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開講座 Jingguang New World Hotel-Manfulou, Beijing (China)

北京公開講座
1995年9月13日
 
 
我很高興看見這麼多人對霎哈嘉瑜伽感興趣,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我曾在奧地利看見他,我很驚奇他對霎哈嘉瑜伽有那麼多的了解。中國古代曾經有過很偉大的哲人,中國人相信孔子的人文主義,但是另外很重要的便是老子,老子是降世的大宗師。老子曾經描述過揚子江(長江),我也到過揚子江。老子所講的道,其實就是我們講的 Kundalini,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詩人,他所描述的方式很隱晦,很微妙。許多人也許覺得老子的道很難明白,可是這個道在世界各地均受到尊崇,而且人們試圖詮釋道是甚麼。
 
老子說,揚子江是個很難去的地方。揚子江的兩岸非常美麗,有一次我坐在船舷欣賞兩岸的風景,坐了三個鐘頭。我從未看過這樣美麗的山巒起伏,好像是畫家畫上去似的,中國的繪畫好像都是受了這些山水啟發的。在開始時,揚子江有許多旋渦大石,很難航行,要很小心地通過。可是過了幾個小時,到達海洋的時候,便變得很平靜了。同樣地,老子說要達到道,在開始時是很困難的,但是到達海洋以後,便變得平靜了。所以我很驚奇老子怎樣把揚子江比喻作這個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很好的詩人,而且靈性很高。
 
孔子的教訓很對,但人們會問:我們過道德的生活究竟是為了甚麼?為甚麼我們要成為講道德和生活平衡的人?有許多聖人都說我們要有道德,要保持中正平衡,這是為了甚麼呢?這個平衡為的是達到最後的昇進。除非你們得到昇進,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滿足你們。無論你在世界那一個地方,那根本的問題都是一樣的:我們為了甚麼活在世上?是不是生下來,然後死去,這樣而已?又或者去掙扎,去擔憂,過著一種痛苦的生活。
 
有些人以為只要有很多錢,便會很開心,但其實那些很有錢的人並不開心,他們比沒有錢的人更不開心。因為他們有貪婪之心,貪婪的人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另一些人以為如果他們有權力,政治權力或者經濟權力,他們便會很快樂。可是這些人也不快樂。如果一個人是有頭腦的,便不會為得到周圍看見的東西而滿足,這樣他就有一種不安。在這世界上,我們可以找到數以萬計這樣內心不安的人,但他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如此不安。他們於是認為要追求內在的平安,這樣他們最少會有一點喜樂。我想在當今世上,有無數人是真理的追求者。
 
通常我們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不能活在絕對的世界,因此我們有很多問題。一個人認為這樣是好的,有他固定的想法,另一個人則認為那樣才是好的,也有他固定的想法。但他們都得不到滿足,他們還要去找那絕對的真理。在我們被創造和進化的過程中,我們內在已經有一種機制,就是老子所講的道。我想老子當時很難公開說出這奧秘,所以他才把道比喻作揚子江。
 
現在適當的時機來臨了,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我稱之為開花結果的時代。在許多古代經典上都曾經預言過,會有這樣的一個時代來臨。對我來說這是很明顯的,現在世界上有數以萬計的真理追求者。他們也許還不知道要追求些甚麼。當一個人感到內在那種不安,便開始去追尋,而且會發生許多機緣巧合的事情,連他自己也不能解釋。
 

24

我曾見過你們的總理,那時我跟隨丈夫到中國作官方訪問,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覺得他是個很敏銳的人,他問我關於靈性方面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我正在做靈性方面的工作,但他能感覺到,並且問我問題。我也遇見過許多中國人,他們都非常有智慧,非常平衡,非常謙虛,非常的甜,遇見他們是一種樂事。我也曾在倫敦看見中國外長的太太,我很驚奇她對文化的看法和我們印度人的完全一樣。所以我很想到中國來,因為我想中國人是很適合得到自覺的。他們很深,很有智慧,而且很甜。他們就好像印度人那樣,很簡單。今天巧合的事情也發生了作用,我在奧地利踫見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一切都那麼配合。我到過香港,在香港得到自覺的人希望我能到中國大陸來。在一些國家,那裡的人是已經進化得很高的。我不想批評任何人,但跟中國人比起來,美國人就好像是嬰兒一樣,很難跟他們講甚麼事情。
 
舉一個例子,可能不怎樣好,但可看出他們多麼愚蠢。有一位先生,他是國際容格學會的主席。容格(Jung)反對他的老師,並談及人的自覺自悟。那時我六十歲,那位先生相信已經八十歲了。在講座以後,我對他們說容格有些事情還是不了解的,他們都很驚訝。然後那位老先生說要見我,傾談一些私人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地址。他來到我家,我問他有甚麼問題,這位八十歲的老人便談起他的生活。他說自己有一位情婦,但他是天主教徒,所以不能跟這位情婦結婚,也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太太。現在他太太已經去世了,他要求這位情婦嫁給他,可是這位女士卻不願意嫁給他。他問我能否以我的靈性能力幫他一個忙,讓那位女士跟他結婚。我問他的情婦有多大?他說是二十五歲。這位先生已經是八十歲了,混身抖顫,還想這樣愚蠢的事情!在美國這種事情很普遍,我已見怪不怪。
 
同時美國人不懂得靈性方面的事,有一次在旅途中,有位女士問我是否知道印度有一位師傅,我問這位師傅有甚麼特別之處?她說那位師傅能憑空變出手錶、鑽石來,然後把鑽石送給人們。我問她為甚麼要跟隨這樣的師傅,是為了鑽石嗎?她說:「這次他給我們一個折扣,有便宜為甚麼不取?」對他們來說,靈性的東西也可以作市場推廣。在美國有許多這類兜售靈性的導師,但我肯定他們在中國一定不會受歡迎。
另外有一種,就是教人飛起離開地面三呎。要學的人須交六千英鎊,許多參加的都是美國人。我想沒有一個中國人或者印度人會想學。那些假導師都到美國去,因為印度人是很有智慧的。那些人把房子賣掉,令子女退學,面臨破產,我問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要飛起離地三呎?他們說能夠飛很了不起,但在練習的過程中,他們都弄傷了屁股,所以到我們這裡來。印度人很聰明,不會相信那些假導師,所以那些假導師全都跑到美國去。我第一次到美國時,便勸告美國人不要相信那些假導師,後來我九年沒有到美國去,那些假導師都大行其道,賺了大錢。但我們應該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買我們的進化。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這裡需要一點智慧,如果一個人很蠢,便很難向他解釋這一點。也許中國和印度都是很古老的國家,因此比較成熟。
 
那些美國人,還有歐洲人,老是想將他們的文化強加於我們身上,好像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許多人都說要爭取自由,要有這個權利,那個權利。我到過世界許多國家,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個國家流傳。如果說這樣子去爭取,婦女便得到自由,那是荒謬的。她們只有爭鬥的自由,穿著暴露衣服的自由。從任何角度看她們都不自由。有一次,一位地位很高的美國婦女來到我丈夫的會議,她開始自誇自讚,說他們很自由,並給子女有完全的自由。她更問我有沒有參觀過倫敦的酒吧,她有所有酒吧的名單,她說酒吧是倫敦出名的旅遊點,她最喜歡的一家叫隱士酒吧,我當時想倫敦怎會有隱士呢?她說從前有個人住在一個骯髒的小房間裡,後來他死在裡面,沒人知道。房間發出惡臭,還有許多蜘蛛網。她說這個地方使你有遠離塵世的感覺,許多遊客要到那地方去,因房間太小,很多都擠不進去。我對她說:「對不起,我沒有到過那樣的地方。」不久以後,我聽見關於她的消息,這位女士曾經向我炫耀,說印度人不給孩子自由,而他們則給予完全的自由。他們自己喝甚麼,也給孩子喝甚麼,令他們開開心心的。她有兩個孩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二歲。我聽見令人吃驚的消息是這樣:這個十二歲的孩子生日,喝了很多酒,而且令家中失了火。結果他們夫婦兩人,連同兩個小孩子都燒死了。可見他們的自由其實是一些束縛。真正的自由是一個人能夠遠離那些壞習慣,那些毀滅人的文化。西方的問題是他們認為每一刻都要享樂,而他們享樂的方式都是自我毀滅的。例如他們舉辦賽車,許多人都因此死去。他們還有許多自我毀滅的享樂方法,都是會殺死自己的。
 
通過這些愚蠢的享樂方式,他們完全失去了頭腦。比方這位美國總統夫人認為到中國來,有權說甚麼都可以。她不但不感謝中國舉辦這次世界婦女大會,反而自我吹噓。她說中國不應禁止婦女生育,應讓婦女生育多少也可以。這對美國或者可以,因為小孩子都不願出生在白種人的國家。因為小孩子是很有智慧的,他們不願意出生在父母把孩子殺掉,人人都迫害孩子的地方。所以中國人和印度人便要負起生孩子的責任。因為孩子們都想生長在我們中間。所以這位美國總統夫人根本不知道世界是怎樣的。她的言論到處受到批評,有些報章更說,要中國多生孩子也可以,但生出來以後,要送到美國去。不過對孩子來說這不啻是種懲罰。在美國,女兒跟父親在一起也不安全,每天都有關於這類事情的煽情報導,令人感到羞恥。
 
還有許多事情可以說,但你們是具有大智慧的人。當我說這些事情時,你們都在我這一邊,如果對美國人說,他們便會反駁:「有甚麼不對?我們有權作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了解,我們沒有甚麼需要向這些美國人或者西方人學習。他們追求卓越,追求進步,但不知如何利用這些進步。好像如果你到美國去,看見有個人梳一條辮子,他便是個男人。如果是剪短髮的,便是個女人。我們甚至不能分辨他們是男是女。有個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男士在機場看見一個女孩子,她的穿著像男人一樣。於是他便向旁邊的一位男士說:「我不喜歡這女孩子穿得像男性一樣。」那位男士回答說:「有甚麼不對,她是我女兒啊。」那位男士於是道歉說:「我不知道你是她的父親。」「不,我是她的母親!」這些荒謬的事情有甚麼可取?他們常常發明新的荒謬玩意,然後說:「有甚麼不對?」
 
許多人都說,終有一天,中國會起來,東方的老虎會發出吼聲。今天正是這樣。且讓那些人去批評,誰都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法國有一位政治家也批評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他說不要老是批評法國在太平洋進行核試,應該批評這些中國人,把世界婦女大會搞得這樣人工化。在世婦會上人們討論道德的問題,但法國人不喜歡這一套。儘管法國是最古老的天主教國家,但法國有條不成文法,就是主婦可以賣淫。他們怎可能喜歡這些以道德為本的中國人和印度人呢?
 
因此要知道,就道德和靈性兩方面來說,你們都被放在很高的位置。過去印度跟中國有點誤會,但這些很快會過去,因為從根本上來說,我們是一樣的。印度人對中國人有很大的愛和尊重。印度的軍事總司令是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我告訴他說,過去我們犯了許多錯誤,中國也犯了一些錯誤。他也承認這些錯誤。他還說他到中國訪問時,中國給他紅地毯式的歡迎。所以我們要知道,在中國這個國家,基本上已經有很好的靈性基礎,這跟共產主義還是西方民主都沒有關係。這些都是外在的,民主你也可叫它暴民政治。重要的是你的進化有多高,而不是你在外面所擁有的。我想這種內在的進化已經在中國這個偉大的國家迅速地發生,只要你們不干預政府,就可以了。所以我們不要因為社會主義或西方民主而互相分開,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沒有分別的。我告訴你們這些故事,好讓你們知道,那些自以為很自由的人,其實都是一些荒謬的人。
 
我跟中國人在一起的經驗是很美好的,不知現在怎麼樣,但上一次到中國時,我很驚奇中國人是多麼的誠實,而且他們很敏銳,無論他們邀請我丈夫到那個機關去,通常他們都邀請我。我不過是個家庭主婦,但他們這樣的尊敬我,使我驚奇。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酒店,我的趾環掉了出來,然後我們到大寨和其他地方去,最後到達上海。我很驚奇他們把我的趾環寄來,而且把它很小心的包好,我不明白為甚麼要這樣的不厭其煩,這令我很感動,這裡面可以看出他們多麼愛我,因為我那時不是個甚麼特別的人。
 
所以我覺得中國人是極之友善和有愛心的。而且他們有一種靈性上的敏感,因為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不是用來對待一個家庭主婦的。有一次在倫敦有個展覽,我因為遲了不能去,但他們為我把展期延後了兩天,好讓我能參觀。由於他們的智慧,他們就得到轉化。但是沒有智慧的人不能明白,他們是需要得到轉化的。
 
我講的是一種世界性的轉化,現在是全球作轉化的時間。當靈量昇起時,她穿過上面的六個能量中心,改善我們身體、情緒和靈性的存在。這些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們是我們存在的基礎。靈量可以稱為一個潛藏的能量,是我們的第五個能量。我們的頭腦只有有限的能量,因此如果是可能的話,我們要有外界的能量。我們知道那些經常想著過去或將來的人會有問題。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而那些人終日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當靈量昇起時,便把這些思想拉長,在中間出現了一個空隙。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是要自然而然地發生的。在一個念頭跟另一個念頭中間有一個空隙,那就是現在此刻。在此你可進入無思無慮的知覺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你沒有思想,但是覺醒的。這就是我們平安的種子,這就是今天我在世婦會上說的,如果沒有內在的平安,又怎會有外在的和平?我看見過許多拿過和平獎的人,他們脾氣都很大,與他們談話要先拿個許可證。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可以拿到和平獎,他們只是口頭上說和平。除非你有內在的平安,否則便不能在外創造和平。
 
我要告訴你們在莫斯科的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是怎麼樣的,你們會驚奇他們的改變有多大。我在的時候他們的政治局勢很困難,我問他們有沒有為自己的處境擔心。他們說:「母親,我們現在已在上天的國度之中,為甚麼要擔心這裡發生的事?」蘇聯人這樣說很令人驚奇。當然他們有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的人是崇尚西方的。但在中國,我相信有很大比例的人是進化很高的。
 
我很簡短的跟你們說,這個全球性的轉化發生了以後會怎麼樣。首先你們會得到醫治,所有身體的疾病都治好了,我們在印度德里有四位醫生,因研究如何用霎哈嘉瑜伽治病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霎哈嘉瑜伽是種後設科學。即使你不是醫生,也能醫治自己,醫治他人,而且完全不用錢。因為你們意識之中有了靈體之光,因為我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智性、這個自我、這個思想積集,我們都是純潔的靈。除非我們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則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就好像這個麥克風,如果不是接駁到電源去,便沒有甚麼意義了。同樣我們要連接到靈性的整體力量,或稱上天浩愛的力量去。聯系建立以後,你便有更大的能量。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我今年七十三歲了,但每隔三天便遠行一次。我從法蘭克福乘飛機來,坐了九到十個小時,他們就立即把我帶到會議中心去作和平的演講。為甚麼能這樣?因為我不擔心。當你在中央,便是在現實之中,便是在現在此刻。這時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便會照顧你,會發生許多巧合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在照顧著你那樣。你們得到保護,得到幫助,得到祝福。你會拋棄所有的壞習慣,甚至美國人也能在一夜之間改變了吸食藥物的習慣。同時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無論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甚麼地方,都能發生作用,會發生許多像奇蹟般的事情,連你們自己也不能相信。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成長起來以後,他們便會告訴你許多奇蹟般的事情。而且你也會寫信給我,談發生在你身上的奇蹟。現在我們已經有許多這樣的紀錄,不知怎樣處理才好。
 
這種愛,這種識見是存在的。好像坐在前面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自不同國家,像個聯合國一樣。這種改變是在你們基因上的。很奇怪,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偉大。我們要尊重自己,因我們是人類,都在進化的頂點。現在時間來臨了,你要知道你自己,知道自己多麼有力量。
 
這樣我們的生命便充滿了平安和喜樂。你們也有能力去提昇別人的靈量。你們許多的能力,像智性和知覺的能力,都會變得很強。而且你會自動選擇道德的生活方式,沒有人要告訴你些甚麼。還有許多可以發展出來的特性,在短短的一次演講不可能講完。我曾看見有些人很好地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他們沒有了貪婪,自然地變得很道德。最重要的是你變成一個普遍的存有,像滴水變成汪洋一樣,老子也這樣講過。我相信你們都能做到,在裡面生長,並享受其中之樂。最美妙的是你躍進了喜樂的海洋。喜樂是絕對的,沒有快樂不快樂兩面。
 
謝謝你們。我非常高興,我們終於能到中國來。謝謝你們。如果你們有甚麼問題,我可以回答。
 
問(1):東方的道德系統能夠拯救這個世界嗎?
答:一定可以。通過拯救人類,便可以拯救這個世界。
 
問(2):你講了許多關於這種瑜伽,請問是否可以教授我們?
答: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沒有甚麼可以教授。只要將兩手這樣平放,便可感覺得到。你會感到有陣陣涼風流向你。這就是我所說的上天浩愛的力量了。你也可以在頭頂上感到這種涼風。高一點。你看,有陣陣涼風從你們頭頂上出來。還有甚麼可以教授呢?你們要知道的是怎樣去運用這個力量,這樣你就全部都知道了。你們要知道的就是這麼多。在座有些修習者會再回來教你們,這樣你們也會變成專家了。
 
問(3):我們中國氣功有一定練習的技巧和時間,比如每天練習多久等等。我想知道霎哈嘉瑜伽是否也有這一些?
答:沒有,你願意在甚麼時間靜坐都可以,不需要勉強,你自然會知道怎樣做,你會成為自己的導師。這是內在的,會在裡面發生作用,你要做的是讓它有機會生長。你們要知道,這是個生命的過程。就好像你把種子放在母親大地上,它便能自己發芽。你不需要告訴母親大地或者種子,叫它發芽。所有力量都是內在裝置好的,它就自己發芽。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首先要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購買它,也不能強迫別人得到。另一樣是這個生命的過程不是為了那些愚蠢的人的。這是你們本有的,你們不欠誰的,是你們內在的母親造就這項工作。她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希望能夠給你重生。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4):你有聽說過印度有一位師傅叫賽峇峇(Sai Baba)的嗎?
答:當然聽說過,他是個很可怕的人。他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憑空可變出鑽石的那個人。有一次四部攝影機對著他,便照出他是弄虛作假的。他在空中取出瑞士手錶這類東西,他催眠了觀眾,所以他們不能看見他是怎樣取出來的。他受到揭露,因為攝影機沒有受他催眠。這個人是很危險的。我不知他怎樣去催眠別人,但那些人的眼睛變得很弱,甚至盲了。另外他會使人生心臟病。每當我看見這些狡猾、貪婪和偽善的導師,真覺得當一個印度人也很羞愧。
 
問(5):你所講的是個男人還是女人?
答:是介乎兩者之間。跟隨他,有許多家庭都因此而破碎。如果太太相信他,丈夫便死掉。如果丈夫相信他,太太便死掉。我相信沒有中國人會喜歡他。他興建了一些廟宇,建築和顏色都很可怕。你們不會喜歡,因為你們有藝術家的本性。對我來說,他就好像是個惡魔一樣。他毀了那麼多人。他稱自己為「真正的賽峇峇」。過去印度曾出現過一個像老子這樣的宗師,叫賽乃夫(Sai Nath,賽峇峇的別名)。現在這個人說他是「真正的賽乃夫」。為甚麼要這樣說呢?我會叫自己做「真正的錫呂‧瑪塔吉」嗎?同時你們應看看他的臉,他的臉像頭大水牛一樣。在印度人們相信他一定是一頭像大水牛的邪魔,叫Mahishasura再世的。
 
問(6):像我這樣的人,要多久才能實現內在的平安?
答:已經實現了,就在當下此刻得到。
問:我感覺不到。
答:感覺不到嗎?到前面來。
問:你在的時候我能感覺到。
答:不要緊,通過靜坐成長了以後,便能在甚麼時候都能感覺到,這是沒有問題的。
問:另外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靜坐的時候要不要點香?
答:不要,現在的線香都製得很差,所以不要點香了。
問:我們靜坐時需要找一個靜室,還是甚麼地方都可以?
答:甚麼地方都可以。我們無時無刻都要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之中。沒有思慮地去觀看每一樣事物。就好像我們前面有張美麗的地毯,如果我在想這樣美麗的地毯我也要買一張,不知那裡可以買到等等,我們腦袋裡便有許多念頭。又如果這地毯是屬於我的,我便會想怎樣去保養它,不要弄髒它等等。但如果我只是觀看它,沒有思想,那樣藝術家放在裡面的喜樂便如一股平安之流流下來。慢慢地,你們都會發展出我們稱之為無執著的靜觀狀態。在這種狀態你們不對事物起反作用,只是去享受。
  […]

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  區際圓桌會議 Asian Games Village, Beijing (China)

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  區際圓桌會議
北京亞運村商品交易樓會議廰  1995年9月13日
 
 
全世界的弟兄姊妹:我感到十分榮幸,能在此著名的會議上談論世界性的婦女問題。首先我衷心感謝主辦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該國的人民。我曾有幸探訪中國兩次,我十分欣賞這個偉大國家的智慧和文化。
 
我們開始十分關注婦女的問題,這真是世界歷史上最光榮的時刻,完全在我想像之外。整體而言,婦女在許多個世代裡受了不少苦,這是因為我們還未醒覺她們的重要性,她們在社會上的應有角色。社會,作為自身的產物,企圖控制及貶低婦女。在東方,我們可以說,由於受宗教的教條主義的影響,婦女承受極大壓力,她們的道德是基於恐懼,而非出於自由。在西方,她們爭取自由,卻得到錯誤的自由。西方婦女有自由去拋棄一切社會及道德價值。故此我們可以說,大部分東方的婦女都十分膽怯,她們受壓制,不懂得表達自己。而在西方,我們發現大部分婦女都淪為性慾的象徵。她們熱衷於暴露自己的身體,渴望出現在時裝廣告中,受別人低俗的愛慕。大部分婦女都接受這些,否則她們就不能在這紛亂的西方世界中生存。大部分東方婦女認為是十分恥辱及下流的事,在西方卻被視為無上光榮。我深深看見這世界的情況,我感到,除非你們出現新的文化,令東方和西方的婦女提昇,找回自身的尊嚴,並能以創造社會高尚道德標準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否則,無論是東方或是西方的婦女,都不能提昇女性所獨有的氣質及才幹。這個特質是:若婦女本身受到尊重,明白她們的才幹,及如何透過教育去加強自己的能力,她們便會得到安全感,繼而把安全感帶給社會。
 
所有談論宗教的教條主義者,只要求婦女有絕對的道德,而男士卻可以不受限制,我想這樣我們要教育男士多於婦女了。我必須承認,要為落後國家的婦女籌集金錢,幫助她們脫離貧苦,這並不困難。但不幸的是,就我所知,我們籌集的金錢,不會送到貧窮的婦女手中,只會落入那些貪污的部長、官僚及管理人員的口袋裡,最終到達瑞士銀行。我不是要去批評聯合國組織,因為我知道他們的目標誠實,但他們一定要醒察在桌底下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在印度有兩個很大的州,叫做Uttar Pradesh和 比哈爾邦﹝Bihar﹞,都有接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及國際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幫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開設一個計劃,稱為Angan,即庭院的意思,在那裡兒童可以接受教育,被培養成才。這個計劃沒有為孩子帶來甚麼效用,但所有的金錢只落入負責這個計劃的貪官口袋裡去,應該給孩子的金錢,孩子們連百分之二也得不到。國際衛生組織也是這樣。這個組織向印度贈送藥物及儀器。這些藥物在市場上銷售,完全被那些得到手的人牟取暴利。國際衛生組織的儀器亦是如此。那些貧窮的人始終得不到甚麼好處,他們依然是終日無助。所有這些骯髒錢,都會到達清白的瑞士銀行裡。世界銀行給落後國家的大部分貸款都被吸進貪官污吏在瑞士銀行的私人戶口裡。故此所有這些落後國家都欠下世界銀行巨額債項,但仍然是不名一文。這些錢都到瑞士銀行裡去了。因此我懇請聯合國與瑞士銀行交涉,要求把所有貪官污吏吸去的錢交還聯合國,好使聯合國能使用這些錢去教育婦女及作其他用途,以及分配給那些受到有效監察的人。要有一群十分好的人,尤其是那些婦女,她們參與、誠實、有愛心,好好利用這些錢,幫助婦女達到社會平等。婦女最大的工作就是創造一個美好的社會。
 

4

不道德及貪污是兩個可怕的怪物,正在吞噬我們的社會,我要責備那些不道德及貪污的人的母親,因為她們沒有在子女年幼時,履行母親的責任。母親那種充滿愛的提攜訓練,是最先及最有效的,能塑造孩子成為美麗的公民。若那些母親沒有嘗試以關懷及愛去引導,或家中的妻子及女兒墮落在懼怕男士或腐敗的文化裡,她們就沒法履行作為整個家庭所需成員的責任,去強化男性的道德品格。我們可以看看,在東、西方文化裡,孩子如何被對待。我們看到在東方,若孩子沒有受到教條文化的影響,他們會聽從母親。但實際上這文化把婦女貶低為次等人,只適合被男性及孩子宰制。在西方同樣的事情發生,孩子不尊重他們的母親,更不會聽從她們。我感受到這是由於一般而言,西方婦女照顧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外貌所花的時間,比照顧及愛自己的子女更多。母親和孩子之間的聯繫減弱,甚至割裂。正因為如此,很多孩子成為頑童,或窮苦無依。幸而在東方,還有許多家庭,在西方還有一些家庭,去抗衡現今這腐化趨勢,悉心照顧他們的孩子,好好地培育他們成人。
 
但我仍然要說,在東方的兒童,沒有像在西方的那樣受摧毀。原因是在東方,還有很多人沒有接受教條文化,也不接受西方文化,他們有很好的社會,去塑造兒童成為十分完善的人,雖然他們為數不多。但無論他們繼承何種文化,從遠古來的,從傳統來的,都在他們裡面根深蒂固,對他們來說,道德價值觀是最高的,高於金錢和權力。
 
現今的西方充滿問題。雖然他們富有,但他們在內在外都沒有平安。那真理是:婦女在每個文化及國家中是潛在的力量。很明顯,婦女是整體人類的創造者,保存者。這是全能的神給予婦女的角色。種子自身不能創造些甚麼,是母親大地賜予花朵、果實及其他施予。同樣,是婦女生育嬰孩,養育孩子,培育他們長大成為明日的公民。因此婦女應與母親大地看齊,是整個人類的中心希望。不幸,男性用力氣獲得宰制婦女的地位。他們不明白婦女在人類奮鬥歷程中與男性的關係是平等的,以及互相輔助的,而並非相同的夥伴。一個社會若明白這個基本的真理,但仍然不肯給予婦女應有的地位,就是一個不文明的社會。在我的國家,有句梵文的話這樣說:"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ramante devata",意思是:「那裡若有可尊崇的婦女被尊崇,那裡就有福祉之神同在。」
 
故此,我們要在此刻明白,創造主給我們這偉大力量的價值。但我們有甚麼發現呢?無論在東方或是西方,婦女沒有顯示出她們那偉大之處。在此,我不是說婦女在人類社會中的角色只是作為母親,生產及養育兒童,或作為妻子,或作為姊妹。婦女有權利在生活上各方面作平等的參與,無論在社會、文化、教育、政治、經濟、行政,以及其他方面。為了準備承擔這遍在的角色,婦女應在各種知識領域內接受教育。若她們身為人母,她們便要對自己的子女及整個社會肩負重大的責任。男性對國家的政治及經濟要負起責任,婦女要對社會負起責任。婦女可以扶持男性,甚至可以在各方面擔當領導的地位。但十分重要的是,婦女不可忘記她要顯示出深厚母性的愛與關懷,若她們把自己當作男性,野心勃勃,這樣整個社會便不能維持平衡。
 
必須承認,我們要求婦女權利的同時,也要強調婦女在人類社會中的基本責任,西方的婦女,或接受過西方教育的婦女,她們在政治、經濟或行政的角色底下卻走向另一極端。她們要與男性競爭,她們變得太過自以為是,自我中心及野心勃勃。她們失去了那保持平衡的溫柔,令人喜悅的性質。相反,她們變成好宰制、追求享樂的個體。她們更關心自己的外形是否吸引,而並非著重於自己的個性是否令人喜悅、甜蜜及有尊嚴。她們比男性更快接受卑劣的自我。所有這些,都令社會混亂,孩子長大成頑童、盜賊,甚至殺人犯。這些都可在每天的報章中看見。我們要在兩個極端之間取得平衡。我們所需要的婦女,是作為男性的平等夥伴,而非和男性相同的夥伴。她們要微妙地瞭解男性的特質,懂得如何令男性作內在的平衡,達至中庸。我們需要達至平衡的婦女,這樣整體人類才能達至平衡,在內有平安。你們可能說這想法高尚,但如何達至這平衡的狀態呢?我們如何遏止這病態、腐化、不道德和不成熟的浪潮呢?我們如何結束現在的紛爭及迷惑?我們如何把平安帶入每個人的心靈?
 
請讓我謙虛的說:這些問題都有一個答案。這是一個新的方法。我無論向你們說甚麼,都不是要你們視作理所當然的。你們應該有像科學家那樣開放的心靈,將我向你們所說的看成是一個假設,若這個假設得到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便要接受這是絕對真理。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為了你家人的好處,為了你國家的好處,也是為了整個世界的好處。
 
我現在告訴你們,人類進化的最後一個突破。這個是在我們知覺狀態下人類進化的突破,必須要在這現代發生,並且已有許多先知預言過。這個世代被稱為「墮落的世代」,這是大聖蟻蛭仙人(Vyasa)所稱的,他曾寫下《薄伽梵歌》。我們現在各處都可看見人類的墮落。
 

9

現在且讓我告訴你們,人類內在的隱秘知識,這知識在印度數千年前已為人所知。為了我們的進化及靈性昇進,在我們脊骨底部有一塊三角形的骨頭,內裡隱藏了力量。這力量被稱為靈量(Kundalini),雖然有關這力量的知識在印度數千年前已存在,但是傳統以來,提昇靈量,得到覺醒,只是個人的事情。一個師傅只可令一個門徒得到覺醒。當靈量提昇起來以後,你們便可達到覺醒,達到真我。此外,當這個力量被喚醒,便會上昇,穿越我們體內六個微妙的能量中心,便會養育及整合這些中心。最後這個力量會穿越頭蓋骨,我們稱為腦囟或梵穴的地方,把你和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連接起來。在《聖經》中,此被稱為「聖靈的涼風」,在《古蘭經》被稱為「魯哈」(Ruh),在印度的經典中被稱為"Paramchaitanya",即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帕坦迦利(Patanjali)稱之為「改變季節的力量」。無論是甚麼名稱,這力量是無所不在的,這力量造就進化過程中,一切關乎生命的微妙工作。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在人類未覺醒前不能被覺察到。但在覺醒後,你便可以在指尖上,手掌心或頭頂上感應到。
 
而且,這個過程是要自然發生的,即"Sahaja"(霎哈嘉)。"Saha"(霎哈)的意思是「同在」,"ja"(嘉)的意思是「出生」。意思是說,每個人有與生俱來的權利,與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聯合。我們思維的能量是有限的,我們有限的思維呈直線運動,不對應真實,達到一處便停止下來,然後像回力鏢般飛回。所有這些思維、直線的運動都會飛回來,成為我們自身的懲罰。因此,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的能量,更高的能量,更深的能量,為此事情便要發生。
 
我必須說,在西方,我遇見很多真理的追求者,他們厭倦了西方那種人工化的生活。有時他們不知道要追求甚麼,而犯了很多錯。他們到假導師那裡去,被騙大量金錢,甚至破產,或身心變成殘缺。有一件事情你們必須知道,自我覺醒是進化過程中一個活生生的過程,不能用錢來買。就像把種子放在母親大地裡,種子便會發芽,因為母親大地有力量令種子發芽,而種子在內在也潛藏那發芽成長的特質。同樣,在我們的三角骨,即希臘人稱為聖骨的那塊骨頭裡面,潛藏發芽的力量,這是一個捲曲成三圈半的能量。希臘人知道這塊骨頭是神聖的,故稱之為聖骨(Sacrum骶骨)。事實上,在有些人身上,你可以看到三角骨在跳動,靈量慢慢昇起。若沒有甚麼障礙,若那個人處於平衡,靈量便會從聖骨昇起,就像飛機起飛,穿過頭蓋骨的位置,與整體力量合一。靈量是每個人內在靈性的母親,她清楚知道及記錄了她的孩子過去所有的渴望。靈量十分希望能給她的孩子得到重生。當靈量提昇時,她便會去養育之上的六個能量中心。
 
如果一個人沒有接上那無所不在的力量,他便像一個沒有接上主機的儀器,他們沒有了認同,沒有了意義,沒有了目標。但一旦他接上了以後,所有這個工具的內在系統,都會工作起來,顯現出來。
 
當靈量昇起以後,便將你連接到那無所不在的力量,那是個生命的力量,它是知識的海洋,同時是喜樂的海洋。靈量提昇以後,你會經歷許多機緣巧合的事情,好像是奇蹟一樣,使你充滿喜樂。更重要的是,靈量是寬恕的海洋。因此,無論你過去犯了些甚麼錯誤,都會被寬恕,而且你會得到你的自覺,得到你的祝福。
 
靈量提昇,實現自覺有很多好處。首先,那個人能經常與上天連接上。事實上,他變成是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的一個部分。他會用這種新的知覺去尋找真理。由於真理只有一個,因此所有得到自覺的人都會看見同一的真理,於是便避免了許多紛爭。如果沒有得到自覺,那些純粹是思維的活動會帶來許多互相衝突的觀念,以至於戰爭。但所有這些,在得到自覺以後,都可以避免。
 
現在,我們且看一個得到自覺的人會有甚麼發生在他身上。首先,你會在指尖上感應到聖靈的涼風,而每隻指頭都是代表一個能量中心的。這樣你便能在指掌上知道真理。你便超越了種族、宗教和其他觀念的限制,你能超越思維,能感應到真理,明白真理。第二樣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你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思維令我們不是生活在將來,便是過去。思維從將來或過去兩個時域來回,使我們不能活於現在此刻。思潮一起一伏,而我們就身處這些思潮起伏之間。但當靈量昇起時,我們的思想便會延長,而中間出現一個空隙,那便是現在此刻,亦即是真實(實相)。因為過去已經完結,而將來是不存在的。在當下此刻,你沒有思想。你進入一個新的境界,那是容格(Jung)很清楚描述過的,叫無思慮的入靜狀態。在這個時候,無論發生甚麼,都會好好印在你的記憶之中,你能享受現在每一刻。當你進入無思慮的入靜後,你自己便完全在平安之中。一個得到平安的人能夠發放平安,在他周圍創造平安的氛圍。這種平安是很重要的。除非我們得到這種平安,否則我們無法明白我們的思想,無論這思想是普遍或有限的。你能夠在指尖上感應你的七個能量中心,同時你亦能夠感應他人的能量中心,因為你已經發展出一個新向度的意識,叫做集體意識。當你有了這種新的意識以後,你便開始感應到他人的能量中心。我要告訴你們,這些中心是負責我們身體上、情緒上和靈性上的福祉。如果這些能量中心受損,或受到破壞,我們便會患上各類的疾病。靈量昇起來以後,那些能量中心便得到滋養,你便有重大的發展,你能夠感應那內在的平衡,你便能享受良好的健康。靈量的提昇能夠治療許多疾病,包括那些不治之症。靈量昇起,得到自覺以後,甚至遺傳基因的結構也會改變。故此,就算那個人的遺傳基因是有犯罪傾向的,也會改變過來,變成好人。
 
我們的注意力也會變得非常純真。在靈性之光中,我們能比我們在盲目時看得更清楚。例如,有個瞎子摸象,然後第二,第三個瞎子也摸那頭象,由於摸著的部位不同,他們對大象到底是怎樣的,都有不同的觀點。但如果他們的眼睛張開了,那時他們便會看見同樣的東西,看見同樣的真實。那時便沒有爭論,沒有糾紛。
 
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可以在指尖上感知絕對的真理。假如有個人是不信神的,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可以向那不信神的人提議,問這樣一個問題:「到底有神沒有?」你會發現,問問題的人會感到一陣涼風。他也許不信有神,但神確實存在。很不幸,許多相信神的人行為荒謬、虛偽、兇殘、古怪,極之不道德,以致人們對神失去信心。儘管那些宣稱代表神的人走向錯誤,神本身是存在的,同時祂的能力也是存在的,這個能力我們稱之為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力量。這是愛與慈悲的力量,不是侵略與毀滅的力量。當這種愛與慈悲的力量降臨在一個瑜伽士或一個得到自覺的人身上,就能改變那個人,令他變得好像個天使那樣。那樣的人可以醫治自己和醫治他人,甚至精神病也能夠治好。不單如此,那些追求真理,卻到了假導師那裡的人,在得到自覺以後,都能在靈性上安頓下來,並且離開那些假導師。
 
在另一階段,你進入無思慮的入靜,你的靈穩定下來,你亦毫無懷疑你己經得到了自覺,同時知道你獲得所有的力量,並能利用這些力量。你變得非常有力量,因為你可以提昇別人的靈量。你變得很有活力,不容易覺得疲倦。舉個例說,我今年七十三歲了,但每三天便遠行一次,而我還是好好的。那個能量流通於你,給你注入生命力。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你變得仁慈溫婉。你感到自己受保護,你變得很有自信,但卻不會自我中心,你整個性格都會改變。這個整體性的改變發生得很快,連我也覺得驚奇。
 
其實,這個知識許久以前已經存在,如果我有甚麼貢獻的話,便是我們現在能夠做到大規模的自覺。成千上萬的人可以得到自覺,這是個時代的恩賜,因為早已預言過,會有這樣一個全球性的轉變出現。現在已有六十五個國家,千千萬萬的人,通過霎哈嘉瑜伽得到他們的自覺。
 
靈量的力量是純潔願望的力量,那個純潔願望是希望找到真我。如果那個人自己不希望得到,我們是不能勉強他的,因為上天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如果他希望上天堂,他便能夠上天堂;如果他希望下地獄,就會落入地獄。如果一個人是誠懇的,具有希望得到自覺的純潔欲望,他就很容易得到自覺。但如果他們執著於自己頑固的觀念,靈量便不會昇起。靈量不會為那些愚蠢的人,或不成熟的人昇起的。靈量只會為那些有智慧的人,那些比較接近中庸的人工作,而且昇起得很快。我很驚奇,靈量甚至作用於那些吸毒的癮君子,那些酗酒的人,那些過去非常不道德的人身上。因為他們都有一種強烈的純潔願望,希望能改進自己,得到自覺。有許多這樣的人實現了他們的自覺。一夜之間,他們放棄了吸毒的習慣,或放棄了飲酒。你會變得很有力量,同時明白,你們現在是非常榮耀的,你會開始表現出你的尊貴,行事變得明智。這樣一種新的文化便會誕生,這種新文化帶你進入一種新的生活,使你內在地,我強調是內在地變成義人,沒有人要告訴你:「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這都是因為你的注意力已受到了啟發,這種受啟發的注意力是很有力量的。無論你把注意力放在甚麼地方,都能發生作用,創造和平,創造和諧,以及創造一個新的、集體意識的向度。
 
因此你們不要再埋怨說是基因使你們犯錯誤,因為基因是能夠改變的,任何人都可以上昇至義人的水平,成為天使般的人格。靈量昇起以後,那個人的自我和思想積集便會銷溶,他變得像小鳥般自由。絕對自由是要在真實之中實現的,他的性格會整個地改變,變得對自己充滿信心。他變成是整齣人生戲劇的靜觀者。當你在大海之中,你會害怕被淹死,但如果你在船上,你便能看著那些海浪,細意欣賞。如果你學會怎樣跳下海去,拯救其他人,那便是更高級了。因此我們要有更高的意識形態,叫無疑惑的知覺狀態。最重要的是,我們跳入那喜樂的海洋。喜樂是絕對的,並沒有二元性,像開心或不開心。喜樂是一元的,一旦你能躍進喜樂的海洋,便能享受每一樣事物,無論是美麗的,還是可笑的。有時你看見美麗的一面,有時你看見幽默,或人們可笑的一面。有一個現象值得特別提出,那些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都變成偉大的音樂家,偉大的作家,偉大的演說家和偉大的行政人員。他們在每一方面都昇得很高,特別是待人接物方面。他們尊重每一個人,他們知道每一個人缺點在那裡,因此他們懂得怎樣小心地和他相處,讓那個有毛病的人能夠輕易昇進,成為一個得到自覺的靈。就好像一支點亮了的蠟燭可以點亮另一枝蠟燭一樣。
 
這個工作現已在全世界進行,而且很有希望在中國開始。在今天以前,由於種種原因,我不能開展我的工作,因上天的機緣巧合,使我有機會在這個會議向中國人講話。我發現他們很有智慧,而且對靈性寶藏的知覺十分敏銳。這不純是巧合,這是無可避免的,是由這無所不在的力量所促成。在你們的生命中,你也會發現許多巧合,而你也不知道如何將這些事情與上天拉上關係,除非你與上天已建立了聯繫。
 
孔子教導世人,如何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中國的老子卻很美麗的去描繪這個「道」,亦即是靈量。我曾經坐船到過揚子江,那是老子到過很多次的地方。我知道老子希望指出,這條代表靈量的河流,是一直流出大海的,但我們卻不要被沿途的自然景象吸引。無可否認,揚子江的山水非常之美,但我們要做的,是要通過這條河流。沿途會有許多急流,十分危險,我們要小心翼翼,引領船隻,通過重重險阻,向海邊前進。到達接近海邊的這個階段,便變得十分寧靜,便可以十分簡單地航行。
 
中國這個國家有很偉大的哲人,我認為最偉大的是老子,因為人文主義是為人類的昇進作準備,可是老子卻講昇進本身。但由於老子講得很隱晦,沒有我講得這樣明白,因此我很高興今天能在會議上講這些話題。在周遊了整個世界之後,我發覺,中國是在靈性方面其中一個最好的國家。
 
願上天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