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開講座

Jingguang New World Hotel-Manfulou, Beijing (China)


Send Feedback
Share

北京公開講座

1995913

 

 

我很高興看見這麼多人對霎哈嘉瑜伽感興趣,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我曾在奧地利看見他,我很驚奇他對霎哈嘉瑜伽有那麼多的了解。中國古代曾經有過很偉大的哲人,中國人相信孔子的人文主義,但是另外很重要的便是老子,老子是降世的大宗師。老子曾經描述過揚子江(長江),我也到過揚子江。老子所講的道,其實就是我們講的 Kundalini,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詩人,他所描述的方式很隱晦,很微妙。許多人也許覺得老子的道很難明白,可是這個道在世界各地均受到尊崇,而且人們試圖詮釋道是甚麼。

 

老子說,揚子江是個很難去的地方。揚子江的兩岸非常美麗,有一次我坐在船舷欣賞兩岸的風景,坐了三個鐘頭。我從未看過這樣美麗的山巒起伏,好像是畫家畫上去似的,中國的繪畫好像都是受了這些山水啟發的。在開始時,揚子江有許多旋渦大石,很難航行,要很小心地通過。可是過了幾個小時,到達海洋的時候,便變得很平靜了。同樣地,老子說要達到道,在開始時是很困難的,但是到達海洋以後,便變得平靜了。所以我很驚奇老子怎樣把揚子江比喻作這個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很好的詩人,而且靈性很高。

 

孔子的教訓很對,但人們會問:我們過道德的生活究竟是為了甚麼?為甚麼我們要成為講道德和生活平衡的人?有許多聖人都說我們要有道德,要保持中正平衡,這是為了甚麼呢?這個平衡為的是達到最後的昇進。除非你們得到昇進,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滿足你們。無論你在世界那一個地方,那根本的問題都是一樣的:我們為了甚麼活在世上?是不是生下來,然後死去,這樣而已?又或者去掙扎,去擔憂,過著一種痛苦的生活。

 

有些人以為只要有很多錢,便會很開心,但其實那些很有錢的人並不開心,他們比沒有錢的人更不開心。因為他們有貪婪之心,貪婪的人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另一些人以為如果他們有權力,政治權力或者經濟權力,他們便會很快樂。可是這些人也不快樂。如果一個人是有頭腦的,便不會為得到周圍看見的東西而滿足,這樣他就有一種不安。在這世界上,我們可以找到數以萬計這樣內心不安的人,但他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如此不安。他們於是認為要追求內在的平安,這樣他們最少會有一點喜樂。我想在當今世上,有無數人是真理的追求者。

 

通常我們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不能活在絕對的世界,因此我們有很多問題。一個人認為這樣是好的,有他固定的想法,另一個人則認為那樣才是好的,也有他固定的想法。但他們都得不到滿足,他們還要去找那絕對的真理。在我們被創造和進化的過程中,我們內在已經有一種機制,就是老子所講的道。我想老子當時很難公開說出這奧秘,所以他才把道比喻作揚子江。

 

現在適當的時機來臨了,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我稱之為開花結果的時代。在許多古代經典上都曾經預言過,會有這樣的一個時代來臨。對我來說這是很明顯的,現在世界上有數以萬計的真理追求者。他們也許還不知道要追求些甚麼。當一個人感到內在那種不安,便開始去追尋,而且會發生許多機緣巧合的事情,連他自己也不能解釋。

 

24

我曾見過你們的總理,那時我跟隨丈夫到中國作官方訪問,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覺得他是個很敏銳的人,他問我關於靈性方面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我正在做靈性方面的工作,但他能感覺到,並且問我問題。我也遇見過許多中國人,他們都非常有智慧,非常平衡,非常謙虛,非常的甜,遇見他們是一種樂事。我也曾在倫敦看見中國外長的太太,我很驚奇她對文化的看法和我們印度人的完全一樣。所以我很想到中國來,因為我想中國人是很適合得到自覺的。他們很深,很有智慧,而且很甜。他們就好像印度人那樣,很簡單。今天巧合的事情也發生了作用,我在奧地利踫見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一切都那麼配合。我到過香港,在香港得到自覺的人希望我能到中國大陸來。在一些國家,那裡的人是已經進化得很高的。我不想批評任何人,但跟中國人比起來,美國人就好像是嬰兒一樣,很難跟他們講甚麼事情。

 

舉一個例子,可能不怎樣好,但可看出他們多麼愚蠢。有一位先生,他是國際容格學會的主席。容格(Jung)反對他的老師,並談及人的自覺自悟。那時我六十歲,那位先生相信已經八十歲了。在講座以後,我對他們說容格有些事情還是不了解的,他們都很驚訝。然後那位老先生說要見我,傾談一些私人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地址。他來到我家,我問他有甚麼問題,這位八十歲的老人便談起他的生活。他說自己有一位情婦,但他是天主教徒,所以不能跟這位情婦結婚,也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太太。現在他太太已經去世了,他要求這位情婦嫁給他,可是這位女士卻不願意嫁給他。他問我能否以我的靈性能力幫他一個忙,讓那位女士跟他結婚。我問他的情婦有多大?他說是二十五歲。這位先生已經是八十歲了,混身抖顫,還想這樣愚蠢的事情!在美國這種事情很普遍,我已見怪不怪。

 

同時美國人不懂得靈性方面的事,有一次在旅途中,有位女士問我是否知道印度有一位師傅,我問這位師傅有甚麼特別之處?她說那位師傅能憑空變出手錶、鑽石來,然後把鑽石送給人們。我問她為甚麼要跟隨這樣的師傅,是為了鑽石嗎?她說:「這次他給我們一個折扣,有便宜為甚麼不取?」對他們來說,靈性的東西也可以作市場推廣。在美國有許多這類兜售靈性的導師,但我肯定他們在中國一定不會受歡迎。

另外有一種,就是教人飛起離開地面三呎。要學的人須交六千英鎊,許多參加的都是美國人。我想沒有一個中國人或者印度人會想學。那些假導師都到美國去,因為印度人是很有智慧的。那些人把房子賣掉,令子女退學,面臨破產,我問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要飛起離地三呎?他們說能夠飛很了不起,但在練習的過程中,他們都弄傷了屁股,所以到我們這裡來。印度人很聰明,不會相信那些假導師,所以那些假導師全都跑到美國去。我第一次到美國時,便勸告美國人不要相信那些假導師,後來我九年沒有到美國去,那些假導師都大行其道,賺了大錢。但我們應該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買我們的進化。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這裡需要一點智慧,如果一個人很蠢,便很難向他解釋這一點。也許中國和印度都是很古老的國家,因此比較成熟。

 

那些美國人,還有歐洲人,老是想將他們的文化強加於我們身上,好像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許多人都說要爭取自由,要有這個權利,那個權利。我到過世界許多國家,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個國家流傳。如果說這樣子去爭取,婦女便得到自由,那是荒謬的。她們只有爭鬥的自由,穿著暴露衣服的自由。從任何角度看她們都不自由。有一次,一位地位很高的美國婦女來到我丈夫的會議,她開始自誇自讚,說他們很自由,並給子女有完全的自由。她更問我有沒有參觀過倫敦的酒吧,她有所有酒吧的名單,她說酒吧是倫敦出名的旅遊點,她最喜歡的一家叫隱士酒吧,我當時想倫敦怎會有隱士呢?她說從前有個人住在一個骯髒的小房間裡,後來他死在裡面,沒人知道。房間發出惡臭,還有許多蜘蛛網。她說這個地方使你有遠離塵世的感覺,許多遊客要到那地方去,因房間太小,很多都擠不進去。我對她說:「對不起,我沒有到過那樣的地方。」不久以後,我聽見關於她的消息,這位女士曾經向我炫耀,說印度人不給孩子自由,而他們則給予完全的自由。他們自己喝甚麼,也給孩子喝甚麼,令他們開開心心的。她有兩個孩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二歲。我聽見令人吃驚的消息是這樣:這個十二歲的孩子生日,喝了很多酒,而且令家中失了火。結果他們夫婦兩人,連同兩個小孩子都燒死了。可見他們的自由其實是一些束縛。真正的自由是一個人能夠遠離那些壞習慣,那些毀滅人的文化。西方的問題是他們認為每一刻都要享樂,而他們享樂的方式都是自我毀滅的。例如他們舉辦賽車,許多人都因此死去。他們還有許多自我毀滅的享樂方法,都是會殺死自己的。

 

通過這些愚蠢的享樂方式,他們完全失去了頭腦。比方這位美國總統夫人認為到中國來,有權說甚麼都可以。她不但不感謝中國舉辦這次世界婦女大會,反而自我吹噓。她說中國不應禁止婦女生育,應讓婦女生育多少也可以。這對美國或者可以,因為小孩子都不願出生在白種人的國家。因為小孩子是很有智慧的,他們不願意出生在父母把孩子殺掉,人人都迫害孩子的地方。所以中國人和印度人便要負起生孩子的責任。因為孩子們都想生長在我們中間。所以這位美國總統夫人根本不知道世界是怎樣的。她的言論到處受到批評,有些報章更說,要中國多生孩子也可以,但生出來以後,要送到美國去。不過對孩子來說這不啻是種懲罰。在美國,女兒跟父親在一起也不安全,每天都有關於這類事情的煽情報導,令人感到羞恥。

 

還有許多事情可以說,但你們是具有大智慧的人。當我說這些事情時,你們都在我這一邊,如果對美國人說,他們便會反駁:「有甚麼不對?我們有權作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了解,我們沒有甚麼需要向這些美國人或者西方人學習。他們追求卓越,追求進步,但不知如何利用這些進步。好像如果你到美國去,看見有個人梳一條辮子,他便是個男人。如果是剪短髮的,便是個女人。我們甚至不能分辨他們是男是女。有個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男士在機場看見一個女孩子,她的穿著像男人一樣。於是他便向旁邊的一位男士說:「我不喜歡這女孩子穿得像男性一樣。」那位男士回答說:「有甚麼不對,她是我女兒啊。」那位男士於是道歉說:「我不知道你是她的父親。」「不,我是她的母親!」這些荒謬的事情有甚麼可取?他們常常發明新的荒謬玩意,然後說:「有甚麼不對?」

 

許多人都說,終有一天,中國會起來,東方的老虎會發出吼聲。今天正是這樣。且讓那些人去批評,誰都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法國有一位政治家也批評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他說不要老是批評法國在太平洋進行核試,應該批評這些中國人,把世界婦女大會搞得這樣人工化。在世婦會上人們討論道德的問題,但法國人不喜歡這一套。儘管法國是最古老的天主教國家,但法國有條不成文法,就是主婦可以賣淫。他們怎可能喜歡這些以道德為本的中國人和印度人呢?

 

因此要知道,就道德和靈性兩方面來說,你們都被放在很高的位置。過去印度跟中國有點誤會,但這些很快會過去,因為從根本上來說,我們是一樣的。印度人對中國人有很大的愛和尊重。印度的軍事總司令是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我告訴他說,過去我們犯了許多錯誤,中國也犯了一些錯誤。他也承認這些錯誤。他還說他到中國訪問時,中國給他紅地毯式的歡迎。所以我們要知道,在中國這個國家,基本上已經有很好的靈性基礎,這跟共產主義還是西方民主都沒有關係。這些都是外在的,民主你也可叫它暴民政治。重要的是你的進化有多高,而不是你在外面所擁有的。我想這種內在的進化已經在中國這個偉大的國家迅速地發生,只要你們不干預政府,就可以了。所以我們不要因為社會主義或西方民主而互相分開,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沒有分別的。我告訴你們這些故事,好讓你們知道,那些自以為很自由的人,其實都是一些荒謬的人。

 

我跟中國人在一起的經驗是很美好的,不知現在怎麼樣,但上一次到中國時,我很驚奇中國人是多麼的誠實,而且他們很敏銳,無論他們邀請我丈夫到那個機關去,通常他們都邀請我。我不過是個家庭主婦,但他們這樣的尊敬我,使我驚奇。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酒店,我的趾環掉了出來,然後我們到大寨和其他地方去,最後到達上海。我很驚奇他們把我的趾環寄來,而且把它很小心的包好,我不明白為甚麼要這樣的不厭其煩,這令我很感動,這裡面可以看出他們多麼愛我,因為我那時不是個甚麼特別的人。

 

所以我覺得中國人是極之友善和有愛心的。而且他們有一種靈性上的敏感,因為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不是用來對待一個家庭主婦的。有一次在倫敦有個展覽,我因為遲了不能去,但他們為我把展期延後了兩天,好讓我能參觀。由於他們的智慧,他們就得到轉化。但是沒有智慧的人不能明白,他們是需要得到轉化的。

 

我講的是一種世界性的轉化,現在是全球作轉化的時間。當靈量昇起時,她穿過上面的六個能量中心,改善我們身體、情緒和靈性的存在。這些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們是我們存在的基礎。靈量可以稱為一個潛藏的能量,是我們的第五個能量。我們的頭腦只有有限的能量,因此如果是可能的話,我們要有外界的能量。我們知道那些經常想著過去或將來的人會有問題。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而那些人終日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當靈量昇起時,便把這些思想拉長,在中間出現了一個空隙。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是要自然而然地發生的。在一個念頭跟另一個念頭中間有一個空隙,那就是現在此刻。在此你可進入無思無慮的知覺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你沒有思想,但是覺醒的。這就是我們平安的種子,這就是今天我在世婦會上說的,如果沒有內在的平安,又怎會有外在的和平?我看見過許多拿過和平獎的人,他們脾氣都很大,與他們談話要先拿個許可證。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可以拿到和平獎,他們只是口頭上說和平。除非你有內在的平安,否則便不能在外創造和平。

 

我要告訴你們在莫斯科的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是怎麼樣的,你們會驚奇他們的改變有多大。我在的時候他們的政治局勢很困難,我問他們有沒有為自己的處境擔心。他們說:「母親,我們現在已在上天的國度之中,為甚麼要擔心這裡發生的事?」蘇聯人這樣說很令人驚奇。當然他們有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的人是崇尚西方的。但在中國,我相信有很大比例的人是進化很高的。

 

我很簡短的跟你們說,這個全球性的轉化發生了以後會怎麼樣。首先你們會得到醫治,所有身體的疾病都治好了,我們在印度德里有四位醫生,因研究如何用霎哈嘉瑜伽治病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霎哈嘉瑜伽是種後設科學。即使你不是醫生,也能醫治自己,醫治他人,而且完全不用錢。因為你們意識之中有了靈體之光,因為我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智性、這個自我、這個思想積集,我們都是純潔的靈。除非我們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則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就好像這個麥克風,如果不是接駁到電源去,便沒有甚麼意義了。同樣我們要連接到靈性的整體力量,或稱上天浩愛的力量去。聯系建立以後,你便有更大的能量。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我今年七十三歲了,但每隔三天便遠行一次。我從法蘭克福乘飛機來,坐了九到十個小時,他們就立即把我帶到會議中心去作和平的演講。為甚麼能這樣?因為我不擔心。當你在中央,便是在現實之中,便是在現在此刻。這時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便會照顧你,會發生許多巧合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在照顧著你那樣。你們得到保護,得到幫助,得到祝福。你會拋棄所有的壞習慣,甚至美國人也能在一夜之間改變了吸食藥物的習慣。同時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無論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甚麼地方,都能發生作用,會發生許多像奇蹟般的事情,連你們自己也不能相信。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成長起來以後,他們便會告訴你許多奇蹟般的事情。而且你也會寫信給我,談發生在你身上的奇蹟。現在我們已經有許多這樣的紀錄,不知怎樣處理才好。

 

這種愛,這種識見是存在的。好像坐在前面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自不同國家,像個聯合國一樣。這種改變是在你們基因上的。很奇怪,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偉大。我們要尊重自己,因我們是人類,都在進化的頂點。現在時間來臨了,你要知道你自己,知道自己多麼有力量。

 

這樣我們的生命便充滿了平安和喜樂。你們也有能力去提昇別人的靈量。你們許多的能力,像智性和知覺的能力,都會變得很強。而且你會自動選擇道德的生活方式,沒有人要告訴你些甚麼。還有許多可以發展出來的特性,在短短的一次演講不可能講完。我曾看見有些人很好地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他們沒有了貪婪,自然地變得很道德。最重要的是你變成一個普遍的存有,像滴水變成汪洋一樣,老子也這樣講過。我相信你們都能做到,在裡面生長,並享受其中之樂。最美妙的是你躍進了喜樂的海洋。喜樂是絕對的,沒有快樂不快樂兩面。

 

謝謝你們。我非常高興,我們終於能到中國來。謝謝你們。如果你們有甚麼問題,我可以回答。

 

問(1):東方的道德系統能夠拯救這個世界嗎?

答:一定可以。通過拯救人類,便可以拯救這個世界。

 

問(2):你講了許多關於這種瑜伽,請問是否可以教授我們?

答: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沒有甚麼可以教授。只要將兩手這樣平放,便可感覺得到。你會感到有陣陣涼風流向你。這就是我所說的上天浩愛的力量了。你也可以在頭頂上感到這種涼風。高一點。你看,有陣陣涼風從你們頭頂上出來。還有甚麼可以教授呢?你們要知道的是怎樣去運用這個力量,這樣你就全部都知道了。你們要知道的就是這麼多。在座有些修習者會再回來教你們,這樣你們也會變成專家了。

 

問(3):我們中國氣功有一定練習的技巧和時間,比如每天練習多久等等。我想知道霎哈嘉瑜伽是否也有這一些?

答:沒有,你願意在甚麼時間靜坐都可以,不需要勉強,你自然會知道怎樣做,你會成為自己的導師。這是內在的,會在裡面發生作用,你要做的是讓它有機會生長。你們要知道,這是個生命的過程。就好像你把種子放在母親大地上,它便能自己發芽。你不需要告訴母親大地或者種子,叫它發芽。所有力量都是內在裝置好的,它就自己發芽。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首先要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購買它,也不能強迫別人得到。另一樣是這個生命的過程不是為了那些愚蠢的人的。這是你們本有的,你們不欠誰的,是你們內在的母親造就這項工作。她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希望能夠給你重生。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4):你有聽說過印度有一位師傅叫賽峇峇(Sai Baba)的嗎?

答:當然聽說過,他是個很可怕的人。他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憑空可變出鑽石的那個人。有一次四部攝影機對著他,便照出他是弄虛作假的。他在空中取出瑞士手錶這類東西,他催眠了觀眾,所以他們不能看見他是怎樣取出來的。他受到揭露,因為攝影機沒有受他催眠。這個人是很危險的。我不知他怎樣去催眠別人,但那些人的眼睛變得很弱,甚至盲了。另外他會使人生心臟病。每當我看見這些狡猾、貪婪和偽善的導師,真覺得當一個印度人也很羞愧。

 

問(5):你所講的是個男人還是女人?

答:是介乎兩者之間。跟隨他,有許多家庭都因此而破碎。如果太太相信他,丈夫便死掉。如果丈夫相信他,太太便死掉。我相信沒有中國人會喜歡他。他興建了一些廟宇,建築和顏色都很可怕。你們不會喜歡,因為你們有藝術家的本性。對我來說,他就好像是個惡魔一樣。他毀了那麼多人。他稱自己為「真正的賽峇峇」。過去印度曾出現過一個像老子這樣的宗師,叫賽乃夫(Sai Nath,賽峇峇的別名)。現在這個人說他是「真正的賽乃夫」。為甚麼要這樣說呢?我會叫自己做「真正的錫呂‧瑪塔吉」嗎?同時你們應看看他的臉,他的臉像頭大水牛一樣。在印度人們相信他一定是一頭像大水牛的邪魔,叫Mahishasura再世的。

 

問(6):像我這樣的人,要多久才能實現內在的平安?

答:已經實現了,就在當下此刻得到。

問:我感覺不到。

答:感覺不到嗎?到前面來。

問:你在的時候我能感覺到。

答:不要緊,通過靜坐成長了以後,便能在甚麼時候都能感覺到,這是沒有問題的。

問:另外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靜坐的時候要不要點香?

答:不要,現在的線香都製得很差,所以不要點香了。

問:我們靜坐時需要找一個靜室,還是甚麼地方都可以?

答:甚麼地方都可以。我們無時無刻都要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之中。沒有思慮地去觀看每一樣事物。就好像我們前面有張美麗的地毯,如果我在想這樣美麗的地毯我也要買一張,不知那裡可以買到等等,我們腦袋裡便有許多念頭。又如果這地毯是屬於我的,我便會想怎樣去保養它,不要弄髒它等等。但如果我只是觀看它,沒有思想,那樣藝術家放在裡面的喜樂便如一股平安之流流下來。慢慢地,你們都會發展出我們稱之為無執著的靜觀狀態。在這種狀態你們不對事物起反作用,只是去享受。

 

問(7):比方我在街上給人家搶了東西,警察不將那個人抓住,反而把我拉起來,我怎麼樣可以通過這經驗令自己進化,令自己平衡?這是一。第二,我想應該幫忙這個警察跟強盜進化,因為他們是使我不平衡的原因。

答:首先那些失物會得回來。相信我,許多人都試過這樣。因為你對那東西有所執著,因此失去了便擔心。我舉我父親作為例子,他是個進化很高的靈。他晚上從不關上大門,但從沒有失去些甚麼。他一生之中只發生了一件竊案,失去了一部留聲機。我父親於是說:「你看這個人多麼喜愛音樂,但只有留聲機,他怎樣欣賞音樂?他應該把唱片也拿去。」我母親說︰「這樣吧,我們登個廣告,拿了留聲機的那個人可以再來把唱片拿去。」

 

我自己從來沒有失去甚麼東西,同時你們會知道得到些甚麼,如何得到。我告訴你們另一個有趣的故事,是關於我丈夫的。他到倫敦一家很出名的商店去買一套西服,然後到機場來接我,這時他發覺失去了錢包。他說一定是剛才為他試衣服的那個人把錢包拿去了。在倫敦這很普遍。我丈夫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我,說那個人一定是如此這般的把錢包拿去的。我的丈夫非常聰明,非常誠實。他說為甚麼像他這樣誠實的人要這樣給人家偷東西?我說他可以得回他的錢包。他說怎樣可以得回呢?他試過跟那個人和經理理論,但他們都惡言相向。我說,好吧,把電話給我,讓我跟那位經理談。那位經理開始時說話也是很不客氣的,說事情跟他無關。我說:「你最好聽我講,錢包裡有很重要的文件,我們將要到內政部去報失,屆時要提到你們的店名,你們願意這樣嗎?」那天黃昏,錢包便寄了回來。上天會幫助你找到適當的方法,把事情辦妥。我們的聰明才智也會變得更敏銳,清楚知道應該怎樣做。這些都是一些樂趣。你會驚奇自己懂得應付這些狡猾的人,因為你們變成了整齣戲劇的靜觀者。

 

如果你站在大海中央,會害怕那些波浪,但如果在船上,便能享受那個海面。如果你能游泳,便能跳下去,拯救很多人,這個就是今天發生的。你想知道些甚麼?

 

問(8):你說的瑜伽就好像是奇蹟一樣。

答:是的。這是上天的奇蹟。對人類來說很神奇,但其實是一早在我們裡面裝置好的。就好像你們把電視機搬到偏遠的鄉村,對村民說這個箱子裡面可以看電影,沒有人會相信。他們會說你說謊,那不過是個箱子而已。但如果你把電視機連接到電源去,奇蹟便出現了。同樣,我們一般人以為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箱子,我們不知道自己的榮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這一切都是很奇妙的。

問:如果真的相信,奇妙的事情都變成不奇妙的了,是嗎?

答:當然。

問:這是不是一種信心的作用,首先在心裡相信一物存在,然後用手去觸摸它,好像它就在身邊一樣,是不是這樣?

問:不,這都是自動發生的,你不要去想它,不需要去計劃,只要知道你已經得到。

問:怎樣去知道呢?

答:今天你已經得到了,我是看得見的。你已經得到了,已經連接到那整體能量去,因此能夠第一次感覺到它。但我們不相信自己,其實你已經得到了。

[坐在前面的幾位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要去感覺它,不是要去相信些甚麼。

問:只是去感覺嗎?

答:不需要去相信些甚麼,不要有盲目的信仰,盲目信仰是件最壞的事情。它是一種真正的實現,不需要盲目的信心,那是實在的,你也會看見一些證據。

問:是不是瑜伽不單是一種身體的訓練,也是一種心理和靈性的實踐?

答:對。

問:我還想說一件事,我想起中國一位女作家冰心說過,「只要你心中有音樂,這個音樂,無論你在那裡都能聽見」。

答:是,那是一種連繫。現在你的頭腦,你的心,跟你的注意力已連在一起。

 

問:還想說一件事情。你開頭講到長江(揚子江),我便是從長江來的。

答:是嗎?怪不得你能感覺到。揚子江是個美麗的地方,對嗎?

問:我是湖北人,從長江上過來,湖北在長江上面,今天我來這個地方,想說一句話。今天我看見很多北京人,他們是在北方。揚子江和黃河在中部,而從香港來的人是在珠江流域。能走在一起,多麼的巧。我想這種瑜伽定能傳遍全中國。

答:願神祝福你。謝謝。揚子江、黃河和珠江我都去過。中國是個很美麗的地方,真的很美。

 

問(9):剛才說人體有一個潛在的能量,一般人都沒有提昇上來,要提昇這個能量是否有很多的路,是不是有一定的方法?我看見人體能量系統中那個人手上有些標誌,那是甚麼意思?

[傳譯員]:因為我們中國人太好了,所以不需要解釋甚麼、學習甚麼已經得到了。在外國,需要作很多說明和一些練習才能得到,我們中國人很特別。〔問錫呂.瑪塔吉女士〕在圖表上有不同的經脈,靈量上昇時是不是要經過一定的通道?

答:要經過中脈。這是安排好的。因為靈量能思想、能了解、能為她所愛者安排一切。

 

問(10):小冊子上說靈量昇起以後,便能把各個輪穴打開,我們怎樣知道輪穴打開了沒有?另外說我們可以去幫助別人,這個幫助是甚麼意思呢?

答:很簡單,我們在指掌上知道絕對的真理。在指掌上就可以知道。比方說某人左手的小手指有點刺痛的感覺,你問那人是否心臟有問題?他就說是。這個診斷是通過手指去做的。左脈是我們的情緒和過去。右脈是行動的力量,同時掌管我們的思維活動。你可以在指掌上感覺到,在指掌上知道絕對的真理。比方說我們問某人是否是真正的聖人,如果他是,我們手掌上便感覺有涼風,如果不是,便有熱力。

〔聽眾中有一人說〕:我手上就有熱的感覺。

答:你們已經得到了,不用懷疑,你們都沒有甚麼問題。你們成為了自已的師傅,自己的醫生。你可以診斷你自己,同時亦可以診斷他人。如果你能醫治你自己,亦能醫治他人。

 

問(10):手掌上怎樣去感覺有毛病?我現在感到手指頭發麻。

答:你有到過一些假導師處去嗎?

問:我以前做過香功,但沒有跟老師做。

答:這就是原因了。看,多麼明顯。所有這些感覺都是可以解讀的,你們會學會怎樣用輪穴的語言去說話。

 

問(11):師傅剛才講了很多道理,我想知道你跟老子和跟釋迦牟尼佛有甚麼關係?

答:很接近。但我的做法是不說出我自己是誰。因為如果說出來,人家便把你釘在十字架上,把你殺死。所有那些宗教都是金錢取向、權力取向的,如果我說自己是甚麼,他們會把我釘在十字架上,我不想這樣。如果你們能夠在霎哈嘉瑜伽之中成長,便知道佛陀和其他聖人如何的跟我接近。

問:我沒有得到自覺。

答:你感到有涼風嗎?

問:能感到。

答:那你是得到自覺的了,請相信我。這是你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涼風。

問:師傅,你要知道中國人只有很少的機會踫見像老子跟佛陀那樣的明師。我相信你是真正的明師,我們練習這種瑜伽,是否能達到佛的高度,是否能跳出輪迴,不用回到這個世界?

答:一點都不用懷疑。我相信在中國,霎哈嘉瑜伽會像火一樣傳開。中國對靈性來說是一片肥沃之地。我很了解中國人。他們很自重,如果你不去侮辱他們,他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問(12):最近電視上有個介紹瑜伽功的節目,我想知道跟師傅今天教的有甚麼分別?

問(13):我加一句,電視上說的是我們每天都要花一些時間去練,而且好像是一種功。但是霎哈嘉瑜伽說隨時隨地都可以練,是不是不同,有甚麼區別?

答:那種運動瑜伽叫哈達瑜伽(Hatha Yoga),是數千年前印度的帕坦迦利(Patanjali)建立的。Ha是陽脈,tha是陰脈。那時候有許多學習者,然後挑選一兩個出來,教他們如何清潔左右兩脈。還通過一些考驗,決定他們之中誰可得到自覺,通常只是一個。瑜伽經是本很大的書,裡面首先教人達到無思慮的入靜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然後是無疑惑的入靜狀態(Doubtless Awareness)。但是今天的哈達瑜伽已經變成一種商品,已經不是帕坦迦利時代的哈達瑜伽。帕坦迦利一定曾談過靈量,因為羅摩小時候曾學習過。但後來人們把這個部分抽掉了。到了十二世紀,印度有位聖人叫Ganadeva的,也曾提到靈量,那是在他書中的第六章。但是當時執掌宗教的人把這一章刪掉了,因為執掌宗教的人不知如何處理這個靈量。這些人把東西搞混了,原本的哈達瑜伽和今天的很不同。

 

其實所有的經典都經過刪改,當耶穌來到世上,他談到摩西、亞伯拉罕,還有他的母親。但現在的基督教竟變成一個排他的宗教。他們要排斥異己,我想是因為他們喜歡鬥爭。伊斯蘭教也一樣,穆罕默德也提到前面幾個人,特別是耶穌。所以伊斯蘭教不應是種排他的宗教。問題是耶穌或穆罕默德都沒有自己寫下些甚麼,穆罕默德根本不識字。在他死後四十年,有一個可怕的人編修了古蘭經,四十年已經過去了,怎麼可能回憶起每一句話呢?所以古蘭經是不真實的。而且寫古蘭經的那個人憎恨女性,所以把古蘭經寫得一塌糊塗。基督教的聖經也是這樣,那個可怕的保羅編修了聖經。他也不喜歡女性,也把聖經弄得一團糟。這就是為甚麼人們不相信神,不相信宗教的原因。

 

問(14):修練這種瑜伽跟防病、治病、和開發智慧,發展預見的能力有甚麼關係?手這樣放是不是接受宇宙的能量,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原理是不是這樣?

答:可以防病,可以治病,也可以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你只需要去感覺它。比方說我是個中國人,不知道中國貨幣的價值。除非我到市場去買東西,否則永遠不會知道。

 

你們有一本書叫易經,裡面的原理是一樣的。圖上頭頂那個黃色的汽球叫「自我」(Ego),藍色的汽球叫「超我」(Superego)。如果我們把頭做一個橫切面,就看見中國人所講的太極了。那是一樣的。

 

霎哈嘉瑜伽是個很古老的知識。我所做的是把這些都科學地整合起來,同時科學地解釋這一切。此外我找到一種方法,可以讓眾多的人集體地得到自覺。古代每一部經典裡面都有一些真理,可以放在一起,儘管有一些給刪改了。而且這個真理應該是可驗證的,不僅是口頭上的說話而已,或者只是一場演講。有一位聖人這樣說過,說話不過是一個文字的網,他祈求說:「母親,請將我帶離這些文字障。」

 

謝謝你們。跟你們在一起真開心。這一次我在中國只逗留很短的時間。如果你們邀請我,我一定會再到中國來。

 

我從心裡頭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