我五百。」當我回到家才發現。不管如何,若他不老實,他就是不老實,若他老實,他就是老實,為什麽要在意你給了他多少,在意這樣那樣,小心翼翼的。你要明白,像這樣處理一切事情?我見過很多謹慎的人,他們常常都有錯失,因為這個腦袋向他們玩把戲。

 

例如,有人告訴我︰「你車子是這樣大的。」好吧,那又怎樣。「那麽你的車房也要這樣大。」我說︰「好吧。」當車房建好,我的車卻進不了。我說︰「這樣謹慎的建築師,這樣有名的人,他還拿了很多獎牌,怎會犯這種錯?」我仍然不能理解。他說︰「你還是買一輛小一點的汽車吧。」我說︰「你現在至小能好好的量度我的車房,不然,若我購買了另一輛汽車,仍進不了車房。」

 

你要明白,我在說︰我們是那麽特別,那麽謹慎。現在看看這些小花朵,這裡的小花朵,它們並不謹慎,自由自在的生長,每一朵都能得到陽光的照射,它們是頗快樂。我們是特別的︰「特別」對這些人而言是種頭痛事,最後,他們發覺自己並不特別。

 

你失去了,失去了謹慎。我知道有一個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是經營一所商舖,她說︰「母親,我知道每件貨品的資料,我知道每件貨品的價錢,我知道這所店的一切,但自從我得到自覺後,我忘記一切。」「那麽,你快樂嗎?」「我非常快樂。」「為什麽?」「因為我現在賺了很多錢。」最重要是能賺錢,為什麽要記著一切?

 

就是這樣,要非常謹慎,要很有條理,要非常…世界是 — 若你環顧四周,沒有一棵樹是一模一樣,它們是混亂無序中自有其樣式,一些葉在這一邊,一些枝幹在那一邊,完全沒有秩序。若你建立一個系統,就變成了軍人。所以,霎哈嘉瑜伽是沒有系統的,我們超越時間,超越各種制度,我們沒有系統,我們的系統是內在的和諧一致。

 

就像這雙手,它們沒有內置任何系統,卻能動。特別是告诉你,若你想,雙手常常像這樣移動,我不知道這動作是代表什麽,但他們都做著同樣的動作。沒有系統建立在其內,沒有人告訴他們要這樣做,他們卻都自然的這樣做,全部人一起做,完全沒有任何制度。

 

所以建立思維的制度是錯的,也是違反霎哈嘉瑜伽的。有些人寫信給我︰「母親,我們想翻譯你的講話,做這些,做那些。」只是在計劃。我說︰「忘記它吧,忘記它吧!」因為若你開始計劃,就肯定跌進制度的陷阱裡,必須依照制度行事。這個制度很好,那個制度很好,為什麽制度不好?因為,我不是說有制度是錯的,因為你已習慣跟隨制度行事。特別在西方,人們是過分的系統化,一切都過分系統化。就如他們用餐,要用這種匙子,這種餐叉,要有這樣的禮儀,要吃什麽,怎樣吃,我是說太過分了。若你要進食,就直接的吃,你可以用手吃,不用受任何禮儀限制。西方的制度規則太多了,你要試試減少一點規則。

 

因此,他們有反文化和所有那些荒謬的事情。他們另一種愚蠢的行為是建立另一種制度,你看,他們說︰「我們是嬉皮士。」好吧!他們因此不能洗髮,從不清洗頭髪,有充滿虱子的頭,要像這樣。你可以說是商揭羅大師風格。他們全都是這樣 — 再次是因為制度。沒有多樣化,一個嬉皮士與另一個嬉皮士一模一樣,你分辨不出他們。若有人把戒指穿在這裡,每一個人也會穿在同一位置,若他把戒指穿在這裡,每個人也跟隨,沒有用腦,不去理解。他們談獨立性,談個人化,他們那有個人特色?沒有個人特色,因為你只做群眾,又或可以說人群做的事情,以為這才是時髦。

 

在印度,若你說這是非常時髦,即是說這是很昂貴,很漂亮和很…我的意思是這是「時髦」是個很精華的字。當有人說︰「這是非常時髦。」即是說每一個人都喜歡它,它可能是一些無用的東西或是什麽 — 它就是很時髦,就是這樣。時髦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個性,自己的特色。在霎哈嘉瑜伽,你不受任何潮流限制,不用跟潮流,若你喜歡,可以穿上任何衣服,穿上你喜歡的衣服,自由的做你喜歡的事情,穿上你喜歡的衣服。但你…我再說一次,你會指導自己,你是自己的導師,自己的主宰,你只做好的、正派的,神祇喜歡的事情,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才這樣做。

 

所以生活變得自在容易得多,你不用擔心沒有的東西,也不用擔心有的東西,因為你想 — 現在,我看到一些東西,好吧,我已經拿到它 — 現在很好,我要把它留給某人,送給某人。我拿到一隻很大的戒指,我在想,我該給誰,誰的手指很粗大?我開始看每個人的手指,誰人有大手指,我就把戒指給他。我的意思是腦袋就是這樣倒過來想。假若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會說︰「噢!母親,這樣大的戒指,為什麽不融掉一點金來賣?」又或是︰「你可以把這裡的寶石拿掉。」我的意思是你會有各種荒謬的想法,卻不會想︰它太大了,我穿不下,還是把它送給別人吧。為什麽不把它送給別人?有什麽錯呢?不管如何,它不適合你,所以把它送給別人吧。只有在霎哈嘉瑜伽才有種想法。

 

我曾經見過一些非常仁慈,非常,非常仁慈的人,他們互相對大家都很友善,他們會買一些別人想要的東西,然後送給他們。他們或許會說︰「噢!不,我已經擁有同一件物品,這個送給你吧。」他們就是會這樣做,常常都想著別人的需要︰我能給別人什麽?我能為別人做什麽?這樣做是表達你內在的喜樂和慈悲。你就是常常用這種方式來運用物質。

 

就如有人在加拿大的房子被盜竊,她因此寫信給我,「感謝天,我的房子給打掃乾淨了,我不知道怎樣處理那些廢物。」你看看,這種態度,你需要做的是把它送給別人,把它送給霎哈嘉瑜伽士,以表達你的愛。

 

通常人們做的是︰不管家中有什廢物,即使是腐壞的,就這樣,他們會把這些廢物像禮物般送給別人。一旦你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你想送一些真正特別的東西給別人,因為整個存在體變得那麽漂亮,我該說,像花朵,它想給人芬芳,每時每刻,你給別人慈悲、愛心、感情和安全感的芬芳。

 

就如他們所說,這是新的年代,我則說一種新的人種正在我的面前,這種新品種有很多漂亮的琢面,他們真的如鑽石般閃閃發光,這是毋庸置疑的。我唯一給你的祝福是你在它之內成長,不停的成長,變成了不起的人,從不會以為自己勝過別人,也從不會以為自己比別人特別。這肯定會完全把你安撫下來。某人可能傷害了你,不要緊;某人必定曾嘲諷你,不要緊。你的能耐是去愛別人,亦充滿愛心和仁慈。

 

我對這二十五年來,在各種愚蠢的問題和美好的事情交織下度過感到很詫異。這些事情從來沒有騷擾我,我從未受騷擾。我常常作出各種各樣的反應,有時我會生氣,有時會說一些通常不會說的話,只因這些話需要說出來。整體上,就如坐上一艘大船,我們全都昇進至上天愛的領域,這就是我們要去享受的領域。

 

若人有愛心、慈悲和純真的愛,他就能把這些品質散發給別人。這份慈悲的記錄是極之漂亮,難以用言語來傳達。就像昨天,我不能說話,我能用怎樣的言語來表達我的感受?我想,這個地球仍未創造任何字句能表達我深刻的感受,人們怎能接受霎哈嘉瑜伽得那麽好,怎能明白霎哈嘉瑜伽得那麽好。

 

願神祝福你們。

 

頂輪崇拜是很簡短的,我們沒有長的頂輪崇拜,因為,你也知道,頂輪很快就打開了。所以它不是一個長的崇拜,但卻很深層,這個最後的輪穴終於在這裡,在心的位置打開了。因此,在頂輪崇拜,最重要是我們的心扉打開,我們要享受心扉打開。不要在意任何神祇,任何儀式,這些那些事情,只要打開心扉,我們不受任何限制,只要開放你的心。

 

願神祝福你們。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