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6-06-09 Adi Shakti Puja: the compassion has to become active, 53' Download subtitles: DE,EN,ES,PT,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1996年6月9日

意大利卡貝拉

今天我們來向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作崇拜,而太初之母 在你們內裡的反映就是昆達里尼(靈量)。我們可以說,這是向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與Adi Kundalini[太初靈量]作崇拜。

若你能明白,在整個宇宙,及其他很多個宇宙之中萬事萬物的創造,都是由太初之母所成就的。很多人相信,神只有一位:那是正確的。神只有一位,那是唯一的神,即全能的上帝。但上帝有祂自己的大能(power),這大能可彰顯為不同形相,也可以藉著這些不同的顯示方式表達出來。首先,祂創造了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的大能。這項創造之後又製造出「唵」(Aum),或稱為邏各斯[Logos/道];或者還可用各樣不同名稱來稱呼這太初的聲音。從那聲音而來的三個力量就是A(阿)、U(烏)、M(摩),即「唵」(Aum)。太初之母是上帝願望的化身,而那上帝的願望又是來自祂的慈悲憐愛,也是為了祂自己的表現、祂自己的彰顯和祂自己的反映方式。

我會說,祂必定是厭倦了孤單,所以祂必定想過創造一個伴侶,一個可以彰顯其願望的伴侶。這「神的大能」就從祂那處分化出來,就開始化身為一個顯現祂要去創造的意願和慈愛的大能。因此,人們用了一個詞來形容:梵文的“Chitvilas”,那就是Adi Shakti 的喜樂。你們早知道,“Chit”就是注意力。注意力有其喜樂。為了彰顯注意力的喜樂,她就創造了所有宇宙、地球、所有自然界、所有動物、所有人類和所有霎哈嘉瑜伽修行者。就這樣成就了一切創造。

此刻有人會問:為何她不直截了當創造人類呢?上帝原先的意念是要創造比其他動物優秀的人類,而不去告訴他們任何事情。不過,身為母親的太初之母卻有自己一套的表達方式。她想創造人類成為鏡子,好讓上帝能看見祂自己的臉、形象和品格。那就是為何發生了這一連串漫長的進化。這進化是必須如此成就的,好讓人類知道他們來自何處。我們必須知道自己來自大自然。即使大自然也得要知道自己是來自大地之母。而大地之母有她自己的昆達里尼[靈量]。她不是一片死寂的泥土,它能知、能想、能明、能調節。

我們可以看見大自然中各種動植物皆有其局限;不同的水果要在特定的樹上生長。是誰令萬物有序?假如大地之母以快一點的速度轉動,今天人類就根本不會出現。轉慢一點也同樣不成。且看看整個宏圖大計多美,大地之母如何繞著太陽走而帶來四季。那就是之所以Paramchaitanya[無所不在的宇宙生命能量],即Adi Shakti的大能,亦被稱為Ritambarapragnya:那就是成就了各樣生命的作為、各樣組織、各樣創造的大能。在人的「自我ego」之中,我們開始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可以創造;其實我們不可以。我們甚至連一丁點原子塵也不能造出來,其他的就更不用說了。任何從那創造而來的,我們可以結合起來製造新東西。但可以看出:一切都只不過是我們能力以外的創造。我們不能創造任何事物,只能創造出自己的神話。例如東西是金造的,那仍是金。東西是木製的,那仍是木。任何事物的原理都一樣。所以,不論我們出身、國籍、文化怎樣,你們都是人,基本上都是一樣的。笑、哭都一樣。我沒有見過有人淚水是從手指頭流出來的。要知道, 我們都受一些共同的生命原理所規限著;而那受Adi Shakti 規限的共同原理就是:我們每個人在內裡都有昆達里尼(靈量)。牲畜沒有已發展好、完整的靈量可以被喚醒。但只有人類才進化到達至聯繫、達至有上天的神聖力量在我們內裡──那是Adi Kundalini[太初靈量]的反映,那是在Kali Yuga[紛亂期]如此容易受喚醒的。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的共同原理。因此我們要尊重所有人,不論其出身、國籍、種族或膚色如何,因為他們都有靈量。

然而有些人,如你們一般,是已得到喚醒(awakened)、覺醒(enlightened)的人,得到了自覺。當我們了解到整個創造都不外乎是Adi Ma,即太初之母(Primordial Mother)注意力之下的喜悅吧,那只不過是一齣戲劇及一個喜悅而矣;那麼當你完成屬靈的成長之後又會有什麼發生呢?感覺會如何呢?怎樣生存呢?這是你們常多次問過的問題。假如你發問,就顯示你仍未達到那境地。因為一旦到達,你就不會發問。其次,就是你變成了真正的「存在」,那麼你開始反映上天的神聖品格。不單是今天,其實古往今來在各個宗教裡,都已有那些高度進化的靈把那上天的神聖品格表現出來。即使例如三至四千年前的人如是。在哥倫比亞,我發現他們的雕像也有靈量,亦有個Kumba[寶瓶]。我們所發現的靈量,他們用三圈半來代表。現在我們內裡的靈量已得到證明,你們可以知道自己內裡有大能。你們也知道當偏離了昇進的中道時有什麼會發生。同一個昆達里尼(靈量),即那個本身是原初之母(Primordial Mother)的化身的昆達里尼(靈量)會在手指頭上告訴你有什麼不對、不足之處、問題何在。

所以現在身為已覺醒的人,已變成了聖人,也居於其他人之上,就必須要完全清楚明白,並非單靠思維,而是憑真心真意,才會擁有上天的神聖的生命能量(Divine Vibration)。這上天的神聖的生命能量可以告訴我們身處何地、身份如何、問題何在。無論你身處何地,這些能量也一樣會告訴你。例如,我遇過某些到過耶路撒冷的人。他們說:「母親,那兒全城都充滿著靈性的生命能量。」又有人要到錢德瓦拉(Chindwara),他原本告訴人家:「憑著生命能量,必定不難找到母親的地方。」但他訴說:「我一踏上月台,就跳了起來;並說:『怎辦呀!這兒就已經開始有生命能量啦,怎去找母親的地方呀?』」他坐下來想:「怎去找母親的出生地呢?」就看見有一顆星,那是太白(金)星。他跟隨那星,邊找邊問路,終於找到了。

所以,整個宏圖大計中沒有一樣是偶然的:每棵樹皆有葉子,樹上每塊葉子的擺放都會令它有機會接收陽光。大自然是如此又和諧又美麗,只是人類不曉得自己來自大自然,不但不尊重大自然,還去破壞它。我們要尊重它。我已多次告訴你們,人類是怎樣被創造出來的,以不同化學元素造出來,而各種化學元素和碳元素都來自大地之母。所有這些都引導我們去明瞭自己有多艱巨的責任。整個千秋大業已發生了千千萬萬年。現在你們已到達了可以成為真我(Self)、了解真我的境界。這是進化過程的一次大躍進。進化是很久以前已開始的。[……x……]你們要崇拜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和Adi Kundalini[太初靈量]。這是非常重要的。不完全明白這些,就絕對不能明白自己為何成了聖人。要知道,我們內裡有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必須憑藉喚醒靈量才能得到啟發,而且靈量在指頭上表現出來,除非你完完全全承認這些知識,否則你仍有可能偏離那通往完美的道路。有很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對很多淺薄的練習者的行為舉止不以為然,也因為他們過份思想取向,思前想後,就開始懷疑為何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的行為會如此如此。

其實,人們要與上天的大能的聯繫,門路多著呢。我已告訴過你們,起初神感到孤單,所以創造了太初之母,而又藉著她創造了整個宇宙。但也藉著:當你在尋找,上天也在尋找你。而且,你的「尋道」絕對是上天賜予的。上天給予你才智、聰明、及你所擁有的一切。假如那是真的,假如你這一切都是由靈量,由靈量的「母性力量」所賦予的,那麼你就必須明白要保持她的歡心和滿意──如何做呢?我已經說過有自覺的靈與上天是有個關係的:你真的開心時上天就會開心。也可以說:當上天想令你開心而你就真的開心,那麼上天就開心了。此關係之緊密,有如日有日光、月有月光一樣。此關係如此緊密,如此「預設內置(built-in)」,就應該能予你能力全權掌管自己及自己的發展。

他們以不同方式描述過,說你必須交託順服(surrender)。但假如只是出於恐懼,例如被挾於刀下才交託順服…那就只是強制得來的,是沒有意思的。那類順服也會製造很多麻煩。因為它會有「反作用力」。但你向上天交託順服是極之喜樂的事。就像鹽自自然然溶化於大海裡,自自然然溶於水中。那種溶化的自性,實在是令人喜樂的。假如你可以從自己內裡感受到你與上天合一,你已溶化於上天的汪洋之中;那麼,你的「形相」不是其他了,只是極端的愛、慈悲,結果是 ─ 極端喜樂。

很多人向我說:「母親,寬恕人很難。」但我認為不去寬恕是可怕的。寬恕有大喜樂。寬恕有大喜樂。一旦你去寬恕,上天便接管一切,也會看顧你。沒有人可以騷擾你;但你必須先向上天順服。那就是寬恕的意思。只要不去想教訓某人、對付某人,上天自會從你手上接管一切;而且做的方式會漂亮得值得你去留意一下它是如何成就出來的。

太初之母就是上天的大能,在所有宗教裡都有這樣描述過:在伊斯蘭教被稱為“魯哈”(Ruh);在聖經中被稱為無所不在的大能;它也被稱為[Alaak],即是不可見的;Niranjana,意即那位超越所有執著之外的。所有這些都是用來描述上天的大能,人們聽過,唱頌過。但很不幸,很少人曾感應過它。那些感應過的也無方法給予他人、幫助其他人去感應它。因此,他們所說的都變成了說故事般、胡說八道般。人們不能明白自己怎會感應到這般東西, 也想像不到此大能確實存在。現在有幸這一切已成了你們當中的普遍真理。你們知道此大能確確實實存在。你們很肯定這大能, 因為你們已感應到它;而當你感應到它, 你就感到喜樂。你可以找出某人所說的是真是假, 因為你能從生命能量(vibrations), 即太初之母的大能, 窺見一切。她向你訴說真理。

假如有人做了什麼傷害了你,你可能會說:「母親,如果去寬恕,就沒有真理可言;因為他確實傷害了人家,假如我寬恕就意味著我默認他沒有傷害人。」這種論點是可能的。不過,你寬恕與否也沒有做什麼 ─ 那是真的。假如我以慈悲之心去寬恕人, 那慈悲就成了真理。是那慈悲向你訴說真理。所有你知道的絕對真理,全都是藉上天的大能的慈悲而來的。

有人會說:「母親,生命能量(vibrations)告訴我們這樣,可是那些事仍發生。」那不要緊。什麼已發生的都已發生。假如你感應到生命能量,向這能量發問,又隨之而行,那就成了。結果如何不要緊。因為事情就是以正正相反的方式來發生才成呢。可能會有些戲劇在上演,那是Chitvilas,即上天的注意力[Chita]的喜樂吧。有些戲劇在上演。假如你靜觀此戲劇,發生什麼也不會打擾你。事情怎去成就,怎去組織,不是你的煩惱。你只須靜觀上天的戲劇,看它怎樣成就。你們當中,很多人見過所謂奇蹟,並說:「母親, 這奇蹟發生了,那奇蹟發生了。我知道是上天的作為。」可是你仍未有已覺醒(enlightened)的信念去接受事物成就的方式。當你擁有已覺醒的信念,你就不會擔心一些生命中不太重要的事。成與敗也不介懷。你不應假定自己一旦成為了得到自覺的靈,全世界就會臣服於自己腳下。不是必然的。只不過是一齣戲吧。這是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 的注意力所帶來的美麗喜樂吧。

因此, 假如你能成為旁觀見證者,真正成為一切的旁觀見證者,結果是怎樣呢?你會在靈性上成長,你就溶化於上天的大能之中。這種溶化必須發生,此之所以今天的崇拜對你十分重要。假如太初之母沒有降世,這工作不可能成就。不會可能成就。因為那次降世必須是一次會包羅這次人性生命的一切不妥之處、所有人生的不同方面、能絕對把人類看成整體──不是肉身的自己、思維的自己、感性的自己或什麼特別的意識形態(……)。不。而是整體的一個人。

我已講過,人內裡都是一樣的。有些人較敏銳、真正地求道,有些人不是真正地求道、有些人甚至不去求道。不過,連求道這回事也是由太初之母所賦予的。

在這進化過程中,首先一條魚離開大海,像母親般的大海;然後是十至十二條,再然後是一群一群。同樣,你們的進化也如此成就。我們的人數已夠多,已跨過了(……)聖約翰所指的數目。那不要緊。那不要緊。看來這是豐盛肥沃的領域和時代 ── 這Kali Yuga (紛亂期) ── 有這麼多人想投身於上天的神聖事工。這是合適的時機去做這一切。昨天我看到你們的戲劇──我已親自看過了 ── 我仍心裡想,這些人會怎樣呢?怎樣接受霎哈嘉瑜伽呢?他們已接受了,已接受屬靈的生活。所有現代的荒謬事物應該不能騷擾到你,因為事情必須這樣發生。那是戲劇嘛。要知道就是要藉著這齣戲劇才能讓所有事情以美麗的方式來成就。經歷一段時間後,你會發現,再沒有其他,只有上天溶化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無用事物, 例如我們的思想制約(conditioning)和「自我」(ego)。我們有這麼多練習者,到公元2000年會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在世界各處。一旦人數多了,就有更多人會加入──那亦是人性。只有人多時他們才參加,才躍進來。所以有人擔心其他人的福祉,說:「母親,我們已在天國,享受生命,其他人如何呢?」一切都會成就。一切都會成就。但你的注意力要這樣:「我怎可以把其他人溶化進這喜樂的汪洋、此慈愛的汪洋呢?」你會驚訝:唯有藉著自己的慈愛才能使你得力。憑你內裡的慈悲之心,當你看見有人完全沉淪,完全被毀──你的慈愛本身會令你滿有大能,你會做到所有需要的事。你放棄一切荒謬行為,你會委身於解放他人的事工上。奇妙地,你的靈性水平會提昇。比如當你把鹽溶於水,水升高;同樣,當更多人練習霎哈嘉瑜伽,上天的大能就更能彰顯,就像多了管道來成就大事。

此際,我們知道有上天的大能存在,也得到了自覺,也成了聖人,就也應如蘇菲派(Sufis)、Nathpantis和真知派(Gnostics),各宗派的不同人士一樣出去向人宣講上天的大能。他們不能如此給別人自覺,不能證明,但他們努力不懈,講論它、歌頌它。所以我們必須明白,你會做一切有需要的。

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你的慈悲心得以表現出來,當你看見其他“存有”(being)沉淪於魔鬼對人的「猛烈攻勢」之中;當你有此悲憐之心,你就會挺身相救。這是“chitvalas” 的工作,你的注意力的喜樂。當你帶領更多人進入上天神聖大能之中,你的注意力本身會享受它。沒有上天,就沒有人類得拯救。人們都這樣說,卻沒有方法了解上天是什麼,用什麼方法去達到它。但你們有此能力,去喚醒別人的靈量,有輪穴的知識,能從生命能量知道一切。你越用這能力,它就會越用越好。

你們必須去一些未曾去過的地方。我們當中沒有太多人是來自黑人種族的、非洲的。所以我想明年去非洲一趟,令事情有成果。還有其他地方要工作。假如慈愛在你裡面,你會忍不住想為其他人帶來安慰,即使那不是尋道的人。我現正忙於創辦一些民間組織,以照顧那些身處饑饉或其他大苦難的人。只有你們可以做這工作,因為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們拼棄了貪婪。這都已了斷,你現今如此自由,如此獨立。這慈愛不能有其他形式。我見過有些人一做這些工作,變成了領袖,或富了起來,就開始催趕他人。你們就不會。你們正是基督所說的「鹽」,完全溶化於上天大能之中的鹽;此鹽也會把其他很多人也溶化。我不是說要做到傳教士一般,強逼人皈信霎哈嘉瑜伽。但你要先照護他們所缺乏的。其實世上很少人是誠實、沒有貪念的。我認識一些人,本來沒有貪婪,一旦有權力在手就變成貪婪得認不出來,難以置信。霎哈嘉瑜伽修行者就不會如此,他就只是享受自己的慈愛,沒有其他,或貪戀物慾、吸毒、飲酒及其他乖謬行為。而且,一旦你知道喜樂何在,就越想多得,再多得。現今你們這樣做是何等容易呢!

男人做到,女人也可以。婦女有強烈的慈愛和寬恕之心。我所講的是「正常」的女人。因為她們是母親,有兒女,知道什麼是對兒女的愛。一個母親不會期望什麼回報,她只想兒女快樂健康。女人天生就有這種慈愛。例如(……)女孩子愛把洋娃娃當嬰孩般愛護。所以女人較易顯出愛心關懷。如果你已結婚,你的丈夫也會因你的上天屬靈本質而感到大大得力。

有人說要向神犧牲什麼什麼。其實沒有什麼要向神犧牲。祂不需要什麼。所犧牲的只有你的腦筋。那根本沒有智慧的腦筋。沒有其他東西要去犧牲。應做的就去做。有婦女埋怨:「母親,我要做飯、又要照護孩子、做家務、做這又做那。」不過,你不做這些又做什麼呢?要整天像蝙蝠把自己吊起來嗎?你始終要做點事吧。為何這樣呢?又不是什麼大不了,之後卻又說犧牲;真不知犧牲了啥?你就是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假如你能享受自己的真我(Self),你不會感到疲倦,沒有什麼可以騷擾你。你會說:「母親,我享受一切。」

有一點很重要,不論男人或女人,都有點共通,那就是昆達里尼,但女人較多在左邊,也有較多慈悲的力量。男人則有較多行動的力量。因此慈悲心必須要活化起來。在這種組合之中,凡事都可以美麗的方式成就。但假如喪失了平衡,就難了。我們之中有很多成功的婚姻,但有些不大美滿,因為有些女人做了男人,有些男人做了女人。看見他們不必要地製造煩惱,我不喜歡、疼痛起來,尤其是兩人都是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若有練習者與非練習者結婚,有問題就當然可以理解。但兩人都是瑜伽練習者呢。

你應明白上帝與太初之母的關係。這是完全的和諧一致、完全的諒解。上帝是觀眾,祂觀看著Adi Shakti的作為。她是慈悲,她不會說某東西應被毀滅或某某應被殺。她就是慈悲。上帝是掌權者。假如有人想做些違背太初之母的事情,上帝就會接管及改變整個劇情,你不會知道怎會如此的,怎樣成就的。同樣,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之間也應有和諧,相互諒解和相互享受。假如連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也不能享受生命,又有誰會享受生命呢?我不明白,怎麼可能一個人昆達里尼給喚醒了、感應到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知道何謂真理、站在與上天完全合一的境地,卻會有任何問題呢?你們要明白自己已安坐於上帝的國度之中,也在太初之母的注意力與慈悲之中。就好像一個行乞了一輩子的人被放上了皇座上之後,他仍要向人乞討。有時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的情況就是這樣。有時我讀到一些滑稽的來信,我會懷疑,是否這人仍處於不穩定狀態,非人也非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或是介乎二者之間?這情況必須由你們全體一同克服。因這會為其他人帶來壞印象,也為你自己的生命帶來影響。為了你自己的生命,很重要:你必須完全成長至了解自己擁有什麼能力、母親有怎樣的愛。

當你說「向母親順服交託」,是什麼意思呢?有啥要交託呢?想想吧!你所交託捐棄的乃是一切令你墮落的事物,任何令你毀滅、誤導你的事物而已,你的自我和思想制約而已。要交託捐棄的就是這些吧。你是要去潔淨自己,享受自己,並了解上帝。你不了解自己又怎去了解上帝呢?不可能的。故此要了解自己,就必須進化;有些地方是甚至連進化得很高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也得要進入和解決的。你們是做得到的。我很驚訝這地方──我首次來到羅馬時,我們做了宣傳,禮堂卻空無一人。我說:「巴巴,這國家怎麼搞的?」現今我們卻有這麼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難以置信。當我們向「橫」增長,也應向「上」增長;「量」有所增進時,「質」也應增長。當你們的「質素」有長進時,很多人就會來。我知道,你們很合群,常說:「母親,我的父母兄弟仍未是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明白你的心情:我的父親仍未是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所以,忘記他們吧。但你們要去接觸那眾多尋道者。他們才是你真正的親屬。之後,一旦所有這些人都已加入,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兒女也會跳進來。他們會一直等啊等。他們不是求道者呀。但你首先要去找尋那些「尋道者」。

我的注意力當然常與你們同在。每當你們想念我,我會完全為你服務。你想要什麼,我就會在那裡,盡可能幫助。假如你發覺事情艱難,其實不然。那只因你自行把它擔起。但若你留待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太初之母的大能,即Paramchaitanya(生命能量)來處理,沒有什麼是艱難的,沒有什麼是你辦不到的。

再說下去,有關太初之母的知識至少要講十個鐘頭。所以最好在此停下來,留待下一次太初之母崇拜吧。有人問:「母親,這個崇拜必要嗎?」我想,假如有任何崇拜你必須要做,那就是這一個, 太初之母崇拜。這崇拜是必須做的,這是很重要的,因為你就是這樣成長。這種「反映」會漸改善,你也在內裡不斷大大成長,那是藉著太初之母的大能和昆達里尼[靈量]的大能而來的。即如你們所知,太初之母有其自己本身的昆達里尼[靈量],即Adi Kundalini[太初靈量],而它在你內裡的反映就是昆達里尼[靈量]。所以你們要崇拜;而這是你取悅自己的靈量、自己的母親的最佳方法。是她賦予你這次新生命。願神祝福你們。

*     *     *

這次演講之後,我想你們應買一盒錄音帶回去,重頭再聽一遍。因為你們身處這地,已進入無思慮的覺醒(Thoughtless Awareness),我真不知道此際會有什麼進入你的腦袋。有一點必須謹記:你們有慈愛,是有行動的慈愛,你們是很特別的;其他人的慈愛未必有行動。

各領袖至少要拿一盒今天的演講錄音帶回去。他們應再聽一遍。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