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1996年6月9日 義大利坎貝拉

今天我們將崇拜太初之母(Adi Shakti ),太初之母在你們內在的反映就是靈量(Kundalini)。我們可以說,這是對太初之母和太初靈量(Adi Kundalini)做崇拜,若你們能明白,在這個宇宙及其他多個宇宙中的任何造物,都是太初之母的作品。

現在很多人相信,神只有一位––那是正確的。神只有一位,即全能的神。但神有祂自己的力量,這力量可以具體顯現在某個人身上,並能借此彰顯和表達神本身。

所以,首先,祂創造出太初之母的力量。這力量創造的時候,產生一個聲音,我們稱之為「唵」(Aum),即道(Logos)或其他稱謂。伴隨著太初第一音而來的三個力量是A、U、M,即「唵」(Aum)。太初之母是全能的神願望的化身,而這神的願望又是來自於祂的慈悲,也是為了祂自己的表現、祂自己的彰顯和反映。

我想說,全能的神必定是厭倦了孤單,所以祂一定想過創造一位伴侶,一位可以彰顯其願望的伴侶。這樣,全能的神的力量便從祂身上分離出來,並形成了一個祂的慈悲和創造願望的化身。梵文中,人們用一個詞“Chitvilas”,來形容太初之母的樂趣。你們知道, “Chit”是 “Chitta”,就是注意力。注意力有其自身的喜樂,為了彰顯太初之母注意力的喜樂,祂就創造了所有宇宙,祂創造了地球母親,所有自然界,祂創造了所有動物、所有人類,祂創造了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就這樣成就了一切創造。

此刻有人可能會問:為何祂不直接創造人類呢?全能的神本來的想法是只創造人類,而不告訴他們任何事––比如(人類)比其他動物更高級。不過,身為母親的太初之母,卻有自己的表達方式,祂認為,必須為全能的神創造一面鏡子,好讓全能的神可以看見祂自己的臉,看見自己的形象,自己的品格。那就是為何發生了這樣漫長的進化。

這進化必須以此方式成就,因為人類必須知道他們來自何處。我們必須知道自己來自大自然。即使大自然也得要知道自己是來自地球母親。而地球母親有她自己的靈量,她不是一片死寂的土地,她會知曉、會思考、會理解和調節。

你們可以看到大自然中,每種樹如何有其不同的局限;每種果實如何要在特定的樹上才能結出。這是如何發生的呢?這種井然有序如何成就的呢?假如地球母親當初轉動的速度比當今快一點,人類甚至不會出現。如果轉速慢一點,也同樣不成。且看看整個宏圖大計多麼美麗,地球母親必須繞著太陽轉動,並以此方式創造出不同的季節。此所以這力量,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即太初之母的力量,也被稱為Ritambarapragnya。是這力量做了所有關乎生命的工作、所有組織和所有創造的工作。

在我們人類的自我中,我們開始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可以創造。其實我們不能,我們甚至連一粒塵埃也造不出來,更不用說其他的東西了,我們所創造的任何東西不過是我們組合、組裝起來的東西。由此可以看出,整個創造只是超越了我們的所有力量。我們不能創造出任何東西,但應該說,我們所創造的只是自己的幻象。例如,金制的東西依然是金。木制的東西,無論做成什麼,依然是木。任何事物的原理都是一樣的。

所以,不論你們出身如何、國籍為何、文化為何,你們都是人類,基本上你們都是一樣的。你們大笑一樣、微笑一樣,哭也一樣。我沒有見過有人用手哭泣,淚水從手指流出來——對不對?所以人們必須認識到, 我們都受某些共同的生命原理的規限;而為太初之母所規限的共同生命原理就是: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靈量,所有人類的內在都有靈量。動物體內也有靈量,只是還沒有發展好,還不是你們所說的一種可以被喚醒的完整靈量。

但只有人類的靈量,才可以進化成一種我們內在與上天連接的神聖力量,那是太初靈量的反映,在鬥爭期(Kali Yuga)靈量非常容易得到喚醒。這是我們都擁有的共同原理,因此我們必須尊重所有人,不論其出身如何、國籍如何、種族或膚色如何,我們必須尊重所有人類,因為他們都有靈量。

然而有些人如你們一般,是已得到喚醒、覺醒的人,是得到了自覺的人。因此,當你們瞭解到整個創造就是太初之母注意力之下的樂趣,那只不過是一齣戲劇及一個樂趣而已。那麼當你們在靈性上完全成長時,會發生什麼呢?你們會有什麼感覺呢?該如何存在呢?這是你們已多次問過的問題。現在你們再問時,這本身就顯示你們仍未達到那境界,因為一旦達到,你們就不會發問。其次,發生在你們身上的是,你們成為純粹的“存在”,只是存在,你們成為存在,然後你們才開始反映上天的神聖品格。

不但在今天,其實古往今來在各個宗教裡,都已有那些高度進化的人把上天的神聖品格表現出來。例如,我們甚至可以追溯到三至四千年前在哥倫比亞,我發現他們的雕像也有靈量,也有個寶瓶(Kumba)。我們所發現的靈量,他們通常都用三圈半來表示。

現在內在的靈量已向你們證明,你們知道自己內在有這個力量。你們也知道當偏離了升進的中道時會發生什麼。同時,同樣是這個靈量作為太初之母的體現,她會在手指上告訴你,錯在何處、不足之處以及問題何在。

所以現在,我們身為已覺醒的人,已成為了聖人,也高於其他所有人,我們應該做的是完全清楚明白,打心裡完全明白,而非思維上明白,現在我們擁有上天神聖的生命能量。這上天神聖的生命能量可以告訴你們身處何地、身份如何、問題何在。無論你身處何地,這些能量也一樣會告訴你。例如,我和一些到過耶路撒冷的人交談,他們說:「母親,那兒整個地方都充滿著靈性的生命能量。」

有人去了錢德瓦拉(Chindwara),他說:「我會找到母親的住地,憑著生命能量,必定不難找到母親的住地。」接著說:「我一踏上月臺,就跳了起來;」並說:「現在該怎麼辦!這兒就已經開始有生命能量啦,我要怎麼去到母親的住地呀?」於是他坐下來開始想:「現在怎麼找到母親的出生地呢?」他正坐著,就看見一顆星,那是太白(金)星。他跟隨那顆星,邊走邊問路,就這樣他終於找到了。

所以,整個宏圖大計中沒有一樣是偶然的。如果你觀察樹,每棵樹皆有葉子,樹上每片葉子的擺放都會令它有機會接收陽光。你看,大自然是如此和諧,如此美麗。我們卻在破壞它,因為我們不明白我們來自大自然,我們必須尊重它。

我已多次告訴過你們,人類是怎樣由各種不同的化學物質所組成的,這些化學物質,如碳元素都來自地球母親。所有這些都引導我們去明白我們的責任非常重大。整個工作已經歷了成千上萬年,現在你們已到達了可以成為真我(Self)、瞭解真我的境界。這是一個巨大的,應該說,這是進化過程中一次巨大的飛躍。

進化過程始於很久很久以前。因此,我認為,對你們來說,崇拜太初之母和太初靈量是非常重要的。不完全明白這些,你們就絕對不能明白自己如何成為了聖人。這時,要知道,你們內在有所有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必須通過喚醒靈量才能得到啟發,而靈量會通過手指來表達自己,除非且只有你們完全認同這些知識,否則你們總有可能偏離那通往完美的道路。

我看到很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遇到一些淺薄的霎哈嘉瑜伽士,因為他們思維取向,就開始辯論爭吵,這是怎麼回事?那是怎麼回事?他如此行事,為何是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其實,人們連接上天的力量的方法有很多。我已告訴過你們,起初神感到孤單,所以創造了太初之母,並通過太初之母創造了整個宇宙。但實際上,當你在尋找上天時,上天也在尋找你。而且,你的求道絕對是上天賜予的,如果你明瞭這個簡單的事實:是上天賜予你們才智,是上天賜予你們智慧,是上天賜予你們所擁有的一切——正如歌中所唱的:是您賜予了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假如這是真的,假如你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由靈量,由靈量的「母性力量」所賦予的,那麼非常重要的是,你就要明白做什麼來令太初之母一直開心和滿意。你必須盡力看看什麼會令祂開心。如我所說,自覺的靈與上天之間有一種關係:你開心時上天就會開心。也可以說:當上天令你開心時,你就開心,那麼上天就開心了。

就是這樣一種非常緊密相連的關係,可以說,此關係之緊密,有如日有日光、月有月光一樣。此關係如此緊密,如此根深蒂固,如此與生俱來,它會賦予你對自己和個人發展的完全掌控。

他們以不同方式描述過,說你必須交托順服。假如只是出於恐懼而順服,例如被挾於劍下才交托順服,一旦要脅消失,可能會持劍對峙。那樣的順服是沒有意義的,那樣的順服只是強制得來的。所有那類順服會產生很多問題,因為它會有「反作用力」。但你向上天的交托順服卻是極之喜樂。

就像鹽自然而然溶化于大海之中,自自然然地溶于水中。那種可溶性,實在是令人喜樂的。假如你可以在自己的內心感受到你與上天合一,你就已溶化于上天的海洋之中;那麼,你所呈現出來的形相就僅是極大的愛和慈悲,結果是極之喜樂。

很多人告訴我「母親,寬恕人很難。」但我認為不去寬恕才很可怕。寬恕是一種極大的喜樂。寬恕是極大的喜樂。一旦你去寬恕,上天便會接管一切,並且上天將會看顧你。沒有人可以妨礙你,但首先你必須向上天交托順服,這就是寬恕。只要你不自找麻煩,不去懲罰某人或做什麼反對某人,上天自會從你手上接管過來,並以如此美妙的方式做好所需的一切,值得你去看一看這一切是如何成就出來的。

太初之母的力量就是上天的力量,在每個宗教裡都有描述。比如說,在伊斯蘭教被稱為“魯哈”(Ruh);在聖經中被稱為無所不在的力量;它被稱為“Alakh”,即是不可見的;“Alakh Niranjana”即超越所有執著的那位。所有這些詞都是用來描述上天的力量。

人們聽說過上天的力量,也唱頌過。但不幸的是,很少人曾感應到這力量。當人們感應到時,也不知道如何把這力量給予他人,使他人也感應到。因此,無論他們說什麼,都變成了某種故事或者無稽之談。人們不能相信他們會感應到這力量,也想像不到這樣一種力量確實存在。

現在,幸運的是,對你們所有人來說,這已成了一個相當普遍的事實,即你們知道有這個力量存在。你們確信這力量, 因為你們能在內在感應到它;而且,當你們感應到這力量時,會感到很喜樂。你們可以分辨出某人所說的是真是假, 因為你們能從生命能量 (vibrations),即太初之母的力量之中, 明瞭一切。是祂在向你講述真理。

假如有人做了什麼傷害了你,例如,現在你可能會說:「母親,如果去寬恕那人,這不真實,因為他確實傷害了我,而且假如我寬恕,就意味著我認可他沒有傷害我。」可能有這種觀點。現在你再看,會很驚訝,你寬恕了那人,因為真理是,無論你寬恕與否,你沒有做什麼 ─這就是真理。

因此,假如出於慈悲之心去寬恕某人,那慈悲就成了真理。是那慈悲向你訴說真理。所以,所有你知道的絕對真理,全都是通過上天慈悲的力量而來的。

也許,有時人們會說:「母親,我們感應到的生命能量是這樣的,可是事情還是那樣發生了。」那不要緊,該發生什麼就發生什麼,這沒有關係。如你感應到生命能量,就向這能量發問,並隨之而行,那就成了。無論結果是不是那樣,那是另一回事,因為這事情必須以一種相反的方式來發生。有些戲劇正在上演,那是Chitvilas,即上天注意力的樂趣。

所以,一齣戲劇正在上演。假如你能夠靜觀此戲劇,你就不會被打擾,它只是一齣戲劇。它怎麼運作,怎麼組織,不是你要頭疼的,你只須靜觀上天的戲劇,看它怎樣成就。現在,可以看到,你們所有人稱之為奇跡的事已經發生了。並說:「母親, 這奇跡發生了,那奇跡發生了。我知道這都是上天的奇跡。」

儘管如此,我們對上天的信心並沒有成為完全開悟的信心。當你們擁有已開悟的信心,你們就不會擔心那些生命中“很重要”的事。如果事情成就了也好;沒有成就也好。你們不應認為,自己一旦成為自覺的靈全世界都會臣服於你們的腳下,這不是必然的。它是一齣戲劇,是太初之母注意力的精妙樂趣。

因此,假如你們能成為靜觀者,假如你們能真正成為整件事的靜觀者,那會怎樣呢?你們會越來越趨向於靈性上的成長,我應該說,你們會溶化於上天的力量之中。這種消融必須發生,此之所以今天的崇拜對你們十分重要。因為若不是太初之母降世,這工作不可能完成,絕不可能完成。

因為這次降世必須能包羅人類生命的一切不妥之處,並涵蓋人類生命的所有不同方面,必須是這樣一位降世神祇,能絕對把人類看成一個整體──不僅僅是物質體、精神體、情緒體或特定的意識形態,或特定的控制層面,不是單一的。而是作為整體的人類,正如我告訴你們的,所有人的內在都是一樣的。有些人較敏銳、真正地求道,有些人不是真正地求道,有些人根本不去求道。不過,連求道也是由太初之母所賦予的。

在進化過程中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一條魚離開母親,離開像母親般的大海;然後是十條或十二條離開,再然後是一群一群離開。同樣地,你們的進化也如此成就。實際上,我們認為我們的人數已夠多。我的意思是,已超過了那個數目,我們已經超過了詹姆斯或聖約翰所指的那個數目。那沒關係,都不要緊。看來這似乎是一個豐饒的區域和多產的時代,這鬥爭期(Kali Yuga) ,有這麼多人在追求神性。我的意思是,現在追求神性正當其時。

昨天我看到你們的戲劇,所有的我都親自看過了,我過去常想知道,這些人會怎樣呢?怎樣接受霎哈嘉瑜伽呢?他們已經接受了,已經接受了靈性。在現代生活中看到的所有各式各樣的事物,你們應不受其干擾,因為事情必須是這樣的。

這是一齣戲,一齣戲劇,在這齣戲劇裡,你們應該知道,所有事情都會以如此美麗的方式成就,經歷一段時間後,你們會發現,只有上天才能消融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無用的事物, 例如我們的思想制約和自我。

我們會有很多人進入霎哈嘉瑜伽,到2000年,在世界各地會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一旦我們有很多人,就會有更多的人躍躍欲試,加入進來──那亦是人類的天性。要知道,他們直到人多時才會參加進來,一旦我們人數眾多,他們就會投身進來。

而有些人總是擔心:「母親,其他人怎麼辦?我們現在天國,在享受生命,其他人怎麼辦?」一切都會成就。一切都會成就。但你們的注意力應該這樣:我可以怎樣讓其他人也溶化進這喜樂的海洋、這慈悲的海洋呢?」現在,你會驚訝:唯有你自己的慈悲,才能給予你力量。

憑你們內在的慈悲之心,當你們發現有人正處於滅頂之災、要被徹底毀滅時──你們的慈悲本身會令你們強大,你們會做所有需要的事,放棄一切無意義的行為,真正獻身于解放他人的工作。奇妙的是,當你們這樣做時,你們自己的靈性水準將得到提升。

如你們所知,當你們把鹽溶于水時,水會升高;同樣地,當更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時,上天的力量就更多地彰顯出來,它已經在彰顯。而越來越多的人在一起就會有越來越多的彰顯,這就像增加了越來越多(彰顯)的管道才好成就大事。

因此,在此刻,我們都知道有上天的力量,你們都得到了自覺,成為了聖人,那麼,我們就應該去照看像你們一樣的人。也應如蘇菲派(Sufis),Nathpanthis,和真知派(Gnostics),等各宗教的不同人士一樣去做,他們做了什麼?他們竭盡全力,去喚醒其他人,讓人們意識到有上天的力量這個事實。他們不能如此給別人自覺,也無法去證明(上天力量的存在),但他們還是取得了成就,他們談論它、歌頌它,所以我們必須明白,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你們去表達慈悲的愛。

當你們看見人們正墮落沉淪下去,處於一種可怕的混亂中,這是邪惡對人類大規模的攻擊。如果你們內在有慈悲,就會竭盡全力去拯救他們。這就是Chitvalas的工作,即你們注意力的樂趣。當你們將更多的人帶進上天的力量之中,你們的注意力本身就會得到享受。

沒有上天,人類就不會得到拯救。每個人都承認這點,都這麼說。卻不知道何謂上天以及達成之道。然而你們全都知道,並有力量去喚醒靈量,你們知道所有關於輪穴的知識,知道所有輪穴的不足,能從生命能量上知道一切真相。你們越多使用,這力量就會越強。

因此,你們必須去一些至今未曾去過的地方。因為我們當中沒有太多人是來自黑人種族的,來自非洲的,所以我想明年去一趟非洲,令事情有所成就。同時,我發現還有很多其他的地方也需要我們去工作。假如你們內心有這種慈悲的愛,那麼它也會促使你們去工作,為那些甚至不是求道的人帶來安慰。

我已經在忙於創辦一些民間組織,這些組織將成為非常美好的機構,以照顧那些一無所有的人,他們饑腸轆轆、陷於困境、飽受磨難。只有你們可以做這工作,因為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們摒棄了貪婪,摒棄了欲望,這些都完結了,現在你們是如此自由,如此獨立。

有了這些品質,你們的慈悲就不可能以其他形式體現。因為很多人看到,他們開始做這些工作,之後他們開始成為領袖,或開始成為富人,或掠奪他人。你們不會這樣做。你們正是基督所說的「鹽」,這鹽完全溶化於神性之中,這鹽將溶化很多其他的人。

一旦我們開始那樣傳播開去,我不是說我們應該像傳教士一類的人,強逼人皈依霎哈嘉瑜伽,不。我們要先照看他們的匱乏之處。其實,世上很少人是誠實的、沒有貪念的。我認識一些人,本來沒有貪婪,然而一旦開始掌權就開始變得如此貪得無厭,令人吃驚的是,當初你認識的那個人,他從沒做過貪婪之事,突然間你發現他變得如此貪婪,簡直難以置信。

但霎哈嘉瑜伽士不會,他們就不會那麼做,他們就只是享受自己的慈愛,而不是其他:不是欲望,不是貪婪,也不是所謂的叛逆行為,如吸毒、酗酒及其他無意義的行為。因為他們知道享受什麼,樂趣何在。一旦你們知道樂趣何在,就會嘗試更多的去享受,得到越來越多的樂趣,現在,你們這樣做是何等容易呢

我想說的是,就像男性能成就一樣,女性也可以,因為女性更有愛心。女性更有愛心和寬容心,你們都知道我所講的是正常女性,不是指非正常的女性。情況應該是這樣,因為她們是母親,她們有孩子,她們知道什麼是對孩子的愛。

一位母親不會期望任何回報,她只想孩子一切都好、幸福快樂,她喜愛她的孩子,就是這樣。如果你是一位女性,天生就有這般慈愛。我見過一些年輕的女孩子也有慈愛,如果她們看見一個小嬰兒,她們都會追著那個小嬰兒跑,想帶著小嬰兒,她們有洋娃娃,她們照顧洋娃娃,就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女性應該更容易展示、表露和彰顯出慈愛,應該是這樣。且如果你們都結婚了,你們的丈夫也會因你們自己的神性而感到力量倍增。

你們犧牲了什麼?有人說要向神犧牲這個、那個。有什麼要向神犧牲的呢?神需要什麼呢?祂不需要什麼。有什麼要犧牲的呢?你們所犧牲的只是你們的頭腦,僅此而已,我可以說,那毫無智慧的頭腦,沒有其他東西要去犧牲的了。如果有什麼是必須做的,那就要去做。

我也曾見過有女士來我這兒說:「母親,我們要做飯、又要照護孩子、做家務、做這又做那。」不過你們(不做這些)又做什麼呢?這一整天你們要做什麼呢?像蝙蝠一樣整天把自己吊起來,你們要吊起來嗎?你們總要做點事吧。當你們這麼做時,你們就知道這沒什麼大不了。說到犧牲,我真不知道你們要犧牲什麼?

實際上,你們所犧牲的就是自己的快樂、自己的幸福。假如你們能到達享受自己真我的狀態 ,那麼你們將再無疲倦,再無怨恨。你們會常常說:「母親,我們享受一切。」

有一點很重要,我們應該認識到,不論男人女人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靈量。但女人,如你們所知,較多在左邊,有更多慈悲的力量。同樣地,男人則有更多行動的力量。因此慈悲的力量必須變得活躍起來。在這種組合之中,凡事都會以一種非常美麗的方式成就。但假如失去了平衡,就難了。

我見過我們大多數的婚姻是成功的,但有些不大美滿,因為我認為,有些女人成了男人,有些男人成了女人。有時我真的很不開心,很痛苦地看到他們不必要地製造了問題。尤其是兩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可以理解,若一個霎哈嘉瑜伽士與一個非霎哈嘉瑜伽士結婚,我可以理解,但兩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現在,你們應明白全能的神與太初之母的關係。此關係是完全的和諧一致、完全的諒解。全能的神是觀眾,祂觀看著太初之母的作品。太初之母是慈悲,當然,祂不會說某東西應被毀滅或某某應被殺死,是的,祂就是慈悲。

但全能的神是掌管者,假如有人企圖做些違背太初之母的事情,全能的神就會接管及改變整個劇情,以祂的行事風格,你們不會明白事情怎樣發生、如何成就。你們需做的是去享受這齣戲劇。

同樣地,霎哈嘉瑜伽士之間也應有和諧統一,相互諒解和享受彼此。假如連霎哈嘉瑜伽士都不能享受生命,又有誰會享受生命呢?我無法理解,一個靈量得到完全喚醒的人、一個感應到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的人、一個知道何謂真理的人、一個站在與上天完全合一的位置上的人,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有任何問題呢?

你們要明白自己已安坐於全能的神的王國之中。你們已進入上天的國度,你們在太初之母的注意力與慈悲之中。但事情就像這樣,假如你讓一個行乞了一輩子的乞丐坐在王座上,他就是坐在王座上仍要乞討。有時霎哈嘉瑜伽士的情況就是這樣。

有時我收到一些滑稽的來信,這時我會開始懷疑,這傢伙是否仍處於不穩定狀態,非人也非霎哈嘉瑜伽士,我想他是介乎二者之間。所以,這種情況應該由你們所有人一同克服,因為這會為其他人和你們自己的生命帶來不好的影響。為了你們自己的生命,非常重要的是:你們應該完全成長至瞭解自己所擁有的力量,以及母親所擁有的愛。

當你們說必須向母親交托自己時,是什麼意思呢?有什麼好交托的呢?想想吧!你們所交托的,乃是一切令你們墮落的東西,是任何令你們分心的東西、是誤導你們的東西,是你們的自我和思想制約而已。這就是所有你們要交托的,只是為了淨化你們自己,享受你們自己,並瞭解全能的神。如果你們不瞭解自己,又怎麼會去瞭解神呢?不可能的。

故此要瞭解自己,你們就必須進化。我知道有些非常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也有些女霎哈嘉瑜伽士,有很多都在那裡(工作),但我依然想說,還有很多其他地方(有待開發),進化得很高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進入這些地方去成就。你們是能做到的。

你們知道,我很驚訝 在這個地方──就是我首次來到羅馬時,我們做了宣傳,禮堂卻空無一人。我說:「巴巴,這國家會發生什麼?」現今我們卻有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難以置信。但是,當我們橫向增長時,也應向上增長;當數量上有所增長時,品質上也應更多地增長。當你們在品質上增長時,越來越多的人就會來到。

因為我知道,一直以來,你們是那麼合群,你們常說:「母親,我的叔叔還不是個霎哈嘉瑜伽士,母親,我的兄弟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明白你們的感受:我的父親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忘記他們吧,但你們要去接觸那些求道者。他們才是你們真正的親屬。當所有這些人都加入之後,你們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和孩子也都會跳進來。他們是那種一直在等待的人,他們不是求道者。但對於那些求道者,你們應先去找尋他們,應該找出他們在哪兒。

我的注意力當然與你們同在。每當你們想起我,我都會全力為你們服務。無論你們想要什麼,我都會在那裡,盡可能地幫助你們。任何你們發覺艱難的事情,其實不然,因為你們想自己承擔,但若你們把它留給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太初之母的力量,即生命能量 (Paramchaitanya)來處理,沒有什麼是艱難的,沒有什麼是糟糕到你們無法處理的地步。

我不知道,如果我要再說下去,有關太初之母的知識,至少需要十個小時。所以我想最好在此停下來,我們應該留待下一次太初之母崇拜。

有人問我:「做這個崇拜是必要嗎?」我想,假如有任何崇拜應該做,那就是這一個––太初之母崇拜。這崇拜必須做,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就是這樣成長的。通過太初之母的力量或靈量的力量,你們內在(對太初靈量)的反映會逐漸得到完善,這樣你們內在的成長也會越來越好。

如你們所知,太初之母有其自己的靈量,即太初靈量,而它在你們內在的反映就是靈量。所以你們必須崇拜,而且這是你們取悅自己的靈量、自己的母親的最佳方式,是祂賦予你們重生。

願神祝福你們。